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亚的7重人生

  • 主演:Ra?kaHazanavicius,哈利勒·本·加尔比亚,MargueriteThiam,Ma?raSchmitt
  • 导演:未知
  • 地区:法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法语
  • 年份:2022

莉亚的7重人生第一集

Jane深邃的目光再次落在夏凉冷静清秀的脸上。

虽然Jane并没有顾司的能力,能够一眼看出夏凉真身的情况。但是夏凉浑身弥漫着属于私人的气息。

现在站在她面前的人可以说就是一死人,但与死人呆过太久的Jane眼中并无任何害怕。

Jane:“该说的话我已经带到。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都与我无关。等我为宫家少主签完名之后就离开。”

见到自己平时只能够在屏幕上才能够见到的女神,宫墨楠就像是打了鸡血,以他最快的速度冲上楼拿了纸和笔,然后又以他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将纸和笔递到Jane跟前。

宫墨楠微微喘着气:“女神求签名。”

“叮咚!”

与此同时,门外突然响起门铃声。

谁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打扰他问女神要签名。

“我……我去看看。”

青萝朝着大门的方向跑了没几步,她的衣领突然被身后不知道谁给拽住,强行让她停下脚步。

是谁?

青萝下意识转头看到孔城居高临下拽住她的衣领,站在她身后,一脸无语地说:“就连猫眼都勾不着,你看什么?”

“……”

她怎么就忽略了自己的身高。

青萝皱了皱眉,无力反驳空孔城的吐槽。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门铃声在门外响起。

青萝瘪了瘪嘴:“那你去开咯。”

与小短腿的青萝不一样,孔城迈开大长腿,三两步就已走到门前。

看到透过猫眼望向门外的孔城脸色一变,青萝立即压低声音问道:“孔城,是谁?”

孔城回过头来,看了站在桌边的Jane一眼,又看了看夏凉,他随即用口型无声对夏凉说:“是白峰和章雪。”

仿佛孔城的话早就在夏凉的预料之中,听到孔城的话,夏凉并没有觉得意外。

夏凉发现反倒是站在她跟前Jane下意识皱了皱眉。

好熟悉的气息。

此时站在门外的一个是收敛锋芒的剑灵,一个则是用魅惑之力掩藏自己身份的扇灵。

看来那个章雪就是她以前在和青萝行走在沙漠上时,向青萝吐槽说长得还不及她八分美却拥有就像话本中狐妖一样能够魅惑生灵,令其失去判断力的能力。

夏凉的目光紧锁在Jane的脸上,没有错过半点她的反应。

夏凉在心中暗忖,看来Jane与章雪是认识的。只是她现在尚不能断定Jane与章雪到底是敌是友。

就在这时,Jane已经收起她所有的情绪,微勾起她妩媚妖冶的大红唇看向夏凉。

Jane似乎读出夏凉心中的想法,她耸了耸肩,笑道:“我并不介意。”

她并不介意孔城这个时候打开门。

既然如此……

夏凉朝着站在门口的孔城使了个眼色。

孔城这才开门,看到站在门口已经一脸不耐烦的白峰。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混账,故意的?”

想到昨天在宫家老宅挨揍的事情,心有怨念的白峰作势朝着孔城胸前一拳砸去,被孔城闪身避开。

他和白峰当了这么多年的好基友,白峰心里在想什么,他恐怕比章雪更清楚。

“咳咳。”

在避开白峰虚张声势的攻击之后,孔城轻咳两声,转头看向Jane说:“这不。宫墨楠的表姐从美国飞过来看他。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没听到门铃声。”

白峰:“宫墨楠的表姐?”

就在孔城侧身时,白峰透过自己的视线看到正站在桌边金发蓝眼,穿着火辣,前凸后翘的Jane。

“这女人是Jane?”

白峰惊诧地张大可以塞下鸭蛋的嘴。

以前隔着屏幕,白峰只能欣赏到Jane迷人的眼神,使人流口水的大长腿。

没想到Jane竟然会是宫墨楠的表姐!

等等!

望向Jane不属于东方女子的轮廓与五官,白峰眼中惊诧转而变成犹豫。

宫墨楠是宫老爷子的外孙。

孔城之前告诉过他,宫墨楠的母亲是移民华裔,并不是外国人。

宫墨楠怎么可能会有一个金发蓝眼的表姐?

这简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

不过有关宫家老宅的秘密太多,现在有章雪在他身边,他不方便挑明。

此时白峰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这突然冒出来被孔城称作宫墨楠表姐的国际超级名模身上,白峰完全没有注意到章雪握住他的手下意识紧了紧。

孔城忽悠白峰的话,Jane自然也有听到。

“Hello。你们是墨楠的朋友?”Jane性感妖冶的大红唇微勾,看向朝着她走来的章雪与白峰挥了挥手,而Jane的主要视线则是落在章雪那张和过去一样平凡的脸上。

容貌长得清秀,却有这魅惑之力。

果然是她没错。

Jane微眯着眼,笑问道:“你们是夫妻?”

虽然现在白峰是网络红人,拥有上千万的粉丝量,但是他其实和宫墨楠一样,也是Jane的忠实粉丝。看到自己喜欢的女神竟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问自己问题,很少会脸红的白峰脸上刷的染上一层红晕。

孔城鄙夷地看到自己没出息的基友在Jane面前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我……我和章雪是未婚夫妻。”

和孔城一样,章雪也从来没有见到过白峰像现在这样腼腆甚至是害羞的样子。

Jane:“恭喜你们。”

章雪看到一抹复杂的情绪自Jane湛蓝色的眼瞳中划过。

看到Jane伸出手,作为粉丝,白峰当然想要与自己的女神握手。

但是他一抬头就看到章雪不太好看的脸色。

他还真是傻!

白峰恨不得猛扇自己两耳光。

因为看到自己的女神太激动,他完全忽略了自己未婚妻的感受!!!

苍天在上,日月可鉴。

他对Jane的感情,只是单纯粉丝对自己偶像的感情。完全没有像他那些女粉是一样,动不动就想睡他。

害怕自己的未婚妻误会得更深,白峰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女神将手伸过来,他想握,却又不敢握。

最后白峰不得不将这一天大的好机会让给自己的未婚妻。

但对于章雪而言,她并没有觉得这是一天大的好机会。

“雪儿?”不知道章雪是不是在生他的气,发现章雪呆站着自己身旁,白峰忐忑地轻唤了章雪一声,提醒她握手。

“峰峰。”

章雪抬头看向白峰:“我曾经听你说过,Jane是你的女神。我想你应该与自己的女神握手。”

听到章雪的话,白峰心沉得更厉害。

自己未来的老婆最大,别说与自己的女神握手,如果章雪吃醋的话,他连Jane都不敢再多看两眼。

白峰挠着头对章雪说:“雪儿,你就代表我。你和Jane握手,和我与Jane握手并没有区别。”

Jane的手就在章雪面前,白峰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章雪只能伸出手与Jane握手。

下一秒,提心吊胆的白峰听到Jane微笑着对章雪说:“如果你不介意地话,你可以叫我简姑娘。”

就像是没看到章雪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僵,Jane将自己的手从章雪手中抽了出来。

就在桌旁,宫墨楠将纸笔抱在怀里,目光灼灼地望着Jane修长的后背。

他跟白峰一样,只是把Jane当做是自己的女神,仅此而已。

但就算是做梦,她也没有想到Jane竟然有天会假扮他的表姐。

现在宫墨楠已经忍不住痴痴地想,如果Jane真的是他表姐该有多好。

“嘶!”

小腿处突然传来的一阵痛意让宫墨楠从他的白日梦中清醒,他低头看到不知何时站在他身旁的青萝学着孔城贱贱的小眼神白了他一眼,用唯独只有他能够听到的声音对他说:“擦擦口水。”

“……”

仅仅只是握手而已,孔城却从Jane与章雪的表情看出握手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一定有蹊跷!

孔城招呼着说:“既然来了,先坐啊,都站着做什么?又不是宫家的沙发上藏了针。”

这个时候孔城不得不佩服Jane的演技。

他刚才向白峰介绍说Jane是宫墨楠的表姐,Jane还真的就不拘束,拿出一副女主人的架势:“我去给你们拿饮料。”

Jane知道饮料在哪里?孔城闻言抽了抽嘴角,只听夏凉说:“我帮你拿。”

夏凉迈开朝着厨房走去的脚步,Jane则紧跟在夏凉身后。

到了厨房,夏凉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打开装有饮料的冰箱。

她站定在冰箱前,抬头看向比她高出很多的Jane:“她是扇灵?”

夏凉虽是在问,然而语气却是肯定。

Jane用她湛蓝色的眼目光灼灼地看向夏凉,除了顾司之外,夏凉并不会因为对方深邃的目光而心乱。

数秒钟之后,无法从夏凉眼中看出异样,Jane耸了耸肩:“既然你已经有了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

神情镇定的夏凉却又是问:“章雪就是青萝口中所说拥有魅惑之力的扇灵。”

“哟。”Jane的大红唇勾起一抹性感的弧度,“没想到啊,小丫头竟然还记得我跟她吐槽的话。”

Jane话音刚落,她看到夏凉目光一凛。

Jane湛蓝色的眼底划过一抹浅笑。

她不过是欠那个人一个人情,前来传话而已,本来打算将话带到之后,就回法国。

没想到竟然赶上吃瓜。

在法国当超模这几年,她没少当吃瓜群众,不过都是人与人斗,像现在这种复杂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见。

眼前的夏凉,那个人只是告诉她夏凉与陈雨蕾的关系很好,却没有说夏凉竟然会是一个死去之后却还没有彻底死透的人。

莉亚的7重人生

莉亚的7重人生第二集

送礼?

听到这两个字,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

“死的是他什么人?你送多少?”刘兵犹豫着问道。

“我也不知道,听他说这个人对他挺重要的,连他家人也都一同到了,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就准备了五万,也不知道够不够……”

“够够够!五万绝对够了,待会儿我也送五万,嘿嘿,没想到你这人这么够意思,中午不管吃多少我请客,你放心吧!”

挂断电话,刘兵的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

这两个傻逼,居然把这么多大的事情都告诉我。

能让沈二和他家人齐齐出动的葬礼,除了沈家的内亲或者大人物,刘兵实在是找不到别的什么理由,能让它们一家子如此兴师动众。

也就是说,待会儿在火葬场里,他非但能见到沈二,还能见到不少的沈家大佬。

而自己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和场合,将后备箱的七十万现金拿出来,当着沈家人的面,表达自己的忠心。

什么项目副总指挥……

呵呵,只要那些沈家的长者一句话,他刘兵就可以直接进到沈氏集团任职!

这是什么概念!

从此以后,他就是半个沈家人!

什么林溪集团,荣业集团,通通都将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到那时候,林俊奇和李世荣这种所谓的董事长,也就只有给自己舔鞋的份!

“两个傻逼,在沈家人面前,五万块钱也有脸拿出来,等着被打脸吧!”

看着前面已经减速拐弯进火葬场的尾灯,刘兵愈发得意起来。

白色小POLO和黑色奔驰迈巴赫齐齐驶入火葬场内,在停车上停下之后,三人才从车里走了下来。

秦凡下车,看见刘兵从后备箱鬼鬼祟祟地提出一个鼓囊囊的Gucii旅行包时,好奇问道:“什么东西,一会儿去灵堂,不太方便吧?”

“方便方便!”刘兵一慌,急忙说道:“就沈二公子之前说,喜欢我老家的一些土特产,正好家里寄到了,顺便给沈二公子拿去,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在前面带路,我跟着,没事。”

“土特产用这么好的包装……”

秦凡摇摇头,转身带着黄倩倩往停尸房走。

沈二的尸体并没有在灵堂。

因为他的一家子还打算去沈家闹事,就租了个冰棺将尸体冷藏在停尸房里,以此来要挟沈家,要赔偿款。

五千万!

还得让他家两个小儿子,去沈氏集团重要部门任职。

而且无论他们在任职期间犯了什么事,永远也不能开除。

其实,面对沈二一家子人的要挟,董叔完全可以找沈建国,先将沈二以杀人案从犯,和囚禁女性,及强奸未遂定罪,然后秦凡是正当防卫,随便将他们家打发。

但沈建平念及旧情,打算以个人出资五百万私了,也不想继续追究责任,但沈二全家人非但不同意,还在召集老家姓沈的集体来南都闹事,董叔今天还在处理这件事,秦凡也是刚打电话才得知的。

走过烧纸味浓郁的旧长廊,秦凡带着黄倩倩还有刘兵在一间停尸房门口站住了。

黄倩倩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阴暗,潮湿,到处都是挽联和飘散在地上的纸钱……

女孩子天生胆小的性格,让她紧紧握住了秦凡的手,一步也不敢动。

“到了吗?这儿也太他妈安静了吧?咱是不是来晚了?人吊唁完,都回去了。”刘兵将装满钱的Gucci包背在肩膀上,同时四处寻找着沈家人的影子。

秦凡皱了皱眉,有些踟蹰说到:“他跟我说的是3号灵堂啊,这写的也明明是3号,怎么看起来不像啊……”

“3号?”

刘兵顺着秦凡的目光,看向旁边铁门上,焊起来的铜牌。

“3号停尸房……”刘兵愣了愣,然后破口大骂道:“妈的你瞎啊,这是停尸房,不是灵堂,这里面停着的都是尸体,不是让人吊唁的,傻逼吧你,连这都不知道,还在前面瞎带路。”

“啊?停尸房吗?不是灵堂?”秦凡一脸诧异地来到刘兵身后,然后就见刘兵走上前,用手指着铁门上的铜牌,“睁大你的眼睛给老子好好看,3号停尸房!不认识字……啊!!!”

哐当!

正当刘兵凑上前,拿手一边指着铜牌,一边念叨的时候,秦凡站在身后,忽然上前一把拧开门把手,紧接着抬起脚,卯足了力气,直接踹在了刘兵的屁股上。

刘兵身体本来就快贴着大门,生怕秦凡不看清楚,这一脚踹上去,直接撞上了铁门,秦凡也顺势将门把手一送,在刘兵跌跌撞撞地往门里冲时,秦凡的第二脚就已经到了。

“去见你的沈二吧!”

咣!

在刘兵身体跌进停尸房的一瞬间,秦凡迈步上前,再度拉住门把手,将铁门牢牢关紧。

黄倩倩都看呆了,她张大了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同时见秦凡身体贴在门上,用手握住剧烈在晃动的门把手,才喃喃说道:“沈二死了?”

可不等秦凡回答,就听停尸房里面,传来刘兵私心裂地地惨叫。

“我草拟吗!沈二死了!这里面是沈二的尸体!你他妈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秦凡没有说话,两只手紧紧握住门把手不让铁门打开,同时示意黄倩倩从裤兜里帮他把烟掏出来,叼在嘴里,然后黄倩倩又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沈二死了!沈二居然死了!还是被开枪打死的!这是怎么回事,我求求你快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啊!我不要面对他!”

黑暗的停尸房里,只有一口冰棺在幽幽地散发着白色的暗光。

刘兵即便是站在门口,也能清晰地透过玻璃棺盖,看到躺在宾馆里面,身穿寿衣,满脸惨白的沈二。

僵硬的遗容,冰冷的殓装,还有冰棺内接近0的温度,更是让他脸上挂上了一层薄薄的霜……尤其是脑门上,为了填补窟窿,而隆起的填充物,直接让刘兵三魂七魄出来了一半!

他看着沈二的尸体,脑海里全都是之前寥寥见过他几次,沈二那副凶神恶煞,看着自己冷冰冰的样子,就莫名感觉这具尸体,好像随时都睁开眼,以那种眼神看自己一样。

人在什么时候是最害怕的?

就是在眼睛几乎看不见别的什么东西,大脑最为活跃的时候!

刘兵浑身的都血都快凉了,拼命砸门,连叫喊声都带着哭腔。

秦凡一边把着门,一边抽着烟,看向黄倩倩问道:“你什么时候说出气了,我就什么放他出来。”

“出,出气?”黄倩倩瞪大了眼睛,“你做这些,只是为了给我出气吗?”

“不然呢?这小子太几把嚣张了,打着我沈家的名号连我的人都不放在眼里,今天不让他知道沈家的人厉害,不把沈家人的恐惧直接植入到他骨髓里,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他肯定还会变着法的欺负你,我一定得让他见到沈家人就怕,就躲,连个屁也不敢放,要不然,就这人,狗改不了吃屎,还得麻烦我再收拾他一顿。”

秦凡说着,嘴里的烟已经抽了一半。

黄倩倩见状见状上前把烟头从他嘴里拿下来,然后问道:“那他这样闹,一会儿要是被火葬场的工作人员看到了怎么办?”

“呵呵,没事,董叔的人已经在外面给他们安顿好了,只管放心关着他,直到你消气,而且吓傻吓残你不用担心,我兜着。”

秦凡握了握门把手,将门拉的更紧,同时让黄倩倩把烟又递到嘴里,背靠着门,慢慢抽了起来。

莉亚的7重人生

莉亚的7重人生第三集

好在小陈还在,她一边安安抚家长,给孩子测体温,一边通知岑翰文快回来。

经过这个事情,林芳就不让岑翰文回来吃饭了,而是自己每天中午把午饭送过去和岑翰文一起吃。

岑翰文本来觉得林芳大着个肚子,月份又大了,最好不要来回奔波,万一吃点问题就麻烦了。

他可以叫外卖,或者在旁边的小店里打发一下,但林芳说现在赚钱不容易,哪里能天天出去吃,又不是一天两天的。

而且她也不像城里人那么娇贵,怀个孕就什么都不能做了,在她们老家,女人要一直干活到孩子出生前的。

再说了,她也不是要做什么体力活,就是送个饭,走两步而已,出得了什么问题。

岑翰文拗不过她,只好答应,还千叮万嘱让她不能着急,慢慢来。

而且预产期前一个月,无论如何都不能来送饭,送来他也不会吃。

林芳虽然觉得岑翰文小题大做还要浪费钱财,但是家里这些事本来也该丈夫说了算,所以也答应了。

林芳提着保温桶出现在医馆外,岑翰文见了立刻过去将保温桶接过来,还扶着林芳进医馆。

“我哪里有这么金贵?”

岑翰文知道她这个观念一时半会儿的也改变不了,也不和她纠缠这个问题,“今天吃什么啊?”

林芳打开保温桶,“都是你爱吃的,快坐下吃饭吧。”

一边的小陈看到林芳来了,便去脱了护士服,出来对岑翰文和林芳说道:“岑医生,芳姐,我先去吃饭了。”

岑翰文点点头。小陈便离开了。

看着小陈离开,林芳才开始吃饭,本来当初要聘用小陈时,林芳是不同意的。小陈年轻漂亮,又有大学文凭,还和岑翰文是一个行业的。

林芳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也知道两个人相处必须要有共同话题,想来都知道,小陈能和岑翰文聊的东西肯定不少,不像自己,就会点土地里的事情。

林芳想着,好不容易弄走了江梨笑,现在又来个小陈,所以她对小陈的意见很大。

但是这些话他不敢对岑翰文说,怕岑翰文觉得自己管得太多,到时候更嫌弃自己。

好在小陈来之后,还算规矩,做事也勤快,也没什么不守本分的举动,林芳这才稍微放心一些。

但是说到底,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在自己丈夫身边晃悠,即便她没那些龌龊的心思,林芳心里还是不舒服。

本来一开始说送饭,岑翰文就说带着小陈那份一起做了算了。

小陈在医馆里任劳任怨,一个人做两个人的工作,只能一份工资,本来就是他们占了便宜,只不过是一顿午饭,是他们该出的。

但是林芳不同意,一来是怕小陈和岑翰文相处的时间久了,生出点不好的关系,二来,她也觉得要负担一个人的伙食费,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在这件事上,岑翰文的母亲岑妈妈也不同意,她说主人家就要有主人家的气势,怎么能和手底下的员工一起吃饭?再说了,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不包吃住呢。

岑翰文知道,他和小陈是平等的同事关系,可惜他们一家都把他看得太高,任他怎么解释都没用。

小陈走后,林芳和岑翰文一边吃饭一边讲话。

林芳看了看医馆,就知道今天上午又没什么人上门儿,以前岑翰文在医院工作时,那时候多好啊!

岑翰文医术好,病人们都感激他,在单位里工作,在他们乡下可被称为是铁饭碗,那是最好的工作了,吃的是公家饭,什么时候都不愁吃喝。

现在,岑翰文自己出来干,没病人就没收入,还要付铺面的租金,想想就觉得害怕。

都怪那个江梨笑,害得他们翰文离开了医院,现在她自己倒是快活了,当起来大老板夫人,也不知道帮扶翰文一把。

但是这些话,林芳只敢在心里想想,万万不敢说出口,她知道岑翰文看重江梨笑,所以这些话她从来不说,只是怂恿岑翰文回医院去。

医院的工作多体面,多安稳,什么也不愁,只管上下班,比起现在这个可好多了。

林芳想着,便道:“翰文,今天生意怎么样啊?”

“这才开业,医馆冷清点也很正常。”岑翰文知道林芳担心自己这个医馆的营业问题,便安慰道。

林芳看着岑翰文的脸色,似乎没什么不对,便继续试探,“要我说还是医院的工作好,每天上下班,其他的都不管,没那么多烦心事儿。”

岑翰文一边吃饭,一边答应道:“医院是挺好的,只管自己的病人就好,其余的都不用操心。”

林芳一听岑翰文的口气,立刻来了精神,她一直想让岑翰文回医院去,“翰文,我看你开医馆一天那么辛苦,比起以前在医院上班累多了,那时候你可是有铁饭碗的人。”

“现代社会哪里还有什么铁饭碗啊。”

“那也比现在这样好啊,我看,你要不回医院去吧。”

回医院?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发生了那些事,他是不可能回去了。

而且现在他的医馆才开业,这可是他花费了那么心血才弄起来的事业,他怎么可能一开始就立刻让它结束呢。

他知道林芳的心思,在农村里,大家都觉得有单位的工作才是体面的工作,安稳的工作,就算家里面加女儿,也希望嫁给那些有单位的。

他能理解,但是绝不认同。

“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担心这个家,但是医院那边的事,你还是别想了,发生了那些事,我是不可能回去了,而且现在我们自己的事业也在起步了,别担心,相信我,等过一段时间,病人就会变多的。”

“唉,翰文,你要好好想想,开这个铺子,又要租金有要雇人的,这些都是钱啊!”

“回到医院,就没这些事儿了,也不用担心有没有病人上门。”

林芳还是觉得岑翰文现在走了歪路,只有回到医院工作,才算是回到了正轨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