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I字路

  • 主演:室毅,古田新太,每熊克哉,渡边真起子,手塚通,河原雅彦,塚原大助,菊池均也,森罗万象,般若,田本清岚,森田望智,相岛一
  • 导演:内田英治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广告公司职员 狛江光雄(室毅 饰)在45岁的中年之时、从公司总部被发配至地方分店,留下在东京的妻女,只身前往日本最龙蛇混杂的阿修罗市赴任。只有两名职员、濒临倒闭的分店,身为店长的狛江被迫面对“业绩不提升就倒闭·就被辞退”的无解难题。   房贷、女儿升学绝对不可被裁 员 ! 重新 评估老职员、制定执行新规狛江意图借助总公司的运营手段来提升业绩。   就在他想要大展宏图之际、负责制作传单的印刷店突然来电!   自此,噩梦开始了   社长龙崎(田中圭 饰)拿到狛江负责的传单后怒气冲天。这上面居然有一个无法饶恕的错误!   出乎意料的是,这家公司其实是一个黑道组织“龙崎组”。狛江因此陷入绝命危机。   更要命的是、 “龙崎组”死对头“岩切组”的大哥岩切(古田新太 饰)也搅入混局。岩切盛怒的原

人生I字路第一集

“下面台阶后面有个石室,里面全是死人骨头,你们去找点箩筐什么的,去把那间石室清理干净。”

楚伯阳向那三个等在上面的清水庄乡丁布置任务,那三个大汉立即去忙开了。

“清理石室做什么?”邵玉觉得楚伯阳神神秘秘的。

楚伯阳左右看看,居然真的有些神神秘秘的。“我总觉得这个地牢不简单,也许跟陈青鸢占据的那间正屋下面的地室有关联。”

“是吗?”邵玉摇头笑道,“那又如何?”

楚伯阳突然笑眯眯的,难得的眉眼弯弯的模样,把邵玉惊着了,“你怎么了?别吓我!”

楚伯阳哑然失笑,捏着邵玉的尖下巴,打趣道,“你说你,有的时候比谁都机灵,有的时候又简直愚顽不灵!”

邵玉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突然莞尔一笑,“那样不是更显得夫君英明神武吗?”

“哈哈哈……”楚伯阳乐得仰天大笑,“那就仰仗夫人多多扶持!”说罢,还作势对着邵玉打躬作揖。

邵玉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骂道,“别闹,快告诉我你到底在捣鼓什么?”

“小笨蛋!”楚伯阳咬牙切齿地凑到邵玉耳朵边,几乎声不可闻地说道,“陈青鸢的宝藏!”

“哇!”邵玉惊得目瞪口呆,掩着嘴,难以置信地喃喃说道,“原来你一直在打陈青鸢的主意?”

楚伯阳的表情瞬间极为精彩,又是震惊又是无辜又是委屈又是气愤,“你你你……怎么这么会这么想?你夫君我是这种人吗?我也是看到这个宅院里地室的布局之后,才逐渐想到的!”

“哦!这样啊!对不起啊!玉儿错怪夫君了!”邵玉第一次看到楚伯阳这般委屈的模样,登时后悔不迭,暗怪自己说话不经大脑。

但是说老实话,方才楚伯阳说起陈青鸢宝藏时候的语气模样,跟宝哥神似啊!她不知不觉就变得大大咧咧起来!

邵玉上前揽住楚伯阳的胳膊,十分愧悔地再次道歉,那副娇滴滴讨好的模样,楚伯阳哪里舍得生气,捏了一下她的俏鼻尖,便算是揭过了。

“夫君了不起!”邵玉竖起大拇指,使劲弥补。

看她像哄小孩子的模样,楚伯阳额头冒黑线,好笑道,“你道那么多男人围着她打转,甚至甘愿毁了一世的名声被她纳为面首,都是冲着她这个前朝公主去的?你也太小瞧天下男儿了!”

“是啊!不为名,只为利嘛!”邵玉瘪瘪嘴,大摇其头。

原来楚伯阳一点都不清纯,心里早早地给陈青鸢的宝藏挂上号了。怪不得那么轻易就答应帮陈青鸢的忙,要到梁国来辛苦走一趟!原来救济流民都是幌子,一切都是为了这批宝藏!

楚伯阳见她面色不虞,知她心情不爽,这会儿也没办法详细劝解,只能稍放放,回头再说。

这时,那三个精壮乡丁回来了,提着大箩筐,拎着竹枝扫帚,还有畚箕,一块儿去到下面。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下面一阵惊呼,噼里啪啦一阵乱响,显然也被吓了一大跳。

人生I字路

人生I字路第二集

胖姐站在舞台侧面往外看着,心里总感觉少了什么,眼珠子转来转去落在庄剑身上,猛然醒悟过来,“你不念经了?”

“念什么经?”庄剑愣了愣随后呵呵的笑,“他们都是包子?呵呵,不怕了还念什么经。”

看见蟑螂我不怕不怕啦,不怕不怕……。

几次登台,已经习惯了那些晃来晃去刺眼的灯光,对着他的摄像机也带不来任何的压力,更别说现在人还在后台。

“别得意,轮到你上台了。”胖姐推了推他。

大强哥兴奋地走下来,远远地举起手掌,两人对击一下,庄剑笑着说道,“恭喜,小组第一。”

“呵呵,我们决赛再见了,加油。”大强哥咧着嘴笑。

上场前有些紧张,给庄剑安慰后,遇到的第一份食物是喜欢的嘉兴粽,顿时整场比赛都超水平发挥,原本以为没戏,哪晓得吃完了左右一看,自己竟然成了小组第一,这让大强哥乐得不行。

“你们就好了,还可以再吃一轮。”胖姐蔫蔫的在旁边嘟囔。

庄剑笑着说道,“加油,胖姐,想想决赛还能再吃一次,千万不要放弃,加油啊,你能行的。”

“能行吗?”胖姐迟疑着,随即发起狠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了白吃,胖姐我拼了。”

庄剑跟着选手们上了台,眼前灯光晃动,好一会眼睛才适应过来。

“剑哥,剑哥。”刘静怡在座位前不停地蹦跳尖叫。

庄剑笑着挥了挥手臂,随即低下头,看着面前盘子里的粽子。

粽子已经去掉粽叶,丝丝热气从上面腾起,糯香,肉香,还有粽叶的清香,瞬间扑面而来。

咽口水的声音在旁边不断响起,摆在盘子上的筷子没有人去拿,直接五爪金龙上阵,抓起就往嘴里塞。

庄剑也不能脱离群众,拿起一个张大嘴,想了想,放慢节奏,轻轻地咬下一角。

说是小口,说是只咬下一角,实际上却是一口就干掉了半个,大肚汉的节奏不是正常人能够比的。

粽子糯而不烂,里面包裹着的五花肉肥而不腻,只是一口,顿时就让庄剑眯起眼睛陶醉起来。

好味道。

细细的品味着嘉兴粽,猛地睁开眼睛,恨不得大声喊好,随即就听到对面观众席上嘘声一片。

“下去,不要在这里丢脸了。”

“装什么装?第一个就吃不下还敢上台,脸皮太厚了吧?”

“我靠,这种水平也能比赛?换我都比他强。”

庄剑懒得搭理,咽下嘴里美味的粽子,刚把手里剩下的那半个一口咬掉,就听到下面有人尖叫反驳,“不是这样的,剑哥是在品尝粽子,你们懂不懂啊。”

“切,你说是就是啊。”

“就是,还品尝,怎么没看到别人品尝?”

庄剑听到声音往台下看过去,刘静怡急得站起来,正和旁边的观众争吵分辨,声音都颤抖着,仿佛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哼,不知所谓,算了,既然你们想要看吃得快,那就满足你们好了。”

庄剑心里说着,一口将嚼了两口的粽子咽下,双手伸出各抓起一个嘉兴粽,也不怕烫,左右晃了几晃散去一些热气,随后一口一个塞进嘴里,牙床上下,切分成两半,再切,四半,随即就咕噜一声咽下。

“不就是快?有什么大不了。”庄剑哼哼想着。

也不看看他是谁,杭州赛区半决赛的时候,他可是靠着吃的最快,以半决赛第一名的身份杀入决赛的。

旁边,左右的选手已经干掉大半,眼角里感觉到影子快速晃动,疑惑的扭头,就见到庄剑双手开弓,一两左右的嘉兴粽都好像没有嚼过就囫囵吞下,就转头放慢节奏这几秒钟,拉开的距离被推平了,五个的差距瞬间就还剩下一个。

仿佛像是站在起跑线前的运动员听到了发令枪响起,节奏骤然变快,左右的选手被他带动起来,浪潮翻涌,一个传递一个,没过半分钟时间,整个台子上的选手统统开始加速挺进。

“镜头,给我对准那个剑哥。”导演兴奋地喊道。

杭州赛区的冠军,导演从他上台就一直留意着,见到庄剑带起了场上节奏,顿时激动起来,指挥着摄像机瞄了过去,同时观众席上的摄像机开始捕捉台上的那些惊愕激动面孔。

“我,我,我靠,一口两个。”

“上帝,我没看花眼吧?”

“加油,剑哥,加油。”

“追上来了,天啊,他怎么这么快?”

“谁说要吃椅子的?可以准备了。”

台下的观众停止了对庄剑的讨伐,看着他左右开弓双手互搏,盘子里的粽子迅速减少,一个个都呆了,那些其他选手的亲友团竭斯底里的为自己的选手打气加油,呐喊声欢呼声都能掀翻演播厅的屋顶。

“青青,安排她们加快上食物的速度,不要让选手们停下。”导演喊道。

本来规则是吃完一轮食物后,淘汰掉没能完成的选手,然后再继续往上送食物,可是现在,看到节奏在加快,导演直接把规则给丢到了脑后,直接要求工作人员连续上餐。

反正比赛的是分量不是速度,吃不完也没有关系,那就堆在桌子上慢慢吃好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选手们疯狂的吃,保证他们手上嘴里有食物。

导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看眼前的分屏,又转头看着台上,激动得脸都红了。

啪唧,啪唧。

台上咀嚼声响个不停,一个选手张开嘴,都不带合拢,低着头,两只手飞速的往盘子里抓,一两大小的粽子直接塞了进去,摄像机就停在他的前面,大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那人的喉咙咕噜咕噜不断地起伏,大块被咬成两半的粽子囫囵的吞了下去。

庄剑瞟了一眼,微微摇头。

这又不是计时赛,至于和他较劲比赛吗?吃得这么快,也不怕被噎死了。

粽子这玩意糯米做的,粘性十足,吃得快了很容易就噎着,庄剑把最后两个拿在手里,侧着头,有些担心的看着对方。

咔咔咔。

选手突然停下了吞食的动作,双手张开捂着喉咙,嘴里发出奇怪的声响,眼睛瞪圆了,直勾勾的看着前方。

人生I字路

人生I字路第三集

转眼就到了午后。

七星宗,炼丹殿。

这炼丹殿就在那证道山脚,隔壁便是七星宗的祖师药房。而七星宗的弟子们早已得知今日有一位尊客要和门中炼丹师丹老进行丹道比试,所以,在江轩、陈青焰和绝生神君三人到来时,炼丹殿的外的广场之上已经里三层外三层

密密麻麻地聚集了很多人了。

若不是七星宗内不允弟子飞行,恐怕这炼丹殿广场之上都会被七星宗弟子遮天蔽日。

一时间,炼丹殿广场人山人海,鼎沸异常。

甚至还不断有弟子从别处前来。

绝生神君无奈,只能长袖一扫,神君气息一放,灵力浪潮一涌,瞬间就在人海中卷出一道通道出来,直达广场中间。

而原本在这通道中人,只觉自己身体一轻,就被扫到两边去了。

顿时,这边就吸引了全场的注意力,而众弟子被绝生神君的化神气息震慑,刚才还人声鼎沸瞬间就变的鸦雀无声。

作完一切,绝生神君就低着头恭顺的走回了江轩身后,一副忠诚老仆的模样。

江轩便带着陈青焰走进了人海通道,绝生神君也随后跟上。

看到这一切,众弟子都是骇然,不敢置信地看着江轩,纷纷小声议论江轩的身份。

场中有两处高台,分别坐落在东西两侧,而丹老和七星宗的掌门和长老们就在东边右侧高台之上等候江轩的到来。

看来七星宗对江轩真的是恭敬无比,要知道,这修仙界可是一直以左为尊的。

看着江轩在人海通道中走来,丹老一拱手,两只袖袍上下翻飞,朗声道。

“江小友,老朽等候多时了。”

说话间,绝生神君的化神气息已被化解的干干净净,七星宗众人顿觉身上压力全无。

化神神君惊愕地抬眼看了一眼丹老,这丹老竟有如此手段?昨晚碰面怎么没有发现!

但江轩心中对丹老的实力可是一清二楚,并不停下,闲庭信步地到了丹老近前,面不改色的对着丹老同样拱手。

“丹老久等了!”

继而拱手对着七星宗掌门一行。

“诸位久等了!”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七星宗如此示好,江轩也不是不懂礼数之人。

“哪里哪里,我等也是刚到。”

七星宗掌门戚北斗等人连忙站起,回敬江轩。

只有丹老心中泛起波澜,这小子好气魄,竟对自己抬手化解化神气息熟视无睹。

江轩让绝生神君带着陈青焰向七星宗掌门一行走去,落座他们身旁,自己便走向左侧的高台。

“他竟然就是炼丹之人?这么年轻!真的假的?”

“我还以为是刚才那个老头呢?”

“就是,他太年轻了,虽然可能身份尊贵,但是这炼丹是绝对不行的!”

压力一去,这时场上的七星宗弟子更是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这七星宗也算是荒域的一霸,宗中弟子平日行事自然也是傲气惯了,见来人如此年轻又如此嚣张,自然不忿。

丹道比试是常有之事,不然炼丹殿外不可能有如此大的广场和早就搭好的高台。

但并不是所有修仙之人都对丹道感兴趣,今日之所以有如此人海来观看,皆是因为传言今日出场与尊客比试的是许久未出手的丹老。

几百年来,七星宗门下,何人没有吃过丹老炼制出来的丹药?哪一个优秀的弟子没有受过丹老的指点?

与其说他们今日是来看丹道比试的,不如说他们是专门来一睹丹老的风采的。

所以,如今一见竟然是一个这么年轻的陌生人来对他们所崇拜的丹老挑战,自然群情激愤。

至于尊客不尊客,只有七星宗的巨头们才知道,普通弟子哪里知道江轩真实身份。

七星宗的老怪物们看江轩不欲以真实身份见人,当然不会贸贸然大肆宣传。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江轩的身份也只是他们自己幻想的。

江轩从来就不把这种鸡鸭聒噪之言放在心上,听到也只当没听到。

但七星宗巨头们可不敢任由场中弟子肆意谩骂,在无知弟子们发出进一步不敬的声音之前,他们必须采取动作。

“肃静!”

“不得无礼!”

只见掌门戚北斗和太上大长老异口同声的向场中弟子吼出。

既然门中长辈巨头已经发话,弟子们自然不敢多言,只是继续向江轩投去不满乃至不屑的眼神。

场中又安静下来。

只有陈青焰虎着脸向场中弟子们呀呀叫了几声。瞧不起她老大简直就是瞧不起她。

绝生神君老神在在地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对于主人的特异之处,他早就习以为常了,就算今天江轩炼制出了仙尊品级的仙丹,他都不会太过惊讶。

江轩走上高台,看见他所需之物都已经准备好了,每份材料都备了三份,那青冥草也堆积了三千之数,搁在高台上,好似马厩一般。

这时大家的目光都随着江轩的身影看到了高台上之物,顿时场中处处发出了讥笑之声。

纵使对丹道无兴趣,青冥草这种普通至极的药草大家还是认识的。

“用青冥草做药材的丹药也敢跟丹老比,真是笑死人了!”

“快点回家多学几年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哈哈哈!你今日若是能胜过丹老,我就把七星宗地界方圆十里的青冥草都吃下去!”

场中的起哄声很快就被掌门吃人的眼神压了下去。

虽然戚北斗也不信江轩这次能炼制出来化神品级的丹药,但不信归不信,可也不能说出来啊!

江轩看材料齐全,便望向东边的丹老。只见丹老也正望着他,眼中也是充满疑惑。

“江小友,你是否有搞错了?你我约定的可是炼制化神品级的丹药!”

丹老这话说的客气,可质疑的语气却连傻子都听得出。

因为这青冥草实在太普通了,就从来没有在蕴灵七品以上的丹方中看到过!

先不论输赢,如果今天这江轩能用青冥草炼制出化神品级的丹药。他丹老都不好意思对别人说自己曾经是个仙皇级别的炼丹师!因为太不可思议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