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角秘势力

  • 主演:麦克·梅尔斯,珍妮弗·桑德斯,杰瑞米·艾恩斯,科甘-迈克尔·凯,郑肯,莉迪娅·韦斯特,GregoryHoyt,DanielBooroff,NicklasKingo,唐纳
  • 导演:蒂姆·柯比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五角秘势力第一集

“不行,你们不能做这样残忍的事情!”

范晓磊再次冲了出去,又被一个保镖一掌推了回来。

其实就算傻子也明白,不可能是蔷薇做的。

谁有这么傻,把自己置身于第一嫌疑人的位置?

就算她要动手,也应该为自己先弄个“不在场证明”才是。

不过为了确定,巫俊还是对她使用了天机眼。

嗡嗡——

姓名:茉莉·西那瓦,女……

翻了翻她今天晚上的影像,果然是没有下毒的机会和动作,除非她能通过自己身体的某个部分来下毒。

比如舌头。

“叔,你们说句话啊!”

范晓磊已经急得快要崩溃了,不仅仅因为蔷薇是茉莉的姐姐,而是杀人这种事,他实在无法接受。

但范彭眼前也没有好办法,他就是个风水师。

风水上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呢,这降头什么的,他更不动了。

于是他问巫俊:“大师,你看……”

“没事,我来吧。”

巫俊说着走到蔷薇面前,轻描淡写地拿来了那个保镖的咸猪手。

那个保镖脸色一变,很想反抗,但又没有勇气。

因为他感受到,这个人的力气好大!

“你要干什么?”英俊哥一脸阴沉地问。

“不干什么,”巫俊笑道,“阻止你杀人罢了。”

“你……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巫俊摇摇头,道:“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你手里那把刀子刺进她的胸口,就是犯了杀人罪。”

“哼,我是为了救张少爷!”

“那就要杀了他女朋友?”巫俊冷笑一声,“你这是什么狗屎逻辑?”

英俊哥好气又好笑,从鼻子里喷了一口气:“好,我不杀她,但我也救不了张少爷。张少爷要是出了事,就是你的责任!希望你能承受得起!”

巫俊瘪瘪嘴,不以为意地说道:“你救不了,不代表别人救不了,你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英俊哥露出一脸“你这句话很搞笑”的表情:“他中的是毒降,除了降头师,无人能解!”

其实张溪泮中的是蛇毒,他是被蛇咬了。

只是咬他的那条蛇很小,而且现在还藏在房间的某个地方。

巫俊暂时不知道这件事,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更新英俊哥的影像,还没有对李圣翰以及这些厨师、女佣和保镖使用天机眼。

刚才就说过了,找凶手不急,反正跑不掉。

“不,你错了,”巫俊说道,“张溪泮不是中了降头。”

“那是什么?”

巫俊想了想,道:“他就是感冒了。”

啥?

感冒?

你家感冒会眼睛充血、皮下出血、浑身抽搐、意识模糊……等?

你这怕是外星人感冒哦!

“这位客人,”李圣翰这时跳了出来,“我不知道你是谁,但请你让开!现在我们要救我家少爷!”

说着他对三个保镖使了个眼色,三人立即拿出漆黑的手枪。

这东西在这里,还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

“如果你执意要阻拦我们,”李圣翰说道,“我只能代表我们家老爷,对你说声对不起了。”

看到手枪都拿出来,包括范彭在内,大家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这可是真家伙啊,手指一动就要人命!

不过巫俊看都没看这些手枪一眼,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扛得住子弹,但他相信,这三个人在自己面前,根本没有扣下扳机的机会。

他朝李圣翰走了两步,问:“你确定,你能代表张谷明?”

“为什么不能?老爷已经让我全权处理!”

“是吗?”巫俊笑着拿出手机,“那我现在就给他打个电话怎么样?”

李圣翰脸色变了变,显得很不自然地回道:“你……不用麻烦,我们现在必须尽快把少爷救回来……”

“一个小感冒而已,”巫俊又向前逼近一步,道,“用得着这么紧张?”

李圣翰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英俊哥拦了下来。

他再次打量了巫俊一次,眼神里意味不明。

他也看出来了,巫俊才是这伙人的中心人物,他本以为范彭才是。

不过这对他的计划没有什么影像,中了那种蛇的毒,除非在两个小时内,注射血清或者服下解药,根本就没有办法解救。

至于这人说他是什么感冒,纯粹就是个笑话而已。

“如果只是感冒,那你是不是能把他治好?”

“当然可以。”

“哈哈,好,”英俊哥笑了起来,“要是你能把他治好,我……”

“你怎么样?”巫俊紧逼问道。

“我给你磕头!”

“不稀罕。”

巫俊摇摇头,突然看到张溪泮的房间里,放着一个很大的榴莲。

他不知道为什么张溪泮要把榴莲放在卧室里,不过他有了主意:“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你说。”

“如果我能把他的感冒治好,你就当着我们的面吃一整个榴莲。”

“哼,有什么不敢?”英俊哥冷笑一声,“要是你输了,你也要吃一整个,带壳一起吃!”

“还有这种吃法?”巫俊笑了笑,道,“那我也加个条件,要是你输了,我不让你吃壳,也不让你吃凉的,你烤着吃吧。”

英俊哥咬了咬牙,最后狠心从牙缝里憋出一个字:“好!”

反正他不会输。

张溪泮中的这种蛇毒很罕见,他都是好不容易弄到的,相信血清和解药更加稀少。

他不信这个华夏人,会有这样的东西。

巫俊当然没有血清或者解药,也没有无根水,那个大葫芦背着不方便。

但他有天师丹,还有健康符。

而他和英俊哥打赌吃烤榴莲,也并不是为让他闻那个味道。

他只是觉得这个榴莲太奇怪了。

但如果他亲自动手把榴莲打开,就找不到凶手是谁。

所以他才废了这么多话,目的就是想看看,让英俊哥亲手打开榴莲的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从而推断谁是凶手。

当然,其实天机眼一下就能看透真相,但他觉得靠自己的智慧找出凶手,才是最棒的。

于是他走进房间里,抓起张溪泮的手臂。

为了保险起见,他拿出了刻绘健康符的刻刀。

“治疗感冒这种小病,在我们华夏根本不用吃药,推拿一下就好了。”

于是借着被子的遮挡,他在张溪泮手臂上快速地刻绘健康符,在其他人看来,就像是在推拿。

几分钟后,健康符刻绘好了,银光一现,迅速进入张溪泮体内。

不到半分钟时间,张溪泮所有的症状都消失了,并且虚弱地睁开了眼睛,疑惑不解地看着胸口被撕开的睡衣,还有门口的一大堆人。

“发生什么事了?”

“溪泮!”

蔷薇一下子就扑了上来,哭得梨花带雨:“你没事了!太好了!”

除了范彭叔侄两人,其他人都像见了鬼似的,一个个长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

张溪泮可是中了降头啊,结果推拿了几下,真的就完全好了!

这是降头啊!

不是蒜头!

还是说,他刚才真的只是感冒了?

“不可能!”

英俊哥大步冲了进来,扳着张溪泮的肩膀左看右看,但事实证明,这就是个完好无损的张溪泮!

“你……你到底用了什么邪法?”

“邪法?”

巫俊心道这家伙还真是恶人先告状,你要杀人取血才是邪法好吗?

“宗拉维蒙先生,”巫俊说道,“现在,你是不是该履行我们的赌约了?”

英俊哥脸色一变,猛地向后退了几步。

巫俊拎起旁边的大榴莲,一步步朝他走去,然后塞进他的怀里。

“李管家,麻烦你弄个火上来!”

这……李圣翰有点为难了,真的要烤着吃啊?

这样的话,整个房子里的人,今天晚上怕是不要想睡觉了。

“榴莲,我会吃!”

英俊哥抱着榴莲就想走,结果被巫俊一把按住肩膀。

开玩笑,马上就是揭开谜底的时刻,还能让你跑了?

“就在这里吃吧。”巫俊笑着说道。

英俊哥脸色再变数次,有愤怒,但更多的是惊恐。

因为他感受到了肩膀上,传来了强大力量。

这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年轻人,一只手就像钢钳,紧紧夹住他的肩胛骨,让他丝毫不能动弹。

“好,我就在这里吃。”英俊哥狠狠心说道,“但烤的……吃生的行不行?”

巫俊从他眼里,捕捉到一丝狡诈和阴狠。

这家伙想耍诈,看来这个榴莲里,应该没有什么好东西。

“算是放你一马,你就吃生的也行。”

英俊哥慢慢转过身,把榴莲放在地上,用力一拍。

只听咔嚓一声,榴莲很轻易地裂开了一条大缝,一条细小的蛇,像幽灵似的从里面钻了出来,直袭巫俊面门。

果然!

巫俊心里一声冷笑,眼疾手快,轻描淡写地一把抓住小蛇的尾巴。

虽然他有点发怵,但不代表他真的会怕。

但是,很明显他十分不了解蛇这种生物。

以前他只是听说,抓蛇要抓尾巴,但不知道抓住尾巴之后,要么用力抡起来,要么不停地抖动,这样蛇才没有力气回过头咬你。

所以那条细小的蛇,在空中张开了大嘴,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而且还是大动脉附近。

他只感到颈部一阵冰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喷在他的皮肤上。

同时,英俊哥眼里露出阴冷的笑意,就像一条阴狠的毒蛇。

巫俊皱了皱眉,有点恼怒地把小蛇揉成一团,重重地扔在地上。

MMP,一条小蛇就想破防?

五角秘势力

五角秘势力第二集

郁倾尘观察着言心茵的俏脸,对于他有没有女朋友,她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妈妈都没管我,怎么轮到你了?”郁倾尘不动声色的撤回了言心茵身上的眼神。

郁凝芙乐开了花:“妈妈可有操不完的心,你大哥和二哥都没着落,自然是落不到你的头上,你就偷着乐吧!不过,我们家星睿有喜欢的人了吧……”

她说着时,看着言心茵。

言心茵没有说话时,郁倾尘就解围了:“他小小年纪喜欢什么?他大舅和二舅的婚事都没解决呢?”

郁凝芙可看得开,“如果星睿早点结婚生子多好啊,我就可以早点抱孙子了,然后这孩子的年纪还大过你们三兄弟的孩子!”

“那有什么用?我们三兄弟的孩子,还是星睿孩子的长辈!”郁倾尘哼了一声。

“切!我说不过你!”郁凝芙望向了言心茵:“心茵,你都不说话?”

“心茵可能是上班累了,也有可能是说话比较少,哪像你中年妇女话很多。”郁倾尘句句都在维护着言心茵,“菜上来了,我们先吃。”

言心茵知道,郁倾尘一直都在为她着想。

她淡淡一笑:“听你们两姐弟聊天,跟听相声似的,也挺有趣的。”

“那是,你有空去北京,见到我们家爷爷和爸爸、妈妈,还有我其他两个兄弟,保证你在看小品似的。”郁凝芙开心的笑道。

言心茵看得来,郁家是一个开心幸福的大家庭。

三个人开始吃晚餐,大龙虾、大螃蟹、鲍鱼、九节虾等等非常丰盛。

郁凝芙打了个饱嗝,“你们先吃,我去一下洗手间。”

二楼的雅间里,每间房都设有洗手间。

她关上门后,餐桌上只有言心茵和郁倾尘二人。

他侧头看着她,眼睛一眨也不眨。

言心茵自动忽略掉,继续剥着虾来吃。

她和他现在……就像是两条平行线。

谁都沉默着,就不会交集。

他忍耐心重,她也不差,否则她怎么可能年纪轻轻就是能力首屈一指的医生。

好在郁倾尘只是近距离的温柔的看着她,并无其它意思。

让她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无论她怎么说分开,都是她单方面的意思。

只是,郁凝芙怎么去了那么久?

其实,不是她去的久,只是她和他单独相处,是度秒如年罢了。

门把“咔嚓”一声响。

郁凝芙从洗手间走出来,郁倾尘也收回了言心茵身上的目光。

郁倾尘的手机有响声,他看了后,道:“姐,姐夫喝了点酒,叫你去照顾他!”

“他不是跟我保证了不喝酒的吗?”郁凝芙拿了手提袋,风一般的跑掉了。

雅间的门“砰”一声关上后,郁倾尘的嘴角愉快的向上一弯。

“你故意支走她?”言心茵瞪了他一眼。

耍这点小心计,对于一个特种兵中队长来说,小菜一碟的吧!

郁倾尘双眸温柔如水的看着她,被她看穿了,他也不恼。

“最近还好吗?”他轻声问她。

最普通的问候,希望不要给她造成压力。

五角秘势力

五角秘势力第三集

韩右厉听到这话,眯起了眼睛:“我负责!”

医生听到这话,纠结的看向了他,还想要劝说,却到底还是松了口气。

许悄悄在旁边听到我负责三个字的时候,就震惊的看向了韩右厉。

却见韩右厉的脸上,是少有的决断和决然。

他的眼神,盯着手术室的方向,没有丝毫的退步。

这一刻,至少这一刻,许悄悄对韩右厉生出一种佩服的心态。

医生叹了口气,看向护士,“好,去看看手术做到哪里了,能不能终止。”

护士点头,扭头,正要往里面走,却忽然发出了一道声音:“咦?”

这话一出,众人齐刷刷扭头,就看到冷彤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她从里面走了出来。

许悄悄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眼睛一亮,立马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冷彤,你,你手术这么快就做完了?”

这才刚过去十分钟!

冷彤听到这话,摇了摇头。

面无表情的脸上,带着苍白,她看向韩右厉,开口道:“二哥,这个孩子,我决定留下。”

所以,在护士为她将麻醉针扎好以后,她在那一刻,忽然间恐慌起来,一把拔掉了针头,坐了起来。

再然后,她就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

许悄悄听到这话,激动地热泪盈眶。

是啊!

他们这么多人,谁想要保住,谁想要留下这个孩子,都没有办法,只有冷彤这个母亲可以。

她开口道:“宁邪是有苦衷的,冷彤,我刚给大哥打了电话,他在来医院的路上,我们等等,等他告诉你,宁邪会有什么苦衷。”

冷彤听到这话,眼瞳一缩。

她垂下了头,然后苦笑了一下,“不用了。这个孩子,跟他无关,是我自己的。”

说到这里,她就看向韩右厉:“二哥,我们走吧。”

许悄悄听到这话,想要说些什么,可这是冷彤的决定,她什么都没说。

他们三个人,一起下了楼,来到了停车场。

冷彤回头,看了一下医院,又扭头,看了一眼韩右厉。

韩右厉就笑了,伸出了手,摸了摸她的头,旋即开口道:“彤彤,我说过,你想要留下这个孩子,我会把它当成亲生的看待。以后,我就是孩子的爸爸。”

冷彤听到这话,点了点头。

她咬住了嘴唇,笑了起来。

回头,正要上车,却见许沐深那一辆专属的车辆开了过来。

冷彤与韩右厉一下子站在原地。

车子停下,许沐深从车里走下来。

许悄悄看到他,心脏骤然一缩。

此时此刻,她没有这么长时间,乍然见到许沐深的紧张与难过,只是看着他那一脸的严肃,心里忽然间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一步一步,慢慢的来到了冷彤的面前。

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第一次出现了欲言又止的情况。

他的嘴唇动了动,攥紧了拳头,最终缓缓开口:“刚得到准确消息,宁邪在执行任务时,为国牺牲。他的遗体,将会在三天后,送回S市。”

PS:有事儿出门,所以先更四章,剩下的晚上更,最晚八点~爱你们,么么哒!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