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

  • 主演:杨幂,李易峰,马天宇,乔振宇,钟欣潼,陈伟霆,张智尧,陈紫函,张檬,高伟光,张云龙
  • 导演:梁胜权,黄俊文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4
在神秘莫测的乌蒙灵谷一个山洞内,封印着拥有强大力量的上古凶剑“焚寂”,传说这把剑足以令持有者杀戒大开。在“焚寂”的封印即将解除之际,一群黑衣人闯入灵谷,残忍剿灭了守护凶剑韩氏一族。韩氏子嗣韩云溪(李易峰 饰)被紫胤真人所救,带回天墉城。失去记忆的云溪更名为百里屠苏,跟随真人学习剑术。时光荏苒,转眼八年过去,新仇旧怨以及体内蓄势待发的煞气让屠苏无法找到容身之地,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选择下山。   险恶江湖,逐渐找回记忆的屠苏四处寻找灭族仇人,在这一过程中他与欧阳少恭(乔振宇 饰)、风晴雪(杨幂 饰)等人邂逅。由此上演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剑侠传奇

古剑奇谭第一集

助理皱眉看向胡闹的唐夏天,脸色难看。

演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保镖很快松开唐夏天。

唐夏天得到允许后,微微松一口气,连忙扶着门站起来跟进客房。

VIP总统套房,里面的设备跟豪宅一样。

她一进入就看到大厅,只是大厅无人,往右看,才发现里面还有个内厅。

而她期盼见到的男人,就坐在隔着一扇檀木屏风后面的沙发上!

还未见到真人,就清楚感受到空气中稀薄的凉意。

周围浓郁的冷冽气息,让人神经都不禁紧绷。

跟着助理身后,唐夏天绷紧神经,目光紧紧追随着屏风后面的男人。

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背对着她正坐在沙发上。

衬衫挽到一半,露出一截好看修长的手臂,修长手指缓缓翻阅手里文件,矜贵优雅。

光是从后背看去,男人身上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和生人勿近的冷意。

时隔五年。

他,好像跟过去不大一样。

这是唐夏天五年后第一次见到他的第一感觉。

至于哪里不一样,她一时间说不上来。

她也从没想过,五年后的今天自己会找他算账。

她原以为,他们一辈子不会有见面的机会。

唐夏天深吸一口气,继续上前。

本想上前找雷亦城算账,助理却一手拦住她,冷漠道,

“这里就行了。”

唐夏天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

一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她就一肚子气。

“阿华,虚造虚假信息毁人名誉会有什么罪名?”

一道透着磁性男声穿过檀木屏风。

助理很快应道,

“诽谤罪。”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只是说出来的话让唐夏天顿时来了火气。

她没想到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还有脸说她。

唐夏天握紧拳头,想上前却被助理拦住。

她瞪了一眼助理,努力压抑怒气,

“雷亦城,你凭什么让人擅自拆了我家房子?!”

她怎么也没想到,白天去上班,晚上回去的时候自家房子就被人拆了!

后来她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雷亦城给干的,气得她直接跑来酒店找他。

她也没想到,拆他房子的人竟然是雷亦城。

多年后再次相遇,他们之间第一句话不是叙旧,而是这种像仇人般的对话。

此时,她不可置信,外加愤怒的望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背对着她,五年过去了,他的背影既熟悉又陌生。

男人冷哼一声,眼皮抬都没有抬,傲慢的吐出一句话,

“我凭什么不能?”

他的声音让人一听就好感顿生。

可说出的口气,却让唐夏天心底一沉。

失望,难过,怒火更甚了几分,此时她的内心夹杂着各种复杂情绪。

只是她努力的压抑愠怒,据理力争道,

“我不过是单车不小心撞到你的汽车,你就派人拆了我家房子,害得我和我妈都没地方住,你一声招呼不打,也未免太过分了吧!”

“呵。”

隔着一扇屏风,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眼皮未抬,冷漠道,

“你们死活,与我无关。”

古剑奇谭

古剑奇谭第二集

第374章 白晴晴自杀(2)

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那是我们的家了,我们都很高兴,晚上就做了饭邀请了朋友来吃饭,林清风自然要来的,张景毅也来了。他可是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更黑了更壮了,胳膊上的肌肉都很明显。他现在的比赛就是主力了,上场时间也越来愈长,我们都为了他高兴。

我笑道:“你再弄就可以练健美了。”

张景毅笑着举起了胳膊:“我觉得现在这样更好,林清风,比试比试吧?”

“算了吧。”林清风笑道:“我不是你对手。”

“谦虚过分可不好,我知道你是高手。”张景毅淡淡的看着他。

我总觉得两个人似乎有什么气场,很不对劲,难道是互相嫉妒对方长得帅?

妈也没注意,笑着招呼大家吃饭,我们热热闹闹的庆祝了我们的乔迁之喜。

我的日子很少有什么高兴的时候,就在假期之前,我和林清风决定了要去天津玩一玩,谁知道,这一天我去找林清风,到了他的学校门口,就见到了让人膈应的人了,白晴晴。

她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穿的很漂亮的洋装,头发很长,脸蛋很漂亮。可是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缺少了一点什么,那种大家闺秀的精气神没有了。她现在就是一个塑料花了。我没有走过去,白晴晴却已经看到我,大步的走过来了。

她二话不说就要打我,被我抓住了她的手腕:“你冷静点。”

“我怎么冷静!”白晴晴崩溃的喊道:“你们一定要这么害我吗?我还有两个月高考了,可是现在失去了报送的资格!”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

这一点我倒是没想到,但是想想,本来就来历不正,她父亲倒台了,她的保送资格被人重新审查,当然也就没有了。

我皱眉道:“你不用这样,现在还有俩月,你好好准备的话……”

“你不要假惺惺的!你会不知道我吗?根本不成的。我没有去高考!我多少天没有进去学校读书了,我哪里能考得上大学啊!”白晴晴呜呜的哭了起来,眼睛里面全都是愤恨。

我叹了口气:“你倒是实话实说,本来就不该报考理科的,当初是因为不服我赌气,然后又一直找机会不愿意参加考试。你要是能考好了大家也不用十年寒窗了。”

“闭嘴!”白晴晴喊道:“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我不会让你们过得好的!想不到你表面上这么善良,可是却害了我的一辈子!你竟然联合了那个下贱的女人坑了我爸爸,现在我们家都完了,我妈也被气得生病住院了,你们得意了?我不服,我一万个不福!”

我抱着胳膊不愿意和她说话。

白晴晴不断的诅咒我,非常的恶劣。可是我却觉得她很可怜,不愿意苛责她,一手好打了一个稀巴烂,我何必要这样落井下石难为她呢?

白晴晴骂完了不够,就还要打我:“我撕烂你的嘴,让你胡说八道,挑拨离间!”

身后一只手抓住了白晴晴,阻止她发疯,林清风拉住她,她踉踉跄跄的撞到了身后的墙壁上。不断的哭着:“林清风,我以前看书,看到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我就觉得矫情,可是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不是矫情,这就是女人的可悲的地方,你现在喜欢了旁人,完全不在乎我了!你对我多温柔啊,为什么这样!”

林清风淡淡的说:“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我不希望你倒霉,但是你父亲作恶多端,本来就该受到惩罚,你迁怒到了我的女友的身上就是不行。虽然你现在学习不怎么样,可是努力地话,考一个中专,甚至是大专都是可以的!什么不参加高考?”

“不要!”她尖叫起来,她终于不再美丽,而是有一种疯癫的感觉:“我不要,我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为什么要让我不如她呢!”她指向了我的方向:“如果你们不折腾我爸,我盖在今年的九月份进入和你一样的学府!”

“是你父亲不做不死,你不知道她威胁张倩?”

“我不信,是你们见不得好,是刘翠喜看不起我!我才是重点大学的本科生,我前途辉煌,为什么我还不如这个贱丫头!你知道她刚进城的时候有多惨?活的就像是垃圾!”

我笑了笑,并不在乎。

林清风也不说话了,实在是劝不明白了。

白晴晴咬着牙猛然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把匕首来,对准了自己的心脏:“林清风,是你抛弃了我,把我逼成这样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恨你!”

我和林清风是做梦也没想到白晴晴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等到我们冲过去的时候,她的刀子已经扎进了她的心口,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倒在地上,她浑身疼的抽搐起来。像是一条濒死的鱼。

学校外面还有其他人,全都惊呼着折冲了过来。

林清风喊道:“帮忙叫车去医院,帮忙打个电话!”

有人冲进了门卫室去打电话,我赶忙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继续用力刺下去,白晴晴从嘴里面吐出来一口血,脸上带着恶毒的微笑:“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绝对不会!我就是死了也不让你们在一起!”她说完了就直接晕死过去了。

我叹了口气,这样的人,这么极端,到底是跟谁学的?

很快就有人送她到了医院,白晴晴的刀子刺偏了好几公分,不然的话,一命呜呼了。我一直记得身下那一大片的红,流了很多血。

做手术的时候,我和林清风在走廊坐着,都没说话。

学校已经知道了白晴晴自杀的事情,她在找林清风之前就写了一封信举报林清风,喜新厌旧,见到自己家境不好了,就弃之不顾,还说自己曾经为了林清风堕胎一次,他却抛弃了白晴晴和我在一起了。

我皱眉道:“白晴晴真的豁出去了。名声不要了,也要搞死我们。”

林清风看着雪白的墙壁说;“刚才大夫做检查的时候,说了,她的确是有流产过的迹象。不知道她曾经怀过谁的孩子,而且还不是短期的,很久了。总之。我是百口莫辩了。我不知道她曾经和谁有关系过,但现在我是就是那个背锅的。”

古剑奇谭

古剑奇谭第三集

第二千二百六十五章

叶蓁蓁也愣住了,她什么时候伸出手的?可恶,为什么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爱而不得,还是你不愿意争取?有时候,是可以放弃一些东西的。”叶蓁蓁抽回手,淡定的把眼前碟子里的肉夹到自己的碗里。

她发现,其实她和她身边的人都很相似,都为了一个人在艰难的坚持下去。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她现在也终于知道自己小的时候问母亲,为什么不和父亲离婚的时候,母亲无奈却又甜蜜的说没关系,如果我走了,你和你父亲谁照顾。

其实母亲不是担心没有人照顾他们吧,她为了父亲放弃了一些东西,而父亲也一定为她争取了一些什么,所以即使她们在一起的时间不多,即使最后叶氏出了那么大的事,他宁愿在他们见不到他的地方一跃而下,也不愿意把自己和母亲牵扯进去。

“是我们都不懂得爱,不是真正的明白那个字里包含的东西。”于淼对叶蓁蓁举了举杯,自己一饮而尽。

“你别喝太多,一会儿还得回家呢!”叶蓁蓁劝道,但是她并没有上手去阻止他。

于淼不会想到会在这么多年以后提起这一段往事,也不会想到会在一个他并不是很了解的人面前提到这件事。

说不后悔是假的,但是那又如何,过去的,终究是回不来了。

“那你呢?和林下帆到底是什么关系,真的还是假的?”喝了酒胆子也大了起来,开始的时候他觉得这样明目张胆的问别人的隐私不太好,可是叶蓁蓁一点都不介意的把这些东西都挑出来了,他也不介意多问几句,而且,她知道她今天忧郁的主要原因,一点也和林下帆有关。

“我?”叶蓁蓁没有喝酒,但是她仿佛也醉了一般,头脑有一些迷糊,关于林下帆的一切,都会让她觉得梦幻。

“真的啊!不管外面的人怎么猜测,带着多少恶意看我们,我们都是真的。只是,那些所谓的真,仿佛又不太真实。他是林下帆,和你女朋友一样,只能飞翔,不适合养在笼子里。叶氏,或者说我,就像一个牢笼,把他团团围住,所以他不停的飞,不停的飞,不愿意落地,即使我向他招手,即使我想方设法诱惑他。后来我就想明白了,就算你再努力,有些东西依旧不是你的。”

叶蓁蓁说着说着便笑了起来,笑得有一些无奈,带着一些凄美。

林下帆,你有没有想过和我一起,面对未来那些未知的危险,我什么都没有,可是我愿意把什么都给你,只要你想。

可是,我都卑微到这个地步了,还不行吗?

叶蓁蓁觉得很难过,她以为自己一定会哭的,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她以为自己会恨林下帆,可是不管怎么样,心里总是向着他。

“不是我不争取,而是我愿意放开她,让她选择她想要的东西。我想,林下帆也是这样的,虽然可能他什么都不曾说过,可是你要相信,午夜梦回时分他的那些温情都是真的。”于淼只远远的看了一眼林下帆,没有和他说上话,可是他知道,那个男人放在一个女人身上的坚持。

叶蓁蓁没想到于淼会说出这样的话,愣了很久,她突然想起来,每一次生气都是自己自顾自的跑开了,不给林下帆见面的机会,也不给他解释的机会。虽然他想见到自己随时可以办到,虽然他想解释也是分分钟的事,可是她知道,林下帆不会多说一个多余的字。

可恶,自己不要去猜啊!猜个屁啊!他们是在谈恋爱不是在玩猜谜游戏好吗,猜对了也没有奖励啊!

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方式呢?不一个人生闷气,有事的话直接找林下帆说,不清楚的,不懂的,直接问,他不说就烦到他说为止,自己不开心了是不是不仅要表现出来,更要告诉他自己不开心的理由。

他们之间似乎从来都不解释,她不需要林下帆在做什么事之前跟自己报备,就算她想林下帆也不会吧。

“谢谢你!我轻松许多了。”而且想明白了挺多事情的。

她和林下帆谈恋爱,他们没有争吵过,嗯……上一次算不算?算的话那就是他们之间没有试过一次大吵大闹,他们的情绪都得不到释放,也许林下帆不需要,但是叶蓁蓁觉得需要,非常需要。

于淼笑了笑,她没事就好,可是自己似乎有事,不过没关系,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已经不再介意的东西,现在提起来也没有什么了。

他想,他是不是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呢?

“抱歉,一直都在各个谈判桌之间辗转,突然这么轻松的氛围却不知道怎么开始轻松的话题,还要你来带节奏。”于淼看了看自己的空被子,决定不喝了,叶蓁蓁说得对,他可是还要开车回家的人。

对了,说到回家,他母亲应该生气了吧,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几十条未接,他失声笑了笑,嗯,偶尔任性一下真轻松。

“也谢谢你!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今天虽然挺累的,但是现在我觉得很愉快,你说得对,也许是我没有争取过,放心,以后不会了,在你这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叶蓁蓁:“……”她可没说什么,而且她也只是随便的责怪了他几句,倒是于淼,让她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嗯!找个时间她要和林下帆好好吵一架,不管结果好坏。而且最可恶的是,他说了今晚要和自己住的来着!呃……好像是自己先跑了。

本来只是一顿简单的平常的蹭饭,叶蓁蓁没想到会和于淼聊得这么多这么深入,说实话,她坐上于淼的车也是一时赌气,她猜林下帆一直站在某处看着她,要不然她在那里站了这么久,不可能这么安静。

她赌对了,林下帆站在楼顶看着她,而且亲眼看见她坐上了于淼的车。

林下帆几乎没有什么介意的东西,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心里不舒服,可是一想到以后还是会剩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也就释然了,为什么非得有一样东西是自己的呢?就这样也挺好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