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警局1900第一季

巴黎警局1900第一季
  • 主演:伊夫林·布洛初,热雷米·拉厄尔特,EugénieDerouand
  • 导演:Julien Despaux,弗雷德
  • 地区:法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1
Paris, France, 1899. The corpse of an unknown woman is found in the river Seine. The investigation will push a young ambitious inspector to discover a heavy state secret.

巴黎警局1900第一季第一集

众人伴随着安二叔的话,落在了安紫的身上。

她的身上看不清楚,但是胳膊上,却能看到的确是好几片淤青,像是掐上去的。

安二叔痛哭道:“我可怜的女儿……都是爸爸害死了你!!你给我说过,这个老太婆总是欺负你……总是打你……掐你……可是我都不信,可怜的你,在最后还被她给拦住了生路……我的女儿啊!”

回来了以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用安蓝说,陈思也已经将经过告诉了安二叔和安稳。

他们是坏,是喜欢钱,可以为了钱,欺负安蓝。

可是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让安蓝去死!!

如今,安紫的死,让他们两个彻底明白了,可是这个代价,太过于沉重。

安二叔的心里沉甸甸的,压的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他现在恨于太太恨得要命,只想要报复她!!

可惜……

于太太早已冷笑着说道:“你说她身上的痕迹?跟我有什么关系?她自己被泥石流冲下去了,早就不知道撞到了哪里,那么多密密麻麻的痕迹,都是我掐的吗?”

一句话,就噎住了安二叔,让他伸出了手,指着于太太,就是说不出话来。

他气愤的不得了,颤抖着手,一边还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处,只觉得一口气就要上不来了。

于太太还在那里冷嘲热讽:“哎呦,大家可都来看看,这可是他污蔑我的,今天他要是被气出个好歹来,可不关我的事儿!”

这话落下,于靖涵已经得到了消息,冲了出来,听到这话,他立马冲到了于太太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妈!”

于太太看见于靖涵,眼神闪烁了几分,到底还是开口:“你拦着我干什么?我说的不是真的吗?我这不是怕,又有些人,要把事情赖到我头上吗?”

安二叔的脸色涨得通红,竟然真的气的,眼看着下一秒就要憋死了!!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安蓝,猛地上前一步,她一只手扶住了安二叔的胳膊,另一只手用胳膊肘狠狠的撞击到了安二叔的背部!

安二叔顿时喷了一口血,然后呼吸缓过来了。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看着安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他大喊道:“安蓝,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对不起安家……你妹妹她,死的好惨啊!”

这话落下,安蓝就立马冷冰冰的喝道:“别哭了!”

安二叔一噎。

安蓝盯着他,眼神像是淬了冰:“哭有什么用?你起来!安紫那么努力的往上爬,就是为了做人上人,你这样子,她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稳!”

安二叔听到这话,垂下了头。

他捶打了一下自己的心口处,然后这才低声,用苍老的声音说道:“可是安蓝,二叔我这里疼……我这里疼啊!!我就这么一个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这里疼……”

他边说着,边用力捶打着心口处,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糟老头,再也没有盛气凌人的样子。

-

第7更~还有

巴黎警局1900第一季

巴黎警局1900第一季第二集

我虽然疑惑,但想着任鸿飞不会害我的,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他说的也都是真的,毕竟我可是破获这起案件的,他最大的依仗了,他完全没有必要骗我。

所以,我也就把巧克力给一口吞下了之后,入口即化,和普通的巧克力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吃完巧克力之后,任鸿飞和林可,也没有在给我谈论案件的意思,带着我再次去了那家烤串店,吃了个尽兴,我才回了自己的家。

接下来的一天里,我哪里都没有去,躺在家里,等待着陶洁给我说,具体在哪里见面,可是她依旧没有告诉我,一直到了,当天的下午五点钟,陶洁才告诉了我,具体的地点。

金源酒店,8626号包厢,晚上八点。

金源酒店,是彭城本地的一家酒店,虽然星级只是三星级酒店,但是里面的设施非常的豪华,消费也是一等一的高,远远超过了一些五星级的酒店。

之所以,目前还是三星级,是因为这家酒店在彭城本地,扎根已久,影响力非常的大,根本不需要用星级吸引人。

得到是这里之后,我立刻就通知了任鸿飞和林可。

他们两个也就等的快要抓狂了,现在终于等到了我的消息了,随后他们就开始给我商议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他们说,我要做的,只是确定那人是不是陶洁的表妹!但最终是或者不是,他们都会进行跟踪,他们还会将人埋伏在我所在的包厢附近,保障我的安全。

听着他们这么说,我倒是松了口气,毕竟对于我来说,只是去看看和我见面的人,到底是谁!

并不用,自己去跟踪,去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商议完了之后,我就开始打扮了起来。

这次来说,对我重要非凡,一定不能让他们起疑心,我一直以来,都是渴望着见陶洁的家长,所以这次必须得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以此来显示我对这次见面的看重程度。

虽说这次我只是去确认,但是如果来人真的是何雅的话,她们生性小心,说不准会有办法应对突然情况,或者会更加的小心翼翼,一个不小心,我可能就露出马脚,她们就会对我动手。

所以这次,我必须得想办法,保障自己的安全,防弹衣枪,我自然会戴上!

为了隐藏这些东西,所以,我穿衣服选择了,穿一个那种,只有在参加晚宴才能穿的连衣裙。

那种裙子非常的宽大,倒是可以遮掩一下。

防弹衣被我紧紧的裹在裙子里,而枪,我则是特地在裙子里面,缝制了几个口袋,将枪子弹,以及防狼喷雾剂,放在里面,随时可以拿出来应急。

除了这些,我还找艾米,给我化了个装,又喷了喷香水,再看向镜子里面的自己,简直是女神中的女神,就连我自己看着,都特么的差点硬了,还有想把我给那啥的冲动。

那时我真是再次把艾米,佩服的五体投地,做好准备之后,我就打的去了金源酒店。

看着金碧辉煌的酒店,我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在使者的指引之下,我就去了陶洁所说的8626号房间,在上电梯时,任鸿飞也通知我说,他已经准备好了,让我表现的自然一点,千万别露出什么马脚。

我回复他说了声,就删除了他的信息,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停靠在了6楼,我深吸了一口气,攥了攥拳头,我就走出了电梯。

这次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我连生死时刻,我都已经经历过了,这些对于我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紧张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很快我那绝美的脸上,就浮现出一抹,动心心魄的笑容,迈着女模特才有的步伐,非常自信淡定的往8626号房间走去。

也许是巧了,我刚刚走到地方之后,陶洁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等看到我之后,她微微一笑说:“亲爱的,你来了。”说着,她上前就抱住了我。

而我也是嘴里说着,亲爱的,紧紧的抱住了她。

进入包厢之后,陶洁告诉我,她的表妹还没有来,让我稍微等一会儿,我说点了点头说好。

如果是平常,说不准我就答应了,可老子身上可是有防弹衣,怎么可能给她吃?

就说表妹快来了,万一被看到了就不好了,等会儿,我见了她的表妹之后,再摸也不迟嘛。

陶洁似乎想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见了她的亲戚之后,就会和她那啥,所以她也没有继续强迫我,而是美眸不停的转着,似乎在想着到时候该怎么玩我。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外面就响了敲门声。

陶洁脸上一喜说:“亲爱的,我的表妹来了!我去开门!”

说着,她就小跑了过去,而我则是有些紧张起来,倒不是觉得害怕,而是我太希望来人是何雅了!

一旦是她,任务就能很快完成了,我想要的东西,也能得到了。

于是,我也就目露笑容的,朝着门前看了过去。

然而等我看到来人之时,我却整个人都傻眼了!

她竟然是.............!!

巴黎警局1900第一季

巴黎警局1900第一季第三集

“局长,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

这个时候,瞧着这屋子里面密密麻麻的尸体,有些资历尚浅的小警察已经忍不住要呕吐出来了。

听了这话,窦准的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坚决。

他从地上站起来,将手机交给了一个警局负责人,然后说道:“这件案子已经结了,凶手就是陈坤礼!”

“啊?!”

一听这话,所有的警察们都是愣了。

陈坤礼是什么人他们清楚,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更何况,这屋子里面至少死了二十多个人,难道陈坤礼一个人竟是能够干掉这么多的人?

“局长,这……这说法恐怕难以服众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警察快步来到窦准的身边,一脸为难的说道。

“服众?”

然而,窦准却像是一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一巴掌扇在这老警察的脸上,然后沉声喝道:“为什么要服众?这是事实!谁不相信就让他来找我!”

说着,窦准扭头就走。

陈坤礼一人枪杀林氏父子,以及十多名保镖,这种事儿,传出去恐怕谁都不会相信,但是事已至此,又有照片为证,那些压在自己上面的人就算是不想相信也不行。

更何况,今天晚上一连三起特大凶杀案,让窦准的脑袋都大了起来。

如果是别人做的,这三个凶杀案之中任意一个,都足够让窦准头疼烧脑,可是现在,他基本上已经确定了那凶人杨逸风究竟是什么人。

事已至此,他窦准足够聪明的话,就不该再继续调查下去了。

结案,是最为明智的选择,如果上面的人有什么意见的话,窦准不介意他们亲自下来一趟。

那个神秘部门的人出手,相信这世道上还不敢有谁说闲话。

却说此时,在东海市南郊机场外,一架客机正缓缓的停降在跑道上,半个小时之后,东海市迎来了一批怪人。

这些人个个身穿黑色西装,打着领带,头上戴着一个黑色的圆顶帽子,他们在一个中年人的带领下,迅速的从机场走出,融入了夜色当中。

期间,当然也有不少旅客见到了这些怪人,但是就连机场的安保都差不出这些人的身上有什么违禁物品,所以即便这些人穿着古怪,他们还是不得不将这些人全部放行。

不过,这些人走后,机场方面却是通知了东海市的警察局。警察局那边做出反应,很快就将这些人列入了监察名单。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些被人记名盯上的人,却是已经坐上了前往机场迎接的商务车。

一连四辆商务车,疾驰在东海市机场外面的公路上,尽数朝着东海市市区而去。

周围荒无人烟。

此时,在最前面的一辆商务车当中,一个脸上有着一个十字星疤痕的中年人打开对讲机,阴沉沉的说了一句:“兄弟们,我们已经抵达东海市,应我弟弟的要求,我们这一次来到东海市,是为了杀一个叫杨逸风的人,这个人,不仅杀害了我的侄子,更是让我们组织损失近百名精锐杀手!这个仇太大,我们一定要讨回公道,让那杨逸风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来自地狱的恐怖!”

“报仇!”

耳麦之中,传来整齐划一的回声,甚至是隔着耳麦,都能够听到话语之中蕴含的杀气。

“好,兄弟们有志气,等抓到杨逸风那小子,我要剖了他的心脏拿来下酒!”

“下酒!”

耳麦之中又是一顿疯狂至极的吼叫,让那面上有疤痕的男子都是冷笑出声。

东海市,这里葬送了他大概一百名手下,而这些手下,尽数是在保护他的弟弟和侄子的情况下牺牲的。

杀他们的人,叫做杨逸风,是个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谁。

不过在他看来,只要是招惹上了他们罗隐门,那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如今的罗隐门,已经声名鹊起,在海内外都有很强的名声,只不过,比起罗隐门背后的组织而言,他们还是太渺小了,但是尽管如此,回国来收拾一个杨逸风,在这霸面汉子看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这疤面汉子,正是陈坤礼的亲哥哥,也即是罗隐门的大当家,陈天寿!

“杨逸风,我倒是要看看你长了几只眼!”

说着,这陈天寿的脸上便是露出一丝冷笑,牵动着他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倒是更增添了几分凶狠之色。

当下,陈天寿便是摸出手机,给陈坤礼打过去一个电话。

然而,电话想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听,慢慢的,陈天寿的脸上,露出了一些不耐烦的表情。

“草,小兔崽子,老子大老远从海外回国来帮你,你***竟然不接电话!老子还指望晚上让你给弄个妞好好的爽一爽呢!”

这话说完,陈天寿自己便是笑了起来,而跟他同车的几个手下也是裂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

这些人当中,有华夏人,也有外国人,此时一起笑起来,倒是真的有点儿群魔乱舞的味道。

“兄弟们稍安勿躁,等我们到了地方,直接住到陈家,届时一定给兄弟们都找个像样的女人好好的玩玩,就算是出来办事儿,也要养精蓄锐,全部整顿好了再动手嘛!兄弟们说对不对!”

“对!”

听着陈天寿这话,这帮人是越听越兴奋,这才是一个好老大嘛!

瞧着这些人高亢的兴奋度,陈天寿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憧憬,这几日,他整日在东南亚混战,虽然钱是挣了不少,可是身在东南亚那样的地方,四处都是皮肤黑的仿佛黑炭一般的外国妞。

看了就倒胃口,陈天寿已经有很久没有尝过女人是什么味道了。

当下回到国内,他脑子里面想着的第一件事,并不是给自己的侄子报仇,而是要赶紧找个细皮嫩肉的华夏女人,先肆意征伐一番再说!

不仅是他,就连他这些过命的兄弟们也是要释放一下才好!

(感谢大家的支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