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斯:传承

博斯:传承
  • 主演:提图斯·维里沃,米密·罗杰斯,麦迪逊·林茨,StephenA.Chang,DeniseG.Sanchez,DavidMoses,菲尔·莫里斯,StevenFlynn,亚历克斯·洛那兹
  • 导演:泽纳·富恩特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博世开始了他职业生涯的下一个篇章,发现自己与他曾经的敌人哈尼·钱德勒(Honey Chandler)共事。

博斯:传承第一集

第67章 帝都有强者出没!

上平市作为中土国帝都,虽非武道之源头,却是强者聚集之地。人活于世,无非是名、利两字,而帝都则恰恰可以容纳所有能者之士的野心。

据说在大海中心有一片深潭,那里金碧辉煌,处处散落着黄金,入者便可鲤鱼跃龙门,偌大的海洋只有那里才是所有鱼类的期望之地。曾有人将上平市比作成“海中潭”,意指天下精英汇聚于此。

老巫神年轻时并不算是一个好人,甚至可以说是危害四方的大恶人。西南巫术自古被中原武术所看轻,老巫神少年时游历江湖,用现代话来说是“周游世界”,为此事没少杀人,其中不乏有一些大背景大靠山之辈。

后来他拍拍屁股直接回了西南之地,天高皇帝远不说,巫毒教在那边更是只手遮天,纵然是那些中原世家大族也不敢贸然前去。再后来,老巫神执掌巫毒教,境界深不可测,位列中土十大强者之一,那些仇人就更不敢再言报仇之事。

几十年过去,当年多大的仇恨也都已被岁月冲洗的不见痕迹。因此,在老巫神从结界中走出来的那一刻,不少隐居在帝都的老怪物都为之一愣。

“那个老东西半生都不敢再入中原半步,如今临死了,怎么敢到帝都来?”一个牙齿几乎快掉光的老太婆含糊不清地道。

凌星晖疑惑道:“奶奶,谁来了?”

凌婆婆笑道:“一个大坏蛋。故友前来,是该去见见。”

“奶奶要出门?”凌星晖很诧异。

凌家能在上平位列四大家族,其能量比之一方封疆大吏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凌家真正的掌权者却竟然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老太婆。

凌星晖能年纪轻轻便被人称作凌少主,除了自身实力不弱,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疼爱孙子。

“小辉,你跟我一起去,带你见见世面。”凌婆婆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今天的帝都一定非常热闹。”

与此同时,正在闭关的韩二爷也走出房间。

“爸,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不是说现在是您练功最紧要的关头,不让任何人打扰吗?”一名带着眼镜的斯文男子问道。

韩二爷笑道:“有故友来,我要出去一趟。”

斯文男子不禁好奇韩二爷口中的这位故人究竟是谁,为何连他都猜不到。

韩二爷没有卖关子,又道:“这位故友便是当年杀害你大哥的人。”

斯文男子先是诧异地怔了一下,随后握紧拳头,重声道:“我去召集人手,他既然敢来帝都,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韩二爷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大儿子被杀,此仇如何能忍。只可惜他三次杀入西南之地,也仅仅只见过老巫神一面。西南自古多重山魔障,如今道路贯通,信息发达,虽交通便利了不少,巫毒教的神秘面纱也被掀开了一角,但外人入内,依旧是九死一生。

后来没办法,韩二爷只好作罢,并让韩家所有子弟都铭记此仇。

韩二爷摆了摆手,道:“用不着那么多人,老巫神擅长巫毒之术,人数的多少并不关键,甚至有可能是掣肘。”

斯文男子道:“我去请几位老前辈前来助阵。”

韩二爷再次摆手,道:“该去的一定会去,你自己跟我走一趟就行了,也好在那老家伙死前见识一下十大强者之一的巫神!”

三井巷中有一位孤寡老人,无妻无女,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是哪里人,仅仅靠着每个月国家发放的养老补贴度日,生活可以说是清贫的很。

老人每天的日常就是躺在门前的摇椅上看书,天气好也罢,鹅毛大雪也罢,那张破旧的摇椅上一年四季都有老人的身影。然而今天有人发现,那张摇椅上的老人竟然不在了。

偌大的帝都,越来越多的“老家伙儿”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秋小白陪着老巫神进了医院,唐晨与王小鹿则继续站在医院门口。

老巫神道:“没想到当年的人屠疯子也变得如此谨小慎微了,那小女孩是谁?”

秋小白回道:“应该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吧。”

老巫神看着病房中的云姐笑道:“你的肚量倒挺大,就不怕她醒来唐疯子改变了心意?”

秋小白坚定地道:“他并不是一个容易改变的人。他们两个十年都没能在一起,我又需要担心什么呢?”

老巫神哈哈笑了,“小掌门果然聪慧,非一般女子所能比得。”

两人正准备进去,忽然被路过的护士给拦住了。

“两位不好意思,这里是重症病房,除了亲属之外任何人不能探视。”

秋小白正欲解释,却见老巫神的眼睛闪亮了一下,随即又黯淡下去。一旁的护士忽然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头也不回地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秋小白心中一凛,传言巫术能控制他人心神,看来此言不假。难怪唐晨不敢冒险让王小鹿前来,以老巫神的手段,若是暗中使用一些什么手段,即使是秋小白也未必能够察觉。

两人走入病房后,老巫神直接来到病床前,伸手那只枯黄如树叶般的手掌,轻轻地点在了云姐的眉心上。

“前辈,如何?”秋小白问。

老巫神平淡地回道:“果然是灵魂尽失,现在我们眼前的不过是一具血肉皮囊罢了。”

“可有召回灵魂的方法?”秋小白紧张地问。

她与王小鹿的关系一直不见好转,虽然哪怕唤醒云姐也未必能够有所改善,但事在人为,做总比不做好。

老巫神自信地道:“自然有。此术乃我巫毒教之禁术,据说可能会引来黑白无常,小掌门到时帮我拦住他们。”

秋小白正色道:“前辈放心,从现在起任何人,包括鬼,谁也不能入内!”

王小鹿眼巴巴地张望着病房的方向,心中急切万千。

唐晨笑道:“老巫神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手段,或许真有办法也说不定,小白她……”

王小鹿打断道:“唐晨,你跟我讲讲老巫神呗,他很厉害吗?”

“你既然已入武道,想必听说过中土国十大强者,武林学院中的宫词散人,也就是秋小白她师父是其中一位,而老巫神也是其中之一。中土国有数十亿人,武者哪怕只有三分之一,能成为最强的十人,自然不会一般。”

“这么强?”小丫头张大了嘴巴。

“虽然不一般,但也一般般,比我来就差远了。”唐晨得意地道。

王小鹿不屑地嗤笑了一声,心说你吹牛也有个程度好不好,人家可是十大强者哩,你又排第几啊?不过,她真的好久没听唐晨如此理所当然的吹牛了。

“对了,小云帮我绣的青衫在车里,你拿出来挂在路口的树枝上。”

王小鹿鄙夷地一眼,道:“那是云姨送给你的衣服,不能糟蹋了。再说了,为什么要挂在路口,显摆吗?”

唐晨笑道:“对,就是显摆。”

博斯:传承

博斯:传承第二集

一个月十块钱,不算多,可也绝不少。

林彤撑着下巴无所谓道:“行,你当家你说了算。”

徐振华认真的道:“不,咱家你当家,你说了算!”

“砰”的一声响,徐念穿戴的厚厚的,眼睫毛上都是一层白白的霜,站在门口眯着眼笑,“妈妈,哥哥来看你来了。”

是王强来了?

一阵冷风吹进,林彤打了个喷嚏。

徐振华忙过去,拍了他小脑袋一下,“王强来了?进来吧!刚才你老师还念叨你呢!”等他进来把门关上了。

王强站在门口跺了跺脚,徐念拿起旁边立着的条帚,笨拙的给他扫鞋面上沾的雪。

“我来吧!”王强接过来,扫了雪,又给徐念也把裤腿上的雪扫了,这才低着头进了屋。

他把书包里的通知单掏出来,略有些腼腆,又有些小激动的递到林彤面前,“老师,这是我的期末考试成绩,你看看,我没给你丢脸哪!”

林彤笑着看了一眼,“真棒,又有进步,这回是全县第一吧!”

王强嘿嘿笑,“全县第一,老师说,比第二高了好几分呢!”

“好样的,说吧,想要什么奖励,老师奖给你。”

王强摇了摇头,“老师,我不要奖励,你能不能不走,还继续教我们?”

林彤愣了一下,她伸手拍拍他的肩,“很抱歉,老师的身体不能给你们继续上课了。”

徐振华淡淡的道:“你们老师身体现在很虚弱,她需要静养。”

王强有些失望,“那,老师,你以后还会回来吗?”

“当然了。”林彤顿了一下觉得他都十四了,欺骗他不好,又想了下说道:“不过,老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以后,你想老师想弟弟了,就给我们写信吧!好不好?”

王强眼里滑过一丝失落,他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老师,我会给你们写信的。”

林彤笑道:“那就好,既然来了,就在这吃饭吧,尝尝你叔叔的手艺。”

王强不好意思的抿嘴笑。

徐念过来拉他,“哥哥,你给我讲故事吧!”拿出一本故事书递给他。

林彤没再管他们,而是跟徐振华悄声商量起来,“明天你过去看看,给他再买些煤,怎么也要让他烧到明年三四月份。还有柴禾,也得拉些过去给他劈了,粮食多备点。”

她说着就着就停下了,“要不,咱们回家过年吧,这样让王强去咱家过年,省得他一个人大过年的,怪冷清的。”

徐振华听了眼角直抽。

之前不肯回去,现在为了这臭小子又要回家过年,有没有个准了?

“都跟大叔大婶说好了,现在又说回去不好吧!”徐振华道:“你要是觉得他一个人在家可怜,就让他也过来过年好了,我跟大叔大婶说一声就是。”

林彤白了他一眼,“我是怕他一个人冷清没意思,什么可怜,你会不会说话啊?”

徐振华被她气笑了,也不知道之前是谁觉得他可怜还跟自己说,他以后怎么办呢?

林彤是不想让王强听见觉得,大家在可怜他。

十四岁的孩子,前世正是初二的年纪,敏感的很,林彤怕他自尊心受不了。

正给徐念讲故事的王强,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林老师总是这样善解人意,真好!

徐振华眼角瞥到王强的那抹笑意,嘴角噙笑着摇了摇头。

媳妇的学生来了,儿子又喜欢他喜欢的紧,徐振华中午就多做了几个菜,准备吃不了让他打包拿回去。

王强吃饭的时候只夹面前的那一盘炒白菜丝,林彤把肉放到他面前,沉着脸道:“跟老师还客气?吃肉才能长个,看叔叔的大个子了吗?你什么时候长到他那么高你什么时候就算大人了。”

王强看了一眼叔叔,又高又帅,再看看自己,跟个小土豆似的,唉,林老师不是最善解人意吗?这样直白的嫌弃他长的矮真的好吗?

徐念在一旁安慰他:“哥哥别急,等你像我爸爸一样大的时候就会和他一样高。”

徐念:“……”

吃完饭没多久,王强就要走,徐振华顺手拿了棉袄,“走吧,我去送你,正好把煤给你买了。”

王强一听忙道:“不用了叔叔,我家里还有煤,而且,我自己有钱,真的,”他焦急的解释:“我捡铁卖了不少钱呢,我有钱买煤。”

林彤嗔道:“叔叔给你买你就收着,老师不是说了嘛,你要不好意思,就等你长大了有能力了再还我们好了。现在,听老师的话。你捡铁的钱自己留着吃饭用。还有啊,老师可跟你说,不准你去扒铁轨,那可是国家财产,是犯法的知道吗?”

王强点头,“我知道了老师,我捡的都是人家不要的。”

林彤满意的点点头,“老师相信你。”她想了想问:“王强,你还有什么亲戚吗?想不想和他们一起生活?”

“老师,我自己一个人挺好的,你不用担心我。我能照顾好我自己,而且,邻居们对我也都很照顾。”王强除了进监狱的父亲,只有不管他的母亲。

林彤叹了口气,“好吧,等老师走了以后,要是有事你就去饭店找爷爷奶奶,他们会帮你的。要不然,你一个孩子,老师是真不放心。”

王强低声答应了,向她保证道:“老师你尽管放心,我肯定把自己照顾好好的。我长大了,”他抬头看了眼徐振华,“还要挣很多钱,孝顺老师。”

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林彤听的心里很是感慨,她笑呵呵的道:“只要你好好的,老师就高兴,老师希望你不管干什么,记住老师的话,不要做违法的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临分别之前,这也算一个告诫吧!

徐念觉得哥哥在和自己抢妈妈,他仰着头不高兴的道:“我的妈妈我来孝顺,不用哥哥!”

王强被嫌弃了,尴尬的直呵呵。

徐念犹豫了下,很大方的道:“要不,我把妈妈分给你点,你想孝顺就孝顺吧!”要不是哥哥很可怜,他才不会把妈妈分出去呢!

博斯:传承

博斯:传承第三集

全场寂静,竟无一人出声,无可厚非,这长巨石之争,最后的赢家已经出来了。

可惜,凉安城站在拍卖台上迟迟没有宣布最终结果。

最好还是于义上台去提醒他,他才草草宣布了结果:“那么,恭喜明先生,以十亿的价格竞拍到我们的这块缅甸原石。”

明修起身,全场掌声雷动。

灵云在这震天的鼓掌声中回头看去,只见明修淡淡然的站在人群中央,接受众人的朝贺。

冷一欣也看到了明修,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回头看着灵云问:“这个明修不是北宫的属下吗?他竟然这么有钱?花十个亿拍卖一块原石,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有钱人了吧!连他都这么有钱,那北宫……”

冷一欣说到这里,顿了片刻才又说:“七夏,你对北宫的了解深吗?”

灵云蹙眉,此时此刻,很不想去提及北宫爵。

她看到终于拍卖到原石的明修,脑子里翻天覆地的却只有一句话‘不是为了你!’。

于是,冷一欣这么一问,灵云脸色立即冷了下来,她轻轻的吐了一口气才说:“妈,你就别操心我的事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你放心好了。”

冷一欣看着灵云的脸色,自然也看出了她的不耐烦,便也不再说什么。

毕竟她也是从青春期走过来的,她自然知道灵云现在这个年纪,是最不喜欢被家长处处管束的。

她伸手将灵云揽进怀里,说:“好,妈什么都不问,你开心就好。”

灵云随口应付了冷一欣几句,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她早在给北宫爵发完消息之后就已经想走了,可毕竟也想看看这原石的开采结果,便一直忍耐着等了下来。

现在,明修终于上场,付清了拍卖资金又办妥了所有拍卖手续之后,他竟然主动要求现场切石。

一瞬又激起了所有人的兴致。

凉安城看着明修,跟他足足确认了三次,才终于招来了聚宝堂最权威的切石师傅。

最激动人心的时候便这么来到了。

毕竟这一场赌石盛宴最令人瞩目的便是这一块巨大无比的原石了,这么多人等了一整晚,就是为了等一个结果,等着看这块价值十亿的巨石里究竟有多少的翡翠!

而让人们听到明修主动要求现场切石的时候,也有很多人都在赞叹他的勇气。

毕竟很多缅甸玉石商人在赌石后,当真正切开加工时,一般不敢亲自在场,而是在附近烧香、求神保佑。

而明修以十亿的天价拍来这块巨石,竟然气定神闲的当场就要求开石,并且全程都无比淡定,那悠哉的模样看得很多人都叹服不已。

而相比于明修的气定神闲,人群中的很多人竟然比明修自己还要更加激动害怕,全部都一瞬不瞬并且小心翼翼的看着切石师傅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甚至很多人还在切石师傅的动作中屏气凝神,仿佛害怕自己呼吸深了都会影响切石师傅的手艺。

灵云此时也在一旁看着,却并不太担心。

她想,反正北宫爵自己都不把十个亿当回事,那自然是输得起的,就算输了那也是他自己的事,人家自己都不担心,她担心个屁啊!

不过出于本能,她还是希望他能赌赢。

毕竟若是这原石赌赢了,那不仅对北宫爵来说是一件好事,更是聚宝堂的一件喜事。

毕竟这样的天价原石,本来就已经是万众瞩目,所有人都关注着它。

赌输了虽然不会对聚宝堂的声誉带来任何影响,毕竟赌石这一行本就是如此,输赢全凭气运,不怨任何。

可若是赌赢了,那却是一件能令聚宝堂更加名声显赫的大事了。

今晚这批缅甸原石,已经开出了不少极品翡翠,不过都是个头有些小了,却还是博得了一个好名声,都说聚宝堂采买原石的水准很不错。

如果这块巨石再赌赢了的话,那无疑便更加积淀了聚宝堂的好名声,相信以后光是凭着这一点都会引来不少赌石商的。

终于,随着切石师父的动作,大家看到,从那边断开的切面开始往里面切,竟然逐渐切出了越来越多的绿,而且质地和色泽都不必那断面上的看起来差。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震惊不已:“这是要出大翡翠的节奏啊!”

“我的天啊,该不会这原石里真的全都是翡翠吧!”

其中,刘老看着这一幕却是眉头紧蹙:“真是奇怪了,我们经常见到大块玉石原料上所开的小窗口。虽然这些小窗口极有可能口口见绿,但是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见到小窗口一定要格外谨慎。

毕竟如果卖家能确定里面的绿很多的话,那他为什么不开个大窗口,卖个好价钱呢?

本来对于这原石断面上的那一层绿,我一直都是抱着不看好的心态,却没想到这往里面切进去,竟然会见到越来越多的绿!

难道,我的经验判断失误了?”

之前与刘老争柳飘飘极品翡翠的李老板,此刻听着刘老的话,却是不屑的轻笑:“刘老啊,不是我说你,就你这眼光,还好意思说自己经验老到,以我看,这块石头肯定是赌赢了!”

刘老瞪了李老板一眼,虽然心下犹豫,却还是好面子的哼了一声:“不到最后,谁知道是赢是输,一切还要看最终的结果呢!”

随着众人的连连惊叹,切石师傅的动作越发的小心翼翼,然而就是在他精细的动作之下,那露出来的满绿却是越来越多,出现在众人严重的翡翠已经足足有篮球那么大一块了。

灵云看到这里,不由的扬了扬眉,难道北宫爵的运气真的这么好?真让他给赌赢了?

随着露出的绿色越来越多,人们也越发的激动,甚至有的已经看得满头大汗了,却还是舍不得挪开一眼。

一旁的凉安城也是有些紧张的,其实能看出篮球大小的翡翠,那么已经不辱聚宝堂的声誉了,可现在的情况是,那满绿明显还在继续往外揭露!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