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迷案

  • 主演:乔什·布洛林,伊莫琴·普茨,莉莉·泰勒,汤姆·派福瑞,塔玛拉·波戴米斯基,刘易斯·普尔曼,诺亚·雷德,肖恩·西珀斯,奥
  • 导演:未知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Brad Pitt制片公司Plan B Entertainment过去宣布为Amazon开发新剧《外围 Outer Range》,这部惊悚剧由Brian Watkins负责,剧集讲述一名待在怀俄明州荒野的牧场主因为发现这儿隐藏着谜团,紧接着他决心为了自己土地及家人而战。Josh Brolin加盟剧组,饰演主角Royal Abbott。

荒野迷案第一集

见师兄悲惨模样,伐阇罗不由狼嚎般哭喊:“我这样回去,师父他老人家岂不是要活活气死!”多杰罗虽然跟他们三人并非是一个地方的,可也是难受之极,安慰道:“以我之见,不如你先送他俩回去让你师父救治吧,要不估计他们也是活不长了的。”

伐阇罗抬起脸来:“你不同我一道去找师父吗?”多杰罗摇头:“我已经要转而修行欢喜佛,不再是空行鬼母的弟子,去你们寺庙也多有不便,我去找姚家也能替你们想想办法。这个杨蒿故意隐瞒了对方的实力,让一火会去收拾他们吧。”

事到如今,浪迹江湖的金刚四煞也就结束了他们辉煌历史了。一路下山,多杰罗与伐阇罗分开各奔东西,多杰罗自然是要回玉泉山姚家去搞事的了。而伐阇罗也只是日夜兼程开往西域之地的苍茫大雪山那扎寺让师父救人。

方奇这阵子正在消化吸取两人功力,实际上他突然对刘璞玉的吸星大法有了感悟,还是给谢兆陵治疗时才忽然想到的。原来,他是一直没能想通刘璞玉为什么会有吸功的能力,给谢兆陵扎针运行真气清除毒气时,他的脑子里便想到如果刘璞玉的经络如果够强悍,完全是可以把艳艳体内的热毒给吸去。

只是他又怕艳艳的热毒会影响到刘璞玉的体质,才敢那么做。再一联想起谢兆陵打开的那个混沌空间就具有强大的吸力,按照他的想法划分,吸力自然也就是负物质了。人体有阴阳,阳是正,阴自然也就是负,将负属性发挥到了极致就能产生吸引力了。

为此他请教了老鬼,老鬼也说理论上可以成立的,但是理论必须要实践。方奇就在出去时,将全身阴阳颠倒,把阴催动到了极致,想拿这金刚四煞练练手实践一把。不料,伐折罗这个倒霉蛋竟然真的就被吸去真力,他越是挣扎的厉害体内真力就截止是汹涌而出。

待到缚日罗再来偷袭时,他已经胸有成竹,连吸两人真力,把那两个家伙差一点就给吸死,二人修炼几十年,也只是一招之内便功法全失,即便回去也怕是个废人了。

这二人修炼的金刚密真力却是霸道无比,可是还没能显现出神威就被干翻了。方奇也是暗道侥幸,因为这四人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修炼者,就他们的实力恐怕也在地阶之上。倒是他用起吸星大法,也只是一招便破了他们的势,四煞败走实在是上天的眷顾。不然以四个地阶暴打他一个刚刚晋级到天阶中期的修炼者,怕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这二人的金刚真力也是需要消化一阵子的,不过,以方奇的修炼速度,三个时辰不到也许就可以为已所用。方奇沉浸于自已的修炼之中。此时大寒山上风卷雪,雪舞风,风风雪雪搅动在一起,铺天盖地,天地间一遍苍茫。

第二天中午,吴尊开着车终于赶到大寒山的谢家庄园,有人来通知方奇说谢家女婿吴尊来了,方奇跟着来人下山迎接。吴尊一脸憔悴胡子拉碴地出现在他面前,方奇看他那样子有点心酸,不过还是规规矩矩地上前敬礼:“长官!”

吴尊看到方奇出现在这儿,一时没弄清他是怎么个意思,难道是撮合他与岳父之间的关系?见谢兆陵兄弟俩站在远处,赶紧上前打招呼,谢兆陵脸上确实很尴尬,招呼道:“别客套了,快上山暖和暖和吧。”

方奇跟上来跟吴尊咬耳朵:“有好事,你意想不到的好事。”吴尊扭脸看方奇,“你搞什么鬼?老实说,到底是什么事。”方奇挤眉弄眼:“我想说,可是你老丈人不让我说,等会还是让他亲自跟你说的比较好。”

进了谢家客厅,众人落座,吴尊要跟方奇坐在一起,谢兆陵却招手让他坐在自已身边,吴尊坐过去。谢兆陵说了些他们结婚之后,谢家没能好好照应他们的事,随后才公布消息:“小吴,萍儿没死,我让人运回来藏在寒冰洞里了。”说罢叹了一口气,“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因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寻找解决这种热毒的办法,只是还没能找到。”

吴尊顿时被惊吓倒了,愕然了好半天才哆嗦着问:“萍萍竟然没死,你带我去看看。”说罢就要起身,谢兆谦说:“姑爷,寒冰洞离这里还远,先吃了饭再去吧。”

饭菜摆上来,吴尊哪里还有心思喝酒吃饭,只草草地划拉了几口就放下筷子要去看看。谢兆陵只好带着他们去寒冰洞。

走出去才知道寒冰洞确实不近,至少也有约十里地。缆车从谢家庄园向东北方向一直滑下去,前面就是一条深深的大河,大河不太宽,却是极深。两岸皆是陡峭的悬崖峭壁,从这边看向那边也是影绰绰看不清楚,如梦如幻般的感觉。

从两座石岩中间的罅隙走过去没多久便有几间房屋,进了房屋,乘坐上电梯一路向下,出来时便是一个天然山洞,山洞又经过后期开凿修整过。山洞里十分整齐且干净,走过一条长廊到了尽头,打开之后里面温度骤降,里面摆放着一口水晶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美丽的女人。

吴尊一看到那水晶棺材里的女人便扑上去跪下,接着大颗大颗的眼泪就掉下来。方奇看那女人长的跟吴艳确实有几分相像,她就是吴艳的母亲了。

只是不知道当初谢兆陵有几分把握能把他的女儿救活,不过仅他所做的这件事就能化解掉同吴尊之间的恩怨。看来这老头也并非是完全不通人情的冷血动物。

方奇还记得那天吴尊说起这件事脸上带着那种痛苦而绝望的表情,死者已逝矣,活者仍需活,那时他担心的是吴艳会不会步入她母亲的后尘。现在,看到妻子的尸体,又怎么能不让他百感交集呢。

谢家的两个和吴尊年纪差不多的男子架起他劝慰,随后众人便退出屋子。回去的路上,吴尊还在流泪不止,想必他想起岳父说还没能找到解决办法的事了。

荒野迷案

荒野迷案第二集

陆老爷子眼角忍不住抽搐起来,对自家孙子有些不忍直视。

人家孙媳妇摆明给他挖了个坑跳,自己还没跳进去呢,他倒是主动跳进去了。

不过也难怪,这孙子跟自己果然是老陆家的痴情种。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就不做那遭人嫌的棒打鸳鸯之人了。

“那你们自己商量就行了,我这会充当证人。”

陆老爷子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立刻进入了角色。

宋乔:“……”

陆胤宸:“……”

陆胤宸见宋乔沉默,生怕煮熟的鸭子要飞了,抓紧时间催促道,“什么别开生面的,你倒是说啊,我挺期待的。”

他说完,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太焦急了,手虚握成拳不自在地干咳了两声。

宋乔看了他一眼,拿乔,“我怕我说出来你就不期待了。”

陆胤宸脑子一热,话不经大脑就冒了出来,“期待,你说什么我都期待。”

宋乔都被他给逗笑了,“好啊,这可是你说的,爷爷您老人家可要为我作证的。”

先前一直充当壁上观的陆老爷子这下终于发挥出证人的作用,他信誓旦旦保证,“的确是我说的,孙媳妇,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为你作证。你就直接说吧,没看臭小子急得脑门都要冒汗了吗?”

最后,还不忘黑了一句陆胤宸。

陆胤宸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就差点没写着“您到底是不是我爷爷,是不是别人冒充的呢”了。

宋乔清了清嗓子,这下颔首后,一本正经地开了口,“我穿新郎礼服,你穿新娘婚纱,我们角色互换,当然,我觉得挺别开生面的,要是你觉得还不够别开生面,还是往后延期吧?”

陆老爷子这下,不客气地当面笑出声来,“孙媳妇,我觉得你这创意不错啊,够别开生面,要是真这么举行,我保证肯上头条。”

“老婆,我觉得你还是需要考虑考虑啊,我穿新郎礼服不是挺好的吗,你穿新娘礼服,不然我们一定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的。”

陆胤宸想到自己穿着婚纱出席婚礼,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是想举行婚礼想疯了啊,但是并不期待这样一场别开生面的啊,的确是够特别啊。

但是,如果不就行,就无限期延期,那他又等不起啊。

他担心等到他儿子都要结婚了,他还是等不到,到时候头发都白了,他就是最丑的新郎了。

不行不行,无论如何都要让她老婆打消主意,来场正常的婚礼。

他家老婆平时多中规中矩的,干嘛在这种事情上不走寻常路,他以前怎么一点苗头也没有瞧出来啊,到底是她太闷骚,还是掩藏得太好了呢?

陆胤宸在不遗余力讨好宋乔的同时,还不忘将求救的眼神投向了自家爷爷,让他老人家也公道地发表几句,最好能让宋乔回心转意的。

陆老爷子视若无睹,像是没有看到他的求救一般,气得陆胤宸差点将一口银牙给咬断了。

宋乔坚定着立场,饶是陆胤宸使出了十八般武艺,还是没能成功说服宋乔,于是这个结果不了了之。

陆胤宸想着回到陆家后,自己再让宋乔打消这个主意也不迟,还有时间磨着她点头呢。

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到底是谁给了宋乔这么一个灵感的,要是他找到罪魁祸首,他一定要把对方给千刀万剐掉,好好的正常人路线不走,偏偏走这么与众不同的。

陆胤宸不想再揪心于这个戳人心窝的郁闷话题,于是把话题绕回到了爷爷跟卢家人身上,尤其是强调了他们去卢家村此行的经过。

说到收获,他双眸熠熠生辉,亮得让人不敢直视。

陆胤宸在卢美花上面浪费的口水不多,关键还是青山村的收获,尤其是那个老医生,是重中之重的关键人物。

他的证词,直接剑指卢金花最致命的心窝。

陆老爷子听得眉心频繁直蹙,老医生跟他以及卢金花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老医生的性情秉性,也都是人人称赞的。

他的话,说出来自然是令人信服的。

那么卢金花是怎样的人,不言而喻。

陆老爷子虽然忘记了一些事情,但是对于老医生还是印象深刻的。

尤其是他试探卢金花,就已经提前感受到了卢金花的心虚了。

可想而知,当年真正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鳏夫阿罗,倒是真正的可怜人,他丧了命,连带的,他的老母亲都没有人养老。

要是他还在,他老母亲还能活得更久,而不是因为丧子之痛就早早撒手人寰。

想到这,饶是陆老爷子,也有些痛恨起卢金花来。

她明明完全没有必要隐瞒真相的,当年她即便说出真相,那她对于自己也是有恩之人,至少她出钱给之间诊治,这是毋庸置疑的。

她跟阿罗都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可是卢金花却自私地隐瞒了跟阿罗相关的那部分,让阿罗死不瞑目,他的老母不得善终。

自己一厢情愿相信了卢金花的片面之词,也没有去验证。

他以为她淳朴,以为她善良,所以哪怕对她没有感情,他还是做了那个知恩图报的人,这些年来对卢家尽心尽力,费尽心血。

可是卢金花呢,是怎么对待自己的呢,让他愧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就因为……就因为她的一己之私。

不过,陆老爷子心里清楚,如果当年他若是知晓救命恩人还另有其人的话,就不会跟卢金花结婚作为报答,他一定会换一种报答方式。

因为,他还要报答阿罗的救命之恩。

陆胤宸说完后,陆老爷子就径自陷入了沉默之中,他脸上的情绪多变,有后悔,有遗憾,有自责,有愤怒……各种情绪汇集交织在一起,像是一张巨大的网,朝着他张开,然后将他密密实实给罩住,越收越紧,逼得他几乎窒息,透不过气来。

他捂住了心脏的部位,那里一抽一抽不受控制地痛了起来,而他的四肢,却渐渐冰凉。

在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哪怕没有跟卢金花当面对质,他就已经心寒了。

荒野迷案

荒野迷案第三集

“怎么说?”骰子忍着怒气。要不是这小子是自己的亲戚,非把这小子扔到外头磨两年,智商很高,可就是太傲气,说话从来不说完整,在骰子看来,这小子就是在鄙视别人的智商,他要等别人智商欠费的表现出来之后,再狠狠地鄙

视一番。年轻人目光闪了闪,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所谓不可信,只是说黑八的渠道。这小子既然干掉了绺子,就说明的确是不会再单飞做事了,要不然,只有他跟绺子合作,他才能拿到更多的好处。绺子手

里掌握的是源头,黑八掌握的是下游,也就是市场,没有绺子的源头,黑八拿不到货,他吃什么?”

骰子有些不明白了,奇道:“那还把绺子给收拾了?”

“两个人投靠一方势力,拿到的好处是两个人分的。”长脸青年不屑道,“这是这种混不好的小赤佬的狭隘思维决定的。”

骰子又怒了,你是鄙视黑八绺子,还是鄙视我呢?

年轻人哼道:“而且,黑八未必就没有掌握上游,也就是货源。”

骰子摩挲了一下下巴,觉着自己听懂了。

意思就是说,黑八不想把货源提供给别人了,所以黑八不可信了呗?年轻人又说了,他瞥了一眼那帮只会喊打喊杀的,不屑地道:“黑八比在座的聪明的一点就是,他知道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不保险,跟几个势力保持接触,也可以保证他在对方的势力范围内是安全的,他手里的东西,谁都想要,如果对方对他不利,至少给不够他想要的利益,他还有别的选择,到时候,谁想要那个通道,谁就帮他对付他的靠山,反过来说,别人也有可能知道了黑八的通道,为了确保利益最

大化,他的靠山必然要第一时间把这些知道一些情报的势力消灭掉,这很有利于黑八在他们内部站稳脚跟。”

骰子一拍脑门:“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我有点欣赏他。”

年轻人道:“但不可能留下来。”

听这个意思,这次生意算是比较安全的了?

“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就按照常规应对措施准备吧,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年轻人摆摆手,打了个呵欠,“好了,你们准备吧,我要睡觉去了。”

骰子连忙道:“不等着见见黑八?我听你的口气,对这小子很欣赏啊。”“欣赏归欣赏,但真要这小子站稳脚跟,我们就是他的对手,你们在座的谁能想个办法出来应对这种措施?”年轻人口出狂言,“所以,我需要养足精神,好好考虑这件事,你们忙你们的,接下来的事情没有

我擅长的,你们就能处理了。”

不只是骰子,包间里十几个人都有把这小子打成筛子的想法。

你智商高,你傲娇,但你不能表现出来啊,就算你是军师,你也是这个团队的一员,你这么鄙视别人,咋不想着整飞机上天玩球去捏?

“真想打爆他的头!”一个壮实的黝黑汉子嘀咕道。

走到门口的年轻人回过头,似笑非笑道:“在找到比我更好的人之前,任何想打爆我的头的想法都是很愚蠢的事情,我记住你了,下一个收拾的就是你!”

那黑汉子打了个寒颤,他很畏惧这个阴沉的家伙,这家伙要收拾谁,谁绝对跑不了,而且,这小子可是光明正大地收拾,也就是,不给他惦记上的人出主意。

骰子连忙打圆场:“都是自家兄弟,不要这么关系不好,改天我做东,请弟兄们好好喝一顿。”

“不去。”年轻人撇撇嘴,不屑道,“粗俗。”

骰子闭上眼睛,深深吸口气,不生气,决不能生气,这小子是亲戚,是自己找来的,不能跟他一般见识。

“记得打听一下……”骰子再看年轻人时,只看到背影。

年轻人摆摆手:“以你们那点智商,能考虑到的我早就考虑到了。”

骰子拔出手枪,砸在关上的门上。

不过,心里却笑了。

这小子越是猖狂,他越是放心,这么狂,除非靠着他,这小子不可能在团队中有任何助力,而且,这种性格,也绝不会来当卧底,虽然这小子曾经当过兵。

他当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个代号叫臭豆腐。

臭豆腐,警察总部直接掌握的一个间谍,人如其名,闻着臭,吃着香,但前提是先把那股臭味忍得下去。知道这个娱乐城里到处都是***和监控摄像头,臭豆腐没有在这里进行任何活动,心里虽然着急万分,脚步却一点都不快,慢吞吞地从楼上到了楼下,还在前台跟几个人打了个招呼,要了一瓶红牛,一口一

口抿着,缓步走到外头,钻上一辆路过的私下里偷偷跑的黑车,臭豆腐才用手机发出去一条短信。

一个问号。

很快,对方回复:“配合行动。”

明白了,这是从总部派来的一支特别行动队,不过,他们不去收拾那个地下钱庄,反而找这个骰子的麻烦,这是为什么?

难不成,骰子比那个地下钱庄还麻烦?

“不可能。”臭豆腐想了半天,才把手机丢给司机,“好了,别装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司机取下墨镜,是个总是面带笑容的年轻人,笑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到底怎么回事?”“黑八主动联系骰子了,有一笔小生意要做,我总觉着奇怪。”臭豆腐靠在车椅上,有些头疼地捏着鬓角,想了很久才说,“难不成这是跟津门遥相呼应的行动?不应该啊,两个地方距离那么远,就算在官场

上有一些联系,但不至于这么隐蔽,行动这么低调,居然从一个三流黑帮身上着手,这件事,我怎么看怎么觉着奇怪。委员长,你告诉我,你一定得到了具体的指示,对不对?”

司机代号运输队长,臭豆腐叫他委员长,这是个梗。运输队长一笑,道:“转一圈,你带点东西回去,这次有大行动了,你的目标,就是他们的目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