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女之恋

  • 主演:张娜拉,金载沅,金来沅,洪恩熙
  • 导演:李振石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2
杨松儿(张娜拉 饰)和殷希媛(洪恩熙 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2个死对头。松儿外表野蛮暴力又没教养,一直没什么人缘的她其实是个单纯善良的人。希媛正好相反,她表面美丽善良,又极会拉拢人心,但是暗地里她是个城府极深的卑鄙腹黑女。松儿丢了幼儿园的工作后,希媛假装好心把她介绍到自己任职设计师的游乐园去当小丑。松儿借此机会遇到了小学时暗恋的同学金贤成(金来沅 饰),贤成现在是游乐园水族馆的驯兽师,俩人不打不相识,成了好朋友。在松儿的衬托下,希媛本来是处处占尽了上风的人生赢家,但是自从江承俊(金载沅 饰)的出现,一切打乱了希媛的计划。江承俊是游乐园的继承人,希媛心目中最佳金龟婿人选,可偏偏他看上了杨松儿这个灰姑娘。同时,贤成通过跟松儿的交往也渐渐对她萌生爱意,加上腹黑女殷希媛的从中作

红豆女之恋第一集

说到网吧,本来网吧生意已经不太好了,一个原因是未满十八岁,不能进入网吧上网,以前嘛,以前进入网吧里,看到的,多数都是学生多。

现在政策出台后,网吧生意少一半,再加上科技先进,网络速度快,经济好,家里都有电脑了,可以在家里玩游戏了。

现在再出了这一种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他们的生意,清淡到可以拍苍蝇了,如果想生意好的话,唯有引进这一种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不然的话,一个星期后,只能关门倒闭,无法再做生意了。

这种东西,怎么引进?单是出口过关税都收一千美元,如果买的话,一百万美元一台,倾家荡产都买不到一台呢,除非谈合作,对方提供机器,每一台机器,按时间支付费用给小农民集团。

说真的,小胖子真的不想与网吧老板们合作,但想到这个国家有着那么一句话,断人财路,如杀父仇人,再加上他们工商协会出台,希望解决一下这个垄断问题的,留一条生路给那些网吧老板们。

“想引进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不是没有问题,但要交一百万元压金,这压金是对你们服务态度,如果有人投诉的话,查实的话,一百万元没收,还回收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小胖子与工商界协会的人员谈。

“一百万元?好吧。”他们没有得选择。

“别这么免强,我本来可以不引进给你们的,但听你们这样的语气,看在老大脸上,看在这个国家脸上,只能引进给你们,网吧里,必须要有二三个通道,不能有阻隔之物,不能堆放东西在门口,不能有过多线路,除了灯光线外……

小胖子给他们提出一堆要求,环境要好,面积要大,要干净,要卫生等等,还建议收费方面,统一收七元钱一个小时,不能超过七元钱。

如果网吧面积小的话,就不要引进了,引进的话,也没有什么钱赚,大面积的网吧,一次性可以引进一二百台以上的。二十四小时内,可以净赚八九千元以上,如果有人打赏给网吧老板,想必二三个月后,一百万元压金可以赚回来了。

还有,网吧还可以出售各种饮料等,这个也是一个小小收入,你们说是吧。

一百万元,找亲戚好友们借吧,或是和一些信用好的贷款公司贷,应该可以贷得到的

晚上,国家里一些大城市里,许多大型的网吧开始装修中,加班加点,把网吧里面所有的电脑都搬出去,卖到二手市场里面去。里面的桌子,椅子什么,全都搬走,剩下的东西,全都拆掉。多余的电线路,也拆掉,本来地面的瓷砖想重新铺的,但想到时间是金钱,只能把整个地面铺成红地毯子去。

别看这些工作不是什么工作,当他们弄完这些,差不多整整个一晚上,整整一个晚上,几十个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包括老板的亲戚朋友也过来帮手。

一些年轻的朋友们,知道自己老友引进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他们不请自来帮手,一旦引进后,他们可以第一个玩上,看能不能从里面赚一点钱什么的。

“哥儿,把卫生都搞好,卫生间刷干净一点,我现在汇钱给小农民集团,然后把这里的面积报上去,想必二个小时内,他们会把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送到来了。”原来的网吧老面忙了一个晚上,看了看天色说。

“嗯,嗯,这个交给我们吧,保证这里变成无尘室内。”几十个亲戚好友拍胸保护说。

“还有,一会儿你们到花店里,弄十几个花篮过来,好好贺一下。”老板对这些亲戚好友们说。

此时,网吧里面全都是空荡荡的,地面满上红地毯子,墙上面也贴上漂亮的墙纸,灯光不用说,空调更不用说,都是原来留下来的,还有收银台。

当这个老板把自己这里的网台面积报上去,再交上一百万元保证金后,如他所说的,不用二个小时,一艘如火车节般的重力磁浮车,载满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送到这里来了。

数量有三百台,在一些穿着小农民集团工作制服的男性机器人帮助下,开始把这些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搬进这个新的网吧里面去,整整齐齐摆设好,不用这里的人帮忙,就算他们帮,也帮不了什么,这些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很重的。

“这种东西无需要有线,无需要充电,可以省下许多电费了。”忙了一个晚上的老板心里乐着说。

开网吧,交最多钱,就是电费了,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三百台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瞬间摆设好后,再从这个重力磁浮力里面走出三个极品丰姿丽人的美女,她们身上穿着像小农民集团旗下酒店里面的服务员一样,穿着一套女仆衣裙子,身材火辣辣的。

“这三个美女,是这里的服务员,每天二十小四时,进行机舱卫生和消毒工作,每一个月工资五千元。”旁边一个跟进业务的小农民说:“除了服务员外,还是这里的保镖。”

“是,是……”这里的老板没有说什么话,心里只是盘算起来,三百台一天二十四小时上线,一小时可以赚二元钱,一天时间下来,自己可以赚到14400元,14400元是净赚的,一天时间足够支付她们三个工资了!

酒店里五元一个小时,但网吧里,七元一个小时,的确是贵了一点,但现在的经济之下,七元一个小时不是问题的,问题是自己家楼下,小区外面可以登陆高达机器人训练学习,不用跑到酒店那么远。

网吧引进这些高达机器人训练机舱后,他们的生意,瞬间恢复十年前生意去,非常火爆,没有一台机是空闲下来的。

只要进入高达机器人训练室内,问一下服务员有没有空闲的机器,如果有的话,可以直接登入,如果没有的,时间又允许之下,可以等一下。

瞬间里,国内从八千万元台高达机器人机舱,增加到一亿八千万台以上,除了国内外,还有国外大量引进高达机器人机舱,因为他们知道,学习这个东西,以后会用得上,能引进多一点,就进引多一点。

“校长,今天许多学生逃课,每一个班里,都有五六上学生逃课,我怀疑他们去酒店或是新型网吧里,学习那些高达机器人训练班去……

红豆女之恋

红豆女之恋第二集

回到酒店周导就让人熬了一大锅红糖姜茶,每人一碗喝了驱寒。

宋卿歌被辣出了一身汗,又被田逸逼着吃了感冒药预防,结果这家伙还是发烧了。

不仅她感冒,好些人都感冒了。

外面雪还在下,看样子明天也没办法开工,周进索性给大家放了两天,让大家好好休息。

宋卿歌被楚航哄着去了医院,吃了药后就睡着了,田逸和桔子都在医院陪着。

这下楚航不敢据实以告了,他没有告知江谨诚宋卿歌发烧的事,怕江谨诚知道了直接飞过来打死他。

半夜的时候宋卿歌终于退烧,出了一身的汗,整个人看起来可怜的不得了。

别说楚航和心软的桔子了,就是值班护士看见她这副模样都心疼的不行。

“你们都长得这么好看,是演员吗?卿小姐刚出了汗,身体虚,可千万不能再冻着了。明天的早餐可以喝点白粥,不要吃太油腻的食物。”

大家都叫宋卿歌卿卿,还以为她姓卿,叫卿卿。

“记住了,谢谢你啊护士。”田逸说。

护士看了看田逸,“我总觉得你有点眼熟。”

田逸笑了笑,有人觉得眼熟也挺不错。

宋卿歌躺在床上哼唧:“小逸逸,我渴,我还想洗澡,可不可以现在就出院啊?”

“你想得美。”田逸过去把她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桔子倒了热水喂她喝了几口。

宋卿歌难受得直蹭蹭,“身上不舒服,黏黏的,想洗澡。”

田逸很嫌弃她:“别跟我撒娇,没用,刚出过汗也不能洗澡,你给我老实躺着,明天出院再说。”

宋卿歌委屈:“小逸逸你不爱我了。”

田逸:“……”真的受不了她,“找你家竹马哥撒娇去。”

“找就找,你当我不敢啊?”

宋卿歌以前很少生病,最近不是拉肚子就是发烧,爪子上还长了冻疮,自我感觉可怜的不得了。

偏偏她明明就在国内,家人却不在身边,不仅不在身边,打电话都不敢露出一丝脆弱来。

也就只有江谨诚了,可以跟他胡搅蛮缠,可以肆无忌惮。

打发田逸他们去休息了,宋卿歌就给江谨诚打了电话。

她完全忘记了这会儿半夜三更的,人家江谨诚在睡觉。

“卿卿?”江谨诚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呼吸扑在手机上,仿佛能闻到对方被窝里溢出来的熟悉的味道。

嗯,一个被窝也不是没睡过,宋卿歌就喜欢滚江谨诚睡过的床,他的味道特别好闻。

“哥,你在睡觉吗?”

明显就是废话,半夜三更的不睡觉干嘛?

江谨诚一下子就清醒了,“怎么了卿卿,你怎么没睡……”想到她“在国外”,赶紧强行扭过来:“你怎么没上课?”

他看了看时间,快凌晨两点了。

宋卿歌委委屈屈的:“哥,我想你了。”

虽然这种想不是江谨诚想要的那种想,可是江谨诚依然十分满足。

“今天怎么这么乖?”江谨诚心里暖烘烘的,差点又脱口而出“你那边下雪了要注意身体”这种话来。“我哪天不乖了?”宋卿歌在床上扭了扭:“哥,你下个月几号杀青,我回来看你好不好?”想到上次扯的谎,赶紧又道:“教授会给我们几天假,我想你了,还想爸爸妈妈和

哥哥。”

反正在国内,她跟周进请两天假飞回去一趟很方便的。

谁知江谨诚拒绝了,“不用,我这部剧杀青了马上又要进剧组。”

宋卿歌:“啊?你这么拼啊,南慕月那妖孽是不是在吸你的血,怎么可以给你安排这么多工作?”

江谨诚在黑暗中勾了勾唇,“一个小剧组,我就是过去帮个忙。等我忙完了,再找时间过去看你。”

宋卿歌就蔫儿了,那得等到什么时候?指不定他们《过客》还要先杀青呢。

板着手指算了算,这都已经快两月没见了,等江谨诚那边忙完,那不得小半年啊?

“那我来探班好不好?”其实心里特别想去看江谨诚拍戏。

江谨诚眼眸深了深,“你们放几天假?”

宋卿歌赶紧算了算,最后道:“一周的样子吧,够啦够啦,我要来探班。”

江谨诚就没再拒绝:“我杀青的时候提前通知你。”

听江谨诚答应了,宋卿歌浑身就舒坦了,“哥,我还没参加过你的杀青宴呢,我要来玩,你一定要提前通知我。”

江谨诚:“好。”

宋卿歌开心了:“那哥你睡觉吧,我也困了,晚安。”

江谨诚哭笑不得,还“我也困了”,那丫头是忘记了自己现在应该在国外吧?

就这点能耐,被抓包不是早晚的事吗?

宋卿歌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露了马脚”,挂了电话后很快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得还挺香。

第二天早上,她隐约感觉有人进了病房,还当是楚航,没有理会,翻个身抱着被子想继续睡。

然后就感觉到有人帮她盖被子。

过了一分钟,她的额头多了一只手。

房间里多了一个人这肯定睡不着,宋卿歌“啪”的在那只手上拍了一下,咕噜道:“早好啦,爪子拿开。”

睁开眼睛,病床前站着的人却不是楚航,是林一豪。

“是林老师啊?”宋卿歌笑了:“你来看我吗?麻烦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完全好了,等会就可以出院了。”

林一豪扯了椅子坐下,笑着道:“确实是退烧了,只是你精神看起来不怎么好,饿了吗?”

说着他打开带来的保温桶,“我熬了点粥,你先吃点吧,楚航可能给你买早餐去了。”

宋卿歌一愣:“你熬的?”

林一豪:“嗯。”

宋卿歌惊讶了:“你居然会熬粥?天啦,我哥可能连粥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

林一豪把勺子和保温桶递给她,“是牛肉粥,熬得比较久,你试试。”

宋卿歌兴奋地喝了一口,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呀你,味道跟我家厨师熬的一样呢,你太厉害了。”

林一豪笑了一下,几分释然,“我被黑的最惨的那段时间,家外全是记者,门都没办法出。那段时间我闲着没事干,就自己学做饭,做着做着就会了。”

宋卿歌道:“那你应该去开餐厅,你这是有天赋的人啊,演戏多浪费。这么帅的老板,你的店绝对火爆。”林一豪看着她笑:“是呀,我觉得你说得对。”

红豆女之恋

红豆女之恋第三集

别墅的客厅之中,杨逸风拿着那张地图,仔细地望去。

萧妍在一旁盯着他,不知不觉都过去大半个小时了。

萧妍都坚持不下去了,她不接地问道:“逸风,你都看了大半个小时了,难道不累吗?”

杨逸风刚才走神了,听到萧妍的话这才回过神来,他笑着回答道:“不累啊。”杨逸风顺手将手中的羊皮卷地图放到了茶几上,倚靠在后面的沙发之上。

“是不是线索又断了,心里难受?胜败乃是兵家常事……”萧妍开讲了。

杨逸风笑着摆了摆手,“妍妍,你想多了,我没有难受。现在黑鹰正在带着手下的情报队去搜寻真正的华夏人后裔的村落,应该很快就能找到线索了。”

“希望这次找到的不是冒牌货吧。”萧妍笑眯眯地说道。

“你放心。黑鹰会接受教训的。”杨逸风回答道。本身黑鹰和他手下的情报队就对非洲不是很熟悉,加上敌人伪装的太过于狡猾了,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萧妍微微颔首,“那你刚才在考虑什么?拿着一张地图看了大半个小时。”

“我是在想苏小姐的事情,我怎么觉得不正常呢。”杨逸风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你的意思那位自杀的不是苏小姐?”萧妍问道。

杨逸风点了点头,“我确实有这方面的担忧,但是这只是我的直觉,并没有真实的依据。”

“得了,男人的直觉是不准的,你还是不要想这么多了。还是专心地去找九龙神杯得了。”萧妍笑着说道。

“在还没有找到那个村落之前,还是带我们多去外面逛逛,了解一些非洲的风土人情。”方雅萱走了过来,坐在了杨逸风的身边。

“外面的太阳这么毒辣,难道你不怕被晒黑吗?”杨逸风笑着反问道。方雅萱这么爱美的人也想着去外面,还真是让杨逸风感到稀奇。

方雅萱叹了口气,“没有办法啊,我已经被晒黑了。”

“所以,你就破罐子破摔了?”萧妍插话问道。

“也许吧。但是这样的说法有些难听啊。”方雅萱叹了口气。

“那就叫顺势而为。”杨逸风的说法让方雅萱很满意。

“这才差不多。”方雅萱脸上是乐开了花。

“雅萱,这么些天可真是为难你了。把你这么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了一个粗糙的汉子。”杨逸风打趣道。

方雅萱却笑道:“我们可不敢当。我只是出身于一个小户人家而已。而你堂堂的杨家长孙,身份尊贵,都不怕吃苦,我们这些小户人家还能说什么?”

“得了吧。”杨逸风从来没有把自己看成少爷,而是一名一直为国奋战的战士。

看到杨逸风窘迫的表情,方雅萱和萧妍都捂嘴笑了起来。

…………

部落宫殿。

酋长哈里曼身着非洲特色服装,坐在了王座之上。

台下的桌子上摆满了美味佳肴,今天他要在这里招待一位重要的客人。不一会儿,管家康拉德迈着急匆匆的步伐走了进来。

“酋长大人,流星阁少主来了。”康拉德高声地说道。

哈里曼快速地起身,飞快地走到宫殿的门口,迎接流星阁少主的到来。

不一会儿,楚子明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余城。

“少主大人来了,真是让我们小小的部落蓬荜生辉。”哈里曼笑呵呵地说道。姿态放的很低。

楚子明笑了,“酋长大人真是客气,掌管着数万人的大部落。居住这么一座大宫殿,妻妾成群,我怎么能和你比?”

哈里曼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之色,依然谦虚地说道:“比起你们流星阁的实力,我们这个部落就逊色多了。”

“各位就不要在门口寒暄了,都进来吧。”管家康拉德热情地招呼道。

几个人走到了大殿之中,分主客坐了下来。

“酋长大人,这次事情能够成功真的是太感谢你了。”楚子明开门见山地说道。

“楚少主真是客气,我们可是老朋友了。作为朋友我们应该互相帮助。”哈里曼摸了摸额头。

“酋长大人说的是,朋友就应该如此。”楚子明非常赞同哈里曼这话。

哈里曼捋起了袖子,“楚少主,你们华夏有句话,亲兄弟明算账。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

“酋长大人,我知道你的意思。”没等哈里曼把话说完,楚子明就朝着余城使了使眼色。

余城快步地离开,不一会儿,就带着两个黑衣人抬着箱子走了进来。

楚子明站了起来,走上前去,打开了箱子,里面整齐地码着美金。”

“酋长大人,请验验货。”楚子明笑着说道。

哈里曼站了起来,走到了跟前,蹲下来,拿起了一沓钞票拨弄了一下,脸上出现了灿烂的笑容,“楚少主真是爽快之人。”

哈里曼看到了这么多的美金,心中非常的高兴。

楚子明笑了笑,“这么些钱也不全是好处费。其中还有对酋长大人的心意。毕竟,你们和我流星阁合作很久了,家父对酋长大人非常的赞赏。”

哈里曼是笑靥如花,“还请楚少主代我谢谢楚阁主。要是他有时间的话,欢迎来我们部落做客。”

“酋长大人放心,我一定把话带到。”楚子明这次来的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笼络哈里曼。这么些年流星阁和哈里曼的部落做生意赚了不少钱。

今天给哈里曼的感谢费,比起他们流星阁赚的钱可以忽略不计。

“楚少主,坐下说话,这是我特意为你设下的招待宴会,希望楚少主不要嫌弃。”哈里曼的态度比起之前又是客气了许多。

众人坐下之后,立刻有部落的侍女走上前来,给他们斟上美酒。

“楚少主,我们开怀畅饮。”

“好。”

几个人大口地喝着美酒,大块吃肉,现场的气氛一度很是热烈。

酒过三巡,哈里曼放下了酒杯。

“楚少主我有一事不解,为何一定要让这个翠雪去死?”哈里曼的脸上升起了一抹狐疑之色。他们部落之间的战争,一般都是杀死男人的。而敌方阵营之中的女人,只是俘虏而已,给自己留着或者是分给有功劳的下属,是不会杀害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