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之裂变

  • 主演:侯勇,王志飞,卢勇,吕中,高圆圆,李立群,许还山,齐芳,尤勇智,杜雨露,王辉,刘乃艺,孙飞虎,卢映,毛乐,苑冉,仇永力,于洋
  • 导演:黄健中,延艺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9
两千七百年前,华夏民族进入了凡有血气、皆有争心的大争之世,谦谦上古贵族君子风的春秋时代落下帷幕,攻掠征伐、尸横遍野的战国时代隆重登场。时为西北边陲蕞尔小国的秦国饱受六国摧残挞伐,而今已在灭国边缘。秦献公身死战场,年纪轻轻的仲公子渠梁(侯勇 饰)在危难时刻即位,他深藏屈辱,在六国夹攻下苟延残喘,发誓变法崛起。秦孝公渠梁广招天下贤能之士,天不亡秦,曾在魏国并不得志的卫鞅(王志飞 饰)辗转来到秦国,并凭借一身才学和对天下局势的清醒认识而得到秦孝公重用。卫鞅在秦国掀起了影响深远且饱受争议的变法,一代强秦由此崛起   本片根据孙皓晖的同名历史小说的第一部改编。

大秦帝国之裂变第一集

陆宝宝摇了摇头。

“已经没了,今天白天都没血了。”

陆奉之温柔一笑:“嗯,那宝宝还疼不疼。”

陆宝宝点了点头。

难受的声:“疼,还要抱抱。”

陆奉之抱起了陆宝宝,直接带着她来了一楼。

此时,陆奉深刚从外面回来。

看着元气大伤的陆宝宝都瘦了些。

手里提着的蛋糕给她。

“给你买的。”

陆宝宝立马开心了。

软萌的声:“奉深,你把阿衍他们喊过来打牌吧,我想玩。”

陆奉深把陆宝宝打量了下。

“确定?”

“是啊是啊,我已经没事了。”

陆奉之温和的声:“你刚才不说还疼吗?”

陆宝宝瞬间缩着身。

难受的声:“疼啊,都疼死了。”

陆奉之清冷的声:“过来”

陆宝宝立马后退了一步。

缩在了沙发角落。

软萌的小声:“大哥哥,你不要这么凶凶哟,宝宝最胆小了。”

陆奉深都不禁笑了。

那个总喜欢挑起他们打架的陆宝宝又是谁?

陆奉之无奈的笑了笑。

温柔的声:“那还要不要玩?”

陆宝宝立马点头。

她都好几天没玩了,不过,要不是陆奉之一直陪着她,她再疼,也没有那毅力待在床上。

陆奉之清冷的眸看着陆宝宝的肚子。

温柔的声:“那肚子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陆宝宝肉嘟嘟的脸蛋上满满的纠结。

粉唇嘟着吐出了几个字。

“不疼了。”

陆奉之揉了揉陆宝宝的脑袋。

温柔的声:“宝宝,我会担心你,所以在你难受的事情上,不要说谎,我无法判断你到底是疼还是不疼。”

陆宝宝点了点头。

直接往陆奉之的怀里扑去。

那双圆溜溜漆黑的杏眸里都是害怕。

“大哥哥,那下个月宝宝该怎么办?宝宝不想再经历了,太难受了。”

陆奉之温柔的声:“赫连苏那里出了一套食谱,给了兰姨,以后你快来例假前,兰姨都会弄给你吃,还有,要注意保暖,不能少穿衣服,就会慢慢好起来,不那么疼。”

陆宝宝听到陆奉之早就给她打算好了,开心极了。

紧紧的抱着了陆奉之。

软萌的撒娇声:“大哥哥,那你教我打牌,我要大杀四方,把他们的钱全部赢过来。”

陆奉之温柔一笑:“我要去一趟老宅,你和他们玩玩。”

陆宝宝瞬间顿了下。

大大的杏眸看着陆奉之,纠结的声:“必须去吗?我不太想你去。”

陆老爷子和陆老太太可不是好惹的。

“嗯,有事过去下。”

听到,不能不去。

陆宝宝还是点了点头。

放开了陆奉之。

陆奉之看着陆奉深。

“好好照顾她。”

“嗯,哥,你去吧。”

陆奉深也大概知道为什么陆奉之去。

陆奉之离开了。

陆宝宝肉嘟嘟的脸蛋上神色都垮了。

圆溜溜的杏眸看着陆奉深。

软萌的声:“奉深,我们跟着去好不好。”

陆奉深温和的声:“不行,哥他有事处理,他会处理好的。”

“可是,那两个坏人会欺负大哥哥的。”

陆奉深看着陆宝宝是真的担心陆奉之。

大秦帝国之裂变

大秦帝国之裂变第二集

听着同样的江轩口中说的灭龙家满门的话,众人彻底懵了。

他们都不由地愣愣地看向江轩,如同看到一个疯子。

龙家的大高手就在眼前,他竟然敢说出这样灭人龙家满门的话来,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而且他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人,而人家龙家是江都最古老的世家,但竟然敢说灭了龙家满门?这简直就是疯了!

这一刻,之前还认为江轩是大师的那些富豪们,瞬间就觉得江轩属于脑子有问题了,说出来的话真是可笑至极!

不由自主地,这些富豪们离着江轩又远了一步,生怕江轩带给他们灾祸一样。

风波庭也是骇然变色,急的退回了江轩身边,一扯江轩的衣袖,“大师,不要乱说话。”

“哈哈……好,好,好!”而这时那徐茂成却是怒极反笑,一指江轩,“我今天就把你沉到这燕子湖里,看你还有什么能耐说这样的大话。”

“不要!”

风波庭大惊,又站到了江轩近前,伸双手一拦,“有话好说。”

“风波庭,给我让开,否则被怪我徐茂成翻脸不认人!”徐茂成瞪眼怒吼,已经到了爆发边缘。

而周围他带来的四五十条汉子也已经蠢蠢欲动,只待徐茂成一声令下,就要扑将过来。

“风老四,你太紧张了,怕什么?”这时江轩在风波庭身后闲定地说道,似乎完全不把徐茂成的怒火和周围的这些人当成一回事。

风波庭顿时苦笑,心道这位江大师也太托大了,你虽然有本事,可人徐茂成带着这么多人,你怎么可能会是对手?

众富豪也是无语,就觉得这位江大师已经疯了,装逼装到这种地步,已经是狂妄的没边了,他真以为他自己可以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挡下这么许多人吗?

这是疯了呀!

然而这时,却见江轩一转头,一指徐茂成那些虎视眈眈的手下,淡淡地向他们这些富豪问道:

“你们刚才不都是想有求于我吗?好,现在你们谁站出来替我挡住他们,我日后就会给他一个机会!”

江轩的话音落地,全场寂静,都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江轩。

哦,敢情你刚才说了那么老半天的大话,到头来,真的要出手的时候,却来指望我们这些人了?

难怪你一开始就问我们人手带了多少,原来你一直打的都是这个主意!

这一下,这些富豪彻底把江轩看成了傻子,不但没有一个人向前,反而齐刷刷地带着各自的人向后又退了好几步。

其中更是有人叫嚣了起来:“你疯了吧,还想拉着我们一起上?滚!”

“对,老子们才不上当呢!”

这些人大声叫嚷着,彻底和江轩划开了界线。

“哈哈……”

龙昊和徐茂成看到这里,不由地狂笑起来,他们也觉得江轩这时被逼疯了。

梅冠希也笑了,他似乎看到了江轩的末日。

风波庭也傻了,他呆呆地转身,满目痴呆地看着江轩,他不明白江轩怎么会是这样,难道江大师刚才真的只是在说大话吗?

但他看到的江轩却是一脸淡然从容的江轩,那眼底还有嘴角都带着一丝镇定自若的笑意,全无半分的惧意和怯懦。

见他回头,江轩忽地笑问:“那你呢,风老四?”

顿时,风波庭就再次想到了山坡上江轩对他说的那一句话‘只有这一次的机会’!

不由得,他狠狠地一咬牙,“江大师,我上!”

江轩不语,淡笑地看了看,轻轻地点了点头,而后转向徐茂成,轻笑道:“来吧,不过想到我这来,先得过了风老四这关。”

“哈哈……”

徐茂成笑的益发张狂了,突然猛地笑罢,恶狠狠地盯向风波庭,“风波庭,你真的要帮这小子?”

“是!”

风波庭几乎疯了一样地狂吼了一声,然后一挥手,冲他的手下喝道:“都特么给我过来。”

他那三个手下面面相觑,最终硬着头皮走到了风波庭的身边。

“李彪,你呢?”风波庭又向李彪喝问。

李彪一咬牙,带着手下二个人也走了过来,与风波庭的手下一起挡在了江轩身前。

“一,二,三、四、五、六!”龙昊居然认真地数了起来,然后大声地冲风波庭嘲笑起来,“哈哈,风四爷,你不会就想凭着这六个人挡住徐师和我的这些手下吧?”

随着他的嘲笑,几乎除了江轩和风波庭这边的人都嘲笑了起来,纷纷摇头,这悬殊太大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完全没有任何比头啊,江轩这边必定完败!

“你错了,我们特么是七个人,还有老子,风波庭!”

风波庭已经完全像个疯子了,朝着龙昊狂吼着,冲到了最前面!

龙昊一愣,没想到风波庭也上了,不禁向徐茂成看了一眼。

徐茂成冷笑,低声道:“不伤他风波庭就是了。”

龙昊点头。

徐茂成顿时转向风波庭,冷森森地道:“风波庭,这是你自找的,到时候别怪我龙家!”

“来吧!”风波庭怒吼。

“好……给我上,把那小子给我抓过来!”徐茂成一指江轩,终于令下。

霎时间!

“轰——”

一阵犹如狂雷骤响的脚步声在这大广场中炸开,徐茂成带来的这四五十条汉子,挥舞着刀棒,就像江轩这边冲来。

“啊——”

那些富豪们,一个个吓得跟没了魂的娘们一样,带着他们的手下,疯狂地向四周逃窜,生怕卷入混战误伤了自己。

“给我挡住他们!”

风波庭挥拳大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豪情和胆气,让他彻底热血沸腾。

而李彪他们六个人紧握双拳,骇然地盯着扑来的敌人,心情已经紧张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梅冠希和刘大彪使了个眼色,顿时,刘大彪会意,也混在这些人当中,冲了过去。

而徐茂成没动,他冷冷地盯着江轩,只要江轩起身,他就要纵身而上。

但江轩没有起身,反而悠悠然地端起了茶杯。其神其情,皆是,悠哉悠哉!

大秦帝国之裂变

大秦帝国之裂变第三集

锅里一直在熬着粥,灶里萧长翊塞了足够的柴,还在烧着。

一洗好衣服,萧长翊和安静就进灶房吃早饭。

安静喝着热气腾腾的米粥,身体暖,心更暖。

瞧着对面的萧长翊在给她剥鸡蛋,安静的心这下不光暖了,还甜的不行。

“相公,我不想吃蛋黄,蛋黄噎人。”

“你弄碎拌到粥里吃就不噎了。”

“可那样我感觉粥就变的不好吃了。”

“那你想怎么样?”

“蛋黄给你吃。”说着,安静就笑眯眯的将一个整蛋黄放到了他碗里。

萧长翊却没笑,而是严肃道:“这次我给你吃了,下次你得自己吃。”鸡蛋是养人的,他希望她每天至少吃一个整鸡蛋。

安静也痛快:“嗯,下次我自己吃。”

萧长翊这才微微勾起嘴角。

然后,安静继续喝着热粥,喝着喝着,她就停了下来,又道:“相公,我们需要赚很多钱来支持我们将米铺开下去。”

萧长翊一听,就知道她已经有主意了,就问:“你想怎么赚?”

“我琢磨着酒楼相当赚钱,想开酒楼赚钱,但我又不想管酒楼,所以,我就想着,要不要跟有宝合作开酒楼。”

萧长翊知道安静话还没说完,就没有说什么,继续等着安静将话说完。

安静又喝了一口粥,才继续道:“我们出菜方子和调料方子,其他都他弄,酒楼也他管,最后赚的钱四六分,我们四,他六,你看怎么样?”

“可行。就是这菜方子和调料方子——”

都没等萧长翊将话说完,安静就笑道:“这个你无需担心,虽然不是我的原创,但都是我那个世界的东西,我还是会做不少的。”

“嗯。”

“若是有宝他不愿意跟我们合作,那我们就自己开酒楼,也跟米铺一样,到时候找个掌柜的管。”

萧长翊没有点头应嗯,而是淡淡道:“他会同意的。”

安静瞬间被逗笑了,“也是,一般能赚钱的机会,他都不会错过。”

又喝了一口粥,安静才道:“调料我也不弄别的,就是我那个世界的人常用的十三香,十三香其实是一个习惯叫法,实际是由二十多种成分组成的,其中有的是香料,有的是药材,我以前做菜就经常用那个炖东西,真的很香,等下我写个单子,你到镇上将东西买回来,到时候我们将其磨成粉末混在一起就行了,很简单的。”

“嗯。”

“这里有些成分应该没有,不过也不要紧,反正都是调味用的,少几样也没关系,你只要将能买回来的都买回来,买不回来的就算了。”

“嗯。”

一等安静将单子写好,萧长翊就去了镇上买单子上写的东西。

而安静则在家里写菜方子。

但她也没写很多,就打算写八道,分别是:佛跳墙、白云猪手、四星望月、白斩鸡、腊味合蒸、东坡肉、麻婆豆腐、鱼香肉丝。

等萧长翊从镇山回来,安静菜方子也写好了,然后,两人一起将买回来的香料和药材都磨成粉末。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