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她的话

  • 主演:金载沅,南相美,赵显宰,李美淑,韩多感
  • 导演:朴庆烈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如果是她的话》是讲述整形外科医生韩江宇 (金载沅饰),和进行了换脸整形手术的池恩寒 (南相美饰) 的悬疑爱情剧,以及变脸后连记忆都消失了的女主,在回忆中找寻自己时所引发的甜蜜杀戮悬疑爱情故事。预计接档《Secret Mother》7月播出。

如果是她的话第一集

大少在说什么?

什么东西,那么紧?

店长听得朦朦胧胧,不甚明了。

转瞬间。

白夜渊的声音恢复了一贯的森凉,冷肃:

“记住,这一次收购药材的亏空,还有上次阿胶的亏空,都算在白浪头上。这个月不许给他转账任何花销!直到他把钱还上为止!”

即便是隔着电话,白夜渊冷酷的话语,仍是让店长胆颤心惊。

他终于明白,大少爷之所以会答应贱价卖掉这一批问题药材。

并不是如他表面所说的,给柒柒姑娘面子。

而是为了给二少爷一个教训。

让二少爷明白,做生意不能用来当儿戏,否则就自己吃不了兜着走,自食苦果!

果然,白家大少,才是商场上真正的狠角色!

连教训自家弟弟,都这么不留情面。

放下电话。

店长捧着笑容,对顾柒柒道:“柒柒姑娘,我家大少同意您的提议,感谢您帮我们发现了药材的问题。”

这真是打落牙齿和泪吞。

就算亏死了也要带着笑啊。

因为药材太多,专门有个小店员,帮顾柒柒把药材搬上了出租车。

上车前,顾柒柒回眸,冲贵宾室的方向淡淡一笑。

白渣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吧?

眼睁睁看着自己进货的珍贵药材,转瞬变成一堆贱价的垃圾。

请问滋味如何呐?

此刻,白浪叉着腰,站在沙发上。

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250块?

顾柒柒用250块买了他原价上千万的药材!

还害得他又被大哥臭骂。

连这个月、下个月、甚至下下个月花天酒地的生活费,都给扣得一干二净了。

他真是深刻地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目瞪狗呆”!

偏偏这个时候,顾柒柒还要回眸挑衅地讽笑一声。

简直是给他狗头上浇油……

“小妖精,我和你誓不两立,嗷嗷嗷嗷嗷……!”

==

顾柒柒让出租车司机,沿着青城海边绕了一个大圈圈。

碧蓝的天和蔚蓝的海,连接成海天一线,说不出的波澜壮阔,美得惊人。

顾柒柒生在海边长在海边,说来却真是有点可笑,前世居然一生劳碌,拼了命埋头给顾家赚钱,连来海边吹吹海风放松一下的时间都没有。

因为,被控制、被洗脑的人生,早已变成了别人的奴隶,而不是属于自己的肆意人生。

此刻看着熟悉的城市,浩瀚的海水,顾柒柒心怀骤然开阔。

世界很大。

她还年轻。

就算有万千阻拦,也挡不住她征服世界的脚步。

渣渣们,你们做好被虐的准备了吗?

司机被顾柒柒精致容颜上,绽放的光芒给震撼了下。

他以为她是北方来采购药材的游客,贪看海边盛夏的风光,沉醉南方绚烂的美景。

“美女,还要再开一圈滨海大道嘛?”

“嗯。”

“其实你们北方人看南方的海,就和我们羡慕你们北方下雪一样的,呵呵。”

“嗯哼。”

顾柒柒随意应和着。

北方的雪?

上辈子没机会看看,这辈子她也会好好感受的,她会高调地享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美好。

帝都,帝国军医大学,你们统统等着我!

司机很开心,拉了这么一个出手阔绰、不停绕圈的大主顾。

殊不知,顾柒柒并没有一味地沉浸在风景中。

【第三更】

如果是她的话

如果是她的话第二集

头一天排练下来,进展还算不错。柳翩这边,这首歌他没练几遍就掌握了,宁彤彤第一次和别人合唱,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熟悉。

刘艺那边的进展相对就要慢一点了。

国粤合唱这种少见的模式,让他和林若雪一时半会儿还没适应过来。不是说这种类型的歌曲以前不曾出现过,只是太稀有了,一曲双词还比较常见,一首歌中既有国语又有粤语、而且还是一男一女合唱的就不常见了。

至少二人以前从来没有唱过这种类型的歌。

柳翩还特底放下自己的工作来指导二人。这首歌搬出来已经变了模样,在另一个世界中,是女的唱粤语,男的唱国语。现在只能是刘艺唱粤语,林若雪唱国语了。

角色互换,那自然也要代入不同的感情。

以前在歌曲中,女的是弱势方,现在就变成刘艺是弱势方。

悲催得一批。

每每看到柳翩和宁彤彤那甜到要化了的歌声,刘艺就忍不住“潸然泪下”。

而进展最快的却是萧敏和叶文轩他们这组,他们的歌也是最纠结的,说甜蜜吧,谈不上,说特别悲情吧,也没到那种地步。

就是在错误的时间碰到了对的人,结果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但偏偏叶文轩和萧敏都唱得特别好,如果不是原唱的男声太过于独特,他都差点以为眼前这两人才是原唱了。

“厉害!”柳翩啪啪啪地鼓起掌声,“老叶,萧敏,你们俩真有默契!”

“是你的歌写得好。”叶文轩说道。

见此,萧敏默不作声地笑笑,眼前这两个男生都是那种优秀到常人难以比肩的,但自己却没办法让其中任何一个另眼相待。

如果少了歌曲之间的联系和羁绊,自己和他们之间还剩下什么....

想得入神了,直到柳翩问到她后,萧敏才回过神来。

“萧敏,怎么样,没问题吧?”

“没问题,有文轩带着我唱,已经找到感觉了。”

“那就好。”

等到柳翩离开后,叶文轩忽然问了一句,“你和柳翩现在怎么样了?”

“嗯?”萧敏疑惑地回过头。

“你之前和媒体澄清了你和柳翩的关系,但是你说的只是当时,没说未来吧?”

当时萧敏和柳翩陷入绯闻,后来萧敏澄清非情侣关系,这事儿便不得而知,没有下文了,外界好奇的吃瓜群众也不知道二人之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就连刘艺也有点迷糊,最近观察这二人,好像除了正常的工作交流外,很少有其它交流了。

难道就真的斩断一切暧昧了吗?

刘艺不信,就连叶文轩都不信。不过作为这一切的发起者,只有萧敏自己最清楚了。

“为什么这样问?”萧敏笑着回道。

难道你和刘艺一样,想要插手我和柳翩之间的私事儿?

“关心一下而已。”叶文轩淡淡说道,“柳翩是我朋友。”

萧敏:“......”

她忽然很想问一句,那我又算什么?

先是一个刘艺,现在你又来?因为比赛,我最近都这么收敛了,还来?都觉得我比较好欺负吗?

深吸一口气,萧敏依旧笑容满面,说道,“柳翩也是我朋友,你关心他,我在也关心他。至于我和他之间.....顺其自然吧,你说呢?”

“哦。”叶文轩不冷不淡的点头。

萧敏心中的怨气,他没感受到,他也没想过像刘艺那样去干涉,只是.....

仅仅只是想关心一下而已。

并不掺杂其它棒打鸳鸯的心思。

可惜萧敏也没感受到叶文轩的心思,固执地为自己又添了一道心坎。

她回过头看着一脸冷漠埋头苦干的严哲,总不会将来某一天....

那家伙也要站出来拦在自己自己和柳翩之间吧?

......

另一头,潘奇已经开始动用自己的人脉,低调地向国内几个音乐制作大师邀歌。

在就职皇娱音乐总监之前,潘奇也是圈内的一位制作人,只不过是曾经那个年代,现在他已经很少亲自做音乐了,专心为公司发展。

他不做,但并不代表曾经圈内的朋友不做。这些人有的已经成为金牌制作人,享誉音乐圈。当初《华夏新声代》也邀请过他们,只是他们觉得这档节目还没在国内市场打开名气,没有什么基础,和自己的逼格不符,便没有接受。

若是这档节目红了,下几季还可以考虑去参加。

在受到潘奇的邀约后,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做的歌没有署名权,白白为他人做嫁衣,没有答应。只有少数人见到潘奇开价特高,在金钱的诱惑下,决定考虑一下。

最终,潘奇只得到两个人的支持。

而且每个人都只出一首歌!

相当于直接卖断给潘奇,之后歌曲带来的一切,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与他们无关。

潘奇拿到两首歌后,依然觉得不够用。这一期五强争夺战,他都没打算用大师的作品,还是决定让苏青出手。

送潘晴进入五强,他还是有绝对把握的,也不用担心带来负面影响。但后面的比赛,尤其是最后的决赛,他就要再好好考虑一下了。

反正,只有两首歌,他依然不放心。

想了又想,他决定再搜刮一下,看看能不能拿到一些好的作品。

皇娱公司有专门的收歌渠道,从网络上和其它良莠不齐的制作人手中大浪淘金,有时候运气好,的确还能挖出几首不错的歌。

这种情况,他都不想和那些没名儿的词曲作者商量,直接强势地买断所有权利,巧取豪夺!不然这些作者一分钱都别想拿到。

这便是巨头公司和处于“食物链”最低端的词曲作者的现状。

朋友有良心的公司,说不定还会留个署名权啥的,但潘奇和皇娱显然不是。除了这条路,那这些作者也可以自己做,或者交给一些小公司小歌手,或是干脆网络出道。

但这样一来,渠道和资源跟不上,打开名气就更难了。交给黑心大公司的话,万一歌红了,虽然外界观众不知道这歌谁写的,但黑心公司总是清楚的,以后合作起来,或许便没有这么弱势了。

这一次,潘奇发动公司资源鼎力支持比赛,但还是没捞着几首好歌,连看得过去的都少,这样还怎么和柳翩争?

“对了,让你们去联系林宥佳,联系上了吗?”潘奇打电话问公司的负责人。

“拿到了一个TT号。”负责人回道,这还是他从树村音乐节主办方手里问出来的。

“发给我。”潘奇道。

“好。”

拿到号码后,潘奇便开始了动作...

........

此刻,录音棚内。

柳翩小号上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

【我是皇娱音乐总监潘奇......】

“潘奇?”

柳翩看到这两个字儿,瞬间就乐了,这老家伙,又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了?

也没急着拒绝,柳翩决定和他聊聊,逗一逗找点乐子。

加上好友后,没过片刻,潘奇便发来一条消息:

“林宥佳先生,你好。”

“你好你好~~~/笑脸”

潘奇也果断,直接把自己邀歌的目的告诉了柳翩,而且是多多益善,只好质量好,价钱好商量。

柳翩心里门儿清,但他就是装着不明白,“约歌?你真是皇娱的音乐总监,不会是骗子吧?”

潘奇:“......”

“现在网络多不安全呐,到处都是忽悠人的骗子。”

“....我真是皇娱音乐总监,潘奇就是我的本名.../哭笑不得。不信你可以去问一问,查一查。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电话交流,或者你亲自来我们公司面谈也行。”

潘奇是真的无奈,他也不想用TT谈这事儿的。但问遍娱乐圈,谁都没有林宥佳的手机号,唯一的TT号,还只有树村音乐节主办方手里有。

这TT号还是合作了两次后才得到的,至于手机号,主办方依然没有。

“面谈就算了,我这人害羞,见不得生人。你知道我总戴面具吧?还望理解啊。”

“理解理解。”潘奇都想哭了,去特么的理解万岁!

“不过电话交流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这样吧,你把号码发给我吧?”

“110.......”潘奇立马发了一串号码过去。

柳翩对照了一下上次和潘奇吃饭存的号码,确定了网线那头的确是潘奇,而不是一条狗后,才稍微放下心。

然而,就在潘奇焦急等着柳翩打电话过来时,一条TT信息又发了过来:

“抱歉啊,我手机停机了,打不了电话。咱们还是继续用TT交流吧。”

潘奇:“\( T﹏T )/.....”

这真是一个忧伤的消息......

如果是她的话

如果是她的话第三集

第818章后果会很严重

阳阳接吻的动作很笨拙,感觉就是个生手,没有练过。不过阳阳很聪明,在我无声的指挥和调动下,很快就娴淑起来。在她到了忘我的境地时,我一不做,二不休,悄悄地脱下了她的睡衣,就在我已经把背心脱下来正在脱短裤的时候,她双手紧紧地抱住了我,接着喊了一声:“停!”

我立即停下了,因为已经到了最关键阶段,我不想因为我的鲁莽被她推下床去。于是,我也抱住她,就安静了下来。

我满腔的热血要溢出来一样,就想转一下身体,可是,她死死的抱着我,脸也藏在我的胸前,不说话。我知道她的情绪也已经到了不能抑制的程度,应该是火候了,这时,她突然说道:“你不要着急,只是我还没有准备好。不是不想给你,可是,只要一想到你和恬恬什么都做过了,我就感到自己是在吃别人剩下的东西,想想太亏了。她虽然死了,我不应该计较,可是,不行,我脑子转不过弯来。还有,除了恬恬,谁知道你有没有和别人做过?”

我语塞,我无奈,我不知道往下还要做什么。此时此刻,就感到自己好像一团刚燃烧起来的火突然浇上了冷水,一下子就熄灭了。我渐渐地松开了手,然后,抱住自己的头,一动也不动了。

阳阳还在计较我和恬恬在一起的事,在为我和恬恬发生过那种关系而纠结。是呀,她是纯洁的,是无暇的,可是,我是个什么东西,只有我自己知道。现在我躺在阳阳的床上,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无耻,肮脏。就是跟她说话,我都不配。于是,我想下床,赶紧的溜掉。可是,就在这时,她揪过毛毯,盖在了我们两个人的身上。

这样的一个被窝,是我梦寐以求的,可是现在我的身上就跟扎满了针一样的难受。阳阳可能感觉到了我的异常,就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说:“就这样躺一会儿吧。”

阳阳现在是一丝不挂,而我也只是穿着一条短裤,我一动不动的,也感受不到她以前的那种磁性。后来,我还是离开她,慢慢地下了床,然后,就被砸了一闷棍似的溜回了我的房间。我猛地扑倒在床上,真想大哭一场。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以前恬恬在公司上班的时候,每当我和恬恬在一起的时候,阳阳都会有一些不悦,而且,还故意的不让我在公司里住,想办法让我住在她家里。可是,那个时候,我没想到后来恬恬会离我而去。我满心指望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不论是荣华富贵,还是穷困潦倒,我们都不会离开彼此,所以,也就对阳阳没有避讳什么。记得有一次阳阳还问过我,是不是已经和恬恬在一起了,我还跟她实话实说了。

阳阳为我和恬恬纠结,还怀疑我跟别的女人有染,这根本就不用她怀疑,我确实和别的女人发生过那种关系,而且还不止一个。这样说来,我连恬恬也对不起,因为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和嫣然、心儿有过,那时候恬恬没有发觉,不是我做的高明,是因为恬恬的善良。他对我信任,所以也就一百个放心的相信我对她的忠诚。恬恬,我曾经欺骗过你,你就饶恕我吧。

恬恬心底善良,不会怀疑我,可是阳阳就不同了,她不但精明,还对我和恬恬当初在一起耿耿于怀。现在她怀疑我还跟别人有染,也是有根据的。因为我在青岛的时候,潘卓婷也以看她爷爷的名义去过青岛,为此,阳阳还打电话问过我,所以,阳阳的怀疑和判断是正确的,只是我不承认罢了。

现在我该怎么办呢?又该如何的面对阳阳呢?我真是无地自容。

后来,我睡着了,就这样光着膀子,背心还抱在怀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感觉进来了一个人,稍微扭了一下头看了看,是阳阳。她看到我什么也没有盖就这样睡着了,就立即为我盖上了被子。就在这一瞬间,我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很响的嚏喷,然后,就使劲地把被子抱住了。阳阳立即俯下身,关心地问我:“你是不是受凉了?虽然不是多冷,可是已经是冬季了。”说着,就给我掖了一下被角:“小赵,要不我再给你拿床被子吧?”

“我身体健壮,感冒轮不到我。放心,你回去睡觉吧。”我说道。

阳阳没走,而是坐在了我的床边上,然后对我说道:“小赵,你可能不理解我的心情,可能怨恨我,可是,我真的是还没有想通,还没有那种准备。请给我一点时间,我要努力的排除一些,还要努力的接受一些。相信,会有一个美好的开始的。”说着,她的手就放在了我的额头上“哎呀,冰凉冰凉的。你真是个傻子,什么东西都不盖,看都冻成冰棍了。”

是感觉有点冷,可是再冷也没有我们家乡冷,现在还没有暖和过来,不过一会儿就好的。其实这里的天气不叫冷,只是有点凉而已。我就说:“暖和一会儿就会好的,你去睡吧。”

“小赵,你从我房间回来就这样睡着了吗?时间也太长了,很快天就亮了。”说着,就掀起了被子,然后,把我抱在了她的怀里。她虽然穿着睡衣,但是,她身体的热量很快就穿透睡衣,传导在了我的身上。我顿感一阵温暖,就跟是被一个小火炉包围了一样。

我们都一动不动,而且身上还盖着被子,我很快就温暖了过来。但是,我还是不敢动,担心她会认为我又有什么企图。就这样,我全身心的感受着这份温暖,感受着从外倒内的关怀。此时此刻,我有哭一场的欲望。

后来,阳阳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已经暖了,就推了我一下:“还能睡会儿,你好好的睡一觉,实在不行今天就不要去学校了。”然后,就要走。

这回是我抱住了她:“你别走。姐,我对不起你。”

“怎么,你哪里对不起我了?”

“我来广州以后,不该和恬恬那么早的在一起。那个时候,我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是指定我们在一起了,所以没有考虑那么多。”我说道。

阳阳沉吟一会儿,才缓缓地说:“我没有说你和恬恬在一起不对,谁有那样的权利?只要你们愿意,怎么样都行。可是,想不到你那么冲动,所以,我才说没有准备好。说是好说,但真正做的时候,我想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在乎的。”

“我明白,所以对不起你。我不配对你有那种想法,不配对你有那种冲动,现在,连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了。”我很是痛心地说。

阳阳问我:“你说实话,除了恬恬,你还有别的女孩子吗?”

她这句话还真是把我问住了。不但有,而且还好几个,这能告诉她吗?如果告诉她,一切就全完了。我怕迟疑的时间太长,就立即说:“除了恬恬,就没有了。”因为说的太不自信,感觉到自己的胳膊都在哆嗦,所以我松开了抱着她的手,仰躺在了床上。她掀开被子说道:“有没有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别人谁也不知道。天已经亮了,我回房间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我躺着没动。看来无论做什么样的坏事,只要做了,心里就会发虚,就会不安。刚才我的回答并不是理直气壮,而且还迟疑了那么一会儿,这就叫睁着眼说瞎话。

可是不骗她又有什么办法,如果说了实话,那可真是后果很严重,恐怕我在阳阳的眼里,比郑辉的形象还差十万八千里。那样的话,可就永远的甭想和她再有任何的来往了。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阳阳又推开门进来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