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办公室干什么Share?

  • 主演:李学周,河允庆,郑在光,文裕康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在办公室干什么Share?第一集

老侃的脸绷得很紧,声音也粗,“对,打的就是你这孙子!”

秦安澜没有还口,更没有还手……这当然有他苦肉计的成份,他敢打赌,如果他和老侃打的话,裴七七肯定会帮着老侃,以后他想见着她一面都难!

好在老侃还算理智,没有再动手,不然将这孙子打趴下了,倒是便宜他!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这孙子心里打得什么主意,还不是想着去泡他的小徒儿。

秦安澜缓缓站直,抹了一下唇,“老侃,你信不信,你远没有我了解苏茉!”

老侃瞪大着眼睛,像是铜铃一般,恨不得将秦安澜给吃掉。

“在你的心里,苏茉是世故的,但是你真的了解她吗?”秦安澜目光望进老侃的眼里,“你知道她最渴望的是什么吗?”

苏茉发生的事情,老侃根本不知道,而苏茉大概永远不会告诉老侃。

秦安澜之所以知道,来自上流社会的消息。

就像是某些男人玩了女人,会和最知心的朋友聊起……而他某一次就听说苏茉被某个富豪玩得不能生孩子了。

那过程必定是不堪的,是苏茉这辈子的痛。

这种痛,最怕的就是自己在乎的人、自己爱的人知道。

“老侃,放下吧!苏茉已经适合你了,她也不是以前的苏茉了。”如果有回头路,苏茉不会不回头。

有时,就是那样,看多了这世界的精彩,这世界的好,这世界的坏,这世界的无奈,想找的,仍是以前的那个他。

只是,物是人非,不是不想回头,只是,回不去了。

他看着老侃眼里野兽一样的神情,心知他在想什么,苦笑,“但我对裴七七是认真的,你信吗?”

老侃眯着眼,满是胡子的脸看不出表情。

“如果不是因为裴七七,你觉得我会为了苏茉挨这一下?”秦安澜的语气淡淡的,却也有着上位者的威严。

老侃笑笑,“对!秦总,你是权势涛天,在娱乐圈没有人不将你当神,但是在感情的世界里,没有谁是高高在上的,你的那点儿施舍,你觉得别人就应该接受吗?”

说完,老侃愤然离开。

秦安澜就那么地看着电梯开开合合的,从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着,幽幽地抽了一口……老侃还真T妈D的说对了,他的好,在裴七七的眼里是真的一文不值。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是那个秦安澜,但是在那双眸子里,他看到了一丝为情所苦,也看到了自己惨绿少年般对爱情的期待。

……后来,秦安澜几乎每天都来,只是每一次时间不会太长,坐半个小时就走,让裴七七赶都来不及。

只是,他来来去去,也没有能在她的心湖投下一颗石子。

她仍是不为所动,每次过来,她都懒懒地应付几下。

秦安澜有感觉到,裴七七没有以前冷,但是她学会了老侃那套圆滑——

这对于他来说,不是好事儿,因为这就像是打拳一样,他的每一拳都打在了棉花上,弹了回来。

这让秦安澜有些焦躁不安……

在办公室干什么Share?

在办公室干什么Share?第二集

第1248章 二长老的阴险目的

萧千寒和云默尽眸光一凝,盯了一眼那白色身影消失的方向,面色凝重。

收回目光,萧千寒看向云默尽一身的白茫茫。迷宫即将结束,后面还会有第二关吗?如果没有,那这白茫茫该如何处理?

云默尽的黑眸则看向地上的储物袋,苍白着脸色拿起,打开取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枚丹药,通体黑色的丹药,而且体积是普通丹药的三倍!

“搏命丹!”那嘶哑的声音轻语,黑眸微沉。

萧千寒闻言一顿,也看了过去。

搏命丹,顾名思义,用来搏命的,这搏命丹虽然算不上毒丹,却比毒丹更毒!

因为它是让你心甘情愿的服下,然后等死。

服下搏命丹,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死!无一例外!

不过在死之前,如那搏命二字所说,服下之后修为实力暴涨,足有数倍之多!

那样的情况,可以持续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之后,服下丹药之人必死无疑!

二长老此举,目的可谓阴险。

因为她跟云默尽都被大长老打成重伤,实力骤减。如果说颠峰时期的他们,对抗出口外面众人的拦截还有几分一搏之力的话,那么现在他们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

身上的伤势之重,让他们的实力也就相当于雾旋境左右。如果还有金虹丹,或者类似的丹药在,他们倒是可以在短时间内痊愈,但是现在手中只有普通的疗伤丹药!

想要痊愈的话,至少也要半年时间!

所以想要突围,服下搏命丹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只是注定要有一个人死。

二长老的阴毒之处在于,不论他们二人谁服下搏命丹,另一个人都不会好过!就算有人想要寻仇,也可以推脱说是自愿的,他二长老不曾加害过谁。

只看了一眼,萧千寒伸手拿过,将搏命丹收好,“我们先恢复一下吧。”

想要伤势痊愈不可能,但总要恢复一些,应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云默尽黑眸微闪,认真的看着萧千寒,然后点了点头,“好。”

当他们二人再次起身,走出迷宫的时候,身上的伤势虽然没有恢复多少,但魂力怎么说已经充盈了很多。

受了那么重的伤,能够如此已经十分不错了。

迷宫外,不远处的地面上,有一个传送阵。除此之外,别无出口。

那个传送阵是离开阴阳界的出口,还是通往下一关的入口?

萧千寒暗自思索,但还是迈步前行。

既然是唯一的出口,那他们也没有选择。

随着靠近,她发现了一件事。这件事,让她心中一喜。

云默尽身上的白茫茫,正在随着靠近传送阵而逐渐变淡。

云默尽也注意到这一点,保持步速不变,细细观察。

二人缓步前行,直到距离传送阵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云默尽身上的白茫茫才彻底的消退干净,一丝不留!

这白茫茫看来是属于这个迷宫的,不会被带到别处。

萧千寒心中想着,但并不透彻。

云默尽身上的白茫茫,为何她的身上没有?府主,大长老和二长老身上同样没有。

甚至连这东西是福是祸都不知晓!

索性,这白茫茫已经从云默尽的身上消退,而且看上去并无大碍。

云默尽站定,仔细感受了一下体内的情况。

“我们走吧。”他稍作停顿之后,才开口道,黑眸深邃。

见云默尽无碍,萧千寒也算放了心,注意力都放在了传送阵上。

无论接下来是第二关,还是出口,他们都要做好准备!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传送阵很大,足够容纳两个人同时传送。如果有突发情况,也多了一分应对之力。

二人一同迈步,走上传送阵。一阵光华闪过,二人的身影消失无踪。

……

阴阳界的出口外,得到消息的众人一路飞奔,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

没有幕后之人露面,出面的都是不曾见过面的手下。

带着各自主子的意思,诸方势力很快达成共识,合谋一同对付云默尽和萧千寒!

因为在云娇儿的空间里,云默寒和萧千寒的实力,大家都很清楚!

想要靠其中一方就留下云默尽,很不现实!除非,他们在阴阳界之中受了不轻的伤,最好魂力全无!

得到消息的时候,大家几乎都是仓促离开,所以大长老追进阴阳界的消息,无人知晓。府主和二长老也出现在阴阳界的事情,他们就更不得而知了。

如果知道,恐怕无人会同盟。

一家做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多人做事难免束手束脚。

结成同盟的一共有四方势力,分别是云天涛,云天江,云烟笑,云清歌。

至于幕府的人,尚未出现。

这四位皇子公主,虽然都是由手下出面,但都可以确定对方的身份,只是不点破罢了。

如果没有那日云娇儿空间里的打斗,他们四人绝不会联合!

因为除了云天涛之外,无人是云默尽的对手!即便人多势众,心中恐怕也没有几分把握!

所以,联合是最好的选择。反正云默尽的死,四人全都得利!

云清歌等人所在之处。

“公主殿下,咱们的目标不是云默尽吗?为何你让我们针对萧千寒?”得到吩咐之后,云清歌的贴身丫鬟不解道。

“因为他们都是要云默尽死,而我要他们两个全都死!”那丫鬟跟随她多年,云清歌也没有打算隐瞒,直言道:“让他们的人去杀云默尽足够了!如果成功,就大功告成。如果失败,即便加上你们,恐怕也于事无补!不过萧千寒死了,我的心愿就已经了了一半!”

她没有跟下人们提前过她当初擅闯小院的凄惨下场!

不过,那一幕的耻辱,她一直铭记于心,绝不会忘!

萧千寒,云默尽,全都要死!

丫鬟见云清歌的情绪很不对劲,没敢再开口。这浓烈的恨意,她们只管杀就是了。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来报。

“启禀十公主殿下,阴阳界出来人了!”

云清歌眼睛一亮,“一共几个人?”

“两个!”

“你们立刻出发!万不可放跑任何一人!”云清歌立刻下令,目光阴冷。

“是!”

在办公室干什么Share?

在办公室干什么Share?第三集

第一百七十章 向赵小米请教

赵小米点点头,算是回应她了,津津有味地看着,杨彩儿走向浴室,可是走了两步又回头看,那个镜头还没有介绍,女主又换了体位,但是还是女主在上。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说:“小米,问你个事。”

“嗯,你说!”赵小米眼睛没离开电脑屏幕。

杨彩儿走到她傍边,低声说:“那个事,你知道哪种姿势,就是男生口中所谓的解锁,不是,是我们女人的锁,哦,不对,那个……”杨彩儿都不知道怎么表达了。

赵小米问:“什么那个事?是你箱子的锁被锁住了?没关系,我叫人来帮你开,我认识有个开锁很厉害的,什么锁在他手中都能解。”

“不是,不是我的锁,是是,是我的锁,啊,不对,是男女之间的那个事啊,就是你看的这个。”杨彩儿终于讲出了一点能让赵小米听懂了。

赵小米手点键盘暂停,回头看杨彩儿,此时的杨彩儿面色潮红,低着头,这是娇羞的模样。

人精的赵小米,看出了点端疑,站起来,手掌伏在她的额头说:“彩儿,你刚才回来的时候,是不是碰见色鬼了?”

“没有啊!”杨彩儿应道。

赵小米左看看她,右看看她,想找出哪里不对劲,“真的没有吗?”

“没有!”

“那你怎么问这样的问题?”赵小米觉得今晚彩儿很反常,她竟然会问这个?是大秘密啊,这要是让全校的那些狼们知道,鼻血不得流干了?

杨彩儿不善于说谎言找理由,但是现在的她,实在是没办法了,在脑子一扫,总算可以找到一个可以把赵小米糊弄过去的谎言。

“是,是生理课老师讲的啦,其中讲到一个男人喜欢解女人身上的锁,到底是怎么样的锁,老师没讲,我没敢问别人。”杨彩儿小心地说道。

杨彩儿刚说完,赵小米就高兴了:“哎呀,彩儿啊,你总算是问对人了,我告诉你啊,我们女人身上的锁啊,太多了,定义都是不一样的,不过,有几个大锁是最关键的,也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呃,不对……”

赵小米欲言又止,又左右看看杨彩儿,后者被她看着心里发毛,“怎么又不对了?”

“生理课老师,不可能讲这个吧?你们系的生理老师是谁?那么强悍?”赵小米说,很是怀疑了。

“就是单老师。”杨彩儿说了一个老师的名字。

赵小米点点头:“哦,是这个老处、女啊,她有可能会讲这个,我告诉你,这女人身上的锁啊……等等,我找出视频给你看,一个个地指给你看。”

“嗯,那你快点!”杨彩儿说。

说着,赵小米就关了还是那个镜头的电影,然后她在电脑硬盘里面找,打开了好几个文件夹才找出来。

刚播放出来的时候,杨彩儿心跳就加速了,这是她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这种电影,之前赵小米播放的时候,只是偶尔瞄一下而已,现在不一样了。

赵小米很熟练地直接点快进,一下子就跳到了一个很不正经的镜头。

“看到没有,这个就是女人身上的第一个锁啦,嘴巴!”赵小米指着屏幕说道。

“啊,这……”杨彩儿低声惊叫,脑子想到了陆明,真的要这样吗?

赵小米呵呵笑着:“嘿嘿,是不是觉得很怪?很正常的啊,看多了就习惯了,是不是很像吃冰棍的样子?”

杨彩儿点点头,赞同赵小米的形容,很贴切。

“那第二个锁呢?”杨彩儿问。

“第二个啊,这就需要女人的胸、大一点了,我看你的啊,勉强可以,来来,我放给你看!”赵小米说着,又快进了,一下子跳到下一个镜头。

看了一会儿,赵小米说:“像不像面馍夹香肠?”

在赵小米的面前,杨彩儿没有一点评论的权力,只能点头了,她心里想着,这个似乎不难。

“第三呢?”

“哎呀,彩儿啊,好累哦,明天再慢慢告诉你好不好?你也要赶紧去洗澡啦……”赵小米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

杨彩儿有点不愿意的样子,“能不能现在说完啊,也不差这一时。”

“你不知道啊,讲到明天都讲完呢,真困了我!”赵小米说,“这两天,这个汪飞扬老是来缠着我,还说是陆明叫他来的,鬼才信他,想追我也不撒包尿照照自己,让人欠抽的脸,家里又穷,鬼才喜欢他,我倒是觉得陆明不错,听说他是外国语学院的傍听生呢,跟你同一个系的哦。王启文那个滚蛋,帮他拉了五百块钱的单子才告诉我的。”

“哦,那么多啊!”杨彩儿心里惊讶于原来女人身上有那么多的锁,怎么可能呢?她想不明白。

对于赵小米后面说的话,她直接忽略了,赵小米觉得陆明就很好,跟她没有半点关系。

“你以为啊!好啦,好啦,赶紧洗澡去!”赵小米说着就关了电脑,穿着小裤子爬到自己的床,闷头就睡。

杨彩儿呆立在那里好几分钟,才去洗刷。

今晚,杨彩儿洗刷的速度比往常的要慢很多,将近四点的时候,她才躺在自己简易的床上。

因为她脑子里都在想着,该如何完成陆明的要求,难道说,去开了个房间,把陆明叫过去,就直接那啥吗?

不知道陆明他是怎么想,到底是想怎么样的?

想着想着,杨彩儿就沉沉睡去,在她床头上的闹钟响起来之前,她做了好几个梦,这些梦,自然是白天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问题了,人物出现最多的是陆明。

这个人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早上七点钟,杨彩儿被闹钟叫醒,简单地洗刷干净后,到学校后勤处拿扫地的工具,同行的,还有几个同学,大家都很熟悉了,相互打了招呼,开始干活。

勤工俭学!

没错,杨彩儿现在就是勤工俭学,已经连续干了两年了,从大一开学就开始做。

每个月她可以领到五六百块钱,足够她一个月的伙食费了再加上其他的花销了。

她的学费是减免的,因为她的贫困生,国家有补助,还有她两个学年都拿到高额的奖学金,学费不用愁,还有一些剩余。

还在大一的时候,杨彩儿就被学校论坛评上校花了。

校花在扫地,当时引起了不少的轰动,每天早上成为学校早晨的一道靓丽的风景,有很多的喜欢校花或者在追求校花的男生,都来帮忙扫地。

直到现在,也还有,所以,杨彩儿每天早上的任务量是不多的,十来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