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郎

  • 主演:崔始源,蔡琳,李贤宇,朴寒星,金熙元Hae-wonKim,洪宗玄
  • 导演:朴英洙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0
人到中年的尹开花(蔡琳 饰),刚刚结束掉了不幸的婚姻,一人独自带着女儿开始了自力更生的生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开花进入到了一家公司,且意外成了当红偶像晟珉宇(崔始源 饰)的经纪人。少年成名的珉宇拥有大批粉丝,没受过什么挫折的他自大难服侍。这让经纪人开花很是看不惯,于是开花决定好好改造这个偶像。而在一次意外中,开花知道了珉宇的秘密,那就是他有个私生女艺恩。为了让开花隐瞒这个事实,珉宇不得不让开花当起了艺恩的保姆。于是双重身份的开花变得相当忙碌起来。   而在这过程中,她和珉宇也由最初的摩擦连连发展到火花四溅。但珉宇初恋女友的回归和开花追求者的出现,让这段姐弟恋困难重重,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我的女郎第一集

阳阳微笑着对大林说:“把阳阳也喊过来吧。”

大林就有点不知所措了,挠着头皮说道:“董事长,小葛她、她……”“她在这里,快去喊她吧。刚才孙大明都告诉我了。你对他们都不保密,为什么还要瞒着我?再说,现在我也不是董事长,小葛也不是我办公室秘书,我也管不着她了。她跟谁好那是她的自由。我就是纳闷,她在我身边这么长时间,我怎么没有看出来?不能是现在刚发展的吧?”阳阳说着,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就是感到好奇,还有一点不

相信似的。

大林就说:“还是算了吧,她在睡觉那。”

齐阿姨这时说道:“阳阳,你要找小葛干什么?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员工,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妈,我没有管,我就是感到蹊跷,整天在我眼皮底下,竟然和大林好上了。大林,你们多久了,你要离婚和小葛结婚吗?”阳阳就问大林。

大林立即说道:“好长时间了,那时候还偷偷摸摸的,现在这不是都公开了吗?如果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我们也走不到这一步。”“那就好。大林,小葛是个好姑娘,挺乖巧的,你一定不能负了她。既然已经这样了,就抓紧时间跟你老婆办离婚吧。”阳阳说着,又扯到了工作上。让大林和孙大明经常

的去转一下,特别是那宿舍楼里,不能让乞丐或捡破烂的进去了。

阳阳和大林说话的时候,齐阿姨插不上嘴,就拉着我的胳膊走出了值班室,然后问我:“小赵,你今晚跟我们走不走?”

我还是说道:“齐阿姨,我回去也是给你们增加负担,过两天我就去上班,那里也是管吃管住的。”“工作了也没事,就是在家里住着,能让我经常看见你就行,你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小赵,把你自己当成我家的一员、或者真像你说的那样,把我当成你的妈妈,

你不就住的踏实了?”齐阿姨已经这样说了,我再也没有理由说出拒绝的话来了,于是,只好低头沉默着。

在外面站了一会儿,齐阿姨就走到门口喊阳阳:“你们说完了吗?咱们走了。”阳阳就走了出来,说:“妈,我和大林已经交代清楚了,现在就走吗?”齐阿姨没有再说什么,拉着我的手就往车跟前走去。阳阳这才紧走几步,坐进了驾驶座上。齐阿姨

生怕我不去,手一直没有松开。坐进后排座上以后,阳阳就开车了。

在路上,齐阿姨就问我:“小赵,这两天你都是在这里了?”

“嗯,我们一天醉两次,然后就睡觉。睡醒了就再喝。大林和孙大明都喜欢喝酒,我们都成酒友了。”我说道。“小赵呀,这两天我就在为你担心,害怕你在社会上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现在啥人都有,就怕你被人利用了,或者说被控制了,那你以后就算是完蛋了。”齐阿姨就像

是我走丢了终于又找到了一般,就是那种失而复得的样子,她紧攥着我的手说道。“齐阿姨,你就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去跟社会上的人结交,也不会去做坏事。大林是我不错的一个哥们,那个孙大明虽然在社会上闯荡过,但也不是坏人。跟他们

在一起,就是喝酒睡觉。这两天我都有醉生梦死的感觉,一天一天的过的真快。”我说道。“小赵,我听阳阳说,你为了给阳阳解围,把自己的钱取出来给最后这拨人发了工资。阳阳说当时她被财务上那几个人围住,说什么话的都有,有的还抡着椅子砸东西,把

阳阳都急哭了。”齐阿姨拍着我的手说:“人们到了这种时候,都不讲交情,也不讲什么友谊了。”

我说:“齐阿姨,这还不是应该的。你们这么大的损失,我也做不了什么,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呀。”

阳阳开着车,就是到了家也始终没有说句话。她下车后,就去开大门,然后等着我和齐阿姨进去后,又把大门锁上。

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以后,齐阿姨就用茶壶泡了一壶茶,放在了茶几上我们喝着。阳阳直接就回了她的房间,半天也没见她出来。这个时候,齐阿姨对我说:“小赵呀,说实话吧,自从你走了以后,我真是睡不着,老是觉得有人要来找我们的麻烦,你说万一有不怀好意的人来讹诈我们,或者说像上次

那样的来家里耍无赖,我们就娘俩可怎么办?你在家里,我就有安全感,睡得也踏实。阳阳也有这样的感觉,说你不在,也是胆颤心惊的。”

阳阳换上睡衣出来了,她直接去了浴室,我眼睛直直地看着她,见她没有往我们这边看,脸上也很平静。我知道她这是又用薰衣草什么的去泡澡了。齐阿姨又说道:“你不在了,媚媚周末的时候回家来怎么办?明天就是周末了,她回来见不到你,说你离开我们家了,我估计再到周末的时候,她就不愿意回家来了。”齐

阿姨站起来要去休息,她又对我说:“安心的在家住着,就是工作了也没关系,把这里就当成你的家。没事也早点歇着吧,我去休息了。”说完,就回她的房间了。阳阳自从那天跟我说了让我离开的话以后,还没有正经的跟我说过话,我在她的面前也跟真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有点尴尬。所以,齐阿姨去睡觉以后,我也回到了我

的房间。我把衣服脱了以后,坐在床上点着了一支烟抽着,心里边有点纷乱。通过齐阿姨的一番话,让我回来,并不是齐阿姨一个人的意思,阳阳也是同意的,甚至就是她的意思。只不过是齐阿姨出面而已。第一,齐阿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用的是阳阳的手机,齐阿姨又不是没有手机,她为什么要用阳阳的?说不定就是阳阳给我拨通了以后,让她给我说的话;第二,去公司找我,是阳阳开车去的,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齐阿姨在劝我的时候,她很认真的在听。而且,对我的态度也是关注的。所以,阳阳这样对

我,看起来是冷淡,其实心里头也是希望我在这里的。齐阿姨也说了,我在家里她们都有安全感,而且媚媚也需要我陪她玩。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还会有这么大的用处。我在想,阳阳因为我不在,整天提心吊胆的,晚上也睡不踏实,我的心里就隐隐的作疼。她看起来很坚强,其实,也跟其她女孩子一样,遇事同样会害怕,同样需要保护,因为有我,她能安心,不再害怕,我的心里还是有所

慰藉的。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手机响了,一看,是恬恬的,她告诉我说她睡不着。我就问她为什么睡不着,她说在想我。她晚上去了我家,把我在广州的消息告诉了我的爸妈。我妈当时就哭了,我爸说他好几个月了,他经常去县城里找我,大大小小的工地他都找遍了,一些饭店和工厂,他也去过了,可是,都没有我的踪影,为了找我,把收药材的生意都放弃了。这些日子他们都不想好事了,以为是我遇到了什么不测。恬恬说了以后,我爸妈才放了心,但

是,把那种担忧和绝望又转化为了思念。恬恬讲完了去我家的情况以后,又说道:“丑儿,明天就是中秋节了,你妈要给你打电话的,但是你爸说明天再给你打。说今天晚上打通电话,也就是哭哭啼啼,等心里平

静下来以后明天再给你打。我把你的手机号给你爸了,他们今晚睡不着,估计到不了明天就给会给你打过去的。”

恬恬说完,还是不放电话:“丑儿,我真的挺想你,你想我吗?”“我当然也想了。”又嘱咐了我好多事,才把电话挂了。

我的女郎

我的女郎第二集

自从知道有海外杀手准备对付自己时,王小川便一直在等,等那些杀手们露出马脚。

他知道,虽然有749局的竭尽全力,但那些杀手们还是有不少躲过了749局的监视网,顺利进入到了江北地界。

而且749局的监视网就仿佛是一个筛子,把那些水平不够,只是想着浑水摸鱼的小喽喽都给挡住了,能够躲过749局进入到华夏的,都是杀手中的骄楚,就算不能对他造成威胁,也可能会威胁到他身边人的安全。

所以王小川这段时间以来,也一直在防备着。

只是他恐怕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些前来华夏的杀手当中,还有一个极其恐怖的杀手集团,天蝎座,连他们都来了!

原来,虽然在兰德家的会议室,几个组织里的老怪物最终因为利益分配而不欢而散,连带导致其余的组织见情况不对,也纷纷拒绝了兰德家一块对付王小川的提议,可在后来兰德家发布了对王小川的悬赏之后,一些组织却依旧是心动了,其中就包括了号称杀手界第一组织的天蝎座。

在德干高原上,天蝎座几乎有半数高手死在了王小川手中,虽然其中另有原因,但天蝎座和王小川之间的冤仇却是就此打下,再加上兰德家天价的一百亿悬赏,天蝎座怎能不为此心动?

于是,他们便就此进入了华夏,准备刺杀王小川,拿走那一百亿美元的赏金。

只是,和那些见钱眼开的杀手组织比起来,天蝎座并没有因为见钱眼开而轻举妄动。

他们的首领“心宿二”,从自己的得力副手“心宿三”的死中,知道了王小川的身手非同小可。

要知道,以“心宿三”的实力,就算是去刺杀美国总统,也至少有八成的成功把握,可是在王小川面前,“心宿三”却是完全无还手之力,王小川的可怕,由此可见一般。

所以在抵达华夏江北之后,“心宿二”便让自己的手下先行收集情报,在极远距离观察王小川的一切。

眼下,在江北大学附近的一处小区高层里,天蝎座的剩余全体成员,便集中在了此地的一处复式单元的大房间里。

充满着庸俗欧式装修风格的大房间,此刻如同台风扫过一般,各种装饰物和床铺都被堆积到了角落里,原本挂着油画的墙壁,此刻却是铺满了王小川的各种照片,每一张照片旁还有用红色水笔记录的各种备注。

“首领,这是我们今天发现的线索。”

一名天蝎座成员取出一招照片,贴到了墙壁上,照片上的人物并不是王小川,而是那些人今天观察到的夏小芳。

“首领,这个女人似乎和王小川关系匪浅,我们注意到,王小川今天单独与她见了面。”

房间正中央,有一人盘坐在地上,浑身被黑色的罩袍笼罩在黑暗之中。

他扫了眼照片,问道:“这个女人是王小川的什么人?”

“好像是他的青梅竹马,几个月前为了王小川而专门通过考试到了王小川的大学。但今天我们注意到,这个女人似乎是被王小川拒绝了。”

“拒绝了?那你们把她贴在墙上干嘛?”

“首领你有所不知,王小川为了拒绝这个女人,似乎使用了某种幻术……具体的情况,我们今天都拍摄下来了。”

说罢,此人立刻打开了房间里的一台电视机,没多久,王小川与夏小芳在湖边的情景便出现在了屏幕上。

而在视频播放的同时,房间里同时还有一名天蝎座的成员正在同声翻译着王小川与夏小芳两人的对话,这名成员不但是个语言天才,还拥有口语识别的技能,只凭着观察两人的嘴型,竟然就能搞懂王小川和夏小芳两人当时对话的内容。

在他的帮助下,“心宿二”不动声色的看完了电视上播放的视频,随后便站起来道:“对这个女人多加观察,你们之前判断的没错,他对王小川,的确不是普通的朋友那么简单。”

听到他的话,房间里的其他人一个激动道:“首领,还需要我们采取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吗?”

“不用,我刚刚得到情报,好像已经有几个组织打算对王小川动手了。那些蠢货,王小川如果是这么容易就能对付的,兰德家族何苦还要召集全世界有头有脸的组织首领,一起商量对付王小川的事情?我们让那些笨蛋先动手,替我们打探下王小川的虚实,而我们就还是老样子,在一旁观察,寻找机会。”

“明白了!”房间里的人纷纷点了点头,没有一个人出言反对。

因为他们都知道,“心宿二”刚才的策略,正是他们天蝎座一直以来无往而不利的最佳暗杀策略。

过往,天蝎座的每一行动,都会花费很长时间对目标进行观察,寻找他们的弱点,就如同沙漠中的毒蝎,不动则已,只要一动,便是给敌人的致命一击。

这一天,刚下课,王小川便被班上的一群人围住。

“王老大,今天一起去吃个饭啊?”

“是啊,这几天都看不到那个小学妹了,你不会是被人甩了吧?要不我们陪你一下?”

许久不曾回学校上过课,可王小川在班上的声望依旧如同以往,其实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想要拉他一块去吃中饭了,只是那时候,夏小芳每次中午都会提前来找王小川,那些人不知道夏小芳这个娇滴滴的大一学妹到底和王小川是什么关系,只好在一旁围观。

但这几天夏小芳因为忘情咒的缘故,已经不再来找王小川了,所以众人便又大着胆子找上门来。

对于这种事情,王小川知道越解释越黑,便直接应了下来。

“太好了!”

“走王哥!食堂最近来了个新的四川大厨,他的川菜可是好吃极了!”

难得王小川也和他们一块吃饭,今天许多人都跟着凑了个热闹,众人一块到了学校食堂,站在门口,却不约而同地都发现了一点不对劲。

我的女郎

我的女郎第三集

地上,火雄霸的身子已然断裂成了两三瓣,鲜红的血从断裂的身体里面喷涌而出,一瞬间,水千丞和金族长等人都往后避闪开了去。

“哎,本岛主这一世英名啊,就这么被这讨厌的粗鲁的家伙给毁了。”白沧溟边垂眸整理衣袖,边幽幽道:“你们都该知道,小珂儿是本岛主的爱徒,是屠仙岛的圣姑,单是她这么一个身份,便可在这紫霄宗站稳了脚,更何况,这紫霄宗宗主墨渊,是本岛主的爱婿,有他们俩坐镇天下武林,本岛主觉得,真是极好的,为什么总有一些乌合之众,有眼无珠不说,还那么让人厌烦呢!”

“多谢师傅出手。”凌珂看着白沧溟,笑着道。

“嗯,小珂儿乖!”白沧溟点了点头,随后又道:“是本岛主许久不出岛,还是你们胆儿肥了呢?本岛主在这儿站了半天,你们竟然一个个的无视掉了本岛主,在这儿喊打喊杀的!本岛主现在告诉你们,我白沧溟,最护短,谁若是得罪了小珂儿和我乖女婿,我便继续将他撕成碎片!”

凌珂笑着看向白沧溟,她可是知道,她的这位师傅,一旦胡搅蛮缠起来,一旦耍起狠辣的手段来,那绝对是点子一出一出的。

之前她不知道白沧溟的元神原来是白龙,总觉得这家伙有精神分裂。

偶尔高冷,偶尔逗比,偶尔胡搅蛮缠,尤其是炼丹输给她这个徒弟的时候,那简直是没法看,撒泼打滚都会来的。

外界只以为,屠仙岛主是优雅如谪仙的,而唯有屠仙岛上的人才知道,屠仙岛主,偶尔还是会吃人的!

凶残,是龙的本性!

狂暴,噬血,其实也是龙的本性,只是,千百年的修为,让他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而已。

但是,这可不代表,在这种场合,看到有人欺负他的乖徒儿和乖女婿了,他还袖手旁观。

“岛主,我们敬重您,不想让您参与其中,如今,您却这般残忍的将我五行族中的族长给撕了,你这做的可是不妥!”水千丞看着白沧溟,脸色铁青的说道。

他是大族长,如今这状况,他也知道,再回五行族,怕是没法交代了,不如,在这里拼个鱼死网破也罢了。

“本岛主就是这样,要不然,你以为本岛主如何降服了屠仙岛中那么多高手的?”白沧溟看着水千丞,淡笑一声,又道:“呵,水族长,你貌似也忘记了,本岛主的元神,白龙,作为御兽师,连龙族本性都不知道,这可不太好!”

“但是,你是德高望重的屠仙岛主,这般做法,可是太血腥残暴了。”水千丞甚至都不敢去看地上的同门。

“谁说本岛主德高望重了?本岛主素来就是个随性之人,高兴了,给人看病,不高兴了,抓一些高手回岛上去虐着玩,德高望重什么的,还是留给这三位长老才是对的。”白沧溟对着三位长老抬了抬下巴,说道。

而此番,凝儿则是在人群中走着,边走边给那些人分发解毒的丹药。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