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法律师

  • 主演:李准基,徐睿知,李慧英,崔民秀,金炳熙,林基雄,廉惠兰,车贞媛,全镇基,崔代勋,李代延,申恩廷,安内相,李汉伟,金光奎,朴
  • 导演:金镇民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该剧讲述了不相信法律,用拳头解决的无法律师为了报母亲之仇,孤身一人站在正义的法庭之前,对抗以无所不能拥有权力之人的律师的故事。这是一部刻画只为了复仇奔跑的律师,描述他的复仇之路和成长之路的法庭动作剧。   李准基饰演对权力内部者们下刀的律师奉尚必,他小时候亲眼目睹母亲惨死,之后因为悲愤而把为母亲报仇视为人生目的和绝对任务。   徐睿知饰演做任何事情非常有主导性有主见的夏在伊一角,本是律师,因为对法官暴行成为了事务长,成为了事务长以后和奉尚必相识,成为了事件的中心人物。   李慧英饰演法律界受人尊敬的“Mother特蕾莎” 车文淑, 虽然是个绝对女王的存在,但是她是个独吞各种权力,欲望和恶的化身的人物。她的面前出现了奉尚必,她开始动摇了。   崔民秀饰演对权力和欲望充满野心的财阀

武法律师第一集

如果单论样貌,他可以说眼前这个女人真心比不上夏玲,甚至连周媚、王灵都差得远,但这个女人身材却很好,不是那种骨瘦如柴,反而是很丰满,尤其那臀部。

还有眼前的女人眼神仿佛能勾人,刚才抛媚眼给赵斌,顿时让赵斌内心不由加速跳动了一下,那妩媚的双眼配上性感的丰唇,简直就是男人杀手。

关键对方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膀,身上就穿了一个三点式,走起路来胸前波澜壮阔,配上小麦色的皮肤,倒是有些欧美大洋马的感觉。

不得不说四喜会享受,这个别墅自带花园与泳池,光是这配置在恒城市就是天价了,可见四喜这些年没少赚。

“华哥,好久不见。”

热辣女郎走过来,一甩湿漉漉的头发,话语中带着一丝挑逗说道,看向赵斌的眼神更加的炙热。

“呵呵。”

赵斌咧嘴一笑,给人一种很高冷的感觉,内心却在犯嘀咕,眼前的娘们他不认识啊。

猴子看向赵斌,脸色有些难堪,他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妞儿会跟四喜牵扯上关系!

“诗姐,好久不见啊。”猴子咧嘴一笑,主动跟对方打招呼,他想通过这个方式告诉赵斌,眼前的女人确实认识华哥。

“没想到你还跟在他身边,倒是够忠心的。”贯伊诗看向猴子,冷笑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赵斌“当初你甩了我,我说你会后悔,你记得吗?”

“你想说什么?”赵斌一听对方的话,顿时脑袋感觉炸裂,这他娘的是前任啊!

“一会你就该后悔了。”

贯伊诗说完走进了别墅,丝毫没有理会赵斌与猴子,她一会要看四喜如何收拾赵斌,这些年她为了往上爬,可谓是付出了太多,最终抱住了四喜这颗大树。

猴子听到之后,脸色有些阴沉,低声的对赵斌说道“这个女人叫贯伊诗,华哥的前任,华哥当初为了唐姐把她甩了,那个时候这个女人可闹了好久,最终不知道华哥怎么解决的,但这个女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妈的,这叫什么事儿啊!”赵斌暗骂一句,他没想到华哥会因为唐柳雨甩了前任,这么算下来唐柳雨还是第三者插足。

“先见到四喜再说吧,这个娘们好对付。”猴子只能如此安慰赵斌,他内心却是忐忑的,他看到刚才那个女人的眼神,带着仇恨的目光,绝对不是要善罢甘休。

两个人按下门铃,很快就有人开门,赵斌看向对方,一米八多的个头,半袖露出的胳膊全部是隆起的肌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怪胎。

但赵斌知道,这个人很强,不光是对方的吓人的肌肉,还有那气势。

这气势是与实力相关的,跟权利与财富无关,这个人身上的气势,让赵斌感觉到对方是一个高手。

看来四喜今天是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人,这是真的打算要好好审问他。

走进别墅,赵斌就听到了四喜的声音“华子来了啊,赶紧过来。”

“好的。”

赵斌顺着声音答应了一句,走向了宽大的客厅,看着墙壁上的壁炉,还有一旁占据了一堵墙的电视,赵斌不得不说四喜会享受。

这个别墅四喜都不经常来,就已经装修的如此豪华,他都不敢想象四喜在省里的家会是什么样子。

四喜坐在沙发上,身旁坐着贯伊诗,四喜的手搂住了对方丰盈的腰肢,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坐吧,不用客气。”

“好嘞。”

赵斌点了点头,不由的看了一眼贯伊诗,他不知道就这样的女人华哥为何会放弃,唐柳雨虽然长得不错,但身材不如贯伊诗。

贯伊诗属于那种爆炸身材,单独拿出一个部位,都没有什么感觉,但拼凑在一起却十分的诱人。

“这是我老婆贯伊诗。”四喜看到赵斌的眼神,笑了笑介绍道。

“我们认识。”贯伊诗冷冷的看向赵斌,眼神中带着无法掩饰的仇恨。

“认识?”四喜看向贯伊诗,疑惑的问道,然后看向了赵斌,眼神中已经带着一丝狐疑。

赵斌保持着淡淡的笑容,内心却不由紧了一下,他只是一个替身,他又不是华哥,但奈何对方根本不知道,显然对方被华哥伤的不轻,这是要报复。

猴子也不由的捏了一把汗,手中往腰部摸去,那里有一把匕首,如果一会发生什么危险,他至少有自保之力。

“刚才门口见到了。”贯伊诗微微一笑,看向四喜说道。

“嗨,我还以为你们以前认识呢。”四喜笑了笑,内心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他可不希望他的女人跟对方有任何关系。

“哈哈,刚才就看到嫂子了,四哥眼光不错。”赵斌脸上带着笑容说着,内心却暗骂了一句婊子,这个女人果然有一手。

“过奖了。”四喜摆了摆手谦虚的一笑,看向身旁的贯伊诗“你先上去吧,我跟华子兄弟有点事情要谈。”

“好的。”贯伊诗笑了笑说道,站起来扭着丰臀走向了二楼,内心却不由的猜测,四喜到底与对方有什么事情要谈。

看到贯伊诗离开了,赵斌与猴子都松了一口气,这个娘们多待一分钟,就会有一分钟的麻烦。

四喜这个时候挥了挥手,他身后的保镖直接走向了门口,如同门神一样站在了门口。

赵斌身后站着的人,正是刚才给他们开门的,这显然是要封锁赵斌逃跑的路线。

“我小舅子死了。”四喜看向赵斌。

“啊?”赵斌故作惊讶,当然内心也有疑惑,四喜的小舅子应该是贯伊诗的弟弟,可是那个人他见过,年纪比贯伊诗还大。

“我这个小舅子是我前妻的弟弟,我前妻为我挡了一刀,临死前把她弟弟交给我,我也一直把他当我亲弟弟对待,现在却活活被烧死了。”四喜一边说,一边看向赵斌。

“有这事儿?”赵斌看向四喜,不等对方说话,他继续说道“四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我尽我所能!”

“嘿嘿,我左思右想,出现了很多可能杀我小舅子的人,但我偏偏你认为你最有可能!”

四喜脸上带着笑容,当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整个人脸上的笑容荡然不存,双眼变得十分锐利,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头即将捕食的豹子。

武法律师

武法律师第二集

虽然郁沐圣是笑着在说,可沈绕的心里却“咯噔”了一下,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在他眼前耍花样而没有觉察到。“我马上召集兄弟们去清洁部查人。”然后他转向清洁大婶:“你的工作服编号是多少?”

沈绕拿到编号之后,马上宣布:“找一个穿着0432蓝色清洁工作服的女人。”

“郁少,我一定能将肖鱼儿给找回来的。”沈绕保证的拍着胸脯道。

郁沐圣只是笑笑,却并不言语,直到沈绕带着手下的弟兄走后,郁沐圣才道:“老三只能去拿来0432号工作服,你们信不信?”

五少杨城瞪大眼睛:“郁少,你刚才为什么不说。”他对郁沐圣是从心底里佩服,郁沐圣说的所有都是对的。

“爷是想试试肖小姐的智慧有多高吧?”飘逸如风的风间已经管理好火龙马之后,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梨冰,风间说的是真是假?”杨城望向一边沉默冷清的梨冰。

风间和梨冰是大少郁沐圣的两大助手,风间以医术称冠,梨冰则以功夫之最。

“五少你看。”梨冰只是用手指向前面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沈绕,他的手里正抓着肖鱼儿穿过的工作服。

“老三,你……真的只拿回来衣服……”杨城马上笑了起来。

沈绕叹了一声,“郁少,我们还没有发现肖鱼儿的踪影,就看到工作服已经摆放在了离东区出口只有十米距离的位置。”

“我知道,她会从东区出口离开。”杨城立刻跳了起来。“我们快过去。”

“东什么区啊?东区我已经加派了人手,连个影子也没有见到。”沈绕懊恼的道,“对不起,郁少。”

“那她有没有已经走出赛马场了?”杨城眨着眼睛。“肖鱼儿有这么聪明吗?我们每个关口都设置了她的人头像进行画面扫描,就算她乔装改变也走不出去啊。”

风间淡淡的道:“如果肖小姐不是从观众出口处离开的呢?”

沈绕皱眉:“郁少在这里,谁会带她从赛手通道离开?”

“风华。”郁沐圣肯定的道。

杨城还是不是很明白,“肖鱼儿肯定恨着风华吧,又怎么可能跟他走呢?”

“肖鱼儿想着要出去,当然会跟风华走了,等出去了之后再甩开他不就行了。”沈绕恨得牙痒痒的,这个女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耍他。

“老三的分析有偏差,这不符合肖鱼儿的性格,她是个爱恨分明的女人。”郁沐圣拍了拍沈绕的肩膀,然后向着杨城道:“老五,因为风华手上有王牌,肖鱼儿会乖乖就范的。”

众人当然不明白郁沐圣所谓的王牌是什么,他只是率先向赛马场外走去。

“郁少,你测出肖鱼儿的智慧有多高没?”杨城追上来问道。

郁沐圣一顿足,然后转过身,望着杨城和沈绕,“她比你们俩的诡计都要多。”

“等我抓到她,一定要狠狠的教训她。”沈绕火大的道。

“她是郁少的女人,你怎么教训?”杨城不由摇了摇头。

武法律师

武法律师第三集

三天后。

周老头按照约定,终于不甘心地派人将百年野参给花小楼送了过来。

如此,再准备一点其它材料,他便可以正式开始学习炼丹。

而这些材料,主要就是五行中的老金、老树根、三色土与山泉水。

这些都好办,出去跑一圈就能搞定。

正当花小楼准备出去办这些琐事之际,桃姐却打电话来了。

听得出来,她的语气有些激动与兴奋:“小兄弟,你现在有空没?有空的话过来一趟,你的金创散有效果了……”

“哦?行行,我马上过来!”

相对来说,目前赚钱比炼丹重要。毕竟,炼丹是一桩烧钱的活。

总不能天天向小柔伸手吧?

还是自己赚钱来得痛快,说得起硬话!

不久后,他便来到了桃姐的办公室。

屋里,还坐着两个中年男子,以及一个白衫老者。

“呵呵,小兄弟,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桃姐热情洋溢地彼此介绍了一番,又微笑道:“小兄弟,他们三位对你的金创散很有兴趣,想和你当面交流一下。”

“呵呵,没问题!”

花小楼当即冲着那三位江湖人士拱了拱手:“这金创散是我亲手配制,想来你们已经测试过效果了。”

闻言,白衫老者抚须道:“不瞒你说,效果的确不错。而且我们分析过里面的成份,与江湖上常见的金创药差别很大……”

其实,他还是没有完全说实话。

因为在分析过里面的成份后,他还尝试过自己调配,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这才知道,其中必有秘法。

“没错!”

另外一个姓刘的男子附和道:“但不管怎么说,配方我们不关心,重要的是效果。目前来看,的确不错。所以,想和小兄弟聊一聊。”

“我说你俩真是的,大家江湖中人,耿直点。小兄弟,明说吧,我是看中了这药效,想要长期向你订货……嘿嘿,说白了,从中赚点差价。”

敢情,这家伙是想用来赚钱。

不过这对花小楼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所以,沉吟了一下,不由笑了笑:“无所谓,总之我按照自己的价格出货。”

“咳,价格怎么说?”

三人终于问起了最关心的话题。

但花小楼现在却无法回答他们。因为,具体如何定价,他心里还没有谱。

而桃姐显然也猜到这点,主动道:“价格,并没有最后敲定。这样,你们稍等一会,我再和小兄弟协商协商?”

“行行,我们在这里等!”

于是,桃姐冲着花小楼抛了个眼神……然后起身走向三楼。

花小楼紧随其后,用一种艺术的眼光,欣赏着她那摇摆不定的背影。

到了三楼的小房间,桃姐将门关上,然后与花小楼双双坐到了沙发上。

“小楼,其实不仅仅是他们三个人感兴趣,另外还有几个。我感觉,这药剂大有前景,所以这价格,得好好磋商一下。

当然,这个你自己的心里有数,大概想买到什么价位?”

“这个……”

花小楼想了想,又道:“咱们以后就用小瓶装吧,就是常见的那种小药瓶。以瓶来计,桃姐你感觉多少钱一瓶合适?”

听到这话,桃姐苦笑着摇头:“这个姐姐还真不好帮你拿主意,要不你先说个心理价位,我再来帮你参考。”

“嗯……”

花小楼迅速地心里盘算了一下。

其实这玩意儿的成本并不算高。但是,这不比普通的东西,重在技术与药效,与成本并没有太大关系。

所以,价格必须得订高一点,而且要限量。

毕竟自己还要修炼、炼丹,总不能一天到晚都炼药吧?

想了一会,不由迟疑道:“桃姐,你觉得,两千一瓶如何?”

“两千?”

没想到,桃姐却瞪大眼睛惊呼一声。

“呃……高了么?可是太低了,我也没兴趣再炼呀。”

“不不不,小兄弟,你太小看这药剂效果,或是说小看了这些江湖人士。他们就算不是大富翁,但也不差钱。

看似一小瓶,但说不定就能救他们一命。而且,伤口不大的话,能用不短时间。所以,两千真的太低了。

实话说吧,江湖上有一些疗伤的药剂,动不动就卖上万……”

上万?

这下子,花掌门的脸色真的有些羞红。

看样子自己的江湖经验真的太差……本以为开价两千都算挺高的了,哪知与别人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

“那,那桃姐,你说,定个什么价位合适?”

“嗯……目前来说,你的药剂还没有什么名气,全靠口碑。这样吧,先定个六千如何?以后口碑传开了,咱们再来提价!”

六千一瓶?

等等!

本公子把鞋子脱掉算一算……一一得一,一二得二……

按照他上次的经验,专心炼几个小时的话,应该可以炼出五十瓶。

五十瓶,那就是……三十万?

而成本的话,不会超过两万。擦,如此一来,岂不是要发达了?

就算这利润再分给桃姐一部份,自己一天差不多也能赚二十余万,一个月就是六百万。

这样的话,足以支撑自己炼丹。

重要的是,一旦炼出多余的丹药,又可能拿出来卖。很显然,丹药的价格与利润,肯定远超药剂……

这么算的话,自己一年赚上亿轻轻松松。

激动之下当即拍板:“好,就依桃姐所说,六千。不过桃姐,你帮了这么大的忙,咱们还是要谈一谈分成的事……”

“没事没事,小意思罢了!”

这当然是客气话,她跑前跑后,这么热心的,还不是看中了花小楼的潜力?

关键是,这茶楼仅卖茶能赚什么钱?

不赔本都偷笑。

她的主要收入,就是源自于卖消息、寄卖东西,以及拍卖等。

“这样吧桃姐,咱俩也不用彼此客气了。卖一瓶,你提成一千,怎么样?”

一瓶一千?

这个结果……简直太让桃姐惊喜了。

其实,她的心里想的是,能提一成就知足了。而且,还是纯利润的一成。

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大方!

如此一来,她的心情更是异样的激动,双眼水汪汪仿佛蓄了一池秋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