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梯之间

  • 主演:科林·费尔斯,托妮·科莱特,迈克尔·斯图巴,朱丽叶·比诺什,帕克·波西,苏菲·特纳,戴恩·德哈恩,奥黛莎·杨,罗丝玛丽
  • 导演:安东尼奥·坎波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阶梯之间第一集

慕金凝才刚尖叫着转过头。

眼前突然间有白色的光芒一闪,一只通体雪白的匕首,寒气森森的抵上她的脖子。

紧接着,一抹森冷如地狱煞神的声音,从耳边响了起来。

“慕金凝,本小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己说一百声“我是贱人”,然后立马滚出这片树林。”

她骂她骂的很过瘾是不是?

那好…

那她就让她好好过瘾一次。

不过这次谩骂的对象……

不好意思,是她自己。

慕倾染眸光森冷的转头,环顾了一眼身后的楚宁和慕阑珊。

慕阑珊这会儿正捂着脸呆愣在原地,明显还没从刚才,那一连串响亮的耳光中回过神来。

楚宁双目紧闭的躺在地上。

当听到慕倾染的话时,身体顿时以肉眼可见的幅度一僵,原本才打算睁开的眼睛,再一次紧紧闭了起来。

说一百句“我是贱人”…

这种话,她可是打死也说不出口。

这种时候,还是自保为妙。

楚宁闭着眼睛装死中,身子不动声色的偷偷朝大树后面缩了缩。

那点小心思,当然瞒不过慕倾染的眼睛,

敏锐的捕捉到楚宁的小动作,慕倾染在唇角噙起一抹冷笑。

呵。

她醒的倒是够快。

慕金凝明显也看见了楚宁的动作。

一时间,一张娇柔可人的脸,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起来。

“倾染姐姐,再让她自打一百个耳光。”

笑嘻嘻的看着慕金凝,突然变得铁青的脸色,君景焰在一旁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叫着怂恿道。

“我同意。”南宫游笑眯眯的点头。

“好,那就再自加打一百个耳光、骂一百句我是贱人。”

把目光从楚宁身上收回来,慕倾染含笑着点头。

“现在,开始吧。”

慕倾染握着手里的雪刃,眸光森冷的挑了挑眉张口。

“嗷嗷。”

一旁,小白十分赞同的干嚎了两嗓子。

“你这个小畜生,给我闭上嘴。”

转头狠狠的瞪了小白一眼,慕金凝气急败坏的咬着牙,双眼几欲喷火。

混账东西…

现在连一个小小的畜生,竟然都敢骑到她的头上来了。

“嗷嗷。”

听到慕金凝嘴里的谩骂声,小白怒了。

通体雪白的身体一躬,腾空迈开四条蹄子,毫不含糊朝慕金凝脸上招呼过去。

“嗷嗷嗷嗷嗷。”

半空中,小白在嘴里发出一连串生气的嚎叫声,愤怒的抬着脑袋。

这个丑女人竟然敢骂它是小畜生?

嗷……

小爷它今天,一定要抓花她的脸。

小白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速度却异常的快。

只见半空中白光一闪,小白已经来到慕金凝面前。迅速亮出两只锋利的爪子,直直朝慕金凝脸上抓去。

“啊……”

看着眼前那越来越近的利爪,慕金凝顿时在嘴里发出一道惊恐的尖叫声。

她的脸…

这个小畜生,竟然要毁了她的脸。

慕金凝双眼惊恐的睁大。

紧张中,感觉自己的身子就像是被让人定住一样,全身上下都紧绷的无法动弹。

眼前寒光一闪。

紧接着,慕金凝感觉脸上突然间一凉。

“小白。”

就在小白锋利的爪子,马上就要刺破慕金凝脸上皮肤的时候。

慕倾染突然间伸手,迅速把它捞回了怀里。

即使如此,慕金凝脸上仍然留下五个鲜红的血点,有鲜血缓缓渗透而出,看起来煞是骇人。

一旁,慕倾染表情严肃的低头看了怀里的小白一眼。

这个小东西…

谁允许它自作主张乱跑的?

它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要是反而被伤到怎么办?

尽管如此,慕倾染倒是有些惊讶它的速度。

即使她现在已经达到了青阶,竟然还是看不清小白掠出去的速度。

“嗷嗷。”

迎上慕倾染责备的目光,小白抬起脑袋,朝她软软的叫了两声,使劲拿头蹭了蹭她的胸口。

凶兽一秒变萌宠。

慕倾染无语的看着它那副撒娇卖萌的模样,嘴角微微一抽。

重新抬头看向慕金凝,手里握着的雪刃一紧。

“慕金凝,刚才的话,别让我再重复第二遍。”慕倾染声音森冷的出声。

“慕倾染,你这个贱人休想侮辱本小姐。”

感觉到抵在自己脖子上那只冰冷的匕首,慕金凝后背僵硬的大声尖叫道。

让她自打一百个耳光、还要说自己是贱人?

做梦。

慕金凝紧紧的咬着牙,气的浑身上下直哆嗦。而脸上被刚才那个小畜生一碰,竟然火烧火燎的疼了起来。

慕金凝想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镜子照照自己的脸。

可是脖子上那只冰冷的匕首,就像是跗骨之疽一样的紧贴着她的皮肤,不管她怎么动都无法摆脱开。

“侮辱?”

慕倾染突然间笑了。

“本小姐就算是侮辱你又怎么样?”

她平时一口一个贱人,叫的还少吗?

慕倾染把玩着手里的雪刃,冷然出声。

“慕金凝,自打耳光还是挨刀子,你自己选。”

说话间,手里的雪刃猛地一翻。

锋利的刀刃刺破慕阑珊脖子上面的皮肤,一抹鲜红色的血液顺着刀身快速渗出来。

感觉到自己脖子上传来的剧痛,慕金凝的脸色终于变了。

一张娇柔可人的脸上一白,全身上下不由自主的剧烈哆嗦起来。

“慕、慕慕…慕倾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告诉你,我的老师可是药王风池大师,你如果伤了我,老师绝对不会放过你。”

慕金凝结结巴巴的高声尖叫道,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惊恐。

这个贱人怎么敢…

她怎么敢这样对自己?

“药王?那是什么东西?”慕倾染不屑出声。

“慕倾染,你大胆。”慕金凝厉声尖叫道。

“呵。”

慕倾染冷笑一声,抵在她脖子上的雪刃又是一紧。

有这样的学生…

想必老师的人品,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慕金凝,最后一遍,自打耳光还是挨刀子?”

慕倾染的语气徒然一寒,眼底闪过一抹森然杀机。

“慕倾染,你这个贱人敢……”

慕金凝不可置信的大声尖叫道。

嘴里的话还没说完,慕倾染已经迅速翻手,手里白色的雪刃一闪而过。

噌!  一道血痕,迅速划上她白嫩的脸颊。

阶梯之间

阶梯之间第二集

第七百七十章黄泉路上潇潇洒洒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杨潇坏笑一声:“你们知道什么是猪吗?”

“什么是猪?大哥,你这什么意思?”史祥诧异道。

而杨潇盯着众人嘿嘿直笑,眼神中充满了关怀智障的眼神。

史祥恍然大悟,合着眼前这小子在骂他们是猪。

“妈的,小子你耍我们?”史祥一听,瞬间勃然大怒。

“干他,给我干他,给我干死他,妈的敢耍老子,我非得弄死他!”

砰!!!

史祥刚吼完,杨潇右脚化作一道残影狠狠踹在了史祥裆部。

次奥!

吉祥物遭受重创,史祥哀嚎一声,他双膝跪地,然后身躯瘫软在地面上蜷缩着身子犹如虾米般瑟瑟发抖。

痛,史祥瞬间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男人这部位猛来一脚,恐怕没人能顶得住啊!

“敢对史少出手,你他么活腻歪了吧?”一群小弟齐齐怒视杨潇。

砰砰砰砰砰砰!

就在一群人即将对杨潇出手之际,杨潇再次悍然出手,一群人吉祥物全都瞬间遭受重击。

嗷呜!嗷呜!

嗷呜呜!

刹那间,一群人全都瘫痪在地面上,面色痛苦身躯颤抖了起来。

杨潇出手可不轻,就算这群人吉祥物没有被废掉也差不多了。

轻而易举收拾一群人,杨潇嗤笑道:“真是够傻叉的!我要是东瀛艺术片导演,我还在这跟你们废什么话?再说了,东瀛片子里面能有多少新动作,全都是基本的老套路!”

“我...我尼玛...”听到杨潇之言,史祥气的差点喷血。

被耍了,他居然被耍了,而且被人耍的很彻底。

杨潇笑着摇了摇头,一群跳梁小丑般的存在还敢对唐糖出手,这是不想活了吗?

随即,杨潇这才抬头看向唐糖:“天台上风这么大,也不怕着凉?”

被杨潇关怀,唐糖漂亮的眼眸尽是浓浓柔意,她强忍住激动情绪道:“登高才能望远,这样我才能眺望远方,思念我所思念之人!”

告白,赤果果的告白!

“说的这么文艺?你谈恋爱了?对象还是大西北的?那还真是挺远的!”杨潇没想太多道。

谈恋爱?对象大西北的?

看着人畜无害的杨潇,唐糖气的差点晕倒。

她真是相当凌乱,这杨潇什么都好,就是在感情上脑子不好使。

自己明明说思念你,你居然能够联系到我找了一个大西北的男朋友,这脑洞也太大了吧!

唐糖强忍住内伤的冲动:“你是在故意装傻?杨潇,你不要让我怀疑你的情商好吗?”

“呃!情商?我感觉我情商还好吧?”杨潇纳闷道。

唐糖真的快要崩溃了,你情商好什么好啊,在感情方面简直就是一根筋。

杨潇也不跟唐糖说太多:“这次我回帝都办事顺便来看看你,天台上风大,我们下去找个安静地说话吧!”

“行吧!”唐糖颇为无奈一笑。

不过,能够在关键时刻见到杨潇,唐糖内心真的很暖。

盯着唐糖要跟着杨潇要走,再看看唐糖含羞模样,史祥一眼就看得出来唐糖喜欢杨潇。

杨潇还说带唐糖走,这是几个意思?

合着两人是打算出去开房吗?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史祥忍着剧痛忽然大喝道。

杨潇扭头看向站起身来的史祥惊讶道:“这都还能站起来?你是钢蛋超人吗?”

钢蛋超人?

噗——

被杨潇质问,史祥真的差点喷血。

史祥指着杨潇怒斥道:“告诉你,唐糖是我看上的女孩,你若是敢染指唐糖一根毫毛,我他么弄死你!”

是的,史祥是真的非常喜欢唐糖。

以前史祥看到喜欢的女孩都是直接上,很多女孩知道史祥是高富帅大部分不拒绝,个别拒绝的史祥便用强硬手段。

但,唐糖不一样,在史祥心中唐糖大不一样。

唐糖不仅长得天生丽质,外向之中却带着一种保守美,身上充满了少女的烂漫气息。

很特别,在史祥看来唐糖太特别了。

所以,史祥很是耐心追求了唐糖一段时间,只是今日史祥耐心消磨完了这才对唐糖下狠手。

而且根据史祥玩弄女孩的惊艳来看,唐糖绝对是完璧之身,唐糖绝对是极品完璧之身。

如果现在唐糖出去跟眼前这小子开房,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伙计,出门前忘了吃药吧?”杨潇没好气道。

唐糖是唐沐雪的亲妹妹,他可对唐糖没有一丝想法。

唐糖脑海灵光乍现,她果断挽住杨潇胳膊:“告诉你,他是我男朋友,我男朋友很厉害的,史祥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骚扰我,无需刘爽大师出手,我男朋友一个人就能把你打成猪头!”

杨潇并未解释太多,适当震慑这史祥一下也好,省的这家伙以后再来找唐糖麻烦。

“果然是男朋友!”史祥脸上怨毒之色犹如毒蛇般令人不寒而栗。

他盯着杨潇狂怒道:“我再说最后一遍,唐糖是我看上的女孩,从唐糖身边滚走,如若不然,我保证让你死的很惨!”

“史祥,你是真的有病,杨潇,我们走!”唐糖再也不想看到这臭屁的史祥了。

杨潇则是嗤笑一声:“哦?你保证让我死的很惨?我倒是很好奇,你今天如何让我死的很惨!”

“有种你他么别走,有种你他么别走!”史祥彻底火冒三丈。

他拨出去一个电话咬牙切齿道:“我被人给干了,十万火急,速速前来增援!”

打完电话,史祥阴狠盯着杨潇:“你死定了,你他么今日死定了,有种别走!”

身为豪门之子,史祥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他那里承受过这样的屈辱。

尤其是唐糖,他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得到。

“杨潇,快走,史家在帝都很不简单的!”唐糖一看急了。

杨潇则是温和一笑:“没事,相信我!”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史祥不仅是个花花公子,还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

如果今日自己不把这件事给彻底解决了,恐怕等自己离开帝都艺术学院唐糖会摊上更大的麻烦。

而且对方直奔唐糖身体,欲将玷污唐糖,这远远比校园暴力还要可怕。

所以,今日杨潇要震慑这史祥,从而令唐糖在帝都艺术学院一劳永逸。

“杨潇!”唐糖紧张的握住了杨潇衣角。

踏踏踏踏!

不多时,通往天台的楼梯道内传来了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为首一名大汉冲上天台怒喝道:“谁他么敢在帝都境内招惹史少,给我滚出来!”

“琛哥,就是他!”史祥看到救命到了,他一脸阴狠指向杨潇。

杨潇挑了挑眉看向来人:“宋琛对吧?你是不是皮痒了?还是打算跟姜宪一起下地狱,黄泉路上好你们一起潇潇洒洒?”

“我...我嘞个草!”

看清楚杨潇面孔,为首大汉犹如老鼠踩了猫般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这史祥搬来的救兵不是别人,更是刚才被杨潇震慑一番的帝都境内第一大势力大哥宋琛。

阶梯之间

阶梯之间第三集

杜锦宁用牙签叉起桌上的一块五香豆干,问齐伯昆:“这是什么?”她知道齐伯昆不喜欢甜食,却喜欢卤豆干,这是特意给他带的。

齐伯昆并不觉得杜锦宁这幼稚的问题是唐突他老人家,很认真地回答道:“豆干。”

“那么,黄豆就是初级产品,它是庄户人家从地里种出来的。如果说一斤黄豆能卖五十文钱;那么一斤黄豆做成多少斤豆干,能卖多少钱呢?”

齐伯昆想了想,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干脆转头对齐慕远道:“去,把厨房里的厨娘叫来。”

齐慕远正听两人说话听得起劲呢,哪里肯错过这么精彩的内容?但祖父的命令他又不能不听。

于是他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跟岸上的下人吩咐了一声,便又重新回到湖心小亭,速度之快,令齐伯昆和杜锦宁瞠目结舌。

杜锦宁默默地闭上了嘴。

想当初,她娘陈氏和姐姐们就是靠做豆干支撑起最困难的时光的。这些豆干还是她们杜家的秘方,后来送给杜方菲的婆婆谢氏去做,现在成了许家的点心铺子玉馔斋的特色产品。对于一斤黄豆能做多少豆干,获得多少利润,她再清楚不过了,根本不用去问厨娘。

她刚才问那话,不过是引起思考的一种手段,根本就不是向齐伯昆索要答案。

可齐家祖孙似乎忘了这一点。

“继续,你们继续。”齐慕远见杜锦宁不说话,连忙做了个手势。

他正听得上瘾呢。

齐伯昆跟杜锦宁对视一眼,不由笑了起来。

杜锦宁干脆吊他胃口:“等厨娘来,不急。”

齐伯昆心里虽然着急,却也喜欢逗孙子,便也点头道:“对,不急。”

齐慕远瞪了祖父一眼,想了想,又瞪了杜锦宁一眼,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坐下来,也吃起豆干来。

不一会儿,厨娘来了,齐伯昆问她道;“一斤黄豆能做多少豆干?利润有多少?”

厨娘还以为老太爷想吃什么东西,特地叫她来吩咐呢。

一听问的是这个,她愣了一愣方才道:“豆干?这个奴婢没有做过。”

看到齐伯昆沉下脸来,似乎很不高兴,大少爷也一脸失望的样子,厨娘想了想,忙道:“一斤黄豆做多少豆腐我知道,奴婢娘家以前就是做豆腐卖的。”

齐伯昆的脸色这才好些,道:“那你说说。”

“奴婢家做的是嫩豆腐,一斤黄豆能出五斤左右的豆腐,利润大概是十五文钱。这还不算做豆腐剩出来的豆渣和油皮。”

齐伯昆便看向杜锦宁。

杜锦宁点点头,表示同意厨娘的话。

她道:“黄豆是农产品,而用黄豆做出来的豆腐就是农副产品。那么这其中所创造的利润,就是农产品的附加值,这个附加值里包括做豆腐的人工、技术以及动力消耗等。”杜锦宁道,“庄户人家把黄豆卖给豆腐坊的时候,咱们要收一次税;等豆腐坊将做好的豆腐售卖出来的时候,咱们又收一次税,而且所收的税比卖黄豆时要高。由此可见加工业和商品流通的重要性。所以咱们不光要重商,还要重工,如此,咱们才不会被世家扼住喉咙,被他们所控制。”

“要是世家也行商呢?齐伯昆道。

“那岂不是更好?”杜锦宁笑道,“其实就算朝庭重农抑商,世家也没有不行商的。您回头想想,哪个世家不开着各种铺子,再把田地里所出产的粮食进行再次售卖的,从而从中牟取暴利的?比如卖粮,庄户人家就直接把粮食卖给米铺;而世家则可以自己开米铺,这又赚了一层利润,还可以依据米价的高低进行居奇。所以朝堂抑商,不过是抑制了小老百姓。世家有的是空子可钻。”

齐伯昆哑口无言。

“你说的这些有些复杂,涉及社会的方方面面,影响甚大。你别急,且容我好好想想。”齐伯昆摆摆手,

杜锦宁挑眉。

影响能不大么?这已是社会形态的问题了,要让这个架空大宋从封建社会向资本主义萌芽阶段过渡,她容易么?

“我只提出一些设想,算是抛砖引玉吧。这些想法是否能实施,具体如何实施,这就是齐爷爷你们这些肱骨之臣所要思考的了。如果齐爷爷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杜锦宁潇洒一揖,就打算撒丫子走人。

“嘿,你小子,放一把火就想跑,哪这么容易?”齐伯昆却叫住了她,“你在这儿吃午饭,下午跟我进宫一趟。这些都是你提出来的,想直接甩给我,门儿都没有。”

杜锦宁摆摆手:“齐爷爷,您看我这小胳膊小腿的,才被折腾完一次,真经不起第二次折腾了。所以能不出风头,我还是尽量不出风头的好。您就受点累,替我把话转达了就是,我的名字您也别提,只说是您想出来的。都是为了大宋和皇上,您说是不是?国泰民安,是咱们共同的目标。为了达到这个目标,过程如何并不重要,对吧?”

“滑头!”齐伯昆道。

话虽这么说,但他知道杜锦宁说的也有道理。

因为点状元之事,世家对杜锦宁伸了一次手;如果这些观点竟然是杜锦宁提出来的,那么世家会如何对待杜锦宁,那就难说了。

如果杜锦宁是世家子,为自己家族着想,冒险出这么一次风头,再受家族保护,那还说得过去。可杜锦宁根基实在太浅,品级又太低,世家想要出手,便是他跟皇帝两人一起都不一定护得住。那些人可是无孔不入的。拿杜锦宁没办法,将方少华和许成源甚至鲁小北拿出来做文章,也够杜锦宁喝一壶的了。

所以这个风头,杜锦宁还真不能出。

“皇上不是拿土地兼并的事来问你吗?你把答案给我了,你拿什么回答?”他问道。

杜锦宁耸耸肩:“到时候就说不知道就行了呗。你们几十上百年都没研究出好办法,我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又能懂什么?”

“……”

齐伯昆和齐慕远听到这厚颜无耻的话,齐齐感到无语。

十五岁的小孩子?逗谁呢!你特么的是妖孽好么?这心性沉稳的,老年人都不如!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