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会更好

明天,会更好
  • 主演:柴碧云,李倩,何明翰
  • 导演:顾晶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0
刘小怜与丁格尔是情同手足的好姐妹,格尔因意外错过大学面试,与小怜一起上了护校。毕业后两人被分到同一所医院,科主任郝湘宁的儿子吴南,被开朗的小怜所吸引。曾被小怜拒绝的夏天退伍归来,格尔对夏天展开攻势,夏天只想与小怜重修旧好。在小怜和吴南领结婚证当天,吴南前女友阿蒙因伤被丢进急诊室,吴南冲上前帮助阿蒙,让小怜感慨心酸,伤心离去。夏天与小怜婚后事业大发展,却为怀不上孩子发愁。在妇产科工作的格尔的帮助下,小怜生下夏家宝。格尔得知夏天即将得到遗产,编造出了家宝身世的谎言,逼迫小怜与夏天离婚。夏天与小怜离婚后因救人受伤昏迷不醒。丁格尔事发,受到了法律制裁,夏天小怜一家人得以团聚。看守所内,格尔向小怜深深致歉,讲出了自己深陷泥潭的原因。格尔感谢小怜的宽容,二人冰释前嫌。

明天,会更好第一集

最后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封北宸向方远敬酒的时候,让钟浈也一起站起来,“方董,这个是我的秘书钟浈,以后有什么事,有可能会让她代为传话,您尽可以相信她。”

这是封北宸临时的一个决定,他们有一个项目说是要和方远的绿缘集团一起合作的,所以他有打算让钟浈做他们之间的特别联络员的想法。

虽然钟浈在名义是他的私人秘书,可是他还是会相要他做些事情的。

“好的,反正只是要封总你的真实意思表示就行,那就先预祝我们的合作顺利进行!”方远也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向他碰杯。

钟浈随着他们一起把酒饮下,一直用欣喜的目光观察在场的每个人,同时为封北宸和陆菁做好服务工作。

会谈进行得相当顺利,结束后回到公司里,本来讲好封北宸是需要去和江氏进行洽谈一些事情的,可是他喝了酒,如果要过去的话,怎么也是需要休息一会儿的。

可是才到公司里,封北宸正在和向明商量事情,江映悠的电话打来,“封总,你什么时候到,我好去公司里等你。”

封北宸实话实说,“我中午喝了点酒,临时加了点事,晚一个小时过去,让你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这倒是给了江映悠一个极好的机会,她马上接口,“北宸,那你不要那么辛苦了,我带人过去你们公司,事情一样可以谈好的。”

这样的盛情,如果封北宸拒绝,那就显得他太过分了,可他的心里当然也明白她心里想着什么,让她来公司里,无非是想让公司里的人明白她是他的女朋友,像是在宣示着自己的主权一般。

不过这样的机会该给还是要给的,他嘿嘿一笑,“这样显得是不是我有些不够殷勤?再怎么说,你也是女士不是?”他话语中有着深深的暧昧调侃之情。

可是对于一个暗恋他的女人来说,这样的感觉真的受用得很。

“呵呵,和我你还用得着这么客气?”江映悠自信满满的说着,她就是要靠自己的这种十足的自信和良好的家世,打动封北宸的心,让其它的女人都成为他生命中的过客。

只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真的很奇怪,不是你足够好了就可以把所有的人都吸引过来的!你无论有多她,也总有那么几个人是不喜欢你的,你再如何的不堪,也总是有人会视你如宝的。

所以不能因为个例就怎么伤心,也不能因为某件事而自得到不行。

“好吧,那我就在公司里恭迎你的在驾。”封北宸淡然的说着,脸上挂着邪肆的笑容,对于这些一心想着扑他的女人,他的处理办法可是多得很。

江映悠一听他答应下来,开心到不行,马上就说,“好的,一会儿见。”

挂断电话,封北宸吩咐钟浈,“把外面的会议室准备下,一会儿在哪里开会。”

钟浈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会议,可既然吩咐她做事,就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就是。

她才把东西准备好,江映悠已经到来,她在前台直接打电话过来的。

封北宸这次是打算给足她面子,亲自下去迎接,“你在哪里稍等一下,我去接你。”语气虽然平淡无奇,可是这意思让江映悠真的很感动。

“好的,北宸,一会见。”江映悠得意洋洋的说着,看向前台的目光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前台多看了她几眼,突然张大嘴巴问,“您是江映悠吧?哇,我好喜欢你的。”

在这里被人认出来,江映悠脸上淡淡一笑,点点头,很不屑的道,“嗯。”

这么半天才被人认出来,她的心里对于这样的粉丝是很不满的。

可是偏偏前台对她真的很喜欢,热情洋溢的说,“你一进来我就感觉是你,可是怕认错了,现在听你声音真的是你也。”

这还差不多,一进来就可以把她认出来,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已。

“有什么不敢的?看出来就该早点说啊,你们这里的封北宸封总,是我男朋友。”江映悠微微笑着,好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的。

两位前台惊讶得瞪大眼睛,“真的啊!天呀,一个是男神,一个是女神,你们的颜值都是逆天的啊!天呀,我的心要受不了啦!”

她们二人的声音引得大夏门口的保安都开始向这边侧目,虽然不能算得上追星,可是听到江映悠的名字,他们都还是知道的。

就算他们自己不买买的,他们的老婆或者女朋友也是要买买买的,而好多广告都是由江映悠做的,尤其是女人的一些化妆品,衣服之类的。

就在前台惊讶的目光中,封北宸来到这里,他自然而然的牵起江映悠的手,向里走去。

这样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前台门的尖叫,还有过往的一些员工的啊声。

一般封北宸很少在公司里,对任何女人有所表示的,毕竟他感觉这里是工作场合,只是前几天对钟浈的举动的激情,还没有完全散去,现在又来一个女人,真的是让他们有一种眼界大开的感觉。

在大家羡慕嫉妒恨的目光里,她小鸟依人的跟在封北宸的身侧离开。

这次的事情当然要比钟浈的来得影响大,上次毕竟是钟浈受伤的情况下的事情,可这次不一样,是真正的牵手。

“江映悠真的和封总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吗?”一个前台不由得再次想要以这样的话来确认一下。

另一个肯定的点点头,“应该是吧。”

不知是谁先反应过来,喊了一声,“快点拍拍照片啊!”

是呀,把这个消息发到网上去,这可是他们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应该让大家都高兴一下,这俊男靓女的,以后他们所生的后代,该是什么样出众的特种啊!尤其是那颜值,该是怎么的一种盛况呢?

马上就有人对着他们的背影一阵的乱拍,还有几个大胆的,跑到他们的跟前去拍!不过封北宸和江映悠倒是很配合!

明天,会更好

明天,会更好第二集

姜飞连忙松手,冲向了浴室之中,水流冲刷之下,才浇灭了那身上的火焰。

这下倒好,除了头发之外,姜飞变成了无毛猪。

好在有美容膏的存在,在身上抹了一边,把肌肤恢复一下原来的模样。

这次的炼体之路总的来说算是成功的,只不过烧了一件衣服,不过姜飞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肌肤似乎都紧致了几分,只要坚持下去,以后肯定能更强。

接下来的时间,姜飞除了正常的修炼之外,就是玩玩电线,有时候还会去寻找别的炼体之法,比如说在瀑布之中练《缥缈剑诀》,抵挡那巨大水流的同时,增加自己的耐力。

洗完澡之后,姜飞看着那惨不忍睹的衣服,把它扔了,重新换了一套,这才慢悠悠的躺在床上,修炼起来。

到了晚上时分,赵倩柔和苏雨灵这才回来,看到姜飞这个失踪人口以后,两人都是有些不满。

“嘿嘿,媳妇,嘿嘿,雨灵妹妹,饭我做好了,吃饭吧。”

姜飞率先开口,先拿自己做的美食来封住她们的嘴再说。

“这两天你去哪了?”

吃完饭后,在客厅之中,赵倩柔果然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作为上宁的正义使者,我当然是维护正义去了。”

姜飞含糊其词的说着自己跟凌菲菲一起去抓捕韩治的事情,然后昨晚又去了林小雨家里吃饭,林小雨和他的关系赵倩柔也是知道,也没有多说什么。

“说了多少次,让你不要做危险的事情,你就是不听吗?”赵倩柔责骂道。

姜飞挠挠头,笑道:“我这不是为了维护一方平安,哎,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然怎么保护你们。”

“倩柔姐,他说的挺对啊,没有他估计我们都完蛋了,哎,天生丽质难自弃,都怪我太美丽,嘻嘻……”苏雨灵在一旁打趣道。

姜飞听到这话有些傻眼,这小妞最近又迷上什么电视剧,开始都说台词了。

“行了,晚上是不是又要去抓鬼,张哥也真是的,不是找了那个什么道长,还要你去干什么?”赵倩柔脸色有些不悦,连张文德都埋怨上了。

“媳妇,你要理解,我可是神州十大杰出青年,没问题的,你们要不要去看看水鬼呢?”

“不要!”两位美女异口同声的说道。

上次那个魔修元神的事情可把她们吓得不轻,哪里还敢去招惹这些东西。

姜飞只能独自出门,看看天空,晚霞映照在湖面上面,显得波光粼粼,太阳已经靠在山的那边,很快就要落下。

他开车来到刚才正阳子布置的法坛地点,张文德此时已经等在周围,这水鬼不除的话,他那就叫做个寝食难安,所以一定要看到正阳子收拾了恶鬼才行。

姜飞看了看天空,最后一缕斜阳缓缓的落下,照在水面上,颇有点波光粼粼的感觉,旁边的路灯也已经点亮,照耀在四周,让这湖边不至于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喂,老道,天都要黑了,还不起来干活,想等着子时阴气最重的时候显示你的法力啊。”姜飞看着天都黑了,正阳子居然在那里睡黄昏觉,胡子随着微风在那里飘动,看起来很是滑稽,他一脚就踢到那躺椅的一角上面。

“何人偷袭贫道。”正阳子蹭的一下从躺椅上蹦了起来,看到是姜飞之后,才悠悠打了个稽首:“道友啊,贫道正在神游太虚,探查这水鬼的情况呢。”

姜飞眼睛向上翻了翻,还神游太虚,睡觉就睡觉,说的那么高深。

正阳子抬头看了看天空,掐指在那算了算,道:“此时阴阳交替,阴阳持平,正是除鬼的好时机,贫道这就去驱鬼。”

他慢悠悠的走到了准备好的法坛面前,拿出了桃木剑之后,缓缓悠悠的在那开始摇铃:“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

念完咒语,老道掏出一张黄符出来,临空一指,黄符噗呲一下燃烧起来,向着水面上飞了过去。

姜飞在一旁咂舌,这家伙不会就只会这个咒语吧,怎么每回都念一样的。

噗!

黄符碰到水面之后,噗呲一下燃烧了起来,在上面形成了一个红色的火圈,悠悠的在燃烧着。

“喝!”

老道怒喝一声,桃木剑临空一点,那火圈开始慢腾腾的翻滚起来,然后就看到其中产生了一团团的小漩涡,紧接着哗啦一声,一个黑影从里面翻腾而出,悬浮在水面上。

这个黑影全身浮肿,应该是被水给泡成这样的,脸色苍白无比,长发及腰,一声黑色的衣服,而她的身上挂满了水草,双水自然的垂下,身上咕咚咕咚的冒着黑气。

不愧是害了三个人的水鬼,这怨气很是强大,周围的空气都被这阴森的怨气带着有些许寒冷起来。

“终于现身了,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是老实的让我超度了,二是贫道把你打个灰飞烟灭。”正阳子挺直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

姜飞这叫一个冷汗,居然和鬼讲条件,这尼玛也太奇葩了。

女鬼似乎根本没有在乎正阳子说的话,只见她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双水,临空飞出,哗啦一下带着阵阵水波,快速的向着正阳子飞过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吃老道一记符篆。”

正阳子脱手就是一张黄符飞出,带着火焰之力飞驰朝着女鬼而去。

女鬼噗的一下,只见被击中,身上火焰一处,她大头朝下,一个扎猛子居然又冲到了湖泊里面去了。

而那燃烧的火焰,也因为遇水的缘故,直接消散而去。

想不到这女鬼还挺聪明,知道水克火,所以呆在水里面的话,正阳子的符篆就对她没有作用。

正阳子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愣,慢慢走到水边,观察着这水鬼跑到哪里去了。

“你丫的还挺聪明啊,居然还知道逃跑,给道爷出来。”

他拿着桃木剑对着水面比划着,一个个的小型漩涡,水面变得混乱了起来。

“喂,老道,你站那么靠边,不怕被拉下去啊。”姜飞在一旁好心提醒道。

明天,会更好

明天,会更好第三集

“新房、酒席、蜜月机票那些全都准备好啦。”

“那就好,婚纱这两天就会寄过来,到时候制作这件婚纱的设计师会亲自送来,柏燕试穿后有什么不合适的可以当场改好。”我笑道。

“嗯,我代我姐谢谢你。”

“再这样客气小心我扣你奖金!”

柏珊连忙掩嘴嘻嘻笑:“对,不谢不谢,你是我姐除我之外的第二号娘家人嘛,准备嫁妆什么都是应该的行了吧?对了,那场珠宝拍卖会时间已经确定下来了,正月初八,在申城福华区的名品拍卖城开拍。”

我为这件事一直悬着的心也彻底落定下来,点头道:“跟我想的时间差不多,到时候我们俩一起去拍下那套‘碧玺传说’。”

从靳晨求婚得到柏燕同意后,靳家那边便选好了婚礼日期。

原本我准备带着柏燕,亲自去婚纱最出名的米兰挑选,却正赶上舞院开业的事,柏燕要就在申城的婚纱店买,我没同意。

靳晨也要亲自给她准备婚纱,但靳晨父子均从政,在这些方面不方便奢侈过度。

正好我这个娘家人不用讲究这些方面,我是抢着争着好不容易才说服靳家,把准备婚纱和珠宝的事情给力争了过来。

柏燕现在在我生命里是比我亲人还重要的人,帮不了她更多,但她大婚,所有的一切我都一定要送她最好的。

我很庆幸,在我并不是一无所有的时候,恰逢她的人生大事,这样总算我不会遗憾一生。

没能去米兰,我托白珍帮忙,介绍了位国际顶级婚纱设计师,将柏燕想要的婚纱款跟那位设计师说了一下,设计师便给我们弄了不少样稿发过来,年前选了好一段时间,最终定版,设计师答应完成后会亲自帮我们送到申城来,并答应了我们的盛情邀请,到时候会参加这场婚礼。

而珠宝,查了好多好多这方面的资料,最后才确定要那套‘碧玺传说’,据说这套珠宝是当代顶级珠宝大家夏洛的惊世之作,全球仅此一套,刚一亮相时尚杂志,便惊艳全球。

听说这套珠宝现在申城,并会公开拍卖,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卯足了劲地在盯着它。

可想而知,到时候会是怎样一番激烈的争夺之战。

我那点家底还不够看的,其实当初我倒是没敢想,我想的是尽我所能去为柏燕弄最好的婚嫁,我那点钱肯定不够买下‘碧玺传说’。

不过路锦言说他出钱,而且买这套珠宝给柏燕做嫁妆也是他的主意,我到时候只要带着柏珊去负责拍到手就行。

回到潇园,佣人殷勤地接过我的行李包,让我马上去卧室看一眼。

“卧室怎么了?”我满心好奇,一边往别墅里走去,一边笑问,“不过几天没回来,难不成卧室还变样了?”

佣人笑得神秘兮兮:“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到底什么呀,这么神秘?”我在玄关换好鞋,突然想起那天路锦言说的新年礼物,他说给我准备斩礼物在潇园。

难道是?

我不由得愈发好奇,连拖鞋也没穿便奔了进去。

一眼看到从门口铺了一路的鲜花,从门口开始,再到楼梯,一束接一束一直延伸到卧室门口,有各色的梅花、玫瑰以及洁白的百合,旁边全以满天星装饰,一路过去,像一条花海小径,美好得让人心悸。

佣人将包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在我身后笑着道:“先生原本是要新年那天亲自来摆花,后来公司有事要出差,这才命令我们年三十那天帮着摆好,太太您在路宅过年没有过来,我们就摆好了一直没动,这些天只要花色枯萎了些就马上又换上新的,不过花的种类形状都没变过。”

我顺着花径上楼,推开卧室的门,卧室里也摆了一路,一直摆到大床上。

大红色的床中央摆着一对鸳鸯水晶饰品,饰品顶上摆着一个文件夹。

我快步过去,将那个文件夹拿过来,打开将里面的东西都取出来。

是一纸购地合同、土地使用证等,还有一座像是教学楼的平面设计图、3D效果图,那楼后面则是一座郁郁大山,山旁边有小溪山涧,楼斜对面有座以篱笆围绕的庄园,庄园里花果满枝,白色的小楼后面绿竹成林。

这图,像极了我梦里曾见过的世外桃源,让人只一眼便生出无限向往。

我连忙细看那份合同,发现这块地不在申城,而是距离申城天远地远的瑶城。

看上面的祥细地址还不是在瑶城市,而是瑶城市新苗镇噶村。

网上说过,瑶城居民以少数民族为主,而这噶村我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他在那么远的地方买这么块地做什么?

难不成,真如我梦中所想,他要住到那里去?

可他成天忙得脚不沾地,跑那买这么个地方,就算建了庄园又能去住得了几天?

那地方显然也没有什么投资价值。

他好端端的跑那去花这么笔钱干嘛?

我有些想不通,脑子里有些懵。

有个念头在我脑海里渐渐成型,让我心跳都不由得加快,可很快又自我否定了。

他身负他父母那么大的期望,他肩上是偌大的金海集团,那么深重的责任,怎么可能?……

我握着那些文件想了好一阵都没想明白,他送我这些的真正用意是什么。

佣人过来叫我去吃午餐,我想到路锦言这会儿人还在飞机上,便也没有打电话问他,将东西重新收回文件袋里放到床头柜的抽屉后,让佣人把那些花都收起来插花瓶,这才去餐厅那边吃饭。

吃过饭,我和柏珊出去给柏燕置办其他所需的新婚用品。

新婚夜的睡衣选的超性-感的一款,导购按我们的要求取出来给我们看时,柏珊立马羞得眼睛都遮上了,我虽然比她经历得多可还是耳根子有些发热。

设计这款式的设计师,想法也忒大胆了。

羞归羞,我俩最后还是一致选定这套,打电话给柏燕告诉她我们给她准备好惊喜的睡衣时,我们俩好一阵贼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