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十第三季

  • 主演:卡米尔·科坦,蒂博·德·蒙塔朗贝尔,格雷戈里·蒙泰尔,莉莲娜·罗维埃,芬妮·西德尼,施特菲·塞尔马,尼古拉·莫里,劳尔
  • 导演:安托万·加索
  • 地区:法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法语,英
  • 年份:2018

百分之十第三季第一集

见到慕云深急匆匆的回来,身后还没有宋思思,宋嘉砚脸沉了下去。

“思思呢?”宋嘉砚问,他不会把思思扔在半路吧,反正这种情况也出现过。

“她留在医院陪着俞浩,俞浩一个人在医院呢。”慕云深淡淡的说,抬脚就要往楼上去。

“站住!”宋嘉砚冷声的说,慕云深回头清冷的看着宋嘉砚,现在他只想知道宋嘉砚到底知道了多少,他又和安笙说了些什么。

“你怎么能把思思留在医院,你就这样待她的?”宋嘉砚拍着桌子说,怎么说宋思思也是他唯一的女儿,他还是很疼爱宋思思的。

“父亲,难道你不觉得俞浩很适合思思吗?至少俞浩会对她好,别人就不一定了。这一次是俞浩为她受伤的,难道不应该由她照顾俞浩吗?”

慕云深严词厉色的说,之所以把宋思思留在医院,就是防止她找安笙麻烦,可是他前脚刚走,宋嘉砚后脚就找上安笙了,这里太不安全了,他应该把安笙带走,远离宋家大宅。

宋嘉砚被慕云深说得无话可说,确实是俞浩最适合宋思思,俞浩才是对宋思思好的人,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宋思思有不少的人来求娶,可是更多的是为了宋家的势力,宋思思身为他宋嘉砚唯一的女儿,自然是炽手可热的,可是谁又是真心的呢。

“父亲,今天你找安笙说了什么?”慕云深突然问,他不要去问安笙了,直接问宋嘉砚就好了,虽然宋嘉砚可能不会告诉他。

“告诉她一些事情,不希望她被蒙在鼓里。而且你不觉得我把安宇轩的死和九爷有关告诉她,又告诉她慕云深帮着九爷瞒着她,你觉得她会不会对慕云深产生怨恨,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宋嘉砚看着慕云深说,不管他承不承认,眼前的宋祁夜已经慢慢的脱离了他的掌控了,趁着现在还能牵制他,应该把多年的谋划给一一的拿出来了,付出于行动。

“父亲,至少你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现在安笙是我的女人!”慕云深冷着脸说,竟然把这个事告诉安笙,宋嘉砚真的是老狐狸啊,这个都算计上了。

“你的女人?你是不是忘了她是谁带来的,又是谁的女人!”宋嘉砚看着慕云深,阴沉冰冷的面孔让人忍不住害怕。

“我自然是知道,可是父亲,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应该有知情权!”慕云深提高声音,他不能容忍安笙再一次受到伤害,而且安宇轩的死,九爷也是始料未及的,怎么能推在九爷头上。

慕云深没有在理会宋嘉砚,他现在担心的是安笙,怕安笙想岔了,他应该跟她好好的谈,不让她钻牛角尖。

慕云深看了门口的阿清一眼,看得阿清头皮发麻,他也想阻止的,可是怎么阻止得了,他可是宋嘉砚啊,现在他还不敢违背他。

慕云深推门进去,看到安笙闭目趴着,不知道有没有真的睡着了。

“阿笙,怎么了?”慕云深坐过去问,看样子宋嘉砚的话对她影响很大,她是不是也记恨他帮九爷瞒着了。

“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爸爸的死真的跟九爷有关系,是不是九爷杀了我爸爸?”安笙问,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了,脑子乱糟糟的,什么也想不出来。

“阿笙,你听我说,九爷没有杀你爸爸,你爸爸的死和九爷有一定的关系,但真的不是九爷杀了他。”慕云深把安笙拉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长臂环绕着她。

“你告诉我,把一切的都告诉我,不需要掩盖什么。”安笙抬起头看慕云深,她现在只要真相,其他的她会自己想。

“好,我都告诉你。”慕云深叹了一声,终究是瞒不住她,也罢,告诉她也好,至少他不会有心里负担了,不然他一直都想着,他瞒了她。

“安叔叔是被九爷的一个属下杀的,他想得到九爷的重视,过后九爷已经秘密把人给解决了,也算是替安叔叔报仇了。你耐心等着,等我们把这边的是结束了,我带你去东南亚,亲口问九爷,让他告诉你,他比谁都清楚。”

“宋嘉砚告诉你,就是在挑唆我们的关系,让我们感情破裂,他居心叵测,你不要听信他的话。”

安笙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真的不是九爷杀的吗?那为什么九爷不自己告诉她呢,反而是要连同知情的人瞒着她?

安笙现在只觉得自己走进了迷宫,怎么都找不到出口。

“阿笙,你知道的,对于你的所有,我都尽我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你,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不想看到你难过伤心,所以你不要因为别人的三言两语而对我们失望,我们都很爱你。”

慕云深低沉的说,他是真的怕安笙会对他们失望,尽管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

“云深哥哥,你能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我想自己去想清楚,我不会有事的。还有,你叫人给我带一套衣服,这一身衣服穿的太久了,有点臭了。”

安笙从慕云深怀里起来,她现在需要静一静,把这些事情给理清楚,不管真相如何,她都相信慕云深是真的为她好的。

“好的,我叫人去给你买换洗的衣物。”慕云深摸着她的头,起身就出去了,只希望她能够想清楚。

慕云深叫阿清出去买衣物,又让阿末守在外面,他自己下楼了。

“你这个狠心的东西,竟然把我的思思自己留在医院,你怎么这么狠心!”宛婉看到慕云深,立即冲到他面前,纤细的手指指着慕云深,一张扭曲又狰狞的脸,生硬死气没有更多的表情。

“俞浩因为她受伤,现在她陪着俞浩,照顾俞浩,这是她应该的!”慕云深清冷的说,他现在心情糟糕透了,这个女人还来招惹他。

宛婉看着慕云深,气得说不出什么话来,指了指慕云深,严词厉色的说:

“宋祁夜,你个白眼狼,你怎么对得起思思,她那么爱你,这一次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思思也不会坠落下来,而俞浩也不会受伤,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这样对得起思思吗?”

百分之十第三季

百分之十第三季第二集

“轰!”

“噗!”

王财的一击重击,狠狠的打在了叶修的心脏上,让叶修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人更是软倒在了地上。

“嘿嘿!”

看到这一幕,在场众人全都残忍且畅快的笑了起来。

宋天然,王财,何飞和阿狗四人中,只有阿狗之前和叶修没有什么仇恨,其余三人,都对叶修有着刻骨深仇。

现在看到叶修被王财,疯狂打击,重伤吐血,哪里会不畅快。

“叶修,被打的是不是很痛啊?当初打我的时候,是不是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啊!”

宋天然疯狂的叫嚣,拿着匕首,离开了白薇的身边,朝着叶修走了过去。

“嘿嘿,今天,我要将当日你赐予我的,全都还给你!”

宋天然快步走过来,并且疯狂的大吼。

而半跪在地上的叶修,双眼顿时精光一闪,对着伊雪大吼一声。

“动手!”

喊完之后,叶修身形暴起,朝着被捆绑在那里的白薇三人,快速的冲了过去。

而半坐在白薇三人旁边的伊雪,也是浑身一震,顿时他身上的黑气,被震得四散开来。

伊雪双手飞舞,一股绿色的灵气,从她的手上,射向了狂奔而来的叶修。

叶修身上那些恐怖的伤口,以肉眼可及的速度,快速的复原。

“该死,快点阻止他!”

看到这一幕,王财顿时惊慌大喊。

阿狗和何飞脸上一凛,不顾危险,疯狂的拦在了叶修前进的路线上。

“喀嚓,喀嚓!”

可他们刚刚站定,就被叶修疯狂前冲的身体,给撞飞了出去,身上更是传出了骨头断裂的声音。

“砰,砰!”

“噗!”

两人同时砸在了一旁的墙壁上,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们震撼的看向了叶修,特别是阿狗。

他虽然知道叶修是王者高手,可却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被叶修这么轻轻一撞,体内骨头已经断了无数根,更是受了严重的内伤。

罡劲巅峰和王者入门之间的差距,居然如此之大。

至于一旁的宋天然,则是呆在了那里。

“废物!”

王财从宋天然的身边闪过,大骂了一句,朝着叶修追去。

可是他的速度,又哪里比得上叶修!

眨眼间,叶修就快到白薇等人的身边了。

白薇一家,脸上闪现出了喜悦。

“叶修!”

叶修到了白薇的身边,抱住了白薇,轻声宽慰道:“薇薇,没事了!”

“叶修!”

白薇动情的低喃,“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了,没事了!”

叶修轻轻拍着白薇的肩膀,柔声安慰。

在白薇身后不远的白楠夫妻,脸上现出了宽慰,为女儿能找到这样一个依靠,而感到欣慰。

他们这么大岁数了,早就见识过世态炎凉。

如果是平常夫妻,如果是处于这种情况,说不定根本就不会来。

而叶修呢?

不仅来了,甚至用苦肉计来麻痹对方,以博取救他们的一线机会。

叶修身后的王财,见叶修已经到了白薇的身边,顿时颓然的停了下来。

没想到,筹谋了这么久,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只不过,他心中有点疑惑,到了这个时候,怎么禹青还不出手?

他在等什么呢?

“好了,薇薇,等我先解决了这几个人!”

等到白薇心情平复了之后,叶修松开了白薇,缓缓转身,冷冷对向宋天然几人。

伊雪从地上站起,站到了白薇的身边。

白薇一家,也是愤怒的看向了宋天然四人。

特别是宋天然,白薇一家全都无比的仇视。

“受死吧!”

叶修冷声一句,就要朝着宋天然四人冲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白楠夫妻那两双愤怒的眼睛,突然变成了震惊,随后是恐惧。

“叶修,小心!”

白楠夫妻,大声了的喊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白薇身后的一株小草苗中,禹青的身体缓缓浮现,并且一出现之后,就朝着叶修猛然攻去。

叶修体内白楠夫妻的示警,心中还有些茫然,不过却全身紧绷了起来。

“轰!”

可禹青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他全力的一击,重重的打在了叶修的后心之上。

“噗!”

叶修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更是瞬间惨白下去。

只不过,他却将脚死死的定在原地,没有让自己的身体飞出去。

因为,他要保护身后的这些人。

“轰!”

承受了重重一击之后,叶修强忍住体内火辣辣的疼痛,转身朝着禹青挥去一拳。

禹青早有防备,已经在第一时间,转变了方向,到了叶修的身侧。

“哼!”

他冷笑一声,手上灵气凝聚,狠狠的又是在叶修软肋上,轰上一拳。

“喀喇!”

叶修的肋骨,不知道断了几根。

“禹青!”

直到这个时候,白薇等人才回过神来。

白薇对着禹青,愤怒的大喊。

只不过,禹青回应她,只有那双冷漠的眸子。

“轰轰轰!”

禹青绕着叶修,不断的出拳攻击,叶修的身体,被禹青打的一震一震的,却丝毫没有离开原位。

“叶修!”

伊雪见状,手上不断的纷飞出绿色木系灵气,可她扔出的治疗手段,却全都被禹青拦下,并没有落到叶修的身上。

反倒是将叶修打在禹青身上的伤势,给恢复了!

这让伊雪愣住了,她没有再继续催动药师技能。

因为这个禹青,实在是太诡异。

禹青冷笑看了一眼伊雪,再次朝着叶修攻去。

叶修虽然能越战越强,可是禹青总结了上几次的战斗之后,不再畏手畏脚,而是疯狂的用灵气,碾压叶修。

而叶修为了保护身后几人,根本就不敢离开原地。

叶修身上的伤,不可避免的越来越重。

体内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叶修,快躲啊!”

白薇看的,眼眶通红,泪珠不断滑落。

另外一边,王财等人蠢蠢欲动,想着叶修被禹青打退之后,再次上前,将白薇等人给制住,好让叶修没有翻盘的机会。

“轰!”

禹青重重一拳,轰击在了叶修的心口上。

叶修身形,猛然一震,脸上泛出潮红,带着病态的惨白,手上动作也全都停了下来。

禹青冷笑一声,从叶修的身边,闪到了王财等人的旁边,冷冷的看着叶修。

“噗!”

叶修仰天,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其中还夹杂着星点内脏碎片,人更是无力的缓缓软倒在地上。

百分之十第三季

百分之十第三季第三集

听着这催促声,顾幽离愈发的奇怪,她疑惑的看着拓跋惊寒,希望得到一个解释,只不过让她感到诧异的是,他眉头微蹙,没有多余的介绍。

这就很让人费解了。

她默默的转过身,将水镜对准了白玉城,轻声道,“你是谁?”

水镜里面毫无回音。

神像上的女人看着这座白玉城,心思已经全部被这座久违的城池吸引住了。

她神情隐藏不住的激动,拓跋惊寒见着眸光多了几分冷冽,他低头,也看向了这座城池,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倒是站在顾幽离身侧的一种铜人吸引了他的视线。

看来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又多了许多奇遇。

“进去!”神像上的女人冷声说道。

顾幽离冷哼一声,心想你谁啊,问你你不应,命令起她来倒是得心应手。

“进城!”风盏身影离开了神像之后骤然模糊起来,她穿过云雾,在冰凉的水面上站立,目光坚定的看着那镜里的城池,手指握紧。

顾幽离还是没搭理她。

这会儿她倒是想起来了,当时在浮云星界的时候,她与拓跋惊寒在一起的时候,曾听过她的声音。

那时候满满的厌恶与不满,想必也是看不惯她的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听她的?

顾幽离想继续隔离水镜,但是又舍不得他,她抬起头,看向拓跋惊寒这一身狼狈的伤痕,心下复杂的紧。

他到底是在做什么?和那个女人什么关系,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一直催促她进城去看?

一大堆的问题在脑海中绕着,她还是伸出手,准备挥去这水镜,

“保重。”她轻声说道。

这次传承之后,不论他在哪里,她都第一时间去找他。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的手拂过这水镜的时候,竟然没拂动。

就像是微风吹过了江湖,只带起了一些涟漪,想要吹干整湖水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就是这个感觉,她的手拂过水镜,不过荡漾了两下,又再次恢复了原样。

……

”你让她进去!听见没有?”

风盏的身影离不开那巨大的神像,如她这种已经陨落的众神,能再次保留一些神智已经是很幸运的,法身已经没了,她只能寄居在这里。

她的脚尖踩在那漆黑冰凉的水面上,一阵冰冷的寒气渐渐的侵蚀了她的身体,让她的身影愈发的单薄。

她只好转身,继续站在了神像之上,看着拓跋惊寒,命令他,”快些让她进去!”

“为什么?”拓跋惊寒出声问道。

“白玉城里,可能有你父神的消息,这个理由够吗?”风盏厉声道。

拓跋惊寒垂首,轻笑了一声。

真是好奇怪的称呼。

“幽离。”他抬起头,目光看向水镜中的那秀丽女子,出声道,“你现在在哪?”

他如今在上古战场之内,感应不到她的踪迹,看她身边这情景似乎实在某个秘境,如果不是母亲耗费了那一点神光,恐怕这个水镜也都不会成功开启。

听着他关切的声音,顾幽离扬起嘴唇,悄悄凑近,说道,”巫族传承之地,天外塚不周山。“

拓跋惊寒看着她那一双漂亮的双眸,俊美的面容上多了几分笑意,”你是否有碍?“

”没出什么大事。“她挥了挥手,佯装不在意,分出了几分心神关注外边的情况。

这不关注不要紧,一抬眼,白玉阶上已经滚下来好多道身影。

真的是滚下来的。

一个台阶挨着一个台阶,速度很快,姿势很怂。

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看的让人叹为观止。

她亲眼看见了陈君乾这倒霉的从上滚到下,全身上下都撞的乌青,幸好最后落地的时候还有一块白玉蒲团给垫着,不然肯定会更惨。

顾幽离上前两步,将他扶了起来,“上面发生了什么事?”

陈君乾脑子晕乎乎的,被她扶起来之后,半天都没醒过神,直到顾幽离给他输了一些灵气,疏解了一下他体内乱七八糟的伤势,他才清醒许多,

“上面,打起来了。“他说了句废话。

顾幽离伸手,给他拍了拍灰尘,一下子就拍到了痛处,他倒吸一口冷气,连推开她的力气都没有。

”别拍了,别拍了。“他眯着肿了的眼睛,出声说道,”白玉城里有个很好看的男人,出了个玉玺,厉害的紧。“

那个面具男人和姜卷联合起来都好像不是什么对手,当然了,像他们这种小虾米,一开始就是退场的命。

陈君乾的话自然准确无误的传到了水镜的另一旁。

拓跋惊寒转过头,看向神像上的母亲,见她雍容的容颜出现了几分柔弱,还有些怀恋,这一刻,她好似不是那高高在上严厉的神,而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玉玺,玉玺,是他,他还在。”

风盏只觉得这万万年来逼仄至极的天空一下子开阔起来,她深呼吸一口气,神清气爽,心下藏着所有的苦闷瞬间烟消云散,甚至嘴角扬起,一个笑容稍纵即逝。

……

“再仔细说说,”顾幽离笑眯眯的将他安置在了蒲团上,给他疗着伤势。

她感觉到了,拓跋惊寒对这件事比她还要上心,既然他想知道,她自然也要多套套话。

“我们上去之后,城池外面长满了荒草,一个男人就背对着我们,之后那个带面具的就出手了,荒草中的那个男人转过身来,我还没看清楚长什么样子,一阵强悍的力道就将我们给扫下来了。”陈君乾这次说的很细,毫无隐瞒,但是就信息量而言,少的可怜。

顾幽离抬起头,看着白玉阶梯,犹豫现在要不要上去。

她犹豫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那面具男人说了让她殿后,恐怕有什么计划,若是她贸然上去,恐怕会扰乱他的计划,毕竟现在他们是一起的,第二个自然是因为拓跋惊寒旁边那女子。她不停的催促她进城,她就越不想如她所愿。

”还是别上去了,坐着吧。“陈君乾一眼就看出来了她的犹豫,劝说道,”上面是神仙打架,还是先看着好,你信不信你上去也没什么用。“

顾幽离一笑,席地而坐,”我信啊。“

在下面多好,看看热闹就行,上去还要掺和这乱七八糟的事。

她这爽快的态度让陈君乾很受用,一下子对她亲近不少。

但是水镜里的风盏就怒了,她看着顾幽离这般悠然自在的样子,瞬间就明白她是在和她对着干!

这小女子,真是越看越不顺眼。

风盏咬牙切齿,面上却冷静的很,她站在神像上面,闭上眼,没有发声。

拓跋惊寒整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旋即拿出自己的剑,盘腿而坐。

……

白玉阶之上。

那玉玺散发着强盛的光芒,将一切涤清在外,那面具男人始终靠近不了三步之内,无论他用什么办法,始终上前不了一步。

他身下的木头巨人已经玉玺上的罡风绞碎成了碎末。

只剩下他一人独自支撑。

姜卷一直没有动手,但是也不可避免受到了那玉玺的伤害,她后退两步,裙摆已经扬起,露出了两条纤细笔直的白皙的腿,一些断掉的荒草叶子簌簌的掠了过来,将她白玉一般的双腿切割的血肉模糊。

她脸色苍白,又往后退了几步,但是神识依旧被玉玺碾压着,不禁痛苦的低吟了几声。

后方的黑甲士兵早就已经被打击的滚落阶梯了。

她背后也无一人。

这次的战斗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字,惨败。

一个玉玺便将他们打击的这么狼狈,那个男人可还未正式出手啊。

姜卷的心思很复杂,她膝盖微微弯曲,整个人便疾掠往下,快速的落下了白玉阶,也算是逃出了玉玺的攻击范围。

她倒退飞下来的身姿很美,像是一个蝴蝶,也像是一片落叶,翩纤婉转,美得很。

顾幽离在下方大笑出声,伸手就拍了几个陈君乾的伤腿。

”别拍了别拍了!“陈君乾恼怒出声,”她下来你有什么好处,你笑得这么大声。“

顾幽离摆手,说道,”你不懂,这叫幸灾乐祸。“

陈君乾冷哼一声,懒得理会她。

姜卷落在地上的那一刻,脚步有些不稳,腿上的伤痕太多了,也不知道那玉玺到底什么来头,被切割开来的伤口竟然很难愈合,她好不容易站定,就听见后方顾幽离大笑的声音,脸色一沉,转过头瞪着她,说道,”你笑什么?“

顾幽离站起身,上前几步,看着她这一腿的伤,手欠的撩起她的裙摆,啧啧出声,”这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我给你治治?"

姜卷拍落她的手,冷声道,“不用了。”

顾幽离收回手,听着她这语气也多了几分好奇,问道,“上面到底怎么回事?”

姜卷可不是陈君乾,问什么答什么,她与顾幽离也算是对手,但是并没有惺惺相惜。

她冷笑一声,说道,“不如你自己上去看看。”

说罢,她便转身,独自一人找了个地方疗伤。

顾幽离看着她那血淋淋的两条腿,目光渐渐冷静下来,此时水镜还没有消失,拓跋惊寒和风盏自然知道了这里的一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