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自有天意

  • 主演:戚薇,谢佳见,娄艺潇,陈赫,张丹峰,热依扎
  • 导演:陈慧翎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3
二十多年前,唐冠中、程实两家同时产下儿女,程实夫妇被逼坠崖身亡,导致两个孩子身份错位,唐正(谢佳见 饰)成为“万家香”小饭馆老板唐冠中的长子,而唐家亲生女儿程曦(戚薇 饰)却成为山水集团千金。多年后,唐正与程曦相识,两人互生爱恋。一直认为程曦是养女的哥哥程超群(张丹峰 饰)向程曦表明爱意,程曦的拒绝使他将矛头指向唐家,再加上宿敌田在天与曾聪明不断制造阻碍,两家的合作之路危机重重。唐正和程曦的身世之谜也逐渐揭开。另一方面,唐家的儿子唐力(陈赫 饰)爱上了田在天体弱多病的女儿田心(热依扎 饰),虽遭家人反对却始终坚定不移。唐家女儿唐糖(娄艺潇 饰)暗恋程超群,明知被利用仍一片痴心,最终以单纯善良感动了超群。当爱情与亲情冲突,阴谋和欲望交织,缘定的爱情最终调配出了最美味的人生

爱情自有天意第一集

在众人热切的目光,和八卦的小心思中。

顾柒柒冲沈平的秘书,冷睨了一眼:“你家主子记不得的话,你也记不得了?还需要我再重复第二遍?”

淡淡一瞥,让沈平的秘书心头一惊。

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居然有那么强大的气场!

他抿了抿唇,猛然想起昨天顾柒柒离去之前的那番话,此刻想起,更觉心头震撼。

天,他昨天真是看走了眼……

沈平已经非常不耐烦了,皱眉呵斥秘书:“到底是什么话,你说!”

要是因为昨天秘书没有传达清楚,耽误了今天他领人回去,校长怪罪下来,他非让这个没有眼色的秘书丢掉工作不可。

秘书闭了闭眼,老老实实汇报:“昨天柒柒姑娘让我转告您,您羞辱她的每一个字,将来她会一一奉还!您没本事治她弟弟,她自己治!到时候您就是磕头求她回来,她也不会再踏进我们临床医学院一步!”

众人:“……!!!”

霸气了我的柒!

原来昨天沈院长还羞辱她,不给她弟弟治病,不给她回临床医学院呢。

今天这么巴巴地跑来想抢人,是几个意思?

这不是啪啪打自己的脸么。

怪不得柒柒拒绝你!

你特么的——活该啊。

一向眼高于顶、德高望重的沈平,此刻在学生们心中的形象,简直碎成了不要钱的渣渣。

而沈平本人的脸色,更加难看透顶。

因为这一瞬,秘书的提示,让他也终于想起了顾柒柒那番话。

这死丫头!

敢和他撂这么狠的话。

还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

他再也无法维持慈祥和善的面孔,语气不由地带了几分阴狠:“顾柒柒,你确定你真的不回临床医学院?我可是来请你了,你不回,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

顾柒柒冷冷道:“都说了就算你磕头,我也不会回去。难道你是想试试?”

沈平:“……!”

气死他了!

不管了,他要去告诉校长,是这死丫头自己不回去,不是他的错。

沈平拂袖而去。

临床医学院的人,也赶紧灰头土脸地撤了。

白罂粟也想走,却被萧柠摁住,找了几个胆大的男同学,准备一路押着她去兽医学院的养猪场兑现赌注。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白罂粟这个小公举忽然冒出了几分骨气,撇开那几个人,哼着鼻子:“去就去,愿赌服输,不就是给猪喂食嘛!我自己去!”

“别忘了还有清理猪粪……”萧柠坏笑。

白罂粟:“……!”

半节课后,养猪场那边就传来了消息,说是白罂粟这个娇滴滴的小公主,被猪粪熏得直接晕倒在猪圈里。

好巧不巧,正倒在一大坨猪粪~花上……

接下来的实验课,新生们再一次感受到了顾柒柒的实力。

之前观摩顾柒柒三秒钟解剖青蛙,大家还仅限于粗浅的表面认识,很多人就是看个热闹,震撼一下。

其程度也就是和看个精彩的电影大片效果差不多。

然而,此刻轮到自己亲手拿着手术剪刀,实操解剖,所有人才深刻认识到,顾柒柒的三秒解剖,有多厉害,有多可怕!

爱情自有天意

爱情自有天意第二集

这场噩梦,像是没有尽头。

洛筝站在梦中,周围一片黯淡,迷惑着心智,迟迟不愿意醒来。

隐约间,听着耳畔处,似是传出声音:“小东西,快点醒来,好不好?你不想看到我,我走就是……”

再然后,就是另外一道男声:“三哥,你这次做的,真的有点残忍……”

纵是没有醒来,洛筝还是模糊猜到,是谁守在自己身边。

然而,越是这样,越是畏惧,不愿意清醒。

就让她这么沉睡不醒,不用再去面对男人。

魔鬼一样的薄寒城,长着俊美的容颜,做着残忍的事情……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唯有这么半睡半醒,才能少点折磨。

怀着这样的逃避心态,洛筝还未来及睁眼,已是再度睡去。

偏偏,男人哪怕是在梦里,还是不肯放过自己,薄唇泛着邪肆的笑,占有着她的身子。

一边凶猛撞着,一边逼问着:“小东西,谁在上你,嗯?”

“我这样对你,喜不喜欢?是想快一点,还是慢一点……”

“想叫,就大声叫出来,我想听。不叫么,真是不听话啊!”

……

直至最后,男人眸中染着幽暗,骤然生出阴鹜,仿佛从神坛跌下,成为罪恶的魔。

“洛筝,我一个人在地狱,多孤独啊!陪着我,我们一起下地狱……”

登时,洛筝再无法安心入睡,试着挣扎身子,却是梦魇一样,脑子有清醒的意识,整个身子动不了。

久久的,额头突然一凉,有人擦去她额上的汗水。

“阿筝,你醒醒!醒醒啊……”

一道熟悉而又遥远的女声,强势之中带着浓浓担忧,响彻在耳畔处。

“你个小笨蛋,怎么弄成这样的?快点醒来,告诉我,老娘劈死他!”

凝着床上少女,苍白着脸色,一直昏迷不醒。

而在床前,正坐着一名女孩,似是同着洛筝同龄……只是论着打扮,十分成熟妩媚,和洛筝全然不同的风格。

她手上拿着毛巾,帮着少女擦去汗水,眸中染上几分凌厉。

眼看着,闺蜜伤成这样,一直没有意识,女孩蓦地站起身。

去到客房门口,刚要想法出去,就有服务员守着:“楚小姐,您需要什么?”

“你们背后的人是谁?叫他过来见我!”

楚楚红唇冷冷一说,不带丝毫情面。

顿时,服务生面带迷惑,如实的回着:“楚小姐,不懂您在说什么。您要有什么需要,告诉我们就是……”

“装糊涂,是吧?给我转告他,是个男人就该敢作敢当,做什么缩头乌龟!”

楚楚并未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着,心里气到极点。

放在谁的身上,看着好好的闺蜜,沦为这副模样,都不可能不生气!

“阿筝要是再不醒,我就送她去医院。到时,你们最好不要拦我……”

“楚楚……”

狠话还未放完,属于少女浅浅的声音,从后面已经传来。

楚楚微微一怔,眸中闪过复杂的光芒,狠狠甩上房门,重新回到床前。

以至于,楚楚没有看到,她重回房间之后,服务生拿出手机,拨通着电话,向对面汇报着情况。

隐约间,传出一道男声:“她性子,就是这么烈的。她需要什么,你们照做就是……”

……

洛筝才一醒来,就听着闺蜜熟悉的声音,尽管不可置信,还是出声一唤,这一刻的相见,有点恍若隔世。

前世,楚楚阻止自己追求席慕白,点明两人有缘无分,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只是那时,她一门心思栽入,闺蜜不支持自己,她心里十分难过。

恰逢,蒋心蕾出现,表明站在自己这边,还说着一些挑拨的话语。

后来,她同着楚楚决裂,楚楚出国进入娱乐圈,她只能在网上看到一些信息,两人几乎没再来往。

此时此刻,楚楚就在面前,还是女王一样的风格,令着洛筝近乡情怯,一时无从说起。

“这才一年未见,你就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你个笨蛋,可真是有能耐啊!”

楚楚望着洛筝,率先开口一说,夹杂着明显的嘲讽。

洛筝眨巴着星眸,确定自己没有做梦,眼前的人就是闺蜜……一时间,有那么点委屈,小脸微微皱着,整个人吃力想要坐起。

全身上下,还有残余的疼痛,折磨着不断不散,好在没有那么难熬。

比着想象里面,要好上不少。

见状,楚楚微微叹口气,上前拿过枕头,垫在洛筝身后,让她能够舒服坐着:“从小到大,你总是这样,让人操心放不下。早知道,你这副样子,我就不来看你……”

洛筝清楚,在席慕白一事上,伤了楚楚的心。

了解闺蜜性子,她比自己果断,能够狠下心……也是因此,自从重生回来,她没有第一时间,重新联系闺蜜。

因为不知道,楚楚是否还怪自己!

“楚楚,你刚回国吗?你怎么知道,我在酒店这里……”

洛筝佯装无事,就像从前一样聊天。

“还说呢,我们不是约好,回国见上一面。谁知道,我下飞机以后,联系不上你!还想着怎么回事,就有人暗中联系,让我过来看你……”

楚楚简单一说,想着电话当中男人,心里闪过一丝异样。

旋即,再一想到,到来的时候,才一映入眼帘,就是闺蜜惨兮兮的模样。

“老实交代,你这怎么回事?”

没有深想,楚楚低声询问着。

曾经决裂,是因为席慕白,楚楚不是傻白甜,何况洛筝身上那些痕迹,根本遮挡不住,早已看到不少。

身处娱乐圈,见过太多肮脏事情,对于男女一事,自是了解一些。

眼看着,洛筝神色不自然,有点难以启齿,楚楚心里过去一遍,猜测着问:“你这是……献身席慕白?”

“席慕白?”

洛筝正在想着,怎么和闺蜜解释,不想闺蜜简单一语,差点噎到自己。

“不对?除去你的慕白哥哥,哪有男人能入你的心!如果不是席慕白,你这是……遇上不好的事?”

观察着洛筝神色,楚楚心里猜测着,骤然就是一沉。

“阿筝,你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我看,你伤的太重,那人真是变态!别怕,告诉我,我陪着你,给你出主意……”

***

距离爆更,大概还有十天,蠢作者正在努力存稿子,爆更十五万字左右,吻安么么么

爱情自有天意

爱情自有天意第三集

武道宗师,就是同为武道宗师的武者,轻易的也不会去挑战一个武道宗师。

因为到了那个层次的武者,已经不能用常理来形容,一旦开战所带来的破坏力,国家力量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甚至很有可能激怒国家力量,面对国家力量,就是武道宗师也不够看,所以鲜少有人会挑战武道宗师。

别说蜀西地区破天荒的头一遭,就是放眼整个巴蜀地区,也是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挑战武道宗师这样疯狂的事情了。

随着那一段遭受外敌入侵而动乱不堪的岁月过去,近几十年来华夏的经济和社会都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之中,对武道界的打压也是日益严苛。

所以很多武道家族都开始投入了祖国的经济建设之中,基本不会出现约战这样挑战国家威严的事,所以这也是一个因素。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样疯狂的事情,足以调动起蜀西地区大大小小家族和武者的瞩目,就是整个巴蜀地区都略有耳闻,没办法这太叫人难以置信。

一时间无数的势力都聚焦在了两大主人公的身上,王小川,赵家老祖。

关于两人的信息,迅速的在蜀西地区流传开来。

赵家老祖赵沧澜,蜀西地区唯一一位武道宗师,三十年前踏入宗师境,使得赵家一跃成为毫无争议的第一家族。

有如此宗师坐镇,只要时间上的积累,赵家也终将成为世族。

传闻赵沧澜在成为武道宗师之后,曾与某位武道宗师约战过,相互之间不分胜负。

而这距离赵沧澜踏入宗师境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年。

三十年,天知道赵沧澜又进步了多少。

而这王小川以前从未听说过。

不过这也不乏有心之人,迅速的将关于王小川的信息发掘了出来。

王小川阳德市江陵县一个偏僻小山村的无业青年,二十年来都只生活在小山村之中。

直到最近两个月才开始与现代化接轨,有着一手种植药草的好本事,第一次就卖给了英伦帝国的王室。

而后在著名中医大家吴平寿教授的牵引下,与刘家的刘诗雅结识,并且签订合同成为刘家的药草供应商之一。

面对王小川这样的来历,所有人都愣住了,这王小川到底是怎么修炼成武者的,还敢挑战赵家老祖这样的武道宗师。

疯子,这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所有人的心头在得知王小川的来历之后,心头只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一个出身农村,还不知道什么修为的小子,与挑战成名已久,就是与同为武道宗师打斗,都势均力敌的老牌武道宗师赵家老祖约战。

这简直太过疯狂了。

此刻大部分的人都经历了当日李家众人一样的感受,他们都甚至怀疑是不是看错了,这王小川是否另有来头。

除却这之外,众人更关心的是赵家的表态。

这样让赵家颜面扫地的挑战,赵家老祖是战还是不战?

因为王小川这一步太绝了。

赵家老祖应战,王小川即便身死,那也赚足了名头和让赵家颜面扫地。

以武道宗师的境界打败一个农村小青年,这完全就是胜之不武,简直成为赵沧澜的一个污点。

而如果不迎战,那更是成就了王小川的名头,压迫得赵家老祖赵沧澜都不敢迎战。

就在大大小小的势力,武者在猜测赵家老祖是否迎战时,赵家也在第二天放出了消息。

三日后,约战燕巢湖!

这下蜀西武道界终于彻底的沸腾起来,多年未曾有武道宗师再如此光明正大的出手,这下终于要出手了吗?

虽然对手只是一个摸不清修为的农村小青年,但这也足以登上武道界的头版头条。

一时间风起云涌,无数的势力都提前赶来了燕巢湖,准备亲眼目睹三日之后的大战。

甚至还有蜀西地区之外的势力和武者都赶了过来,就是只为了亲眼见识武道宗师出手的场景。

燕巢湖,位于临江市与阳德市之间的一片占地二十公里的巨大湖泊。

这巨大湖泊的两岸岩壁上,栖息着数量庞大的燕子,每日都可以见到数量庞大的燕群飞来飞去,成为一大亮丽的经典。

早在十年前,两市便联手将这燕巢湖打造成了一大景区,每日前来的游客便数不胜数,就是只为了看看那燕群归巢的盛大景象。

伴随着王小川约战赵家老祖,武道宗师赵沧澜的消息传开,国家力量也不得不出面,将景区封锁。

只允许各大势力和武者进入观看,普通的游客完全被隔绝在外。

一是为了保护普通游客免受无妄之灾。

二是防止武者暴露在公众的视野之中。

诚然武者在上流社会圈子之中,已经不是什么公开的秘密,但对普通人而言,武道界始终是只能在存在于阴影之中的世界。

否则将会对国家力量造成不可估量的冲击。

饶是如此,偌大的燕巢湖还是人满为患,不仅蜀西地区的大大小小家族和大部分武者都赶了过来,还有巴蜀其他地区的武者也来了不少,甚至还有其他省份的武者和家族。

武道宗师放眼偌大的华夏,那也是绝对站在了巅峰的人物,这样的大战,又怎么不能引起其他人的兴趣。

一晃三日便是过去,到了王小川约战武道宗师赵沧澜的时间。

这三天燕巢湖四周修建的栈道,随着猛增的人流被挤得满满当当,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是丝毫不为过。

而有势力的,则纷纷租借了一首首游船,形成了一副波澜壮阔的人海画面。

所有的人,都看向燕巢湖,等待着两大主角的出现,期待着那一场大战。

虽然这大战在众人看来,就只是一面倒的结果,但还是想要亲眼目睹一下,武道宗师亲自出手的画面。

武道宗师不同于普通武者,到了这个层次便已经可以内劲外放,催生出万般玄妙的攻击手段,与自古流传的仙人手段,也是相差不多。

燕巢湖景区入口处,阳德市的国家工作人员,维持着秩序,严禁外来人员的进入。

此刻几名兴致不错的游客,缓步来到了景区门口,却被这里的安保人员拦住在外。

“景区暂停营业,请不要为难我们。”安保人员对着赶来的那几名赶来游玩的游客严厉的呵斥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