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妻俱乐部第五季

  • 主演:简·方达,莉莉·汤姆林,萨姆·沃特森,马丁·辛,布鲁克琳·黛克,琼·黛安·拉斐尔,伊桑·恩布里,巴伦·沃恩,蒂姆·巴格来
  • 导演:肯·惠廷汉,亚历克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简·芳达和莉莉·汤普林主演的Netflix剧集《同妻俱乐部/格蕾丝与弗兰基》宣布第5季上线时间:明年1月18日。“她们回来了,也没什么可在乎的了!”   依旧聚焦两个特殊的老年闺蜜:她们被告知丈夫都是gay,并抛弃了妻子在一起,两个女人也发展出友谊。她们这个年纪的生活有独特的味道,也有自己的危机。

同妻俱乐部第五季第一集

任茜茜虽不是土生土长的京都大妞,可她很小就搬来京都生活了,言行做派很大程度都像极了京都大妞,敢说敢做,啥话都敢往外倒。

她这一句话可把网上的一干人给震翻了,空气静寂了三秒,花精灵这才回过了神,骂:“你真恶心,刚吃过粪出门的吧!”

“不好意思,不像你有吃粪的特殊爱好,你可真搞笑,难道就只兴你毁谤赵眉?别人就不能说你了?呵呵,明明只是个蒜头,可别拿自己当水仙了!”

任茜茜手速飞快,两只手就跟光影一样,她说三句话的工夫,花精灵才只能回一句,被任茜茜碾得溃不成军。

“我看你就是嫉妒,嫉妒赵眉比你美,比你身材好,比你有才,比你更幸福,所以你才会在网上这么黑赵眉,连露出真面目都不敢,有本事你就亮出相来,别偷偷摸摸地在背后搞这些下作事!”

“我可没有那么傻,和赵眉作对的人有几个有好一下场的,徐子萱退学了,郑雪衫也被开除了,她们都和赵眉有过节,下场也都一样,呵呵,你可别同我说这只是巧合!”

“你特妈地脑子让驴日了是吧,徐子萱退学是因为她当自甘堕落去当小三,自己主动退学的,郑雪衫被开除是因为她得了很严重的传染病,这些和赵眉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以后你走路让车撞死了,也是赵眉她诅咒你的?”

……

眉眉假装找人,一个一个学生找了过去,现在这个时候网络游戏其实已经有不少了,男生最爱玩的是星际争霸,女生最爱的就是仙剑了。

不过学校的电脑房是不允许玩游戏的,顶多只能玩扫雷和翻牌的小游戏,所以来电脑房的大都是买不起电脑的学生,过来练习电脑的,此时就有很多人在浏览论坛,如果花精灵真在这些人里面,想找到很容易。

可一圈找下来,都没有找到疑似花精灵的人,任茜茜的帖子一直都没有断过,花精灵也没停下来,可电脑房里的学生,都是看热闹一族,没发现有人回帖。

“看来这个花精灵自己有电脑。”眉眉冲还在奋勇战斗的任茜茜微微摇头

“你给老娘等着,我去上个大号,回头再来骂你个脑残!”

任茜茜噼里啪啦打出来,果断下线,问:“确定不在电脑房里?”

“不在,我一个一个都盯着看过了。”其其格摇头。

她们三人走出了电脑房,任茜茜这才说:“那也不难找,咱们学校女同学有私人电脑的就没几个,这事交给我了,三天内我肯定把这花贱人挖出来。”

“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女的?也许是男的呢?”其其格反问。

任茜茜反手就是一巴掌拍在她后脑勺上,“哪个男的会给自己取名叫花精灵?而且你看她那怨毒嫉妒的口气,一听就是个心眼小的女人,而且百分百是认识眉眉的,我告诉你,背后搞你的人十之八九是熟人,谁特妈吃饱了没事干去整陌生人!”

******

力荐咸客新书《限量婚宠:报告首长,我有了》:一个会聊更会撩的污黑女主,一个能“屈”也能“深”的腹黑男主,且看他们爆笑来怼~

同妻俱乐部第五季

同妻俱乐部第五季第二集

翌日,陈青青来到教室。

刚进去,就听见司徒枫语气调侃道:“哟~~!本少爷的小女仆,你终于来了。”

陈青青绝倒!

小女仆?

她吗?

去死!

尼玛就知道司徒枫的钱没那么好借!

翻了个白眼,坐到位置上,懒得搭理他。

然后拿出手机,将银行卡里仅剩的几万块钱给他汇了过去。

附加信息一条:钱我会慢慢还你哒!别想羞辱我。

司徒枫收到转账信息和短信时,不由一愣。

就想逗逗她而已,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经逗。

他回复短信道:逗你玩儿呢!钱不用急着还,我又不缺钱。

陈青青都懒得搭理他。

到中午的时候,陈青青又开始了跟张芳芳一起为生活而奋斗的跑腿模式。

在食堂,遇见了花暮年专程过来找她。

陈青青只觉得眼前一亮,难道花暮年又有什么赚钱的活儿找上她了?

可一问之下,他居然只是来好心的帮她送外卖的。

陈青青倍感失望!

“喂——陈青青,你这是什么表情?小爷我冒着到处丢人现眼的难堪,来帮你送外卖!你就这么对我?”

“没有啊!就是最近缺钱了而已,有没有什么赚钱的活儿?”

“抱歉,小爷我已经金盆洗手了,从此以后打算改邪归正,再也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了。”

“哎!”陈青青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丫头?是遇着什么事儿了?”

“也没啥,就是欠了司徒枫五百万,心里总感觉欠别人钱,不踏实。”

“什什么?你居然欠了司徒枫的钱?他敲诈你了?”

“没,因为家里出了点事,我正正规规的找他借的钱。”

“五百万?这么多?要是几十万小爷还能帮你想想办法。”

“哎~~!算了,慢慢还吧,反正他又不急着用钱。”

看来得再在微博上发一些图片,积累一下人气,多吸引几家广告公司找上门来,那个钱比较好赚。

放学后,陈青青去了快递公司拿快递,是上次那家水晶公司给她寄过来的需要代言的水晶项链。

她就近找了家商场,卸了妆,买了套仙气十足的白衣长裙换上。

然后将水晶项链取出,让店里的营业员给她拍照片。

那营业员被她的美貌给惊得呆住了,脱口而出道:“小姐,你是天上下凡的仙女么?”

陈青青好笑道:“是啊,快点帮我拍几张照片,我时间不多,马上就要飞回天上去了。”

营业员呆愣愣的帮她拍着照片。

一时间,店门口围了不少人,都是被陈青青的美貌给吸引过来的。

顾南锡的母亲生日快到了,顾南锡让司徒枫陪他一起来商场给母亲挑选生日礼物。

恰好经过这边,就看见这家店居然围满了人。

那些人嘴里惊呼道:“哇!仙女下凡,真是太美了。”

“咦,好眼熟,这不是最近在微博上很红的美女,叫什么晨光什么的。”

“真的是她耶~~~没想到真人居然比照片上还美。”

顾南锡和司徒枫闻言,纷纷对视了一眼,朝着这边冲冲走来。

天知道,此刻顾南锡的心里有多激动!

拍完照,陈青青准备去试衣间换衣服离开。

却突然听见一抹熟悉的声音喊她:“清晨,真的是你吗?”

陈青青整个身子一僵!

卧槽!

顾南锡?

他怎么在这里?

回过头一看,发现司徒枫居然也在。

真是日了狗了!

她才告诉顾南锡,短时间内不会来云城没几天好吗!

这下居然被他给抓包了,顾南锡会不会认为她是个骗子啊?

而且,她天天跟顾南锡和司徒枫见面,会不会认出她来啊?

怎么办?

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肯定是来不及了——

无奈之下,陈青青转过身朝着他们走来,用标准的京腔,刻意压低嗓门说道:“你们好,真巧,居然在这里遇见你们。”

因为之前陈青青都是用标准的普通话跟云城这边的人交流的,所以现在她用京城口音跟顾南锡和司徒枫说话,并没有被怀疑。

“是啊,清晨,你来云城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

话落,就听见司徒枫在他耳边调侃道:“人家根本就不想跟你见面好吗?”

顾南锡皱眉道:“闭嘴!”

然后继续等待着陈青青的回答。

“我并不是特意过来云城的,路过而已,一会儿我还要坐飞机回京城。”

“这么仓促?怎么不在这边多呆几天?”

“恩,家里出了点事儿,我必须马上回去。”

一刻都不能多等好吗!

少年们!别再问了!

姐姐我快被你们问得词穷了!

“那一会儿还有点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好吗?”

“就不了,我买点东西就要去机场了。”

“那我送你去机场好吗?”

陈青青:“……”尼玛怎么可能让你送啊!

真送了不就穿帮了吗!

“真的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司徒枫见自家兄弟居然被一个女人拒绝得这么彻底,开始帮腔道:“嗨~~美女,我是夜幕枫林。”

陈青青故作惊讶道:“是你?你怎么也在这啊?”

“顾南锡的母亲过生日,我们来帮她挑选生日礼物。”

陈青青心想顾南锡好不容易遇上她,如果她就这么走了,似乎有些对不住他。

好歹也帮他做点事情,应该会让他心里好受一点。

“这样吧,我还有一点点时间,不如我帮你们挑选礼物?”

顾南锡一听,快速的答应道:“好,那就麻烦你了。”

生怕她又反悔。

反正他的目的只是想要多跟她相处一会儿就足够了。

梦寐以求的女神突然就出现在他眼前了,让他感觉一切都好不真实。

想要紧紧的抓住,却又怕把女神给吓跑了。

所以他一直都有些小心翼翼。

倒是司徒枫,没一点不自在,反而跟陈青青开始聊了起来。

“美女,你家在京城么?”

“是啊!”

“那你上次来云城是?”

“纯属过来旅游的,云城这边有一些古老的建筑,非常不错。”

“我记得你上次去过伊斯兰学院?”

“是啊,趁着周末没人,偷偷溜进去的呢!”

“那你可真会溜——学校大门的摄像头居然都没能拍到你。”

“别听他胡说,学校大门口根本就没安装摄像头。”顾南锡插嘴道。

陈青青:“……”尼玛你不吓唬人会死啊!她差点就被吓死了。

同妻俱乐部第五季

同妻俱乐部第五季第三集

特别是尘王,为了维护叶瑾,竟然不顾自己是个大男人,跟她一个女人呛白了这么久。

若是叶瑾跳得真难看,这四人只怕也会夸她跳得好。特别是皇帝正想从擎王手里夺走叶瑾,自然是千方百计给她留好印象。

恭王……

这恭王是皇帝一方的人,皇帝若说好,他一个大臣还能说不好?

反正都是要跳,有必要弄这么一出?

叶瑾从小在大山内长大,为了掩护自己的女儿身,学医确有可能,但跳舞绝无可能。因为一旦被人发现,那女扮男装之事就会被揭穿。

而且学了跳舞,就自带了女子的柔美,想要女扮男装更是难上加难。

或许,叶瑾只是在欣赏其她女子的舞蹈时,将她们的动作暗记于心。可没有舞娘的专业指导,即便自己偷偷学,也学不到什么精髓。

叶瑾根本就是为了维持在她面前的高傲和面子,才故意弄这样一出。

因为作诗时,她已经说过,她随身带的贵重之物就是那夜明珠。

叶瑾以为她拿不出其它珠宝,才故意这样做吧?

是不是这样,很简单,她试探一下就会知晓。

月诗开口:“叶姑娘,我也想欣赏。我在会国馆有一套未曾戴过的首饰,这诚意可行?”

叶瑾打量着她,勾唇而笑:“月诗公主,你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哪里好意思事后去会国馆那边拿。

月诗公主若是想看,就只能用随身携带的物品。”

月诗笑了,果然她猜得不错。叶瑾以为她唯一的夜明珠已经给她,便没有物品可以当场拿出,所以便故意要诚意。这样,叶瑾跳得再烂,她也看不到。

她会让叶瑾得逞吗?她要让叶瑾骑虎难下,明知跳得不好,也要跳下去。这样,她才能绘声绘色描述给别人听,让他们知道,她比叶瑾更加优秀。

月诗从发髻上摘下一支金灿灿的步摇,“这是来东旭时,母后送给我的。我和月琴姐妹二人,一人一支。

这支珠花步摇,每一颗金珠,都精巧雕刻着不同的花绘图案,更不用谈这剔透的玉石。

这诚意,如何?”

月琴阻止道:“姐姐,你已经把夜明珠给她,怎可再把这支步摇送她?这步摇可是母后请了南月王朝最好的工匠精心所做,就这么给了她,回去如何跟母后交待?”

月诗的心在滴血,将步摇握得死紧,眼内有明显的挣扎之色。她在衡量,衡量叶瑾舞蹈出丑的机率有多大。

若是叶瑾真不会跳,她这步摇给得值。能看叶瑾出丑,是她最大的心愿。

但若叶瑾真的会跳,那这步摇……

叶瑾轻笑:“看来月诗公主还要多作考虑,皇上和王爷们的时间宝贵,公主,怠慢了,我们稍后就来。”

帝陌泽与众人站起,走向偏殿。

眼看叶瑾就要进去,月诗下了决心:“本公主也要去,这支步摇就是本公主的诚意。”

叶瑾伸手:“那先交诚意,免得反悔。”

月诗心中滴着血将步摇给她,跟随众人入了偏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