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伦式丑闻第二季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2

英伦式丑闻第二季第一集

重逢是喜悦的,充满了欣喜感动泪水跟甜蜜。

纵然自己没有过去的记忆,可顾心柠也深切的体会到了跟自己跟傅池渊之间的感情以及对傅依然的爱。他们是自己最重要的人,爱人女儿……

她终于找到了过去属于自己的珍宝。

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好像是心脏缺失的一块儿被找回,被填满。

“肚子饿了吗?我准备了吃的。”

傅池渊很快就平静下来,松开顾心柠,含笑看着她跟傅依然问。

“爸爸,甜心肚子好饿。”

傅依然皱眉,可怜兮兮的说。

“那就快去洗漱,然后下楼吃饭。”

“好。”

傅依然立刻点头,她起床之前还抓着顾心柠的手,嘱托她:“妈妈你要等我哦,千万不要离开,我很快就回来。”

看到傅依然眼睛里的小心翼翼跟担忧,顾心柠的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放心吧,我不会走的。”

“妈妈我爱你。”

傅依然说完,在顾心柠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才下床,蹦跶着跑到浴室洗漱。

卧室里顿时只剩下顾心柠跟傅池渊。

“你……唔。”

她看着他,刚要开口说话嘴巴却被堵住。

炽热的吻仿若狂风暴雨,席卷着顾心柠的口腔。他肆意的含吮着她的红唇,大手牢牢地扣着她的肩膀。

狂放的吻里带着浓浓的思念,仿佛能把人给融化。

顾心柠迷失在这个吻里,脑袋晕乎乎的,甚至连在洗漱很快就会回来的傅依然都给忘了。

还好傅池渊记得。

在狠狠地亲吻了一番小小的缓解了一下相思之苦之后,傅池渊才用最大的毅力让自己松开爱人的唇。他仍旧紧紧地抱着她,额头抵着她的,微微喘息。

顾心柠完全是晕乎乎的,这个饱含着深情的吻让她心里一阵酸涩难过。

她想,失忆前的自己肯定是爱惨这个男人的。

“宝贝,心肝儿,真想现在就把你办了。”

傅池渊低哑的嗓音里压抑着浓浓的情欲,顾心柠瞬间脸红心跳的厉害。

“乖,躺好休息。我下楼去把早饭端上来。”

顾心柠虽然醒来,但是身上还没有太多的力气,还需要缓一缓。而傅依然想必是不愿意跟顾心柠分开哪怕一秒钟的,所以傅池渊只能下楼去把三人份的早餐端上来。

他刚下去没多久傅依然就从浴室出来,迅速跑到顾心柠身边,爬上床,缺乏安全感的紧紧抱着她的手。

“妈咪,我现在已经上小学了哦。爸爸之前拍了很多我的照片跟视频,有我每年的生日,还有我新学会了什么爸爸就会拍下来,等我们回去了就拿给你看。”

傅依然紧挨着顾心柠,巴拉巴拉说了好多话。

她太想念妈妈了,想把自己这些年成长的点点滴滴都告诉给妈妈听。

而顾心柠也喜欢听傅依然说这些。

听着女儿的描述,她愈发觉得遗憾。那是因为错失了女儿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时刻,所以遗憾,而这种遗憾却是无法弥补的。

“好了,可以吃饭了。”

傅依然立刻乖乖点头,爬下床,穿好鞋子又去洗了手。

自己坐在旁边认真吃饭。

傅池渊端着顾心柠的那份儿,不顾她的反对亲自喂她。

顾心柠有些难为情,瞪了眼傅池渊后悄悄让他不要喂,她自己可以的。女儿还在旁边坐着,让她看到多不好。

无奈傅池渊就是不松手,还威胁不听话就当着女儿的面亲她。没办法,顾心柠只好随他去了,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手脚无力没办法自己吃饭。

“我去找席叔叔。”

傅依然黏够了顾心柠,知道爸爸肯定也有很多话要跟妈妈说,所以很乖巧的先自己下楼了。

“吃饱了吗?”

傅池渊眼神温柔的看着顾心柠,灼热的让她很不自在。

“饱了。”

她点头。

傅池渊这才开始吃自己的早餐,他吃的很快动作却很优雅。几口吃完,碗筷都顾不得收拾,擦了嘴最后就回到床边坐下。

他伸出手,双手捧着顾心柠的脸。

“小柠宝贝,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三年多以来他每天都活在无尽的思念中,几乎要被满心的思念给逼疯了。

在傅依然面前他不能表现出来,每每午夜梦回,想到枕边人毫无踪影,他就整夜整夜的转辗反侧难以入眠。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人失去了最重要的灵魂。

而现在,他的灵魂终于归位,而他也总算再次感受到什么是完整。

“我好想你。”

他轻声呢喃,深情款款的眼神让人不禁脸红心跳。

顾心柠的心狠狠的颤抖着,对眼前的男人说不出的心疼。她不由自主的抱着他,一遍遍的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忘记你们的。”

她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爱人、女儿。

可是爱人跟女儿这些年却一直记挂着自己,担心思念着自己。

跟他们比起来,失去记忆的自己才是最幸运的。

“没关系的宝贝,我知道你也不想忘记我们。你已经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等回到我们的家,回到熟悉的环境,你一定会再次想起我们的。”

“可是……如果我想不起来呢?”

顾心柠忍不住问,她没有自信自己一定会想起过去被遗忘的记忆。

“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我们可以重新开始。我相信你到最后一定还会爱上我的。”

傅池渊自信满满的说。

“怎么这么自信。”

顾心柠忍不住笑了。

“当然。”

傅池渊拉开她,俯身亲吻着她的额头。薄唇流连在她的脸上,然后落在鼻尖,接着是下巴、唇角……每一个吻都带着珍视,带着思念。

顾心柠的身体不由开始发热,害羞的不敢看傅池渊。

甜蜜的吻让人动情。

分开三年多来,思念担忧淬杂在一起,全都在这一刻的亲吻中释放。

起初还很温柔的吻瞬间再次被成了风暴,席卷着顾心柠的神智,让她沉沦。

不知不觉倒在床上,感受着灼热的吻一路往下,流连在她的锁骨上。

轻轻地吮吸、啃咬,舔弄……

“唔。”

顾心柠忍不住嘤咛出声,甜腻的嗓音瞬间引爆傅池渊的身体。

英伦式丑闻第二季

英伦式丑闻第二季第二集

“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你要承诺守口如瓶一辈子都不告诉任何人,而且即便是跟我本人,也永远不要再提起和议论这个话题,你能答应我这些吗?”

赵无底生怕没几天,自己和伍佰强还有雷艳芳还没离开响水镇呢,顾婷婷就跟真正的刘镇长接触并且议论到这个话题,那样的话,鬼子刘肯定被彻底激怒,来找自己算总账,那样的话,可能会招惹更大的麻烦,所以,要先把顾婷婷的口给封住,这样才能让她知道真正的真相……

“当然能答应您呀,咱俩什么关系呀,我到任何时候,也不能把咱俩之间的秘密透露给任何人呀,这一点,您就只管放心好了,您就快点告诉我吧……”顾婷婷立即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那好,那我就把真实情况都告诉你吧……”赵无底心中暗喜,又有了可狠狠报复一下鬼子刘的机会了,能在顾婷婷的心目中,让鬼子刘的人设瞬间崩塌,该是多么令人暗爽的事情啊!

“就知道您与我之前不会留什么秘密嘛……”一听刘镇长就要告诉她真相了,顾婷婷还真以为刘镇长跟她心心相印到了无话不说程度了呢。

“情况是这样的,我小咦子叶兰香被她姐临死前一擀面杖该打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家里像个活死人,我带她走遍大小医院方便各类名医都没唤醒她,后来也就放弃了,只能放在家里当成一棵植物来养,之前想跟她结婚的梦想也几乎破灭了……

“可是就在前些天,我从前的一个老朋友伍佰强从远方回到这里说让我帮他们办点儿事儿,这事儿办起来有难度,也就住了下来,期间伍佰强问我的婚姻怎么样,我就给他讲了我那不堪回首的婚姻,其中就提到了,现在还深度昏迷的小咦子叶兰香。

“伍佰强听了,就说,正好这次跟他来的那个小伙儿是个小神医,说他是以指代针,点穴成金,意到病除,妙手回春,我一听还将信将疑,就又勾起了想要唤醒叶兰香的念头,结果,那个小神医到我家给叶兰香诊了脉,却说想叶兰香这样的情况,不采取特殊手段大概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我就问他用什么特殊手段,他开始还迟迟疑疑不肯说,后来的打包票,说啥我都不介意,他才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用破身冲喜的办法才能唤醒她,当时我一听是用这样的法子,也觉得可能会奏效,也就在他的指点下,做好了给叶兰香破身冲喜的准备……”易容成鬼子刘样子的赵无底,将这个过程差不多是如实地描述了出来。

“结果,您真的用这个法子唤醒了叶兰香?”根据刚才刘镇长讲的这些,顾婷婷稍加推理也就这样猜测说。

“问题的节点就在这里呀!”其实在这些描述之前,还真不算什么秘密,到什么时候,鬼子刘都会对外这样宣传的,而此刻,赵无底想要揭穿鬼子刘的,也就是要冲这个节点开始,才会彻底撕掉鬼子刘的面纱,让真相披露出来……

“咋了,中途出什么岔子了?”顾婷婷似乎预感到了是,就这样问道。

“是啊,不知道我受了什么诅咒,或者是被谁施了魔法,等到我真的要给叶兰香破身冲喜的时候,我却不行了……”易容成鬼子刘样子的赵无底,还貌似有点难以启齿的样子。

“咋不行了?”顾婷婷一时没懂,他说的不行指的是什么。就这样问道。

“还能咋不行,就是没法给叶兰香破身冲喜了呗,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根本就完不成小神医布置给我的任务……”赵无底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别提多惬意了——鬼子刘啊鬼子刘,假如你不那么坏我和伍佰强还有雷艳芳一把的话,老子此刻真不会说你这样坏话!

所以,做人做事一定要给自己留有余地,留条后路,否则的话,指不定人家在什么小河沟里给你设下一个埋伏,让你一不留神就阴沟翻船呢,哈哈!

“那后来,你咋就行了,咋就唤醒了叶兰香呢?”一听刘镇长这样说,顾婷婷就有点莫名其妙了,你都不行了,那叶兰香是咋唤醒的呢?

“哪里是我唤醒的啊……”赵无底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要彻底将鬼子刘的皮给扒下来了……

“您说什么?不是您唤醒的是谁唤醒的?”顾婷婷十分吃惊刘镇长这样的说法。

“还能有谁,给你治好腿上静脉曲张的小神医呗……”看着顾婷婷惊愕的样子。易容成鬼子刘的赵无底,还故意唉声叹气来渲染自己有点不心甘情愿的情绪。

“他咋给唤醒的,难不成,他直接……”顾婷婷都不敢把自己的猜测说出口,生怕这话已出口,会像刀子一样扎在刘镇长的心上!

“是啊,都是我为了能快速唤醒叶兰香,才求小神医替代我,亲自出马,用破身冲喜的法子来唤醒叶兰香……”赵无底说这话的时候,偷瞄顾婷婷的表情,发现她听了都像是受到了极大羞辱一样,就更觉得暗爽了——鬼子刘啊鬼子刘,你那点儿家丑可都让老子给抖搂出来喽,且看你的人设如何瞬间崩塌,且看你的光辉形象如何渐渐暗淡!

“天哪,您咋能这么做呢?不是一名二声的,您要娶叶兰香为妻吗?咋还能拱手让小神医替代你来给还是黄花闺女的叶兰香破身冲喜呢?这若是传出去,您的脸还往哪儿搁呢?”一听刘镇长说出了这样的情况,顾婷婷都感觉自己就快窒息了,这样的做法您咋会接受呢?您到底是咋想的呢?就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为了能唤醒叶兰香,我还顾及什么脸面,再说了,这样的事儿我哪里会告诉别人呢,能让你知道,是个例外,除了你之外,没人知道这件事儿,除非是小神医披露出去,但他不是那样的人品,而且我跟他也订立了保密协议,假如他给传出去,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赵无底模仿鬼子刘的口气,这样回应说。

“您放心吧,我也会守口如瓶,一辈子都不告诉任何人的,只是有一点我搞不清楚,您让小神医替代您去唤醒叶兰香,一旦叶兰香被唤醒的时候发现给她破身冲喜的不是您本人,而是一个陌生的小伙儿,叶兰香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吗?”顾婷婷还真是比较敏锐,直接想到了这样的结果,也提出了强烈的质疑。

“当然难以接受啊,甚至可能会因此轻生,即便是唤醒了她,可能也会因为姐夫居然让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她破身冲喜而感到奇耻大辱,而在生不如死的绝望中,寻死觅活痛不欲生……”赵无底用鬼子刘的口吻直接说出了严重后果。

“既然您都知道这样的严重后果,为什么还要让小神医替代您来做这样荒谬绝伦的事情呢?”顾婷婷设身处地假想叶兰香就是自己的话,会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一旦被这样唤醒了,会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所以,简直不敢相信,刘镇长最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让叶兰香如何才能接受呢?

“是啊,当时我也纠结万分,但后来,我那个朋友伍佰强,出了个主意,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从而也避免了刚才说的这些严重后果的出现……”赵无底一看顾婷婷一副焦急万分且不可思议的样子,才说出了事情的转机之处。

“想出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了?”顾婷婷的想象力无论如何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样的难题。

“很简单,就是那个伍佰强会一种叫意念易容的法术,他可以教会小神医,在给叶兰香破身冲喜的时候,易容成我的样子,这样的话,唤醒叶兰香的时候,叶兰香就不会有什么惊异,更不会有什么痛苦……

“反正她迟早都是我的女人,而且是为了唤醒她,才在她深度昏迷的时候,给她破了身,冲了喜,让她起死回生地苏醒过来,她也就不会像之前说的那样,发现是个陌生的男人破了她的身,而痛不欲生寻死觅活什么的了……”易容成鬼子刘样子的赵无底,将这样一个可以瞒天过海的法子给说了出来……

“天哪,原来真是让小神医给叶兰香破的身,唤醒她的呀,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即便是他易容成您的样子,这也算是一种对叶兰香的亵渎,一旦让叶兰香知道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您的这个决定吧……”顾婷婷还是无法接受,刘镇长会用这样的法子来让一个陌生的小伙儿来上叶兰香的身,一旦被叶兰香知道了,一定更加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吧。

看着顾婷婷一副痛苦的样子,再听她说出这样一番为叶兰香争辩的话,易容成鬼子刘样子的赵无底在心里评估,自己接下来该如何向她解释,鬼子刘到底出于什么心理什么目的最终做出了这样一个荒唐的决定……

大概越是认真解释,理由越是充分,这件事儿荒唐的程度越高,揭露鬼子刘王八蛋本性的力道也就越重吧……

英伦式丑闻第二季

英伦式丑闻第二季第三集

“这片山林危机四伏,说不定老大他们正陷入了什么困境,大家要耐心等待,我相信老大一定会来救我啊。”韩成刚朝大家安抚出声。

在韩成刚的安抚下,队员不稳定的情绪好了不少,但他们忍不住吐槽两句。

“这个地方真是邪门的很,早知道我们应该多做一些准备,贸然前进只会让自己受到伤害。”

“说的真不错,太他妈的倒霉了。”

韩成刚长叹一口气,也是他急于带着大家想找到梅花园的入口,否则不会陷入这般危险境地。

另一边。

“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机灵点,注意脚下。”杨逸风朝四周的人叮嘱出声。

大家纷纷一声,时刻警戒周围的情况,以防再有之前那种突然袭击的事情发生。

“杨大哥,刚才那玩意究竟什么来历?你讲讲吧,也好让我长长见识。”叶紫潼的美眸流动好奇,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周围温度还是比较低的,不过随着他们的活动,大家还是能受得了。

但要是进入梅花园,那就难说了。

提起这个话题,萧妍也是眼睛泛亮,十分的好奇,她看向杨逸风催促道:“说说呗,也就是动动嘴几分钟的事情。”

杨逸风淡淡抿唇,“多年前,我看到过一份相关记载,上面写过关于鸮人的信息,描诉最早出现的时间为一九七六年的中旬,地位为某国的一处神秘的教堂。上面描绘的鸮人特征与我们所见到的很相像,猫头鹰的外形,红色的眼睛,人的身子,黑色的爪子,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种生物,有相关专家推测与教堂所处的位置有关系。”

“教堂位置有什么特殊的,能够吸引来这种东西?蕴育这种生物?”叶紫潼揪眉,十分不解。

“那些专家认为教堂很可能建立在用于连接古代遗迹的神秘线条上,并且测鸮人的出现可能是地球上的神力体现在了这个地方,也有人称这一现象为超自然现象。”杨逸风淡淡道,“但对于真假,谁也无从辨知。”

“真够奇特的,这倒是让我想曾经在敦煌莫高窟发生的事情了,当时在走进那片超自然神秘地带,我们就是见识了各种各种难以用科学解释的超自然现象,最后还发现了能量石。”萧妍回忆道,想起那次的经历依旧是震撼颇深。

“我也想起来了,哦,对了杨大哥,方雅萱对于那能量石的研究有进展没有?”叶紫潼好奇问道。

“还在研制过程当中。”杨逸风回应一句,朝四周看去,现在天色渐渐正在褪去昏暗,不久后就会迎接黎明。

“我们现在找下去也不是办法。”杨逸风有些心急,他对这些地方不熟悉,但不可否认危机四伏,说不定韩成刚现在就在哪个地方困着。

话题回到正道上,叶紫潼和萧妍立马变得担忧起来。

“要不然这样吧,大家帮着喊起来!刚子听到我们的声音,说不定就会回应的。”叶紫潼朝大家喊道。

大家均同意,小范围的散开,开始呼唤寻找韩成刚。

…………

梅花园,园长办公室。

贾力言坐在舒服的真皮老板椅上,单手轻叩桌子,速度很缓,但每发出一次声音,就会令坐在远处沙发正在看报纸的马聪明心中增添几分烦丝。

几番下来,马聪明丢下报纸,“贾园长,你顾及一下我的感受可以吧?你这样到底还让不让人看下去了?”

正在闭眼休憩的贾力言听此,睁开眼睛,但眉宇间流泻不满,“这是我的办公室,你要是不想待着大可以去外面。”

马聪明顿时吃瘪,这个人真是傲气的令人讨厌,拿起报纸,马聪明鼻尖冷哼两声,继续看。

贾力言却是烦躁收手,他看一眼手表,“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不见人来汇报,难道杨逸风没有来?”

贾力言的声音虽然极力克制,但其中还是流泻出来几丝着急。

看报纸的马聪明笑了,他却是相对淡定的多,“放心吧,杨逸风必来!”

比起这伙人,马聪明至少对杨逸风有些了解,知道他这个人虽然傲慢,但同时重情重义,韩成刚身为他的左膀右臂,跟他相处的跟兄弟似的,那种感情自是不必说,杨逸风必来!

贾力言却是不知道这些,刚才他虽然在休憩,但内心却是不安极了,生怕哪里会出现差池,影响他的前途,影响整个纪家。

贾力言把手背在身后,开始在面前的空地上来回走动,“这个花自强怎么还不来?”

看到贾力言铁青的脸,烦怒的样子,马聪明冷冷勾唇,“不就是一个杨逸风而已,你们何必大惊小怪?”

虽然他心里也挺忌惮杨逸风的,但在这种时候,他不介意多讥讽贾力言几句。

贾力言重重冷哼,脸部轮廓显得很冷硬,“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句话你听说过吧,一个小小的疏忽往往就会遭至大的灾祸,这种关键时刻,我怎么可能不多关注?”

谈到这,贾力言的心里忍不住破口大骂,愚蠢的地球人,还真是比不得他们外来星球的人。

马聪明虽然没听到贾力言的心声,但通过贾力言的言行,眉宇间含有的轻蔑,他的脸色当场也变得有些不好看了,但他还是压抑着脾气道:“贾园长,所言极是,不过之前,你们不是已经信誓旦旦的说,梅花园周围环境恶劣,陷阱重重,杨逸风一定不会逃出去?为何还要这般自乱阵脚?”

“杨逸风来了自然好说,他定然逃脱不出,但现在情况是,我压根就不清楚杨逸风到底来没有,万一他要是没来,那我们之前打的容易算盘,岂不是白瞎了?”贾力言白一眼马聪明,他想抓住这个机会升迁,得到纪家教宗大人的赏识。

“这就要问你们助理了。”马聪明拧眉,他扫一眼手表这天都快了,按理说杨逸风应该来了才是。

正在着急间,花自强急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神色很是不平静。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