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视厅·搜查一课长第六季

  • 主演:内藤刚志,齐藤由贵,本田博太郎,铃木裕树,饭岛宽骑,阳月华,床嶋佳子,金田明夫
  • 导演:池泽辰也,木川学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シリーズ誕生10周年!   内藤剛志主演の超人気ミステリーが集大成に挑む!   節目のメモリアルイヤー、一課長に大きく関わる新キャストが加入!!   演じるのは、《謎の大型新人》!?   《ヒラから成りあがった最強の刑事》に襲いかかる衝撃のラストとは!?   2022年、ひときわ大きな「ホシを上げる」!

警视厅·搜查一课长第六季第一集

声音仿佛寂静了,林繁抱着他冰冷的身体无法回神。

“糖糖?”她无法接受怀中的人不再有心跳和呼吸,她从没想过他会死,“糖糖?”

不断地喊他的名字,希望他能从这场沉睡中醒来。

周围有很多声音,救护车,警车,还有纷纷杂乱的人群,响成一片。

消防车上喷出的水如同暴雨一样落在他们身上。

有人在拉她,但是她不能动,不能松手。

直到有一双手按住她的双肩,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说:“小繁,放手。”

这声音好轻,像片羽毛,柔软地拂着她的心脏,

本是片刻的安宁,她缓缓的抬头,黑色的眼珠转向身旁的人,寻到了可以信赖的人。

那双黑眼睛里闪烁着强烈的请求,她郑重地说:“帮我照顾他一下,麻烦你了。”

她看起来很平静,若不是满脸泪水,完全看不出她刚刚经历了生死哀痛。

盛星泽抬手擦了一下她的脸颊,说:“我们先回去,这里的事情交给警方处理。”

林繁轻轻摇头,说:“别人处理我不放心。”

盛星泽隐隐皱眉:“小繁?”

林繁把焦小唐小心地交给他,自己缓缓站起,环顾着四周,喃喃道:“我必须亲手解决。”

很快,她的目光锁定了站在远处被几个人询问的焦振铭。

她明明看不见,但距离那么远,她却一瞬间在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凶手。

意识到他想干什么,盛星泽心里一沉,抬起去抓她:“小繁……”

手抓了一个空。

林繁迈开大步,一路上的人四处奔跑救火,救人,处理现场的人忙得像一锅粥,她横穿在其中,逆行而去,准确地避开所有人。

半湿的头发黏在脏兮兮的脸颊上,她盯着焦振铭的方向,漆黑的双眼一丝一丝被染红。

“小繁!”盛星泽把焦小唐交给顾杰,自己追上去。

但是在如此混乱的局面中,四处都是人,想完全避开根本是天方夜谭,他不断被奔跑的人撞开,始终追不上林繁。

焦振铭正被询问这爆炸的细节,一抬头看见林繁过来,立马后退逃跑。

林繁倏然追上去,从后面抓住她,狠狠把他一拳打倒。

咔——

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焦振铭的惨叫响起。

林繁把他放在地上,一拳一拳狠揍他的脸。

她不打算让他死的太快,她要让他尝尽世间所有的苦!

否则怎么够偿还?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虎毒不食子!你连畜生都不如!”

“你怨恨唐家的人为什么不去报复唐家?为什么只敢对弱小的他发泄仇恨!”

“如今你也尝到恃强凌弱的滋味了吧!欺凌比你更弱小的人是不是很快乐?”

她不知道自己喊得有多歇斯底里,赤红的双眼,无法抑制的怒火,完全失控的杀意。

焦振铭毫无反抗之力。

周围的人都震惊了,停下原本的步伐看着她。

满身脏污,状似疯狂的林繁,还是那个星光灿烂,艳丽无双的林繁吗?

“小繁!”

警视厅·搜查一课长第六季

警视厅·搜查一课长第六季第二集

小月在房间继续照顾着九窈公主,现在的九窈公主已经喝醉了。

李天霸看了小翠一眼说:“小翠这里没有你的事,今天我必须杀了这个畜生,竟然敢对周小雨图谋不轨。”

周小雨虽然中了药,但是脑子还是清醒的,看来喝酒真的很误事。

不过她很感谢李天霸关键时刻救了她,要不然她就被刚才的流氓占了便宜了。

上辈子她就是被人侮辱而死,现在的她可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所以现在的她恨死占他便宜的这个人了,希望李天霸赶紧把他杀了。

“不能再打了,将军你喝多了,他要是有错,咱们交给官府解决吧。”小翠直接上前抱住了李天霸。

李天霸本想推开小翠,但是觉得小翠说的话有道理。仙帝身边的人在青楼,传出去对秦岩的名声也不好。

李天霸说:“你去拿条绳子过来,我要亲自把这个畜生绑起来,交给官府,居然敢强奸良家妇女,一定不能饶他。”

周小雨听到李天霸说她是妇女后快要气死了,哪个女孩子愿意听别人说自己是妇女呢?本来刚刚很感激李天霸的,突然间听到李天霸的话,对他的感谢降到了冰点。

九窈公主听到后也突然间笑了起来,这个李天霸真的不会说话,周小雨肯定被气死了,如果李天霸说她是妇女,她现在立马能冲出去揍他。

李天霸用绳子把满脸是血的地头蛇捆绑了起来。

“把他送官!”李天霸对妈妈说道!

妈妈有些为难的说:“李将军,我怎么能送客人去呢”

李天霸想了想说:“那把他关起来,明天早晨我把他带走。”李天霸觉得妈妈说的对,她的身份确实不适合做这件事。

如果她做了,这个人的朋友亲人肯定会找她来报仇的,到时候店就没有办法做下去了。

妈妈笑着说:“好的,这个我可以办了。”

妈妈立马吩咐跟着她上楼的下人说:“把他抱起来,放进柴房好好看着,明天交给李将军。”

在送地头蛇走的路上,妈妈赶紧跟他解释说:“李哥,可不是我要关你的,你以后可不要怪我,他可是将军,我真的得罪不起,你怎么会得罪李将军呢?”

地头蛇已经被打懵圈了,地头蛇问:“进我房间的姑娘难道不是你安排的吗?”

妈妈赶紧解释说:“李哥,我可没有给您安排什么姑娘。”

妈妈这时才明白,原来是因为有姑娘进入了他的房间,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有误会了。

“那个女的特么的哪里来的,直接敲我房间的门把我整醒了,我无缘无故的又挨了顿打。”地头蛇气急败坏的说。

“李哥,今天就委屈你一下了,一会我命人在柴房给您铺好被褥,等明天一早李将军酒醒了我去帮您解释,您千万不要迁怒于我啊。”

妈妈就怕地头蛇再找她的事,毕竟平时自己的店铺由地头蛇照应着,也没有人找事情,两人可以说是老交情了。

“那就麻烦你了,今天真晦气,本以为今天运气好遇到个大美女,没想到捅这么大的篓子。”

妈妈尴尬的一笑,不再说话了,她现在真的太头疼了,现在的她很庆幸自己没有说李天霸什么不好的话,两个姑娘跟李天霸居然认识。

其实她应该早就看出来的,三人出手都很大方,穿的衣服质量也好。

面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人能够穿上的,本来她是这方面的行家的,因为形形色色的人看多了。

今天也许是遇到的喜事太多了,就忘乎所以了。

李天霸急忙进入房间查看周小雨,“周小雨,你怎么样?”

周小雨看着李天霸说:“你刚才说我什么了?”

李天霸一脸无辜的说:“我说你什么了?我没有说你什么啊!”

周小雨带着哭腔说:“李天霸你个大混蛋,你竟然说我是妇女,我是青春无敌美少女,我不是妇女。”

李天霸觉得很好笑,没想到周小雨醉成这个德行了,居然还纠结他说的话,这些话还是她无意说出来的。

“好了,我错了,我要是不救你的话,我就不会说这句话了,你原谅我行不行。”李天霸嘴角带着笑意对周小雨说。

“李天霸你这是在炫耀你救了我吗?你今天晚上没有参加宴会,竟然跑到这种地方,你不怕主人明天吓唬你吗?”

“我不怕,我要是不来,怎么知道你跟九窈也来了,咱们三个谁也别说谁。”

“我跟九窈公主来这里是来找你的,你要是不在这里,我们肯定就不会再来了。”周小雨此时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说话声音都很小。

“你们两个是不是睡不着觉,吃饱了没有事干,就跑我这里来了。”李天霸知道她们两人平时晚上很少睡觉。

“对,你说的对,快把我抱回我那个房间,在这个房间我犯恶心。”

“以后你们两个睡不着离我远一点。”李天霸一边说一边去抱周小雨。

小翠见到后说:“李将军,你不要动,我来!”小翠怎么可能让李天霸碰周小雨呢,男女授受不亲的。

小翠直接把周小雨公主抱起,看着李天霸说:“李将军,以后这种粗活就交给我吧。”

李天霸自豪的问周小雨:“怎么样?我找的女人是不是很厉害?”

“确实很厉害!”周小雨从牙缝里使劲的挤出了这几个字。

陌陌跟彩彩现在已经在房间内睡着了,李天霸看着周小雨跟九窈公主喝完的酒坛子说:“你们两个真厉害,主人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夸奖你们一番的。”

“你如果告诉主人今天的事情,你自己也自身难保。”九窈公主在小月的搀扶下,从李天霸的房间回来了。

“我就算是不说,早晨把那个流氓送官,主人迟早也会知道的。”

“那就别把他送官了,明天直接杀了吧!”周小雨一听那个流氓就来了精神,这样的人不杀难道还留着过年吗?

“早晨再说吧,我回去休息了,你们两人也赶紧睡吧,别再惹什么事了。”

“今天的事情谢谢了!”

“别客气,我们这么好的关系!”李天霸跟两位胖妮回到了房间。

警视厅·搜查一课长第六季

警视厅·搜查一课长第六季第三集

“你爸爸是有意资助福利院的,前段时间已经把名下的钱部分拿出来捐赠南山孤儿院了,他说公司已经没有精力再插手了,想直接交给子煜来打理,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出了些意见分歧,他和你赵叔叔一直在公司忙着处理这些事情,最后是怎么商议的我也不清楚了。”

我妈摇了摇头,说我爸近期就想把公司给秦子煜。

我蹙了蹙眉,我妈说的,和赵叔叔说的,到底是我爸爸真实的想法改变,还是有一个在撒谎?

“那天爸突然打电话让我来延城,说公司的事情要和我交接一下,我才着急从Z市赶过来的。”秦子煜从来不为自己解释,但是他还是说了,说是因为我爸爸叫他过来的。

“中途接到电话,说你去了沉香岛,爸担心有人在算计你,让我立刻回去救你,但这边的情况同样不怎么乐观,文泰内部有銘家的人,你爸爸似乎知道是谁了,但是没有来得及告诉我,我见他不舒服想先送他去医院,但是他没有同意,把我推开,告诉我那边的角落里面有监控,会有人来帮他,所以让我赶紧离开。”

秦子煜陈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这对他来说已经是史无前例了。

我愣了一下,听他这么说,好像也有可能。

不过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们可以选择去相信秦子煜,但公司的那些老人们不一定见得都会相信秦子煜,如果他们不信,秦子煜拿下文泰的事情就会变的很被动。

“我在公司拿了爸爸的药瓶,去化验了,有人换了我爸的药,把药物成分全部换成了淀粉,没有任何作用。”我生气的说着,这件事还要彻查。

“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妈慌了一下,差点坐不稳了。

“妈你别担心,爸爸那里医生会照顾好的,你一定要看好孩子,我猜测有人要对付我们文家。”我蹙了蹙眉,总觉得有人要来对付我们文家,而且已经准备好开始动手了。

如果赵叔叔不是被视频和别人蛊惑,那就一定也有问题。

“下午我要去公司,文司铭现在不敢露面,我手里的股份足够说了算了。”回到房间,我小声的跟秦子煜说着,有些事情不想让我妈知道,是怕她担心。

我想秦子煜一定也是这样的想法,有很多事情不愿意告诉我,是怕我担心,怕我受刺激。

“赵晟…”秦子煜欲言又止,不知道想跟我说什么。

“你怀疑赵叔叔?”秦子煜这个人太难猜测,所以为了了解他的想法,我只能靠天马行空的猜测。

“这个人,可能有问题。”秦子煜点头,说他有问题。

我点了点头,他能在这种时候来我家,把视频的事情告诉我妈,我就觉得他的目的一定没有那么简单,而且还很着急。

“赵叔叔可是我爸爸的心腹…我爸爸那么信任他…”我突然心慌的说着,可能自己也开始怀疑。

“这件事我会处理,不过如果真的是他,后面的事情可能会有些棘手,你若是不方便出面,我可以用其他计划拿下文泰。”秦子煜说,他会处理。

“我家的事情,请让我分担一部分责任…”我拽着秦子煜的胳膊,让他给我个机会,不要做最坏的打算,他的办法一定会两败俱伤,我想我也可以处理的更圆滑一些。

“下午我陪你去公司?”他笑了一下,有种阴谋得逞的样子。

我白了他一眼,他又在这里算计我…

果真我是玩不过他的,所以一定不能与他为敌…

“好,你陪我吧,如果赵叔叔真的有问题,我想他肯定已经得知我不会和他统一战线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下午我们去试试公司的水温。”

秦子煜捏着我的脸颊拿额头抵了我一下。“老婆大人这么有魄力我是不是该甘拜下风?”

“你是真心实意的想法吗?”我推开他,有些无奈,打开电脑看了下文泰股市的情况,果不其然下跌的超出我的想象。

“你在人为操控股盘?”我回头看着秦子煜,作为上市公司,这已经是很离谱的情况了,秦子煜这是要毁了文泰再生?这个人也太可怕了。

“非常时期当然要采取下非常手段,不然我这么多年魔鬼的名号白混了…”秦子煜自以为是的认为我是在夸他,一脸的自豪,躺在了我身边。

“你啊…就算再有能力也不能这么任性的来…”我伸手拍了他一下,这样一来,文泰本身就已经重创到必须被收购的地步了…

“你这是自杀式袭击…”我记得,这个人喜欢这样做事。

“云霆有句话说的很对,适用于商场。”秦子煜看了我一眼,脸色苍白的翻了个身,我忘了他身上还有伤痕。

“什么?”放下电脑赶紧把他衣服脱掉,果真衬衣已经被血水浸染,骇人得厉害。“怎么也不知道吱声!”我责备的看着他,赶紧从橱子里面把医药箱拿了出来,重新上药。

“得不到的东西,毁了也不能让敌人如虎添翼,不是吗?若是赵晟真的是銘家的人,让銘家得到文泰,那你爷爷这么多年政商两道围堵銘家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秦子煜乖乖的趴在我腿上,小声

的说着。

我拿着棉球的手顿了一下,轻轻的沾了沾血迹。“这是我爷爷的计划?”

“不然你以为文家老爷子为什么从政还要经商?他很聪明,单靠抓捕断不了根源,只有和Z市秦家的产业,A市凌家,延城文泰形成铁三角,才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将銘家打压到现在这种程度,不然你以为海城三市还有蓝天吗?”

秦子煜邀功的表示自己不负所托成功把EB领上商界顶端。

我有些尴尬,可爷爷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几斤几两,交给我爸爸分明就是让文泰选择自杀沉沦…

“那我们不知道这些事情,要是爷爷委托给我,我也会尽心尽力去完成的…”我有些委屈,觉得我爷爷要是从小也像秦爷爷一样严厉的培养我,我也不会比他差太多吧…

“所以这就是文爷爷和我爷爷的区别,他不会逼迫自己的子孙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最多就想到了要两家联姻…”

秦子煜痛的闷哼了一声,委屈呼呼的让我轻一点。

“难怪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要娃娃亲…”我表示无奈,以为娃娃亲都是上世纪不懂事的土大款家才会干的事情。

失神的看着秦子煜满身的伤痕,心疼的揪在一起。

“想什么呢?药都撒了…”见我愣神,秦子煜手戳了我一下。

“没事,就是在想那两个三角形的意义是什么。”那两个三角形,到底代表了什么意义?

“也许等把小樱手中的钥匙要出来,会知道也说不定。”秦子煜也不清楚那个图形的意思,说小樱手里的钥匙要出来,也许里面的东西会对我们有帮助。

“钥匙的形状也是三角形的,是代表了什么呢,总觉得那么熟悉…”我仔细的想着,就是怎样也想不出来。

“对了,你记不记得海城的地域标志,就是海城地区的电台图标。”我一激动,差点把秦子煜的伤口勒出血迹。“就是两个三角形,中间重合黄色的那个电台标记,是不是很像?”

秦子煜转身看了我一眼,抱着我的脑袋吻了一下。“真聪明,然而有什么用?刚才你差点谋杀亲夫…”

……

我愣了一下,没心情跟他开玩笑,怎么会没有用?这不是说海城三区?或者还有别的什么用意?

快速推开秦子煜上了一半药的身体,我拿着纸笔画了一下那个图标,两个等边三角形重叠,中间会有一个菱形的重叠…

是什么意思呢?

“啊!”烦躁的把笔扔在了桌子上,转身就看见秦子煜一脸幽怨的盯着我,委屈的都快要不行了。

“对不起老公,我把你忘了…”我尴尬了一下,忘了自己刚才把他晾在一边了…

“自己想好要怎么补偿我。”他还顺着杆子往上爬。

帮他处理好伤口,就要准备去文泰了,秦子煜说让我先去酒店看看延津,看他死了没…

我很无奈,去就去吧,干嘛还要诅咒人家。

“延津!?开门!”我和秦子煜倚靠在门上,敲了半天门也没见有人打开,睡着了?

“延津?”我小心翼翼的又叫了一声,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延津!”慌张的找人把房间门打开,里面空荡荡的一片,什么人都没有,大白天的拉着窗帘,血腥味浓郁。

“延津…”窗帘被秦子煜拉开,我惊恐的捂住嘴巴,地上有一滩血迹,但是房间没有延津的身影。

“这一局算你输。

游戏继续。”

床上有一张纸卡,还是以前的那种,上面写着,这局算我输,游戏继续…

这个混蛋!

“銘久炙!”我惊恐的喊着,怒火都快把自己炸裂了,想要跑出去找銘久炙却被秦子煜拉了回去。

“不要乱了阵脚,延津也是与当年事情有关的人,他们不会杀了他,不要着急。”

我慌乱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小炙到底要干什么,这到底是小炙的意思,还是那个Lili的意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