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有点奇怪

  • 主演:未知
  • 导演:未知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好像有点奇怪第一集

沐挽辰一听到这话,眼刀冷冷的瞟了过去,让刀总愣住了,他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沐挽辰很忌讳别人窥探巫王山城的秘密,他突然抬手,吓得我扑过去双手抱着他的胳膊直摇头。

他蹙眉盯着我,我悄声说道:“别……他不知道那手串是你给我的,也不知道什么巫王山城,不必太紧张。”

沐挽辰放下了手,皱着眉头认真的说道:“殷珞,你还是快些跟我回去……在法门之外太危险了。”

“我都答应你了啊……还要怎么快啊!我哪知道你和云凡师伯在对付什么人……我也不想被牵连进来啊。”

话虽然这么说,可只要与沐挽辰有交集,怎么可能不牵连进来。

老怪物,龙王,一暗一明狼狈为奸,好像要对云凡师伯和沐挽辰不利,我目前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尽量少添乱。

刀总看沐挽辰态度冰冷不好交流,焦急的朝我说道:“殷二小姐,要如何才能让你消气?你说、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没二话!还请你宽宏大量,救我家姐姐一命,她只是气昏了头,才会做出不理智的冒犯行为……”

九师兄气哼哼的说道:“没听到我家姑爷说吗?让她自己登门负荆请罪,我们家虽然不是什么世家巨擘,好歹在圈里也有一席之地,她言辞上有些冒犯,我们不与计较,可是朝我家小师妹举枪,这就有点结仇了……是我家大师兄没在,要是大师兄看到她这么欺负小师妹,这委托我们不做了,你们家准备办白事吧!”

刀总更无奈了,他扶着卢姐,掏出手机来叫人。

一楼还有些亲戚没走,刀总为了息事宁人,没敢说是我们把卢姐弄晕的,只是说赶紧送医院去检查。

一阵忙乱后,我爹将加了秘药的漆叶青粘散喂了下去,把银针起了,将束缚衣物给出去,用柔软的布条将男人暂时捆在床上。

这个男人的生活基本上将道家的修行大忌给占全了,全无一点儿养生的观念,弄成现在这样也是活该。

我家老爹是老学究、医者父母心,总是不计较委托方的冒犯,有时候对病患比病患的家人还用心。

他对刀总说道:“你姐夫这个情况是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结果,没有办法立刻药到病除,必须长期服药,而这个药……我这里没有,你只能找我的女儿殷珞求药。”

刀总看了看我,无奈的说道:“殷二小姐,我们家把你当祖宗供起来行吗?求你大人有大量,宽恕我姐姐的冒犯举动,还有我姐夫的药……你开价,我们绝不二话。”

“一亿一瓶,你还不还价?”我白了他一眼。

刀总硬着头皮说:“如果只是几瓶的话,还是付得起的。”

吓!这么有钱的吗?!

不过我没这么黑心,沐挽辰这么做也只是为了让我消气,刚才看到枪口对着我,我还真是心里猛地缩了一下。

确实有点儿气。

这么对待大夫,还想求医问药?什么态度啊。

我清了清嗓子,端着架子对刀总说道:“既然我……我家姑爷说了,那就让你姐姐登门请罪,不用向我请,向我大师兄请罪就行了,我大师兄宽厚得很,你们若能得到他的宽恕,我就给你姐解药,至于你姐夫的漆叶青粘散……我这么心地善良,当然不会痛宰你们,就一百万一瓶好了。”

这个钱刚好可以用来帮助巫王山城里的人嘛,看他们缺什么就买什么。

“好、好!”刀总叹气,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正想偷笑,突然瞟到一股不太友好的目光。

门边,一个染着绿毛刺猬头、脖子上带着一圈钉子项链的女孩正眯着眼打量着我。

是那个叫阿蓉的叛逆女子,论辈分她应该是刀总的侄女,她应该叫卢姐是大姑、叫刀总是叔叔,看来她也是卢家的人。

此时她嚼着口香糖,冷冷的看着我,一副不屑的目光。

刀总看到她站在门边,忍不住皱眉道:“阿蓉,别添乱,该干嘛干嘛去,这些天家里忙乱,你别惹事。”

阿蓉挑眉道:“我不惹事,我就想不通,这么一个看起来比我还小的丫头片子,能在我家呼来喝去?就算是大夫,也没这么大架子吧?”

“闭嘴,殷家家学渊源,人家就算比你小,也比你有出息,像你整天打扮得人不人鬼不鬼,到处瞎玩,你懂什么?”刀总训斥了一句。

阿蓉心有不忿的哼了一声,目光在我身上瞟过,低声道:“什么家学渊源,有什么了不起,哼……”

她痞里痞气的转身走开,刀总皱眉道:“殷二小姐,你别介意,这丫头从小没人管,叛逆得很。”

“不来惹我我就不介意。”我转身帮着我爹收拾东西。

真不知道我的小师娘慕小乔以前是怎么处理这些关系的,身边有一个不同寻常的男人,怎么才能平衡这个男人的世界、与自己的世界啊?

我偷偷看了一眼身边散发着冰冷气场的沐挽辰,对未来的婚姻生活,心里更加没底了。

》》》

灵山十巫的后裔,基本上就在这条密江流域的法门之中。

可能对于上界的神祇来说,千千年、万万岁没什么不同,早已斩却三尸、清静无为,就算性格各异、神职不同,他们的内心也早已看破人间的纠缠苦楚,变得通透豁达。

可是对于凡人来说,几十年的时间几乎就是一生,要怎么才能在人间的分分合合、天灾人祸中保留血脉与荣耀,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巫从上古时候的贤人隐士、高居庙堂,经过两千年变为了炼丹修仙的方士、各类使用迷幻神术祝祷的女巫,最终引起了皇权的恐慌,遭受大规模灭绝。

此后再两千年,历朝历代的最高统治者都对此十分忌讳,良莠不齐的“巫者”中,灵山十巫的遗族只能躲在了法门之中隐居避世。

沐挽辰会如此忌讳窥探机密者,也可以理解。

这些传闻禁绝于任何正史野史,沐挽辰跟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我觉得像自己世界观都被刷新了。

“那,上古神王巫咸,是你什么人?”我忍不住问道。

——》企鹅群:一群435602338二群625956673,新*浪围脖:见字如面_面

好像有点奇怪

好像有点奇怪第二集

李妮一说完,整个女班的人都吸了口气,还有些看向夜九的女兵都不自觉的有些惋惜。

“李妮还真的是挺不要脸的。谁不知道她的射击是最好的。我听说她家里面啊就是开射击馆的。所以在我们这些人还没有进巡礼哦按基地的时候,这个李妮就是一个玩枪好手了。否则怎么会在我们班上打靶打得那么好!”

“那苏七夕岂不是完蛋了呀。”

另一个女兵有些担心的说着。

除却担心夜九离开。

同时还在遗憾着,这比赛刚开始难道就要走向结束了吗?

李妮站在射击台边上,看着三百米开外靶场上竖立着的一个个的靶子,得意的笑了。

“苏七夕,你现在就算是后悔,也没有机会了。”

她熟练地将枪拿起来,动作相当迅速的组装好,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

周围看着这一幕的看客也不禁摇摇头。

尤其是看见站在枪械面前纹丝不动的夜九的时候,更是一脸的遗憾。

这个苏七夕才进军队一个星期的时间,现在就要比赛打靶,就算身手再好,可是没有摸过枪,恐怕现在站在枪械组装台的时候早就傻眼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而男兵的队里,陆俊看着那边的比赛状况也是一脸的感慨。

“完了完了……”

江行云斜睨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可是陆俊偏偏是一直在摇着头。

董建有些不解。

“陆长官也是在替苏七夕惋惜吗?确实,没有碰过枪的女孩子,就算是胆子再大,身手再好,但是没有基础就是没有基础,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脸上还有些遗憾。

苏七夕上次在参加越野赛的时候给自己留下了很强烈的印象,到现在还记得。

那样厉害,那样天赋高超的女人要是因为现在这一点点的小事情就被赶走,未免也实在是太儿戏了点。

可他没料到的是,陆俊子啊听见他的话之后,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啥?”

伸手指了指场面上的夜九和李妮。

“你说谁没有基础?苏七夕?”

“啊?”

董建也莫名奇妙的看着陆俊。

可是陆俊却是噗嗤一声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那个丫头要是没有枪械的基础的话,那我只能说董建你可以说是枪械白痴了。”

“什么?!”

董建愣了下。

可就在这时候。

“砰”的一声。

枪声响起来。

董建寻声看过去。

“苏七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枪械组装完毕了。

举着枪。

动作看上去随心所欲,但是却标准完美,找不到一丝的漏洞。

那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给董建一种,那个站在视野中的女人并不是一个新手,而是一个有着数年狙击枪的老手。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砰砰砰!”

夜九眯起眼睛,扣动着扳机,几乎是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上的狙击枪,几乎是一弹接着一弹。

动作迅速,连贯,流畅,一气呵成。

而那一排排的活动靶子,也迅速的倒在地上。

整齐划一。

整个动作相当的迅速,而且酷炫!

仿佛整个人不是在进行着紧张刺激的比赛,而是在随心所欲的玩着一场绚烂夺目的杂耍一般。

李妮握着狙击枪的手心忽然间沁出汗来。

刚刚“苏七夕”迅速的组装完一支狙击枪几乎只用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随即便将那一个个的靶子逐一击落。

这样的场景现在还在自己的脑子中,挥之不去。

怎么会!

这明明是一个新手。

怎么会这么的强!

李妮觉得刚刚自己射出去的那一子弹现在倒是像一场笑话一样。

夜九射击完之后就抱着双手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

那目光像是千斤巨石一样压得李妮喘不过气来。

玩枪这么久以来,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紧张感。

手中的扳机怎么也扣不下去。

“一个狙击手最基本的心理素质就是冷静,如果只是因为对手的强大而乱了分寸,那么等待你这个狙击手的只有死亡,现在和我比赛,下场只会是输,但是如果在战场上,那么你一秒钟的犹豫可能就会给自己带来死亡的风险,也会给你整个队伍带来灾难。”

女人冰冷的话响起来。

犹如当头棒喝,将李妮刚刚还混混沌沌的脑子狠狠地敲打了一通。

瞬间冷静下来。

她转头就看见夜九正看着自己。

忽然间。

浮躁的心像是被抚平了一般。

是。

她的目标是当一个狙击手。

如果现在只是因为对手忽然的强大而乱了方寸,以后只会酿成大祸。

而这个苏七夕,现在之所以这么说,说不定也只是想要给自己下个马威,好让自己输的彻底!

她不应该怕的!

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冷静自持的按下了手中的扳机。

“砰砰砰”一连数发子弹射出去。

虽然没有的夜九表现得那么惊艳。

但是那些目标靶子也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了下去。

将护目镜摘下。

李妮没好气道:“苏七夕,你别指望我会给你道谢,我知道你刚刚说的那些话一定是你的小伎俩,你是不是想要给我施加压力好让我方寸大乱,我告诉你,你做这些小动作是没有用的,我刚刚那局我是拼尽全力的。”

她气势汹汹的说着,可是没有想到夜九却是淡淡点头。

“嗯,拼尽全力,那就好,否则我赢了你又要找借口了。”

“你!”

而几乎是同时,统计成绩的训导员已经传了话来。

“比赛结果,李妮,92环!“

听到结果。

周围众人纷纷都扥大了眼睛,而李妮也是得意的扬了扬唇角。

92环。

这个算得上相当完美的结果了。

毕竟是三百米开外的移动活靶。

李妮从触碰射击以来已经有十年的历史了,整个赛场上,除了那些常年扛枪去实战演练的老兵,应该就数李妮的枪法是最好的。

“呵,输给我你不丢人。毕竟在狙击上面,还没有同龄人能够赢我。”

夜九闻声淡淡的笑着,“那真的不好意思,从现在开始,你有了。”

“你什么意思?”

李妮瞪大眼睛,而就在这时候,训导员的声音传了过来。

“苏七夕,一百环!全中!”

好像有点奇怪

好像有点奇怪第三集

听到宋睿这话,贺启荣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抹笑容。

“没想到宋兄弟也是一个情种啊。”

贺启荣打趣道。

“情种算不上,主要是老婆太漂亮,直接把我魂儿都给勾走了。”宋睿笑着回应道,“对了,听说你老婆是奥岛小姐冠军,想来也应该是位绝色美女吧。”

“再漂亮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给老子戴了绿帽子!”

贺启荣脸色阴冷的喝道。

“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她的。”宋睿装模作样的道了一声歉,然后转移话题道,“贺少爷,你跟贺启亨虽然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但好歹也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难道你们就没想过用一种和平的方式平分家产吗?”

“呵呵,这年头,别说兄弟了,就算是父子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也会反目成仇。至于平分财产,更是不可能。我不会同意,老二也不可能同意!”

贺启荣冷笑着说道。

“据我所知,现在贺家大部分资产应该都在你跟贺启亨手里掌握着,你们这么斗下去应该意义不大吧?”

宋睿接着问道。

贺鸿发子嗣众多,就连私生子都有好几个,但在这些子女里面,绝大多数都是不受重视的,唯有贺启荣还有贺启亨这两个正室妻子所生的嫡子最为受宠,目前掌握的财产也最多。

至于其他人,包括贺启君在内所有人加起来掌管的财产可能都还不到两人的三分之一。

“你错了,我们之所以现在争斗的越来越狠,那是因为老头子一直在考验我们两个。这就跟古代皇子夺嫡一样,其他人早就出局了,现在就只剩下我跟老二,我们谁赢了,老头子就会把贺家之主的位置交给谁。”

“而且别看现在很多产业已经分到我们两个人手里,但实际掌控人还是老头子,只要他一句话,就可以剥夺我们现在拥有的一切,所以不管是我还是老二,都绝对不会退让一步。”

贺启荣淡淡的解释道,在提起贺启亨的时候,在他眼眸深处隐隐带着一丝杀意。

“那你有没有想过直接做掉贺启亨,这样你不就成了最后赢家了吗?”

宋睿继续旁敲侧击道,进一步试探着贺启荣。

“你说这我当然想过,但事情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表面上看是我跟老二在斗,但实际上是我们背后的势力在进行博弈。我跟他后面都有很多支持者,我们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利益团体。”

“一旦我对老二下了黑手,那老二背后的人也会对我下黑手,这样一来我们俩都别想安宁,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派人进行暗杀。”

贺启荣早就想弄死贺启亨了,可惜他还不能这么做,不然到时候自己也会遭遇无休无止的暗杀。

听完贺启亨这番话后,宋睿心中对贺家目前的情况也有了一个更加深入的了解。

“那我如果我杀掉了贺启亨,是不是你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

宋睿接着问道。

“理论上是这样,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如果老二死了,他背后的人肯定会认为是我派人动的手,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到我头上。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再从我们其他兄弟姐们中扶持一个傀儡出来,到时候反而对我不利。”

“而且除非你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老二,不然一定会被老二背后的支持者满世界追杀,就算你的实力深不可测,我也不认为你能全身而退。”

贺启荣很清楚杀掉贺启亨的难度,更清楚这么做要面临的后果,所以才迟迟未曾动手。

毕竟牵一发而动全身,事情一旦失控,后果将难以预料!

不等宋睿再次开口,贺启荣的老婆方雨柔回来了。

一眼望去,这方雨柔风情万种,确实极其迷人。

“老公,你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干什么啊?”

方雨柔将手里的包往沙发上一扔问道。

就在这时,她也注意到了屋内的宋睿。

“老公,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方雨柔看了看宋睿问道。

贺启荣没有回答方雨柔的询问,而是脸色阴沉的走到她的身边。

啪!

不等方雨柔弄清楚怎么回事,贺启荣的巴掌就扇到了她的脸上。

因为是含恨而出,所以贺启荣完全没有任何怜香惜玉,这一巴掌极其用力,直接把方雨柔扇倒在地,连嘴角都扇出了血。

“贺启荣,你发什么疯啊!”

莫名其妙被扇了一巴掌,方雨柔那漂亮的脸蛋上也浮现出浓浓怒火。

“我发什么疯?呵呵,你还有脸问我?”

贺启荣嘴角噙着一抹冷笑看着方雨柔道,那阴森的目光让方雨柔内心不禁一颤。

“老公,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雨柔强行按耐住内心的慌乱之后问道。

“说,你是什么时候跟老二勾搭在一起的!”

贺启荣怒声质问道。

“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方雨柔挤出一抹笑容矢口否认,但心中却已经慌乱如麻。

她根本没想到贺启荣竟然会知道这件事。

看着方雨柔那无辜的脸色,如果是以前,贺启荣肯定会以为自己错怪了方雨柔,但这次他可是证据确凿!

“还跟我装呢是吧?睁开的你狗眼给我看看这是什么!”

贺启荣怒吼一声,一把揪住方雨柔的头发,然后把兜里那一个手机掏出来,打开视频放到了方雨柔的面前。

当看到视频力的内容的时候,方雨柔瞬间花容失色。

铁证如山!

她根本无可辩驳!

一想到贺启荣的为人,方雨柔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老公,我错了,我知道我不该背叛你,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

方雨柔直接跪在地上哀求认错。

听到方雨柔承认这一切,贺启荣脸上的表情越发阴森狰狞。

“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老二勾搭在一起的。”

贺启荣咬牙按耐住心中的滔天怒火之后问道。

“大概半年前。”

方雨柔颤声回道,根本不敢再有任何隐瞒。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