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闪亮

  • 主演:张申英,裴秀彬,李泰林,李必模,南宝拉,吴彰锡,琴宝罗
  • 导演:吴世江,金佑臻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5
《我心闪亮》为韩国SBS电视台于2015年1月17日起播出的周末特别企划剧。以韩国的代表食物之一的炸鸡为主题,讲述了因炸鸡而产生交集的两个家庭,相互扶持走向成功,过程充满笑料和感动的故事,是非常适合一家人观看的轻松企划剧。

我心闪亮第一集

第135章 追查她

张小慧一家不是说长期苛责她,她怎么还会长得那么高,还那么白净,可恶!如果不是穿着难看的校服,短发,不是连她也要被压下去。

那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又算什么。

“爸,她刚才一定说的是假话,肯定是方家给了她钱,那些店子就是她的。”舒雅不相信自己的猜测会出错。

“我们去看看就知道了。”

舒垶桹也了解这个女儿的小性子,但也不完全都相信她的话。打算自己去看一眼,方家是个大家族,他倒是要看看给他女儿买了什么店子。

很快周罗就按照地址把店子开到城北广场,当看到几家有些凌乱的店子和那些廉价货蹙眉。

舒雅也很失望,不是说舒妍很有本事开了几家好大的店子挣了很多的钱?感情说的就是这个。

呵,那些东西给她擦鞋都不要。

“应该不是方家。”

舒垶桹开口,方家如果真的要帮舒妍不会这么小气,更不可能给她开这种不入流的店子,那简直就侮辱。

“可是我们还是问清楚,看店子是不是她的。”

舒妍觉得不能放过,总之要斩断舒妍的经济来源,不管是多少,这样她才能乖乖的听话由他们摆布。

这点上舒垶桹和女儿一样,让周罗下车去问。

“请问这店子是不是一个叫舒妍的学生开的?”

周罗下车找了一个看起来老老实实的女生问,她样子挺憨厚的,应该不会说假话,也更加容易套出话。

“你找我老板有事?”

张小芳盯着这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早上舒妍就来交代了,怕张小慧一家使坏就说店子不是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不是,我就问一下”

“哦,你等一下,老板,这里有人找你。”

张小芳冲着提田思燕就喊。

周罗一愣,他就是问问,结果她喊人了,看着拿着钱包走来的姑娘他又问。

“是这样的,我有点货想和你们谈一下,你们老板在吗?”

田思燕看着面前明显想套话的男人。

“我就是老板,你有什么东西,价格多少?”

田思燕问。

“那我再看看。”

周罗一下接不下去,舒老板谈的都是大工程,他哪里知道这些小东西的价格,只好离开,反正也问到了。

“老板,不是。”

“你问清楚了?”

“是的,一连问了两个确定老板不是她。”

他是知道方家的,方家也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如同方家肯管,当初大小姐也不会被送出来了。

“回酒店。”

舒垶桹没心思再呆下去。

至于田小凤那一家人的话,他根本就没放心上,甚至对方开口第一句,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浓浓的鄙视。

那些话的可信度就大大降低了。

不过舒妍这个孩子的确是有了变化就是了,可是再怎么变化也终究是个孩子,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爸,你不会真的想接她回去吧!”

舒雅担心,她现在还没想好怎么对付她,早上的见面她克制住了,没让自己的脾气爆出来,给她留下了一股好印象,就是为以后做打算。

“当初说了要五年,就不能提前接回去,外人会猜测。”

本来送她出来就是借了她八字硬的名头,现在又提前接回去,不就是打脸了。

“那就好。”舒雅放心了。

那么还有半年的时间就让她好好的想想怎么对付她。

夜晚舒妍没有去店子,而且是直接回去,陆青承不在。

她坐在床上给手上揉药,手上痕迹已经不明显,红肿已经消退,就是动手腕还是有些疼。

涂抹好了之后,她把衣袖拉起来,药收好,怕被陆青承觉察到什么。

陆青承回来得很晚,本来想回房间睡,明天早晨动身,突然他闻到了空气中一丝似有似无的药酒味,虽然隔着房门味道很淡,但是他还察觉了。

推门他走了进去,床上身影蜷缩着身子睡得很熟。

他走过去拿起她的左手,异常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常年在军中接触的人都是五大粗,手上都带着厚厚的茧子,这种触感让他陌生,动作也放轻。

接着窗外微弱的灯光他看到她手上微微青色,这应该是一个成年人的力道弄上去。

“哥。”

床上舒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生了白天的事,她睡得并不安慰,本能的想寻找安全感。

然后她就看到陆青承弯腰在她的面前,她张开手抱住了他。

陆青承被她的动作弄得身体半趴在了床上,近距离对上那张半梦半醒白皙漂亮的脸,神情瞬间的紧绷,冷锐的目光落在她微微嘟起的红唇上,有种想亲下去的冲动。

他俯身,不过最后一刻理智让他清醒,身上的寒意爆增。

“哥!”

舒妍似有感应一下清醒了。

陆青承直起身子笔挺的站在他的床边,神色严厉冷酷。

“手上怎么弄的?”舒妍从床上坐起来。

“回来的路上和一个人起了争执。”

但是她脑中想的却是另一件惊恐的事,刚才醒来的瞬间,自己好像是勾着他的脖子的!

她到底做了什么,让她哥身上的气势那么吓人。

“这个寒假,跟我去训练”陆家的人不能这么软弱。

“啊!我可以拒绝吗?”

舒妍在床上动了动,低着头一脸的不情愿。

“如果你不想认我这个哥了就可以。”

“那我不想让你当我哥了。”她现在很烦恼了。

她的话一说完,陆青承铁青着脸突然俯下身单手抓住他的衣领,把她整个往上提,舒妍感觉自己在他的面前就像毫无重量一样。

“你说不想就不想,你当认着开玩笑的!告诉你,从你认了我的那刻起,你一辈子都陆家的人!”

说完陆青承松手。

舒妍重心不稳靠在了床头,她从来没有见过陆青承这么生气,严厉的样子,眼里都是强硬,生气的样子。

“哥,我开玩笑的,你生气了?”舒妍干笑,她没想到他会生那么大的气。

“我的生活中没有玩笑!”

陆青承冷着脸出去,惊觉自己刚才的火气有点大。

我心闪亮

我心闪亮第二集

何碧云想的十分美好,武眉这个蠢货都能入赵英男的眼,可见赵英男的眼界也不咋地,她家月月聪明懂事漂亮,人见人爱,成绩又好,比武眉这死丫头不知强几百倍。

赵英男一定是觉着不好意思才没提出收武月做干女儿,她何不寻机提出来让月月也认干亲,以月月的聪明伶俐,定能哄得赵英男开开心心的,以后她能得到的好处才会更多呢!

这头熊爸爸和武正思已经愉快地决定了下了认亲时间,正准备告辞,何碧云忙赔笑道:“要不中饭都在我家吃吧,以后可都是自家人了呢!”

“月月,赶紧去淘米做饭,多淘点米啊,你干爸干妈他们在我家吃饭。”何碧云冲武月大声喊着,还不时挤挤眼,武月登时就明白了,虽觉得何碧云这样忒跌份了些,可她还是去淘米了。

赵英男愣了愣,很快就明白了何碧云的用意,嘲讽地看着自说自话的何碧云,这个女人还真是会蹬鼻子上脸呢!

武正思又皱了皱眉,隐晦地警告何碧云,只是何碧云现在一心只想让大女儿攀附上赵英男,哪里还顾得上武正思,只当作没看见。

熊沐沐心直口快,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本就对何碧云没啥好感,现在见了她这厚脸皮,更是厌恶无比,不禁冷笑道:“何姨您记性不大好吧?我妈认的干女儿是武眉,不是你宝贝大女儿武月,您可别弄混了。”

赵英男给儿子飞过去满意的小眼神,熊沐沐眨了眨眼,娘俩会心一笑。

何碧云笑容滞了滞,被个小孩奚落,心里真不是滋味,可为了宝贝女儿的前途,再不好受也只得忍着,何碧云勉强笑了笑,说道:“沐沐你这就不懂了,眉眉和月月是好姐妹,感情深着呢,眉眉的干妈不就和月月的干妈一样嘛,都是自家人,分得那么清干嘛!”

武眉垂下头,暗自冷笑,一有好处就是好姐妹了!

这吃相可真是难看啊!

“妈,我这一巴掌可是因为姐姐才挨的,再说我可不记得姐姐对我有多好,您说这些话也不亏得慌!”武眉冷声说着。

武正思不满地看着武眉,小女儿这脾气越来越硬了,而且还总喜欢把家丑往外宣传,这可不是好习惯,以后得好好同小女儿说说。

何碧云趁人不注意狠狠瞪着武眉,杀气腾腾,武眉无惧地同她对视着,毫无以往的怯弱,何碧云吃了一惊,莫名竟有些恐慌。

她不也再看下去,移开了视线,冲赵英男笑道:“孩子不懂事乱说的,她们姐妹其实好着呢!”

赵英男淡淡地笑了,话里有话道:“好不好同我无关,我只认眉眉做干女儿,至于武月还是何老师你自个心疼吧,我就不同你抢啦!”

何碧云笑容顿时就僵住了,她哪里想到赵英男会如此不通人情,竟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这话让她如何接?

赵英男可不用她接话,继续说道:“所以咱们各论各的,眉眉叫我干妈,武月还是叫我赵姨或是赵老师都成,只别叫干妈,那样容易弄混了。”

我心闪亮

我心闪亮第三集

第331章 我真的改了

先前的选手中,就从未见过男主持中有特意宣布请谁去打开保险柜,这次不但请了,声音还迫不及待到不行,明显是想等着看祈茵笑话。

祈茵镇定自若的走上台。

罗爱柳看到是他亲自去打开保险柜,原本挨着椅背的身板的坐直,分别给男主持和摄像师使眼色。

祈茵眼看着两人也朝保险柜走来,刻意放慢了速度,小步小步的往保险柜的架子前挪。

等主持人和摄像师都到那儿准备好,她才不紧不慢的站定在保险柜前,但,却没有立即动手打开保险柜。

主持人看着有点着急,忍不住提醒:“这位选手,我们时间宝贵,请你拿出你的参赛作品。”

祈茵指指摄像头:“那你别让这东西离我那么近,我紧张到手抖,没有力气打开。”刻意派个摄像师过来跟拍,罗爱柳果然是怕她不够丢脸。

摄像师仿佛没听到,还是执拗的对着她拍。

祈茵转过去,清灵的面孔对准镜头:“没听到我的话吗?”

摄像师抖了抖,询问性的看向男主持,又看向监控台边的罗爱柳。

男主持还算机灵:“既然这样,我们先尊重选手的意见,等她将画稿拿出来后再拍。”

摄像师默默的将扛在肩头的摄像机拿下,可,祈茵还是没有伸手去解锁。

男主持人内心急啊,这球眼看着就差临门一脚,偏生还没法儿踢。

他只能再催:“这位选手,请你打开保险柜将参赛作品拿出来。”

祈茵意思意思往数字键上乱按了一组数字后,点击确认。

保险柜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主持人脸黑了一点:“你的密码错误。”

“是吗,”祈茵又抬起手:“那我再试试。”

又按了一组数字,还是发出警报声。

主持人脸黑一半:“密码还是错误。”

这类保险柜密码输入错误三次即会被锁定,并且发出长而响亮的报警声,五分钟后解除,届时才可重新输入密码。

男主人提醒她:“这是第三次,你先好好想想密码到底是什么,别再浪费大家的时间。”

想什么想,就是偏要让你们等得心焦。

祈茵毫不犹豫的又重新往上按密码,故意往错的按,紧接着保险柜便发出相比前两次密码错误预警还要尖锐的警笛声。

祈茵淡定的堵住耳朵,男主持人和摄像师都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警笛声通过男主持的话筒传播到各个音响,刹那间整个会场都响起刺耳的声音。这里的音响效果极好,又是在相对封闭的空间,那声音就像在人的脑海里来回穿梭一般。

罗爱柳难受的捂住耳朵,她近来因为接手柯氏压力增大加上睡眠不足,本就有些偏头疼。现在再被这声音一折磨,就像有人拿着一把锯齿在她的脑袋里来来回回的拉扯一般。

“朱德高!”她再也受不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德高也被折磨得难受,捂着耳朵弯腰对罗爱柳大喊道:“是柯祈茵她密码输错三次,保险柜自动响起警报声!”

“还要响多久!”

警报声音太大,两人的对话只能用喊的。

“五分钟!这保险柜设定的报警时间是五分钟!”

一分钟不到罗爱柳已经觉得脑袋要爆炸,五分钟后估计她连着血压都要爆表。

“她的密码不是没有改吗,怎么会输错!”

朱德高原本捂着耳朵的姿势,换成用两根食指塞进耳孔里:“不知道!大概是她脑子不好使,睡一晚上起来后没记住!”

在这嘈杂的环境下罗爱柳没机会思考太多,用手肘杵着他说:“过去,想办法提醒她!”

祈茵那儿离噪音源最近,应该是受灾最严重的一块地方。

但相对于其余同样离噪音源近的两人,她倒不算难受。因为在噪音响起时,祈茵便拿出早已准备好防噪音耳塞往耳朵里放,再加上外边一层手心覆盖,能听到声音只是别人的三分之一。

摄像大哥和男主人就不一样了,两人手里分别拿着摄像机和话筒,所以只有一边手能空出来将耳朵堵上。

可光堵一只耳朵哪儿够啊,声音还是如蛇信子般直溜溜往脑袋里钻。

那主持人实在受不了,将话筒往西装外套口袋里一塞,嗷嗷叫的捂住耳朵。摄像大哥见状,也学着将摄像机放地上,甩了甩袖子连着手心一块捂住耳朵。

两人恨不得往另一边跑,可是没有罗爱柳命令又不敢离开。

朱德高倒是自发的靠近噪音源,想方设法的告诉提醒祈茵:“你有改过密码吗!”

祈茵听了个大概后,异常自如的点头:“改了。”

朱德高觉得这人的记性真是差得跟只猪一样,明明就没改过的事偏偏记成改了。

他又喊:“不是,你再好好想想改没改,或许你没改记成改了呢,如果没改我们可以将原始密码提供给你!”

朱德高说着,似乎隐约听到音响里除了传出刺耳的警笛声外,还有自己的声音,可他已经被噪音扰得不行,根本就无暇理会。

这时候他觉得祈茵就算记性再不好,也应该想起自己根本没改密码的事情了吧,可没想到她还是点头。

“我真的改了。”

朱德高急得脑门一热,大喊:“真什么真!你就是没改!你的密码还是我们提供给你的原始密码!”

在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的同时,紧接着也确认了,音响里真的传出了他的声音。

先前他说话声音小,听得不真切,现在用喊的,声音还隐隐有压过噪音的势头从音响里传出。

他下意识的低头,才发现自己腹部的位置不知何时多了个话筒,而原本插在男主持前襟口袋里的那只已经不见踪影。

朱德高像傻了般看着话筒一点点移开,然后放置一张弧度漂亮、颜色粉嫩的嘴唇旁。

那唇瓣一张一合:“请问朱经理怎么知道我没有改密码?”

朱德高脑袋嗡了一声,只觉保险柜都在配合的不再鸣笛,他的耳边乃至整个会场净是那句‘怎么知道我没有改密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