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克

  • 主演:比尔·斯卡斯加德,艾丽西娅·阿格尼森,维尔赫尔姆·布洛姆根,SandraIlar,Kolbj?rnSkarsg?rd,HannaBj?rn,PeterViitanen,LukasWetterberg,
  • 导演:乔纳斯·阿克伦德
  • 地区:瑞典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瑞典语
  • 年份:2022
比尔·斯卡斯加德将主演Netflix瑞典语6集新剧《克拉克》(Clark,暂译)。乔纳斯·阿克伦德([极线杀手])执导, 乔纳斯与Fredrik Agetoft、Peter Arrhenius共同操刀剧本。比尔将饰演臭名昭著的瑞典罪犯克拉克·欧洛弗森。克拉克曾因谋杀、抢劫、侵犯人身和贩毒等罪名被判刑,一生中多数时间在监狱度过。其知名的罪行之一是在斯德哥尔摩诺马尔姆广场劫案中与他人共同挟持人质,而这些人质反而对他们产生了感激,这就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一词的来源。

克拉克第一集

顾卿言知道,他确实错怪这只猫了,也误会了她很多。

他甚至清楚,就算他说再多的对不起都挽不回她的心。

所以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利用孩子,看看还能不能跟她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

“哼!”

苗喵冷哼一声,抬头瞥向顾卿言,讥讽道:“你现在说这些,难道不觉得很可笑吗?”

反正她觉得特别的可笑。

知道是他的错了,他才回过头来跟她道歉,跟她说对不起。

他以为他一句收回之前说的话,她就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吗?

这五年来,她是怎么过来的,曾经被他赶出家门,被他言语羞辱,她仿佛觉得还历历在目一样,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她觉得,他现在又对她说一些讨好的话,真的很可惜,也很讽刺。

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或许他们俩还能继续保持沉默的待下去,他一出声,她就恨不得离他远远的。

因为这样的他,让她觉得特别的反感。

“我知道很可笑,可你也换位思考一下,倘若你要是看到我跟别的女人做那种事,你也会生气发狂的不是吗?人在冲动下往往会做出很多自己难以控制的事来,当初我之所以会那么对你,也是如此。”

既然她不爱听他继续说,那他就干脆坦白了说。

如果她会想,那么也能体会他当时的感受吧。

可是在苗喵眼里,错了就是错了,没什么因果可寻。

她站起身来,恨恨地望着他,“说到底,你就是不信任我,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的放--荡不堪,你自己的思想如此龌龊,就别概括的以为我也会跟你一样做出同样的抉择。”

“何况,我还为你生下了四个孩子,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一怒之下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就将我赶出了家门,可见我在你心里,也不过尔尔。”

“既然如此,你现在又何必来跟我说这些话呢,你这样,只会让我更恶心你。”

甚至都不愿意再跟他待在一起呼吸同一片空气了,她冷沉着脸,直接丢下他大步走了出去。

现在提起以前的事,只会叫她更难受,更加能想起当初被他抛弃时的屈辱。

所以她连看都不想多看他一样,直接选择离开。

顾卿言坐在那里,看着苗喵冷漠的态度,远离而去的身影,他深深地意识到,不管他再怎么忏悔,道歉,她都不可能会给他好脸色了。

既然如此,过了这一个星期,等回去以后,他也不会经常碍她的眼的。

只是为什么这一刻,他吃进嘴里的东西,味道这样苦涩,胸口这样闷痛,喉咙里像是塞着一块棉花,让他连呼吸都快提不上来。

可能这就是他的报应吧。

老天这是在惩罚他呢。

……

苗喵出去找其他人了,实在找不到,又怕死的那个尸体腐烂掉,于是她捡了石头给他堆成坟墓,想要就把他埋葬在这里。

忙活了一整天,她又饿又累,却还是甘愿饿着,也不愿意再进洞里去见那个男人一眼。

眼看着天渐渐地黑了,肚子又饿得咕噜的直叫,她没办法,才起身准备要回去。

只是刚站起身来,苗喵就看到了对面站着的司夜。

他手里拿着吃的,朝她走了过来。

克拉克

克拉克第二集

那些老江湖已经跑出来了,他们的武功虽然侧重不同,但轻功也都不会太差,这会儿站在一边,只闻得一股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散发。

殷飞白手轻轻捂着鼻子,冷梅君地上来一块手帕,“那些吸血红雕吸食了人血,甚至还吃人肉,长期以往,它们的血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奇丑难闻,令人作呕。”

殷飞白结果手帕咳了两声,看着这手帕眼熟的很。

“这手帕,挺好看的啊。”

殷飞白盯着手帕看。

冷梅君见她眼睛一直在手帕上打转,笑道:“这是上次用来包泥巴,后来洗了的那块。”

殷飞白的脸顿时就沉了下去,脸色都请了,指着冷梅君,“你……你……”

冷梅君哼哼笑,“走了,继续往前走。”

冷梅君脸色不变,死死拽着那块手帕,好像要把手帕盯出个洞来。

“很好!非常好!”殷飞白咬牙切齿,、“冷梅君!你给老子等着!”

殷飞白气呼呼的追了上去,大部队十几个人一起,继续往前走。

夜色迷茫,树林里光线暗淡,树影斑驳,殷飞白还在想着刚才的事,突然,她脚步一停,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这么安静啊?

殷飞白顿觉不秒,立即四周查看。

周围早就没有了其他人的声音,殷飞白心里有些不安。

这么多高手,不可能有人能如此无声无息的将他们全部掳走,绝对不可能。

而且下药?冷梅君就是高手,当今江湖仅次于淳于恨的高手,下药也绝不可能。

殷飞白皱眉,可这依旧是树林,周围依旧是林木繁盛。

仰起头,隐约着透过树盖可以看到天上的月色,殷飞白抿了抿唇,心里顿时打起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

往前走了一段,走出了树林,周围是一片空地,地上杂草衰败,有的已经半枯半生,有的则完全成了枯草。

殷飞白左右看看,站在树林边摘下一片树叶,捏在手里,这是完全真实的。

殷飞白现在隐约猜到,这只怕,就是吸血红雕后的第二关卡。

那么多高手,不管对方武功多高,都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将人带走,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第二关的虚迷。

难道,是将人全部分开?

殷飞白摇了摇头,不解。

往前又走了几步,抬起头,天上的月还是那轮月,一切都没变。

“梅君……”

殷飞白喊了几声冷梅君,可回应她的,只有回音,和周围呼啸的冷风。

“遭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出事。”

殷飞白有些担忧。

不过以冷梅君的能耐,就算打不过,逃命是没问题的。

这样一想殷飞白就放心了些,至于封腾,更加不用担心,那人剑术之高,实在是罕见,所以现在,最应该担心的,貌似是自己。

殷飞白抱着剑,继续往前走。

这一片都是空地,地上几乎都是草,偶尔有沙化的碎石子落在地上,一脚踩下去发出细碎的声音。

冬日的风吹得冷冽,随着风声,好像有琴音传来。

殷飞白凝神静听,随着冷风,的确是伴着琴音而来。

细听之下,那琴音中夹杂着箫声,有人在琴箫合奏。

殷飞白握紧了下握剑的手,既然有琴音,那必然有人,不如前往一看。、

这样一想,殷飞白立即就施展轻功,前往发出琴音的地方而去。

只见月色下,一个人影快如奔雷,一眨眼便去了十丈之远。

皇叔总说她学武天赋遗传到父王,所以学武功总是举一反三,一点即通。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殷飞白便已经停下了脚步,站在空地之上。

她看着远方,有一颗两人合抱的梧桐树,树下有一男一女,女子坐着弹琴,男子站在女子身边,正在吹箫伴奏。

殷飞白停下来了,仔细的去听,只觉得情意绵绵,看着那一男一女,心里无比疑狐,却还是走了进去。

一盏宫灯挂在梧桐树树枝上,树下一男一女,正情意绵绵伴奏。

只是走进了,殷飞白顿时就怔住了。

她的身子好像突然僵了似得,站在那儿连呼吸都忘了。

那弹琴的女子,居然是母妃,而那个吹箫合奏的,居然,是父王!

“这……这……”

殷飞白脑子顿时就短路了,这怎么可能?皇叔和淳于叔叔都说过,父王与母妃早就死了。

虽然,父王没有尸体,只有衣冠冢。

“你……你们……这……”

殷飞白忍不住身子踉跄后退,呆若木鸡的站在那儿。

琴声消失了,箫声也消失了。

那一男一女站在那儿,看着殷飞白。

母妃温柔的笑了,冲着殷飞白伸出手,“飞白,女儿,来,到娘这儿来。”

殷飞白眼睛一片迷茫,里面满含泪水。

父王也开口了,“飞白,到父王这儿来,乖,女儿,父王很想你。”

殷飞白的眼泪已经打湿了整张脸,哽咽开口,“父王……母妃……你们,你们……我,我也想你们……”

殷飞白哭的泣不成声,逐步走向梧桐树下的两人。

她自幼在宫里长大,父母是十分薄弱的存在,只有无数的画像,画像上有一男一女,那是自己的父母。

她看了十多年了,所以一看到面前的两人,她就知道,这两人,是自己的父母。

“母妃……”

殷飞白走了过去,将手放在女子伸出的手掌中。

父王也伸手,“飞白,父王也想你。”

说着,父王也伸出手,殷飞白‘咣当’一声,将手里的剑摔在了地上,伸手,放在了父王的手中。

“飞白,娘想你。”

母妃说着,伸手抱住了殷飞白,将她揽在怀里。

殷飞白被她抱着,靠在她身上。

女子个子不高,殷飞白而今才十五岁,居然比母妃还搞了一截。

双手紧紧抱着母妃的腰,殷飞白只觉得无比温暖。

“母妃,飞白也想你,还有父王,你们……啊……”

突然,母妃一声惨叫,殷飞白放开母妃,却见她右手手背被打入了一根银针,而那伤口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

克拉克

克拉克第三集

第2599章 想演女一号

“没吃早餐吧?”以晴轻声问道,“要不要下来吃一点?”

“我喝了一杯牛奶,不吃了。”温声说完,他结束了通话。

楼下,南宫伊诺还特别期待能见到他,毕竟是自己喜欢的男生。

可是盛以晴很快就给出了答案,“我们去餐厅吧,他不来了。”

伊诺也没有问,只是心里有点儿小不舍。

餐厅里,佣人递上两份精致的早点,有鸡蛋羹,也有披萨和牛奶。

南宫伊诺说,“我刚才接到妈妈信息了,她呆会儿过来接我。”

“嗯。”以晴没有留她,因为她自己呆会儿要去爸爸公司。

盛以晴边吃早餐,边捧着平板查看着什么。

“盛大小姐,你最近在关注什么呢?”

两人坐在同一边,南宫伊诺身子往她身上凑,看到了那页面清楚的宣传。

“《蔷薇之恋》要开拍了,你知道吗?”盛以晴最近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情。

“终于要开拍了呀?原著小说我可是看过一万遍了!写得贼好!!”南宫伊诺有了兴趣,连早餐都来不及吃,直接给凑了上去!

看了关于开拍的预报,她是真的好兴奋啊!

“以晴,快往下翻,男主女角定了吗?”南宫伊诺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男主角定了,是安信!”

“哇!我偶像,全民偶像,少女杀手!”南宫伊诺满脸期待的笑容,“他简直太帅了!而且演技特别好!谁是女主啊?”

“女主还没定呢。”

“哇,这可是很大的悬念啊!哪怕是弄个十八线小明星当女主,那也一定能把她给带火!”

以男星安信的魅力,那是绝对的,他是一线影星,只要是他主演的电视剧,那绝对很火!

有安信,就有收视率,这是大家在圈内公认的事实。

“女主为什么没有定啊?这不是要开拍了吗?”南宫伊诺问道。

因为这件事情她没怎么关注,只是偶尔有听说,所以知道这件事情。

盛以晴边翻动着网页,边告诉她,“因为编剧对女演员要求很好,蔷薇之恋的女主人设不好演啊。”

“这个估计得通过试镜吧?”

“应该是,但是女主究竟以怎样的方式去定,暂时网上还没有透露。”

“谁演女主谁火!这可是大机会!”

盛以晴非常喜欢安信,简直就是以他做为男友的标准,她翻动着安信的照片,每一张都很帅!

“你不会追星吧?”南宫伊诺第一次发现,“你这么喜欢安信?”

“安信不仅有颜,而且很励志。”

“我听说过,他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对吧?”

“是的。”盛以晴曾经在网上一个论坛里看过关于安信的所有八卦,“他小时候不但要上学,还要照顾他妈,他妈妈身体不好,他还得兼职赚钱给他妈妈买药,多么有爱心的一个孩子啊!”

“这些消息我倒是没有听过,我只知道他很有孝心,哪怕是植树节,他也会给他妈妈准备礼物。”

以晴说道,“他不想借这些东西炒作,所以网上是查不到的,但是小论坛里会有人议论啊,毕竟谁都有小时候的朋友,更何况他现在出名了,小时候的事情还是很容易被扒的。”

“安信几乎没有负面新闻。”关于这一点,南宫伊诺也是知道的。

盛以晴眼神漆黑如雾,“安信演的电视剧我都会看。”

“你这么迷他,不会也想进军娱乐圈吧?” 这当然只是一句玩笑话。

可是盛以晴却说道,“真有这想法。”然后,她转眸冲她眨眨眼,可爱地问,“你觉得……我演《蔷薇之恋》的女主角怎么样?”

南宫伊诺先是震惊了一下,然后凝神看向她,“你真有这想法?”

因为她知道,以晴不会瞎开这种玩笑。

“嗯嗯。”女孩点了点头,“我有这想法,但是不知道……可不可行。”

“这片子的投资方是谁?”南宫伊诺给她提议,“让你爸爸找投资方打个招呼,女主角就非你莫属了。”

以晴神秘一笑,“投资方就是天骄国际。”

“……”南宫伊诺吃了一大惊。

靠,自己家投资的啊!

那想当女主角还不容易?

记得以前一个什么片子来讲,女主角贼丑,比路人甲还不如,就因为女主的母亲是编剧,所以即使男主女颜值天壤之别,也同样开播了。

再说啦,以晴天生丽质,这么漂亮,长得又高,气质又好,而且南宫伊诺居然发现她跟《蔷薇之恋》里的女主人设很稳合。

“去!必须去!”做为好朋友,南宫伊诺特别支持,“你本色出演就好!”

“我跟你说呀,我有信心演好。”盛以晴小声说道,然后轻啜了一口牛奶,“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我爸不一定会同意。”

“干嘛不同意啊?”伊诺不能理解,“这又不会影响你学习,你天生这么聪明,现在很多童星都是边读书边演戏啊,那个关什么彤,成绩还很好呢!”

“她不让我进演艺圈啊,万一我演完这部,爱上这个行业了呢?”

“为啥不让你进演艺圈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

以晴说道,“潜规则啊,这个圈子不干净。”

“哎呦妈呀!”南宫伊诺可被吓了一大跳,“谁敢潜你呀?借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啊!你是谁?你是盛总的女儿!你的担心是不是多虑了?”

“……”以晴眨了眨眼,对啊,谁敢潜她?

“赶紧吃早餐!在女主角定下来之前,你去跟你爸说!”

“好!”

然后,盛以晴开始大口大口地喝牛奶。

南宫伊诺也快速吃着早餐。

真羡慕她,居然有机会和安信对戏。

安信是个特别暖的男生,在娱乐圈里口碑特别好,南宫伊诺虽然不追星,但也特别喜欢安信。

早餐过后。

梁诺琪开车来了领御,亲自来接女儿回去。

以晴和她打了招呼,然后挥挥手送别。

南宫伊诺离开以后,盛以晴上了司机的车,她坐在副驾驶。

“去哪里?小姐。”司机替她关车门前询问道。

“天骄国际。”

“好。”

就这样,盛以晴去了天骄国际……

今天是周六,公司里加班的人并不少,车子停在主楼大厦前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车子的人心里明白——

“公主过来啦?”

“是哦,是她的车。”

只见副驾驶门打开,一只精致的白色小皮鞋踩下来,随后下来一个优雅美丽的女孩子。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