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哥大英雄2之飞哥战队

  • 主演:袁文康,许瑶璇,杨梓墨,王俊彭,戚九洲,曾一萱,郑晓宁,洪剑涛,姚刚,刘涛,周翔,王品一
  • 导演:曾晓欣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7
驻扎济南的日军高层对梁飞屡次破坏日军的计划恨之入骨,特别将有作战经验的山本调到济南,成立特别行动小组,并制定了一套围剿梁飞及武工队的作战方案。八路军济南武工队得知这一情报,特命梁飞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抗战力量,成立一支战队,目的就是要粉碎日本鬼子的阴谋。然而战队的形成梁飞有自己的想法,贵在精而不在多。每一个队员都要有自己的作战特点。梁飞带领飞哥战队与日寇展开激烈斗争,解救被日军关押的矿工、解救被日军绑架的归国化学家叶孝先,每一次战斗梁飞都身先士卒,感染了战队的每一位战友。日军盗印了大量的假法币来破坏大后方的经济秩序。我八路军在购买战争药品之时受到蒙冤。梁飞带队潜入伪币制造据点,成功破坏伪钞垫板。最后梁飞手刃山本,为牺牲的战友们报仇。

飞哥大英雄2之飞哥战队第一集

第二天,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包括张右楼等人都觉得李东又应该只是个嘴炮。

然而,九点钟的时候。

一大群不知道底细的姑娘,浩浩荡荡地冲进了饭店。

张右楼皱眉道:“嗳!都干嘛的呢?都出去,这边在拍戏呢。”

然而,有姑娘嚷道:“拍什么戏啊?都别拍了……杨过呢?杨过在哪儿呢?欺负了孝贤欧巴,竟然还想拍戏?”

杨过正和苏武讨论这一段剧本的表情神态。这一转头,就看见好几十位姑娘冲着他叫了起来。

“你看,杨过就在那儿……杨过,你要给我孝贤欧巴道歉。”

“杨过,你闹腾别人也就算了,可是你竟然欺负我孝贤欧巴。你甭想拍戏了!这戏,你拍不了了。”

“一点素质都没有的人,凭什么当演员啊?杨过,你配当演员吗?你配吗?”

“你们这些人都不是好人!我孝贤欧巴,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你凭什么欺负他啊?”

顿时,一大波吵吵嚷嚷的话就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有人在骂,有人还竖起了牌子,上面写着“杨过道歉”四个大字。

这边,剧组的所有人都懵了。

彭可蒙张着嘴巴:“不好了,遇见脑残粉了。”

苏武脸色微变:“这些都是脑残粉啊!她们就像是狂信徒一样,是完全站在偶像那边,不管不顾的一群人啊!”

张右楼厉声呵斥道:“吵吵什么啊?都出去。再不出去,信不信我叫保安把你们撵出去?”

有姑娘怼道:“你叫啊!你叫试试?看我们怕不怕……张右楼,我知道你,就你还拍电视?你会拍戏么?你是个正经导演么?都是烂片……”

有姑娘愤怒道:“张灵儿、彭可蒙……你们竟然和这些人在一起拍戏,可耻……”

“苏武,你刚复出,就和杨过在一起拍戏。你是不想好了,是吧?以后,你的戏一概不看……”

莫名其妙的,整个摄制组的人全都给怼了。

杨过脸色铁青: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粉丝?脑子真的坏了吗?不分青红皂白的,就维护起自己的偶像来了。要说她们是脑残粉,这一点都没错啊!

杨过往前一站:“李孝贤比赛输了,怪我喽?有本事,你们让他自己苦练基本功去啊!什么时候,他能赢我,什么时候再来说话……现在,你们都给我出去。”

“输什么输?我孝贤欧巴怎么可能输?明明就是你输了……”

“对,往自己脸上贴金,你好意思的?”

“杨过,你凭什么殴打韩国人啊?人家吃你家大米来了吗?”

你一言,我一句。

顿时,饭店都变成了菜市场。看来,古人诚不欺我啊!一群女人要是疯起来,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洪流。

杨过:“韩国人是你爹啊?你们这么维护他?李孝贤人呢?你们让他自己过来。到我面前来说说看:是他输了,还是我输了?”

“孝贤欧巴到现在还在医院呢……杨过,你出口成脏,你爸妈没教育好你么?”

“你给我们家孝贤提鞋都不配。”

……

杨过恼了,原因是有一枚鸡蛋砸了过来。当然,鸡蛋没砸到他,在别处开花了。但是,杨过怒了啊!这都把场地搞得一团糟了,这都什么粉丝啊?

人群中,杨过看见了有记者,他们在拍。

有人喊道:“来啊,你不是很能打么?你还能打女人不成?”

杨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当然不会打女人,但是对方却把这当成了对你大骂的勇气,这是给脸不要脸啊。

他压抑着,想着赶紧叫人来处理。

但是,当中有一个女孩说了一句话后,杨过再也忍不住了。

这女孩说道:“中国人就是没素质,没教养……”

不仅仅杨过怒了,在场的很多人都怒了:哪怕是群演,都忍不住握紧了双拳。如果不是对方是个女孩,有人绝对能打她只剩下半条命。

“吼……”

杨过竖起一根中指:“你特么不是华夏人么?我华夏要你了……找你的外国爹去。”

然而,这样并没有什么卵用,对面的女粉丝群情激奋,不时的还有人扔鸡蛋过来。

张右楼:“保安呢?”

彭可蒙:“你们够了,自己不想当华夏人,滚去你的韩国。”

杨过愤怒了。

他“嗖”的跑了。

对面的女粉瞬间就迷了,整个剧组也迷了。

大哥,你就这样跑了?这样真的很好吗?你跑了,我们还在啊!还有,你特么是主演啊!你跑了,这戏还演个球啊?

有女粉冷笑道:“没种的家伙,有本事别跑啊!”

有人道:“姐妹们,他有本事就别回来,一回来,咱们就来闹。”

“呵呵!欺负我孝贤欧巴?我孝贤欧巴多久才来一次华夏啊!能给他就这么欺负了?”

“姐妹们,是我们组织起来的时候了,抵制杨过,抵制有关于他的一切。”

正当这边说这话,杨过“嗖”的一下,又跑了回来。

顿时,四下一静,大家看见他手里提着两个瓶子。那两个瓶子,怎么看起来那么熟悉的呢?

“咦!那不是厨房的调料么?酱油?”

张右楼眉毛一挑,感觉要坏事儿了。

杨过冷笑着,左手一瓶醋,右手一瓶酱油。

他大声道:“谁?我就问还有谁?谁特么,要是再哔哔一句,试试看啊……”

“杨过,我们是游客,你敢欺负游客不成?”

“这就是素质,你就是一个没素质,没教养的人。”

“啵……”

杨过把瓶盖一拧,直接就冲了过去。

“啊……他真的来了。”

杨过:“一群崇洋媚外的脑残,扔鸡蛋,是吧?我扔……我扔……”

于是乎,壮观的一幕出现了。门口,好几十个姑娘乱成了一锅。在天上,飞洒着酱油和醋的混合物……

女人爱美,这是铁律啊!

哪个女人不喜欢穿漂亮的衣服,提漂亮的包包,画好看的妆啊?但是这一刻,她们全都傻眼了。

“啊……”

不知道谁尖叫了一声,脸上、头上、衣服上……全都是黑乎乎的醋和酱油。

“啊……呜呜……”

“杨过,你无耻……你混蛋……”

彭可蒙和张灵儿几乎是同时一哆嗦:要是这玩意弄到自己的身上,不晓得是什么场景啊?根本是想都不敢想啊。

苏武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杨过啊!搁别的明星,没一个敢做。这妥妥会掉粉的啊!会被媒体批斗,围追堵截的啊!

杨过:“你们不是很能么?不是给你们的孝贤欧巴找场子么?来啊,互相伤害啊!哥哥我今儿不演戏了,能怎么滴……不是我跟你们吹,今儿我就买了一百瓶醋和酱油来,来一个我泼一个……”

“啊……”

说完,杨过再次挥洒起来。顿时,又喷了众脑残粉的一脸。

有人尖叫道:“杨过,你赔我们的衣服,赔偿我的包包……”

杨过笑道:“赔?我凭什么赔啊?衣服还都穿在你们的身上呢,你脱下来我就赔……你脱啊!你脱一件我赔一件……”

“开什玩笑?脱衣服,你当我们傻啊!”

杨过:“你们可不就是傻么?不仅傻,还脑残,八辈子没见过男人似的……身为脑残粉就算了,还特么是韩国人的脑残粉……来来来,还有谁?你再哔哔,我听听看……”

杨过作势,又举起了瓶子。

然而,对面的一群姑娘疯也似的,就往外跑。

一溜烟,就没人了。

杨过恨恨道:“小样,还治不了你们了?”

……

外面的马路上,几十个姑娘衣服凌乱,身上、脸上黑乎乎的……行人们都纷纷避让。

有人捂着鼻子道:“这些人都是谁啊这?身上怎么这么大一股子醋味儿呢?”

“呕……”

有路人直接捂着鼻子,往旁边躲开了。还有人干脆吐了!这气味熏天的,光闻一下,就让人难受得不行啊!

而早前躲在人群后面的记者们都彻底傻眼了,直接就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得懵逼了。

这什么鬼?还有这操作?

飞哥大英雄2之飞哥战队

飞哥大英雄2之飞哥战队第二集

烟雾缭绕中,宾馆的大门口,隐隐绰绰的走出一道倩影,秦予希穿着风衣,拖着行李箱走了出来。

她将长发随意挽起,驼色的风衣衬得她的皮肤干净白皙,纤细的脖子上,那些累累吻痕,已经被她用化妆品遮盖住了,她站在宾馆门口,精神不济的冲祁子涵瞪眼,走过来,伸手,一把抢走了祁子涵手里的烟。

“臭死了,吸烟有害身体健康!”

她将烟丢在地上,还不高兴的踩了几脚,腰便被祁子涵抱住,他低头冲她笑,她就来打他,

“发神经啊,以前从来没看到过你抽烟,今天这是中了什么邪?”

“没中邪,以前在帝都的时候就抽过烟的。”

祁子涵给她解释着,

“今天刚好看到小卖部有卖,一时有些想念,就买一包,回味一下。”

“我明天就写信去你们领导那儿,检举你!”

她伸手,来扯祁子涵的耳朵,耳提面命着,

“要做个不抽烟不喝酒的好孩子,明白了吗?乖!”

“好!”

祁子涵笑得幸福,有秦予希在身边,他时时刻刻都是幸福的,又道:

“我立功了,回去估计得升职,你写信给我们领导?他怕是也压不住我了。”

“得瑟!”

秦予希挣脱他的拥抱,走到副驾驶座上,看着祁子涵将她的行李放进后备箱,坐回了驾驶座,秦予希便又是问道:

“那你升职了,你的工资涨不涨?”

“涨涨涨,全是你的!”

他笑着,发动车子,带她风尘仆仆的往回赶,准备一回去,就打报告,趁早将他和秦予希的事情,给定下来。

若是考虑到秦予希的年纪太小,不能结婚,他们可以先订婚,总之,这个事情不能再拖,祁子涵真是迫不及待的,要将秦予希烙上他的名字。

秦予希则给陈玉莲打了个电话,通知她的归期,电话依旧打到老族长的家里,让人去叫陈玉莲。

昨天时,陈玉莲就和秦予希通过电话了,她匆匆赶到老族长的家里,拿着座机话筒,埋怨道:

“你昨天就打了电话,说今天会回来,今天又打一个电话,这电话费是不是不要钱啊?”

“外婆,我今天是想说,我差不多得中午时候才会回来,你在家煮好了饭菜等我。”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秦予希,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想着再过得几个小时,就能见着她的外婆,回到她的寨子里了,心里头便是格外的期待起来。

“我知道了,挂了挂了,别浪费电话费了,你下次打我的bb机,我用座机给你打过来,就这样啊。”

说完,陈玉莲就把电话给挂了,秦予希去省城的时候,bb机没带走,所以给陈玉莲捡了过去用,她如今也算是一个有bb机的乡里婆婆了。

以后秦予希要找她,直接打她的bb机就行,她回电话给秦予希,那是免费的,寨子里的座机费,东山驻军包揽了。

刚挂上电话,就见着庹桂花,与她的妯娌何嫲嫲,从小路上走来,进了族长家的院子。

陈玉莲的脸一板,目不斜视,打算直接擦过两人,回自家做事去。

哪知,何嫲嫲抬眼,看了一眼面色也是不怎么自然的庹桂花,又看了一眼陈玉莲,笑着说道:

“陈嫲嫲,听说你们家予希要回来了啊,这才出去打工三四个月,怎么着就要回来了?在外面混得不好啊?”

面色一直不怎么好的庹桂花,闻言,便是低头笑道:

“这打工的,哪里有读书的轻松,予希从小娇生惯养,给陈嫲嫲养得都敢当众抢男人了,混得不好,大概就想着早点儿回家来嫁人,也省的轻松。”

“呸!”

陈玉莲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将将要走出族长家院子,脚步便是一停,转身,看着庹桂花和何嫲嫲,

“庹桂花,不是嫲嫲说你,几个月前,你男人被绑在图腾柱子上,这教训还没受够呢?还在嚣张?你家春妮在大学里,一天能打几个电话回家?我予希每天都打个电话给我,没关系呀,咱有钱啊!”

一时口快,陈玉莲就是这种不服输的人,当着庹桂花和何嫲嫲的面儿,全然忘了方才,自己是怎么心疼秦予希的电话费了。

这会子陈玉莲是得意洋洋的,宣告秦予希差不多每天都给她打个电话,她不挂电话,秦予希能往海了聊。

这也是事实,寨子里的人虽然不知道,秦予希在外头赚没赚到钱,但是她几乎每天都会给陈玉莲打个电话,这个事情大家都知道。

放眼望去,界山寨几十户人家,一百来个人,外出务工的年轻人,谁会每天往寨子里打个电话咯?这日积月累下来,每个月的电话费,都得十来块了吧。

这每天一个电话,就是财力的象征啊。

反观尚春妮,自哭哭啼啼的去读了大学之后,除非每个月到了要生活费的日子,否则是绝对不会花那个钱,往寨子里打电话的。

所以庹桂花一个月,才能接到春妮的一次电话,多的绝逼没有。

就光这一点,庹桂花又输给了陈玉莲。

她有些不服气,往前一步,打算与陈玉莲好好掰扯掰扯。

身后的何嫲嫲,将庹桂花往后一拉,低声道:

“别说了,桂花,随陈嫲嫲去吧,多大点事儿,别在族长家起争执,免得族长不高兴。”

自上回,尚宝林大闹东山之后,这春妮一家,算是在界山寨里丢尽了脸面,若是在族长的眼皮子底下,还与陈玉莲撕扯,只会引得族长更加反感。

被何嫲嫲这样一提醒,庹桂花便是偃旗息鼓,不再与陈玉莲继续说下去了。

“嗤。”

陈玉莲看了一眼精神耷拉了下来的庹桂花,不知道多得意!

然后想着要回家去给秦予希把床铺好咯,便转身,宛若一只斗赢了的老母鸡,趾高气昂的从族长家走出去了。

“你看她得意的那个样子!”

身后,庹桂花气得跺脚,扯着何嫲嫲,道:

“我真该上去撕烂她那张脸,有什么了不起的?她家秦予希出门打工三四个月,灰溜溜的回来了,就是混得不好嘛!还死要面子不承认。”

飞哥大英雄2之飞哥战队

飞哥大英雄2之飞哥战队第三集

沈御风抱起安小虞,快步往外面走去。

天知道,当他来到秦梓骁的房门口,打开门只见,心中暗潮汹涌,早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淡定。

如果……如果他看到的是那样的画面,那么……

一想到那个,沈御风只觉得自己的胸膛快要炸裂。

单是,不管怎样,小虞是他的老婆,他绝对不会放手!

而当他踹开了门之后,看到眼前的那幅景象……

还好,他及时赶到了。

如果今天晚上他再晚来几分钟,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安小虞依偎在沈御风的怀中,整个人都虚弱无力。

这个时候,沈御风显然感觉到了她身上那种滚烫的温度,顿时惊觉道:“该死!”

该死的桑雨浓!

所有这一切,都是她一手制造的吧!这个疯子!

安小虞有些迷迷糊糊,却还是听到了沈御风咬牙切齿地说出“该死”这两个字,她以为,沈御风说的是秦梓骁。

她怕沈御风误会了秦梓骁,于是连忙开口道:

“不是他的错,他也是……被人算计了!”

沈御风的眉头蹙起,都这个样子了,她还替秦梓骁说话吗?

“够了!什么都别说了!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沈御风说的是她的手腕……那里已经流血了。

但是此时此刻,安小虞仿佛感觉不到疼,只是觉得浑身难受……好难受。她伸出手紧紧搂住沈御风的脖子。

“我不要去医院,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哪儿也不去!”

现如今,只有在他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她只想这样抱着他,不撒手。

“你的手腕上还有伤!”沈御风的眉头紧锁,目光中透着关切。

安小虞却摇摇头,“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可是她越是这样说,沈御风的心中就越是疼得无以复加。

桑雨浓!

她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所以……

他不会那么轻易地放过她,即便……桑家跟沈家之间还有那么一丝交情,但是在这一刻,也全都被桑雨浓毁灭殆尽。

他抱着安小虞来到酒店前面的停车场,打开车门,将她放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然后,他打了个电话。

安小虞不知道他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些什么,但是却看到沈御风的那张脸,已经阴沉可怕到了极致。

*

沈御风开车载着安小虞往回走。

安小虞坐在副驾驶上,闭着眼睛,呼吸那么急促,而脑子里面已经开始出现幻觉,全都是她跟沈御风在一起时候那种让人面红耳赤的画面。

她睁开眼睛,扭头望向沈御风,目光绵软而缠绵,真的很想扑进他的怀中,想要他抱着她,想要他的亲吻。

沈御风回眸,看到了她的小脸上神色更见妩媚,而眼神也更加迷离。

“老公……”

她的声音又是那么软糯,透着无尽的魅惑。

沈御风知道,她现在肯定很难受,于是柔声安慰道:“乖,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家了!”

安小虞点点头。

她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紧紧咬住了嘴唇,疼痛骤然间袭来。

现在他正在开车,所以,不能让他分神!

她必须要忍着。

如今天色已经黑下来,而他们也已经进了市区,但是离别墅还有一段距离……

可是忽然间,车子转了个弯,驶进了一个陌生的小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