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男人欧树

  • 主演:李宗泫,金素恩,姜泰伍,许正民,朴根滢,李惠兰,朴娜艺,朴葬一,金妍瑞,崔大哲,李贤京,朴忠善,金浩贞,元基俊,高仁范,韩
  • 导演:南基勋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那个男人欧树第一集

听到王木生答应给自己的回道时,老人心里也是一愣,心里顿时一喜,直接说道:“要是你能助老夫冲上天使之位,我黄飞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恩情的。”

“你的恩情就算了,我不在乎,你赶紧去给我问吧。”王木生无所谓的看着黄飞。

对于黄家的恩情,王木生是真的不在乎,他只想知道火龙圣果的催熟办法,其他的和他没啥关系,他也懒得去管,只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就好。

面对王木生的强势,黄飞微微有些尴尬,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微微沉默了一会,直接开口说道:“那我去问了,麻烦你在我们黄家等待一两天。”|

王木生闻言,皱眉问道:“这么久?”

看着王木生震惊的表情,黄飞不由的苦笑道:“我们也没办法,那神医住的地方,一般人根本就找不到,更不要说普通人了。”

王木生闻言,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他的观点,这种人医术是很强,但不代表实力也强,不然也不会躲到别人根本就找不到的地方。

而从黄飞对自己的态度来看,那人应该有很多仇家,不然也不会一见面,黄飞就问自己找那人干嘛,会不会是想杀他。

就算是现在,黄飞也对王木生抱着提防的态度,就算王木生答应了他很好的条件,他也依然不愿意告诉王木生那人的地址,只愿意自己一个人前去问。

王木生看着黄飞,不禁沉声问道:“你去了,大概多久才能回来?”

黄飞看着王木生,微微思考了一会,出声说道:“不太清楚,大概也要一个星期左右吧。”

听到居然要这么久的时间,王木生心里顿时就急了, 要在这里等这么久的时间,而他却什么都不能做,确实感觉有些坑爹。

看着眼前的黄飞,王木生很想问,能不能也把自己给带上,但看黄飞的态度,肯定是不会把自己给带上的,顿时,直接问道:“你自己去,能不能打电话回来?”

黄飞闻言,微微一鄂,就明白了王木生想问什么,随即,微微低头思考了几秒,然后抬头看向王木生,直接说道:“不清楚,最少也要两天的时间。”

听到这个时间后,王木生心里就能接受了,看着眼前的黄飞,皱眉说道:“那你找到那人后,就帮我问一下火龙圣果的催熟方法,然后打电话回来告诉我就好。”

面对王木生这个问题,黄飞就有些尴尬了,那人住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说得好听一点就是世外桃源,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深山野林。

像他们这种武者,都不一定能在里面生活得下来,更不要说那些普通人了,就算不被野兽给咬死,也绝对一个人能孤独到死。

竟然没有人居住,那绝对就没有通电,没有通电也就没有电话,而且信号根本就没有覆盖到哪里,想要打一个电话出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见黄飞半天不说话,王木生不禁皱眉,疑惑的问道:“怎么?不行?”

“不是不行,而是那地方根本就没有信号,电话根本就打不出来。”黄飞哭丧着脸,害怕王木生突然生气,那他突破到天使的梦想,也就要由此泡汤了。

王木生闻言,也是一愣,他一直以为他们恶人村是最偏僻的,但现在都覆盖上信号了,难道还有比他们恶人村还要偏僻的地方。

那个地方得是多穷……

思考了一会后,王木生就不在纠结这个问题,看着眼前的黄飞,直接问道:“我不管你这个,你就说怎么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我知道想要的答案。”

看着王木生不耐烦的表情,黄飞微微沉默了一会,随后,抬头看向王木生,直接说道:“四天吧,我一定问到你想要的答案,一定马上找到有电话的地方,打电话回来告诉你。”

听到了黄飞的保证,王木生也就不在为难他,随后,直接开口说道:“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出发吧,到时候打到你们家族来,让我去接电话就好。”

黄飞一愣,鄂道:“今天就出去发啊?”

王木生眉头一皱,出声问道:“怎么?不行吗?”

黄飞心里很想告诉王木生不行,但却不敢说出来,从今天和昨天和王木生相处来看,他发现王木生是一个急性子,而且脾气也很古怪,让他捉摸不透他的性格。

如果说出来,王木生没反应那还好,一旦有点反应,甚至反应过于激烈,那他可就是完蛋了,王木生绝对不会帮自己治病。

黄飞虽然不知道王木生是怎么从沫家出来的,但前找到沫家家主沫雷,也和自己一样知道那人的地址,但却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告诉王木生。

中年男人看着黄飞和王木生,眼中带着疑惑的神色,不知道两人在说些什么,他一句话也没听懂,而站在一旁,王木生左前的黄香,顿时,就明白黄飞的意思。

明白自己爷爷的心思后,黄香就看向王木生,笑着说道:“大哥哥,真的很是不好意思,我爷爷最近不怎么舒服,可能要好几天才能出发。”

听到黄香的声音后,王木生转头看向她,笑了笑,直接说道:“我知道。”

“你知道啊?”黄香有些惊讶,同时就感觉到有些生气,疑惑的问道:“竟然你知道我爷爷身体不舒服,那你还让我爷爷去。”

“没事。”王木生摇了摇头,直接异空间中拉出一包银针,随便从里面抽出一根银针,抬头看向黄香,直接说道:“我给他咋两针,他就没啥问题了。”

三人闻言,都是一脸的懵逼,真的有这么屌吗?吃了那么多中药,看了那么多年的西医,也没见到有任何起色,而王木生却说只用一根银针,就让黄飞好起来,这让他们很是疑惑。王木生看着几人,见他们脸上都是不相信的神色,王木生无所谓的抖了逗肩,直接说道:“你们不相信也没事,当初也有很多人不相信,但是到最后他们都是跪下来求我的。”

那个男人欧树

那个男人欧树第二集

又看了一下其他明星上场表演的节目,就响起了敲门声。

“叩叩”

“进来。”白筱离伸长了脖子朝门口喊道。

推门而进的是沈老太太身边的王婶,她手上端着水果盘走了过来。

眼神在白筱离和沈淮之间来回徘徊,脸上带着笑容,“孙少爷、孙少奶奶,老夫人让我来给你们送点进口的水果,还有就是……早点休息对身体好。”

白筱离……这口中的暗示也太明显了点吧?

她转头看向沈淮,却见他神色淡然的敲打着键盘,不做表态。

“那个王婶,我知道了,我们就快睡了。”白筱离开口应付道。

“好,那我就先出去了。”王婶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

白筱离笑着目送王婶离开,又看向旁边的沈淮,没好气的开口道,“你怎么跟哑巴一样,什么话都不讲?让我一个人应对。”

只见沈淮合上了电脑,转头看向她,薄唇轻掀,“那我们现在就睡觉。”

节骨分明的手指抽过白筱离手里的《曦妃日常》放到客桌上。

“睡什么觉?还早呢!”白筱离眼神有些闪躲,伸手要去拿书。

“王婶应该还在外面,奶奶……”沈淮意有所指的提醒道。

白筱离瞪大了眼睛,不会是要听墙角吧?

她看向门口,压低了声音,“那我们要怎么办?”

只觉一直节骨分明的手抚上她的脸颊,轻轻摩擦,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脸上,“不如,假戏真做?”

他语调微微上扬,那双漆黑的眼眸带着戏谑的眼神。

女孩嘴巴微张,似乎被惊到了,像是回过神来,身子连忙往后仰了仰。

“沈傲娇,这么严肃的时刻,你怎么就变得不正经了呢?”

白筱离眨眨眼不满的嘀咕出声,脸上还带着未褪的嫣红。

“我在很认真的告诉你解决问题的方法。”沈淮嘴角略略上扬,眼里满是笑意。

白筱离咬着唇,神色纠结,就怕王婶奉沈老太太的命令在门外听墙角。

“不然我们……装一下?”白筱离有些底气不足的建议道。

装?

沈淮似笑非笑的看向神情认真的女孩,薄唇轻掀:“那你说,怎么个装法?”

白筱离喉咙一梗,想说装一下叫床吧……看着眼前冷峻的脸,突然有种耻辱感油然而生是怎么回事?

“咳咳……”白筱离别开脸清了清嗓子,故意加大了分贝,“阿淮,现在也不早了,我们睡觉吧!”

这原本该是隔音效果很好的房子才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间卧室的隔音和平常房间没什么区别。

是以白筱离的声音足以让门外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好。”沈淮利落的起身,伸手去拎白筱离的后领。

“喂喂,口头上装一下就OK了,不用动手动脚吧!”白筱离被迫跟着他朝大床走去,压低了声音控诉。

沈淮脚下没有停下脚步,拎着她到了床上,一把把她塞进被窝里。

“你、你干嘛!”白筱离惊得挣扎着要起身,就撞进了一双深不见底的幽眸。

那个男人欧树

那个男人欧树第三集

【五更】

晏辰现在个子还是挺矮的,张逵半蹲下身子,“小子,折腾什么呢!”

终于知道三爷为什么让自己过来拦人了。

今天可是三爷的大婚之日,要是突然间出现这么一个跟他长了七八分相似的小男孩,婚礼不还得玩完。

“你们放开我!”晏辰拳打脚踢。

可惜张逵一身的硬肉,打疼的人反而是自己。

张逵将小家伙的反应看在眼里,不由得大笑起来,“带走!”

晏黎书亲口吩咐过,无比将这小男孩与沈瑞卿分开。

晏辰见不想上车跟他们走,他想去婚礼,想见他的爸爸。

张口咬住抓住自己的男人,男人吃痛一声,却没有松开手。

而是拉开车门,另外一只手拎着他的后领子,一鼓作气的将他丢上后座,随后关上了车门。

张逵吩咐说,“将他带回去,好好照顾,千万别让他跑了!”

不然生气的晏黎书,他们可是谁也得罪不起的。

底下的人应了一个是,他们也都是见识过晏黎书的厉害。

张逵则是上了另外一辆车子,前去追沈瑞卿了。

沈瑞卿直接往酒店的方向开车,心里慌张,时不时的往后面看去。

一辆黑色的车子紧紧的跟着自己,甩都甩不开。

好好的计划就这么被打破了,她不甘心。

怎么都不甘心晏黎书跟秦慕结婚,那个女人凭什么。

明明她为晏黎书牺牲献出了这么多,到头来晏黎书却成了别的女人的丈夫。

心中焦急,不断的踩下油门,一路加速。

大马路上人本来就多的很,恰逢一个红绿灯。

沈瑞卿咬了咬牙,打算冲过这个红灯,就不信后面的那辆车子还能追上自己。

只可惜,她的命不太好。

一辆红色的大卡车转弯,几乎快要撞上。

沈瑞卿反应过来时,想踩下油门已经晚了。

抓住方向盘,眼珠子瞪大的看着前方高大的卡车,直接撞了上去。

车头撞了个粉碎,冒着浓浓的黑烟。

跟在后面的车子踩下刹车,停在路边上。

卡车司机也是蒙了,没想到自己只是转个弯,居然会撞上一辆小轿车。

慌神之下,拨打了120,又赶紧下车去。

车子是直接撞上去的,安全气囊被弹了出来,沈瑞卿当场陷入到昏迷中。

救护车赶过来,急急忙忙的将沈瑞卿从车子里弄出来,放进担架上,往医院送去。

黑色的车子紧跟在救护车后面,一直到达最近的医院。

张逵接到电话时,眉头一皱,吩咐司机开车去医院。

等到张逵亲自确认沈瑞卿昏迷后,才打电话给晏黎书。

“三爷,小孩子已经抓住了,至于沈小姐,她本来是跑了,但是半路上发生了车祸,就送到了医院里来。”

那头好一阵的沉默,最终声音淡淡的回答,“看紧她。”

“是,我知道了!”

张逵挂了电话,吩咐几个人守在附近。

以防万一,沈瑞卿中途醒过来,拼着身体不舒服,也要去医院呢。

谁知道这疯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