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大玩家

  • 主演:魏大勋,辛芷蕾,张艺上,张子贤,邱心志,何泓姗,高玉玺,陈翊曈,李崇霄,马丽,贝勒,吃藕
  • 导演:于淼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超时空大玩家第一集

“啊!你住手啊,你把我打成这样,我父亲不会放过你的!”特伦斯捂着熊猫眼,哭喊道。

“哦,是吗?那试试!不过老子有的是理!记住,以后少在老子面前晃悠,要不然下次就不只是吃拳头这么简单了!”杨逸风又暴揍几下,这才放过特伦斯。

特伦斯躺在地上,犹如一只战败的凄凉狗。

“走吧,今天的好心情都被破坏了。”杨逸风大步朝前走去,晓月不客气的松开珍娜,跟着上官云溪一起朝前方走去。

珍娜踉跄两步揉了揉肩膀,这才赶紧去特伦斯那里扶起来他,“你怎么样了特伦斯?”

特伦斯被揍得鼻青脸肿,扯动一下嘴角都疼得不得了,他哆嗦两下唇,然后愤怒道:“杨逸风,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行了,少说两句,赶紧离开这吧。”珍娜觉得今天点背极了。

…………

郊区庄园。

“父亲,你快来看看我啊,我都快被人给打死了!”还没走进客厅,特伦斯就哀嚎起来。

坐在沙发看报本准备喝茶的谢里登,循着视线看过去就发现被保镖搀扶进来的特伦斯,狼狈的不成样子。

后面进来的珍娜头发凌乱,脸上的巴掌印倒是很明显。

看到这些,谢里登大吃一惊,赶紧放下茶杯急忙走过去,“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出去一趟就变成了这个德行?”

“父亲大人,你可得千万给我做主啊,我……我这是被杨逸风给打的!”被保镖搀扶的特伦斯满脸痛苦,还有一丝的难堪。

“什么?杨逸风?你这也是?”谢里登转头指向脸肿似猪头的珍娜。

珍娜摇头刚想说话,特伦斯就嚎叫起来,“没错啊,父亲,我们都是被杨逸风给打的,杨逸风他太无耻了!”

珍娜眉头一皱,“我是被上官云溪和晓月给打的。”

“那也一样,她们还不都是杨逸风的人!有什么区别?”特伦斯现在最听不得人替杨逸风说话。

谢里登脸色一沉,把手背在身后,在原地来回走动两下,“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之前跟杨逸风已经谈和,互不找事,他怎么会跟你们过不去?”

谢里登把质疑犀利的眼神陡然落在特伦斯的身上,特伦斯神经一绷,支支吾吾。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谢里登暴喝,怒气陡然上来,他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特伦斯被吓得打个激灵,赶紧哀嚎,“父亲,是杨逸风,他太嚣张了,上次居然把你灌醉成那个样子,而且还公然在酒吧祝贺,说了很多你的坏话,我气不过才上去跟他们理论……”

“这么说来是你主动去找杨逸风的麻烦了!”谢里登怒喝,高分贝的声音令特伦斯颤了颤身子,就连一旁的珍娜也有些被吓到了。

特伦斯睁大眸子,“父亲大人,你不觉得杨逸风很可恶吗?而且我真的很不明白我们沃利斯家族财大势大,你为什么要怕他,甘愿要向他低头!”

“混账东西!我什么时候向他低头了?”谢里登睁着燃火的眸子怒喝,抬手就给了特伦斯一巴掌,清脆的响声震惊在场的人。

特伦斯满脸惊愕,直接傻眼,这可是他第一次被他父亲打。

谢里登恨铁不成钢的瞪向特伦斯,“你个蠢货!我之前怎么嘱咐的你,千万不要跟杨逸风起冲突,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

“为什么父亲大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处处谦让杨逸风?”特伦斯的眼睛里噙着泪水,十分委屈。

谢里登胸膛气的剧烈起伏,但他耐下心解释道:“你以为我不想让杨逸风难看,把他赶出洛杉矶?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沃利斯家族名誉受损,能不能恢复还得另说!最重要的是,杨逸风能力非凡,几次出手我们都以失败而归,这说明我们未必是杨逸风的对手,再闹下去,倒霉的只会是我们!”

这是谢里登审时度势做出的决定,另外,他是沃利斯集团的董事长,必然要顾及到多方面,不可能只因为自己和特伦斯的私人恩怨而跟杨逸风拼个你死我活。

特伦斯心中仍是不服气,但他看见谢里登在气头上也不敢表现出不满,“父亲大人说得是,孩儿受教了。”

“你们两个抓紧去把伤口处理一下。”谢里登不耐烦的朝他和珍娜摆手。

珍娜和特伦斯点头应一声离开。

待他们走后,谢里登一屁股坐在沙发,满脸铁青,他拿出一根雪茄夹在嘴里,一直默不出声的温妮莎立马走过去拿起打火机点燃。

“董事长大人,您何必生这么大的气?特伦斯少爷毕竟还年轻。”温妮莎安抚道。

谢里登抽一口雪茄吞云吐雾,“照他这个样子,我以后怎么能放心把公司交给他!哼,太让我失望了。”

“主要是杨逸风太过分了,上次他那么为难你,我都看不下去了。”温妮莎恨声道。

谢里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他一拍茶几,怒气冲冲道:“我上次拉下脸跟他谈和,不想转眼间,他就把我的儿子给打了!太过分了!”

“谁说不是呢,杨逸风的确很可恶,压根就没有把董事长大人放在眼里的。”温妮莎说道。

谢里登心中的怒火顿时又添加三层。

就在此时,管家急匆匆走了上来,“董事长,外面杨开成求见。”

“杨开成?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谢里登狐疑,要知道杨文自从不再当任杨氏集团在美洲的董事长后,他跟杨文和杨开成等人就很少来往了。

“他没说,董事长您看您还要见吗?”管家问。

“让他进来吧。”谢里登发了话,语气不太好,他想看看杨开成到底想干什么。

不多会儿,西装革履的杨开成大步走进来,他热情的向谢里登伸手,“好久不见啊,谢里登董事长。”

谢里登沉着脸压根就没伸手,只是不满道:“你来干什么?”

杨开成一惊,“谢里登董事长这是怎么了?”跟吃枪药似的。

超时空大玩家

超时空大玩家第二集

有时候懂太多也不好,太优秀,优秀到格外耀眼且喧嚣。

——苏小木。

这点小要求,谭凌断没有拒绝的道理,对这个短时间就刷了三次全校通告的小学弟,他还是很欣赏的。

“也行,我先把整个程序的算法设计给你调出来,总纲你得看一眼,数据结构的算法部分有特别的标记,直接定位就行。”

“整个程序的算法设计比较庞大,底层用的是C++,数据与数据结构这一块用的是Java和Python,你都懂的吧?”

谭凌一边弯腰在工作台上操作着,一边絮絮叨叨的介绍。

直起身的时候,工作台的显示器屏幕上多了很多内容。

一旁的苏小木一边点头,一边腼腆的说道,“C++和Python还行,Java差一点,那,我先看看?”

见谭凌点头让开身位,苏小木就坐到了工作台前。

课题本身就比较松散,反正大家也不忙这会,几个脑袋零零散散的挤了过来。

对这个张可教授这么多年来收的唯一一个本科生,除了学院的知情人士好奇以外,他们也很好奇其实。

张可抱着保温杯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也不说话,许是又想起了自己曾经也是这么青涩,这么优秀,这么……

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自己疯狂后退的发际线,猛地喝了一大口当归枸杞水。

还是要注意保养啊。

…………

整个程序从算法设计总纲很清晰的列了出来,数据结构检索算法的选择也揭开了面纱。

苏小木左手托着下巴,右手不时滚动鼠标,面露思考。

实话实说,除了自己写过的,他是第一次见过这么优雅的代码。

张可教授不愧是学校里面最严苛也最幽默的教授,挑选的学生分外优秀,在课题中不吝于精益求精。

总纲有部分算法的设计对苏小木来说稍微有点超纲,他的眉头不由自主的蹙了起来。

在UVA已经AC到1300多道题的经验发挥了作用,右手无意识的拨弄了一小会,紧皱的眉头展开。

如此这般,大约二十分钟后,苏小木腼腆一笑,道。

“数据结构的这个检索算法,我觉得好像是可以这么来……

二叉树的遍历方法分很多种,就跟我们上什么大学、选什么专业一样,选择不同,遍历的方法就不同,所以,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

噼里啪啦,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挥舞着光芒。

“别!动!我的老天鹅!你可千万别乱动!”

谭凌猛地推了推眼镜,连忙制止道。

“小学弟,这学长可就得说你了,咱们在课题上的代码虽然都是有备份的,但一般不建议擅自修改……balabala~”

哒~哒哒~哒哒哒。

键盘敲击的韵律、balabala的絮叨声奏响起一会儿急一会儿缓的乐曲。

“啊,以后我一定记得提前说,不过学长,你看这样的话,虽然还是有不同的选择,但在检索上好像更方便了一点点……”

在谭凌巴拉巴拉的时候,苏小木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这个时候敲下最后一个‘;’,比了个一小小的手势,声音蒟蒻的说道。

嗯?

谭凌顿时一愣,然后一脸懵逼。

这就改好了?

算法不用先想一想设计一下的吗?

键盘就这么听你话的吗?

还有,你……

卧槽?

这样也可以?

“呃,小学弟,你说,你是过来砸场子的吧其实!”

片刻,谭凌直突突的说道。

程序数据结构部分的算法设计之前就是他谭凌亲自操刀的。

苏小木腼腆一笑,“没有没有,只是凑巧懂一点点数据结构,以及跟算法的关系。”

呵呵~

呵呵呵~

呵呵呵呵~

凑巧、懂一点点……

我俏丽吗?我问你,我俏丽吗?

谭凌身后数个学长的眼睛中的每一条血丝、每一点浮肿,都在说这句话。

“哇,小木学弟,你怎么这么厉害。”

惊呼声从苏小木的右侧响起,转头就看到合法萝莉林唐双手合拢,眼睛眨呀眨的往外冒星星。

要不是知道她皮,苏小木差点就信了。

“那个,林学姐,你知不知道李时珍其实没死?”苏小木突然挑了挑眉。

林唐:“???”

怎、怎么个意思?

这个人的眉毛怎么感觉有点……

林唐还在想苏小木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苏小木已经投入到下一段代码的修改中去了。

…………

…………

接下来的大半个小时里,苏小木针对性的挑出一段代码,进行局部优化。

自从小垃圾系统给出数据结构这部分的知识资料以来,苏小木还没有系统性的运用过这部分知识。

哪怕在骚客APP的开发上,都只是简单运用——因为…

用不上。

“数据排序有很多种方式,这部分我们可以这样来……”

苏小木一边说着,一边修改了代码,那双修长的手上像是挥舞着璀璨的风儿,甚是耀眼。

数据的结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至少,对苏小木来说,是这样的。

他可以划船不用桨,他可以扬帆没有方向,只要他敲键盘的速度足够快,就能追上他说话的速度……

至于另外的模块,苏小木不会去班门弄斧,有些地方都超纲了,别说去优化,连理解都费了点功夫……

端着保温杯不时喝口当归枸杞水的张可教授摩挲着下巴,心中暗道。

“这羊城太大了点,打听点消息都这么难!这小子,我非得看看他到底有多少东西!”

说起来也有意思,如果没有小垃圾系统之后给的数据与元数据与存储结构基础原理,苏小木还真不一定能这么从容。

数据也会有脏数据这个东西的存在,脏数据的产生通常不受控制,并且是绝对无效的,还会占据空间,甚至会影响正常数据。

精心选择的数据结构,可以有效的减少脏数据的产生。①

并且,对数据结构的检索算法以及索引的精心优化,可以让数据的运行效率更高,也可以让数据存储的效率更高。

让数据本身不那么的臃肿。

这也是张可教授希望优化的部分,这样可以有效的节约存储资源,让计算进行得更快。

其实真的很难想象,数据也可以看上去这么优雅。

当苏小木敲下最后一个‘;’后,结束了全部的操作。

林唐轻咬着下嘴唇,双手合拢在胸前拍着,“小木学弟,你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嘤嘤嘤!”

苏小木:“……”

我可不可以申请脑阔不要转?

这个小学姐真是太调皮了!

真想一拳一个嘤嘤怪。

emmmm。

“理论上讲,现在的数据结构应该大约可以让数据储存效率提高百分之二十,运行效率提高百分之十五。”

末了,苏小木总结道。

谭凌和张可皆点了点头。

“小学弟,看不出来嘛,你这水平上本二有点屈才,得跟咱们学校建议修够足够的学分,就可以让优秀的学生申请跳级。”

谭凌笑眯眯的说道。

苏小木连忙起身摆着手,很诚实的说道。“您太捧了,我要学的还有很多,就这个程序好多地方的算法设计我、就、看不懂……”

看着几双越来越不对劲的眼睛,苏小木搔着头蒟蒻的说完了话。

…………

…………

之后,谭凌上前主持程序,几个学长包括调皮的林学姐也各自进入了角色。

实话实说,苏小木对整个程序的设计部分都只懂个百分之八九十,他再翘尾巴,也不会这么没有逼数的去主持程序。

谭凌他们的动作很快,没几分钟,16个计算节点便开始重新工作。

程序返回了各种各样的参数。

良久,谭凌收回看向显示屏幕的目光,叹了口气,道。

“教授,数据的储存效率确实如小学弟说的那样,高了百分之二十五不止,运行效率也高了百分之二十,但还是那个问题,根据现有的反馈结果,只能勉强上32个计算节点……”

老大难的问题摆在了跟前:

存储资源就这么多,只有两条路,申请更多的存储资源,申请厂商进行针对优化,以同样的存储资源进行更大量的运算。

瓶颈其实不是存储空间,而是存储的性能、处理效率、压力等。

如果是存储空间,张可教授早就想办法了。

这么说吧,同样的存储空间,不同的存储矩阵配置,性能可以相差到20倍、100倍甚至好几百倍。

这里面涉及到很多的参数。

比如硬盘的转速、硬盘空间大小、数量、规格、存储机头的处理器、内存等方面性能、存储系统的相应效率、IOPS、吞吐量等。②

硬盘有不同的大小容量和转速,转的速度越快,数据的读写效率就越高,虽然是同等存储空间,但用4T的7200转硬盘和用14块300GB总共4T空间的15000转固态硬盘,效率是绝对天上与地下。

这一点,苏小木也帮不上忙,尽管他其实孟浪的考虑过写一个程序放存储上,帮助存储让数据更快写入硬盘,让存储的硬件资源发挥到极致……

①:这个我真是随便说的,脏数据这个概念解释太复杂了,只要有数据,基本上就有可能存在脏数据。

②:IOPS:即每秒钟数据进行读和写(I/O)操作的次数,换句话说,大概相当于我们日常进行文件复制与粘贴的时候,显示几十M一秒这样子。

======

破碗。求推荐票、笔芯。

今天一更,但是有3000多字。

超时空大玩家

超时空大玩家第三集

“胭脂水粉当然还是珍珠粉配上花瓣最好,胭脂粉末越细,涂上最好看,这!”

桂嫂一听华裳的话,微微一愣,然后有些奇怪的问道,“楚天,你这么会懂得这么多,就好像一个姑娘一样,就连老婆子我都不知道这些事情!”

华裳哪里肯承认自己懂得多,如果承认自己懂得多,一定会惹人怀疑的,于是连连否认道,“桂嫂说笑了,我一个男人,哪里能懂得这些啊,是以前王府的王妃,和府里的丫鬟闲聊说起这些,我也是顺便听到的,也就只知道这些,原本想要在桂嫂面前卖弄一下的,没想到桂嫂这么问,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能承认了!”

“听说三王爷的王妃,原本是一个商贾的女儿,那三王妃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让三王爷如此痴迷,居然能让三王爷执意立她为王妃的!”桂嫂装作不经意的问着。

这个问题,华裳真的是不好回答。

说的太好,显然有一种自卖自夸的意味。

如果说的不好了,就会被人怀疑,和王妃的关系不好,总之这件事情,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华裳有些为难起来,半晌,才有些神色复杂的对着桂嫂说道,“王妃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不过主要还是三王爷好,他们两个很恩爱是真的,不过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做下人可以评论的,所以桂嫂这些事情,我也不太好说!”

“是啊,这些事情,确实不是我们下人议论的,是我太八卦了,好了今天伙房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回营房休息吧!”桂嫂依旧是一副好老人模样的看着华裳,让华裳感觉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总有些奇怪,但是也搞不清楚。

不过华裳觉得桂嫂,就是一个普通的妇人,而且还只是一个伙房的厨娘,能有什么目的,华裳觉得一切,都只是自己太过于警惕了,来到军营,华裳真的是没有一刻不在担心,就怕别人会发现,自己是一个女人。

得知可以走了,华裳也没有了留下来的心思,就直接离开了,她还是回去的好,免得自己再露出什么破绽来。

华裳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营房,根本没有去找楚亦冷,因为她知道,如果楚亦冷真的有时间的话,一定会来找自己的,如果不来就是在忙。

况且楚亦冷这些日子一定很累,还要去训练士兵,有空闲的时间,华裳也希望楚亦冷能够好好休息一下,千万不要累着了。

华裳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发现床上似乎有一个厚厚的东西,硌的她厉害,华裳掀开被子一看,居然是话本子,还是新买的话本子,虽然剧情还是依旧老套,但是这些对于华裳来说,已经足够振奋人心了,已经足够华裳解闷了。

反正这几天,华裳总是害怕别人会察觉到自己的身份,可是无聊的华裳,只能去伙房去帮忙,现在好了,有了这几本话本子打发时间,自己至少可以不那么烦闷,也可以不去伙房帮忙,免得被人发现身份。

至于是谁送来的话本子,华裳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一定会是楚亦冷,在这军营里面,知道她身份,知道她无所事事的,肯费这样心思,为她的人,也只会是楚亦冷一人了。

也难为楚亦冷了,这么忙,居然还想着她,甚至还去买了话本子给她,她不感动是假的。

现在自己手头也没有工具,但是华裳已经想好了,等她和楚亦冷,一起回到上京之后,她就和香菱学习女红,怎么样也要给楚亦冷做一个好看的荷包才行。

华裳坐在床上,直接看起来话本子,一点也没有注意其他的事情,就一头扎进了话本子里面,反正她无所事事,就这样打发时间,是在好不过的一件事情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