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的女王

  • 主演:权相宇,崔江熙,李源根,申贤彬,金贤淑,梁益准,安吉江,朴秉恩,金旻载,尹熙锡,全秀珍,朴俊琴,郑仁基,李龙女,全镇基
  • 导演:金振宇,刘英恩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7
何完胜(权相宇 饰)是一位王牌刑警,他拥有雕塑般的完美外貌,但比起推理更相信直觉,比起法律更相信拳头。他不喜欢复杂的过程,靠着动物般的本能与敏锐的直觉抓捕罪犯。刘雪玉(崔江姬 饰)则以知识和经验为基础,进行复杂推理找到真相。两人办事方式完全相反,但在一起却是梦幻搭档。两人携手,共同调查各种犯罪事件。

推理的女王第一集

有句老话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最后这句用在老陈和老王身上,那最恰当不过了。

我和我爷爷回到家的时候,发现老陈这王八蛋又堵我们家门口了。

而且一见到我和我爷爷,便满脸的迎了上来,而且还边递中华烟。

昨天刚过河拆桥,把我们给撵下了山,今天瞧这献媚的样子,用脚后跟想也知道,山上的发掘工作又遇到难题了!

我爷爷没理他,老子就更不可能理他了。

而且我嫂子貌似也很反感这个人,连门都没让进。

我们进门之后,这老陈也厚着脸皮跟了进来,然后自来熟,就在我们吃饭的桌子边上坐了下来。

对于这种脸皮厚的人,而且又是官字打头的人,真没办法,死赖着不走真没办法!

我和我爷爷都躲进房间不见了,一个小时之后出来,这个人还在!

还自己烧了水,自己泡了茶,悠哉的喝着,看样子一点也不急。

我很想出去轰他走,但是显得没礼貌,所以我就出了房门,对着他说:“山上丢东西了吗?我们可没拿,昨天你助手送我们下来的时候,我们爷孙三人可是空手!”

“嘿嘿嘿,哪里的话,小朋友真爱开玩笑。”老陈嘿嘿笑着,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三沓的毛爷爷,放在桌子上,上面还有一张奖状,他笑着说:“我是来给你们送钱的。”

“哦,是古墓发掘完成了,是吗?”我没有看钱,因为对钱没概念,除了赔给关屠户那两万五很心疼之外,对钱没啥感觉。

“也不是,总体来说,进展很顺利,只不过是今天这奖金和奖状下来了,所以就专门给你们送过来,你们爷孙三人在这段时间内,真是太辛苦了,对我们的发掘工作给以了非常重要的帮助,毫不夸张的说,没有你们的帮助,今天这发掘进度几乎还在起点!”老陈拍着胸脯说:“所以我向上面请示,上面给你们爷孙一人一万块的奖金,还有荣誉证书。”

我了个去!这是赤裸裸的糖衣炮弹啊!

我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说,然后抓了抓脑门说:“这些日子,我们爷孙三人确实是东奔西走的,我都感觉累了,何况是我爷爷这么大年纪,所以这钱我觉得我们该收,那就谢谢国家,谢谢陈总管了!”

老陈脸上的笑容瞬间泛黄,也不知道是因为我喊他总管,听出了我骂他,还是说没见过我这种脸皮比他厚的,竟然不懂得谦虚,自夸完欣然接受了钱。

我又补了一刀,我说:“既然钱送到了,天也黑了,您就回去吧,不然一会山路不好走,而且夜路走多了,容易碰到鬼。”

“嘿嘿嘿,鬼我才不怕呢!”老陈一脸奸笑着说:“我头疼的是机关。”

他竟然没看我,而是朝着我爷爷房间的门大声的说:“前些天不是左边的山峰山体滑坡了吗?把墓道给堵住了,今天好不容易,动用了三部的挖掘机和两部钩机才把滑坡的部分给清理通畅了,一直走到了陵墓的正门,然后一到正门,又被门上的机关给整没脾气了!”

“敢情是又碰到事了。”我冷笑一声说:“又想着让我们爷孙三人给你们打头阵,破了机关?”

“呵呵,也不全是。”老陈说:“就是想请你爷爷上去看看,多个人多个建议。”

“那盗墓贼呢?他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他也没办法?”我反问。

“哎,他说按照以前他的方法,那就是一捆炸药的事。”老陈停顿了一下说:“但我们是考古,肯定是不能这么破坏的,那巨大的陵墓正门也是文物,所以得用巧,不能用力。”

咯吱一声,我爷爷的房门开了,我爷爷皱眉走了出来,看了老陈一眼说:“老夫也算半个江湖人,江湖人行事作风一向豪爽,而且磊落,我本人行事如此,同样也希望跟我打交道的人也是如此,所以我现在丑话说在前头,如果再像之前那样,那我们确实没有合作的必要,我们没理由受你们的气。”

老陈这下脸红了,因为我爷爷捅破了那层窗纸,他笑笑说:“明白,理解!以后一定不会的。”

有了老陈的保证,我和爷爷上山了,这次我哥哥没来,他在镇里的医院帮忙,文达叔三人虽然吃了第二粒药丸,效果好了很多,但是还没完全康复,还得观察。

因为那药丸的效果没有月兰的血水那么有效。

我就更疑惑了,月兰的血为何会那么有效?而且她自己是知道的,她不是失忆了吗?

也没想太多,因为月兰让我看不透的地方又不是一处两处,我想如果有机会,我会好好问清楚的。

在古井的位置下了古墓,依旧是用起重机吊下去的。

然后往左边走,也就是往青龙山的方向。

十字形的甬道是彻底通了,而且考古队还在里面通了电,隔个几米就安一灯泡,把整个甬道照得通亮。

所以我所见到的也比上一次清晰了很多。

陪葬室里的陪葬品已经被搬空了,但是五谷六畜和殉葬里的白骨依旧还是原地。

我总算是明白了,考古和盗墓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墓里的古董,这是撕掉外衣后,赤裸裸的现实。

没有停留多久,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因为老陈带着爷爷已经走远了。

我追上去之后,长达数百米的甬道尽头显出了一片广阔的场地。

甬道的宽度不过五米,出了甬道之后,就是数百平米的平坦石室。

不远处,一座宏伟的大门就镶嵌在石壁之上。

不错,就是‘镶嵌’上去的。

这门是从石壁上挖出来的一个拱形大门,老陈说高度是三丈三,也就是十米,宽度差不多也有这么多。

拱形中间却是两扇长方形的大门,门是石头造的,但是被涂成了朱红色的,门上有门环,顶头则是三层的琉璃瓦,金黄色的。

门前雕刻俩镇墓兽,看着像龙,又像是狮子,又像是麒麟,反正我对这玩意不大懂,只觉得这镇墓兽很威武霸气,挺唬人的。

关键是这两只镇墓兽与地面的石头是一体的,是同一块石头凸出地面的部分雕刻出来的,所以特别的不可思议。

老王和那姓孙的都在,而且正在对着大门研究,姓孙的又是看,又是摸,趴着门缝往里看,并且不时用手抓他那如鸡窝的头发。

我了纳了闷了,什么大门机关,能把这号称盗墓界祖师爷一级人物的孙子给折磨成如此德行!

推理的女王

推理的女王第二集

沈月如左右看了看,朝慕容嫣笑道:“国师府当真是块风水宝地,本以为嫣儿生得极美,可本宫这堂妹住进来,竟也渐渐长出了美人的模样。”

慕容嫣只是笑而不语。

沈妙言在心底翻了白眼,这话说的,好像她以前很丑似的。

不过……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背,在国师府天天喝牛乳羊乳的,肌肤倒的确比从前好了许多。

眼见着临近中午,沈月如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顾明只得赶紧吩咐厨房,尽快赶出一桌丰盛的菜肴来。

沈妙言始终都在防着沈月如,她这位大堂姐,今日不可能只是单纯来闲聊的。

用午膳时,沈月如盯着满桌子的菜,微微蹙眉,慕容嫣便开口道:“皇后娘娘可是有何不满?”

一旁的采秋立即道:“我家娘娘夏日食欲不振,因此每顿膳食,都会上一道山楂汁拌雪酪开胃。不知府上可有这道点心?”

侍立在一旁的顾明立即拱手道:“回娘娘,自是有的,草民这就吩咐厨房去做。”

说着,便抬手,正要招人过来,沈月如微微蹙眉,声音淡淡:“妙言,你便为本宫跑这一趟吧。本宫记得,小时候,你总是爱摘山楂果送给本宫吃着玩。本宫念着你的好呢。”

她话中带着喟叹,似是感慨昔日的好姐妹如今分居两地。

沈妙言抬眸看去,却从她脸上看不出什么多余的感情来。

顾明怕这事儿不简单,正要阻止,那采秋又说道:“三小姐不知道,虽然如今沈国公一脉被从家族除名,可娘娘总是念着三小姐年幼,担忧三小姐在国师府过得不好。娘娘常常想起三小姐以前的天真活泼,是真心把三小姐当做嫡亲妹妹看待的呢。”

沈妙言在心底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对主仆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还真高。

她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起身道:“那我去跟厨房的人说一声。”

她走出花厅,顺着抄手游廊往后院走去,还没进后院,忽然被人一把拉到角落里。

她吓了一跳,回过神,却见拉她的人是素问。

“素问姐姐,你怎么了?”她好奇。

素问往四周瞧了瞧,脸色格外郑重:“小小姐,你不能去厨房,里面全是皇后带来的人。那些嬷嬷宫女以试毒为名,在厨房里待着不走呢。”

沈妙言愣了愣,如果厨房里全是沈月如的人,那么她进去之后,在里面怎么样了,外面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她咬了咬牙,“我去衡芜院的小厨房好了,叫那里的厨娘做点心。”

素问点点头,陪着她一道往衡芜院去。

而花厅内,沈月如品着果酒,表情端庄。

只要沈妙言进了厨房,她的人就会捉住她,逼她吃下放了毒药的点心。

那毒药只需一点,就能让人立即毙命。届时,就推说是沈妙言贪吃,才误食了毒点心。

再把罪名全部引到慕容嫣头上,只说是慕容嫣怨恨沈妙言夺去君天澜的宠爱,所以才做出这档子事,她沈月如便能坐享其成。

她想着,一双剪水秋眸中的算计一重盖过一重,唇角的笑容愈发凛冽。

然而过了一时半刻,却还不见厨房里有人过来。

她放下杯盏,望向慕容嫣,娇美端庄的面容多了一层疑虑:“妙言怎的还不回来?本宫对国师府不熟悉,嫣儿不如亲自过去看看?本宫很担忧她。”

慕容嫣正好不想跟她坐在这里扯些有的没的,于是立即起身,往大厨房而去。

衡芜院的小厨房内,厨娘将拌了山楂汁的雪酪摆进青瓷小碟里,沈妙言直接拿手指戳了一点尝尝,觉着味道酸甜爽口,的确开胃。

沈月如真是会享受。

她想着,指挥素问端了点心,准备回花厅。

然而她刚跨出小厨房的门槛,就听见远处天际一声惊雷炸响,吓得她抖了抖,抬头看去,天色都暗了下来,远处电闪雷鸣,时不时有闷雷滚滚,不过一瞬的功夫,瓢泼大雨就落了下来。

她穿过抄手游廊,不知怎的,总觉心神不宁。

风渐渐大了,将大雨吹到游廊里,将她半边衣裳都给打湿了。

素问瞧着怕她着凉,正好前面有个亭子,就让她先在里面等着,她去拿一把雨伞过来。

沈妙言也不急着回花厅,就点头同意了。

素问走后,沈妙言独自在凉亭站了会儿,看见两个府中的小丫鬟路过:“皇后娘娘的人真是霸道,为何不许咱们进厨房,咱们本来就是在里头烧火的呀。难道是担心府中的饭菜有毒?竟然警惕成那样。”

“嘘,可不能背后说人坏话,当心被皇后娘娘的人听见了。”

“可慕容小姐都进去了……”

两人说着,渐渐走远了。

沈妙言将她们的话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稚嫩的小脸逐渐浮现出凝重,也不等素问了,拔腿就往厨房跑去。

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

这大雨叫人焦躁不安,她脚下生风,一路毫不停歇地跑进了厨房。

皇后宫中的两个嬷嬷守在厨房门口,不知在低声说着什么,脸色极为难看。

沈妙言推开她们,直接冲了进去。

里面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

她皱着眉头,目光逐渐下移,就看见一盘点心被打翻在地,那个身姿纤细的少女蜷缩在地上,一头黑发铺散开来,巴掌大的小脸皱成一团,白得瘆人,唇角隐隐有黑血渗出。

她连忙奔过去,在慕容嫣身边蹲下,勉强将她的脑袋抱到自己的膝盖上:“慕容姐姐!”

对方双眸紧闭,体温很低。

“慕容嫣!”沈妙言提高音量,晃了晃她的头,因为慌张而声音发颤。

窗外是一座池塘,暴雨打在层层荷叶和小小的荷花苞上,噼里啪啦的,几乎完全掩盖住了沈妙言的声音。

沈妙言快要吓死了,不停地摇晃慕容嫣,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慕容嫣勉强睁开眼缝,看见眼前的人影儿,就轻轻笑了一下。

她仰着头,大口的黑血,顺着她尖尖的下颌流到雪白的颈间,看起来触目惊心。

推理的女王

推理的女王第三集

自己的事,真是一点都瞒不过她。

“没事,就是一点小伤,不碍事。你刚看我还行动自如就知道了……”陆之禛坏笑。

苏慕谨脸上的红晕未褪,被他一句话说得红晕更甚。“陆之禛,你……”

真是什么样的话都能说出口。

虽然可能对其他夫妻而言就是些夫妻之间的情话,但她确实脸皮薄了些,有些话听了不由自主就脸红成一团。

看她娇羞的样子,陆之禛嘴角的弧度更甚,也不再逗弄她,起身,“走,我陪你吃午饭,完了还要去见一见司祁锐。”

司祁锐本来想他第一时间就过去见他,不过被他借由回家换套衣服推迟了。而他真正的原因,不过是想第一时间见到面前这个自己的小女人而已。

对外坚强,唯独对他会露出一副娇态,怎能让他放下心中牵挂。

“那你出去等我一下。”她还没穿衣服呢……“你身上我哪里没有看过,还让我出去?”陆之禛下床,走向衣帽间,为她找了一件合适的居家服还有内衣物,放在床上,单膝跪了上去,手伸进被子里,大掌抚向她的肚

子,“几天不见,长了些。这段时间忙都忘了,该给你挑一些孕妇装了。”“这才多大点儿,我怎么没感觉到有什么变化?”苏慕谨目光里透着纳闷盯着自己的肚子,其实如果不是有一丁点的变化,她真不觉得自己是孕妇。何况他们也就将近两个

星期没见而已,有长过吗?她天天盯着并不觉得两个星期有长得肉眼可见的程度。

“当然长了,我看到他长了。”陆之禛肯定的说,将她自床上扶起来,苏慕谨穿上内衣,陆之禛贴心的替她套上居家服,还有外套。

苏慕谨见他这么肯定,也不跟他争论,也不知道他从哪门子看出来的,反正她是没看出来。“等我处理完这里的事,就陪你去买点孕妇装,然后让人过来将隔壁的空房间改装成婴儿房,离我们住的房间也近……”不知不觉都快四个月了,他也就错过了孩子成长的四

个月,并暗自做下决定,接下来的六个月绝对不能再让自己错过了。

陆之禛撩开为苏慕谨穿上的衣服,带着些许愧疚轻轻的在微微凸起的肚子上落下一个宠溺的亲吻。她也知道陆之禛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什么,她轻抚上他精练的短寸头发,脸上竟是幸福的笑意,“没事,你刚刚出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约乔夏陪我去就好了,那丫头估

计得乐疯了不可。再说了,现在离孩子出生还有几个月呢,也不急在一时。”陆之禛重新为她盖回衣服,笑了笑,“那到时再说吧,不过婴儿房的布置我已经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过两天空闲我先画出来给你看看,你也出出主意,差不多就可以让

人着手,就算用最好的东西,还是晾一段时间好。”

在里面没事的时候,他也并不是没有想事情,最多的就是她,其次就是他们的孩子。

“听你的。”

“对了,乔夏那丫头太疯了,以后等孩子出生了,少跟她接触点儿……免得学得一身恶习!”苏慕谨掀开被子,听他这么说自己的好闺蜜,自然不高兴了。“陆之禛,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也没有拒绝他的帮助,穿上裤子和鞋子踩在地上,“乔夏哪点儿不好了,大大

咧咧的性格,没准孩子随了她还更好点,以后每天都活得开开心心的,不会像你我性格这么无趣。”

乔夏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她口中常说羡慕自己,其实自己何尝不羡慕她的无忧无虑,遇上什么事,隔天依然能笑得开怀,放在自己身上就做不到。

不过她也知道,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不一样的性格。与其羡慕,不如做好自己。

自己性格沉闷,陆之禛性格也不见得开朗,不过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像乔夏一样。

但陆之禛身为男人,考虑的问题跟她就不一样了。他喜欢像苏慕谨这样的,文文静静……

“看来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还不及乔夏的,我可是要吃醋了。”陆之禛将她外套上的扣子系上。

苏慕谨才不理会他,他这话就是诓她的。得意的瞟了他一眼,说道:“那倒是。要知道乔夏可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我和乔夏在一起玩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陆之禛本来也真是随意那么一说,结果被她这么一说,那个气啊,悔啊!要知道他最后悔的就是当初自己放弃了她,再回首时,她已经跟黎家的孩子跑了。现在被苏慕谨

这么一说,哪还得了。

在苏慕谨手放在门把手上时,一把将人就揽到了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不放。

苏慕谨被他这么抱着,有些不自在,“干嘛呢?不是要下去吃饭吗?”

“老公生气了,不吃饭了……”

陆之禛眼底冒出的火苗子,让苏慕谨胆怯,暗道,这个男人不吃饭是要该吃人吗?

“那个……”苏慕谨脑子迅速运转,琢磨着想个什么由头能阻止这个男人将刚系上去的扣子又给解开了。

“为了弥补我们两个二十多年的时间,接下来,我们更抓紧时间深入交流一番,不能让其他的人比我跟你更亲近……”陆之禛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苏慕谨真的要疯了。

这个男人真是死的都能说成活的,还说得头头是道。

可是人乔夏是女的,这也能刺激到他……

“陆之禛,别……那个乔夏是女的不是吗?难不成你连我好闺蜜的醋都要吃了?”苏慕谨躺在床上欲哭无泪,简直就是自己挖坑往下跳。

她忘记了刚从里面放出来的男人,是经不起刺激的。陆之禛是想要,毕竟这么久都没有碰过她了,不过她还怀着孕,也才跟他翻云覆雨过,再加上午饭还没吃,他念着她的身子,也就脱了她的衣服,过了过嘴瘾没怎么折腾

她。

只是把自己折腾得够呛,去了趟浴室冲了个冷水澡才勉强将自己的火气给压了下来。

苏慕谨在床上将衣物重新穿在了身上,心里也别扭得不行。要说,他突然放过她,依她的性格应该庆幸高兴才对,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这么冷的天去冲冷水澡,又于心不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