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解阿Sir系阿Sir粤语

  • 主演:陈豪,杨茜尧,吴卓羲,钟嘉欣
  • 导演:刘家豪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1
出身于纪律世家的罗耀华(陈豪饰)自小就立志投身警界,但是母亲并不希望他重蹈亡父覆辙,更希望他能当一名普通的中学老师。如母亲所愿,耀华成为九龙城区一所三流中学“林天光纪念中学”的任教老师。横行霸道的校园四大恶人K4设局陷害耀华,耀华愤然辞职,决定一圆他的警察梦。然而天意弄人,刚刚加入警队的耀华,竟被派回原校当卧底,调查校园黑帮毒品事件。学校新来的教师何妙雪(杨怡饰)希望引导学生们重回正轨,她的执着与真心也深深打动了耀华。然而为了破案,耀华不得已假意追求外表冷酷的保龄球教练古嘉岚(钟嘉欣饰),而年青有为的督察程文力(吴卓羲饰)也对妙雪展开追求。   由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推出的校园时装电视剧《点解阿Sir系阿Sir》,由陈豪、杨怡、吴卓羲、钟嘉欣等一线明星领衔主演。本剧为2012无

点解阿Sir系阿Sir粤语第一集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到我们可以战斗的时候

弄死她!

必须弄死!

在释放出业火的时候,杨光同时还召唤出来了一片火海。

这样子,在外人看来,并不能完全发现业火的秘密。

业火可是他的底牌之一。

想不到这一次被她逼的用出了底牌。

她想要和他拼命,杨光自然是不想死。

而她的力量的确是相当的强。

底牌是用来救命的,并不是说拿着不用的。

现在正是他用底牌的时候。

在汹涌燃烧的火海之中,一点幽蓝的火光出现在在其中。

在不远处,几个实力强大的人,已经敏锐感觉到了火焰之中所蕴含仿若焚尽万物,毁天灭地一般的气势。

“这力量……”

“杨光的火系灵力居然如此强。”

“这个岛国女人的力量已经够强了,而杨光的火系灵力居然如此强。”

这几个人一脸诧异。

尤其是玄界那几个古武者。

说起来,日上阪纲给他们的震惊已经无比大了。

如果是让他们对上日上阪纲,绝对没有任何胜算可言。

实力越强,对于自己了解越多,见到对手出手,便知道自己和对手的差距。

更何况,日上阪纲真的很强。

可是……

想不到杨光居然爆发出来如此强的力量。

那么当初和篮子龙交手的时候,他是留有后手了。

黑顾也是眉头微拧,“想不到他这么强。”

这也是让他意外的。

他乃是归元组超凡之下第一人。

见过很多超凡高手,并且和他们交过手,甚至是,他比起一般的超凡高手来,招式威力还要强。

如果他发狠起来,甚至是一般的超凡高手并不是他的对手。

他虽然是半步超凡,但是他所领悟出来的领域力量,可是相当的厉害。

但是,杨光火焰之中,所蕴含的力量,充满了极大的危险。

他没有想到,杨光居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激发了全部神力,打算和杨光来个鱼死网破的日上阪纲,自然是感受到火焰之中所蕴含的恐怖力量。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日上阪纲心中暗暗震惊。

因为……

她可是有神力加持。

在岛国天皇山中,她在获得神力的同时,那可是知道神力拥有着多么强的力量。

可是……

想不到,杨光居然具有,媲美神力。

甚至是,比神力还要强的力量,这让相当震惊。

不过……

她已经要和杨光鱼死网破,以命博命了。

“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杀死你!”

日上阪纲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眼看着两人就要碰到一起,两股恐怖的力量撞在一起,发生火星撞地球的时候。

昆仑秘境的天空瞬间变的黑暗。

一团巨大的黑烟好像是直接穿破了空间,然后出现在了两人中间。

这团黑烟化作一条长长,有着八只头的怪蛇。

八岐!

这八头蛇,和日上阪纲身上黑气所凝聚而成的八岐一模一样。

这黑烟所凝聚而成的八岐大蛇,陡然间所释放出来的强大威压,让现场所有人都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

“这是……”

“这是什么怪物?”

“它到底是什么?”

“这……”

突然出现的黑烟怪物,让很多人为之震惊。

因为这怪物所释放出来的强大威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图。

他们能不怕吗?

黑烟直接将日上阪纲给笼罩,然后她瞬间消失不见了,几乎是下一刻,黑烟也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而在黑烟所凝聚而成的八岐大蛇消失之前,它回头看了杨光一眼。

别人可能感受不到,但是杨光却可以有种很直观的感觉,那就是那个眼神若有深意的意思。

其实,杨光心中也是极度疑惑。

疑惑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让杨光最是奇怪的是。

若是,换做平常,火皇必定会跃跃欲出,想要和它干一波。

当初在对上黑麒麟,它都没有怂。

而这一次,它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让他怎么能不奇怪。

“火皇,它到底是什么?”杨光问火皇。

刚才黑烟的出现,杨光觉察到火皇有一些异常。

火皇回应了他一个,我也不知道的念头。

日上阪纲就这么消失不见了,这让众人很是意外。

她不见了,而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继续。

和他有着同样好奇的人,还有好多。

因为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而出现的黑烟居然可以撕破空间将日上阪纲带走,这得需要多强的力量。

此刻……

在岛国天皇山上空,乌云密布,黑压压的乌云,将大白天,好似给整成了黄昏。

“卡擦擦。”

“卡擦擦。”

一道道明亮的闪电就这么劈在了天皇山上。

巨大的响彻在天地间。

闪电将天皇山的山顶从中劈开,裂开了一道很大很大的缝隙,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人从中劈开了一般。

明亮的闪电就这么一道接着一道劈了下来,落在了一团黑气之上,一道道的雷电将黑气给劈的愈发稀薄,甚至是看起来都要烟消云散。

最后雷消失了,这一丝黑气藏在了天皇山底下……

……

日上阪纲离开,杨光没有了对手。

而阿飞和亚楠的屠杀行动,看起来也是接近处于尾声。

一个心怀仇恨的怒火。

一个一心想要多杀人,不肯认输。

关键两人都是狠人。

杀人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黑顾虽然对什么东西救走了日上阪纲而好奇。

但是看着战场上的人越来越少。

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就是,他被杨光套路了。

从来都是他套路别人,还很少有人套路他。

可是这一次,他上当了……

而这个时候,他的一个手下急匆匆的冲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的道:“主上,主上,灵鼠没有找到那一件东西。”

黑顾猛然震惊,“什么,没有找到!”

和氏方石,这才是他最最重要的目标。

可是,和氏方石却不见了。

要么,杨光藏的地方无比无比的隐秘,可以瞒过灵鼠的嗅觉,而他早就预料到他用灵鼠找寻。

若是和氏方石在杨光手中,那么他将处于很大的被动。

杨光眼见战斗结束了,大声的道:“黑兄,这个时候,我想是时候我们战斗了吧?”

点解阿Sir系阿Sir粤语

点解阿Sir系阿Sir粤语第二集

这次慕清雪和慕清尘两个人知道,自己两个人不仅仅只是参观者,更重要的是今天两个人还是要参加比赛的,就是为了争取最后的十个名额。

慕氏在高坐之上看着自己最骄傲的孙女和孙子,心中自然是说不出来的自豪,要是自己的儿子现在还在的话,看见这样的两个孩子应该也是会高兴的吧。

慕氏闭上了眼睛,收拢了眼中的复杂情绪。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比赛要开始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比武场上。

四族的子弟有二十个人入选,在加上三族的嫡系,一共有二十五人参加,争夺十个名额。

虽然人数和之前的比赛比起来已经是少了很多,比例也高了很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比赛的残酷性变小了,相反,能进入决赛的自然都是有两把刷子的。

这么一帮天之骄子凑在一起,场面自然是不用多说,这激烈从程度绝对要比以前的任何一场比赛都要激烈。

这其中最淡定的两个人应该就是慕清雪和慕长寒了,两人现在的修为自然是能进入决赛的,所以两人并不是十分担心。

这场比赛比的是积分,自由挑战擂主,输一场算是扣一分,赢一场加一分,最终守在擂台之上的五人和积分最多的五人进入决赛。

随着比赛的开始,整个比武场顿时就热闹了,打擂台的人纷纷看着守擂台的而你目光骇人,好像台上的人是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慕清雪和慕长寒两个人也不知道是运气太好了还是运气太差了,居然两人抽中的都是守擂的牌子,而且两人的距离还很近。

两人几乎是十分有默契的飞身上台,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就是这样两人身上的气场还是瞬时间的碾压了很多人。

慕清雪自然是不用多说了,之前的时候她和赵家三长老的一战现在还在所有人的口中盛传,尤其是一句话直接吓跑了一头高阶玄兽的英勇事迹是个人都知道了,自然是不会有人不长眼的去挑战。

而慕清尘也是名声在外,先不说他的师父是谁,就说在多年之前,他就已经是洛城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就凭这个他就有绝对的资本,自然也不敢有人随便上来。

相比其他三个擂台的苦不堪言,两人居然成了最悠闲的那两个人,两人彼此大眼瞪小眼,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局面。

其他三族长老看看擂台之上正在奋力搏斗的自家子弟,再看看这两人,心里那是相当的不平衡,不过也只能心里想想罢了。

“慕家大少爷,本少主来会会你。”

就在慕清尘一脸无聊的站在那里的时候,一青衫男子飞身而来,直直的就落在了他的擂台之上。

慕清雪的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了,想要知道是谁要找自家哥哥挑战,不管这人是谁她都觉得这人是个有胆识的,至少没有被吓得直接不敢上前。

“这死小子!”

高台之上的夏强在听到这声音之后,脸上多半是无奈,多半是自豪。

“少倾这孩子不错。”

慕氏自然是认识台上的年轻人的,夏强的嫡亲生儿子,夏家的少主,夏少倾。

“老太君您可别这样夸他。”

对于慕氏对自己儿子的评价夏强多少有些惊讶,要知道眼前的这老人可不是一般的老人。

慕氏掌管慕家数十载,看人的眼光自然是十分毒辣的,没有想到居然开口夸了自家儿子。

“少倾,几年不见,你这性子还是一点都没有变。”

慕清尘的语气带着几分调笑,很明显的能听出来两人的关系显然是不错的,是旧相识。

“别说废话,来来来,这么多年不见,咱们好好打一架。”

夏少倾多少有些迫不及待,他和慕清尘原本就是同辈,两人年纪相仿,又因为家里的原因两人的关系自然是不错的。

不过一直以来夏少倾最乐意的就是挑战慕清尘,虽然大多数都是最后以失败告终,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

慕清雪在一边自然是听得清楚两人的对话的,这个时候也正巧看清楚了夏少倾的长相。

剑眉星目,五官端正,给人一种十分端正的感觉,眉间隐约透着几分正气,虽然长相不是那种惊为天人的人,不过也算得上是美男子一个。

这人是个能够深交的,这是慕清雪对夏少倾的第一个印象。

“夏少主都说了本少爷自然是要答应的。”

很明显的能够看出来慕清尘这个时候心情不错。

说完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奔夏少倾的要害而去,可是一点情分否没有留。

“我靠,你偷袭。”

夏少倾躲闪的多少有些狼狈,还不忘了损慕清尘两句。

话虽然是十分不正经,不过他身子可是一点都没有闲着,招法也是一点都没有省力,招招都往慕清尘的身上招呼。

这个时候好像两人并不是故人,而是仇人一样,两人谁都没有因为对方是熟人的原因就放水。

因为两人知道对方的性子,只有拿出全部的能力,才算是对对方的尊重,这也是这么多年以来两人心照不宣的共识。

慕清雪还是第一次见到慕清尘出手,这一下就连她都有些羡慕了,自家哥哥人长得谪仙也就罢了,没想到招法也这么漂亮,一举一动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要不是对面夏少倾在一边叫苦不迭,甚至都没有人能想像得到,他是在和人家比武。

再看另一边,夏少倾的招式就是那种十分直接的,简单,利落,每一招都带着巨大的力气,毫不花哨,但是却招招致命,就像是他本人的性格一样。

两人的打斗相比别的擂台之上的打斗自然是激烈不少,也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

南宫少华一直都在一边仔细的看着两个人的招数,心中把两人的实力暗暗做了一下比较。

慕清尘现在已经突破了天阶,要是在真的论起实力来,夏少倾是远远不如的,不过慕清尘他把自己的实力压制在了和夏少倾一样的阶级。最后一天了,就看今天了,妞们,记得下载,推荐下载,号召下载~

点解阿Sir系阿Sir粤语

点解阿Sir系阿Sir粤语第三集

美国纽约,冬今时启用后便比华夏这边晚了足足十三个小时。正午时分,唐人街上人头攒动,锣鼓声伴随着舞狮队,缓缓在人流中向前挪动。

“这纽约遍地都是华人啊,若不是还能看到一眼金发碧眼的家伙,我以为回到华夏了呢!”华人老妪感慨道。

老妪怀中玉雕粉琢般的女童搂着老妪的颈项,将下巴搁在老妪的肩膀上,奶声奶气道:“爸爸说过,无论到了哪个国家,只要到唐人街,跟回到自己的国家没什么两样。阿嬷,我想爸爸了,我们回华夏去找爸爸,好不好?”

老妪心疼地用面颊蹭了蹭女娃娃的粉嫩小脸:“点点乖,等爸爸忙完手头的事情了,咱们就一起回华夏去,好不好?”

懂事的孩子点了点小脑袋,但眼中满是委屈,噘嘴看着被阿嬷牵在手中的兄长,小声道:“哥哥,你想不想回去找爸爸?”

那从娘胎中便带了闭口禅出世的孩子笑了笑,掂起脚轻轻拍了拍妹妹的后背以示安慰。兄妹二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心照不宣,两个孩子如同初见时那般相视而笑。

点头抿嘴片刻,问老妪道:“阿嬷,之前爸爸说好了让我们回去陪他过年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说完,她便低头看了哥哥凤驹一眼,凤驹微笑点头。

老妪望着那人群中时隐时现的狮头,叹息道:“无论是三师叔还是蔡小姐又或者是阮小姐,总是把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所以,欠你们两个孩子了,自然也就多了。现在你们不理解,其实阿嬷也不理解,阿嬷的境界没有他们那么高,在阿嬷看来,没有什么比陪着孩子一起成长更重要的事情了,但也许将来等你们俩都长大了,你们就能理解他们如今的苦衷了。”

“阿嬷,等回到了华夏,让天狼叔叔教我们功夫好不好?”点点捧着老妪那张布满褶子的脸,笑嘻嘻地撒娇道。

老妪心疼地跟小家伙顶了顶额头道:“教你们功夫这种事情,可不是阿嬷能做得了主的。这得三师叔点头才行,否则之前先生想教你们的时候,阮小姐也不会出言相阻了!”

两个小家伙再次对视了一眼,他们自然知道老妪口中的“先生”是谁。

点点“啪”地一下在阿嬷遍布皱纹的脸上亲了一下:"阿嬷,你也很厉害的!说厉害的时候,小家伙下意识地仰了仰了下巴,仿佛有这位很厉害的阿嬷她也觉得相当骄傲。"

老妪笑了笑道:"跟先生比,我就差得太远了!"

小家伙搂着阿嬷的脖子撒娇道:"我不管我不管,阿嬷就是顶顶厉害的!"

老妪笑得很开心,那张布满皱纹的脸如同绽放的秋菊:"可不敢说顶顶厉害,你们爷爷的那位师傅,才敢说是这世上顶顶厉害!:

被她牵在手里的凤驹忽然轻轻拉了拉,仰面看着老妪。

老妪微微一笑道:"凤驹是不是想问阿嬷,爷爷的师傅是谁?"

凤驹很高兴的点点头,除了妹妹点点外,最能理解自己的如今似乎就是这位从小就在身边照顾自己和点点的阿嬷了。

老妪看向人群中时隐时现的狮头,眼神中露出一丝向往,喃喃自语道:"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点点歪着脑袋,笑嘻嘻问:“阿嬷,你说的这些是什么?”

老妪一脸心驰神往:“这些都是这世上顶顶厉害的存在啊!”

“有多厉害?比阿嬷和爷爷都厉害吗?”点点睁大了漂亮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如同从从年画里走出来的孩子。

“先生的师父有多厉害,这个问题当然要问先生了。”老妪笑着捏了捏点点粉嘟嘟的脸蛋。

“爷爷什么时候会回来?”点点低头问哥哥凤驹。

那与正在云海边境出生入死的某人越长越像的孩子微笑着举起手,冲妹妹比较了一个三的手势。

点点撅嘴:“还要这么久,爷爷跟爸爸一样,都不陪哥哥和点点过年。”

老妪笑着亲了亲孩子的额头:“点点最懂事了,对不对?先生和三师叔都在忙着很重要的事情,等忙完了,一定会好好陪点点还有凤驶哥哥的。”

点点有些无奈地看着那舞狮队,低下头思索了片刻才抬头委屈道:“点点不要做懂事的孩子,点点想爸爸了!”

老妪将这个生下来便没能享受到太多父爱的孩子搂住怀里,安慰道:“点点乖,等爸爸忙完这阵子了,小蛮姑姑就带你们回国!”

点点微微鼓了鼓腮帮,算是勉强答应了,眼神飘向远处,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突然冒出兴奋的光泽,指着前方:“糖葫芦!”

老妪微笑,正欲带着两个孩子去买糖葫芦,突然,她眉头微皱,脚步也停了下来。

前方不远处,两名身着黑衣的男子虎视眈眈。

她转向后方,后面同样是穿着打扮如出一辙的两人。

“凤驹,有坏人,你要跟紧阿嬷哦!”郑莺莺嘱咐着身边的孩子。

修闭口禅的孩子看了看前方,又掉头看了看后面,微微叹息一声。

郑莺莺正欲有所动作,被感到身边的孩子轻轻扯了扯自己的衣袖,她低下头,看着这个除了不会说话外其余无论智商还是情商都无可挑剔的孩子。

凤驹轻轻摇头,郑莺莺会意,道:“为什么?”

凤驹微笑看向前方,郑莺莺的眼神也随之飘了过,却一个如同天女下凡般的少女道姑站在那两个黑衣人的身后,少女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体格无比健硕的壮年男子,虽然一身道袍的道士打扮,但宽松的道袍都能被他健硕的肌肉撑得如同紧身衣一般,因而谁也不会觉得,他当真就只是个道士。

穿着素色道衣的少女轻轻打了个响指,身后那健壮男子便上前将那两个还没来得及反抗的黑衣男子扔进了人群。后方两人见势不妙,正欲离去,却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体格同样强壮的日尔曼人。

两个孩子似乎早就习惯了自己的生活中时不时会出现这样的危机,所以危机刚解除,便热情地迎向那素衣少女道姑。

“小蛮姑姑,妈妈回来了吗?”点点很聪明,小蛮姑姑最近一直跟在妈妈身边,既然姑姑回来了,妈妈也该回来了。

“嗯!”张小蛮从郑莺莺怀里接过点点,又轻轻捏了一下凤驹的鼻子,这个动作是之前李云道总是用来对付自己的,所以她觉得现在用在那家伙的儿子身上似乎也不错。

“阮小姐去公司了?”郑莺莺笑着问道。

“嗯,好像是回去坐镇什么收购。”最近天天跟着阮钰,小蛮也才知道当一个女强人是如此的辛苦,之前年幼时看到阮家姐姐的羡慕嫉妒,此时多数还是化为了深深的佩服。她的目光落在雷奥的身上,微微皱眉看着他道:“你怎么来了?你家主子呢?”

雷奥对这个先生吩咐了千万不可怠慢的少女丝毫不敢有任何不敬,微微欠了欠身才道:“先生正在米兰处理些事情,不过会连夜飞来美国。”

张小蛮哼了哼道:“他准备什么时候跟李云道相认?”

雷奥苦着脸陪笑道:“这……这就要看先生的安排了,这种事情,先生该是自有安排的吧!”

张小蛮瞥了雷奥一眼道:“今天让刑天陪你过过招吧?”

雷奥看了一眼那边穿着道袍的憨厚男子,苦着脸道:“先生吩咐了,不让我再跟刑天动手了,除非……”

“哎哟,怕了?除非什么?”

“除非……”雷奥搓了搓手,“除非小仙姑您不吝教些山上的独一法门给我……”雷奥是个骄傲的日耳曼人,肚子里没有那些花花肠子,这样的话说出口后,他自己便都觉得有些脸红。

“哎哟,打我的主意了?”

“先生……先生说,十力虽说是我家少主的兄弟,但实际上是少主一把屎一把尿地养大的,也算是半个儿子,所以您迟早是要我嫁到老王家来的……”

“你……”

张小蛮被他说得满脸飞霞,小声埋怨道:“都说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都其实欺负人,胡说八道 !”‘

雷奥不敢接话,上回见面时是那带着狮子的印度阿三前来偷袭,自己一个不留神,差点儿着了道,最后幸亏这位横空出场,在半空捏了几个他如何都看不懂的印又念了些他听不明白的咒,反正最后那印度阿三的下场很惨,比那头被美国警察当街击毙的狮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小道姑抱着点点在前面走着,身材高大的雷奥便灰头土脸地在后面跟着,直到走出颇远,快到街口上车的时候,少女才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教你一些不算得本门禁制的东西也不是不可以,但如果学了本门的本事,那就要遵循本门的规矩!”

雷奥连忙道:“您放心……不知那规矩是……”

小道姑看了一眼实诚无比的日尔曼大汉,轻笑道:“本门的最大的规矩就是……”

雷奥连忙竖起耳朵,表情恭敬。

“嗯,规矩就是,‘天大地大,拳头最大!’”

看完的到我的公众号“仲星羽”上看番外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