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浪漫2012

  • 主演:郑有美,李阵郁,姜艺瑟,金智友,金知硕,金艺媛,任乔珍,郑糠云
  • 导演:李政孝,张荣佑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2

需要浪漫2012第一集

聂晓琳心中疑惑,韩文乐不是李文轩的弟弟吗?他来找自己干嘛?

不过如果是韩文乐的话,自己应该没有危险才是。

聂晓琳曾经想过,对方如果心狠手辣,而自己又屡屡不配合,说不定会采用极端的手段。

所以下楼拿快递这种事情她都是很谨慎的。

甚至额外吩咐过,在这关键的时期里,让保安对进出入公司的人都详细的等级,任何有嫌疑的都不可以进入公司来。

原本聂晓琳还在猜测这是对李文轩有规模的打击,应该是海天市三个家族的联合作为。

但是看到韩文乐之后,这女人心里有了一个明悟,看样子韩文乐应该也有参与才对。

聂晓琳朝着不远处的孙勤示意自己没事之后,就坐进了韩文乐的车里。

随后笑着说到:“韩公子想找我直接来公司就好了,何必弄得这么神秘?”

韩文乐淡淡的说:“我确实知道严家栋的信息。”

听到这话聂晓琳的笑容显得有些不自然。

韩文乐继续说道:“或许你不知道,我也是从临海市过来的把?在临海市我跟严家栋合作过很长一段时间,即使到了海天市,我们也一直在保持合作。”

聂晓琳意义不明的说:“严家栋能有你这样的贵人相助,真是他的福气啊。”

韩文乐摇摇头:“应该是我们互相帮助才对,而且如果不是他帮忙,我星语科技也做不到现在的规模。”

聂晓琳没有继续说话,神色显得有些复杂。

韩文乐淡淡的为:“你还在乎严家栋吗?”

聂晓琳黯然的笑着说:“我现在为李公子做事,严家栋有自己的生活,我还能在乎他吗?”

韩文乐抬了一下眼镜说:“那意思是你对严家栋的死活也不是特别的关心了?”

聂晓琳试探的问:“我听李公子说,严家栋因为意外在沙迪遇难了,不是吗?”

韩文乐歪着头想了一下说:“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来说,也没错。”

“也……没错?”

聂晓琳有些疑惑的看着韩文乐。

韩文乐点点头说:“是的,李文轩告诉你的事情也是一个事实。”

聂晓琳声音有些颤抖的问:“所以,严家栋真的死在沙迪了?还是说就算没死,情况也非常的不乐观?”

韩文乐故意卖了一个关子说:“我们先不说这个结果吧,你知道严家栋在沙迪遇到的什么情况吗?”

聂晓琳回答道:“我听李公子说,严家栋在沙迪是遇到了土匪,土匪抢劫了他和苏秋彤,但是严家栋为了保护苏秋彤被杀了。”

韩文乐点点头说:“事实差距不大,不过你知道那群土匪是谁的人吗?”

聂晓琳惊骇的看着韩文乐,似乎意识到这男人想说什么。

韩文乐淡淡的说:“海天市股市风波之后,林浩然从李文轩身边消失了,你猜猜他去哪里了?”

聂晓琳惊怒的问:“你是说林浩然去沙迪带了那群土匪去抢劫严家栋和苏秋彤?”

韩文乐摇摇头:“不,他们的目的不是抢劫,如果是林浩然带队的话怎么会去抢劫呢?他们只是为了杀掉严家栋和苏秋彤,抢劫只是额外的任务。”

韩文乐并没有直接的回答聂晓琳任何的问题,只是用提问的方式让聂晓琳自己连线索联系在一起。

聂晓琳皱着眉头问:“可是林浩然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韩文乐笑着说到:“对啊,死在苏秋彤和任凌霄的订婚宴上,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聂晓琳带着愤怒的说:“复仇!他这种人就是死有余辜。”

韩文乐继续说道:“可惜,他也只是一个棋子而已,以林浩然自身来说怎么敢去招惹海天市的家族呢?”

听到这花花,聂晓琳呼吸超威急促了几分:“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李公子指使的?”

韩文乐笑而不答。

聂晓琳是聪明的女人,他自然知道韩文乐为什么不回答。

韩文乐跟李文轩是兄弟,有些事情必须揣着明白装糊涂。

旋即,聂晓琳浮现一个苦笑:“我差不多能猜到,我本来以为可以帮到他,只是没想到……”

韩文乐正色说到:“你现在也可以帮他。”

聂晓琳黯然说:“人已经死了,难道我还要因为他去跟李公子作对吗?我其实……我其实只是想……想有那么一点点机会,让他知道我做所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希望他能有一点点的感动,能重新接受我。”

韩文乐想了一下后说:“他还没死,只是他不再是严家栋了。”

聂晓琳抬起头惊讶的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韩文乐面无表情的说:“李文轩跟你不是一直在怀疑某个人就是严家栋吗?”

聂晓琳一点就透:“真的?他真的是?可……可怎么会这样?”

韩文乐抬了一下眼镜后说:“有些事情你不比知道的太清楚,但是在他不想暴露自己之前,最好把你自己的猜测藏在心里,除非你真的像他再死一次!”

聂晓琳摇摇头,眼中多出些光彩来:“你想我怎么做?”

韩文乐郑重的说:“我要李文轩其他医疗机构的控股权!”

聂晓琳紧张的回答:“不可能的,李嫣然亲自找到我说要我保住李文轩的几个公司,其中就有那医疗机构,而且是重点照顾对象。”

韩文乐皱着眉头问:“你说李嫣然找过你?”

聂晓琳点点头说:“是的,如果不是她给了我一个目标,提供了百亿资金的支持,或许我早就扛不住了。”

听到这解释韩文乐算是明白,为什么后期进攻疲惫的原因。

琢磨了一下后韩文乐面无表情的说:“我不会让你难做,毕竟如果是严家栋的话也不想你陷入危险之中。

明天我会给你一份李文轩的授权书,签名指纹都有,随后我对大力的在股市上狙击李文轩贸易公司和房地产公司,你只需要顺其自然的将医疗公司的资金抛售来支援另外两个公司就行,其他的你就不用管了,就算李文轩来问责你也有借口,方法我告诉你了,做不做选择在你!”

需要浪漫2012

需要浪漫2012第二集

顾以然回到学校,整天也是闷闷不乐的。

易妱妱问她怎么了,她也就老老实实的跟她说了。

“你昨天没回家,你知道吗,那个救我们的人,居然是我小叔叔,而且昨天还住在我家,你说巧不巧。”

巧也就算了,她好像还有点动心了。

可一想到他有女朋友,顾以然心里就不舒服。

尽管是很想跟他单独处在一起的,但最后她又不得不非要跟他保持距离。

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对那样的一个人有了心动的感觉,是因为他救了自己?还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顾以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轻易的动心了,可能也是因为属于情窦初开的年纪,很容易就能喜欢上一个人吧。

就像上次一样,她不也很快就喜欢上了一个虚拟人物,等知道那人是哥哥假扮的时候,她渐渐地也就放下了。

现在这个时琛,她觉得只要他们俩不见面,她要不了几天也会把他忘得一干二净的。

“真有这么巧的事吗?”

易妱妱觉得这事也太巧了吧。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她笑起来,问顾以然,“那叔叔阿姨知道他救你的事吗?”

顾以然摇头,“他们不知道,时琛也没说,我也没说,妈妈还想让他在我家住几天,所以这几天我不回家了,我去你那里住。”

只有这样,她才会很快的忘掉他。

不然她怕自己回家以后,一看到他,她就会越陷越深。

“你为什么要避开他啊?按道理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理应很感激他的啊?他要是在家,我们就更应该热情款待啊?你怎么还……”易妱妱十分好奇的瞅着身边的人儿。

她怎么好像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啊。

这丫头,不会又动心了吧?

“反正跟他相处在一起我觉得很不自在,妱妱,你不会不让我跟你住吧?你这样的话,我可要生气的。”顾以然的脸色都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她想要伪装,让自己看上去毫无波澜的样子。

可是,却还是逃不过易妱妱的火眼金睛。

“我懂了,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易妱妱笑起来,窥探着她的小表情,“他长得那么帅,完全符合你心目中霸道总裁的形象嘛,老实说,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听易妱妱这么一说,顾以然的脸颊就更红了。

她不承认,赶紧拒绝,“没有的事,我,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啊,他可是我小叔叔。”

“诶,不喜欢的话,那你脸红什么?”

“我……”

“然然,我最了解你了,你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对吗?”虽然感觉发展得有点快,但是像时琛那种长相的男生,女生看上的第一眼都会喜欢的吧。

她要不是心里有了人,她也会对时琛有好感的。

“妱妱,不许胡说。”顾以然不敢承认,忙别过头。

易妱妱坐在她旁边,好声跟她讲,“这可能也是一种缘分吧,如果命中注定他是你的,那不管你再怎么逃避,最终还是会来到你身边,成为你心里面的唯一的。”

需要浪漫2012

需要浪漫2012第三集

“不会的!叔叔不会死的!我不要叔叔死!”

“那也由不得你。”宫齐哼了一声。

走回去把自己的行李打包好,拖了很小一只行李箱。

简清若还不知道两天前湛临拓闯进宫家的事,也在门口巴望着,三爷就这么算了,任凭白小凝离开,怎么感觉不像是三爷的作风!

“七少!”小薰走进房间。

宫七律正让夏尘帮着换好了外伤药。

夏尘见她进来,主动走了出去。

“七少,湛临拓在来的路上,我们已经派了人拦截!”小薰说。

“他还没死。”宫七律挑唇。

这么一刀子下去居然没要他的命。

“是的,他还活着!他大哥湛煜凡那边已经见了拉英总统!这两天拉英总统主动拜访湛园,应该是和湛家老爷子湛邵容达成了合作!不过七少,拉英总统那么大的外贸生意,我们让给湛家,不是太可惜了吗?”

“这笔生意,我们能做成自然是好。可做不成比做成更有好处,那这生意不要也罢。”宫七律意味声长地说。

“七少的意思,如果让湛煜凡跟拉英总统合作,湛煜凡极有可能抢走湛临拓现在的位置!湛临拓重伤,对公司也是无暇顾及!这时候湛家老爷子反攻拿回掌控权,湛临拓这些年的努力白费,一遭被打回原形。”

“湛临拓站的太高,太多人想看着他摔下来。只要他摔下来,不用我们动手,自然有人让他更加落魄。他没了任何资本,还有什么资格喜欢小小。”

“不仅没有资格,也没有资本来喜欢夫人了!”

真是一箭双雕!只要让湛临拓落魄到一无所有,万人践踏,他自然没有底气再喜欢白小凝。

更别谈对着媒体大放厥词地追求亲王夫人!

“你们只需拦截湛临拓,我不想让小小再看见他。不用伤他性命。湛家自然会对付他,我们借刀杀人即可。”宫七律说。

“是,小薰保证,不会让他见到夫人!”小薰躬身离开。

打开门看到夏尘站在门口。

“夏尘少爷!”小薰立马躬身。

夏尘淡淡看一眼里面的宫七律,面对小薰,“这些年,你们倒是变坏了不少。”

“夏尘少爷哪里的话!我们不是一直都很坏吗!”小薰眨了眨眼。

“这本都王宫果然是污秽之地,不论是谁都会沾染里面勾心斗角的恶习。”夏尘把手里的药给小薰,“让你主子喝了吧,清热解毒去去心里的毒气。”

“……”小薰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是!”

“尘尘!!”楼下跑上来一个女人,上前就抱住夏尘的手臂,“尘尘,这里好大啊!听说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的!整个别墅群看着都好高档!尤其是这里!”

简清若正帮白小凝提了行李下楼,夏尘女朋友秦可可就横冲直撞地跑上来了,还撞得她差点丢了手里的行李箱。

夏尘点头说:“表哥这里特别豪华,外面的栅栏都装有红外线报警装置。别看是开放式的,一般人想进别墅也很难。”

“哇!住在这里就像住在王宫呢!尘尘,什么时候带我去本都王宫看一下!我还没去过真正的王宫呢!”

“你要去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和表哥她们一块过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