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总监

请叫我总监
  • 主演:林更新,谭松韵,刘畅,苏鑫,王秀竹,刘恩佳,曲高位,王丽娜,常海波,袁满,彭高唱,张磊,白冰
  • 导演:姚婷婷,杨同坤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宁檬一直有一个成为投资总监的职业梦想,可毕业后做的工作却与梦想相距甚远。她的上司陆既明是一个业务能力极强的投资总裁,他不认为宁檬也能成为合格的投资人。某一天宁檬终于下定决心离开陆既明,向他也向自己证明她可以做到。宁檬重新求职,经过种种阻碍,机缘下最终进入了鹰石投资,开始了她的晋升之路。过程中陆既明也在关注着宁檬,起初他不认可,但在重要关头还是会对宁檬进行提点,帮助她度过难关。陆既明长远的投资理念使宁檬获益匪浅,宁檬也改变了陆既明的处世态度。两人互相影响,携手并进,经历了无数的波折和风浪之后,宁檬蜕变成为了独当一面的金牌投资人,陆既明也历练得更加成熟有担当。他们认定彼此就是自己最正确的那个人。

请叫我总监第一集

第741章 萧铭音的演技

那些士兵也没想到这圣京百姓会突然朝银虎砸东西,有几个在银虎身边的都被牵连了,却不敢擅离职守,只能尽量躲闪。

银虎也没想到这世子殿下在圣京城的威望会这么高。没一会儿的功夫,他全身上下都被臭鸡蛋和烂菜叶包围了。

心里更加怨恨起三当家来,要不是他,他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他们银虎寨又怎么会四分五裂,其他弟兄也不会死的死,擒的擒。

别说银虎了,就连风卿瑜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原来这么受欢迎。

倒是慕澜瑾看着那一众少女少妇,很能理解。

风卿瑜本来就是圣京第一美男,原本在圣京就很受姑娘们的喜欢,后来表妹弄了醉寻欢之后,他们四个登台,更是吸引了不少粉丝。

如今听到他被贼人杀了,这些人怎么能不愤慨。

场面一度混乱得不行,就在慕澜瑾想要出面阻止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个人。

“是你,是你杀了风卿瑜,小爷我弄死你!”

萧铭音拿着一把大砍刀,对着那囚车就想砍。

风卿瑜看到突然出现的萧铭音,也是一脸懵逼。

这家伙突然跑出来干啥?

慕澜瑾一头黑线,连忙下马拦住萧铭音:“你想干什么?”

萧铭音冲着慕澜瑾挤眉弄眼一番,然后扯着嗓子嚷嚷:“慕澜瑾你给我滚开,他杀了风卿瑜,我今天非要砍死他,为风卿瑜报仇。”

慕澜瑾一脸无奈,这家伙演戏还这么认真,力道大的他都拦不住。

慕澜瑾只能配合他演戏,死抱着他不松手:“别闹了,人不死他杀的。”

萧铭音顿时愣住了:“真的?那是谁杀的。”

其他砸鸡蛋的人也都停了手,纷纷看向慕澜瑾。

慕澜瑾压力山大,看着众人解释道:“人我已经带回来了,世子殿下的尸身也带回来了,这件事就交给皇上和御王处理,大家就别费心了。”

听到风卿瑜的尸体带回来了,大家顿时面露哀戚,有几个姑娘都忍不住掩面而泣了。

风卿瑜没想到自己“死”了,竟然有这么多人伤心,突然就有些不忍起来。

萧铭音也没想到这些人还哭了,连忙开始帮着维持秩序:“大家还是让一让吧,小将军说了,这件事皇上会处理,皇上最疼的就是世子殿下,相信皇上一定会为世子殿下讨回公道的。如今大家还是先让一让吧,我兄弟现在最想的应该就是回家了。”

萧铭音的话相当煽情,刚才那些哭的此刻已经泣不成声了,那些没哭的,这会儿也都抽泣起来。

就连风卿瑜都红了眼睛,慕澜瑾心里都堵了石块,难受得紧,仿佛人真的死了一样。

那些百姓们闻言,全都自觉地散了开去。

军队继续前行,所到之处都是哀戚之声。

慕澜瑾重新上了马,萧铭音也抢了人家一匹马,跟在慕澜瑾身边,凑过去小声道:“怎么样?我刚刚演技不错吧?”

慕澜瑾无语地看他一眼:“你是不是闲的?”

萧铭音一听这话顿时来气了:“我怎么就闲了,我还不是为了帮你们。”

萧铭音白了他一眼,又道:“风卿瑜是不是在那马车里,我去看看。”

不等慕澜瑾说话,萧铭音就兴奋地拎起马缰,要去风卿瑜那里。

他可是还没见过风卿瑜穿女装的样子呢,不知道看了会不会变扭。

慕澜瑾一把拉住他:“行了,你别闹了,现在她可是姑娘,你要是坏了她的名节,我可不饶你。”

……萧铭音一头黑线地瞪着慕澜瑾:“什么名节?他小时候还跟我睡过呢?”

他可是他的兄弟,小时候他和风卿瑜的关系,可比他和风卿瑜的关系好呢。风卿瑜可爱跟他玩呢。

慕澜瑾黑沉着脸瞪他,恨不得瞪死他。

这该死的家伙,就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

两人一路瓣着嘴,先将银虎和那些匪徒送进了天牢,又将棺木送回了东街。

刚到东街,慕澜瑾便见整条东街都挂了白灯笼了。

慕澜瑾看了眼萧铭音。

萧铭音撇撇嘴,叹气道:“你也知道风卿瑜是大家看着长大的,这他一‘死’,他们能不伤心吗?挂几个白灯笼,那都不算什么?听说老忠王这两天都伤心病了,就我爹都两天没心思吃饭了。”

慕澜瑾没想到结果会这么严重,心里再次不好受起来。

风卿瑜在马车里看到那些白灯笼,也是心酸得很。

她“死”了,那些不认识的百姓都会难受,这些看着她长大的长辈们更是伤心,若是让皇祖母知道……

风卿瑜简直不敢想。

棺木进了东街,御王府门口立刻有人进去禀报了。

风正贤步履蹒跚着出来迎接了。

除了风正贤,熙王府,齐国公府,老忠王府,端义候府……府里的人统统都出来迎了。

没等那棺木到近前,风正贤便一下扑上去,就是痛哭:“我的儿,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呢,你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你何其忍心……”

风正贤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简直是闻着伤心,见着流泪。

旁边的人全都跟着哭了起来。

“卿儿,你醒醒,你看一眼你父王,你的儿子还这么小,他还没有长大啊!”风正贤一边说一边哭,说着说着真哭了。

旁边的人也是哭得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马车里,风卿瑜听着风正贤的念叨,也跟着哭了起来。

还好她不是真的有事,要不然她的父王该多伤心,还有小星星,该多可怜。

萧铭音都被风正贤给说哭了。

慕澜瑾也是眼眶通红,眼泪在眼睛里打转。

怕风正贤真的哭伤了身子,慕澜瑾和萧铭音连忙下马。

“伯父,您节哀啊!”

“风卿瑜都已经去了,小星星还小,您为了小星星也给保重身体啊!”

两人这一劝,旁人连忙也跟着劝了起来。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要保重身体啊!”

“卿瑜的孩子还小,孩子没了父亲,还需要你呢!”

“听说那匪徒已经抓回来了,不管怎么样都要他偿命就是了。”

大家这么一劝,风正贤也顺势站了起来,抹着眼里,指挥府里的人:“把棺木抬进去,设灵堂。”

立刻有小厮上前,将马车上的棺木卸下来,搬到了府里。

慕澜瑾突然看着风正贤:“澜瑾还有一事,想要请教王爷。”

风正贤目光通红,仿佛还沉浸在悲痛中:“你说。”

“不知世子殿下可还有同胞姐妹?”慕澜瑾声音不小,刚好能让周围的人都听到。

他这话一出,周围的人全都面面相觑。

“世子爷有姐妹,这好像没有吧?”

“是啊,没听说啊。”

大家议论了两句齐刷刷看向风正贤。

风正贤眸子晃了晃,叹气道:“此事说来话长,不提也罢。”

说着,又看向慕澜瑾:“你为何突然提起此事?”

慕澜瑾扯了扯唇道:“澜瑾这次去北境,正好遇到一个人,跟风卿瑜长得很像。”

风正贤倏地瞪大眼睛,震惊地看着慕澜瑾:“你说真的,她人在哪儿?”

慕澜瑾指了指后面的马车:“此时就在马车里。”

众人闻言齐刷刷看向那马车。

竟然有人跟世子殿下长得很像,难道是御王爷的私生子?

所有人都好奇起来,恨不得钻到那马车里去看一下。

风正贤惊愣了片刻之后,慢慢地走到那马车前,想要撩帘,伸了手又缩了回来。

就在风正贤犹豫的时候,车帘被撩开,一只纤纤玉手伸了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大家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看向那马车里就要出来的人。

请叫我总监

请叫我总监第二集

临海市的一处,残日会的基地,在柳生单曹所在的那个容器之内,柳生单曹身上的溶液还残留着一大半。

而此时,在柳生单曹的容器前面,却是跪着一群颤巍巍的柳生家族的人。

这一次,岛国和华夏武术比斗失利,让柳生华族丢尽了脸面,也让岛国丢尽了脸面,几乎可以说,柳生家族已经被谴责成了罪人。

容器之中,柳生单曹听到手下的报告,脸上充满了愤怒,一根根青筋鼓起,本来他这一次就不赞同儿子的计划,只是因为儿子计划周全,他才勉强同意的。

谁知道最后竟然还是出问题了,而且,连他的儿子和族内的几个高手都被斩杀了,这让他仍不住心中的愤怒,在容器中充满杀气的吐道::“陈一飞!”

一旁的天河旭阳急忙上前,道:“柳生家主,现在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你愤怒也没用,现在还是先安心融合这第二代的加强版基因药液,等你恢复伤势,突破黄阶,到时候再去击杀陈一飞也不迟,在这之前的事情交给我好了。”

听到天河旭阳的话,柳生单曹强忍住了怒气,然后闭上了双眼。

见此,天河旭阳招过了一旁的木姬,吩咐道:“黑蝎那边可以行动了,不能让陈一飞太过得意了,我们至少该还击一下,给他送上一份大礼物!”

“是,师傅!”木姬点了点头,急忙朝外面走去。

…………

夜里。

天龙酒店,陈一飞带着洪泰和凌宇走了进去。

柳昭雪晚上就是在这天龙酒店为他举办庆功宴会。

因为柳昭雪的交代,天龙酒店四周已经安排了很多手下在酒店四周巡逻,今天晚上,整个酒店都被清空了出来,并不接待客人。

陈一飞一进入酒店,就见到大头带着一群穿着统一黑色西装的大汉迎了上来。

“飞哥,你来了,大姐让我在这里恭迎你。”大头急忙朝陈一飞恭敬道,他身后的那些手下也同样如此。

这一次,华夏和岛国的武术比武,让他们对陈一飞越发的敬畏了。

“走吧!”陈一飞点了点头,进入了大厅里面。

一见到陈一飞进入大厅,不管是酒店工作人员,还是那些被柳昭雪请来的宾客,此时见到陈一飞,都是齐齐的低下了脑袋,眼中带着一丝敬畏。

也许,在临海市之中,除了陈一飞,已经没有人能够让他们如此了,因为陈一飞现在在临海市可是真正帝王一般的地位。

这退伍才短短的时间,倒是让陈一飞感觉有些有些物是人非,他前不久来这天龙酒店找杨天龙还无人问津,甚至还被杨天龙的手下拦截和威胁,现在才过去这么些时间,已经是这般情景了。

柳昭雪举办宴会的地点是在酒店10层的宴会大厅。

陈一飞进入里面的时候,发现里面已经人生鼎沸,一个个宾客在里面三五成群的交谈。

而见到陈一飞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接着,这些人就都恭敬的对陈一飞打起了招呼,然后让开路让陈一飞走过。

“陈先生好……”

“陈先生来了……”

“陈先生这一次太长我们华夏长我们临海市之人的志气了……”

“…………”

今天在临海市有名有姓的人物几乎都被柳昭雪请来了。

有的是惧怕柳昭雪的身份地位,而更多的却是因为这场华夏和岛国的武术比赛之后,对陈一飞由衷敬佩,知道这是柳昭雪给陈一飞的庆功宴才参加的。

这也代表了整个临海市所有势力认同了陈一飞在临海市霸主身份,这是以前龙家也办不到的,因为要让所有人完全信服,单单靠武力和钱是不行的,还要拥有足够的威望。

陈一飞和这些人稍微的寒暄了几句之后,就交给洪泰和凌宇应付那些上前打招呼的宾客,然后径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自顾的端起了一杯红酒,考虑起了残日会的事情。

柳生家族和残日会明显有关系,这一次柳生家族丢尽脸面,连带着岛国的脸面都丢尽了,残日会一定不会轻易的算了,肯定很快会有所行动,所以,他也必须做好应对才行。

就在陈一飞一杯红酒下肚的时候,大厅再次安静了下来,因为柳昭雪带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宴会大厅内的人立马就被这位地下女王的打扮吸引了。

只见她今天晚上穿着一身红色露肩的晚礼服,穿着艳红色的高跟鞋款款的走了进来。

满头秀发凌乱随意的束扎盘在脑后,还戴上了小巧头冠。

一张玲珑娇美的瓜子脸略施粉黛,涂抹着粉色迷人的唇膏。

在那袒露的胸口,粉白色蕾丝图纹的胸衣包裹着里面颤巍巍的山峰,紧束的腰间更是将那身材勾勒没到了极致。

几乎是瞬间,柳昭雪就成为了整个宴会大厅的焦点。

此刻出现在眼前的地下女王,是美得惹人心醉神迷的同时,根本看不出任何的匪气,这让不少男性都产生了一丝幻想。

可也只是敢想一想而已,然后下意识的看向了坐在宴会厅角落的陈一飞。

在临海市,谁都知道,这柳昭雪的背后是陈一飞,而这陈一飞是什么人?那是已经被临海市的势力公认信服的霸主,当然这位霸主是个风流人物谁都知道。

比如洪家的幕嫣,沈家的沈映月,不都是和这位有特殊关系,所以,这柳映月没理由逃的过他的魔爪才对,不然他怎么会放心把临海市的地下势力交给柳昭雪。

陈一飞此时却不知道别人心理所想,看到柳昭雪那副娇艳的样子,他也的确是被惊艳到了。

见到柳昭雪走过来,不由的调侃道:“我说柳女王,你晚上可是把这宴会厅的男人都惊艳到了,看那些青年才俊眼睛都直了,有没兴趣看上一个。”

“青年才俊又怎么样?在临海市还有人敢打我的注意吗?”那柳昭雪坐下哼了一声,然后端起一杯酒给陈一飞倒上。

同时,看着陈一飞,也带着一丝幽怨之色。

(ps:求推荐!)

请叫我总监

请叫我总监第三集

第400章必杀月澜

“如果是印记的话,应该是没错。”夜君紧紧皱着眉沉声说道。

赵褚也皱起了眉,“尽管各方面可能都不像,但是这印记存在,是没办法解释的。”

他们两个人聊了几句之后,发现萧千寒一直在沉默,他们也都闭上了嘴,不再多说。

而同样沉默的绝煞,一边摸着下巴,一边看着萧千寒,他总觉得她身上藏着一个惊天大秘密,这个这个秘密绝对与云默尽今日设下的局有关系。

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最不可思议的想法,莫不是真的像夜君所说,萧千寒才是真正的苏青?而云默尽之所以会救月澜,其实就是为了让月澜当萧千寒的挡箭牌?以此来保护萧千寒?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云默尽应该还有其他的打算和原因,这些原因才促使云默尽不说出真相,宁愿与萧千寒暂时分开。

不过,这一切皆是他现在的猜想而已,做不得准。或许很快就能够证实他的猜测。

又等的很久。

等的让龙钰和赵褚以为王辛月可能不会出现了!刚刚简正昂的死真的起到震慑作用了。

月澜感觉因为长久的等待,站的双腿都有些颤抖了,她忍不住的问向元殊,“难道还有人吗?”

元殊抬头看向云默尽,然后摇头,“我不知,等殿下的吩咐吧。”

月澜咬了咬唇,还想再说什么,可却没有这个勇气,或许真的有人隐藏在四周,就等着看她恐惧害怕的样子,她绝对不能让那人如愿以偿!她连今后如何与云默尽突破障碍在一起的一幕幕都策划好了,绝对不允许有人来破坏这一切!她将来的一切,都与云默尽有关!这是她多年以来的愿望,如今真的是触手可及了!

这么美好的一切,绝对不能别破坏!她抬头再次崇拜的望着云默尽,只有如此强者才能让她心悦诚服的崇拜,仰望,才能让她成为所有女子羡慕的对象。

忽然,云默尽朝着房下看来。猝不及防的,月澜撞上了他幽深的黑眸,整个心神随之剧烈的一颤,然后不由自主的她开口说道:“默尽哥,不论过去如何,我更看重的是现在。”

她的话音落下之后,她忽然发现他好像看的并不是她!

他的视线在更远的地方!

云默尽准确无误的找到萧千寒的藏身之地,一双黑眸深深的凝视着她的脸庞,几个月未见,她瘦了一圈。或许是许久未见,他不舍得移开目光,只痴狂的望着他,只有他自己能够感受到心底最深处的浓烈的情感。

萧千寒愣住了,或许他此刻看过来的目光让她有些吃惊,他怎会如此准确的察觉到她的藏身之处?他此刻深邃的目光,意味着什么?她轻轻抿起唇。

很快,云默尽又收回了目光。

月澜面红耳赤,刚刚说的话那么的清晰,无论是元殊还是隐藏在暗中的人肯定都听见了!实在是太丢脸了!为何他刚刚没有看她?即使听到了她的话,他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心中一阵茫然失望时,耳边忽然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

女子的声音非常的柔美,但是对于月澜而言非常陌生,但是心中却不由自主的开始恐惧。

“我只要月澜。”

是谁?

这个人是谁?为何只要她?月澜心中再一次的充满了恐惧,幸而她听到了云默尽的回应,“不可能。”

月澜立即欣喜的抬头望着云默尽,她就知道他一定不会让人伤害她!他一定会保护她的。不论隐藏在暗处的这名女子是谁,注定前来魔域森林是一场空!

“你出来吧!一直躲在暗处也不会改变结果的。我们已经知道你是谁,所以,你认为我们会让你伤害她吗?”元殊拿出武器,防备的盯着四周,随时等待王辛月的出现。

“我前来青羽大陆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杀了月澜。你们认为能够阻止我吗?我不是简正昂,他实力无法与我相比。更没有我的底牌多,所以,最后谁会盛胜出都是未知数。”王辛月的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根本就不会让任何人察觉到她藏在何处。

月澜眼睛转动,然后望着四周看了一圈,咬了咬唇后开口道:“不论你是谁,我现在的确无法想起过去,但是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你不会成功的!若是不想死在魔域森林,就立刻离开!”

四周忽然变得安静。

过了片刻,又传来王辛月的声音,她先是狂妄的大笑声,紧接着便是一声声冷笑,“没有想起过去?没关系,我会在最后关头让你知道我是谁,为何而杀你。月澜,我今日必杀你!”

“别废话了,放马过来!”元殊紧皱着眉,寒声喊道。

话音落下时,忽然从空中而来一只庞大的灵兽,不仅有硕大的翅膀,而且还有两个头,浑身发亮的鳞片,完全显示了它的强悍!这种灵兽在青羽大陆上绝对没有出现过!

“这是什么东西?”赵褚低低的惊呼了一声。

萧千寒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王辛月的契约兽,远古魔兽的后代,绝非青羽大陆上的灵兽可比。无论是凶残,作战能力,都超过了灵兽。”

其实在青羽大陆上,所有人只知灵兽、圣兽以及神兽,不知魔兽。但是在其他强大的大陆上,基本没有灵兽的存在,都是凶性十足的魔兽,其实两者相差不多,只不过各大陆的叫法不同。就例如这魔域森林的灵兽,每一个都非常凶悍,但是在天罗大陆,应该可以称之为是低阶魔兽。

随着那魔兽的两边翅膀煽动,周遭一阵狂风起。

它与王辛月心意相通,执行着王辛月的每一个指令!眼睛盯着元殊就攻击而去。

此等高阶魔兽,甚至是被修为强悍的武者更为厉害!

元殊在见到它时,脸色巨变,猛地将月澜揽入怀中。

紧接着,空中又出现了几个人,而这几个人的实力竟然都在圣玄境之上!而且看样子都与元殊不相上下的实力!这几人分成两队,分别对元殊和云默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