妙女神探第一季

  • 主演:安吉·哈蒙,萨莎·亚历山大,李·汤普森·扬,布鲁斯·麦克吉尔,约旦·布里奇斯,比利·伯克
  • 导演:Michael M. Robin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0
身为重案组里唯一的女性成员,简(安吉·哈蒙 Angie Harmon 饰)可一点也不输给她那些精明强干的男同事们。对于简来说,没有什么比时时保持警惕更为重要的了,她的那股子劲头,仿佛是在和整个世界作战。   毛拉(萨莎·亚历山大 Sasha Alexander 饰)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法医,比起待在鲜活热闹的活人世界,个性腼腆内向的她更乐意和她那些“尸体伙伴”们一同享受闲散的午后时光,就是这样一个常人眼中的“怪人”,毛拉和简竟然成为了一见如故的好友和搭档,她们一个“主外”,一个“安内”,联手破获了许多匪夷所思的案件,成为了行业内的美谈,与此同时,在职场之外,生活之中,亦有各种各样棘手的难题等待在前方。

妙女神探第一季第一集

唐夏柔今晚打扮的迷人极了,一身火红的露背小洋裙,抹胸收腰设计,脸上的妆容非常精致,头发懒散的挽起,美得让人觉得没有丝毫的攻击性。

“伯父,伯母,阿深。”唐夏柔眼睛很尖,一看到虞深来了,立即迎接了上去。

“小公主今晚可真美。”陆婉瑜笑着拉过唐夏柔的手,满心欢喜的说道。

虞深就这么定定的站在一旁,一脸无语的样子,却也没有表现的很不耐烦。

“谢谢伯母的夸奖,伯母,您身上的这条旗袍真是太美了,这上头的刺绣都是金线吧。”唐夏柔娇媚的笑着,拍起了陆婉瑜的马屁。

陆婉瑜和唐夏柔非常合拍,两人恰好有着同一个目标,陆婉瑜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功成名就,虞深要是娶了唐夏柔,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虽然虞家并不缺钱,但是人总要往高处走,陆婉瑜对于唐夏柔,可是千万分满意。

不像那个什么都没有的郁伊娜,陆婉瑜一想到那丫头和自己的儿子同居着,心里就来气。

“我去那边走走。”虞深有些待不下去了,恰好看到靳北森和周曼纯一脸恩爱的模样走进大厅,就岔开话题说道。

陆婉瑜眉心微蹙,一把拽住虞深的胳膊说道:“哎,阿深,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人家小柔才刚过来,你就要走,你这是不是存心的?还有没有绅士风度了?”

虞深板着脸,懒得和陆婉瑜顶嘴,省的等下惹她不开心,“我只是去和北森哥打个招呼,等下就过来。”

陆婉瑜不悦的蹙着眉头,还想再说话,却被唐夏柔阻拦住了,她巧笑倩兮的说道:“伯母,阿深哥有自己的事情,就让他去吧,我爸爸在那边。”

虞深头也不回的朝着靳北森和周曼纯走去。

靳北森穿着一套银灰色的西装,周曼纯穿着一条浅绿色的礼服裙,下摆的网纱设计,让她在走路的时候犹如带着一阵风,看上去就像是个仙女。

“北森哥,小纯姐。”虞深笑着说道,脸色缓和了几分。

虞深已经在JS国际上班了,靳北森给她安排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工作岗位,等虞深正式的大学毕业后,就可以升职了。

“阿深,咦……我们家娜娜呢?你没带来吗?”周曼纯左顾右盼了一圈,都没发现郁伊娜的身影,眯着眸子,和煦的笑道。

虞深抿了抿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曼纯,郁伊娜根本就不在受邀名单内,唐骏冕是市长,又不是普通的阿猫阿狗,他的生日晚宴,能来的全都是一些有社会地位的人,像郁伊娜这种没有家世背景的人,根本不可能在受邀名单内。

“嗯,娜娜在家。”虞深脸色一僵,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周曼纯望着虞深的眸子,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语气有些责备的说道:“阿深,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扔下我们家娜娜一个人来这里呢,你们两个现在同居了,感情又那么好,你有没有想过娜娜的心里会有多难受?”

虞深一脸为难,惭愧的垂着头,脸上露出一抹不着痕迹的尴尬笑意,“我等会儿就走,只是我妈非得让我来,我本来也不想来的。”

靳北森倒是旁观者清,他知道周曼纯护妹心切,同样也知道虞深的难处,伸出长臂,揽过周曼纯说道:“我们去一旁吃点东西。”

周曼纯也知道靳北森这是在转移话题,转念一想,忽然间觉得自己刚才太直白了,她点点头笑道:“好。”

看着周围的宾客谈笑自若,虞深却有种很压抑的感觉,心中的焦虑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发。

总觉得身为一个男人,他没有给郁伊娜足够的安全感,虞深能很明显的感受到郁伊娜今晚的不悦,但她顾全大局,仍旧放他来这里。

周曼纯不紧不慢的走到长餐桌旁,拿起一块蛋糕放进盘子里,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就喜欢吃甜食。

周曼纯一连挑了好几块精致的蛋糕,靳北森看的正纳闷,周曼纯平日里口味比较清淡,也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吃甜食的人,看她微蹙的眉头,他仿佛瞬间明白了什么。

靳北森微微一笑,夹了一个甜甜圈放进周曼纯的盘子里,声线低沉的说道:“少吃点甜食,会胖。”

“你这是在嫌弃我吗?”周曼纯不悦的抬起眸子来,锐利的眸光直直的盯着靳北森。

靳北森墨眸微眯,语调舒缓的说道:“怎么会?你只要别嚷嚷着减肥,我绝对不会嫌弃你胖。”

周曼纯似笑非笑的瞪了靳北森一眼,确实是这样,有时候,她会在靳北森耳边说自己胖了啊什么的,虽说都是不经意的话,但是靳北森却往心里去了。

“我以后不说便是。”周曼纯也拿了一块蛋糕放进靳北森的盘子里,她知道靳北森一向不爱吃这些甜食,故意使坏的笑道:“要胖一起胖。”

“你瘦的皮包骨头了,抱起来骨头硌手,女人……还是丰满些好。”男子的墨眸上下打量着周曼纯,眼珠子却不经意的逗留在女子的丰盈上。

周曼纯不自觉的红了脸,妆容精致的脸蛋上扬起一抹娇嗔的笑意,伸出拳头轻轻地打了靳北森一下,语气软糯的说道:“大色狼。”

“小妖精。”

靳北森和周曼纯打情骂俏着,偶尔有商场上的人来和靳北森打招呼,两人还算开心。

叶俊文今晚身穿一套纯白色的西服,里头是一件黑色的衬衫,钟馨蕊穿着一条蕾丝的拖地长裙,浅蓝色的纱将她婀娜的身材衬托的更加诱人,两人的到来吸引了全场人的瞩目。

叶俊文身形挺拔,长相清秀,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成年男子的沉稳气息,离了婚以后的他,不像从前那么爱笑了,但是扑克脸似乎更适合他如今的气质。

今晚来参加市长生日派对的男子几乎都是穿着暗色系的西装,唯独叶俊文,白的发光,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妙女神探第一季

妙女神探第一季第二集

第四百六十四章对证

这时陆掌柜出马了,他将富贵拉到一边,给他塞了一锭银子。富贵道:“怎么滴,想贿赂我?对不住啰,这事儿你给我再多银子我也给你办不了。”

事关小郡主的婚事,王爷都慎之又慎,他若是在这事儿上收了银子,那肯定落不着好。

陆掌柜道:“别急,我只是想请小哥儿带个话罢了。”

富贵摸了摸那银子的质感道:“带句话倒是可行,说吧,什么话?”

陆掌柜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富贵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此事可当真?”

“事关我家主子和小郡主,我岂敢乱说,你还是快去将此事报与敬王爷听吧。”哎,此事本不欲说与门房听,奈何敬王府门坎太高,不说这件事,怕是连敬王爷人都见不着。

不过当家说的不要强求是何意思?

难道敬王爷明知小郡主肚子里的孩子是当家的,还能阻拦他俩不成?

富贵再次匆匆地跑了进去,惹得众人交头接耳,纷纷猜测陆掌柜刚刚跟他说了啥,居然让趾高气昂的门房这般积极起来。

赵凌再次见着气喘吁吁的富贵也很是奇怪:“你怎么回事儿?”

富贵道:“王,王爷,那人说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他当家的。”

“什么?”

“这话是那陆掌柜说的。”

“你去跟他说,让那混小子亲自来见本王。”

“是,可是那聘礼?”

赵凌甩了下袖子:“抬回去抬回去,一切等本王见了人再说。”就算是女儿肚子里孩子的亲爹又怎样?不让他满意,谁都没用。

大不了他就养女儿一辈子了。

陆掌柜的得了消息,立刻就让一起的周小六去写意居通知等在那儿的慕容笙。于是慕容笙换了件得体的长衫,奕奕然地踏进了敬王府的大门。

他无双的容颜和气度再次让围观的人们惊叹了一番,神秘的永瑞东家,竟是这样年轻又好看的一个人呐。

怪不得能勾得小郡主怀上他的孩子。

“慕容笙见过敬王爷。”

赵凌沉着脸打量眼前的男子,说实话,比起王俊逸来,可让他满意多了。不过,该问的还是要问的:“你和嫣儿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笙从善如流地应道:“王爷,那日我刚回京不久,被商场上的朋友给算计了一把,在野外中了春药。我的手下急得没法,意外地把令千金掳了来。”

中春药的男人抓女人能干什么啊?赵凌用脚趾头想都能明白了。说的倒也和嫣儿的没有出入,这事说到底还是要怪王俊逸。

他当时就是拿出敬王府的名头来威慑一番也好啊。

慕容笙道:“发生这样的事实非在下所愿,但事已发生,也只能尽量弥补了。日前在下从长沙回来,便急着打听当初那受害女子的消息,这才上门提亲。”

赵凌眯着眼睛打量他:“你就那么确定是我的女儿?”

“在下是证实过才敢上门的,且我已见过小郡主了。”

“你什么时候见的嫣儿?”近来女儿别说府门,就连她自己的院子,她都不曾出过。却到哪里去见眼前这个小白脸。“

慕容笙又作了个揖:“说来惭愧,在下是翻的院墙。”

赵凌气笑了:“好好,居然连爬墙的事都做出来了,你到底是何居心?”

“只是想探听一个令千金的心意罢了。若是她愿意,在下自然八抬大轿娶她过门,绝不委屈她半分。可若她不愿意,在下也不能强迫于她。”

“那嫣儿是答应了?”

“并未。”

“那你送那么多聘礼来做甚?”赵凌气得牙痒痒,这个年轻人长得倒是人模狗样,可这做出来的事儿怎么就那么让人想抽呢。

慕容笙道:“小郡主的名声因在下而毁,在下只是表明自己的立场罢了。当然,如果王爷能劝说小郡主一二自然更好。”

“哈,本王为何要帮你?”

“因为王爷也不想看着小郡主守着孩子过一辈子,在下比起那些想要依附敬王府的人来说,至少算是一桩良缘。”

赵凌的疑问和赵嫣一样:“本王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和他们一样,想要借我的权力便宜行事?”

慕容笙把跟赵嫣说的理由又说了一遍。

赵凌有些心动,眼前的年轻人,姿容甚好,小姑娘家家的应该都喜好这款。再则,他怎么说也是外甥的亲爹,听说女人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总是印象比较深刻的,没准嫣儿也是这样呢。

他斟酌了一番问道:“我怎知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没准你这什么永瑞东家的身份都是胡诌出来的呢?”

慕容笙听他软了许多的口气,便知自己已经说服他了。心中微微叹了口中气,他道:“对于王爷来说,查一个人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么?再说了,我与七世子和七世子妃是熟识,王爷若有不信之处,向他们查证一番想来也是简单。”

“你认识阿楚和芍药?”

“是。”

“来人啊。”

屋外进来一个人,赵凌吩咐道:“去把七世子和世子妃叫来。”

“可是王爷,七世子现在没在家,现在他应该还在兵部办差呢。”

“那就去把世子妃请来。”

“是。”

那侍众也没跟李叶秋把话说清楚,只说王爷有请。所以她在见到慕容笙的时候愣了好大一会儿:“慕容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儿?”

赵凌道:“还真是熟识啊。芍药,这家伙说他是永瑞的东家,此事可是真的?”

李叶秋一头雾水:“的确是,只是爹爹怎么问起这个来了?”

上门是客,这样质疑客人的身份似乎不太好吧。

“他要娶嫣儿,本王自然要把事情都问清楚来。除了他的身份,还有什么情况,你都一一说来,我再决定要不要让嫣儿下嫁。”

李叶秋:……

慕容笙不敢看李叶秋的眼睛,忍着心中的难过道:“世子妃,是不是觉得此事太过突然了?”

“是啊,你怎么想起给嫣儿提亲来了,难道你见过她?”

“说来惭愧,小郡主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李叶秋只觉自己的头被板砖给砸了,他震惊地退了两步,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慕容笙:“怎么会这样?”

“个中缘由,我日后再向你解释吧。”

赵凌重重地哼了一声:“你先回去吧,此事本王自会与嫣儿商量。如果她同意了,你再到家里来提亲不迟。”

“是,在下靠退。”

他一步步走出去,每一步都能感觉到李叶秋的诧异。他的心都快滴出血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叶秋的小姑子呢。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并不曾向李叶秋表白过自己的心意,不然,她该怎么看他?前头说心悦于她,背后却和她的小姑子搅和在一起,呵呵……

李叶秋哪里知道他的纠结,待他一离开,便在赵凌面前将他一通好夸。当然,他是现在秦家卫之首的是,她是半句也不曾吐露。

赵凌听得心中稍安,幸好是这样一个男子,若真是一个土匪头子占了他女儿,怕是他会更想杀人。

赵凌决定去和女儿好好商量一翻。他倒是不介意赵嫣在家住一辈子,但是她因为王俊逸而心如死灰,怕是将来不会再找。

寂寞一生的滋味,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来受。

这个慕容笙看着勉强还行,如果真心诚意地来求娶嫣儿,倒是比那些冲着嫣儿身份来的男人要好得多。

于是,赵嫣的院子里便响起了一阵怒骂。

该死的男人,昨儿夜里才说随便她,这才多久啊,居然就敢挑着聘礼上她家。还把他们之间那点事给抖漏出来了。

骗子。

妙女神探第一季

妙女神探第一季第三集

通过写信来联络。

她和乔巧一般三个月会来回一次。

每次两个人的信件都会特别的厚,而且她们两个人还会互寄礼物。

沈世耀想了一下:“半个月前好像通过一次电话。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当乔巧是妹妹。”  黎珞撇撇嘴:“世耀哥,你这话说的可真没底气。如果你真的把乔巧当妹妹,那怎么不在人姑娘跟你表明心意的时候就和人姑娘说清楚?让人姑娘在你身边,又什么都

不表示。说实话,这可实在不是真男人所为!”

不认识的人,黎珞通常不会管,可如果是她的朋友,却渣,那她不行。

哪怕以后不当朋友了,她也得说他!

有那么一种男人,对兄弟朋友挺义气,可对自己的对象媳妇儿却不好。

这样的男人其实也就是面上朋友,做不了真朋友。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黎珞认为,一个对自己女人都不好的男人,也没法真心对别人。  “黎珞,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不瞒你说,我确实对乔巧有好感,她这个姑娘真诚善良,大方独立。可…”沈世耀顿了一下说道:“就因为我对她有好感,我才更得为她考

虑,她各方面条件都很好,而我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如果她要跟我在一起,难免会被人指点,而且何家最近又开始不消停了。”

“怎么何家又开始蹦跶了?”黎珞问到沈世耀:“不是把他们给彻底的压制住了吗?”

“还有一个李翠莲。”沈世耀捏了捏眉心:“对于这种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次让我过来,也有这个原因吧。”黎珞问到沈世耀。

沈世耀苦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我是实在没辙了,要不然也不会麻烦你。”  “咱俩之间还有麻烦这两个字?”黎珞笑道:“你把李翠莲的资料给我,能有多详细就有多详细。我来处理,需要你出什么力等我再告诉你。不过世耀哥,你不觉得可惜

吗?”

“可惜什么?”沈世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错过乔巧这么好的姑娘啊。”黎珞说道:“世耀哥,真的,你要错过乔巧这个好姑娘,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沈世耀笑笑没有说话,黎珞知道他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

那等着吧,以后肯定会有他笑不出来的时候。

伤人一时爽,追人火葬场。

这是铁律啊!

黎珞没有再说什么,感情的事情有时候别人说不行,还是得当事人自己开窍了才行。

第二天,沈世耀把李翠莲的资料给了黎珞,黎珞问到沈世耀:“她现在是什么意思?”

“她说是我把何瑜给逼疯的,让我支付给何瑜精神赔偿。”沈世耀郁闷道:“前一阵她几乎天天来公司闹,这一阵也不知道怎么了,没有过来。”  “憋大招呢呗。”黎珞笑道:“多半是在算计什么,或者又想着怎么给你找背兴。其实她的最终目的也很明确,就是想要钱。给何瑜要什么精神赔偿是假,给她自己要生

活费才是真的。”

黎珞看了资料,李翠莲从来没有工作过,现在何统一和何亮出了事,她便没了经济来源。

“何瑜!”黎珞突地坐直身子问到沈世耀:“你有没有查过何瑜?她是不是从精神病院出来了?”  黎珞进一步给沈世耀解释道:“现在何家的情况怎么可能还有钱来支付她的疗养费用,就算她情况糟糕,可疗养院也不会让她白在那里住。如果是她出来了,那这麻烦

确实大了。乔巧离开是对的。否则那个疯女人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何瑜和赵娉婷有的一拼。

虽然同身为女人,可黎珞还是想说一句,赵娉婷和何瑜这样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正常的男人,谁敢爱她们?

跟渣男谈恋爱要坐牢,这跟她们谈恋爱要丧命啊。

“你难道不应该更担心你自己吗?”沈世耀提醒到黎珞:“何瑜不知道乔巧,她只知道你,而且一心想的只是你。”

黎珞:“……”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她感觉自己完全属于是躺枪。

赵娉婷恨她她还能理解,可这何瑜犯得是哪门子的疯?

她跟沈世耀根本什么都没有好不好?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晚了。

她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应对才是真的,可黎珞总觉得她好像遗漏了什么重要的环节。

直到回到四合院,黎珞还在想,可就是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想的头都有些疼了,黎珞便不再想了。

想不通的事情,那就暂时放一放,可能突然的某一瞬间就能想通了。

给自己做了一份酸汤拌面吃了后,黎珞先点上艾条,然后给自己泡了一杯桂花茶。

摇椅轻轻摇晃着,天上的星星冲她眨着眼睛。

不知道贺毅飞怎么样了,也不知道两个小家伙有没有乖乖的。

以前她住的那个房子更大,她会觉得孤单,可却不会觉得寂寞。

而此时她因为心中的想念,感觉特别的寂寞。

不过再坚持几天,把这里的事情尽快处理完,她便会回宣化去了。

如果时间允许,黎珞会每天给自己留出一段时间来完全的放空自己。

人不能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否则就会和那被拉到极致的弓弦一样,迟早会断掉。

年轻时一心想要往前冲,想要拼,可等年龄大一点,尤其在经历过生死就会明白。

人生很长,不用那么的着急。

你越着急,越怕错过这个,遗憾那个,等最后,这些有可能反而都会实现。

人无论怎么做,其实最后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遗憾和后悔。

人这一生,其实能做到对得起当下这一刻就行,真的不要想过去,也不要去想以后,因为那些都是没有必要的。

过去不可更改,未来不可预测,唯有当下才是好时光。

一个小时后,黎珞起身做了做伸展运动,看时间,现在是晚上八点。

她还能工作一个小时,然后读书一个小时。  她很想贺毅飞,也很想孩子们……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