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门

重生之门
  • 主演:张译,王俊凯,冯文娟,范诗然,徐悦,尹铸胜,田小洁,江柏萱,兰海蒙,刘岳,曹克难,赵秦,潘粤明,张国强
  • 导演:杨冬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2
反盗拍档入盗贼迷局,抽丝剥茧寻奇案真相。重生之门正在开启,推开重重疑云之门,与盗“艺”较高下;层层剖析旧案,拨云见日窥见光明。

重生之门第一集

江煜忍不住在她的脸蛋上捏了一把;“你还好意思说,你把周管家和陈姐他们也给吓坏了。”

景桐吐了吐舌头:“我一会儿给他们道歉啦……反正婚礼无论如何不能取消,你就听我的嘛……难道你觉得我会拿宝宝开玩笑吗?而且你想啊,我们按时举办婚礼,就相当于宝宝也参加了,不然以后他会怪我们的。”

江煜拧了一下眉:“等我咨询过医生再说。”

“赵医生都说了……”

“我不信任她。”江煜冷冷的说着,“她竟然陪你胡闹,我要给你换个医生。”

“哎……别别别!你这样做,岂不是有损我的威信?你要是不信她,问问别的医生也就罢了,但是我的主治医生不能换。”景桐鼓起了腮帮子,“不然以后还有人肯听我的命令吗?”

江煜只好应了下来。

“你不是说最近嗜睡么?现在已经快九点了,你先睡。明天我再带你去一趟医院。”

“现在不困。”景桐抱住他的胳膊,“你不是没吃晚饭吗?走吧,我陪你去餐厅。你现在应该有胃口了吧?”

景桐这么一说,江煜又想起刚才那几分钟内他的心急如焚,忍不住屈指在她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现在更没胃口!”

“哎呀,你这样对待孕妇合适嘛……”景桐笑嘻嘻的抱怨着,“你不饿我饿,我现在可不止吃一个人的量,还要吃宝宝的,快走快走。”

说着她就要下床。

江煜赶紧拦住她,语气已经多了几分恼火:“别乱动!我抱你去!”

景桐无语的看了他一眼:“难不成接下来八个月我都不走路了?而且我身体好着呢!”

江煜只好收手,任由她下床穿鞋,但是眉心依然拧着,不错眼的盯着她,一旦女人动作稍微大了一些,他就要出声提醒一句“小心!”

景桐被他闹的哭笑不得。

“江煜,你也太夸张了!”她挽住男人的胳膊,“我又不是玻璃做的。”

江煜握紧了她的手,拧着眉,神色依然不曾舒展:“小心点总是好的。”

主要是,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向跳脱,如果当着外人的面,她还知道端一端架子,言行举止都尽量优雅,可是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她就放飞了,都二十几岁的人了,走路还喜欢蹦蹦跳跳。

当然,从前江煜是很喜欢她这样的跳脱性子的,可是现在她是孕妇,从前他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么担心。

景桐哼了一声:“江煜,我们的宝宝怎么可能会那么脆弱。你对你的基因没有信心,我对我的基因可是很有信心的。”

江煜沉着脸,伸手在她的脸蛋上刮了一下:“歪理倒是一套套的。”

话是这么说,他原本紧拧的眉心到底还是舒展了许多。

景桐冲他吐了吐舌头。

夫妻俩人离开卧室,还没走到餐厅,就见管家带着几个佣人站在走廊那边,不知道他们正在谈论什么,个个脸色都很凝重。

见状,景桐难免有些心虚,她轻咳了一声,唤道:“周叔,陈姐。”

重生之门

重生之门第二集

听到李家富是话众人狐疑地看过去。

洪庆元可就不干了,指着李家富的鼻子叫道,“你个老鬼说什么呢?你有能耐,你怎么不想办法?”

看了之前洪庆元娴熟的首发之后,众人也觉得他不是浪得虚名。而且能够让湘王生物研究所都尊敬的蛇类专家,连他都没更好的办法,李家富一个赤脚医生能有什么办法?

在众人的瞩目下李家富来到赵铁柱身边,把一个小瓶子给了赵铁柱。

赵铁柱微微一愣,这瓶子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这不是李碧莲上去在山里下蛊的时候用过的那种瓶子吗?赵铁柱顿时醒悟,原来李碧莲已经炼出了能吸引出黑蝮蛇的蛊!原本他以为李碧莲还要研究几天,没想到会炼制得这么快。

难怪昨天晚上李家富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原来他早就知道李碧莲的蛊炼好了。这老头太坏了,昨天赵铁柱这么问他都不说,非要等到这个时候才拿出来。

“洪专家,看来你这个专家也不过如此,我就有个方法比你那种不负责任的方法好得多。”赵铁柱拿着手里的瓶子对洪庆元晃了晃,言语充满挑衅。

“也不怕牛皮吹破了,我可是蛇类专家。黑蝮蛇生长在山里,生性懒惰,除了食物之外,根本没什么能引他们出来。”

洪庆元非常自信,“而且他们只吃路过它们感知范围内的食物,就算你的诱饵再好,它们也绝不会自己出来的。”

“那我要是把毒蛇引出来了呢?”赵铁柱挑挑眉梢,表情充满挑衅,就好像之前洪庆元挑衅他一样。

“最看不起你们这也农民,正经事不会干,整天就会吹牛。”

身为蛇类专家,对各种蛇类的生活习性都很了解,所以洪庆元断定赵铁柱不会成功,十分嚣张地说道,“你要是能把它们引出来,那我就把他们当面条给吃了!”

听到洪庆元的话,赵铁柱很不厚道地笑了。这可是洪庆元自己说的,怪不得别人。

废话不多说,赵铁柱把瓶盖打开,想要在路中间倒上一点。

“等等!”

洪庆元忽然打断,叫道,“要是你引不出来又该这么说?”

“那你说怎么办?”赵铁柱反问。

“要是引不出来,我要你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三声对不起。而且要跪在我面前,每磕一个头就说一声!”洪庆元咬牙切齿地说着,作为知名人士他走到哪里不是高高在上,今天赵铁柱这么不给他面子,他非要让赵铁柱知道知道厉害。

“洪庆元,你不要太过分了!”陈宇身为湘王生物研究所副所长,对蛇类自然也有很深的研究,他也想不出任何一种药物能够把黑蝮蛇引出来的。所以他很担心赵铁柱。

“陈副所长,这可是赵铁柱要和我赌的,这么能怪我呢!不过既然是你朋友,只要现在他给我赔礼道歉,我可以既往不咎。”洪庆元头抬得跟个大公鸡似的,说得好像自己很宽宏大量一样。

“铁柱,别……”

陈宇刚要劝阻赵铁柱,却被赵铁柱伸手打断。赵铁柱拍了拍陈宇的肩膀,对洪庆元似笑非笑地说道,“道歉?洪专家,有句老话叫光说不练假把式,是骡子是马咱们拉出来溜溜。我就怕,一会这碗‘面’你没本事吃下去。”

“我看你才是只会耍嘴皮子吧!你倒是把黑蝮蛇引出来给我看看,你要是能引出来,我绝对把你引出来的蛇都给吃掉!”洪庆元也是毫不示弱。

赵铁柱不再和洪庆元废话,准备把瓶子里的蛊倒出来。

就在这时李家富却阻止了赵铁柱,从随身携带的袋子里拿出毒蛇都害怕的药粉,在地上画了一个圈,但在圈的一头留了个口子。

赵铁柱立刻会意,把蛊倒在了圆圈的最中间位置。

看赵铁柱做的有模有样,村民们却满心困惑,内心也很矛盾。一边怕蛇被引出来租地的事泡汤,一边又不想赵铁柱磕头出丑。

洪庆元忽然紧张起来,因为赵铁柱煞有其事的样子让他觉得赵铁柱不是在逞能。

大家都屏气凝神地等着,可过了一会四周却没有一点动静,只是闻到一股怪怪的味道,越来越浓烈。

有些人对这种味道很不适,禁不住捂住了鼻子。

然而四周出了一丝丝威风之外,其他一点动静也没用。

“赵铁柱,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还是快点磕头认错吧!”这么久没动静,洪庆元又来了底气,得意地来到赵铁柱身前,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赵铁柱给他磕头认错。

赵铁柱不禁皱眉,他记得上次和李碧莲上山,蛊的作用很快就显现了,这次怎么回事?他不由得看向李家富。

“赵铁柱,男子汉大丈夫愿赌服输,不要再拖延时……”

洪庆元正觉不耐烦,可话说一半,周围庄家地里传来阵阵沙沙声。

众人连忙看过去,只见庄稼剧烈摇晃,好像被大风吹过一般。但是谁都能感觉到,此刻并没有这么大的风。

既然没有风,庄稼怎么会摇晃得这么厉害?

越想越不对,不少人脸色都变了,目不转睛地盯着庄稼地。

“唉呀妈呀!蛇,好多蛇!”

忽然一个村妇惊叫一声吓到了所有人,大家定睛一看,不得了啦,上百条蛇一股脑从庄家地里钻了出来。这些蛇害怕药粉,在药粉画的圈周围转了一会,找到缺口急忙钻了进去,全部停在蛊周围。

“这……这不可能……”洪庆元一下就傻眼了,看着上百条蛇缠绕在一起汇聚到药粉画的圈里,也不顾上脏,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王姨和镇长会心一笑,对赵铁柱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陈宇已经目瞪口呆,这完全超出了他对蛇类的理解范围。

胆小的村民早就吓跑了,留下的人扼腕叹息,因为租地的事没希望了。

见圈里的毒蛇满了,李家富连忙上去用药粉把圈的缺口给堵上。由于毒蛇害怕药粉,被困在里面根本出不来。

赵铁柱来到脸色惨白的洪庆元身边,悠悠然说道,“洪专家,愿赌服输可是你自己说的。”

洪庆元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就他的知识而言,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这碗‘面’量很足,您慢慢享用,吃不完我可以帮你打包。”

赵铁柱不怀好意地笑着。

重生之门

重生之门第三集

陈娇娘死命抓住树藤,她的臂力不怎么样,可是此刻为了活命也只有死死地抓住,树藤十分粗糙,此刻已经将她的手磨破了皮,黏黏的血液覆盖在树藤上,陈娇娘觉得自己的身子在一点点地往下滑。

张忆柔冷冷一笑,“放手吧,你上不去的。”,因为练过几年武,她显得比陈娇娘轻松许多。

“我上不去,你也别想活。”,陈娇娘一咬牙,朝着上面喊,“救命啊!李林琛……救我!”

张忆柔轻哼一声,“这里背对着圣医堂,没人会听见你的呼救,更何况是王爷?”

话落,悬崖上忽然传来一道清冽的声音,“你哪里来的自信?”

两人同时一愣,陈娇娘往上一看,李林琛正低头俯视着她,一时间眼眶酸酸的,她竟觉得有点想哭,“李林琛……”

“王爷,我……”,张忆柔如遭雷击,王爷这时候怎么会醒来?

而李林琛却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满心满眼都是陈娇娘,“娇娘,等我,马上就来救你。”

这样的场景落在张忆柔眼里无比讽刺,呵,不管她如何,他的眼里都只有陈娇娘这个贱人,既然如此,她就是死也要拉着她下地狱!

“陈娇娘,去死吧!”,张忆柔发了狠,一双美眸中划过一抹阴狠,倏地松开了树藤。

没了张忆柔支撑,陈娇娘觉得自己的身子一轻,和张忆柔同时往悬崖下面掉。

“啊!”,她惊恐地看着张忆柔,那一瞬间只觉得头皮都已经发麻,往下掉了一些,忽然有一道力量从腰间传来,陈娇娘回头,李林琛已经拦腰将她抱起。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温柔地笑,“娇娘,我来了。”

李林琛带着陈娇娘踏着峭壁一步步攀上去,而张忆柔却尖叫着跌落了悬崖。

直到稳稳地落在了平地上,陈娇娘都还惊魂未定,她眼前依旧是刚刚张忆柔的眼神。

炽热的,悔恨的,不甘的,她心中对李林琛的爱慕已经让她疯狂,即使是自己死,她也不想他身边有别的女人。

陈娇娘内心有些震撼,她一直以来都对张忆柔所谓的感情嗤之以鼻,此刻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是呆呆地坐在地上。

“娇娘,怎么了?”,李林琛以为她是吓着了,伸手碰了碰她的脸。

陈娇娘转过头,惊魂甫定地看着他,“张忆柔……她死了。”

“这么高掉下去,她必定会死。”

“可是……刚刚她都还在跟我说话,现在她就死了。”

知道她是吓着了,李林琛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娇娘,她起了坏心思,她的死都是自己造成的,跟你没关系。”

他心里也有些后怕,如果再来晚一些,张忆柔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一想到差一点就失去她了,李林琛心跳都有些加速。

“还好,娇娘,还好你没事。”

陈娇娘无力地靠在他怀中,一闭上眼睛面前就是张忆柔瞪大的双眼,也许她到死都还带着期许,她以为李林琛至少会拉她一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