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旗帜下

  • 主演:安德鲁·加菲尔德,黛西·埃德加-琼斯,萨姆·沃辛顿,比利·豪尔,怀亚特·拉塞尔,丹妮斯·高夫,罗恩·米德,BeauMcHattie,克里
  • 导演:大卫·马肯兹,伊莎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本剧改编自Jon Krakauer同名书籍,将讲述一系列事件,最后导致了居住在犹他州盐湖谷郊区的Brenda Wright Lafferty(黛西·埃德加-琼斯 饰)和其宝贝女儿于1984年被谋杀。   在Jeb Pyre警探(安德鲁·加菲尔德 饰)调查Lafferty家庭内部事务时,他揭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又称摩门教)起源,和坚定信仰带来的暴力后果。作为一名虔诚的摩门教徒,Pyre发现的东西让他开始质疑自己的信仰。

天堂的旗帜下第一集

两天后。

上午9点,魏小冬接到集团人力资源部的电话,让她马上去一趟。

在人力资源部主管办公室,主管当面通知魏小冬,她被调离了董事长办公室文秘的岗位,暂时到人力资源部报道,等候后续安排。

五雷轰顶一样。

调离……等候后续安排……

魏小冬顾不得别的,直接问人力主管:“为什么把我调离?我工作上有失误吗?我违反集团规定了吗?”

人力主管姓康,叫康华,40多岁,身材有点发福,去年被唐琢从一家大企业挖到敢为,原本在办公室负责人力资源和员工社保那一块。有道集团正式成立后,边学道要求组织架构细致清晰,人力资源就从办公室分离出来,成为一个单独部门。

独立是独立了,可还归集团办公室管,说白了,就是有了一间单独的办公室。

康华眼见魏小冬情绪有点激动,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来,拉着魏小冬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他则走到门口向外看了一眼,关上门。

坐回椅子上,康华语重心长地说:“小魏啊,上次招聘我也在,面试你的时候我还问了你问题,说起来,咱俩也是熟人。”

魏小冬的心已经乱了,她顾不得客套,只想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被调离岗位。

康华继续说:“你这次被调离,说实话,我也很意外,之前没有一点风声,也没给理由。”

没给理由……

听到这句,魏小冬看向康华:“康主任,没给理由是什么意思?”

康华看了看房间门,说:“调离决定,是办公室杨主任传达给我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真是难为康华了。

康华不是职场新丁,而且一直做人力资源,所以接人待物很有一套。

他多年来的心得是,跟红可以,别顶白。

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你知道谁以后会发达?

你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落在被你“顶白”的人手里?

有些人,明明跟自己没有利益冲突,也够不上站队表忠心,却总喜欢凑热闹玩什么墙倒众人推,似乎从未想过有一天人家会开着推土机来推他。

再说康华。

招聘的时候,他真心觉得,魏小冬做文秘屈才了。

让他看不懂的是,办公室选妃一样,憋着劲儿给边总找的秘书,这才几天啊,就下令调离。

杨恩乔找康华说的时候,康华也问了是什么原因调离魏小冬。他必须问啊,因为既然杨恩乔来找他,说明这个恶人得由他来做,到时魏小冬问起来,他得有个话儿给人家。

对康华,杨恩乔也没隐瞒,说是边总叫他去办公室,亲口交代的,没给理由。

既然不是办公室的决定,是边总亲口指示,那康华就不能再问了。

可是这事……康华心里多了一个心眼。

叫魏小冬来办公室前,他一直在琢磨,这么一个水灵灵的漂亮姑娘,服务血气方刚的董事长,发生点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太平常了。

再说了,调离文秘岗,不在身边了,焉知不是因为关系“不同了”,故意为之。

可是从魏小冬进办公室后的表现看,康华推翻了之前的想法。

不像闹别扭。

也不像战术性调离。

难道,这个看着千精百灵的小姑娘真的把边总给惹了?

不管怎么说,尽量别让魏小冬对他康某人有怨气。

魏小冬不笨。

康华说是办公室杨主任传达给他的。

康华用的是“传达”。

那就说明,办公室的杨恩乔也是传话的,说明调离她不是办公室的决定,那也就意味着下令调离自己的,只能是边总。

居然是边总下令的,这下一点余地都没有了。

魏小冬的眼泪很不争气地掉了下来。

康华一看慌了。

别啊,现在关着门,你在我办公室里哭哭啼啼的,一会儿红着眼睛出去,别人看见了,我怎么办?

我这刚混上独立办公室,手里捏着集团一千多人的大名单,偶尔去尚动俱乐部打球游泳,或者安排人住到尚秀宾馆,越来越多人见面时会亲热地喊一嗓子“康主任”。

眼看着集团蒸蒸日上,他的职业前景也一片向好,可不能在这时候不明不白传出去点闲话。

康华起身,拿着办公桌旁的纸抽,走向魏小冬。

放下纸抽,他把办公室门打开,开到三分之一,又坐回办公桌后。

“小魏啊,不要这样。职场嘛,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很平常的,再说了,你这是调动岗位,天也没塌。”

进进出出……

上上下下……

这都什么词儿!

魏小冬好像没听见,就是坐在那儿掉眼泪。

哭了一会儿,她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和鼻子,站起来跟康华说:“谢谢你康主任,我回去了。”

康华破天荒地站起身,将魏小冬送出门,还在安慰:“别多想,你不还没毕业呢嘛,正好趁这个机会放松放松,不然等毕业正式走上工作岗位,就没这好日子了。我呢,尽快找领导,问问你的下一步工作安排。”

魏小冬听了,没说话,回身给康华鞠了一躬,走了。

送走魏小冬,康华关上办公室的门,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喝干,扶着办公桌想:这小姑奶奶可算哄走了,这么一会儿,自己起来坐下,起来坐下,比伺候顶头上司都累,不过看刚才的样子,她似乎在有道集团待不下去了吧……

坐回自己的座位,魏小冬怔怔地对着电脑发呆。

她现在脑子里乱得像一团浆糊,怎么想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哪里办错事了,而且还错到让边总下令将自己调离。

上午11点,边学道到公司了。

看见魏小冬,他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轻轻点了一下头,走进办公室。

魏小冬突然特别恨边学道这个小动作。

你一边告诉办公室调离我,一边跟我点头,你跟我点什么头?

不满意,有不满意的地方你跟我说啊!我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哪里满意哪里不满意?

不满意了不说,也不给改过的机会,直接调离,拿别人当什么?

心里已经做了辞职的决定,魏小冬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从小到大家里宠爱出来的小脾气一上来,她越想越气,越想越不平,瞄了几眼边学道办公室的门,深吸两口气,霍地起身,也没敲门,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天堂的旗帜下

天堂的旗帜下第二集

就算是那姑娘有点儿缺陷,人家估摸着也愿意嫁给一个正常人,穷点儿没事儿,至少说得上话,明白事儿,像天赐这样的,怕是娶不着媳妇儿的。

要是娶不着媳妇儿,就没人照顾,现在还好说,他还在,能照顾着,要是以后他没了呢?天赐又该怎么办啊?

陈大石连连叹了好几口气,宋成忽然扯了扯他的袖子,仰着脑袋道,“外公,你放心吧,等我以后长大了,我来照顾舅舅,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陈大石被他说得一愣,其实他压根儿就没想过宋成能照顾陈天赐,大概在他的心里,宋成一直都是一个小孩子的形象,还需要人照顾,他都没顾得上想宋成有一天也是会长大的。

“成儿,你真的愿意照顾舅舅?”

宋成点点头,“当然愿意,外公,我爹我娘都没了,宋家也不要我,要不是你把我留下,我都没地方去了,现在说不定在街上当叫花子呢,也有可能已经饿死了,我都明白的。”

“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好好孝顺外公,帮着外公照顾舅舅,让你们过好日子。”

陈大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一时之间感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只觉得眼睛酸酸的,“哎,成儿,外公没白白养着你啊,外公总算是没再养个白眼儿狼出来。”

两个女儿,都是白眼儿狼,这个儿子,要是没有傻,其实也是个白眼儿狼,只是他现在傻了,看不出来罢了。

陈大石早都已经寒了心,忽然之间听到这样的话,心里许久都平静不下来。

“外公,我不是白眼儿狼。”,宋成一本正经地道。

离开宋家这一年多,他长大了不少,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性的样子。

“哎,外公信你。”

遇上刘氏这事儿,陈大石也只是感慨一下就过了,没当回事,毕竟对于他来说,刘氏已经是一个不用放在心上的人了,昨日骂了几句,心里的那点儿怨恨也消散了不少。

日子还是要继续过,现在家里的猪卖了,陈大石又去抓了两头猪仔回来喂,鸡鸭的价钱也不错,前些日子把家里的鸡鸭拿去卖了,卖了不少银子,陈大石决定扩大规模,养得比以前多了些。

他还是顾着地里的活儿,陈天赐什么也干不了,宋成现在又要上学又要割草喂猪喂鸡鸭,也是挺忙的,晚上做功课都要做到天黑透了才做得完。

这样的日子累,可是却也踏实,陈大石都已经习惯了,只是他没想到,刘氏的脸皮竟然能有那么厚,还跑回来了。

这一日下午,宋成放学回来,就在村口遇上个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人,他看清了是谁之后愣了愣神,这不是刘氏吗?

宋成见她在村口张望,也没上去说话,绕了一条路就走了,刘氏那个人多喜欢撒泼他是知道的。

刘氏,陈玉兰,这两个人都很讨厌,宋成把她们看成是一类人,这辈子都不想搭理的那种。

天堂的旗帜下

天堂的旗帜下第三集

第624章 谁留下

熊人全力一击,空气中传出可怕的撕裂声,林风低头险之又险避开了这一掌,没等对方有第二次机会,他用力一脚抽在熊人腿弯上。

眼前的庞然大物再难保持平衡,嚎叫了一声摔倒在地上,当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怪物想要重新站起来时,林风却顺势将枪口塞进它大张的嘴里,连续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熊人嘴里可没有厚实的皮毛保护着,几声枪响过后,这怪物的后脑勺被穿出的子弹搅出一个拳头大的窟窿,猩红的血水瞬间蔓延开来。

解决了这个怪物,林风看也不看一眼躺在地上的闪光,掏出颗手雷往涌来的怪物群扔去。

轰隆!

直到这时,大家多少有些佩服起他的先见之明,要不是他带了满满一背包的弹药,只怕坚持不到这里。

通道口就在前方,众人奋起余力拖着伤重的新人丙逃了进去,闪光似乎也伤的不轻,边走边咳着血,这人还算有点良心,端着步枪协助林风将冲到眼前的几名怪物击杀,然后才与林风一起退入了通道。

利用这点时间,鲨鱼将一枚预先安放在这里的定时炸弹改成了遥控引爆,等他们两个退进来,众人使出吃奶的力气在楼梯上狂奔,狼头人锲而不舍的紧随在背后,整条狭长的楼道都回荡着它们的嚎叫。

等感觉差不多的时候,鲨鱼用力摁下了起爆器,脚下微微一颤接着才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炸弹附近的狼头人还没明白过来,就被撕成了无数的碎片。

只可惜这条通道比想象中还要坚固,爆炸只把它炸塌了一半,不断还有狼头人通过剩下的间隙窜过来,炸弹已经没了,手雷的威力又不够,众人只有转身继续往上跑。

数百梯台阶把他们累的够呛,还要不断回身射击那些三三两两追上来的怪物,新人乙不会用枪,扛着伤员跑在队伍的前头,眼看出口就在前面,他深吸了口气脚下再次加速,三两步蹿到了出口处。

“大家加油,我们到了!”新人乙回头朝众人喊了一嗓子,扛着新人丙就往门外蹿去。

当他冲出去的一刹,蓦然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徐徐转过身去,只见对面整齐站了两排全副武装的东洋人。

“小心,外面有敌人!”新人乙大叫了一声,转身又往回跑。

砰!

枪响一声,新人乙的头部应声炸出一团血雾,他的眼里还残留着不敢置信的神色,身体却软软的倒了下去。

东洋士兵以逸待劳的蹲在门前,几十把枪封死了出口,只要有人出来,瞬间就会被打成塞子,可除了最先跑出来被他们射杀的新人乙,其他人却一直没有动静。

一名大尉露出疑惑的神色,正要派人前去查看,就见两个椭圆形物体突然从门口扔了过来。

“手雷!”

大尉眼神一凝,撕心裂肺的嚎叫着,眼看手雷照直飞了过来,周围那些士兵吓得转身就逃,可还没等他们跑出两步,手雷就在半空爆炸了。

先后两声巨响,朝四面八方散射的钢珠将东洋士兵成片的撩翻,硝烟还未散去,众人从出口窜了出来,在这生死关头,谁也不会对这些东洋人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凡是没有倒下的士兵,都遭到了射杀。

密集的枪声响了片刻,等到众人停止射击,眼前几乎已经看不见一个还能动的人了,硝烟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部分还有一口气在的东洋士兵痛苦哀嚎着,眼睁睁等待着死亡的带来。

“他们两个怎么样了?”鲨鱼回头问道。

丙背上的作战服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林风翻开被他压在身下的新人乙,当看到他脑门上那巨大的窟窿时,只能叹口气说:“都没救了。”

“我们走。”

两人早已毙命,林风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帮他们把眼睛合上,尸体是没办法带走了,他们将永远留在这片不为人知的地底。

出口处有一扇巨大的铁门,林风朝着大门两侧的液压系统连开数枪,重达数吨的铁门轰隆一声砸落下来,暂时将冲上来的怪物阻隔在了门后。

在不断的撞击声中,众人沿着来路快速往前行走,一路上又遭遇了两伙东洋士兵,激烈的枪战过后,东洋人变成了满地的尸体。

总算来到升降梯门前,然而敌人这次早有准备,直接把这升降梯的电给掐断了,这是唯一能通往地面的工具,想上去就必须要恢复供电才行,肖心琼手拿平板查看着平板,不同的视角中,能看见一队队的士兵正在四处搜寻他们的踪迹。

“抓紧时间,定时炸弹还有三十分钟爆炸。”鲨鱼瞥了眼手表,沉声说道。

“找到了。”肖心琼叫道:“控制室在另一头,必须有人去那里把供电设备打开,升降梯才能恢复运行。”

“你们留在这里,我去。”

林风主动揽下最艰难的任务,把离开的希望留给他们。

大家心里都十分清楚,为了防止升降机在运行途中被掐断电源,即使占领了控制室,也必须一直有人守在里面才行,而留下来的那个人,只怕会凶多吉少。

“甲,还是让我去。”鲨鱼沉声说道。

“别争了,我比你有把握。”

林风一把将他推了回去,不容置疑的说道。

离爆炸还有半个小时不到,继续争论下去只会浪费宝贵的时间,林风正准备离开,闪光忽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还是绷着那张不讨人喜欢的臭脸,冷冷的说:“一定活着回来。”

“嗯,我知道。”林风拿过他们递来的弹夹,转身便往另一条通道走去,看这他孤单的背影,紧咬着嘴唇的肖心琼像是下定了决心,越众而出飞奔着追了上去。

“等下,我跟你一起。”

见林风回头望了过来,肖心琼走到他跟前,嘴里解释道:“控制室里的设备你不一定认识,万一你弄不来,我们可没时间再跑一趟。”

林风注视了她几秒,这才缓缓点头答应了下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