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黑兰第二季

德黑兰第二季
  • 主演:妮芙·苏丹,格伦·克洛斯,毕扬·丹斯曼,ShervinAlenabi,DamonZolfaghari
  • 导演:未知
  • 地区:以色列,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波斯语
  • 年份:2022
Apple TV+续订《德黑兰》第二季。   从第二季开始,本剧会成为Apple TV+在全世界范围的原创剧集,在以色列当地会同时上线Apple TV+和在Kan 11播出。

德黑兰第二季第一集

第五百二十章 没意思

“什么!”看到擂台上那道有些熟悉的身影,黄石行的脸色唰的一下变了。

“怎么可能,他明明自爆了,还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饶是黄石行老成持重,此时脸色也是惊骇莫名。

当初在那重族圣子重红衣的幻境之中,吴悔为了帮助自己脱困,身体自爆,虽然没有杀了那重红衣,却让黄石行与黄霸天两个人能够逃脱,说吴悔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也为不过,黄石行也因为这件事事情,内疚不已,此时听到有人说起他来,黄石行还是有些感慨,可是那擂台上的那道身影明明就是吴悔的样子。

“难道是被人假冒的?”黄石行想到了一个可能,神识一扫间,脸色再次一变,确确实实就是吴悔无疑。

擂台上的吴悔有所感应,目光看向黄石行,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微微点了点。

“是他!”这一次黄石行心中肯定,他虽然接触吴悔时间不长,不过看人却是错不了,这个接受临圣帝国地榜第二林云海挑战的正是吴悔。

一旁的黄霸天则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擂台。

“二爷爷,那人是吴悔啊,他怎么能够接受那八星武师的挑战,还不得让人一脚给踹下来。”在黄霸天心目中,吴悔的实力不如自己,就算是自己的二爷爷极力推崇,黄霸天的心中也是有些不信,可是现在这个在自己眼中不强的青年竟然接受了临圣帝国地榜第二的挑战,让黄霸天的心中也不由的对吴悔的勇气感到佩服。

“踹下来?哼,最好是踹下来。”旁边一道冷哼响起,肖九凤脸色有些恼怒的看向擂台上的那道青色的身影,口中却仿佛在自言自语的嘀咕,“木头,真是木头。”

黄石行看到肖九凤的脸色有些纳闷,不知道那吴悔是怎么得罪了一个这种天资卓越的人物,黄石行虽然不知道肖九凤的身份,不过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肖九凤的不凡,单单是在三十岁之前就成就武王之位,以后的成就最低也是武尊,甚至能够成圣。

“姑娘,那吴悔与老朽有恩,若是你与他有什么恩怨,老朽愿意化解如何?”黄石行微微拱手,客气说道。

“我与他的事情,谁也解决不了,除非他能够让我踢上一脚,才能够让我消气。”肖九凤的脸色有些嗔怒,语气带着丝丝气愤。

黄石行的脸色微微一僵,心中想到:这怎么像是两口子闹别扭,难道踢上一脚,就能够化解仇恨。

黄石行摇了摇头,打算看看再说。当初他与吴悔联手战那重红衣,虽然吴悔没有直接与那重红衣战斗,却是释放了重红衣的虚空噬魂兽,而且破除了幻境,单单这两点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此时黄石行想要看看吴悔真正的战斗力。

擂台上。

“吴悔,你一个九十七帝国的地榜人物,之前一连踢翻我东圣前十强国的天才,让他们被人耻笑,今天我就要为那些十强国的天才正名。”擂台上,林云海一脸的正义,凛然豪情说道,一番话语立时引起了擂台下一些人的共鸣。

“对,林云海一脚踢翻他,我支持你!”

“九十七帝国也敢凌驾于各个强国之上,让他知道我强国天才的手段。”

“我支持吴悔,吴悔是最棒的!”

……

擂台下,不只有那些强国天才,一些排名靠后的弟子则是纷纷出声支持吴悔。一时间,在整个的擂台下,分成了两拨人,群情激愤,互不相让。

“要打就打,废话不少。”吴悔随意的站在林云海的对面,神色间一片平静,说出的话却让林云海的脸色涨红。

“哼!我就不信,你这个五星武师有何能耐,霸者天下!”林云海冷哼一声,身上的气势翻腾,从八星武师直接达到九星武师后期,显然使用了某种秘法。

林云海虽然口中不在意吴悔,却也知道吴悔拥有越级挑战的实力,林云海也不敢大意,直接拿出自己最强的状态,务必要将吴悔以最短的时间击败,那样自己就能够名声大噪,响彻东州。

九星武师后期,可以说已经接近于武王强者,林云海不相信吴悔这个五星武师还能够与自己对抗。

“吴悔,我就让你尝尝我林云海的……”林云海气势升腾,口中一边说着,身体就要扑向吴悔,可是就在这时,林云海的声音戛然而止,脸色也是一片骇然,因为那原本站在自己前面的吴悔竟然莫名的消失不见。

林云海脸色大变,急忙转身,没有,再转身,也没有,不由的一丝冷汗从其额头见渗了出来。

林云海虽然没有发现吴悔,擂台下的众人却已经是屏住呼吸,满脸的呆滞,因为此时的吴悔就紧贴在林云海的身后,其一只脚已经抬了起来。

“笨蛋!”擂台下,肖九凤看到这一幕,口中不由得蹦出了两个字,秀美微蹙间有些不愉。

黄石行的脸色也变了,如此轻松的跟在林云海的身后,而不被对方发现,这吴悔的实力最低也是武王层次,黄石行突然想起来,在盘玉帝国的紫竹林中,还有一个武王吴悔,难道那飞羽帝国的吴悔与那武王吴悔是同一个人不成。想到这里,黄石行脸色变得骇然无比,当初那吴悔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自爆身体,现在不仅安然无恙,而且还拥有武王实力,这究竟是出了一个什么怪胎,若说天赋,恐怕已经能够凌驾与所有东圣帝国的年轻一辈之上。

擂台上,林云海终于所有感应,再次急忙转身,一只大脚却是出现在他的眼前。

嘭!一声巨响!一道身影伴随一道血迹飞下了擂台。

擂台下的一些人仿佛感到自己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不由的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只留下了一脸呆滞。

打脸不过如此,踹脸更是如此。

轰!

“好!”那些排名靠后的弟子纷纷叫好,仿佛那擂台上的青年就是自己一般。

擂台上的吴悔脸上有些无聊之色,一晃三步的朝擂台下走去。

“我靠!这还是那个三星武师的吴悔吗?怎么强的这么过分。”擂台下,黄霸天看到吴悔一脚踹翻那八星武师,忍不住小声的咒骂一句,脸色也变的格外的精彩。

黄霸天之前还想与吴悔切磋一番,好向自己的二爷爷证明自己要比吴悔强,可是眼前出现的一幕却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黄霸天心中一阵哆嗦。

八星武师都能够踹飞,自己要是上去,恐怕连一脚都承受不了。

“废物一个,我去踹他。”一旁的肖九凤也是低声的咒骂,身影闪烁间来到了擂台之上。

“东圣帝国肖九凤挑战飞羽帝国的吴悔,吴悔,你别走!”一道清脆的挑战声音,回响广场,让整个的广场众人轰然而动。

“什么?肖九凤要挑战吴悔,她可是东圣帝国年轻一辈第一人啊,之前不是一直没有出面吗?”

“看来这吴悔已经惹起了众怒了,之前连踩西北南三大区域的天才,此时肖九凤终于忍不住了,这吴悔太过嚣张,如此气焰若是不加打压,真是天理不容。”

“肖九凤,我们支持你,把那吴悔打趴下。”

……

此时擂台之下,绝大多数人都支持肖九凤,甚至一些外界帝国的人也是向着肖九凤一方。

肖九凤是个绝色美女,又是东州第一天才,让一些的外界天才仰慕不已,此时能够见到她出手,那些仰慕她的青年才俊纷纷支持,偏偏仰慕肖九凤的人占了大多数,让整个的擂台下方,都响起了肖九凤的声音,而且她的挑战信息也迅速的向其他区域传递,其他区域的人也是纷纷赶来。

擂台下,黄霸天一脸的呆滞,他没想到一直与自己清冷说话的女子竟然就是东圣帝国年轻一辈第一天才肖九凤,这可是让无数年轻才俊钦慕的存在,她要挑战吴悔?

“肖九凤,我也支持你!”黄霸天毫不犹豫的举起拳头,加入到支持肖九凤的行列。

“霸天,闭嘴!”这时,一道低声冷喝响起,黄石行面如沉水,目光严厉的看了黄霸天一眼,让黄霸天立时噤若寒蝉。

在黄家中,黄霸天最为害怕自己的二爷爷,此时黄石行开口,黄霸天再也不敢喧哗。

擂台上,正要走下擂台的吴悔脚步一顿,转过头来,目光有些奇异的看向肖九凤,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笑意,说道:“你要挑战我?”

“是!我肖九凤要挑战你,你敢不敢接?”肖九凤站立擂台上,身上的武王气息散发出来,看向吴悔,声音有些清冷的说道。

吴悔环顾四周,望向擂台下,那些越来越多的人群,西区地榜第一薛华,北区地榜第一的马城还有南区地榜第一的穆步行都已经来到人群后,关注着擂台上的自己。

……

一座坊市中,无悔正陪着小九在买东西,突然脸色微动,摇头叹息道:“唉……没意思啊没意思。”

“大哥哥,你说啥?跟我买东西,没意思吗?”一旁的小九有些不乐意,噘起小嘴,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德黑兰第二季

德黑兰第二季第二集

第738章 小爷给你指条明路

“真的动手了!”

梁大老爷瞳孔急剧收缩着。

潘延生凑到窗前,目光幽幽的盯着被十三一棍子劈倒在地的混混,眼睑下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着。

商行外一干吃瓜群众也被十三这说动手就动手,干脆利落的性子给震得半响失了反应。

围了半条街的人,本该喧哗吵嚷如菜市场,可此刻却静寂如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十三那根八尺长的齐眉棍上,因为此刻,长棍的一端已经指向了第二人。

被齐眉棍指着的混混吓得“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紧接着空气中泛起股腥骚气。

“你可真恶心!”十三蹙了眉头一脸嫌弃的喝道:“胆子这么小,还学人做混混,真是祖宗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众人这才发现,那个被齐眉棍指着的混混尿湿了裤子!

人群发出“哄”的一声大笑。

平日里以花豹子为首的这伙人,没少做些欺男霸女为恶乡邻的事,百姓们敢怒不敢言,好不容易今天能亲眼看见他们被收拾,心里那个高兴,言语都没法形容。

哄笑声中,响起卢少成清脆的声音,“一刻钟到。”

十三嘿嘿一笑,齐眉棍轻轻一挑,也不见他怎么使力,尿湿裤子的混混便被他轻飘飘的挑了出去,不偏不倚仍旧砸在花豹子身侧的地上。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废我的胳膊……”混混一边挣扎着往后退,一边哀声求道。

十三却是连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手里齐眉棍抖起风声一片,“啪”一声便抡在了混混的肩胛骨上,“咔嚓”声响起,混混发出“嗷”的一声惨叫,两眼一闭昏死了过去。

十三长棍一收,转身便要继续去选下一个,却在这时,人群里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官差来了。”

与此同时,一串凌乱的步子声伴随着一道粗砺的吼声响起,“官差办案,闲杂人等都让开。”

人群哗啦一下,如潮水般向两边分开,让出了中间的一条小道。

五六个穿着官服的衙役吆喝着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之人是个年约三旬的精壮汉子,扫了眼地上“嗷嗷”叫的几个混混,瞪了手拿齐眉棍的十三,喝道:“青天白日,竟敢行凶伤人,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十三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手中齐眉棍指向见到衙役偷偷往外走的混混,一字一句道:“下一个!”

官门中的人,哪怕只是不入流的官职,面对寻常老百姓也是有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平常走哪里不是被当大爷一样侍候着,偏生今天却被十三直接给无视了。别说,他们本就是纯心来找碴的,便不是存心的,这会子也是要鸡蛋里挑骨头了!

“站住,爷和你说话,你没听见?”不等十三开口,为首的衙役又冷笑着说道:“一看就是个刁民,兄弟们把这刁民拿下,带回去交给老爷处理。”

话声落,随同一起来的衙役附和一声,当即便伸了胳膊朝十三抓去。

茶楼上,潘延生脸上绽起抹得意的笑。

梁大老爷也跟着长长的舒了口气,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他就不信,这姓穆的和顾氏敢公然和官府叫板!要是这样的话……梁大老爷的念头还没落下,商行里却是变化突起。

眼见着衙役的手已经搭上了十三的肩膀,也不知道十三是怎么出手的,只看见他肩膀一甩,离得他最近的两名衙役顿时倒飞了出去。

这一幕,别说是茶楼上的潘延生梁大老爷,就是底下围着看热闹的老百姓都给看呆了神。不是诧异于他敢和代表官府的衙役叫板,而是小小年纪的他,内家功夫竟然练到这样炉火纯青的地步!

一片静寂中,响起衙役“扑通”“扑通”前后落地的声音,以及“嗷嗷”的喊痛声。

“大胆!”为首的衙役回过神来,“啪”的一声抽出腰间的佩刀,指向十三,“好大的胆子,竟敢对差爷出手,老子我……”

“放你娘的屁!”十三啐了一口,齐眉棍“啪”一声,直指为首骂人的衙役,“你娘的哪只眼睛看见小爷我动手了?一个个跟个没脚虾一样,走路都走不稳,却来怪小爷。你娘的再拿刀指着小爷,小爷废了你,信不信!”

衙役一瞬傻了眼,哎呦喂,可真是不得了了,他们这些成天打雁的,这会是叫雁啄了眼了?阴沟里翻船竟然翻到这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身上!

为首的衙役,提了钢刀便对着十三手里的齐眉棍砍了过去,齐眉棍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避过了钢刀不说,还顺势点在了握刀的手腕上。

“当”一声,钢刀掉在了地上,没等衙役弯腰去捡,齐眉棍“呼”的一声,停在了衙役的脖子上,衙役顿时如同石化般,僵在了那,“你,你想干什么?”

“你还没有资格跟小爷说话,去,把孙保那个狗官喊来!”十三棍子轻轻一挑,衙役便被他挑飞了出去。

余下的衙役还想上前,十三手里齐眉棍“啪”一声往地上一竖,怒声道:“再敢上前,别怪小爷我大开杀戒!”

话声落,地上青砖“啪”一声裂成无数细块!

衙役顿时噤若寒蝉,再没有一个敢贸然上前。他们虽然是吃着公门中的饭,但说白了也混社会的,平常又都是和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打交道。十三的身手,还有身上的杀气都不是能装出来的,谁敢这个时候老虎嘴里拔毛?

梁大老爷一把扣住了窗台,哆嗦着声音对潘延生说道:“潘掌柜的,怎么会这样?”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潘延生死死的盯着商行外的胡十三,一字一句说道:“堂堂宸王若是凭着衙役几句话就能屈服,那也太小瞧了他!”

梁大老爷不由得便朝潘延生看了过来,问道:“那现在……”

潘延生没有说话,而是目光直直的看着商行的方向。

“大胆,竟敢直呼我家老爷名讳!”

衙役指着十三,想上前,又不敢上前,不上前又觉得堕了威风,一时间场面竟僵在了那。

十三却是再不看这些人一眼,而是手中齐眉棍豁然一指,又点向了一个混混,在混混绝望悲凉的目光里,一字一句道:“小爷给你指条明路。”

混混浑身打颤的看向十三,哆嗦着嗓子问道:“什,什么路?”

“说出幕后指使之人,这笔帐就算了!”十三大声说道。

德黑兰第二季

德黑兰第二季第三集

庭院中,父女二人,神色皆有变化。

风北玄!

那个年轻人,叫做风北玄…洛无缺的父亲,也叫风北玄,这彼此之间,可有什么关联?

“爹,无缺哥哥的父亲?”洛钧庭道:“据我所知,多年之前,洛无缺刚出生,道神宗的人找到他们一家人,强行带走了洛无缺之母,八年后,风北玄带着洛无缺,赶往道神宗,随后,在道神山上下

陨落。”

“从那以后,洛无缺被收归道神宗,他本名,应该也不叫洛无缺!”

洛千语不由为之一惊,她从未想过,洛无缺还有这样的身世,那岂非是意味着,道神宗是他的杀父囚母的仇人?

“爹,那无缺哥哥现在,岂不是在认贼作父?”

“没那么简单!”洛钧庭漠然道:“自从知道洛无缺的来历之后,我也这样怀疑过,所以那几年中,曾经暗中监视过他一段时间,发现,他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世,并且也在暗中筹谋着什

么。”

“不然,他若是认贼作父之人,为父岂会同意你与他的交往?”

“语儿你记住,这件事情,太过重要,你就当作从未听过,日后,在洛无缺面前,也不能表现出来,万一有所泄露,这会很大麻烦。”

洛千语道:“爹放心,女儿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只是,倘若无缺哥哥真的有什么准备,我们可以帮助他什么?”

洛钧庭道:“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来担心,等北帝陵事情结束之后,你去一趟道神宗,这段时间中,都没有那小子的消息,这让人有些不安。”

“去了之后,别有任何异常,大意不得。”

“女儿知道!”

洛千语脸色突然变了一下,说道:“爹,您可还记得,女儿在北荒山脉中,与您说过,关于无缺哥哥遇袭的那件事情?”

洛钧庭脸色都有变化:“如若是道神宗而为,那就至少表面,道神宗已经对洛无缺有所怀疑了,这样看来,有件事情,得要抓紧一些了。”

“什么事情?”

“你们的婚事!”

“爹!”

即便因为洛无缺,在说别的事情,陡然提到这个,洛千语还是娇羞无限。

洛钧庭道:“只要他成为了我落日山庄的女婿,道神宗就应该有所收敛,这也是对他的保护,可以让他有更多时间能够成长起来。”

洛千语神色恢复,说道:“爹,倘若无缺哥哥真有筹谋,那肯定是想救出他母亲,而今这些事情都还没有完成,我和他成亲,他会愿意吗?”

洛钧庭爱怜的揉了揉女儿脑袋,笑着说道:“你忘记了你手中的这枚流星坠了?”

洛千语一怔,不大明白什么。

洛钧庭道:“这流星坠到底有多不凡,相信你比为父知道的更加清楚,他将此物送给你,还说,与为父有缘,与你有缘,他叫风北玄,难道,这些,都是巧合不成?”

洛千语有些不敢相信:“爹,您是说,这个风北玄,就是无缺哥哥的父亲?”洛钧庭道:“当年,很多年前了,那时候,为父还不是落日山庄庄主,也未曾认识你母亲,有一次,游历天下,遇到危险,眼看没有活路,关键的时候,出现了年纪与为父

相仿的年轻人,他救了为父一命,并且帮为父取到了一物。”

“那个年轻人,就是风北玄,也是你无缺哥哥的生父!”

“后来,为父回到山庄直接闭关,当修为有成出关之后,便想着去找他,然则天下之大,找一个人那里会这么简单?”

“最终还是没能找到,随后又是好些年后,听到他陨落在道神山下。”

“这件事情,也就成了为父心中永远的遗憾,所以,为父始终都关注着道神宗,希望找到他的孩子报他的恩情,这也是为父很快就知道,洛无缺是他儿子的原因。”洛钧庭道:“今天这个风北玄,当然已经不是当年的风北玄,然则,他给我那般熟悉之感,这点毋庸置疑,知道他也叫风北玄之后,为父脑海中,就已经可以将俩人联系在

一起。”

“虽然,不能肯定,他们就是同一个人,可是为父有种感觉,他们应该是同一个人,这枚流星坠,便是他风北玄替他儿子,来向我落日山庄提亲之物!”

洛千语明白了,难怪自身会对他们,有一种天人的亲近感,却原来,都是因为洛无缺。今天,他可以与父亲聊的那么来,这是因为,他知道,彼此会是一家人,而且还与父亲曾经有过那样的一段交情在,如今算是久别重逢,又代表着另外一个意思来,自然

气氛会无比的融洽。

今天,他当真是来提亲的吗?洛千语无限娇羞!

走出客栈,二人向北荒门走去。

路上,林彩儿轻声道:“洛钧庭,值得去相信?”

“不能相信,也只能去相信,毕竟,他是洛千语的父亲,这个身份,不能改变。”风北玄又道:“而我对洛钧庭,算是有一份了解,他为人不错,在不知道我是谁的情况之下,他说的那些话,你也听到了,他应该,没必要在我面前,刻意的说起那些来。

“更为重要的是,倘若洛钧庭不值得相信,那么,无缺再怎么喜欢洛千语,都不会与她在一起。”

说到这里,风北玄又是自责不已。

倘若洛钧庭不值得相信,儿子就要忍痛割爱,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何等失败!

林彩儿轻轻拍了下风北玄的手,说道:“既然你以前见过洛钧庭,认识他,也对他一份了解,你要相信自己的判断。”风北玄回想过去,说道:“当年无意相遇,他正值危难时刻,我救了他,又帮了他一个大忙,这过程中,也是一段时间的相处,他为人很不错,豪爽,大气,为人光明磊落

,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

林彩儿道:“既然如此,便是万幸,洛钧庭值得相信,你不必这么自责。”

风北玄道:“是啊,这的确是万幸,不然,我已经对不起他们母子太多,还要将儿子一生的幸福都毁了,我怎能去面对他们母子。”

林彩儿立即转了一个话题,说道:“北荒门,解决之后,你打算怎么做?”风北玄笑道:“心中早就有了计划,北荒城,这可是个好地方,北荒门的位置让出,我们取而待之一,以北荒城的特殊,硬生生的,在这里镶嵌下一枚钉子,倒是要看看,

皇甫世家心中,是如何的发堵!”

林彩儿顿时轻笑:“想必在这个时候,皇甫世家就已经想有所行动了。”“可惜,三大顶尖势力都在这里,他皇甫世家想做什么,都也做不到!”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