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瞳

  • 主演:张垒,白雪云,石兆琪
  • 导演:侯明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7
江沪生(张磊 饰)是一名刑警,他和队员李芸(白雪云 饰)互为搭档,两人配合十分默契,联手解决了许多疑难大案。某日,江沪生接到了曾经的初中同学茅娜(薄雷 饰)的电话,茅娜如今在一间养老院里当护士,茅娜告诉江沪生养老院里近日里出现了灵异事件,希望江沪生前往查看。   事件的真相尚未水落石出,茅娜就横死街头,李芸亦遭到袭击,一切的证据显示,养老院宁静表象之下,必有犯罪分子作祟。经过缜密的推理和调查,江沪生发现这里发生的一切,而二十年前一宗未破的悬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神出鬼没的野兽、袭击偶像的疯狂歌迷、阴风阵阵的夜半歌声,在一个又一个诡异的现场,都能看见江沪生和李芸的身影。

深瞳第一集

过了很多天后,蓝清川仍对欧彦哲那一番话心有余悸。

那时候的男人又逼近几步,直直地将她逼近到退无可退,直到腰部接触栏杆,她的姿势吃力,背部依然超出栏杆,外面看来有一种腾空又危险的感觉。

欧彦哲不放过她,两人的距离咫尺之间,他勾出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在她讶然之际逼近,吻上的她的唇。这样的距离,足以看到她眼里的震诧异,戒备,防范以及不适感。她无法忍受,却推不了他,被紧紧所在他怀里。

蓝清川听他说,“我其实想要的是这样,吻你,不仅仅是额头,唇边,手背。”

他一双沉蓝的眼是他生得最好的地方,纯粹的颜色,又是绝佳的伪装,蓝色深沉,就像远方的天,就像深海的水。

“我已对你许下诺言,我要索取相同的分量,我等不了,cherry。”

他高高在上,他对她势在必得。

蓝清川从他那双沉峙讳莫的眼睛里读到了这个讯息,几乎让她不寒而栗。他以上位者和支配者的姿态对她说:“你是我的。”

他身处高位,哪怕面上再怎么柔和温文,也掩饰不了内里的霸道张扬,似乎他本该如此。在他所受的教育里,强取豪夺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并不重要。他并不在乎蓝清川的感受,也不在乎这是否让她不适,让她难堪。

蓝清川越发冷漠,她冷声对他,“我是一个个体,欧先生,我是一个人,我不是你的,不是一个物品。”

“请你收回你刚才的话。”

至于欧彦哲当时的回答,那已是后话。

红枫开遍的时候,蓝清川披上了嫁衣。这天的天气明朗,空气中都透出一股甜蜜的芬芳,其中尤是桂花的味道最为浓厚。

蓝氏大庄园里,种了很多桂花树,如今花都开了。

今天她睡了很短的时间,自凌晨便开始梳妆,按照大庄园的传统,嫁女有很多繁杂的事项。她不知道母亲出嫁时是如何,大概境状是相同的。

她被围在中间,一群人对她上下其手,从头到脚,她不堪其扰。

这场婚礼,自始至终,她的舅舅蓝元礼都是不满意的。

他半月前才回,还未有充裕的休息,便开始着手她的婚事。虽说欧彦哲不让他满意,可蓝清川却是他最亲的人,在她嫁过去以后,一切必需品都是他亲手准备的。

至于嫁妆,他可以将整个蓝氏都给她。

让他觉得麻烦的是,方逾钟在蓝清川婚礼中的位置。他对这个男人不喜,即便是蓝清川的父亲,父女也没有多大的情分。可方逾钟健在,又不能不安排。

他去问了蓝清川的意见。

她沉默良久,还是点了头。在经历这么多事情以来,对于方逾钟,她的父亲,她心里已经不知是何种滋味。这个男人对她,不像是对女儿,更像是一个下属,一个需要带携的后辈,可又不全是这样。他暗下做了很多事,从她失踪,从她遇害,到蓝氏危机,他都下过力,对于憎恨已久的蓝氏,也没有趁势打击。

他是狠心又手软的,分外奇怪的一个男人,对她,可能是心有愧疚,也可能是碍于血缘。但不管如何,他绝对是不会害她。

蓝清川宁愿他是一个局外人,一个旁观者,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这样,就不会执拗于十来年前那段往事,也不用憎恨一个人毁了她的母亲。

她母亲蓝元歌的悲剧,就是源自婚姻。而现在,她走到了这一步。

她与舅舅,甚至是方逾钟,都是心知肚明的,这场婚姻,只为利益而存。

深瞳

深瞳第二集

沙鹰的威力恐怖如斯!

虽然我在司空哥那里练习了很久,但从未用这种枪实战过。这时第一次用它灭敌,那种撕裂的画面感让我血液沸腾!

不过这还不算完,接近我们的敌人可不止一个。我只是一转头,已经发现百余米外的草丛里出现了六个敌人,其中三个转身向莫妮卡他们冲去,另外的四个冲一边点射,一边向我和鹰眼这里冲来!

娘希匹,真特么能藏!

生之力迅速集中在双眼上,那种不算熟悉的感觉再次出现,眼前的一切有了一点点的减速!

“砰砰......砰砰砰!”另一支枪也被我取出,双枪齐射下,大号的子弹犹如长了眼一般,迅速向要偷袭莫妮卡等人的暴徒射去。

而就在这时,清脆的爆裂声也同时在我身边响起,甚至我感觉到一道极速热流擦着右耳飞过,那炙热的灼烧感,吓的我差点从树上掉下去!

“砰砰......砰砰......狗娘养的,差点要了我的命!”只是几次双发,冲过来的敌人全都倒下,再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

我仔细的将周围扫视一遍,在没有发现新的敌人时才向村落那边看去,这才看到莫妮卡等人已经占据了小村,似乎正在挨家挨户寻找落单的残余暴徒。

“鹰眼换位,到村子这边来,山归队!”莫妮卡的的声音适时响起。

我和鹰眼快速收拾一下,从树上爬下。这时鹰眼突然朝我屁股上踢了一脚,咧嘴笑道:“下一次仔细点,咱俩差点完蛋!”

我一听就有点尴尬,刚才只顾着想要灭掉那个虐杀平民的暴徒了,结果忘了观察保护他。但现在可不是通讯静默,鹰眼你说的所有人都能听到好不好......

两人不再废话,迅速向队伍所在的地方蹿去。等到了众人聚集的地方,莫妮卡便安排几个人在周围警戒,然后带着我和红毛鬼进了一间房屋。

刚一进去,我便看到在屋子地上躺着四五个俘虏,人人带伤却一时半会死不了。而站在他们面前的,则是嘴角缝合的恶魔......

我看倒了恶魔手上的匕首,也看到了他眼中的神色。他冷漠的看着几个俘虏,那感觉就像在观察几头牛羊,在考虑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下刀屠宰。

这是要逼供么?我可以预感到接下来的场面很可能会非常血腥,但就在我皱眉时,我发现莫妮卡瞟了我一眼。

“怎么了?”

“你害怕?”

我咧嘴笑笑反问道:“我为什么害怕?”

莫妮卡轻哼一声抱起双臂,看向那几个俘虏:“你刚才看到恶魔的匕首时,眼神挪开的很快!而一名合格的佣兵,即便是看到自己的肠子流出来,也要盯着肚子将它塞回去!”

没等我说话,恶魔冷笑起来,回头冲莫妮卡伸了个大拇指,然后看着我舔了舔那裂开又被缝合的嘴角,模样相当变态。

我本来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我发现在这个队友面前说什么似乎都是白搭,所以我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这时他蹲在几个被绑了手脚的暴徒面前,向一边的长尾猴说道:猴子,问他们的老巢在哪里?

一边的长尾猴依言询问,可躺在地上的五个俘虏没一个开口。

“啧啧......真是有趣,我就喜欢这样的!”恶魔看到眼前的情形并没有挫败感,反而两眼睁大,似乎更加兴奋。

他再次舔了舔那缝合的嘴角,一边跪下压在其中一个人的双膝上,一边说道:“山,你们华国在古代曾有一种刑法,叫做凌迟。据说执行刑罚的人,要对犯人千刀万剐才可以。我原来觉得那太夸张了,因为人根本挨不到一千刀就会死去,或者因为失血过多,或者因为神经性死亡。”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对我说这个,但我能肯定,他说这个绝对不是好事!

这时他继续道:“后来我专门研究了凌迟三四年,还专门到华国去搜寻各种关于凌迟的资料和记录。在我反复钻研下......我竟然发现这是一门顶级手艺!你知道吗,那种用刀的功夫有两个重点,一是角度,二是速度!速度越快越好,角度不能太小......像这样!”

他一边说一边挽起那个俘虏的裤腿,就在他话声刚落时,匕首飞速从暴徒小腿边划过,一片薄薄的皮肉直接飞起,过了几秒,那血才渗出来!

我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忍不住出声道:“这......”

“这什么?残忍?”莫妮卡并没有看我,只是嗤笑一声,“你别告诉我,刚才那个女人、孩子和男人被杀时你没看到。难道那样对他们不残忍吗?至少长恶魔还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只要他们回答问题就会弄死他们!他们还能活下去!可谁给那一家三口选择的机会了?他们只不过是列行公事的问一句,然后用屠杀来满足他们的权威和快乐!”

“收起你假惺惺的仁慈!对敌人,永远没有仁慈两个字可言!”

莫妮卡又补上一句,然后走到魔鬼身旁拍了拍,伸手要过他那把还未沾血的匕首扔在我脚下。

我不明所以,却听到她继续道:“我现在

以队长的名义命令你,去给那个该死俘虏来一刀!”

“......”一万头草泥马从心头奔过,我没想到莫妮卡竟然要求我这样做!

不过想起那一家三口的惨死,还有杀俘场的画面,我还是捡起匕首向俘虏走去。

可当我走到这个正在浑身打颤、汗如雨下却不肯开口的俘虏面前,我还是发现自己的刀下不去!

他们很坏,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我绝不想像他们一样,变成一个没有自己底线的战争机器!

我是李三栓,我不是刽子手,我更希望按照自己的规则来做!

“当啷!”匕首被我扔在地上,我转过身看向莫妮卡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上,我做不到你的要求,如果你决定让我离开,我没有怨言!”

“山,你懦弱了,这是一种艺术,一种伟大的......”

“魔鬼住嘴!”莫妮卡直接打断魔鬼的话,直接转身离开了屋子。

她这是什么意思?默认了我的选择,还是要在随后才进行处罚?可不论结果如何,我都无法呆在这个让人窒息的屋子里。

等我走出简易的木房门,里面立刻传来了凄厉的惨嚎,那声音听上去让人头皮发麻!

几分钟后魔鬼从屋里出来,他身上滴血不沾,连手里那把匕首都干干净净,像是从没用过一样。

可看着他兴奋的表情和极快的走路节奏,显然里面发生的一切都会让人做噩梦......

最后一个俘虏在看到其他人惨死后,吐露了实情:这个小村落里一共来了四十二人,在他们的老巢还有六十七人驻守,并且他也说出了老巢的地址。

莫妮卡听到消息后一言不发,拎着枪走进房子,一声枪响后那里不再有惨嚎传出。

“刚才我们已经清点过,这里没有一个人逃脱!但我们不能大意,对方在联系不到这一队人后,随时有可能过来查看。所以再给大家五分钟休息时间,立刻启程!”莫妮卡说完便取出军用地图和指北针,开始在地图上写写画画。

就在这时红毛鬼走过来将我搂到一边,掏出一根香烟点着,硬生生塞进我的嘴里:“山,这下你应该知道魔鬼这个绰号的由来了对吧?不过我可不希望你跟着他学那种变态的手法,虽然你以后肯定会的,但......谁知道呢,我总觉着你与众不同,也许你会和我们不太一样的。”

红毛鬼并没有停下的意思,闭上双眼坐下,扯开迷彩服继续道:“其实你应该懂,每个集体中都应该有一个魔鬼这样的人,冷酷无情,甚至有点变态,严格的执行每一条命令。不过有一个就足够,有两个,那绝对让人反胃。”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他的意思,可我并不想就此多做评价。

红毛鬼看我沉默的样子笑了起来:“像我们这样的佣兵团队,最关键的一点要配备多样化,比如长尾猴他善于侦查,鹰眼善于狙击和远距离火力支持,又比如我就像润滑剂一样调节队内气氛,而像金刚那家伙,则是咱们队中最好的移动负重机器,你要是觉得累,完全可以将自己的武器和背包交给他。”

听到他把自己称为润滑油,说的还蛮形象,我不由笑了起来。

不过挺他说金刚可以背负我们的行装,我有点不信:“那样会不会累死金刚?要知道咱们的枪械和背包也不算轻,而且那家伙还抱着249机枪,几十斤重的玩意并不轻松!并且我看咱们的任务都是长途跋涉,每增加一点重量,那就很要命!”

红毛鬼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对于金刚那种变态来说,不存在这个问题。”

“人种?基因优势?也许对于非洲人和欧美人来说,要占一些先天优势。”

红毛鬼头都要摇成拨浪鼓了:“不不不!那是你没见过,我们曾经和华国的边境军人照过面,他们的耐力和力量绝对是后天锻炼,不输给我们!”

我一听愣住了,没想到这支佣兵队居然还跑到过华国边境。

正准备问他,可刚好来了尿意,便挥挥手让他等下讲,转身看了看朝房角后面跑去。

等我冲过去边立刻解裤带准备放水,但就在我刚刚开始时,却感觉有人在旁边盯着我。

转头一看,只见莫妮卡正蹲在一个木推车后,裤子褪到了小腿上,而她脚下的土地一片水渍......

深瞳

深瞳第三集

云心雅语气不满,叨叨个不停,一副看白眼狼的表情望向云以婳。

云以婳此时此刻的心情真的可以用一言难尽来形容,清冷的脸上隐隐有抓狂的迹象。

云心雅毫不客气的将手里的一个行李箱推给了她,仰着下巴,一副女王般的架势和语气,“给你个机会帮我拉一下箱子,你应该感到无上光荣。”

我呸!

无上光荣?是你自己无比想要偷懒吧!

云以婳在心里默默吐槽,最后还是无奈伸手接过云心雅推过来的行李箱。

当苦力还不能抱怨一下么?

两人拉着行李箱朝大厅外面走去,云以婳一直谨慎留意着周围的动静,心下思量到底又是什么人开始出来作祟了。

云心雅发现她一直神色不安,并没有和自己说话的打算,“你怎么了?感觉你从刚才就一直怪怪的?”

“没事,只是最近烦心事特别多有些累。”

云以婳拉着行李箱,眼神四处打量,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云心雅以为她是因为最近刚和裴世寒取消婚约,情绪上还没缓过劲来,才会这样,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前几天的报纸我看了,你和那个渣男把婚约取消了,这么些年了,你当真舍得?”

云心雅试探着开口,不敢过多的深入,怕惹得她更加伤怀。

“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与他原本就不该有什么交集的。”

听到云心雅的话,知道她误会了,急忙解释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云心雅有些不解的看向身旁表情严肃的女人。

“字面上的意思,我之前不是跟你提起过,我为什么一直不抗拒不排斥江爷爷帮我定下的这门亲事,原因是我一直认为当年从火海里把我救出来的是裴世寒。

可最近我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执着都是错误的,当年根本不是他救了我,还冒充救了我的人,让我欠下这么大的一个恩情。”

云以婳语气里全是对裴世寒的鄙夷和不屑,不说还好,这一说就更来气,握着行李箱的手不自觉收紧,眸底的郁结倾泻而出。

“原来是这样,那你这次和他解除婚约岂不是瞬间解脱了?”

“或许吧?”

云以婳嘟囔一句,脑海里顿时出现了苏锦宸那张冷若冰霜、不染纤尘的俊脸。

因为她现在又被真正的救命恩人给缠上了身,而且誓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这让她好生烦恼。

女人有些苦恼的微叹了口气,和云心雅一起走出了大厅,室外的温度很低,这个时间点,想要搭上出租车倒还是挺方便。

云心雅拖着行李箱,刚想伸手拦车,一辆出租车就在她们面前停了下来。

云以婳有些不放心的朝车内看了一眼,只有司机一人,就算他是任何居心不良的人派来的,自己对付他一个还是绰绰有余了。

“赶紧上车,发什么愣啊?”云心雅催促着开口,面上一派焦急,生怕车跑了似的。

云以婳来到车后,打开后备箱,将手里的箱子放了进去,又接过云心雅的箱子一起放了进去,才绕到车旁,坐了进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