歃血姐妹

  • 主演:IniDimaOkojie,NancyIsime,DeyemiOkanlawon,GabrielAfolayan,KehindeBankole,GenovevaUmeh,KateHenshaw-Nuttal,UcheJombo,DanielEtimEffiong,KeppyEkpenyong-Bas
  • 导演:未知
  • 地区:尼日利亚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歃血姐妹第一集

慕清月的酒量很好,平时一个人喝一瓶红酒都不会醉,所以她看见那两瓶红酒,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好啊,正好我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什么机会喝酒,今天就跟梦影姐喝两杯。”

原本以为只有两瓶,但两瓶喝完之后,曲梦影见慕清月和韩馨蕴,叶晓彤三人都没什么醉意,于是又叫了两瓶。

两瓶之后,又两瓶。

直到六瓶完了,叶晓彤直接趴在了桌上起不来,韩馨蕴也倒在叶晓彤的身上,慕清月眼睛迷离得看着曲梦影,脸上眼里,明显都已经有了醉态,“梦影姐,说好了就喝两瓶,你怎么让我们喝了这么多?”

为了帮慕清月和曲梦影挡酒,韩馨蕴叶晓彤和曲梦影的助理都没少喝,可以说,六瓶酒里面,她们四个人喝了四瓶还要多,所以曲梦影似乎还没有醉。

“呵……不是高兴吗?”曲梦影见另外几个人都喝醉了,笑着站起来,“哎,我打电话叫人送她们回去吧。”

说完,曲梦影打了个电话给导演,导演立刻派来三个女工作人员,帮着曲梦影一起,把这些人扶起来。

曲梦影扶着慕清月上车,又从 车上下来,最后,她亲自把慕清月送回了房间。

慕清月看见自己的大床,就像看见救星一样,一下扑上去,抱着枕头就闭上了眼睛。

曲梦影去浴室里接了一盆温热的水出来,又拿了毛巾,见慕清月好像已经睡着了,她就试探性的喊了慕清月两声,“清月,清月?”

慕清月闭着眼睛呼呼大睡,似乎没听见。

曲梦影这时,嘴角才勾出一抹阴冷的笑意,走到床边,拿起毛巾帮慕清月擦手,“清月,你真的喝醉了吗?”

“呃……”慕清月哼了哼,把自己的手缩了回来,抱着枕头继续睡觉。

那样子分明是已经醉的睡过去了。

醉酒的人,一旦醉了,就很难叫醒,曲梦影见慕清月这样,总算是放了心。

把毛巾扔进盆里,曲梦影去抓慕清月的包。

慕清月回来,就把包随手扔了,现在正压在她的身下,她也没觉得不舒服,就压着自己的包睡。

曲梦影用力的拽了拽,没能把包拽出来,她皱了皱眉,站起身,一手抓慕清月的肩,一手抓慕清月的腰,忽然用力,将慕清月整个翻了过去,她这才把包拿到手。

打开包,她在里面翻了一下,总算找到了慕清月的手机。

发现手机要指纹解锁,她又很不客气的抓起慕清月的手,一个手指一个手指试着解锁。

最后,慕清月左手的小手指终于把手机的锁给解开了。

“真是个奇葩,手机指纹居然用小手指,也不嫌麻烦!”

曲梦影嫌弃的看了眼床上的慕清月,然后就坐在慕清月的旁边,开始翻着慕清月的手机。

先是短信,然后是微信,她很有目的去找白厉行和慕清月的相关聊天记录,看到白厉行就像宠孩子一样的宠着慕清月,跟慕清月说的那些话,要多甜有多甜,要多亲热有多亲热,她看得眼睛都充满了嫉恨的血丝。

“白厉行!你果然把我给忘了吗?”

曲梦影现在都恨不得直接掐死慕清月算了,她等了白厉行那么多年,居然被这个小丫头钻了空子!

最后,她把白厉行的手机号码输入了自己的手机里,才把慕清月的手机关掉,放进包里。

曲梦影又把慕清月的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把 自己动过慕清月东西的证据消灭之后,才放心的离开。

当房间门 被关上的那一刻,原本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慕清月忽然一个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紧闭的门口,讥讽的笑了一声。

“那点酒就想把老娘灌醉,小看谁啊!”

说完,她转身就找自己的包,然后把手机摸了出来,解了锁之后,把手机检查了一遍,发现什么东西都没丢,这才放了心。

现在时间还早,是晚上十点十五分,慕清月坐在那,想了很多事。

原本她想给白厉行打个电话过去,问问白厉行有没有接到曲梦影的电话,毕竟曲梦影处心积虑把她灌醉,最后拿走了白厉行的手机号码,肯定会迫不及待的就给白厉行打电话过去吧。

但……慕清月转念一想,如果曲梦影没有给白厉行打电话,她现在打过去问,白厉行一定就会觉察出什么。

再说,她今天已经在白厉行耳边提了好几次曲梦影这个名字了,她要是再提,就算白厉行记不得这个人,也会因为她说了这么多遍,而记下来吧。

意识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原本不在意的时候,不管看过多少次这个人,或是提过多少次这个人的名字,他都不一定能记住。

偏偏当自己在乎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在自己耳边提到,意识就会对这个名字和这个人加强印象,从而……真是比任何时候记性都要好的,把这个人和这个人的名字记住。

慕清月才不想白厉行记着曲梦影呢,所以,她只是想给白厉行打电话,但是却没有打。

她拿着手机,悄悄的出门,然后按响了韩馨蕴的房门。

没一会儿,韩馨蕴就清醒的出来给慕清月开门。

慕清月看见她,兴奋的笑了,“韩姐,我就知道,你是装的!”

韩馨蕴一把将慕清月拉进了房间,然后随手就把房门给关上了,“开什么玩笑!我可是娱乐圈第一金牌经纪人,像我这种久经沙场的人,那几瓶酒就能把我灌醉?”

她看了慕清月一眼,笑道,“你装的也不错啊!”

“呵呵……”慕清月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把两只拖鞋一甩,双腿盘着就懒洋洋的靠着沙发,“想把我灌醉,也不看看,我是喝什么长大的!”

从小,慕清月就喜欢偷慕卿书的酒喝,刚开始是啤酒,后来是红酒,再后来就是洋酒,慕清月只要一没事,就抱一瓶酒上楼,躲在房间里偷偷的喝。

慕卿书那时候就老犯迷糊,还以为是慕炎偷来喝得,拿着鸡毛掸子追了慕炎十条街,打得慕炎很没有脾气。

歃血姐妹

歃血姐妹第二集

而窝在沙发中的男人,根本不曾理会李言。

甚至在听到他的声音后,也不再叫骂,屋内只听到李言收拾的声音,还有他因生气而微喘的声音。

李言将屋内有危险,能伤到白胤的碎片都收拾完,就不再动其他。

他走到沙发前,看向面朝里的白胤,低声问:“总有个原因吧,你说说看这次又是谁惹你了,说出来咱们才好解决啊。”

听到这话,白胤终于有了动作。

他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柔美而精致的面容。

可他周身的气场阴冷,面部表情也十分阴狠。

每次白衣你露出这样的脸色,李言都直摇头叹气,白瞎了这么一张脸。

“我不参加这一期的节目,上面有个女人老惦记我,上次被她恶心的不行!”

白胤出声控诉。

听到他说出这个原因,李言一愣,随即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

“我的少爷,你早说啊,你哪个女明星,你说出来咱们与节目组沟通,可以将那人辞退,只有她退出的份,哪有咱们唐耀的艺人退出的。”

白胤没想到李言今天这么好说话,他精致的面容上阴冷消去不少,可眉头只在轻轻皱着。

随即他口中吐出来一个女明星的名字。

李言已经掏出了手机,给节目组的话语权人打电话。

只要是唐耀的艺人,永远不会给其他公司的艺人让路,除非其中有什么隐情。

而且李言也知道,白胤真的是走到哪里,都是让人惦记。

不少女富豪,还有圈内的女明星可都惦记着他呢,若不是他签约了唐耀,说不定早就被人吃干抹净了。

已经与节目组沟通完,得到满意答案的李言,将手机挂断转身看向,已经在沙发中坐起来的白胤。

想着对方别看长相精致,给人一种柔弱邻家盛世美颜的小弟的感觉,可他知道对方是个狠角色。

在他还不曾红的时候,就被人惦记上了,是一个圈内出了名玩小鲜肉的女富豪,对方都给白胤灌了药。

可就是在那劲头上,白胤如同狼崽子一样,冲出了重重包围,却也是落了一身伤。

别问李言为何知道,那时候白胤的狼狈模样,正好被他看到,他顺手就下了对方,之后将其签约到了唐耀。

当然,李言可不是看他可怜,才伸手拉他一把。

他是因为白胤的种种条件,外在的容貌,还有他的歌唱的也不错,这样一个好苗子想要出专辑肯定是有机会的,奈何咩有贵人相助。

而他李言就成了对方的贵人,所以他身边的助理一旦有麻烦,就会来告诉他。

每一次都是如此,只因白胤其还算听他的话。

李言想到几年前的事,不禁摇头失笑。

白胤从来不是个吃亏的主,没有他让人吃干抹净的机会,他会跟对方鱼死网破。

记得有一次他问过白胤,若是当年他没有出手相救,他会如何。

白胤那表情,至今李言还记得,阴狠,凶残,带着视死如归的决绝。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歃血姐妹

歃血姐妹第三集

“你、你、你他妈的懂、懂什么?”老张被那汉子当面这么侮辱,也感觉面子上十分过不去,张嘴就给自己解释道,“你们这是在破坏国际关系,再闹,都他妈的给你们抓起来!闹个几把闹啊!”

毕竟是从体制里出来的人,老张这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话没说几句,大帽子倒是给众人扣上了好几顶。

“你他妈的死汉奸,你这是要找死?”大汉越说越激动,“两个洋垃圾就让你们这群狗日的跪舔了?妈了个逼的,现在可他妈不是后金朝!”这个大汉说的一番话让众人也有所触动,毕竟那段黑暗岁月的屈辱,早已经铭刻在这个民族的集体记忆之中,永远都没有办法抹去,老张对比尔人这般谄媚的样子让众人也想起了当年华夏受到众多列强欺

侮的时候。

这样想着,蹲着的人一个接一个的站了起来,全部都怒视着比尔和老张等人。

“你、你们要干什么?要造反啊!”老张被众人的眼神吓了一跳,酒都被彻底吓醒了,十分心虚的他伸出手,指着众人,色荏内敛的喝道,“都、都给老子蹲、蹲回去,不然后、后果自负!”

“妈的,反正这两个保安也不知道我们的名字,我们就算现在跑了,他们没抓到我们也对我们没影响,大家现在各找一个方向逃跑吧!”人群之中,一个女子大声说道。“我们跑掉倒是没有问题,可是总会有人被他们抓住,这样我们多对不起被抓住的同胞啊,不如我们一起把这两个洋鬼子和汉奸再揍一顿,揍的他们跑不动路,那我们自然就可以安全撤离了,大家觉得我这

个意见如何?”又一个男声响起。

“好主意!就这么办!”立马就有人呼应了。

虽然大部分人今天都是第一次见面,可是此时却是非常有默契的形成了一个包围圈,把比尔霍华德和老张老孔给围了起来。

“你、你们要干什么?”老孔看这架势,心里大呼不妙,举着保安棍,满脸威胁之意。

然而,他们虽然手上有武器,可是毕竟只有四个人,面对这几十个人,他们基本上是没有什么还手之力的。“娘的,老子兄弟俩是小刀会的人,今天有幸和各位相识,为了表示我们兄弟俩的敬意,我们先冲了!”小林大声喊了一句,便和小曹一起冲向了拿着武器的别尔和老孔,只要控制住了有武器的二人,那么

局面就一定是一边倒,而且会减少很多的伤者。

“大家也一起冲啊!”那个一米九的大汉见小林和小曹冲了出去,也大手一挥,一声大喝,自己带头冲了上去。

因为小林和小曹近乎搏命似的冲锋,把比尔和老孔手上的武器给控制了起来,再跟着冲上来的众人几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就轻松的干翻了四个人——一对洋垃圾和一对汉奸。不管比尔抓那保安棍抓的有多么紧,被几个人联手抢夺,他也没有办法继续抓住,被夺走了,而这被夺走的保安棍很快就被用到了他自己身上——他的两条腿遭到了保安棍的猛砸,立刻就感觉双腿又痛又

麻,站立不住,“噗通”一声倒了下去,随后面对的就是众人的腿脚招呼了。

老张、老孔和霍华德的下场并没有比他好多少,老孔手里的那根保安棍被夺下来之后,更是被小曹拿着,连砸了他们三个人的腿,将他们砸到了地上,迎接众人愤怒的攻击。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救命啊!”被打的鬼哭神嚎的老张对着自己佩戴的无线通信设备大声呼救道,然而他的这个设备没过几下,就被众人给踩碎了,成了一堆碎裂的朔料碎片。

王乐乐倒是没有动手,一直站在旁边看,因为她穿的太过清凉,她怕自己动起手来的时候,暴露各种春光,便索性站在原地围观。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几辆黑色的商务车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车门一打开,“哗啦啦”的下来了一堆人。

“这是什么情况?”从车上下来的人看到这么劲爆的群殴场面,略有一点傻眼。

“王乐乐,你没事吧?”叶皓那颀长的身子从车上走下来,走到王乐乐身边,十分严肃的问道。

“叶、叶……姐夫。”王乐乐看到叶皓,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深深的低下了头。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没事儿的,那我就放心了,回头也好向你姐交差。”叶皓打量了她一下,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便对她说道。

“那这……”王乐乐看着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造成的这个现场,有点迟疑的说道。

“放心,这些事情,我会搞定,你上车看着就是。”叶皓走到了她的身前,将她和打作一团的众人隔绝开来了。

“好吧。”王乐乐知道自己这个姐夫有些本事,便也不再纠结,直接上了车。

“豹爷!”正打的不亦乐乎的小曹和小林感觉到被一群人围观,便回过头,然而这样一看,他们便看到了他们心目中的一位大人物,连忙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跟在叶皓身边的撒豹面前。“是你们俩找到了王小姐?很好,很好!”撒豹看到他们两个,脸上也是十分的和颜悦色,让二人受宠若惊,激动不已,“你们俩今天立的功劳可不小,老子一定要重重的奖励你们,说罢,你们想要什么奖励

?”“多谢豹爷,我们兄弟俩一直都很仰慕三位爷,所以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能够跟在三位爷的身边,至于奖励,我们兄弟二人不敢奢望,不敢奢望!”小林明显要比小曹要机灵一点,口头上虽然推辞着奖励,

然而却是一招以退为进,倒是哄的撒豹十分满意。

“哈哈,你们俩小子有意思!很有意思!”撒豹笑着道,“这样吧,从明天开始,你们去总部报道,以后就跟在我撒豹的身边,奖励嘛,也是要的,不过这奖励可不是我来出,而是老子的师父来出。”

“撒豹,他们俩一人赏一万块,你先垫一下,回头我转账给你。”叶皓背负着双手,淡淡的说道。“是,师父!”撒豹十分恭敬的回应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