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十第二季

  • 主演:卡米尔·科坦,伊莎贝尔·阿佳妮,朱丽叶·比诺什,朱利安·多雷,吉·马尔尚,克里斯多弗·兰伯特,朗齐·贝迪亚,法布莱斯
  • 导演:Laurent Tirard,Antoi
  • 地区:法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7

百分之十第二季第一集

他满脸诚恳,宋乔点了点头,自从来了S市,陆放还是头一次当着自己的面喊陆胤宸少爷呢。

陆放走了,宋乔跟上陆胤宸的步伐,他走了几步,嫌弃她走得慢,大步往回走,拉着她的手一道往前。

宋乔:“……”

陆胤宸的手掌很大,衬得她的手娇小玲珑,他的大掌包裹着她的小手……

她还在回想陆放的那一声情真意切的“少爷”,曾几何时,她也是这么喊他的,“少爷”“少爷”。

那些陈旧的岁月,早已浸染了风霜。

自从顾明珠死后,都被她沉甸甸的压在了心底。

陆胤宸是陆家的小霸王,向来说一不二,整个陆家,都围着他这个小少爷团团转。

他唯一在顾明珠面前,比较听话,其他人么,都压制不住他,哪怕是他的父亲陆峥嵘,他在对方面前,也是桀骜不驯。

不过,陆峥嵘并没有撼得动这个儿子,毕竟陆胤宸天分极高,顽劣归顽劣,但是学习成绩向来优异,永远居于第一名的宝座,屁股都不肯挪动半步。

宋乔自然是没有荣幸进那家贵族私立学校,但是她的学校在这附近,环境学费是云泥之别,也是常常听闻陆家小少爷的“丰功伟绩”的。

她学校的不少女生,都十分膜拜迷恋陆胤宸,说他颜值高,才华高,家境又好,简直就是少女时期男神的第一人。

宋乔在学校一直很低调,她向来不往那些膜拜陆胤宸的女生群里凑,也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她独来独往,在外人眼里,是个孤僻、只会死读书的孩子。

同样是第一名,但是宋乔却享受不到陆胤宸所应有的待遇,加上她那个时候,留着学生头,刘海又很长,几乎挡住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穿着灰扑扑的宽大校服,怎么看怎么灰头土脸,还真没人能留意到她。

那个时候的她,却很喜欢这种安静的时光,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的力量。

父亲时常教育她,知识能够改变人生,她想着将来有一天,她也要靠自己,让父母享福。

然而,她那个简单的愿望,却永远成了奢望。

托陆放那一声“少爷”的福,宋乔这去帝都的飞机上,很多过去都在脑海里浮现上来。

她一上飞机,就安安静静地闭上了眼。

陆胤宸看了她好几眼,发现她一直没有睁开眼,但是也没有听到均匀的呼吸声。

她是在假寐。

这是不愿意瞧到他吗?还是他强烈要求她此去同行,令她不满了,她用她自己的方式在无声无息地抗议。

陆胤宸抿了抿唇,薄唇抿出凌厉的一条直线。

他来之前给表妹顾绯打过一通电话的,顾绯的电话一直占线中,没人接听。

所以,外公的病情,还真不知道真假,至于舅舅,他是个孝子,他说的话,毋庸置疑是掺杂着水分的。

自从他离开帝都后,并没有跟宋乔一通再回过帝都了,两个人就是因各种原因回去,也都是各自回去的。

这,是第一次一道回去……

哪怕他帮她解了三日春的药性,这个女人对自己依然心存戒心,将自己隔绝在她的心房之外,她自己不主动走出来,也不给他走进去的机会。

陆胤宸右手手指撑着饱满的额头,无坚不摧的这颗心,浮现上了满满的疲惫感。

宋乔,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倔下去了?

宋乔能够感受到陆胤宸强烈的目光,她愈发不想睁开眼了,只希望他快点挪开视线,注意力不要一直落在她的脸上,她脸都被他盯得快出洞来了。

假寐装到这个地步了,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下去了。

*

帝都顾家。

顾绯被催促回家,然后她爸当着她的面给表哥打了一通电话,打电话之前,吩咐她不得不声,打完之后,让她不准来自表哥的电话。

要是表哥来了帝都,问及的话,让她声称她工作繁忙,没有注意到。

反正,她被各种耳提面令教育了一番。

顾绯没有蛋,都觉得蛋疼了,一张俏脸都绿了,“爸,爷爷病情是高血糖,不是心脏病,有你这么行骗的吗?”

高血糖会发作,还是爷爷自己管不住嘴,爷爷虽然身为顾家大家长,但是从小到大嗜甜如命,这么爱吃甜食的老人家还真的是罕见。

他那一身高血糖的病,就是他克制不住口腹之欲,吃出来的。

医生一直告诫他不能吃热量高的甜食,可是他阳奉阴违,没忍住嘴馋,出门散步,碰到一个正在吃蛋糕的小孩子,跟人家讨来了一块。

结果,这一吃,病情发作了,把自己吃进了医院。

家里早就禁止摆放任何甜食了,爷爷就是想吃,也吃不到,平日里还有专人守着,他破不了戒。

今日个,专人家里临时有事请假了,爷爷得了空出去溜达,结果溜达出悲剧来了。

顾绯去医院看望过爷爷了,爷爷还拉着她的手,一直不停地跟她念叨那块蛋糕真的是太好吃了。

看着老顽固这副老小孩的模样,顾绯真心是哭笑不得。

也是,爷爷只有在自家人面前才会这样,在外人面前,还是架子很能端着的。

她看着老人家精神头不错,就没留多久回来了。

没想到她回来后,还有后续,爷爷跟爸爸要趁机搞大事了。

当然,这事情的起因,肯定不是爸爸想出来的,是爷爷珍惜“病情”,想要借题发挥了。

最近,陆峥嵘,也就是表哥的父亲,顾绯是喊姑父的,自从姑姑去后,顾绯反正不情愿喊了。

那个陆峥嵘可能要娶妻了,忍了这么多年,到底还是要续娶了。

一旦娶了妻子,生了儿子,那陆家的一切,可能要跟表哥无缘了。

“女儿,你爸我这也是为了你表哥好,难道你忍心看你表哥一人在外头辛苦打拼,将陆家的一切基业都拱手让给别的女人生的儿子吗?”

顾父这话一出声,顾绯不由也沉默了下来。

说实在的,她其实也挺不甘心的。

百分之十第二季

百分之十第二季第二集

杨长峰坐镇荣氏集团,眼看着高层会议室里的人被带走,地上的血也擦干净,问站在一边不敢说话的办公室负责人:“现在还有多少中层?”

“只有十六个了。”办公室负责人连忙回答。

杨长峰看了一眼荣珍珠请来的副总:“是不是现在开个会,统一一下思想?”

那人很迟疑,荣珍珠不在,现在就处理人事关系,这是不是太莽撞了?万一跟荣氏的要求不符合,那岂不是得罪了荣氏,又做不成事情?

杨长峰皱眉不已,这么一个副总,就算荣珍珠再强势,恐怕也不能带着荣氏改革成功,荣氏集团现在需要一个能给荣珍珠决心的人作为帮手。

这个人,可能业务能力很强,可胆量气魄太小,那是不配带着荣氏集团给陈氏集团当帮手的,这样的人,按照高层的决心执行命令才合适。

“公司高层还有几个?”杨长峰又问。

负责人道:“荣总没在,就只有杨总和秦总两个了。”

连高层都没配备整齐,真不知道荣珍珠怎么想的。

杨长峰立马命令:“马上打电话给荣珍珠,问问她,公司的副总还不到位,怎么领导改革?马上打电话,就在这打。”

荣珍珠心里有算盘,她个人是没有那么大的魄力,也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整顿现在的荣氏的,所以,她把公司丢给了杨长峰,今天这一天,杨长峰怎么做,那都是她鼎力支持的。

电话打过去,荣珍珠回复:“最近实在没时间考虑那些,有些问题我也解决不了,杨总全权负责,什么时候荣氏的改革小组配备整齐,我什么时候再履行总裁的权利和义务。”

换句话,荣珍珠把荣氏彻底交给了杨长峰,她要的是杨长峰帮忙给她找来副总,搭配起行之有效的一个领导小组架构。杨长峰没有客气,命令那个性格太软的副总:“现在你负责起人事工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打广告也好,找猎头公司也好,我只要结果,从现在开始,什么时候至少再有三个副总配备上了,你什么时候

再考虑自己要做什么工作。”然后,杨长峰命令办公室:“把中层集合起来,我要给他们开会,告诉所有中层管理,来开会之前,请他们准备好两样东西,一是决心,做事情的决心,二是辞职信,如果没有决心做事情的信心,我只要辞职信。任何人在开会之前都有选择的权力,但开会之后,如果有人还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那我可要翻脸不认人了。另外,通知所有员工,无论是高层还是基层,荣氏集团从现在开始,只看才能,不看职

位,如果有人有本事,今天就可以让他当副总,我欢迎所有人都自己推荐自己,人事部门马上行动起来,该考察的考察,该辞退的辞退,半小时后,如果让我看到还有人不知所措,我拿你们办公室是问。”

办公室的负责人惶恐不安,他都想辞职了,这人太霸道了,他这不是做事情,这是要逼死人。“能不能做?能做点头,不能做走人,荣氏从现在开始不养闲人,记住,既包括任何员工,也包括荣氏的人,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有人担心上来之后没有舞台施展,那么欢迎去陈氏集团,当然,如果有人觉

着自己有那个才能,实际上没有,那就要重点考虑是出于什么心思了。”杨长峰喝问。

负责人擦擦汗,只能点头,这份公司不容易,但再找这么一份工作也不容易,索性就先试试看,反正陈氏集团的承诺是十分有含金量的,这一点谁都知道,万一做不好,那就找陈氏集团去。

那个秦总站着没动,嗫嚅道:“杨总,这是不是太莽撞了,等荣总回来……”“没那么多时间。”杨长峰看了两眼,“秦总是吧?听说你是从国外回来的,没关系,你有不少时间可以学习,我要说的是,这是国内,没有三六九等,不存在核心的东西不让你碰的道理,你有一分才能,就发挥一分才能。我想,既然你到了荣氏集团,实际上也是想做点事情的,对不对?荣氏集团是做金融的,你也是学金融,有做金融的经验的,公司稳定下来,我向荣珍珠推荐你负责业务,放心,人事工作没那么复杂,最重要的只有一点,就事论事。能公平地看待每一次机会,每一个人,人事工作就没那么难,这里有一点要牢记,从前的荣氏集团,现在不复存在了,全新的,有公平的机会摆在每个人面前

,天花板升高了不止一倍的荣氏集团,现在就摆在每个人面前。”

不知是得到了鼓励,还是自己的确也想做点事情,这个秦总到底还是点头服从了,他知道,比起人家有陈氏集团撑腰的杨总,他的资格实在不够看,哪怕他自信自己的业务能力比杨总强不少。

三两下把工作安排好,杨长峰让办公室通知所有员工,十五分钟内高层和中层开过会,内部竞争就可以开始。随后,杨长峰盯着两个法务部的负责人,强势命令她们按照自己的意志,把已经抓起来的那帮人能够调查出来的问题全部汇总成表,甚至传闻也要汇总出来,一部分材料会交给警方,一部分会留在荣氏集

团,荣珍珠会用这些材料进行改革前的斗争,那个女人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女人,她懂得什么叫斗争。杨长峰自己查了一下那个何求的资料,江州利奴毋金融公司,泰山大会里那个大佬杨的家族金融公司,何求是利奴毋的外联副总,在利奴毋算得上是个人物,另外,他今天带回来的那十几个员工,在利奴

毋里头就是何求的手下,所谓外联,在杨长峰看来就是到处坑而已。

这些人,手里有那两个大佬的黑材料,他一点不奇怪,他要用这帮人做点手脚。老子天生就不是被动挨打的人!

百分之十第二季

百分之十第二季第三集

苏千寻半睁开眼睛看着面前这张熟悉的脸,泪珠从眼角滚落下来,她一定是太希望是龙司爵了,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看到他的脸……

可是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这个人不是龙司爵,而是一个很恶心的男人……

她想推开他,可是因为这张脸,她却情不自禁的搂上他,吻上他,缠上他……

仓库内的人都被收拾了,司慢城和唐醉便火速的带着人离开了,硕大的仓库内只剩下一辆车在那里剧烈的晃动着……

医院内。

自从苏千寻被送进这间病房,龙司爵就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不吃不喝不说,已经站了一天一夜了……

唐醉和司慢城无数次进出病房,想劝他一句,都被他身上冷冽的气势给吓回去了……

“你去,爵知道你身上有伤,肯定不会揍你!”司慢城低声说道。

唐醉,“……”

他认命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依然昏睡着的小丫头,这次苏千寻的样子确实有些惨,尤其是脸肿的很厉害,嘴角也是裂开的,那张小嘴就像失去水份的花瓣……

“咳,爵,你也别太担心了,医生不是说了,苏小妞就是脸看着比较惨烈,都是外伤并没有受内伤。”

“死了几个!”龙司爵突然开口,声音很嘶哑。

“呃,按照你的吩咐,都送去救治了,就一个失血过多死掉了,其他都还活着呢,那个苏然也活着呢,等着你处置呢!”

龙司爵听了他的话,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床上的小丫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司慢城和唐醉也立刻跟了上去,唐醉边走边拿出手机,给顾眠打了一个电话,让她过来照顾苏千寻。

几个人都离开后,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里,叶孤慢慢的走到床边,他看着床上的女孩眼中全是疼惜,疼痛让他几乎窒息,这是一种陌生的感觉,可是现在出现的频率却越来越高……

叶孤来到床边,他弯下腰在苏千寻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两颗泪珠从他的眼眶中掉落下去,落在她的脸上滑落下去……

……

龙司爵到了关押那些想绑匪的地方时,那些人已经被用了可以强行让他们清醒过来药,苏然早就被吓得昏死了过去,躺在角落里,脖子上被拴着铁链,像狗一样拴在那里……

“把她弄醒!”龙司爵眼神冷冽的扫过一旁的女人。

保镖立刻去办了,用一桶水把苏然给泼醒了,苏然瑟瑟发抖的看着这一切,整个人都是极度恐惧的状态。

“把这几个人的脏东西切下来,让他们自己看着喂狗!”龙司爵的声音冷到没有一丝温度。

那几个人因为用了药意识都很清醒,听了这个男人的话,全都吓得尿了裤子,不停的求饶……

但是,根本没人理会他们的求饶,保镖们戴上了手套走过去,按照龙司爵的吩咐做了。

几个人亲眼看着自己的命根子被一条条野狗吃掉,全都发疯般的哭嚎起来,可是,对面那个男人,哦不,是魔鬼告诉他们——这只是刚刚开始!

这边结束后,龙司爵把冷冽的目光落在一旁已经吓到几乎疯掉的女人身上……

***

求推荐票哦~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