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世追凶粤语

  • 主演:郭晋安,陈慧珊,许绍雄,邓健泓,江芷妮
  • 导演:林志华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粤语
  • 年份:2004
天光(郭晋安 饰)是重案组的CID,为人刚直不阿黑白分明。在追查一宗连环杀人案时,发现疑凶竟是二十年前从父亲手上逃脱的犯人。天光父亲大河(许绍雄 饰)是一名资质平庸的警察,且粗心大意不思上进,不仅让罪犯逃走,更是死在妓女床上,让天光母子蒙受巨大屈辱。以写作实况小说知名的作家高珊(陈慧珊 饰)此次亦追踪着天光手上的案件,二人对案件的不同理解造成摩擦,纷纷竞逐真相。   一日,天光发现父亲的旧电话神奇响起,对方声称自己是警察,只是所说所讲都停留在八十年代。细问起才发现那竟是二十年前的父亲大河!二人合作无间,跨越两个时空,共同追查真凶。

隔世追凶粤语第一集

小命和尊严比较起来哪个重要?

西方国家的人在这个问题上倒是一点也不含糊,互相看了一眼后,就开始悉悉索索的脱了起来,几个女人稍一犹豫也跟着解起了衣扣,唯一没动就只有林风,此时心却凉到了谷底。千算万算,没算到一进来就要他们扒衣服,那藏在靴子里的注射剂怕是也保不住了,第一套方案宣告失败,在几把枪的威胁下,林风才慢条斯理脱掉外套,然后又是长裤,现在就只能靠摩西了,希望那贪

财的家伙不要出任何岔子才好。一群人把衣服裤子全给脱掉,只留下遮羞的底裤,女人只比男士多一件胸衣,满头金发的蒂安娜无疑是几个女人中身材最傲人的那个,没了衣服的遮掩,前凸后翘的身段毫不保留的暴露在众人视线下,只

不过现在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小命操心,没什么心思欣赏,不然一定能惹来不少的口哨声。

“还有你们的鞋子袜子,连衣服一起放到我跟面来。”果然,谨慎的DT组织人员连衣服裤子都给他们扒光了,自然不会还让他们留下鞋子,众人只能按照他说的那样去做,纷纷将衣服放了过去。

蒂安娜双手抱在胸口,一脸担忧的小声对身旁的林风说:“我有点害怕。”

既然害怕,早干什么去了,就不能安安心心带在美帝,跑来这种地方找刺激?

压力陡增的林风在心头埋怨了一通,伸手拍了拍她光滑的背脊:“有我在这里,没什么好怕的。”

“不许说话,现在你们所有人跟着我来。”

战士用一个凶恶的眼神瞪了后排的林风一眼,然后才转过身,朝远处那个黑漆漆的山洞走去。光脚踩在被暴晒的滚烫的沙砾上,不少人顿时皱紧了眉头,还要小心避开那些尖锐的石块,以免把脚底划破,众人依次跟在战士身后往山洞走了过去,旁边还有四五个持枪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要有

任何风吹草动,他们都会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这地方简直比监狱还要严密十倍,林风回头瞥了眼那堆衣服,这才闷声不想的跟了上去。

还好,武装分子没有把他们跟之前抓来的明星大腕分开关押,刚走进漆黑的洞子,里面就传来嗡嗡的说话声,听上去人很多,大概因为又来了新成员,惹来他们谈论的兴致。这个建在山洞里的牢房没有一点光线照射进来,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只能看见一个个用木桩做成的牢笼大门轮廓,沿着内部山壁一字排开,每个狭窄的囚笼里,都至少关押着两个以上的人质,一股屎

尿的臭气在空气中弥漫着。被关了接近半月的明星大腕们,吃喝拉撒都只能在这狭小的笼子里进行,不论男女老幼都是相同的待遇,想想米糖儿这段时间都过着什么样的日子,林风也不免为她感到心酸,恐怖分子简直太没人性了,

还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侵犯这群可怜的女星。这是个自然形成的山洞,后期又经过扩宽,空间十分的宽敞,林风跟着走了十来分钟还没到头,耳边只听见有人在笼子里不断哀求,锁在门前的铁链被晃动的哗哗作响,惹毛了路过的武装人员,不止是一

顿呵斥,往往还会轮起枪托往这些身骄肉贵的明星身上一通乱砸。

当感觉快要走到山洞的尽头,带路的战士才停下脚步,将这排空着的牢房门挨个打开,然后让人质两人一组就进去,锁好铁链,又到了下一组。蒂安娜和林风走在最后,两人自然被分到了一间牢房,在他们隔壁是话多的托马斯和他的同事,刚进到牢里,这个嘴上闲不住的家伙又在那里小声的抱怨起来,结果,拉动枪栓的声音响起,吓得同一个牢

房的同事急忙将这家伙的嘴给捂住了。在恐怖分子面前,人命一文不值,不想死最好的办法就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大家都沉默的蹲在囚牢里,武装人员锁好最后一个牢笼门,大声说道:“好好享受你们剩下不多的时光吧,吃过午饭,我会给

你们安排一些活干,总比待在笼子里等死要强。”

“什么!”许多人都露出诧异的神色,忍不住惊呼道。

剩下的时光?意思难道说最后还要杀了他们?

“把嘴闭上!”

战士见威胁起不到任何效果,所有人都开始慌乱不安的躁动起来,他把枪口对准几十米高的洞顶,哒哒哒的扫射了一梭子。

枪声总算让他们安静下来,战士瞪着通红的眼珠吼道:“不想死就给我安静下来,否则,我会先宰了不听话的人!”

大家这才想起眼前这些凶神恶煞的家伙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抱着多活一天算一天的念头,场面一时间又恢复了鸦雀无声,等到外面几个士兵走远以后,他们才轻声交谈起来。

唯一没有加入这种无意义讨论的,就只有林风和蒂安娜所在的最后这个牢房了,只穿着三点式的蒂安娜带着阵香风来到林风对面蹲下,瞪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瞅着林风。

“干嘛?”林风正费力的将手从木桩的间隙伸出去,花了不少力气,指头尖才捞到那颗离他最近的子弹壳。

“林,你一定很讨厌我对吗?”即便不看安娜脸上此刻的表情,也能感觉到她幽怨的气息。

“你怎么这么说?”林风手里把玩着还带有余温的弹壳,思维已经不知跳到哪儿去了。

“离开阿利伯亚好几个月了,为什么一直不跟我联系?”

“这段时间我真的很忙,再说,你也知道我号码,不是也一直没给我打过电话吗?”

“我打了,至少十次!”蒂安娜一脸的委屈:“可是你的号码根本就打不通知道吗,要不然,我就不用把那份矿石的检测报告用邮递的方式给你了。”

“嘘,小声点,这怎么可能,我的号码又没换过,就算没带在身上,也会自动转接到公司前台,不可能就你打不通。”“真的,我发誓没有骗你。”蒂安娜信誓旦旦的说。

隔世追凶粤语

隔世追凶粤语第二集

原本大家都一致看好陈子季能够战胜何家安,就算在第二轮何家安首先写完诗作之后,除了陈月英几女之外,也没有多少相信何家安有战胜陈子季的能力,大家的目光全

都集中在陈子季的身上,相信以他的实力,作出一首比何家安更好的诗只不过是差在时间上而已。

可是这么一等,差不多一柱香的功夫就已经过去了。

何家安不着急,自己也没有催促陈子季的意思,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悠哉悠哉的样子好不潇洒。众人再看向陈子季却是另外一番模样,额头上的汗水已经聚到了一起,汇成一条小河顺着脸颊上流了下来,即便如何,陈子季都没有功夫伸手去擦拭一下,目光死死在盯

着那付画卷上面,嘴里像是在念叨着什么,可是总是有种继续不下去的感觉。

人群中渐渐有人变得不安了起来,开始只是低声在议论陈子季到底遇到了什么难题,即便这样,大部分人还是相信陈子季最终还会写出一首诗战胜何家安的。又等了一会之后,终于更多的人开始不安了起来,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渐渐大了许多,就在众人还在议论着陈子季这到底是怎么了的时候,突然场中间的陈子季猛地抬起头

来,瞪着通红的双眼,大声吼道:“都给我把嘴闭上。”

声音戛然而止。所有人包括陈宣在内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场中央的陈子季,似乎不太相信这句话居然是从他口中说出来的,随着陈子季的话落地,场地中突然出现了片刻的安静,众人脸上

的表情均变得难看了起来。

处在风暴最中心的不光只有陈子季,文征明也在其中,毕竟陈子季也是县学中的一员,自己身为县学的教谕,自然也教管教不严的责任。只是文征明只是看了一眼陈子季,并没有斥责什么,反倒是继续把目光投向何家安所做的那一首诗,每当自己看一遍,心里就像是多了一层感悟一般,久而久之,自己突

然有了一个想法。又是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陈子季依然没有在宣纸上写下任何一句话,甚至连放在手边的毛笔都没有拿起来的意思,就在这时,文征明却是轻轻一咳说道:“时间已经用去

了太多,子季不妨先听一听家安刚刚作的诗,若是觉得自己能超过他的话……再给你些时间也不迟。”陈子季整个人已经处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听到文征明的话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倒是外围的一些人已经听出文征明话里的意思,看起来这文征明已经被何家安的诗

所打动了。

既然陈子季也没有反对的意思,文征明便拿起何家安的诗大声地朗读了起来。

“一蓑一笠一扁舟,

一丈丝纶一寸钩。

一曲高歌一樽酒,

一人独钓一江秋。”一首短短的七言诗居然一连出现了九个一字,这样的诗别说是其它人,就连文征明这等才华横溢之人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更加难得可贵的是,这九个一已经完完全全把画

中的所有给展现了出来,给人留下无比深刻的印象。“好诗。”这两个字可不是出自文征明,又若者陈月英之口,而是来源于人群中的某一位,至于是谁已经无人想去探究,那人只是占了一个快言快语的便宜,接着更多的赞

许便铺天盖地而来。每当赞许的话多一句,陈子季的脸仿佛就又白了一分,刚刚文征明念的诗自己听得清清楚楚,别看自己作不出来这样的诗句,但自己并不是分辨不出诗的好坏,所以当文

征明念完之后,陈子季心里就清楚,不论如此,自己这次肯定是追不上何家安了,别说是自己,就是把那‘江南诗仙’找来,作出来的诗,恐怕也比不上何家安这次。

想到这里,陈子季不由长长叹了口气,强打起精神来,毕竟斗诗是要经过三轮才分出胜负,要是自己依旧保持这个状态的话,恐怕最后一轮也赢不了何家安。

诗念完了,文征明分明已经看到陈子季的眼神中已经写下了不甘二字,自己还是又问了一遍:“子季,若是你觉得自己可以赢的话,我还可以给你两柱香的时间。”自己多么希望自己能够痛痛快快地赢下何家安,可是现实却还是给了陈子季当头一棒,犹豫了一下之后,陈子季终于点了点头说道:“何公子果然天资过人,这一回,我认

输了。”

既然认输便好,文征明终于松了口气,倒是冲着何家安招了招手说道:“家安你先过来。”

何家安连忙起身,快步走了过来,好奇地问道:“山长找学生何事?”

文征明并没有马上开口,而是小心地把自己面前的画卷转了个方向,放到了何家安的面前,这才笑着说道:“既然诗是你作的,自然应当你亲自把诗写上去。”何家安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文征明的意思居然是让自己把这首诗写在这幅画上面,一想到自己居然能给文征明的画提诗,何家安的心里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犹豫着也不

敢拿起笔,最后干脆苦笑道:“既然画是山长所画,这诗还是您写为好。”

“哎……”文征明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家安不必过谦,其实只要你用一颗平常心去对待这付画便好,再说,我要的并不是你的字,而是你的这首诗。”听了文征明的话,何家安的心里好像是也有些顿悟,快速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何家安缓缓点了点头,接着拿毛笔饱粘墨汁之后,开始在画布上面快速地书写了起来

。算起来,上一世加这一世,自己练字也差不多有二十年的时间,写过的字已经不知有多少,可是没有一幅字像是今天这样让何家安这么的激动与兴奋,这可是文征明的画

,再过几百年之后,这跟国宝都没什么两样,而自己居然可以在这上面提诗一首,这是多么的光宗耀祖。倒是文征明自己却不明白为什么何家安这么一付小心翼翼的样子,不过是一幅画而已,虽说自己是喜欢之极,可是一直没有合适的题诗在上面,自己总觉得这幅画像是少了点什么似的,而今天自己终于如愿以偿,等到画上面的墨迹干了之后,自己兴冲冲地把画卷了起来,刚想把画拿回去的时候,突然站在一旁的陈子季开口说道:“山长,我有话要说。”

隔世追凶粤语

隔世追凶粤语第三集

这是所有人对夏曦,第一眼的评价!

再看去,却又觉得无比神秘!

擒着薄纱的手上亦缠着绷带,长长的带子自手腕垂落下来,像丝带,又像蜿蜒的白蛇。

她走的缓慢,一步一步掐着节奏,但谁都能看出来,这并不是外行者该会的走法,因为这明显是模特才会的台步!

这个新人,会台步??

人们忍不住面面相觑,甚至那些想看夏曦笑话的人,现在都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恍若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

我的天啊!

假的吧??

她会台步??

就在人们的震惊之中,夏曦走到梯台中央,忽而一扬下巴,将薄纱高高抛起!

人们只看到薄纱越飞越高,而夏曦,已经悄然走出,薄纱在灯光下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这位复古帝王的身后,缓缓飘落!

那一瞬,飞花如雨,飘摇花落,走在花雨之中的夏曦置若罔闻,依旧踏着庄严而霸气的步伐,缓缓往前走去。

直到这一刻,人们才看清楚她的面容。

那一瞬,全场惊艳!

珠冕,那是帝王的冠冕!

黑底儿红色龙纹,那是帝王的龙袍!

偏她仍然带着浓重的视觉系妆容,只一只眼睛被纱布重重包裹,但这并不影响她的美,反而因为这样,使得另外一只眸子,尤其引人注目!

漆黑的眼线,高挑的眼尾,蓝色的眸子如最浩瀚汪洋,眼底羊骷髅头更是让人震撼!!

“我怎么突然有种看到死神的错觉??还是东方式的死神!”

“是阎罗王吧??但感觉又不像,比阎罗王更妖娆,更诡异,又更神秘……简直像是暗夜的帝王,高傲霸气,魅人心魄!!”

人们下意识盯紧了夏曦,看着她从容庄重的走到台前。

追光灯打下刺目的光,将梯台前三个人照的异常醒目。

夏筝然阴沉的脸色也完全暴露出来,明明她才是个女的!

穿着妖娆魅惑的衣服,为什么她竟然有一种被夏曦比下去的错觉!!

天,她的魅力还不如一个男的么!!

果然是个喜欢基佬的变态!!

夏筝然冷哼一声,故意往前挤了挤,她不想把最好的位置让给夏曦,不管是追光灯还是摄像机,都应该只对着她!!

场外,顿时响起一片咔嚓咔嚓照相的声音,但夏筝然的抢镜,明显让不少人都开始拍夏筝然,而忽略了夏曦。

但这都没所谓。

夏曦轻笑一声,缓缓抬起手。

随着她的动作,袖口拉出顺畅精致的弧线,白皙的手指轻轻贴上眼睛上的绷带,夏曦从容闭上眼睛,缓缓解开绷带。

她的动作很慢,慢到夏筝然都没注意到这里。

但是在场的所有观众都注意到了。

人们的视线追着夏曦,他们想知道,夏曦到底要干嘛?

解开绷带??

然后呢??

刚才是丢了薄纱亮出真实面容,这次又要给他们看什么??

人们的目光不自觉的追着她,直到绷带落在地上,那紧闭的眸子,缓缓睁开。

天,竟然是蓝金妖瞳!!

“那、那绷带下的眼睛是金黄色的!”

“我的天,我怎么感觉这双眼睛才是点睛之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