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浪漫3

  • 主演:金素妍,盛骏,南宫珉,王智媛,尹胜雅,朴有焕,朴孝朱,朱相昱
  • 导演:张荣佑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4
由于不幸的人生,曾经单纯善良的申珠妍(金素妍 饰)如今变得自私而又冷漠。所以,当她阔别了十七年的青梅竹马的玩伴朱浣(盛骏 饰)再度见到申珠妍时,几乎不敢相信这个傲慢泼辣的女子是他记忆中一直惦念着的女人。   某日,申珠妍忽然得知从国外归来的朱浣将住进她的家中,尽管提出了强烈的抗议,但现实依旧无法改变。与此同时,申珠妍和男友李正昊刚刚分手没多久,她误以为李正昊移情别恋,因此和曾经的好友吴世玲(王智媛 饰)之间爆发了冲突。随着了解的深入,朱浣看到了申珠妍坚强外壳下的脆弱内心,决心好好的保护她,可就在此时,朱浣发现申珠妍喜欢的其实是姜太润(南宫珉 饰),善良的朱浣决定隐藏自己的感情,帮助他们两人走到一起。

需要浪漫3第一集

厉景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见池颜抱着手机躺在床上,笑得格外灿烂。

他随意的擦了下头发,掀开被子躺到女孩身旁,将她拥入怀里。

薄唇贴着她的耳畔,低低沉沉的开口:“颜儿,什么事这么高兴?”

池颜纤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的跳跃着,一边回答男人,“小五说,萌萌的情敌想看我和萌萌去开房。”

“开房?”男人的眸色蓦地一沉。

“是啊,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最近在假扮萌萌的男朋友啊。”池颜丝毫没有察觉到男人变化的情绪。

厉景琛微眯着漆黑的眼眸,嗓音染上几分危险的气息,“颜儿,你什么时候跟我说过这件事?”

“啊?没有吗?”池颜回头看了男人一眼,嘀咕道:“那我可能是跟二少说的,记成是你了。”

“你误认为景南是我?”厉景琛微微蹙眉,黑眸深处掠过一丝复杂。

这只小狸猫到底在想什么?

池颜这才反应过来,男人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她转过身面对着他,笑容讨好的道:“没有啦,我刚刚跟你开玩笑呢,二少那么丑哪里能跟你比呀?”

听见这句话,厉景琛的脸色才稍稍缓和了些。

池颜见状,连忙接着道:“阿琛,你说你这么帅,这么好看,我是不是也该准备对付一下我的情敌呢?”

厉景琛挑了挑眉,抬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低哑的开口:“颜儿,这个不用担心,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想的是其他事。”

“什么事?”

“我这么帅,你这么美,我们生出来的小孩一定很好看。”

池颜:“……”

又想骗她生孩子么?

如果不是要上大学,她确实可以考虑生个宝宝。

说实话,她也很好奇自己和厉景琛生出来的宝宝颜值有多高。

应该不会正正得负,生出一个小丑娃吧?

见她没说话,厉景琛试探的把手钻进她的衣摆,抚上她光滑的腰。

“颜儿,我们生个孩子吧。”

池颜被他抚得浑身一阵战栗,咬了下唇,软声道:“不是说好等我大学毕业再生么?”

“我突然觉得等不了那么久了,等你大学毕业还要四年,如果我们现在要一个,四年后小孩都可以打酱油了。”厉景琛吻着女孩的耳垂,嗓音透着蛊惑人心的味道。

池颜瑟缩着脖子,支支吾吾道:“我们家不用打酱油……”

“颜儿,你听话,嗯?”厉景琛沙哑的说完这句话,一个翻身将女孩压在身下,薄唇强势的封住女孩的唇,缠绵的亲吻着。

卧室的温度瞬间上升,气氛变得暧昧极了。

池颜感觉脑海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能任由男人一步步的将自己攻陷。

她的手机没有锁屏,缠绵恩爱的时候不知道被什么按到,发了一串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

顾萌萌等人还在群里聊着天,见池颜聊着聊着突然没了影,艾特了她好几次。

最后看见她发了一条有四十秒长的语音,连忙就给点开了。

然而,听到的内容让她们几个未经情事的女孩都红了脸,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

【更新结束,么么哒~转季节要注意别着凉,蠢乔已经中招了。】

需要浪漫3

需要浪漫3第二集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顺我者昌

“好,等捉住他们,就交给你来处置。”虚无和尚,笑眯眯的望了祭长河一眼,目光回到了叶星辰和血凤身上,眸子里,杀意闪烁。

“多谢虚无前辈……”祭长河脸上一喜,激动道:“日后,我们祭家所有人,定会以虚无前辈,马首是瞻。”

“恩。”

虚无和尚满意的点了点头。

城墙上。

看到‘古族’的强大阵容,哪怕是秦政、血凤这些,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人,都有种心有戚戚的感觉。

“秦政,仙门的人最快要多久,才能赶过来?”血凤转过头,望着身旁的秦政,淡淡的问道。

“三天。”秦政苦笑道。

“嘶!”

听到‘仙门’的人,最快也要三天才能赶到漓阳城,血凤也是一脸的烦躁,他们万妖山距离这里更远,消息刚传回去,就算自己父亲带人,日夜兼程也需要五、六天时间,才能赶过来。

就凭漓阳城的这点人,别说三天时间,一旦古族动手,他们估计连三个时辰都撑不下去。

整个漓阳城,就会被屠宰得一个都不剩。

一时之间,整个漓阳城的气氛,都降到了谷底,就连那几个六品、七品宗门的弟子,都是一脸的绝望,瞳孔空洞的望着,漓阳城外面,那遮天蔽日的古族大军。

“呼……三天么?”

叶星辰将心神,从‘阵盘’上面收了回来,已经被青铜琉璃盏修复如初的阵盘,被他暗中炼化之后,他发现,阵道方面的东西,虽然复杂无比,但要操控一个阵盘,倒也不难。

只是需要大量的星空碎石。

“固守三天,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叶星辰开口道。

唰!

听到他有办法,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了过去,就连血凤和秦政,也是眼神灼灼的望着他,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子,你有什么办法?”

“嘿……龙溪王该不会,让我们假意归顺那些古族,等待仙门的援兵过来,再反戈一击吧!”同样站在城墙上的七皇子秦拓,冷笑道。

听完秦拓的话,不少人的眉头都紧皱起来。

啪!

而站在叶星辰旁边的血凤,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一头星王凶兽的力量,岂是秦拓这种刚刚才迈进星师境不久的武者,能够抗衡的?

噗通!

看到秦拓,被血凤一巴掌抽飞出去,秦政皱了皱眉头,倒也没有节外生枝,而是望着叶星辰,道:“龙溪王,你有何办法?”

“阵盘。”

叶星辰沉吟了片刻,道:“我在烛龙商会得到的那个阵盘,若是布置出来,应该能挡住那些古族,不过,需要大量的星空碎石。”

“嘶!”

听完叶星辰的话,血凤脸上的神情也是一僵,错愕,道:“小子,拍卖会那个阵盘还能用?”

“恩。”

叶星辰点了点头,也不解释,直接道:“布置阵法,需要一些时间,必须要拖住他们,要不然……”

“好,你去布置阵法,我来拖住这些古族。”血凤当机立断的道。

“皇宫宝库,里面的星空碎石,我马上让人给你拿来。”秦政说完,转身就吩咐了下去。

叶星辰也不敢耽搁。

否则,一旦让古族杀进来,就算他手里,有‘阵盘’这样的大杀器,也无济于事了。

到时候,不光是城墙上面那些人,还有他爷爷,羽化门的一众弟子,都会惨死在城外那些古族的手里。

“你们几个,来帮我。”叶星辰随口叫了几个侍卫。

“是,龙溪王。”

哗啦啦!

看到叶星辰,带着十几个侍卫,向漓阳城里面走去,站在城墙上的这些人,一个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你们说,羽化门的那小子,到底靠不靠谱?一个小小的阵盘,真能挡住那么多古族?”一个世家子弟,偷偷望了一眼叶星辰离开的方向,对着身旁的同伴,小声询问道。

“听天由命吧!”站在他身旁的同伴,叹息道。

“……”

“虚无和尚,我跟秦政一起投降,你敢不敢收?”血凤站在最前面,望着下面的虚无和尚,挑衅道。

“哦?”

听到血凤,还有大秦仙国的秦政,也要一起投降的时候,虚无和尚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随即笑道:“本座为何不敢?”

“好……”

看到虚无和尚,没有一口否决自己,血凤也暗中松了口气,赶紧道:“想必你也知道,我是万妖山的少主,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不光是漓阳城的这些人,还有整个万妖山,都可以一起归顺那些古族,怎么样?”

万妖山?

这一次,不光是虚无和尚,就连一旁的那个古族将军,眼皮都是微微一颤,他们古族被镇压了无尽的岁月,势力十不存一。

否则,又岂会看得上,这些皇朝、帝朝的人?

“你说真的?”虚无和尚皱了皱眉头,望着血凤,道。

“废话,本少爷向来说一不二……”

一晃眼。

血凤东拉西扯的就过了半个时辰,默默站在虚无和尚身旁的祭长河,一脸疑惑的望了血凤、秦政几人一眼。

虚无和尚的算计,让人防不胜防,但对于人心的揣摩,比起祭长河,就要差很多了。

“虚无前辈,那血凤好像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而不是真心想要归顺我们古族。”祭长河小心翼翼的道。

“拖延时间?”

虚无和尚微微一怔,冷笑道:“就算让他拖延一时三刻,难不成,他们还能找来厉害的帮手不成?”

“应该不能。”

祭长河认真的想了想,道:“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大宗门,就是仙门了,他们过来起码也得两、三天的时间。”

“爷爷……虚无前辈,那血凤本体是凶兽,向来狡诈,而且,它跟秦政一样诡计多端,我们不可不防,既然它故意在拖延时间,应该有所依仗,不如,我们先将漓阳城拿下,到时候,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可以了。”站在后面的祭月,咬了咬牙小声道。

“好……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虚无和尚似乎很喜欢这句话,满意的望了祭月一眼,对着旁边的古族将军,道:“古将军,还是直接动手吧!”

……

需要浪漫3

需要浪漫3第三集

胡秀儿瞥了符灵一眼,对玄武说道:“我可承受不起她的谢,我们快吃饭吧。”

符灵一皱眉,她倒是不介意胡秀儿对她的态度,她是从胡秀儿看玄武的眼神中见识到了什么叫“魅”,符灵心说:难怪管狐狸精叫“狐魅子”,这眼神没有点定力的真容易站不稳。

玄武一拍符灵的肩膀,“吃饭吧。”

符灵心中正盘算着,这狐狸精是绝对不能久留,却不想胡秀儿讪笑着对她说道:“你的那点小心思,我都能看出来。”

符灵看着胡秀儿眨了眨眼睛,“大姐,你还会读心术啊?”

胡秀儿不屑地说道:“有一点阅历的人都可以看出你的心思,所以你就不用装了,我看着都替你累得慌。”

胡秀儿转头对玄武说道:“我不想让你难堪,可我们是朋友,有些话我不得不说,这丫头你需要好好教育一下了,她就这本事,还想跟我动手呐。”

胡秀儿见玄武脸色一变,继续说道:“她年纪小,我是不会跟她计较的,但是她这性格你若是不加以管教,早晚是会吃亏的。”

玄武拿起筷子,淡淡地说道:“我知道。”

符灵刚想反驳胡秀儿,玄武却给她夹了一块排骨放到碗里,“吃饭吧。”

符灵看了一眼玄武,拿起筷子,带着一肚子怨气咬了一口排骨,那劲头仿佛咬的是胡秀儿的骨头。

胡秀儿一笑,对玄武说道:“这汤清淡,你尝尝。”

胡秀儿那温柔可人的劲头,差点让符灵把昨天的隔夜饭吐出来。

符灵拍拍胸口,让自己平稳一些,抬头对胡秀儿说道:“大姐,你要是不想让我吃饭,明说,不用这么恶心我。”

胡秀儿笑了起来,“你就这点道行,还想跟我斗。”

玄武一皱眉,胡秀儿见玄武皱眉,乖巧地对玄武说道:“你别生气,我们不闹了。”

这顿饭玄武实在是吃不下去,可他不想伤胡秀儿的好心,更不想让符灵饿着,只能勉强自己坐着吃吧。

胡秀儿倒是说到做到,不再说话,开始低头吃饭。

符灵气都气饱了,也不想吃了,可她清楚,她如果现在离开玄武会很难堪,所以她也只能忍着了。符灵倒也不在乎胡秀儿看出她的心思,安慰自己先让着她,等明天再跟这狐狸精一块算账。

胡秀儿吃得倒是挺开心的,不时帮玄武盛些汤,夹个菜,倒是不再说话。

玄武了解自家符灵没说过胡秀儿,心里一定是气坏了,见她不肯夹菜,只好帮符灵夹她爱吃的排骨和红烧牛肉。

这顿晚饭是胡秀儿给玄武夹菜,玄武给符灵夹菜,虽然胡秀儿心里不是滋味,可脸上却一点看不出来,她的演技自然比符灵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符灵吃了几块红烧牛肉之后,对玄武说道:“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吧。”符灵说完,站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玄武做为主人,自然不能扔下胡秀儿一个人吃饭,他对胡秀儿说道:“符灵喜欢吃零食,晚饭吃的一向不多,你再吃多些。”

胡秀儿面带微笑,“你放宽心,我是不会拘束的。倒是你需要多吃些,这鸡汤我炖了很久,又去了油,你再喝一些吧。”

胡秀儿是个会看眼色的人,她见玄武不想再吃之后,笑着说道:“我吃好了。”

玄武起身想要收拾餐桌,胡秀儿马上说道:“这些活儿哪是男人做的,还是我来吧。”

符灵在房间里听着胡秀儿对玄武的轻声慢语,恨得咬了一口自己的枕头,暗骂:这个死狐魅子,当年怎么没一把火把她也烧了。

玄武对胡秀儿说道:“你是客,你来做晚饭已经很过意不去了,怎么好再让你收拾碗筷。”

胡秀儿脸一红,“你怎么跟我还这么见外。”

“我们家平时也是我洗碗做饭的,你忙了很久了,去休息一会吧。”玄武说着,拿起用过的碗筷进了厨房。

胡秀儿看着玄武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玄武洗过碗筷之后走出厨房,见胡秀儿呆坐在沙发上,只好走过去对胡秀儿说道:“天有些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胡秀儿抬头看着玄武,“你明明知道玄诚今晚会来找你的麻烦怎么还提送我回去。”

“我和玄诚之间毕竟是家事。”

胡秀儿一挑眉,“我是外人是吗?”

“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我不想你参与到我的家事之中,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胡秀儿苦笑了一下,“我不方便参加,那符灵呐?她是你的家人是吧。”

玄武看着胡秀儿,“是,我一直当她是亲人。”

房间里的符灵,心情瞬间美丽了,她压抑了一下午,现在终于找到扬眉吐气的感觉了。符灵一脸嘚瑟地坐起身,思索着要不要出去给玄武捧个场,顺便踩胡秀儿两脚解解气。

胡秀儿眼神哀怨,楚楚可怜地说道:“我的命是你当年救下的,所以你如何待我,我都无怨。如果你平安无事,你让我走,我自然离开,可现在是你的同族要为难你,你的朋友帮不上你,这时候你让我走,我怎么能走?!”

“我的家事有些复杂,我不想连累你。”

“我们若是朋友,何谈连累。”

玄武无语了,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拒绝胡秀儿的好意。

符灵坐在床上,咬着嘴唇,心说:这死狐魅子改变套路了,不来硬的,来软的了,玄武脸皮薄,还真受不了她这套。

符灵起身想去给玄武解围,可走了两步,她又停住了,符灵可不像玄武那么爱面子,她很现实,她十分清楚如果玄诚带人来找麻烦,就凭她和玄武现在的身体,他们虽然不会被玄诚的手下打死,但会被打得很难看。

符灵拉开门走出房间,对胡秀儿说道:“秀儿姐姐果然是大人大量,既然你已经把话跟玄武说开了,那我也不跟你虚客套了。”

符灵转头对玄武说:“秀儿姐姐对你一片赤诚之心,你又何必辜负了她的好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