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小子

比利小子
  • 主演:汤姆·布莱斯,丹尼尔·韦伯,艾琳·奥希金斯,达科他·道尔比,肖恩·O.罗伯茨,瑞恩·肯尼迪,布莱登·佛雷切,西沃恩·威廉
  • 导演:奥图·巴瑟赫斯特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An epic romantic adventure based on the life of Billy the Kid, from his humble Irish roots and his early days as a cowboy and gunslinger in the American frontier, to his pivotal role in the Lincoln County War and beyond.

比利小子第一集

魔君袭击,林下帆当然知道,知道和反击,又是一回事,现在林下帆全身千万只蚂蚁在噬骨噬皮的般痒痛,提不起半点力量,除了痛苦的叫声外,还是痛叫的叫声,嘴唇都咬出血了,所以外面的事情,靠他的兄弟们了,不然也不会让他们守在外面!

还有,这一次袭击有兄弟们守着,不然的话,后果真不堪着想啊。所以林下帆把这个魔君记在心里了,等进化成功后,到时把他抓起来,像玉天帝一样,抽魂炼个几万年,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由于魔君突然出来袭击,马上吸引仙界大量的高手赶到这里护法起来,把宇宙飞船外面,围起来,强大的高手围得一层双一层,滴水流的样子,打起十二分精神戒备。

因为现在林下帆是他们仙界的希望,仙界的未来,现在天庭星域势力被灭掉,那么林下帆这个小农民将代表一方势力。林下帆关闭,自然得好好护法,免得出了事儿,到时间魔族入侵后,仙界少了一个高手,谁来保护这一方净土?谁知魔族入侵后,会对这些仙子干出什么事情来?

“师姐,你知道小农民宗门什么时候开始正式招募吗?有什么要求的吗?你觉得我能不能通过?”一些从别的宗门赶过来的仙子,在宇宙飞船外面护法的时候,少不了谈起这个一股神秘的势力问。

“听说由嫦娥仙子负责,我还托了师兄他们打听过了,专招募纯处之身才行,至于其它的要求,好像没有什么,对了,身材不能太肥太瘦,重要的是这里,要达到什么C或是D杯以上。”当中一个仙子在自己胸前这一对仙峰上面托一下,表示自己的够丰满。

“师姐,你看到我的够不够大?”为个心智十分纯的仙子问。

“我看看!”

在旁边的大仙们,看到这两个仙子的举动,一阵无语的,现在都什么时候,互相捏对方胸前那一对仙峰,难道她们不知道,万一魔君再袭,小农民宗主出事,她们别想进入什么小农民宗门了,他们圣地都没有得进呢。

但不得不说,现在的仙界里,仙子们,身材比起平时,都丰满许多了,原因是林下帆几个师兄,在交易平台上面,大量推出仙子用的丰胸丹药,许多仙子们都受惠了。更让许多男大仙们,有口福和手福了,不用埋怨什么一个手巴掌都不够大。

仙子们在想着加入这个小民农宗门,而男修仙者们,他们在想着如何杀进决赛里,进入传说中的诸神圣地里。

扎守在外面的小胖子他们,看到刘莽这个副队长出现,马上围过去问话,了解一下自己老大的情况。

“老大现在没事中,他还在支撑着元神焚烧化进中,我们好好把守在这里吧,不要影响老大的进化。”刘莽想到嫦娥仙子光着身子在守扩林下帆道。

“明白,没事就好,这样子,我放心了,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老大的女人,一定会把我撕碎了。”小胖子他们想到圣地里那个强大,神秘,可怕的女神,心里一阵寒噤地道。

不是么,一个掌管三千大世界和三千小界的女神,这是多么强大的,无数的诸神,说灭了就灭了。

话说到林家村山头后面的小世界里去。

第三轮野兽攻村子已开始了,这一次,他们看到的,不是什么灵兽,荒兽,而是一群强大的魔兽:地龙。

龙族一种,只是它们样子和西方巨龙没有什么分别,不会飞行,四脚在地上奔跑,庞大的身子,数量多不是问题的,问题的是它们很大,身子比朱罗世纪的恐龙还要大,跑起来,大地都在震动呢。

“我去,这么大,怎么打?我怕自己手上的仙剑,刺在它们身上,它们没有感觉呢。”地面一些哥们,远远地看到沙尘暴中的地龙道。

“弱点,它们应该有弱点的。”一些冒险者说。

“弱点?弱点在什么地方?你看到吗?我怎么只看到它们尾巴后面,像一个星锤似的,上面长满了骨刺,要是被砸中了,还有命吗?”他们看到这些地龙尾巴后面,长有一个星锤,长长的骨刺像是它们的攻击的武器道。

“书上面不是说了,凡是龙族,都有龙的逆鳞,你们怎么这么笨,不会寻找它们逆鳞的地方攻击吗?”对方骂道,口水横飞,喷得他一脸的。

“逆鳞,你说得好听,谁不知道,问题的是它在什么地方?你看到吗?”

“我看到的话,就不会叫上你们一起摩观了。”

“……”

不管怎么说,这地龙的数量有二万头,虽然没有守村的人数多,但它那强大的身子,还有破坏力,让他们心在扑扑地跳,双脚在颤抖,生起一种撤退的心理。

什么陷阱?什么木尖刺!

在这些地龙庞大的身子跑过后,陷阱被踏平去,而且里面的木尖,对它们一点作用都没有,没有刺伤它们,由于可知,它们身上的防御能力多强大的!

“别怪我不提醒你们,这些地龙尾巴的攻击力非常强大,一旦被砸中的话,凭你们这些弱小的身子,绝对会被砸个半死的,除非身上有防御法宝的。还有,小心它们的嘴巴,别被咬中,一旦被咬了,马上会撕开两半的,硬生生吞到嘴里吃掉。”他们的美女村长,婀娜多姿的身材,玉步生莲地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远处浓烟滚滚而来的地龙道。

这个时候,和他们说这一些,不是在吓唬他们吗?让他们听到后,喉咙上面吞了吞,背后在冒冷汗的,然后对四周的冒险者们说:“一会儿,身上戴有防御法宝的哥们,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拉住它,吸引它的注意力,我们这些没有防御能力的,在旁边做攻击它们,明白吗。”

“还有,戴有攻击的法宝的哥们,也是一样,想办法拉住它,吸引它注意力,不能让它们伤到自己的人!”旁边的几个队长人物说。

听到这些话,那些戴有法宝装备的哥们,觉得自己拥法宝装备不是一件好事,到了最后,被他们推到前锋去,当肉盾,当挡箭牌。

“放心吧,这个交给我,我不相信这些地龙的攻击,可以达到金丹境九重天全力一击。”他们想到自己身上这法宝的装备,可以抵挡金丹境九重天全力一击说,心里又是害怕地想:“法宝啊法宝,千万别坑我,我的命交给你了。”

说完,伸出猪嘴在自己手腕上面的手镯亲了又亲,当成自己情人一样,应该说是生命的寄托吧。

“来了,来了,它们来了……

比利小子

比利小子第二集

第585章 他真的来过?

“你外婆突然脑梗,和他脱不了关系。他一定在外婆面前,说了我很多坏话,也故意将我和那些女明星的绯闻给外婆看,他知道花心的男人和豪门做派是外婆心底最深的刺,轻轻一撩拨,就会激怒外婆,所以,他抓住这两点,刺激你外婆,才导致她突然脑梗,差点没救回来。”

龙夜澈的话,让苏琛宇心惊肉跳,“你确定?你有证据?”

“嗯,我调查得很清楚,也亲自去敬老院问过院长和照顾外婆的工作人员。”

苏琛宇满脸不可置信。

龙夜澈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件事,我们俩知道就好,总之,琛宇,我不在你姐身边时,你要保护好她。”

苏琛宇点头。

龙夜澈看了看怀里的小女人,然后将她交到苏琛宇的手中,“我要走了,你将你姐带回去。”

“你不留下来吗?我姐一直都很想你。”

这时,传来苏玉芬的声音,“小宇,找到你姐了吗?”

“我若留下来,又将你外婆刺激了,怎么办?”龙夜澈长长舒出一口气,“放心,我会慢慢攻克你外婆,让她接纳我。我先走了。”

龙夜澈沿着步梯下楼,苏琛宇听闻他的话,终于展颜。

他没有看错,姐夫不会轻易放弃姐的。

“小宇,小宇……”

“外婆,我在这里。”苏琛宇喊了一声。

苏玉芬朝楼梯走来,她看着已经睡着的冯真真,“这孩子,果然来这里了。”

苏琛宇试探着道,“姐每次心情不好,就会躲此处。”

他的眼神看向墙面,苏玉芬也看过去。

她心里难受,眼神却笃定万分,“有这么个过程,很快,真真就会忘记那个浪荡子。”

“外婆,龙二少爷并不浪荡,反而,他对感情很……”

“不要说他了。”苏玉芬转身,“快将你姐带回来。”

苏琛宇挑眉,无奈叹气。

姐夫,你要想攻克外婆这一关,真是任重道远啊。

冯真真迷迷糊糊,感觉她朝思暮想的人就在她的身边,他抱着她,亲吻她,和她耳鬓厮磨,说着勾人的情话。

她在梦里一直笑,一直笑,她不想醒来,她想永远醉生梦死。

“这孩子,都睡了一晚上了,怎么还不醒?”外婆的声音传来。

冯真真的美梦打断,她知道她该醒了。

她睁开眼睛,强烈的光线从落地窗射进来,她赶紧拉起被子遮住。

“真真,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苏玉芬失笑,“整整十五个小时啦。”

冯真真慢慢适应了光线,她揉着头起身,“外婆,几点啦?”

“上午十点了。”苏玉芬靠近了些,语气温柔慈祥,“你饿了吧,外婆给你准备了养胃的小米粥,我去给你端来?”

“不用,外婆,我起来吃。”冯真真掀开被子,去浴室洗涑,身后传来外婆戏谑的声音,“你这孩子,酒量不好,以后还是少喝一点,知道吗?”

“嗯,知道了。”冯真真关上浴室门,她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披头散发,眼睛红肿的自己。

她哭过?

她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脑海里一些细细碎碎的画面闪过,可是,她怎么也无法连贯起来。

她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容易喝断片,要不是身边的人提醒,她根本不知道酒后发生了什么。

可是,此刻,她的脑海里全是龙夜澈那张妖孽俊逸的脸。

她不自觉触上自己的唇,他吻过她的感觉那么的清晰深刻。

是梦,还是他真的来过?

她匆匆洗涑完毕,去餐厅吃早餐。

“姐,把桌上的醒酒汤喝了。”

“哦。”冯真真朝餐桌走去,她一边喝汤,一边试探着问,“小宇,我昨晚喝醉了,是直接回房间睡觉还是怎么的?”

苏琛宇朝外婆房间看了一眼,然后在餐桌上坐下来,他单手撑着头,戏谑的看着自己姐姐,“你不记得了?”

“不记得。”冯真真若有所思,“但是,我……我……”

“你喝醉了,然后去了楼梯。”

冯真真瞪大眸子,“然后呢?”

“然后我将你找到后,将你带了回来。”

冯真真微怔,随即眼里闪过一抹失望,“哦。”

姐姐失落的眼神,没有逃过苏琛宇的眼睛。

他用手肘碰了碰她,“姐,你没有梦见龙二少爷?”

“我……”冯真真惊愕,“你怎么知道我梦见他了?”

“你呀,真迷糊。”苏琛宇看了眼外婆的房间,然后小声道,“好了,我不逗你了,昨晚你喝醉后,姐夫来过。”

冯真真瞬间心跳如鼓,“他来过?真的吗?”

“嗯,真的。我找到你时,他在楼梯处正抱着你,但你已经睡了,至于你们之前发生了什么,我就不得知了。”

冯真真又惊愕又懊恼,她不自觉触上自己的唇。

脑海里竟然想起了他将她抵在墙上,狠狠吻她,和她耳鬓厮磨的模样。

她的脸不自觉染上了红晕。

看来,不是梦,是真的!

“姐,你们接吻了?”苏琛宇笑嘻嘻的。

冯真真拍他的脑袋,“乱说。”

“什么乱说啊,你自己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完全像个思春的花痴少女。”苏琛宇随手拿过一个镜子,推到冯真真面前。

镜子里的女人,面若桃花,媚眼如丝。

冯真真脸更红了,她将镜子推开,“他为什么走了,你为什么不留住他?”

“他说为了长远计划,他得以退为进,还说他会慢慢攻克外婆,让你不再有任何顾忌。”

冯真真闻言,心里甜甜的。

原来,她这段时间误会他了,他并没有放手,并没有离开,他理智的在谋划着。

“外婆现在出院了,姐夫应该会有所行动了。”苏琛宇眉宇凝结,“不过姐,你知道外婆的心结,你和姐夫要想在一起,怕真的是任重道远。”

“只要他不放弃,我也会努力。”冯真真语气坚决。

她话刚落,公寓门突然被敲响。

苏琛宇去开门,看见李瀚后,他淡淡道,“李医生,有事吗?”

“小宇,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疏离客套起来?”李瀚很是不解。

苏琛宇不想表现得过于明显,“不好意思,我心情不好。”

“没事,瀚哥原谅你。”李瀚往里看了看,“你姐呢,醒了吗?”

“还没有。”

“这样啊。”李瀚推了推金丝眼镜,“这是醒酒汤,她醒来后,你让她喝点,免得她头痛。”

苏琛宇接过,“好。”

公寓门关上,李瀚站在门外,双拳紧攥。

换成以前,苏琛宇一定会关心他,问他脸上的淤青是怎么回事?也一定会主动让他进公寓坐坐。

可今天,他态度冷漠,疏离。

难道,昨晚他想强吻真真的事,被他发现了?

李瀚正郁闷间,听见门里面苏玉芬的声音,“小宇,刚刚是瀚儿来过吗?”

“嗯。”

“你这孩子,怎么不让瀚儿进来坐坐啊?”苏玉芬语气责怪。

李瀚闻言,唇角缓缓勾起。

看来,苏玉芬始终是他最坚强的后盾,他一定得好好利用这张王牌。

他松了松领带,转身离开。

“外婆,李瀚不是表面上看着那么善良,你……”

“说什么呢。”苏玉芬敲了敲苏琛宇的脑袋,“你这小子忘恩负义,这些年,李瀚是怎么对我们的,你难道看不见?”

“可是,我们对他同样也很照顾啊,这些年,他的伙食基本都开在我们家,哪有我们这样好的邻居?”

“要不是他的帮助,你能顺利毕业?”苏玉芬失笑,再次轻轻按琛宇的脑袋,“你个小没良心的。”

她朝门口走去,“12楼的李奶奶在楼下看海棠花,我下去和她聊聊天。”

李奶奶是外婆的闺蜜,外婆住进敬老院后,李奶奶还去看过她两次,现在两人很久没见,自然想凑到一起聊聊。

比利小子

比利小子第三集

江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双拳紧握,新生的力量,在其体内不断游走,让他感受着极致的力量尽在手中的感觉。

“万古不朽诀第五重,助益的确是前所未有的大。”

江轩露出淡笑,将气息全部收敛到体内,再度恢复返璞归真的模样。

万古不朽身和其他功法不同,第一重到第四重,都只属于初级阶段,唯有到了第五重,才算是跨入了登堂入室的行列。

如今江轩的体魄力量,已然具备了一龙之力,手搏龙象,不在话下!

这般的变化,让江轩提升不小。

他细细感受一番后,便起身,开了房门。

走出房门,只见清川雪子正陪一女孩坐在沙发上,那女孩正是平婧怡。

“放心,主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出来了。”清川雪子笑着朝平婧怡开口道。

平婧怡即将见到江轩,似乎仍有些紧张,她今天画了精致的淡妆,显然是为了这一次见面细心打扮了一番。

“来了。”江轩望见平婧怡后,缓缓开口。

平婧怡转身,望见这个魂牵梦绕的男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来找你,为的是前往扶桑之事。”江轩似乎看出了平婧怡的紧张,说出了目的。

“听平老爷子说起过,扶桑曾缔造过三神器,分别是八岐云剑,八尺琼勾玉,八咫镜。”

“这三大神器都放在神宫内存放,只有平家嫡系血脉,才能开启封印,取出这些神器。”

“我是希望,你能和我去一趟扶桑,将这几件东西取出来。”

江轩一字一句的认真道。

听到江轩的话,平婧怡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之中,充满了苦涩。

原来他根本不是想念自己,果然还是神女有意,襄王无心啊。

不过平婧怡身为平家的嫡女,倒也不是凡人,仅仅是片刻,便恢复了神色,露出笑容:“好啊,你要去,我自然会陪同。”

“如此就好。”江轩点了点头,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不再多言。

接下来的两天之中,江轩倒是过得颇为平静,没有去其他地方,一直在巩固刚刚修行完毕的万古不朽身第五重。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便有华夏玄盟的人,派专人前来了。

“大家都已经在等你们了,可以出发了。”

来的人,依旧是黄韵,在玄盟中,负责联络江轩的,就是她。

“好的,我知道了。”江轩这两天也早已收拾好了一切,听到他们前来传话,便带着两女,踏上了专车。

玄盟派来的专车,一路行驶,直接到了机场。

“你不回去?”

望见下了车,黄韵依旧在陪同,江轩一怔,开口问道。

黄韵点了点头:“我是玄盟的代表,自然要陪你一同前往。”

除了黄韵之外,陪同的人员,还有好几个华夏的外交部官员。

大家寒暄了一阵后,稍稍熟悉了,便直接出发。

扶桑,国际机场。

此刻,已经有着一些扶桑官方的官员,正在严阵以待,准备接机。

他们一边等着,一边互相交头接耳,聊的,都是关于这一次官方组织的天骄交流会。

“也不知道华夏方面,这一次会派谁过来。”有一个扶桑的大腹便便的官员,开口笑道。

另一位瘦高男子,冷笑一声:“不管他们派谁前来,都不可能赢的!天都阁下,早已达到了人间巅峰,或许华夏老一辈不出世的隐士高人,还有可能战胜他。”

“可年轻一代,四十岁之下的,绝对寻不出一个能和天都阁下匹敌的。”

他的话语中,透露着十足的自信,仿佛早已胜券在握了。

“总算可以好好挫一挫华夏的锐气了,这些华夏人,一直看不起我们扶桑!”有人冷笑开口。

这些年,华夏的发展速度远超扶桑,加上久远的宿怨,让扶桑方面极为憋屈,一直在丢面子,如今能在这方面找回一些场子,也算是一件快意的事情了。

“说起来,天都阁下可还是华夏之人,只可惜,那些家伙,内斗不断,打压连连,导致他改换门庭。”

“我若是他们的高层,估计得气死。”

一行人闲聊着,忽然之间,有人高喊了一声。

“华夏来访团到了!”

这句话一出,之前还一直在闲聊编排的扶桑的官员,全部收声,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迎接着华夏之人的到来。

江轩与黄韵清川雪子等人,一同下了飞机。

当他们看到黄韵江轩等人时,都没有什么变化,可这些人见到了清川雪子,却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雪子阁下?”有一人失态的喊了一声,不明白失踪已久的清川雪子,怎么会出现在华夏来访团!

清川雪子身为青木剑圣的门徒,在扶桑名气极为响亮。

更是在青木剑圣与官方的胁迫下,经常替扶桑执行秘密任务,所以还是有许多官员,认识清川雪子的。

望见这些人,清川雪子低了低皓首,似乎不想被人认出来。

江轩见状,一把搂过清川雪子,朝这些扶桑人淡淡道:“雪子是我的女奴,可不是你们扶桑的人。”

他这句话,无疑是在向扶桑人示威了。

话语刚落,便让这些官员的脸上扬起了怒容。

“山本,不要动怒!”为首的那位老者,连忙叫住了怒焰勃发的扶桑官员,让他不要冲动。

随后,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江轩,沉默半晌:“好,很好,华夏方面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居然还有这等本事,将我们扶桑兵器,占为己有。”

随后,他狠狠的剐了清川雪子一眼,才愤愤不平的带着扶桑官员离开。

江轩望着这些人愤怒的模样,心中没有丝毫波动。

此次扶桑之行,他本就没有打算有任何收敛,不管是何种冤仇,都可以在此一并报了。

晚上扶桑官方有专门为江轩等人举办的接风宴席。但江轩却直接推了宴席。

黄韵也没有强求,直接拿出了房卡给江轩,但是江轩已然还是拒绝了。“江轩,你想干嘛?”黄韵愕然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