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

  • 主演:具教焕,申贤彬,金智英,朴浩山,郭东延,南多凛,朴昭怡,东铉培
  • 导演:张建宰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怪异第一集

“你说谁?“冷斯城整个人都呆了,他没听错吧?顾青青为了离婚要收集证据?

不,也不一定。他早就发现有人查他,也许是他的竞争对手派人查询他出入的讯息,窃取商业情报,故意说什么离婚讯息,来混淆视听。

他不会相信,不相信顾青青会为了离婚做这些事情。如果真的是竞争对手,他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是一个女客户……“那个私家侦探声音也哆嗦了,“我不能告诉你她的名字。“

冷斯城狠狠的抓住他的衣领,把他一下子拎了起来,甚至把他一下子揪出车窗外,狠狠的愤怒道:“你说不说!“

私家侦探被吓破了胆:“冷,冷先生,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只是一个打工的。上面让我接的任务就是让我跟着你,不需要查你的什么经济消息,也不需要跟你跟的太紧。只需要观察你每天去了哪里,跟什么人一起出去,尤其是女的就行了。让我每天把你和那些女人出入开房的信息都照下来,好以后离婚的时候用。我是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查你。“

他们说话的时候,冷斯城的保镖也赶了过来,一开始看到冷斯城揪着一个男人的领口还吓了一跳,刚要说话,冷斯城直接手指一横:“你看看车里的文件袋。还有他的其他装备。“

保镖点头:“是。“

拉开车门,从车子的副驾驶拿来了一个文件袋,还有,把他的手机相机,连针孔摄像头都拿了。

保镖打开了文件袋,拿出里面的照片和文件出来。里面的照片果然是他和女人的接触,尤其是以徐子佩最多。除了今天他陪徐子佩来医院的照片,还有前几天他们一起出入的偷拍照。再打开他的摄像头和相机,里面的照片也是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的图。

至于手机,保镖直接拿着他的手机在他面前闪了闪,那人不敢隐瞒,直接喊了一串数字,解开了手机锁,打开相册,里面倒是没有他的偷拍照了。冷斯城也不放过:“把他的SD卡拔了,把照片都拿走。还有,逼他说出他的上司是谁。我一定要把事情查清楚!“

他松手一放,那人被他推到了驾驶席,保镖立即上前,继续询问。原本他心里还沉浸在顾青青的怒火中,此时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打断,也转移了不少注意力。

他地方也不去了,干脆直接转身回家。车子开到了家门口,小保姆吓了一跳,还有点意外:“先生,你怎么就回来了?“

他这个时候回来很奇怪吗?他微微皱了皱眉,突然看见顾青青的桌子上放着些什么。他上前一步:“什么东西?“

“没,没有。“小保姆立即把东西收到了身后,讪笑一声,“是我的东西。“

她的东西她躲什么?她越是躲,他就越是想要看看。他上前一步:“拿过来!“

“先生,真的是我的东西。“小保姆不断后退,哪里经得住冷斯城快步上前,一把抢过她手里的东西:“拿来!“

怪异

怪异第二集

李睿插口解释道:“是八点半才开门,可问题是,门开之前,你必须要抢占一个有利的位置,这样门开的瞬间,你才能尽快冲到里面领号。你要是真的八点半才到,那就对不起了,好位置都让人给占全了,你根本就冲不进去。等你冲进去,三十号以前都被人领完了,你也只能干瞪眼。”宋朝阳听得气也不是笑也不是,道:“这不成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李睿笑道:“是不是过独木桥,明天早上咱们就知道了。”

下午,宋朝阳分别找市纪委书记肖大伟与市委组织部长吕建华谈了话,谈话的时间都很长。

李睿知道,宋朝阳应该是试探两人心思所向来着,如果两人能够离开市委副书记于和平的怀抱,那么两人还是好好的,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可两人要是执迷不悟,死跟在于和平后面,甘心去做为他摇旗呐喊、冲锋陷阵的小弟,那么他俩势必会遭到宋朝阳的惩戒。虽然宋朝阳无权处置这两位副厅局级干部,更没办法将两人撸了,但他作为市委书记,正好是两人的直接上级,还是有很多办法让两人痛不欲生的。心中却也纳闷,不知道老板会怎么试探他们又如何招揽他们。要是知道了就好了,自己也能从中学一招。

“不好了……处长”,门前忽然现出张慧那张惨白的俏脸,神情有些惊慌,叫道:“处长,你快去看看吧,姚处长让人给打了。”

“什么?”李睿大吃一惊,腾地一下站起来,问道:“真的假的?”

堂堂的秘书一处副处长,在全市顶级森严庄重的市委大楼里被人给打了?谁有那么大的胆子?这跟在公安局里杀人的性质有什么分别?

张慧急道:“当然是真的啦,我没事逗你玩吗?你快去看看吧,姚处长都让人打出鼻血来啦。”李睿忙道:“好。”也来不及跟宋朝阳打个招呼,事情没搞清楚之前更不能告诉他,匆匆而去。

李睿跟张慧来到秘书一处办公室外面的时候,外面已经围了几个看热闹的,有男有女,一个个伸着脖子,有如鸭子一般的凑头往屋里望去,有人脸上还带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李睿看在眼里,很是不喜,面色一沉,站到他们跟前也没说话。

这些人,李睿未必全认识,但他们可都全认识李睿。自从他给市委新书记宋朝阳当了秘书之后,那就是市委大楼里最火最红的宠儿,谁敢不认识他?此时见他沉着脸往人前一站,不怒而威,哪个敢讨没趣,忙各自灰溜溜的散开了去。

李睿这才迈步走进屋里。

张慧在他身后小声道:“还是你威风!”

屋里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可是气氛却很紧张。其中,副处长孙大中护着姚伟缩在里屋最角落里,姚伟脸上血迹斑斑,手捂着眼睛,似乎被人打痛了。在门口这里,一处几个男同事团团围住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有人拽着他的胳膊,有人抱着他的肩头,总之是把他围得死死的。

众人见李睿进来,都忙尊敬的喊道:“处长……处长……”

姚伟看到李睿,似乎有些心虚,羞愧的垂下了头。

那个矮胖男人也看向李睿,也跟着叫道:“李处长……”脸上气愤愤的,显是余怒未消。

李睿觉得这个男人有些眼熟,仔细看了几眼,问道:“你是综合一处的吧?”这男人嗯了一声。李睿看了姚伟一眼,问道:“你……为什么要殴打姚处长?”这男人怒冲冲的说:“你问他吧,你问问他,我该不该打他?打他都是轻的,我恨不得一刀捅死他!”

这话说出来,姚伟那边冷丁丁打了个寒战,越发往孙大中身后缩去。

李睿看得出来,姚伟似乎有所理亏,想了想,对张慧说:“小张,你招呼这位大哥坐下喝水,怠慢了我可唯你是问。”又对姚伟说:“姚处长,你跟我出来一下。”

张慧很机灵,见姚伟要往外来,道:“姚处长别急……”说完从自己桌上拿来纸巾盒,从里面抽出纸巾给他擦拭口鼻的鲜血。

李睿看在眼里,觉得这丫头很不错,知道体惜领导的面子,看来可以好好培养培养。

擦拭干净脸上的血迹后,姚伟跟李睿出来,两人走进一个小会议室。

李睿把门关上,低声问道:“姚哥,到底怎么回事?”姚伟羞愧难言,半响不吭声。李睿拍拍他臂膀,让他坐下来,问道:“你要是受了委屈,我一定帮你讨回来;可你要是有错在先,也要先跟我说明,我也好在心里有个谱。你放心,不管怎样,咱们是一家人,我能护着你会尽量护着你的。”姚伟听了这番热心肠的话,才敢抬头看他,可也只跟他对视一眼,就又转开了视线,低下头,喟叹一声,道:“这事怪我!”李睿趁机问道:“怎么回事?”

姚伟羞答答的,又是半响不言语,最后才羞惭不已的说:“我……我搞……搞他老婆了。”

李睿脸上平静如初,心底却是大吃一惊,心说姚哥真有你的啊,连同事的老婆都敢偷,怪不得被人打上门来啊。可毕竟这是自己的下属,从心眼里还是更体恤他一些,觉得那个矮胖男人不会办事,你就算要打姚伟一顿狠的,可以等下班了或者节假日单独找他打一场嘛,何必跑到一处办公室里打人,显得你有本事吗?给其他同事看了热闹去又很光彩吗?唉,都是不会办事的人啊。用手捂着嘴巴轻咳一声,道:“这事你确实不对,当然,他当众打你也不对。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说什么也没用。当务之急,是看看怎么样平息那个人的怒火。我的主张是,这件事能不闹大尽量不要闹大,闹大了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姚伟听得连连点头,忽然一把抓住李睿的手,哀求道:“处长,你可要帮我啊。这事要是传出去,我可就完了啊,我一辈子都完了,以后连人都没法做了啊……”

李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心说你现在才想到这一点,早干嘛去来呀?心中却也因此给自己敲醒了警钟,以后还是少跟那些有夫之妇勾勾连连,就算那些不能避免的暖味关系,譬如自己跟老上司袁晶晶,又譬如跟老同桌丁怡静,也要尽量避免被人发现,要是像眼前这位一样被人家老公打上门来,以自己的身份,那真是不要活了,道:“这件事估计不会很容易摆平,你先好好想想,怎么给人家道歉以及补偿,我先去找那个人谈谈,看看他都有什么条件。”姚伟谢感激涕零的说道:“处长,真是太谢谢你了。”李睿对他摆摆手,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李睿发现那个矮胖男人坐在门口一张桌旁,脸朝着门口,脸色兀自阴沉着,孙大中、张慧等人都在劝他。其实这些人并不知道他殴打姚伟的缘由所在,因此劝他也劝不到点子上。

李睿走到他跟前,柔声道:“大哥,方便的话,咱俩出来谈谈好吗?”这男人谁的面子不给,也要给李睿这个市委书记的秘书、秘书一处的处长面子,闻言站起身。两人一先一后走出办公室,来到僻静的楼梯间里。

男人拿出一包烟,抽出两根,递给李睿。李睿从他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动作里感受到了他的愤懑与无奈,虽然早就不吸烟了,还是接过一根。男人又拿出打火机点着,亲自递过去。李睿忙抱着他的拳头往回让,道:“大哥您先来。”男人说:“李处长您先。”

两人客气一番,男人先给李睿点上,又给自己点了,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大堆烟雾,同时长叹一口气出来。

李睿在脑子里考虑了下措辞,诚恳的说道:“大哥,您贵姓?”男人说:“我叫肖新城。”说着伸手过来要跟他握手。李睿跟他用力握过,道:“肖哥,你年长我几岁,我套个近乎叫你一声肖哥。你跟姚伟这件事,刚才在小会议室我已经狠狠批评过他了。我这个人不爱说官话套话,也就不想上纲上线的用什么党风啊作风啊之类的说他。我只说,他根本就不会做人,他在做人方面是一塌糊涂、乱七八糟,他根本就不配做人,更不配做领导干部。我真是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来。我身为一处的处长,很感到丢脸。”肖新城痛苦的摆摆手,道:“李处长,你千万别这么说,这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睿说:“怎么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作为我的下属,做出了这种道德败坏、丧尽天良的丑事,最起码说明我平日里对他的教育监督工作做得不够,我有失职失察的责任啊。”肖新城看着他苦笑了下,猛抽几口烟,弄得两人之间云雾缭绕,如同在仙境里似的。

怪异

怪异第三集

王家的会客大厅之中。

王中庸三兄弟,还有王思远王小曼,王明远,加上他们专门为之接待的贵客燕凌飞,慢慢的落座。

“燕兄弟,久闻其名,未见其人,今日得见,真是不复平生啊,来,燕兄弟,老夫敬你一杯。”王中庸此刻从席间起身,亲自给燕凌飞斟满了一杯酒。

燕凌飞看了一眼杯中之酒,道:“不必了,燕某不善饮酒。”

王中庸何等样人,此刻是丝毫不见尴尬,巧妙地道:“既然如此,那王某干了,燕兄弟随意。”

燕凌飞道:“那我以茶代酒吧。”

说着,他掌中出现了一个空杯子,取来一壶清水,斟满之后,遥遥敬了一下。

双方饮完之后。

慢慢的,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在王家的每个人都敬酒之下,燕凌飞不一会儿,就已经是十几杯的清水下肚子。

这个时候,饭桌上面的气氛,慢慢也就活络了开来。

王中庸此刻诚恳地说道:“燕兄弟,我王家能够进入古武界,多亏了燕兄弟的帮忙,我王家感激不尽。” 燕凌飞淡淡笑道:“王先生客气了,我与令郎,乃是朋友,再者,这乃是我们早前就已经商定下的互取互利计划,本来也不需要如此客气,我帮你们家拿到了一本全武功,

王兄,也帮我拿下了百亩药田,乃是双赢。”

王中庸轻轻笑了笑,开始旁敲侧击的问道:“听闻燕兄弟的药园乃是专门为了研发那化妆品颜如玉品牌而需要的,敢问,是不是真的只有这一个作用?’

燕凌飞闻言心中一动,虽说他现在有了改天变地的小鼎空间之后,已经不需要再从药草之中提炼灵力,但是,这作用,这些人美丽又会知道啊。

看来,他应该问的是其他的事情。 果然,此刻的王中庸将后半句话说了出来:“实不相瞒,听说传承久远的古武世家,通常有一些能够补充气血,帮助改善体质的武道药方,不知道,燕兄弟,是否也精通此

道。”

燕凌飞心中一动,原来对方问的是这个事情。

看来王家也是想要再在武道上面更进一步啊,说到改善体质的,帮助气血增长额武道药方,这世上又有什么东西能够比得上龙珠逸散出去的神石力量呢。

小小的一个张家,凭借着神石的蕴养,短短百年之间,居然能够培养出来十多位天宗,还有数个天宗中期,一个天宗后期。

可想而知,这神石的效力。

但是,可不要误会,燕凌飞并没有这么大方,要把神石相赠送给王家,帮助其改善体质,让其后代练武之人,拥有磅礴的气血。

这是只属于他的自己的一个人的秘密,他也绝对不容许这个世界上,还有出他以外,能够接触到灵气的人。

他此刻这么想的原因是在与,虽然他不可能,将这神石的消息透露出去,不过,对方要的那种药方,倒是真的有可能给他们一些,从而来完成对于王家的收服。

于是,燕凌飞轻轻一笑,便是就顺着王中庸的话语说了下去:“王先生不愧是久经商海沉浮的,我那点小药园的真正作用,居然还是没有能够瞒得过阁下。”

王中庸等人瞬间眼中出现了惊喜。 本来,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要拐弯抹角的套出来燕凌飞此来的真正目的,为的是,让其帮助他们度过孙家带来的这一次大劫,没有想到,无意之间的一个问话,四化带来

了意想不到的惊喜。

果然,就听燕凌飞随后说道:“不错,我的确有培养武者体魄的药方和丸药,方剂。”

他这话说的半真半假。

假的是,他那药园根本据从来没有为他炼制过什么炼体的丹药,只是不过成为了他提炼灵石的来源罢了。

至于真的,却是,他口中说的药方和方剂,都是不假的。

这些药方,不过是最为初级的炼体丹方,比值驻颜丹还要容易,他自己个人都看不上这种低级的炼体,因为休闲已经胜过了天底下任何的丹药炼体,灵气几乎无所不能。

但是,现在王家顺势问起来了,就不妨用这种他是视之无用的东西,用来收揽这些人的筹码吧。 王家几个人倒是没有想到,燕凌飞居然真的有泽这种罕见的淬炼身体的武道秘方,如果说有了能够修炼到气宗卡境界的武功秘籍的话,那么就有希望能够跻身成为无双榜

上的一员,但是,若是有了武道秘方,可以淬炼身体的话,那么,不要说无双榜,几乎无双榜武魁,甚至于一个天宗境界的高手,都有可能出现。

这是天大的帮助啊。

一时间,王家的人,看想燕凌飞都是眼中一片火热。

“燕兄弟,这,不知道,我们王家是否有幸!”

王中庸期期艾艾的问道。

燕凌飞淡淡的一笑:“我既然和王家的公子,王思远是好朋友,那么自然没有什么不能谈的,这武道秘方,你们若是想要,当然可以、”

王家的三兄弟作为经历了商海沉浮这么就得人,自然之道燕凌飞言下之意是什么了。

那就是需要有代价的。

他们这个时候,才忽然惊醒,好像,他们险些忘了他们现在还有大敌当前呢。

如果今天不能够度过孙家的这一关,就算拿到了燕凌飞手中的武道秘方,又有什么用呢,家族今日都快要灭绝了。

他们强忍住内心的悲惧,面上讪讪笑道:“不知道燕兄弟,有什么要求,我们才可以拿到这武道秘方。” 燕凌飞索性也就直说了:“很简单,王家从今日以后,成为我的附属家族,我不干涉你们的家族事情,但是如果有一些我懒得动手的事情,你们就需要出面帮我解决,这些

事情,通常包括普通人世界里面的小麻烦,如果你们答应,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们的靠山,这武道秘方,我自然轻易地就可以交给你们。” 王家的几个人,一瞬间没有防备,被燕凌飞这忽然吐出来的话语,惊骇到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