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主宰

城市的主宰
  • 主演:乔·博恩瑟,达格玛拉·多敏齐克,特里特·威廉斯,多米尼克·隆巴多兹,德莱尼·威廉姆斯,唐·哈维,加布里埃尔·卡特里斯
  • 导演:雷纳尔多·马库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本剧基于记者Justin Fenton的同名书籍创作,《火线》制片人David Simon和George Pelecanos共同打造。   故事记述了巴尔的摩警察局枪支追踪特别工作组的起起伏伏,以及一个美国城市所遭遇的腐败和道德沦丧,在这个城市里,禁毒和大规模逮捕的政策是以牺牲实际警 察工作为代价的。

城市的主宰第一集

闻言,江北渊薄锐的唇懒洋洋挑了一下。

“行,求你让让我。”

哎呦?

这么好说话呢??

言念清了清嗓子,心想江北渊难得服软,怎么着也得让让的,“放心吧,不会让你输得太难看。”

江北渊淡淡颔首,做了一个手势,“江太太,请。”

平和慵懒的一个动作,被他做出来却莫名带了几分挑逗的意味儿,言念心脏窜跳了一声。

方才他那句江太太,丝丝入扣,声线是要人命的好听。

刚开局,江北渊的红方选择了五九炮,言念进马,想要挺七路堵过来杀江北渊的车。

江北渊不动声色地进车捉炮,言念退炮,目标就是江北渊的车。

“我吃你了!”

她笑着说,眉眼弯弯,清澈动人。

江北渊眸色一暗,低沉声音忽然变得沙哑几分,“吃得下?”

“切,就吃你!”

她前进一步,直接干掉了江北渊的车,喜悦全写在脸上,摊开给他看。

江北渊又不动声色补象,言念继续进军,想要压制江北渊的马。

江北渊走了一个仕五进四的棋来稳固阵营,言念这方,则是车八进八。

这个走法看似凶狠,实则容易中红方的陷阱。

言念全然不明前方险恶,她向来不知防守为何物,只知猛烈进攻就完事了。

于是乎,下一步棋,江北渊马七进六,一下子踩掉了言念中卒。

言念为了自保,只能平车交炮。

这就相当于中了红方的圈套了。

江北渊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红棋,长眉斜飞,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我要进你了。”

话音刚落,直接一步棋杀过去,踩掉了言念的马。

言念一看大事不妙,用力咬着唇,“不许进!”

江北渊笑起来,笑意从唇边蔓延到眼角眉梢,好整以暇地道,“就进你。”

他学着她的调调,声音在夜色中很性感,一边游刃有余地直接炮打过去,言念进车捉炮,以为江北渊会打她的车。

但,对方反其道而行之,竟然是出了仕,让言念直接傻眼了。

喂喂,说好的只会一点儿呢?

现在倒好,整盘棋尘埃落定,就等着江北渊上帅即可。

言念无奈摊开双手,气得笑了,“你把我吃得死死的了,我还怎么下?”

江北渊:“还没吃。”

他话里有话。

言念听不出来。

她有些事儿,有些话,根本听不懂,思维跳得没那么快,毕竟自始至终就只有十八岁那一晚的经历,那个男人是她的启蒙老师,她却连对方的脸都没看到。

“这不都吃得死死的嘛,还说没吃,你明摆着扮猪吃老虎!”

江北渊唇边的笑容扩大。

扮猪吃老虎?

是,他是扮猪吃老虎没错,只是这老虎有点傻乎乎的。

他深邃的眸望进她清澈的眼底,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睛,眼黑和眼白分布匀称,标准的杏核眼,大大的。

他很少见这么清澈的一双眸,翦水秋瞳一般,不惹世俗尘埃。

当初就是这双眼睛最先吸引他,此刻,他难得轻松自如,慵懒之态淋漓尽致,“行,就是把你吃死了,你想怎么办?”

怎么办?

她还能怎么办?

言念急眼了,忽然举起手里的象,不走田字,要直接过河。

“嗯?”

江北渊压根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招,在半空中直接扣住她的手腕。

“你见过谁家的象能过河?”

言念梗了梗脖子,脸不红心不跳,“我家的象,就能过河!”

“不带你这么玩的。”

江北渊倏然觉得欢喜。

这样无赖不讲理的她,像是回到了过去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

会在他背着她去医院的时候,在后面咬他耳朵,一个劲问他家中排行老几,家里几口人啊。

也会在跟他下棋输了之后,说他肯定是使诈了。

城市的主宰

城市的主宰第二集

帝君大人取名字的风格我大概了解,看看他的孩子们,都是从某些颇有意义的词句中摘字。

留灵修兮憺忘归,岁既晏兮孰华予。

我在心里暗暗默念了几遍,还是搞不懂,这些古文学知识我只能专门去查。

但是很多解释都是后人添加的,学术界都有争论,原本的意义已经无人知晓。

不过既然是帝君大人的提示,我们以后就按照这个摘字呗。

“磨磨唧唧的烦不烦,快点走了!我去东面!”计都不耐烦的催促。

是他把沐挽辰叫来的,他们要去结阵。

沐挽辰看了看我,低声道:“这里危险,你还是先回营地去,营地已经用符咒暂时保护起来,你在那里坐镇,省得这些子民心慌四处逃散。”

我点点头:“好……那你们小心点,结了阵就赶紧回来。”

沐挽辰摸了摸我的头,似乎在安抚我。

这种时候话语都变得有些多余,都说言语有力量,可我觉得这种时候说再多话,都不如给我一个拥抱让我安心。

我有些慌了。

不是因为漫天的黑雾和破掉的苍穹。

而是觉得这一切似乎都指向一条道路——打开陵寝。

那条通道深幽黑暗,一路往下如同自己步入死亡,站在陵寝的大门口呼吸都觉得困难,如果是那么多人一起进入……

我感觉更像殉葬。

退无可退,就集体灭亡。

不留下秘密供世人揣摩研究,用一种玉石俱焚的态度来面临外界的步步逼迫。

但是为何又留下了雌蛊这种东西呢?

那微型“蝌蚪”能借助水雾之气化身成庞然大物,又低调的隐藏在宿主的身体里。

宿主也同样是讲究机缘的,如果我没有出现,大概那只小小的“鲲”也不会出现,再往前推——

上一代大尸王收留炼尸人,就此埋下隐患,后来炼尸人的行为越来越大胆,最终惹到了小师娘和师尊大人,而在小师娘有孕在身、又被掳走的情况下,师尊焚毁了山林、破了法门。

之后又是小师娘和师尊把我的名字刻在山崖上,才有了后面的事……

好像世上的事情,一饮一啄都有因果。

夫诸要我打开陵寝,可是话语之间也提过,有手串不会死于法阵……那没有手串的人呢?

那些子民怎么办?

殉葬吗?

我现在一点儿也不好奇陵寝大门后面有什么东西,我只想让沐挽辰平平安安,甚至不想打开法阵。

要不我还是去求林言欢林公子吧?

不管国家怎么安排,只要能让这些人有个容身之处就好,至于以后过得怎样,我没有能力保障……这也好过现在带他们去殉葬吧?

或者……我先带人去看看陵寝后面有什么?

现在手串和玺印都在我身上,除了沐挽辰没人知道。

我正在胡思乱想,想着要不要自己冒险一探究竟,貂儿玄月突然一尾巴扫在我脸上!

“好痛!”打到眼睛了!

这小祖宗干嘛呢!

我捂着脸,伸手去揪它的尾巴,把它拎了起来。

“你干嘛打我!我拔了你的毛哦……”我揉着眼睛凶它。

这小祖宗冲我龇牙咧嘴,凶巴巴的好像在吼我。

“……你不让我自己去陵寝?”

它点了点头,这鬼灵精,居然知道凶我,它虽然跟在我身边,但心里还是向着沐挽辰,现在帮着沐挽辰看住我呢。

“那怎么办,等沐挽辰回来,我和他一起去吧?”我问道。

玄月点点头,继续团着尾巴蹲在我肩膀上。

我站起身来看向远处。

营地的灯火之外,浓重的黑雾就像蠢蠢欲动的妖魔。

焦黑的森林中仿佛有凶兽在窥视,天上倒悬的黑云带着闪动的雷电滚滚而来。

直升机已经避开了这一片雷云,或许不久就会兜过来,指引着搜山的士兵。

那些士兵不知道这里的危险,恐怕会着了道,如果死了人那就麻烦了。

“……叮铃铃……”挂着符咒的风铃突然轻响。

这声音轻柔得如同梦幻。

就像沉闷炽热的夏夜正在昏昏欲睡,突然一阵微风穿堂让人清醒。

我头皮一炸,立刻朝声音来源处看去。

沐挽辰回来了?他脸上怎么带着一个面具啊?莫非巫族施法的时候,就喜欢戴面具遮住自己的容颜,来替天传令?

他站在不远处,吩咐几个警惕的村民巡查,然后朝我走来。

灯火明灭,光影在他身上变幻。

恍惚间我觉得周围的人都不见了,好像舞台上的灯光,只打在他的身上,而他一步步走过来。

走过来……

为什么这么慢?

“别动——”我的脑子好像不受控制,头皮发麻的同时,脱口大喊了一声。

别动。

他身形微微一滞,有些意外的停在了不远处。

“别动!别动!”我心里的恐惧突然铺天盖地。

沐挽辰回来,为什么符咒风铃会响?

我肩上的玄月突然炸毛,尖利的叫声响彻营地。

妇孺们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其他人在各个方向警戒,年轻人守卫巡逻……这样安静的画面突然被打破。

仿佛一个玻璃鱼缸突然被打破,炸裂的玻璃和离开水的鱼凌乱纷纷。

“嘶……还是个挺机灵的丫头……”脑海里突然炸出一个嘶哑的声音。

我已经跑到了营地中间,听到这声音忍不住回头。

火光下,这个高大的身影开始“溶解”,刚才在光影之下看得不是很清晰——这根本就不是踏踏实实的身体!

“老怪物……你怎么进来的!”我哑着声音问道。

白霓飞快的从营地的一角窜过来,身形暴涨,变得像一堵墙一般,将我们都拦在后面。

老怪物的身体化成一团黑雾,中间有一个人形,人形的肚子上有一道缺口,一双布满黑色斑点、枯瘦如爪的大手,从缺口中伸出来。

那双手扒开缺口,中间露出一双血红色如同野兽的瞳孔。

黑雾似乎无穷无尽的散出来,白霓有些不知所措。

“……六合之阵没有封住你?”我不敢相信的问。

“桀桀桀……这条大江奔涌万年,怎么可能被封住?这只蛟,虽然修为深厚,离了水,不足为惧……你们还能逃到哪里去……桀桀桀……”

逃到哪里去?

我回头看了看遥远的山坳——陵寝就在那边。

城市的主宰

城市的主宰第三集

第192章 幕后操作

想着想着,江颜把自己逗乐了。

“哎?你笑什么?对了要不要吃蛋挞,早上刚刚烤出来的哦。”巫小语坐在副驾驶上回头问江颜。

江颜赶紧摇头:“我吃过早饭了,你吃吧。”

开什么玩笑,能坐上这辆车都是天上掉馅饼了,她可不敢觊觎那个小祖宗的早餐。

剧组所在的拍摄场地近在眼前,下车之前一路沉默的夜澜开口对江颜说道:“有事情第一时间联系我,小语拜托你照顾了。”

江颜连连点头:“夜总,您放心吧。”

“我才不需要被照顾呢,我要照顾江颜……”巫小语嘴里嚼着东西,刚走下车就听到夜澜这么说,瞬间不乐意的炸毛。

“好好好,你照顾我,你照顾我行了吧。”江颜接过巫小语的背包,一边敷衍一边拉着人的手腕牵走了。

夜澜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合上了车窗。他能看出江颜对巫小语好并不是想从自己这里索取什么利益。

这样真心待巫小语的人,他自然不会吝啬。

车子低调的离去,谁都不会想到这辆不起眼的路虎里坐着的,正是这正片影视城的真正掌权人。

天色尚早,影视人几乎没有什么人,巫小语和江颜进到片场的时候,也不过就几个剧组人员在收拾场地。

江颜和巫小语出于礼貌都打了声招呼,不过这些人在看清来人时,表情瞬间变成了狗眼看人低的模样。

“都是什么人啊!”巫小语看着那群家伙,愤怒的握起小拳头,要不是江颜拦着,没准还会冲上去挠人家两下。

这次江颜拦着倒不是怕巫小语惹麻烦,而是敌众我寡,她怕这小祖宗反被打。

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坐的地方,气温渐高,江颜在一处凉棚下找到了一个负责人打扮的女人,说道:“请问……能不能麻烦帮我们开一下休息室的门?我们是参加这次真人秀的练习生。”

那女人抬头看了江颜和巫小语一眼,和颜悦色的翻开花名册问道:“可以,说一下名字。”

“江颜,她是我的助理巫小语。”江颜一看有门,赶紧说道。

不过话音刚落,那个女人看两人的眼色就变了。

“不行!休息室的门不能提前开,你们找个地方等着吧。”

“什么?可是您刚才……”

“刚才怎么了?我突然想起来的规定不行吗?外面等着!要是放你们进去丢了东西谁负责?出去出去!”

江颜和巫小语就这么被赶出了凉棚。

“慧姐,她们好歹也是练习生,说不定哪天就成大明星了,您这样不太好吧。”凉棚的另一张桌子上,一个实习生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个被称为慧姐的女人扣着指甲冷笑一声:“大明星?哼!她们俩得罪了不该得罪人,现在星路已经快走到尽头了。你看着吧,这个剧组里,不会只有我针对她们两个人的。好好学着点,什么样的大腿该抱。”

巫小语两人被赶出去没多久,另外一个同班练习生赶到了,这次慧姐一句废话都没多说,带着那个练习生就进了休息室。

这么明显的差别对待让巫小语愤愤不平。

“为什么刚才我们要求开休息室的门不行,她来了就可以开了?”巫小语冲到慧姐面前质问。

“为什么?”刘慧一张化着浓妆的脸呵呵一笑:“因为我刚才心情不好,现在心情好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说着,刘慧一把推开巫小语,大步流星的回到了自己的凉棚下面。

江颜安抚着全身炸毛的巫小语,心中浮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似乎这次的节目录制不会太顺利……

参加录制的人员陆续来齐,剧组逐渐热闹了起来。

最后一个到来的是周若晴,不过周若晴的保姆车里居然还跳下来一个打扮的酷酷的小男生。

周若晴牵着小男孩的手,两人有说有笑,显得异常的亲昵。

练习生中有人认出来这个小男孩的身份,正是此次要一起录节目的小嘉宾,白沐海。

“我的天,咱们还在绞尽脑汁的想怎么哄小孩开心,人家已经直接见到人了。”

“他们俩一看就不是刚认识,肯定很熟悉了,这下和周若晴分到一个组的人可倒霉了。”

就在所有人议论之时,化妆师已经全部就位,开始给所有参赛人员化妆。

周若晴这时招人叫过来一个化妆师,对着她耳语一番后,那个化妆师点头走到了江颜的面前。

“你跟我来。”

江颜不敢耽搁,赶紧跟了过去,巫小语就在一旁看着。

妆容逐渐成型,江颜看着镜子,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这个风格。

怎么形容呢?看着有些娇弱,有些含羞带怯。不过想想自己今天带着假发,穿着裙子,倒是也不算违和。

于是便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喜,把化妆的位置让给了下一个人。

“看到没有,那个就是江颜,一会你别不要调皮捣蛋,把娇弱的小公主弄哭了。”周若晴牵着白沐海的小手,不忘再次洗脑。

小孩子是最容易被诱导的,被周若晴反复说了好几遍,白沐海下巴一扬,哼了一声:“我连靠近都不会靠近她的!”

这时出去放风的巫小语从休息室的门外探出了头。

因为距离太远,再加上人声嘈杂,巫小语只从周若晴的嘴里听到了“江颜”两个字,而那个小男孩好像模模糊糊的在说不会靠近……

虽然完全没明白两人的对话究竟什么意思,但是认定了周若晴不是一个好人,从一个坏蛋的嘴里说出自己朋友的名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巫小语像一只警惕的猫咪,一双圆溜溜的猫眼左晃右晃,开始观察全场的动态。

节目录制很快开始了。

由于人数众多,所有人抽签决定分组。

巫小语坐在一个破旧的小马扎上,祈祷江颜千万不要和周若晴分到一个组里。

江颜从一个纸箱里拿出一张纸条,然后交给了工作人员,因为安排好的规定是答案由工作人员揭晓。

“千万不要和坏蛋一组,千万不要和坏蛋一组!”巫式碎碎念开始。如果在上古时代,巫族的祈祷是相当管用的,不过可惜巫小语身处现代,言灵这种能力明显失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