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玫瑰粤语

  • 主演:温碧霞,温兆伦,罗嘉良,王伟,尹扬明
  • 导演:刘仕裕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2
欧阳海潮(温碧霞)自幼生活在育幼院,多年来,她的助养人Uncle Rain一直是她认知外面世界的窗口,不间断的通信令两人建立了深厚的感情,遗憾在缘悭一面。踏入社会的海潮与失散多年的母亲(罗兰)重逢,得知自己的悲惨身世,决定向迫使她家破人亡的乔永发(黄伟)报仇,而目睹母亲被欲斩草除根的乔永发杀害后,她更加重了复仇的念头。   海潮忍痛与相恋多年的男友方有为(尹杨明)分手,又一改清纯形象变作成熟性感女郎,自造机会结识为人阴险的乔家三公子乔力(罗嘉良),两人很快打得火热,期间心情,她化为文字向Uncle Rain倾诉,只是信件均未寄出,她不知Uncle Rain就是乔家性情温良的二公子乔立(温兆伦)。而乔立将海潮认出时,数次欲将身份挑明总不得机会。其后海潮命运多舛,她与乔立的情感也浮浮沉沉。

火玫瑰粤语第一集

下午张爱玲果然请假休息了。

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张爱玲就已经准备好出门了。

看了看时间,七点左右。

我调侃着说道:“等会儿先给她打个电话,如果她不回来,我们就过去看看。说不定你妹妹真的跟同学在一起,其实她年纪也不小了,可能正在谈恋爱呢!”

“谈恋爱?老公,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事情呢?”张爱玲很紧张地问道。

我连忙摇摇头,说道:“我猜的,你想想看,大学毕业的女孩子,谈恋爱也很正常啊?难道你这个表姐的,就没有听你表妹提过吗?”

“没有啊,她从来没有跟我讲过,现在不好好找工作,怎么能谈恋爱呢?”张爱玲似乎有点儿激动起来了。

我不想因为张怡的事情跟老婆吵架,所以就没有作声。

可是老婆焦急地走来走去,看得我都有些烦躁起来。

“老婆,你能不能安静坐会儿呢?让我休息一下。我答应你,今天晚上我们去找你表妹,看看到底她是跟什么人在一起,行吗?”

张爱玲给张怡打了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我看到张爱玲说话磨磨唧唧的,直接把手机抢了过去。

“喂,张怡,你现在到底在哪儿呢?晚上回不回来啊?”

“我在我同学家里,今天晚上也不回去了。”

“这样吧,你同学住哪儿?我跟你表姐过去一下,你姐要是今天还见不到你,估计会发疯的!”

“啊?那你们来湖贝新村吧,行吗?”

“张怡,你就不能自己回来一趟跟我们说一声,打声招呼吗?你知道你已经多少天没有回来,你表姐很担心你,知道吗?”

“今天晚上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们过来的话,十一点前一定要到,过了十一点,我们就不在湖贝新村了。”

电话被挂断了。

我和张爱玲商量了一下,决定现在就打车去了湖贝新村。

到了牌坊的时候,张爱玲给张怡打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张怡跟着一个男的一起走了出来。

张爱玲看到那个男的,直接把张怡拉到一边,轻声问道:“这个男的是谁啊?”

“朋友啊!”张怡似乎一点儿都不避讳。

我马上低声在张爱玲的耳边说道:“老婆,看看他们到底住什么地方。”

张爱玲就对张怡说道:“你这么大了,其实我也不应该管你那么多,但是你好几天不回家也不打声招呼,你知不知道我们会担心的?”

“每次你打电话我都接了啊,我都跟你说过了,我是和同学在一起。”

“你同学呢?这个,应该不是吧?”张爱玲指着那个男的,问道。

张怡笑了笑,然后就拉着张爱玲的手,说道:“表姐,跟我来,我带你去我同学家里面看看,免得你总是放心不下。”

我和张爱玲被带到一处三房一厅的房子,原来这是合租的房子。

张怡的一位女同学住在其中一间房子里面,然后剩下的两间房子,住着一对情侣和刚才跟张怡一起出来的那个男的。

深城这种合租的情况倒是很常见,只不过我和老婆都不喜欢这种比较混乱复杂的合租方式。

现在年轻人的想法比之前要开明很多,他们反倒是不介意,毕竟房租那么贵,有人合租可以减轻不少的经济压力。

深城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所以这种情况倒是司空见惯的。

张爱玲进了张怡的女同学房间,我就把张怡拉到一旁,问道:“你怎么宁愿住这里,都不想回去呢?”

张怡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我只是不想在家里面当电灯泡,现在你和我表姐不是刚刚和好吗?我希望多给你们一些空间,让你们过一下二人世界。我这可是为你们着想。”

“其实用不着这么刻意,如果你再这样子的话,你表姐可能就不让你住我们那里了!”其实这是我的想法,因为张怡如果经常不回去,那就没有必要让她再跟我们住一起了。

“其实这里环境也挺好啊,单身屌丝男,热恋小夫妻,还有我这个情窦初开的同学闺蜜。你懂了吧?”张怡似乎还挺享受这种环境,所以说起话来,整个人的眼睛都是发光放亮的

听张怡这么一说,我居然开始同情可怜那个单身屌丝男人了。

一个被利用的男人而已,现在居然一直对我和张怡微笑。

看情形,这个男的倒是对张怡有意思,可是我已经知道结局肯定是悲剧收场。

现在我唯一好奇的就是,等会儿,也就是十一点之后,张怡他们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不过现在要先吃饭,反正人也不多,我就跟老婆商量,干脆都一起叫上出去吃一顿算了,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

况且这几天张怡住在这里,也给人家添了不少麻烦,所以张爱玲也觉得应该请大伙儿一起吃饭。

吃完饭之后,我就知道他们十一点以后要干嘛了!

泡吧!

原来合租的几个年轻人,已经成了朋友,而且约好了今天晚上去泡吧。

深城的年轻人没有几个不泡吧的,或许是平常的工作生活压力大,所以大家都愿意去酒吧放松一下。

当然了,也有些人泡吧是为了追女孩子或者找帅哥寻刺激。

我是无所谓,反正我也以前也经常去泡吧,可是我老婆张爱玲就不行了。

她很讨厌嘈杂吵闹的环境,所以一听去泡吧,张爱玲就直接回绝了。

那种音乐比人声音大,说话都需要使出浑身力气的地方,张爱玲一点儿也不喜欢,也从来都没有去过。

既然不能跟他们一起去玩儿,张爱玲只能跟我回家。

其实我是很想去泡吧的,只是因为要陪老婆,所以只能放弃了。

回家的路上,张爱玲就问我:“那个男的是做什么的啊?”

“好像是搞电脑的吧。怎么了?”

“感觉倒是挺斯文挺老实的,他是不是张怡的男朋友啊?”

“肯定不是,他应该是对张怡有意思,而你表妹好像还看不上人家,估计是打算让人家当备胎吧。”

“备胎?这可不行啊,女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呢?下次我一定要好好跟张怡谈谈,让她不要伤害别人,尤其是这种老实的男人。”

“男人老实不老实,你看的出来吗?”

“女人都有第六感,我的直觉一向都是很准的。”

“那当初你认识我的时候,觉得我是不是一个老实的男人呢?”

“如果不是,我就不跟你在一起了!”

“我还以为是因为我救了你,所以你才以身相许呢!”

提到那件事情的时候,张爱玲突然沉默了。

火玫瑰粤语

火玫瑰粤语第二集

简清若倒不是担心自己事业的问题,可是秦可可有一点说对了。

她现在找夏尘这是当小三的前兆。

“我男友答应了要跟我去吃饭,你快点自己走吧!别到时候我男友来了,你更没脸!本来答应跟你吃饭的,现在又跟我一起了!当然你知道尘尘这人的,是个直男。也不介意带上我这个正牌女友跟你一起吃饭的。这也不是没发生过的事。”

的确这事当然发生过,她邀请夏尘来家吃饭。

结果夏尘还带上秦可可。

原来夏尘是准备和女朋友吃饭了,那还主动提她约饭的事。

见简清若脸色难看,秦可可更是来劲了说:“其实尘尘是不好意思拒绝你,毕竟你是亲王夫人的闺蜜!亲王夫人这点面子是要看的!他私底下跟我说,其实看到你很烦的!但又不好意思拒绝而已!我说这些话可不是故意难受你,只是不想你不知道,还经常来找我男朋友,你自己会难堪!”

简清若觉得这样搅和三角恋没意思,也不想跟秦可可废话,“我还有通告,先走了!”

简清若都想打自己一巴掌了,明明知道人家有女朋友,却还主动贴上去,真是够贱的!

只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就是想要来看看他。

简清若啊简清若,以后还是把这臭毛病给改了,人家的男朋友,你还是别惦记了!

夏尘换了衣服出来,没看到简清若的车子。

反而只有秦可可在场。

“尘尘!”秦可可贴上来抱住夏尘的手腕,整个人贴上去。

简清若的车子开走了,可是在后视镜里看到秦可可贴着夏尘。

简清若肚子里一阵恼火,这夏尘,就不能直接拒绝她的晚饭吗!还主动说她要请他吃饭!

有女朋友了,还答应她的邀约。

分明也不是个好东西!

简清若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让自己赶紧不要再惦记夏尘。

等了那么久,等来的却是夏尘的女朋友提醒她不要做小三!夏尘明明烦她,却还答应跟她吃饭!

真是觉得羞辱!

医院门口夏尘拿开秦可可的手,“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们分手了没有关系了,以后别再来找我。”

“我不要!我不要跟你分手!尘尘,你不要生气了吗!以后我们再去领证结婚,我保证很低调,不让任何人知道,肯定不让媒体发现!我发誓!”秦可可举着手,眼底含着泪。

夏尘不想理她,看了四周,还是没看到简清若。

他有简清若的微信,给她发信息,“简小姐,你在哪?”

简清若开着车看到信息了,直接无视。

想了想又把夏尘的微信给删了。

夏尘见简清若还没回,又发了一句,“我在门口。”

结果消息显示发不出去,“简富贵”已经不是他的好友。

一瞬间,夏尘心里咯噔了一下,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一般,心里有些堵。

怎么好好的突然走了,而且把他的微信也拉黑了。

“尘尘!人家一路堵车过来,开了两个小时的车呢!肚子好饿,陪我吃饭好不好!”秦可可拉着他的手在那撒娇。

火玫瑰粤语

火玫瑰粤语第三集

温远的脸红得不像,但是她没有办法,他一直一直地逗着她让她品尝。

最后她实在受不了了在他的手指轻咬了一口。

夜慕白的眸色变深,撤了回来,双手捧着她的脸一口一口地亲,他从来没有这样耐心过,像是有一辈子的时间来做这件事情。

温远颤着,脸蛋埋到一边的枕头里,他就追过去低笑着亲她耳后的软肉,一下一下地亲,亲得她全身都发软——

情到浓处,温远仰着脸蛋,手指揪着他黑发求着他不要了不要了。

“乖。”他安抚她,却是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一个晚上,他对她都很温柔,可是这个夜晚对于温远来说,她甚至是渴望他粗鲁一些,因为这样的他太磨人了……

过度的放纵,第二天清早还是睡过了。

温远醒来时,已经十点,夜慕白还在,她睁开眼就看见他放大的俊颜,然后她被他吻了,还被按着又热了两回。

事毕,温远趴在他的怀里,全身都没有了力气,而他似乎还是蠢蠢欲动的样子,她无力地开口:“你想要我也没有力气了。”

懒懒地不想起来,大概是昨晚的感觉很好,所以今天她没有排斥他,做过了还趴在他身上,感觉懒懒的很舒服。

夜慕白的手放在她的背上,顿了一下:“抱你去泡一会儿。”

她不想起,他其实也不想起,但是他知道他刚才有些粗野,怕弄伤了她所以想抱她去泡个澡。

他说完,温远就嗯了一声,“你抱我。”

夜慕白笑了一下,起身抱起她朝着浴室里,五分钟后温远舒服地泡在热水里,还是趴在他的怀里,她半梦半醒,被他按着酸痛的肌肉。

“夜慕白,你哪里来的六块腹肌,你也不健身的。”她趴着,像个小女孩一样侧着脸看着他,小手还乱七八糟地莫着。

他低声地笑着,由着她弄,后来直到她惊呼一声想挪开手时他握住了她的,声音沙沙哑哑的,“第七块?”

温远咬唇,“你放开我的手。”

“是你先碰我的,温远,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他贴在她的耳侧,声音又沙又哑:“摆平它。”

温远的脸蛋红得要命,她耍赖不肯,一直趴在他的怀里。

“温远,是你先招惹我的。”他在她的颈子里用力地咬了一口,她哀叫一声。

后来就是马马虎虎,草草地弄了。

温远不肯泡了,他就抱着她去淋浴,最后还是被他抵在浴室的墙壁上半推半就了一回,温远是真的没有力气了,一直睡着下午一点。

醒来时,夜慕白竟然还在,他穿着白色的浴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那边一叠文件应该是何秘书来过了,温远坐起来,抓抓头发,欲言又止。

夜慕白抬眼看见她,极淡地笑了一下,有些慵懒地开口:“放心,我不会让别人看到你这副样子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说着,他把文件放到一旁,起身朝着她走过来,倾身吻了一下:“我让人送东西来吃,饿了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