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第二季

  • 主演:瑞切尔·格里菲斯,雷格·爱德沃兹,海伦娜·霍华德,米娅·海雷,索菲娅·阿里,TroyWinbush,埃拉娜·詹姆斯,大卫·苏利文,香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Survival hangs in the balance for a group of teenage girls stranded on a deserted island, after the explosive discovery that what's happening to them is an elaborate social experiment. Season 2 ups the drama and keeps you guessing,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more test subjects – a new island of teenage boys – who must also fight for survival under the watchful eye of the experime

荒野第二季第一集

“施主,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你们也可以去用餐了。”

有小和尚特地嘱咐他们可以去用餐了,我马上点了点头,拉着我的师傅就前往了用餐的地方,不过就是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餐厅而已,各式各样的蔬菜都十分的齐全。

我坐了下来点了几样小菜,然后就有一位小和尚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施主您要的小菜。”

我点了点头之后,原本以为他要直接走了,可没想到他站在原地看着我们,脸上笑意盈盈的模样,让人看着就有些慎的慌,这里的人一个个长得慈眉善目,可是为什么一个个都让我觉得他们阴森森的。

“施主,我们这里的莲藕是特色,今天特地做的是莲藕汤,施主要不要尝一尝?”

莲藕我一听这两个字,我心中忍不住的一动,我快速的朝周围看了过去,原本我没有在意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现周围的人的举动到底是有多么的怪异,他所说的那些莲藕汤此刻被他们捧在手上每人一个很大的盆,他们就像是狼吞虎咽一样,几百年没有吃饭,咀嚼着里面的莲藕。

他们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有神智一样,让人觉得这样的举动真的是十分的恶心,而我坐在那里确实感觉到遍体身寒,为什么那群人竟然会有那样的表情,那么狰狞那么的恶心,就仿佛莲藕是他们的敌人。

“不用了,我们不吃。”

那小和尚似乎是很遗憾的走了,等到到了晚上的时候,我依旧想不通知其中的关节,所在那群人狼吞虎咽,一个个两眼发白的表情依旧映照在我的脑海里面,虽然说现在已经快初秋了,可是这儿的莲花开得都十分的好。

我实在是睡不着,就披着衣服往外面走,我师傅在电话那头对白露轻声细语的嘱咐着,让她注意保暖,让他早点写完作业早点睡觉,我听着这话就走到了外面去,打算吹吹冷风。

我刚一走到外面,就看到一个白影闪过,我直觉我不能让对方看到我的存在,所以我下意识的朝着柱子后面躲了过去。

我看了一下周围没有人,我在自己身上贴了一道符咒,然后飞快的跟了过去,我没有想到跑得那么快的白衣,竟然是白衣,她站在观音庙的正中央,微微仰起头,像是一个圣洁的圣女一样,等待着祈福,等待着祝福的降临。

我对于这样的画面并没有觉得有多美好,人总是会让人相信一些完全不存在的虚构的东西,而那些东西也正好是引起他们真正没有办法释怀的原因,我就看着白衣微微仰头,等到他再一次缓缓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我又看到他手上拿着三支香开始跳起了舞。

而他嘴中所念到的东西,完全就是之前白衣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晚上,焚香诵经所唱的曲一模一样的节奏,却让人听不清歌曲的内容。

可我分明看到在那边的观音像竟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原本闭着一双眼睛额头一点朱砂,可是到了此刻却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我忍不住的震惊了,我捂住了嘴巴,并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到底应该如何反应,而我看着白衣她依旧在那又唱又跳,仿佛是十分开心的样子。

“观音显灵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喊了这么一句,就看到从大厅里面的四面八方直接涌出了无数的和尚,他们一个个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白衣在那儿跳着舞,有几个人冲上前去直接把白烟摁在了地上。

我在那一刻看到这样一个场景的时候,心吓一跳,那群秃驴竟然真的开始撕毁白衣的衣服,我马上就没有办法忍住了,我飞快的将自己额头上贴着的符咒一把撕下,然后朝着那边冲了过去,那群秃驴,很显然没有料到我竟然会在场,刚刚他们特地检查了一下四周。

他们对于我的突然出现感到十分的惊奇,而我没有给他们任何惊喜的时间,我上去就对着其中一个秃驴来了一拳,那秃驴就地翻滚了两圈之后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我一拳一个打在了他们的身上。

“你们想干什么?欺负白衣一个女孩子嘛?!”

我正想着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白衣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所上的三支香就仿佛是利剑一样朝着我挥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一个闪躲,再一次抬头的时候我发现白衣的眼神已经变了,他原本应该是一个温顺的姑娘,可谁知他现在的眼睛变成了绿油油的绿色,看起来诡异而妖艳,我想要抓住白衣问个清楚,可是白衣早就已经将这三根香恭恭敬敬的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转头去看那尊观音像的时候,发现那张观音像早就已经恢复到了本来的面貌,就仿佛她刚刚睁开眼睛,完全就是我的错觉一样,我看着白衣做完所有的一切,又朝着观音像拜了三拜之后就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白衣!”

我朝着她冲了过去,一把就将她打横抱抱了起来,那群秃驴似乎也见识到了我的战斗力,一个个都不敢来,可是他们脸上对于我似乎并没有什么惧怕的神色。

“施主要将这妖女带回去的话还烦请三思。”

其中一个人竟然还跟我一本正经的双手合十,又道了一声佛号,我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抱着白衣回到了房间里面,而我师傅看到我竟然又把白衣抱回来了,他都有些无奈了,看着我都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跟我说。

“她虽然确实可怜,可是我们不可能能照顾得了她的。”

这样一个诡异的人,我师傅自然不会允许将她放在身边,所以我也并没有太多的奢求,我只希望可以找到她真正的家人,让她去往自己真正的归宿,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一群禽兽糟蹋。

“我明白的师傅,只要一旦可以找到她真正的家人,我马上就会将她送走,不会让她一直留在这里的。”

即便是得到我的保证,可是我师傅看起来依旧无奈,他叹了一口气之后就再也不管我了,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似乎有些茫然,并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荒野第二季

荒野第二季第二集

奇斯躺在床上,像是踹垃圾一样的一脚将床上的那个爱人理查德给踹掉了。

仿佛眼前这个不是刚刚还和自己情意绵绵的爱人,只是一具毫无用处的破布娃娃一样。

在踹开之后,就按了下耳朵里面的对讲机出声道。

“军火王奇斯被人暗害,军火王令被人取走,放出消息,找出凶手,警戒应对。”

“……”

夜九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禁有些惊讶。

难怪每一次就算是找到了奇斯的所在地,但是每一次都抓不住这个人。

可是却每一次都能接到奇斯被人暗害的消息。

也难怪有传言说是奇斯是一个肌肉发达,高大威猛的男人。

原来这些不过都是替身,也不过都是这个真正的军火王所放出来的烟雾弹。

这狡猾的小恶魔!

夜九暗自揣测着。

同时,心里有些担心,这一消息一旦放出去,江行云他们会不会被误导,误以为自己已经对奇斯下手。外界另外对奇斯虎视眈眈的人会不会又有什么行动?

不得不说,这个奇斯实在是深不可测。

他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还是察觉到了有人要对他不利?

这究竟是无心一个举动,脱身的办法,还是已经收到了什么消息?

夜九在一瞬间的时间想了很多,但是却不敢擅自动手。

“是不是挺惊讶的,每一个围观的女人都是这么看的。”

奇斯转过头来笑着看向夜九。

手撑着下巴,看她。

眼神中仿佛闪过不一样的光泽。

阴暗,邪恶。

“她以前就是像你这样在这里这么看着我的。不过你的表情还不够夸张,还不够惊讶,还不够恐惧,她那时候看着我的时候可是要比现在的你要害怕的多了。”

奇斯像是回忆过去一样的说道。

夜九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也没兴趣听,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奇斯看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是来杀他的,他真的将自己当成一个围观的舞女。

可是又觉得这样的奇斯似乎是有些不对劲,说不定下一秒成为死尸一样躺在地上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夜九拧了拧眉。

而那边奇斯还在喃喃自语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恨她,如果不是她在我十岁的时候将我带回来,给我喂药让我不能正常发育,折磨我,逼着我取悦男人和男人上床只是为了满足她变态的偷窥癖,我也不会不堪受辱,在受不了的时候将她和那些凌辱我的男人给杀了,此后,我也不会坐到现在的这个位置,也不会有这样的人生。不过,现在真的是有些厌倦了。我该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他眨眨眼睛笑道。

那笑容看上去很美好,很惑人,可是却很令人胆寒。

他缓缓举起枪,对着夜九。

“这样看着你要被我杀死的画面,真的回味一百遍都不够。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画面啊。”

他笑着说,可是夜九却知道他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对着他口中的那个女人说的。

他恨那个女人,在被受辱的过往中走不出来,所以才会让人挑选一个女人坐着看自己被凌辱,这也算是场景重现,然后自己再杀掉那个和自己欢爱的人,以及这个围观者。

他这是沉溺于复仇的快感中,永远走不出来。

现在想来,挑选自己来的人也并不是那个叫理查德的,不,或许说那个人也可能根本不是理查德,而只是顶替“理查德”这三个字的另外一个人陌生人罢了。

这个奇斯……真的是一个小恶魔。

小恶魔看着临死都没有大喊大叫的夜九都有些惊讶了。

“你还真的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女人,到死都没有害怕和担忧。长得也好看。可惜,如果不是你看见了今天这一幕,我或许会请你到我家里坐一坐。”

奇斯一脸的感叹,抬起了手,而他手上拿的正是那把装上了消音器的手枪。

然而,就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面前的女人忽然勾唇一笑。

“既然如此,那我还真的就不想这么简单的就死掉了,我还真的挺想去你的军火工厂里面看一看,好好学学呢。”

“什么?!”

奇斯脸色一变,瞬间扣动了扳机。

却看见面前的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躲掉了子弹,瞬间探身过来。

奇斯连忙应对。

他身手也不弱,和夜九对上的时候也能抵挡几个来回。

但是奇斯毕竟是凹软弱的人设,凹习惯了,也常年沉迷性事,退居幕后,所以一时间疏于锻炼,加上本就没有夜九高,身体娇弱,哪怕是连反抗都反抗不了了。

没几下就被夜九给按住了。

说实在的,这也是意外之举。

本以为军火王奇斯是一个五大三粗,实力高强的汉子,但是没想到是一个弱鸡,现在看来,想要擒住这个军火王倒是简单的多了。

一把扼住对方的喉咙。

将他耳中的对讲机给扯了。

又将消音枪拿在手中,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接开枪,打中了他的小腿肚。

“啊……”

奇斯尖叫一声。

鲜血直流。

奇斯眯着眼睛阴狠地看着她:“你不是一个普通的舞女?”

“自然不是。”

“你是为了军火而来?”

“不然找你搅基吗?”

奇斯:“………………”

“废话不多说了。我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等着你下属来是吧,但是很可惜,我没有那个时间和耐心,就拜托你先跟我走一步了。”

夜九勾唇一笑,揪着奇斯,按到地上,顺手捡起来两串手铐。

一串拷在了奇斯的手上。

另一串则是拿在手上,提留着奇斯,在他手下赶来的时候,一脚踹掉了玻璃,将手铐拷在了外面的绳子上,拎着奇斯,一跃而下。

身后大门被推开。

一群人涌了进去。

看见夜九带着人离开,大骂一声。

夜九也以为能带着奇斯顺利离开,可就在快要滑落到对面的高楼的时候,一道飞镖射了过来。

夜九手腕一麻,怀中的人掉了下去……

荒野第二季

荒野第二季第三集

大叔那么可恶,她干嘛还要放不下她?

他找到他喜欢的人了,就不理她了,她干嘛还要眼巴巴的倒贴上去?

倾一边走边在心里骂自己,她就是不争气,明明想走的,可魏凌绝一来找她,她又舍不得走了。

突然,魏凌绝的声音消失了,倾一心里咯噔了一下,对着那边就大叫道,“大叔,大叔,你在哪儿?”

“大叔——!”

倾一这边正叫着,突然感觉到身后出现了一股气息,她刚回头,就被魏凌绝给抱住了。

“笑笑,以后晚上不准一个人跑到外面去,听到没有?”魏凌绝找到人,也暗自松了口气,可倾一却抬起头,狠狠的瞪住了他。

看到月色之下,眸光带着一丝倔强和恨意的倾一,魏凌绝的心底莫名的又涌上了一股浴望,他崩溃的发现,那种感觉又出现了。

上次也是如此,在他第一次和倾一发生了关系之后,大概七八日的样子,他再见到倾一,就开始有了浴望,而如今距离上次他强上了倾一,也差不多是七八日的模样。

没看到人还没有感觉,但是一看到人,他浑身的细胞都开始叫嚣。

倾一突然察觉到了魏凌绝的不对劲,尤其是他眼中闪动的那抹浴望的火光,炙热的让她吓了一跳,而这时,魏凌绝已经急速的推开了她,转身就想走,至少找处有冷水的地方灭火。

他这身体,这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倾一被这么一推,倒退了好几步,她见魏凌绝要走,急中生智大叫了一声,魏凌绝听到身后的声响,紧张的回过了身子,朝她飞了过来,上上下下的查看着她道,“笑笑,怎么了?”

看到魏凌绝如今紧张的模样,倾一有点儿委屈又有点儿生气,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却不知她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像是一把火似的,在灼烧着魏凌绝的每一寸肌肤。

他想吻她,他想要她!

“大叔,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倾一看着魏凌绝那像是在喷火的眸子,像是想起了什么,眼前浮现了魏凌绝抱着黛染的模样,眼底闪过了一抹阴霾。

“你抱着的那个人,是谁?你很在乎她吗?你是不是要她不要我了?”倾一说着抬起了头,望向了魏凌绝,眸光璀璨,不染一丝杂质。

“她是婉儿,是我……”魏凌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乎是不想伤害倾一的道,“笑笑,我说过我会好好照顾你。”

“大叔,那你打算怎么办?她是你喜欢的人吧?我不知道我这算是什么啊?你说我是你的义女,但是我们……第一次是我的不对,可是后来是……是你……”倾一想到那些事,突然就脸红了起来,声音也跟着越来越小。

她只想要魏凌绝的一个态度,只要魏凌绝说他不要她了,那么就算她再舍不得,再难受,她也不会去插足魏凌绝的感情世界的,她没有那么的不知廉耻,去抢别人喜欢的人,去拆散两情相悦的人。

但若是魏凌绝还在乎她,在乎她胜过黛染,她肯定是不会把自己的东西,让给别人。

魏凌绝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爱的是婉儿,可他同样不想伤害倾一,如果真的到了万不得已要选择的地步,他……

倾一见魏凌绝不说话,心里堵得慌,自嘲的笑了笑,或许这就是大叔的态度,她正想转身离开,魏凌绝却突然扣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抵在了树上。

倾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魏凌绝已经吻上了她的唇。

难道大叔看到她,就只想对她做这种事吗?

倾一的心里涌现了一股怒火,朝着魏凌绝伸进来的长舌就狠狠的咬了下去,咬到两人的嘴里全都是血腥味。

突如其来的剧痛,让魏凌绝恢复了一些意识,恍然发觉,他竟然又不受控制的……

“笑笑,我……”魏凌绝急速倒退了一步,眼里尽是懊悔之意,抬手就给了自己一拳。

倾一也注意到了魏凌绝的变化。

这样的大叔,不对,大叔说过,看到她就会想做那种事,而且是完全不受控制的。

当魏凌绝再次想打退他体内的欲望时,倾一上前抓住了他的手,一字一句道,“大叔,虽然我对你现在的做法很生气,但是我还是舍不得让你受伤。”

“我做不到和另一个女人一起分享你,但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倾一望着魏凌绝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所以,大叔,我给你,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一个月,这一个月,我会留在你的身边,若是一个月后,你选择的是她,亦或是无法抉择,我都会离开。”

“笑笑……”倾一这话就像是一盆冷水,将魏凌绝泼了个透心凉,突然明白,她不再是以前那个依赖着他,非他不可的小东西了,她有独立的思考,可以自己生活。

这种认识,竟然他有一丝的恐慌,怕她真的会就此离开。

他是在乎她的,可是婉儿……

婉儿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如今她回来了,他又怎么能……

“大叔,我现在很生气,不想和你做那种事。所以,你自己解决吧,我在旁边陪着你。”

魏凌绝,“……”

看到倾一眼底闪过的那抹狡黠的笑意,魏凌绝真的有种错觉,这小东西就是故意的,而且还说的异常的冠冕堂皇。

“大叔,回去洗个冷水澡吧,憋坏了可不好。去吧去吧。”倾一挥了挥小手,眨着眼睛,笑靥如花道,把话说出来了,她心情很好,看到魏凌绝忍耐的模样,她心情更好。

这模样的倾一在魏凌绝的眼里异常的可口,恨不得将她吞下去,见她那般得意,突然也冷下了脸,“你便不怕我去找其他的女人?”

倾一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扬了扬唇角,反问道,“大叔,你会吗?”

他不会,他对女人根本没有任何浴望,除了倾一之外,而他本身也不好女色,就算黛染投怀送抱,他也不会有半分的反应,最多只是对黛染存在愧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