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思雨

  • 主演:唐禹哲,聂诗,左溢,优依,陈欣健,布尔古德,杨倩颖,冼兆天,陆辰
  • 导演:邵振辉,魏征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未知
  • 年份:2022
本剧讲述了时尚集团独女为挽救公司危机,与各方势力斗智斗勇的励志故事。主人公聂思雨受命于危难之时,在一次次的明争暗斗中,始终不忘初心,心怀善意,扛起家族大旗一路成长为女强人,并收获美满爱情。全剧以励志和充满温情的手法表现家族企业新生代们积极、向上、奋斗、创新的人生观,传递肩负使命,向善向美,奋勇向前的青春正能量,对当下青少年成长具有教育意义。

江南思雨第一集

厨子在封建时代从来都不是啥高尚职业,但也得看是谁的厨子。李黑七这个名字,一点都不响亮,生下来就黑,排行第七,本姓高,李诚入主李庄之后,全家跟着改姓了。

改姓这种事情,在李庄主要集中在那些发豆芽的青年男女之中。这些人算是李庄产品的人才了,显著的特点,各有所长,但是文化水平都不高,属于手艺人。

尽管如此,跟着李诚到登州,再到新罗,李黑七的厨艺是有保证的。昔日在长安,没少被人借去指点厨房的手艺。自己的厨子不行,临时学来不及了,金荣厚颜请求之下,带着李黑七一道,回了岳父家。为什么呢?因为金荣决定要装一个清新脱俗的逼。炫富没意义,还不如炫吃的。想到李黑七弄的饭菜端上来时,金荣可以学着李诚的口气,指着现场所有人说:在吃的方面,我不是针对谁,在场的各位有

一个算一个,都是垃圾。成功得到李诚的同意后,金荣这一夜可谓异常兴奋,差点没把妻子折腾散了架。金荣的媳妇还是很有几分颜色的,只是比较保守呆板。两者之间地位发生变化后,保守呆板成为了过去式,朴氏很努力的去

迎合金荣。不会也愿意去学!

这就让金荣产生了巨大的满足感,这可是以前靠着挺尸这一招打算吃一辈子的朴氏。昔日的朴氏敢这么干,那是依仗娘家,毕竟娘家大人的官位更高一些。现在不同了,就算是朴氏的父亲,在金荣面前也找不到什么优越感。就算是当今的首辅乙祭,也不敢在大唐官员面前拿架子。要知道,这会的唐朝,留给周边小国的可不是啥美好回忆,全是“敢不听话?砍

死你!”

作为长辈,朴岳父是不能出门来迎接的,出来的都是朴氏的兄弟。一番客气之后,进门。

金荣不着急去见岳父岳母,而是先对站在一边很安静的李黑七拱手道:“李师傅,拜托了。”大家这才主意到,这个大唐人打扮的下人。

大唐人李黑七自然不敢丢李诚的面子,显得镇定从容,不卑不亢。实际上在长安,李黑七去过的大户多了,这算什么?朝金荣一抱手:“客气,厨房在哪,请派人带路。”

这一下把大家搞懵了,但还算是镇定,没人立刻追问。金荣解释道:“此番回门,些许礼物不足道也,唯有这李师傅,是我找东家借来的。就这一顿饭,做好了就回去。劳烦派人带路,并交代厨房配合。”众人费解之时,金荣又道:“东家乃大唐第一的美食家,蒙东家不弃,金荣得以入唐为水师八品主簿。有幸在东家吃了一顿饭,终生难忘,特恳请东家借师傅一人。也好叫大家都尝尝,什么是人间至美的佳

肴。”李黑七很安静的站在那里,不矜不骄,就算一个字都没听懂,面对这些华服权贵,一身布衣,竟然自成气度。众人见了啧啧称奇,殊不知朴家在金城的宅子,丢到长安去,那也就是一般。李黑七亲王府都

去过,这算得什么?

金荣一番解释,大家才明白,这李黑七来历不凡。都道不想大唐一介庖厨,竟有这番气度,不亏是来自天可汗的国度。奉上礼单,拜见岳父母,金荣一旁安坐说话。朴家也不是铁板一块,金荣来装逼,不是,是送媳妇回门。自然有人很不爽。这个人也不是外人,而是出身昔氏,金荣要叫一声姐夫。只不过这个姐姐呢,同

父异母.

“妹夫做了大唐的官,就带了这么一些不起眼的礼物回来,难不成大唐物产如此之少么?”昔直等到金荣拜见过岳父岳母下来,一干连襟和大舅哥在一起的时候,出声讥讽。

金荣带来的礼物看起来都不算特别,尤其是横刀这个东西,新罗不是没有。丝绸和茶叶呢,新罗也不是买不到。

金荣被人挑衅,却没有立刻怼回去的意思,只是微微一笑道:“这次回来匆忙,东西带的不多。最近学了一种茶叶的新喝法,值得大家尝一尝。”

这一下等于武氏了昔直,当他是空气一般。昔直自然不满,露出不忿之色,被身边的大小舅子一阵圆场,这才没有发作。金荣等下人端来开水,身边下人拿来一副茶具。

新罗人也是喝茶的,不过学的是大唐的煮茶,就是弄一堆东西一锅炖出糊糊状态。

金荣亲自动手,先洗茶具,随后加入茶叶,倒入沸水洗茶,手法很是熟练。待茶泡好,茶壶在手,斟茶数杯,抬手示意:“哪位来尝尝这茶!”

不等一干连襟和大舅哥说话,有人在外开口道:“久闻大唐新茶之美,不想今日来的巧。”

众人闻声看去,来的竟是本家朴正勇。同样是姓朴的,也有高低贵贱之分。朴正勇执掌王宫侍卫,属于朴氏最高贵的一脉。平时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不料今日不请自来。金荣见到朴正勇这个始作俑者,脸上干笑,也不说请他喝茶,就这么冷眼看去。朴正勇倒是一点都不在意,换成以前金荣敢这么看他,能一脚踹死他。现在么,踹死金荣事小,彻底激怒李诚,关系到新罗

存亡大计。

朴正勇笑嘻嘻的进来,端起一杯茶就道:“来的急,确实口干了,多谢金兄的茶水。”

说罢一口干了,却不着急咽下,含在嘴里稍稍停留,喝下去之后眯着眼睛回味,好一阵才放下茶杯,抚掌道:“好差,入口苦而不涩,回味悠长甘甜。”

众人纷纷来拿茶喝,唯有昔直没动,冷冷的看着金荣道:“妹夫不是带了宝刀做礼物么?朴统领带的也是宝刀,不如拿来让朴统领见识一番。”“没见识,你那只眼睛看见礼单上写的‘宝刀’二字?就是一般的横刀,不过也不奇怪,以昔家姐夫的见识,自然是没机会见识真正意义上的宝刀,这一般的横刀被看成宝刀,不足为奇。”金荣不紧不慢的开口

,还是一副不正眼看昔直的意思。

这种恶俗段子,其实很生活。尤其在这个时代,更是如此。不等昔直发话,朴正勇开口道:“金兄说的宝刀想来没机会见识了,那就见识一番普通的横刀吧。”朴正勇这话,可不是乱说的,他是带着任务来的。公私兼顾呢!

江南思雨

江南思雨第二集

上帝化身释放的力量怪异无比。

侵入林宇伤口之后,便如同附骨之疽,完全无法驱散。

但此刻,林宇似乎对这些毫无所觉。

或者说,即便察觉到了,也没有在意。

他双眼仍然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敌人。

伤口无法愈合,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何况这算不上什么重伤。

而对面。

上帝化身眸中杀意凝炽,神圣浩瀚的气息鼓荡。

一缕缕神圣的能量,如水涡旋转,轨迹难测。

他的双手,掐出一个玄奥的姿势。

四面八方,皆有一缕缕神圣洁白的光芒朝他涌去。

体表外,凝结出一层实质化的圣光神铠。

光灿灿,银辉辉,流转着令人不可直视的光明。

浩浩荡荡的气息,注入上帝化身的体内。

气势节节暴涨,似洪水决堤,又如天河倒泻。

笼罩在圣光之中的身影,愈发的神圣,愈发的伟岸。

运来天地皆同力!

这股气势,仿佛没有尽头。

璀璨的圣光中,似乎孕育着一尊至高无上的神灵。

“呵呵,渡世之人,天地宠儿,现在就是你被终结的时刻!”

上帝化身喷薄银光,灿烂夺目。

像是一片神海炸开,惊涛四溅。

圣洁的甲胄,连头颅与面部都被覆盖,只剩下一双眼睛露着,幽森而冷冽。

一动不动如同魔神般的身影似乎更加骇人,溢出一缕又一缕能量。

此时,林宇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大好头颅。

示意对方,若有本事,请自取。

“年轻的土著,我承认你很强,即便是在神族之内,也称得上天纵之资,但你一个人终究难以抗衡大势所趋,这片天地迟早会毁灭,你今天必须死!”

冷冽的声音,响起的一刹……

上帝化身像是一块陨石,俯冲而来。

身体周遭的空气焚烧着,照亮天宇。

一道又一道闪电,在虚空中交织。

无尽的空间漩涡,星罗棋布。

作一团璀璨的光焰,撕裂了虚空,陡然而至。

满身甲胄绽放圣光,一身能量恐怖无比,竟然强的不可想象。

大山颤栗,地面龟裂。

一道道通红的岩浆,在地缝中泊泊流出。

惊世骇俗的能量,简直要破灭万物。

一只雪白的手掌探出,毫无保留,全力出击。

那一只手掌被灌注能量后,璀璨夺目,耀眼绝伦,比天日还绚烂。

一道银白雷霆带着璀璨的光束,直接轰落下来。

速度之快,超越了思维转动。

这一刹,时光长河仿佛停止了流动。

四周的画面,在瞬间定格。

恐怖的气势,凝固了周围整个空间。

恐怖的能量炸开,巨大冲击力量绞杀一切。

这一击,是上帝化身含恨出手。

此刻的他,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

因为在这样的敌人面前,他没有任何保留实力的理由。

那一只雪白的手掌,蕴含的能量太恐怖,一旦爆发,将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一刹那,圣光普照,十方璀璨,照亮虚空。

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像是在瞬移,没有消耗一丝的时间。

这一刻,林宇面色依旧平静。

体内的气血,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翻腾不定。

面对这前所未见的至强一击,他的反应一如之前。

跨步,沉肩,出拳!

这三个动作,仿佛成为了他唯一的标志。

舍此之外,再无任何手段。

简单,直接!

轰!

一拳击出,湮灭虚空。

即便是圣光普照,也掩盖不住这一拳的霸道绝伦。

那种强横的霸道,就像是一种永恒的桀骜。

那怕天地毁灭,那怕寰宇衰竭,却始终傲骨铮铮,永不屈服。

“我代表神灵,审判你!”

冷漠而倨傲的声音,在虚空中震荡不绝。

犹如天地的主宰,俯视着芸芸众生。

一言既出,便可审判命运归途。

“哈哈,就你,也配审判我?代表神灵?就算是神灵,也没资格审判我!”

林宇张狂大小,声若炸雷。

豪气干云,直上九霄。

每一次出拳,他都是同样的一往无前。

舍弃了所有念头,唯有出拳而已。

精气神,完全融入到自己的拳中。

可以说,林宇打出的每一拳,都是自身状态的最巅峰。

只不过,巅峰之上还有巅峰。

他就像是一名攀登者,永远在朝着更高的山巅前进。

直直的一拳,脱离了空间的束缚。

看似简单的动作,却蕴含着一股难以言述的刚猛霸烈。

拳头横空击出,恐怖至极。

砰砰砰……

虚空处,接连炸开。

能量风暴,湮灭了四周的一切。

就连头顶烈日照射而来的光线,也被吞噬其中,化作黑暗的虚无。

这一刻,在太空轨道旋转的卫星,拍摄下来的画面中,除了黑暗,便只有黑暗。

光线,空气……一切的一切,都被两人交手所形成的风暴吞噬。

空间,扭曲的不成样子。

一片片虚空炸裂,地动山摇。

那种场面,就像是传说中灭日来临是的景象。

只不过,除了交手的二人之外,谁都看不到内中详情。

远在遥远空间中的四大至尊,此时也感应不到交手的过程。

他们的精神感知,被能量风暴彻底摧毁。

犹如伸出的触手,被一刀斩断。

与此同时,站在富士山巅的皇甫绝,缓缓地伸出了手。

通过气流的变化,他感受到了远方那场大战的激烈程度。

感应之中,气流与磁场变得紊乱无比。

一股狂暴的力量,在肆意地搅动着天地的规则。

隐匿在时空之中的九大秘境,不约而同地颤抖着。

对于这种能量冲击空间的变化,秘境之地尤为敏感。

空气中,弥漫着一缕沉重的压抑。

咔嚓咔嚓……

九大秘境内,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好像冰面,在逐渐破裂。

幸好,各族的圣器腾起无尽的光辉,将摇摇欲坠的空间稳住。

这一刻,在遥远的西方,一场旷古绝今的大战正在激烈地进行。

一拳过后,林宇的脚下虽然未动。

但体表外的肌肤上,出现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这不是外伤形成的伤口,而是肉身崩裂的预兆。

越来越强横的出拳力量,导致了越来越恐怖的反震。

这一副身躯的承受能力,早已到达了极限。

可奇怪的是,偏偏在即将崩溃的刹那,又奇迹般地稳定下来。

就像打不死的蟑螂,始终保留着最后一口气。

“无知的凡人,接受神的最终审判吧!”

上帝化身一掌打出,简直是气吞天地。

周身能量沸腾,形成一团光幕,笼罩自身。

尤其是掌心之中,更是炽盛无比。

雪亮的银光像是九天仙雷降下,缭绕闪电,伴着慑人的能量。

上帝化身的眼睛寒光冷冽,一下子盯住林宇。

露出无尽杀机,要展开绝杀。

他已经没有了继续周旋下去的耐心,誓要用最强的手段,将这个可恶的对手生生打爆。

“谁特码也没资格审判老子,因为,敢审判老子的,最终都是被审判的!”

平静的声音,在虚空中一字一顿地响起。

林宇的目光,一如既往地坚定。

尽管体内的骨头,早已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

但是,他却好像充耳不闻。

体表外,一道道裂开的伤口,纵横交错。

就像是一件破碎的瓷器,被重新黏在了一起。

那一道道伤口,就是黏连的痕迹。

看上去,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足以让这幅身躯彻底崩碎。

但不知为何,林宇却始终能继续坚持。

或许,这就是精神的力量,信念的奇迹。

打破了体内的桎梏,置之死地而后生。

战斗,愈发的激烈起来。

两人从虚空打到地面。

接着,又从地面打到地底深处。

但凡经过之处,皆如末日侵袭一般。

江南思雨

江南思雨第三集

这法则针当初叶清在真理之书上面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这是一种危难关头强行激发自身潜力的手段,还准备日后有时间也选取材料打造出一些出来。

现在看来,主神创造这种神器的原因,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打造出一支无比强大的军队,而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法则针的风险要死多少人,估计主神从来都没有想过。

“你以后不要再打针了!”叶清眼看着面前小女孩虽然身体剧痛,但是仍然咬牙挺着,眼中不由露出一抹心疼,将小女孩手臂上面扎着的法则针打落,同时从自己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八品的回血丹药送到小女孩的嘴里面,后者的面

色这才好了一些。

做这些的时候,叶清同时向着小女孩头顶打量了一眼,发现她头顶的信息赫然是‘LV.90实验体2号,好感度:30!【羽族实验体,排名第二,拥有很高的天赋和可发展性!】’

“唉!”

看见这一幕,叶清不由叹了口气,可怜这个羽族小女孩,不仅天天要过着惨无人道的生活,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

感受着体内丹药化作的暖流,尤其是听见叶清的话语,2号微微抬起娇俏的小脑袋,两个天蓝色的眼眸看着叶清,眼中带着一抹奇怪,不是感激,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不打针是不行的,主神大人说过,只有有名字的那些人才可以不用打针!”

2号看着叶清,天蓝色的眼眸中带着认真,这是一股发自灵魂的坚定,好似她从刚出生就带着这个信念。

“灵魂法则!主神真是害人不浅!”

眼卡着2号眼中露出的深入灵魂的坚定,叶清是咬着牙说道,眼中已经满是煞气,这种眼神叶清再清楚不过了,正是那些被圣光控制的人才会露出的眼神。

为了能让这些羽族的少年少女心甘情愿的去打法则针,他们的灵魂中都被主神下了某种禁锢,没法违背主神的命令!

深吸口气,叶清突然伸出手在2号的头顶上面摸了摸,笑着说道:“既然你说有名字的人就可以不用打针,那我给你起一个名字,以后你就别打针了好不好!”

听见叶清的话语,这一次2号眼中却是没有再度露出疑惑,而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这羽族少女不说话的时候,乖巧的像是一只小猫,惹人怜爱,一想到这样一个娇嫩的少女每天还要饱受法则针的璀璨,叶清心中就充满怒气,对于主神的杀意也更加高涨。

主神,已经触动了他的底线,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人存在于世间!

“以后你就……叫纳莎吧!纳莎,就是你的名字!”

叶清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轻声说道,说完揉了揉2号的小脑袋。

这个名字完全是叶清随便起的,在他脑海的记忆里面,前世的时候好像听过几次这个名字,就被他直接拿出来用了。

“纳……莎……这就是我的名字了,我以后也是有名字的人了!”

2号闻言,娇俏的小嘴绽放一个轻柔的笑容,喃喃几句,天蓝色的眼眸中突然亮起了两道神光,差点就兴奋的跳了起来。

同时在她的脑海中,也有什么东西断裂了一般,发出‘咔嚓’一声轻响,在她的眼眸中露出了灵动的神色,和刚才完全不同。

“我的名字是纳莎!谢谢你,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纳莎兴奋了一会,随后扭过头去看着叶清,一脸好奇和兴奋的问道。

“我叫叶清!”

闻言,叶清揉了揉纳莎的小脑袋,一脸微笑的回应道。

“叶清,我记住了!”

纳莎坚定的点了点头,眼中满是兴奋。

这还是她第一得到名字,而且还一次性的知道了两个人的名字,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件足以欣喜若狂的事情!

就在叶清和纳莎说话的时候,这时,在他身前的通天塔突然亮起了七色绚烂光芒,接着乌列带着六个背后生着三对洁白羽翼的少年回返,每个人眼中都带着一抹兴奋。

“听说有失乐园的前辈来了,让我看看他长什么样子!”

“听乌列说这前辈的实力极为强大,足有四十四个巨大的羽翼,真想和他战斗一场啊!”

“呵呵,你快别搞笑了,在前辈面前估计你连一招都撑不住,还是想想怎么让前辈指点一下我们的修炼吧!”

……

六个少年出来的时候都是吵吵闹闹的,刚一出来就目光灼灼的向叶清的方向看去,每个人的眼中都带着兴奋,刹那间就看见了叶清还有他身边的纳莎。

“大胆,你这低贱之人,是谁让你站在前辈身边的?”

看见纳莎,别的天域少年还没有说话,乌列已经是面色一冷,大声喝道。

在他心中叶清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都是很高的,像纳莎这样连名字都没有的低贱羽族,根本没有资格和叶清站在一起。

说着话,乌列右手抬起,其上浓重的土黄色光芒流转,化作一把百米圣剑,就要将纳莎斩了。但是叶清却是目光一凝,眉心一个同样的土黄色法则印记浮现,化作扭曲的黄光,附带着数万倍的重力,直接将乌列的身体禁锢住,就连他手中凝聚的百米圣剑也都被叶清这一恐怖的目光一瞪,直接崩碎

“乌列,这个小女孩是我看好的人,名叫纳莎,你以后给我好好看护她,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她,我肯定不会饶过你!”

叶清冷声说道,眼眸中闪过一抹好似沙尘暴的浓郁混沌黄光。在他身前,乌列整个身体都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重重的落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千米方圆的大坑,过了半晌才慢慢从弥漫的烟雾中爬出来,再看向纳莎的时候,杀意已经完全收敛,隐隐有些疑惑,好

似不知道这小女孩为什么会受到叶青的青睐,但还是恭敬的说道:“是,前辈大人!”

“哇塞,前辈的实力有点强大啊,竟然就连乌列都不是他的对手,我来会会他!”

这时,在乌列身边,一个银白色长发披肩,身体上布满淡银色的花纹,面容精致完美,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眼中却散发炽烈战意的少年站了出来。

虽然他的面容年轻了不少,但叶清还是将其身份认了出来,这个少年,正是后世的天域第三强者,拉斐尔!

不过此刻的拉斐尔虽然已经有了十星斗神的境界,却没有后世那般的强者气度,仍然是一个年少气盛的少年!说完话,拉斐尔背后六个百米多长的巨大的洁白羽翼展开,整个人刹那间就化作一道青色的流光向叶清的反向冲了过去,在他手掌中,无数黑色的寂灭神风浮现的出来,化作一个巨大黑色旋风巨刃,向叶

清的头顶斩落!

这巨大的风刃完全是由最普通的寂灭神风构成,其结构没有半点更改,就这么直来直往,但是破坏力俨然惊人,四方天空直接被割裂出道道裂缝。

在这恐怖的一击之下,纳莎顿时惊呼一声,抱住叶清的手臂,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敢再看。

而乌列带出来的几个天才则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叶清,想看看他怎么化解这一招。能将乌列一招击败的人,对上拉斐尔自然没有败的可能,这些天才只是想看看叶清怎么赢罢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