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我的海

喜欢我的海
  • 主演:高太燮,韩基灿
  • 导演:未知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22
“Ocean Likes Me” is a healing BL romance drama about a young entrepreneur who runs a store with the dream of starting a business and a failed musician who returns to his hometown.

喜欢我的海第一集

顾明夜拿了过去,拆开,果然是他昨天见过的腕表。

女人清浅的声音在卧室淡淡响起,不咸不淡的,平静得很“我这个没有顾北晴的贵,你要是不想戴就放着吧!”

“没有。”男人低声应了一句,他淡笑着把表递到她面前,嗓音低沉“帮我戴上,嗯?”

萧清欢盯着他的手大约看了两秒,然后拿过轻松的就帮他戴在了手腕了。

简约又大方的设计,配在男人的手上更显得矜贵清冷。

她看着他手中戴着她买的表,忍不住弯了弯唇角,声音都染上了一抹小得意“我果然有眼光。”

“过来。”男人张开手臂,颈间的衬衫被解开了一颗,露出了漂亮的锁骨,男人眉宇间都染上了柔和,语气粘稠“让我抱抱。”

她没有矜持,扑到了男人怀中。

过了一会儿,脖子一凉。

萧清欢看着男人手正好放开,她的白皙又漂亮的颈间戴着一条项链。

同样是简单明朗的设计,形状是一滴眼泪。

链条更是用特别的银质打造。

红色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熠熠光彩。

“喜欢吗?”

他盯着她的的锁骨,红色衬得她肌肤更白了,男人眸色暗了暗。

萧清欢抬手摸了摸,过了一会,娇软清淡的声音淡淡响起“这是Onlylove?”

“嗯。”顾明夜低低的应了一声的,淡笑的盯着她,“欢欢,原来你平时也关注我的?嗯?”

“你想多了。”

男人低声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脸蛋,轻笑“那你怎么知道项链的名字?”

“在电视上看到的。”萧清欢张开手抱住了他的腰。

过了一会儿她才继续开口“顾明夜你陪我躺会,等睡醒了再去君衍那里。”

“好。”

没有任何se,情的事情,顾明夜抱着萧清欢忽然感觉到了心中无限的满足。

温香软玉,让顾明夜好久才闭上了眼睛。

-

等到两人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君衍的电话打了过来,适当的吵醒了两人。

萧清欢还有些懵,搞不清楚状况。

顾明夜看着她低声问了一句“要不我们不去了?嗯?”

“不用,我睡饱了。”萧清欢在男人的胸膛蹭了蹭“换身衣服出门吧。”

“好。”

……

位置是安南卿订的,在华灯初上。

两人到的时候包厢也就只有七个人,除去安南卿,唐逸,君衍和展酒酒还有三个男人是上次在海边见过的。

都是挺熟的人,也不用介绍。

“顾少这是今天老了一岁真把自己当休龄老人了?”君衍抬眸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语气嘲讽。

顾明夜看着桌上满满的酒瓶,都是没有打开的,他低声笑了笑,看来是逃不过了。

安南卿让服务员来开酒,首先倒了一杯给顾明夜,懒着音调“顾哥,恭祝你又老了一岁,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其他人闻言笑了笑,君衍眯了眯眸子啊,勾着唇,淡声开口“这话说得好。”

顾明夜闻言踢了安南卿一脚,但是倒也真接过他手中的酒,喝得一干二净。

喜欢我的海

喜欢我的海第二集

不会又这么巧吧?

参加茶话会,和柳如诗在一个酒店遇见;出来上洗手间,又在一个客房撞到?

萧柠想说既然柳如诗占了这个房间,那她换一间也就算了,这酒店再客满,也不可能只有一间空客房吧。

可,还没等她转身。

柳如诗已经眼尖地看见了她,柔声道:“柠柠姑娘?你是来找夜渊的么?”

萧柠脚步一顿!

柳如诗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叫来找白夜渊?

她只是来上洗手间而已。

等等,白夜渊在这个房间里吗?

萧柠猛然间反应过来,脸色都变了。

看着萧柠脸色的变化,柳如诗把门彻底打开,优雅地做出邀请萧柠的动作,脸上还携着一抹歉意:“真不好意思,柠柠姑娘,夜渊他在浴室洗澡……要不你进来等一下?”

萧柠心头咯噔一下,心跳都随之加速到难以承受的频率,同时,脚步却如灌了铅一般迟缓地,向前迈了一步:“他怎么了?”

萧柠是强自镇定,才没有转身离去,而是问出了这句话。

“白夜渊在浴室洗澡”这个梗,她不是没有听过。

几个月前,白夜渊在意大利出差,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有个意大利女人就故意让她听到白夜渊洗澡的声音,甚至还制造了假装和白夜渊拥吻、做那种事的声音。

她当时就差点误会了他!

幸好事后证明,那是别的女人设下的圈套。

所以这一次,她不想那么轻易地相信柳如诗的鬼话,她要眼见为实。

此时,柳如诗脸上浮起一丝为难,小声道:“柠柠姑娘……夜渊他……”

她欲言又止,眼神却扫过室内的地毯。

萧柠顺着柳如诗的眼神看过去,只见房间米白色的地毯上,散落着男人的皮鞋、外套、领带和手表……

根本不用再看第二眼,萧柠知道,那是白夜渊的皮鞋、外套、领带和手表!

她太熟悉不过了!

萧柠的指尖,微微颤抖了起来。

白夜渊真的在里面。

此刻,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格外刺耳!

柳如诗左手抚了抚鬓角又放下,右手自然而然地,轻轻搭上左手,缓缓转动着手腕上的黑珍珠手串:“柠柠姑娘,你别误会,夜渊他只是洗澡,没事的……”

随着黑珍珠的缓慢转动,萧柠眼神迷朦了一下。

她这才注意到,柳如诗身上,披着的是一件浴袍,酒店标准的浴袍!

一男一女在酒店房间洗澡,没事?

她踉跄了一下。

那种意志力渐渐不受控制的感觉又来了。

脑海里似乎有个声音在控诉:白夜渊真不是个东西!他背着你和柳如诗乱搞,他根本就是旧情复燃,不把你当回事,他和柳如诗才是一对!

这个声音似乎要从她脑海里钻出来,让她差点就喊出了口。

最后是紧紧抿着唇,她才没有说话。

柳如诗见状,继续轻声道:“柠柠姑娘,或者你留下来等等?我去浴室看看夜渊他有没有洗好?”

萧柠咬着唇,咬破了皮,口腔中蔓延起一抹淡淡的血腥味儿,整个人才渐渐清醒了过来。

她冷冷道——

喜欢我的海

喜欢我的海第三集

第142章小深深,你这胸肌长得不错嘛!

霍言深顿时呼吸不稳,全身肌肉猛然僵住。

他没转身,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感受着。

然后,他感觉到那双手在慢慢地伸手往上摸。

摸了一把,让他痒痒的,似乎她还嫌不够,于是,伸手捏了捏。

可是,或许因为摸到的是肌肉,捏不动,她懊恼,热气喷在他的后背。

于是,似乎有什么阀门瞬间开启,再也止不住任何收势!

霍言深将身上的小手抓下来,然后一下子转身,直接将身后的贺梓凝抱起,放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她长发披散,若海藻一般散落在大红的床单上。

因为只穿了一身浅蓝色的比基尼,所以,大片白色的肌肤就那么暴露在了他的视线里,刺眼得诱人。

喝过酒,她的脸颊绯红,双唇晶莹,一双平日里澄澈透亮的眼睛弥漫着水气,看他的眼神勾魂摄魄。

霍言深根本不可能忍得住,再也忘了所谓的什么准备的节目,俯身就开始疯狂地吻贺梓凝。

她没有像平日里那么羞怯地躲闪,而是主动伸手勾他的脖颈。

他吻她,她就好像一个妖精一般缠在他的身上,因此,他的大脑一片轰鸣,觉得鼻腔深处有些发热,一摸,竟然流鼻血了……

霍言深仰起头吸了吸,感觉好了些,然后继续俯身去吻贺梓凝。

她轻轻地哼着,柔.软的手在他的身上点火,让他再也无法克制,也不管她有没有准备好,便将她身上的障碍也都剥掉,深深地沉了进去。

她叫了一声,在他俯冲的时候,咬了一口他锁骨处的皮肤。

他不觉得疼,却觉得疯狂的刺激,于是,搂着她的腰,更加卖力了。

床上的纱幔摇曳,霍言深只觉得今天的贺梓凝柔.软如水,又妖娆似妖,让他几乎差点很快就缴枪投降。

他生生忍住,暂时没动,喘着气看她:“凝凝,你真是老天派来收拾我的小妖精!”

贺梓凝听了他的话,勾唇一笑,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点向霍言深的胸膛,咯咯地笑着:“好啊,那我给你来个定身法!”

她这么一戳,他感觉到无数电流疯狂乱窜,最后汇聚到了小腹,然后——

他竟然不争气地释放了!

霍言深抓狂,他实在是太丢脸了!他气息不稳地出来,一把将贺梓凝抱起,又爱又恨道:“宝宝,我们去跑温泉!”

她在他怀里撒娇:“我没力气,你帮我穿衣服!”

他何时见过她这般样子?一时间,觉得鼻子又开始发热。

生怕自己再流鼻血,霍言深将贺梓凝放在床上,他走到一边连喝了一大杯水,这才回来,忍着狂奔的荷尔蒙将她的衣服穿好,又穿好了自己的,这才松了口气。

做完了这些,她便已然主动爬到了他的怀里,让他抱:“你说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出门都不用带腿的……”

“嗯嗯,我家宝宝不用带腿!”霍言深哄着,拿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现在准备,还有多少分钟能好?”

“霍总,大约需要15分钟。”电话那头道。

“嗯。”霍言深挂了电话,将贺梓凝抱到了沙发上,打开手机,开始刷微博。

果然,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他们大婚的图片,而且,几乎满满都是祝福。

可是,他想到贺梓凝忙了一天,还没来得及发微博,于是,摇了摇怀里的人儿:“凝凝,来,登录你的微博,发一条我们的合影!”

“哦。”贺梓凝懒洋洋地抬起手,从霍言深手里接过她的手机,发了最简单直接的几个字:“今天,我们结婚啦!”

合影么?

她拿起手机,点了自拍,靠在霍言深的肩头,拍了一张。

正要发上去,手机就被霍言深抢去了。

他无奈地看着她:“宝宝,你把我们这样的照片发上去,明天醒来会后悔的!”

贺梓凝迷糊地抬眼,便见着霍言深将照片裁切了一下,脖子以下都被裁掉了。

他这才将照片发了上去,低头吻了吻怀里的小娇.妻:“新婚快乐,凝凝!”

微博一发上去,很快,评论转发和点赞就开始疯涨。

霍言深看到一楼的评论写着:“好甜蜜哦,一看就是嫁给爱情的模样!”

他再仔细看照片,两人的表情说不出得和谐,能够看到一种温情萦绕其中,隔着屏幕都能被感染。

而此刻,同样看着微博的,还有霍言戈。

中午,他随着大家回了老宅后不久,便一个人出来了。

他回到了之前自己的住处,打开了酒柜。

到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的脚边已经有好多个空酒瓶了。

程叔劝不动他,在一旁无奈地叹气,而那只忠实的坎高犬因为好几天没有见过主人,想念得厉害,即使主人一身酒气,依旧紧紧陪在霍言戈的身旁。

他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合影,眸底都是哀伤的情绪。手机从掌心滑落,他拿着酒杯继续喝。

喝着喝着,他便被手上的创可贴吸引了目光。

那是她给他的,他还记得,他们跳舞的时候,她咋然看到他的伤口,眼底的表情,透着关心。

“小凝——”他轻声地唤了一声,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有一滴酒落在手指上,旁边的坎高犬想要去舔,可是,他却一下子缩过手。

他拂去手上的酒,低头,吻了吻那个创可贴。

此刻,温泉别墅中,霍言深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拿起来看后,便将贺梓凝抱了起来:“宝宝,我们去泡温泉!”

“好啊!”她有些兴奋,话说,她也已经很久没有泡过温泉了。

只是,当贺梓凝被霍言深抱到温泉入口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她的眼底都是喜悦的光:“言深,怎么这么多莲花灯?好漂亮啊!”

霍言深唇角勾了勾:“喜欢吗?”

“好喜欢!”贺梓凝开心,勾住霍言深的脖颈,亲了他一个:“言深,你真棒!”

“叫老公。”霍言深扣着贺梓凝的腰,二人已经到了大约到贺梓凝胸口水位的地方。

她将重心都靠在他的身上,软软绵绵地叫了一声:“老公。”

霍言深喉咙一紧,浑身肌肉绷起,这个小妖精,叫一声‘老公’都能让他把持不住!

“还想听。”他道。

“你是不是耳朵不好啊?”她笑得眉眼弯弯,踮起脚尖,凑在他的耳边,拖长尾音:“老公——”

霍言深瞳孔猛地放大,不过一秒,身体下面已经坚.硬似铁。

贺梓凝被顶了一下,她推了推他,不满:“老公,你把人家顶得不舒服了……”

声音魅惑如妖,霍言深感觉自己被她叫得脑袋一片混沌,浑身血液疯狂奔涌。

而就在他要说话的时候,她却率先开口了,欢呼道:“放灯啦,好美!”

只见漆黑的夜空里,有红色的天灯缓缓升起,一盏一盏,将整个夜空点缀得如梦似幻。

霍言深忍着难受,冲贺梓凝道:“宝宝,想不想许愿?”

贺梓凝点头,一脸期待。

霍言深将她的身子扶正些,然后道:“宝宝,你可以许愿了。”

贺梓凝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喃喃地道:“我希望……”

霍言深见她迷迷糊糊地竟然说出了声,想要提醒,可是见到贺梓凝虔诚的表情,于是又住了口。

只听她道:“我希望爸爸健康,再救出妈妈,然后我和言深、晞哥全家人一起,永远不分开!”

霍言深听到这里,喉结狠狠一滚,在贺梓凝睁开眼睛的瞬间,再也忍不住,扣紧她便深深地吻了下去。

她的氧气被他抽空,于是也很主动地和他抢夺较量,此刻水压让胸肺的压力感增大,给人一种窒息般的感觉,却让身体的某种感觉无限放大。

贺梓凝感觉自己想要更多,她搂紧霍言深,在他将她的身体托起的时候,很自然地就抬起她的双.腿缠上了他的腰。

他狠狠一颤,大手摩挲着她的肌肤,剥掉了她身上的障碍。

他就要进去,她却一把按住了他,眯了眯眼睛,因为被他举高了,所以视线是居高临下看他:“你、乖乖地躺好!”

霍言深眼睛一眯:“嗯?”

贺梓凝被酒精和温泉的热气弄得更加迷糊,只觉得,每次都是她被欺凌,这次,她要厉害一次!

她于是凶巴巴道:“躺好了,我要办了你!”

霍言深一愣,随即兴奋道:“好啊,宝宝,我看你怎么办了我!”

他说着,就好像小学生一样问道:“我怎么躺,你喜欢什么姿势?”

贺梓凝看到旁边有台阶,于是发号施令:“你去那里乖乖坐好!”

霍言深担心贺梓凝自己摔倒,于是将她抱起,他坐好后,将她放在一边等着。

贺梓凝扑过去:“小深深,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霍言深听到她的称呼,忍不住大笑,胸腔振动,满满都是愉悦。

他好像在鄙视她?贺梓凝不满,眯了眯眼睛,凑过去,堵住了霍言深的唇,不让他笑,然后,在他的身上一通乱摸。

“小深深,你这胸肌长得不错嘛!”贺梓凝笑着:“怪不得你说我夜里总是偷偷摸你胸肌!手感真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