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息

  • 主演:托马辛·麦肯齐,茜安·克利福德,莱丝利·曼维尔,詹姆斯·麦卡德尔,杰西卡·布朗·芬德利,伊斯拉·约翰斯顿,伊丽莎·赖
  • 导演:约翰·克劳利
  • 地区:英国
  • 类型:美国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2
本剧改编自Kate Atkinson在2013年获得科斯塔奖的同名小说。   故事讲述Sylvie和Hugh的女儿Ursula Todd,出生在1910年的一个夜晚,可她还没呼吸到第一口空气就去世了。在同一个夜晚,她获得重生并幸存了下来。Ursula发现自己一遍又一遍地在不同环境中生活并死去,然后又重新出生在这个世界上,过上全新的生活。   Ursula在每一段新生活中努力寻找着正确的前进方向。她度过了历史长河中的一段关键时期,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一场与希特勒的邂逅,以及诸多重大的人生事件。但Ursula如此迫切地需要活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完美人生是能拥有的吗?历史的进程能被改变吗?Ursula能拯救世界吗?

生命不息第一集

“呵,不要这么客气,让我觉得很见外,冷鹤舞,如果…..如果我叫你小舞,你会不会介意?”

黑炎瀛叫她小舞,刚刚藏凡也叫她小舞,他可以么?莫名的,他竟然有点期待,在期待中害怕!

妖寿,一定是刚刚两个人之间扮演夫妻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刺激,一定是这样的!绝对不会有其他的意思!绝对就是这样,绝对不可能有其他的意思的!

“汗,就这个问题么?就叫我小舞啊,这样还感觉亲近一点,没有什么多的距离感!那么我也叫你长风好了!”

“…..恩,好!”

长风……长风一般是跟他的关系比较亲密的人叫的呢,从她的嘴巴里面叫出来的感觉,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感觉,触电?是电流流过身体的感觉么?该死的,他今天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对劲!

“长风,这次不管怎样,还真不是一般的要感谢你,知道么?这就是一种……一种好像被关在一个黑暗的屋子里面,就已经快要缺氧,但是突然有人给了你氧气!”

“呵呵,是吗?对你来说,这么重要吗?”

看着她的笑脸,他竟然觉得,自己在法国,以及游走在其他几个国家,为的就是查询她的事情,而所受到的辛苦,好像全部消失了,好像觉得很值得…….

“是啊,很重要,知道么?其实这么多天,虽然没有在黑炎瀛的身边,但是我却一直也都没有离开,一直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我知道他不开心,很不开心!一直都在压抑自己,而这一起都是因为我,有时候真的好想好想为他抚平皱紧的眉头,但是我也知道,自己不能现身,那种感觉真的好痛苦。”

回忆着自己在南宫霖家里面呆着的两个多月,回忆着自己每天呆在那扇窗户边上,傻傻的看着黑炎瀛的屋子的样子,她的心里又是一阵苦涩,黑炎瀛带回来的女人,不止一个…….

“长风,你知道么?我没有别的办法,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只能让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一直等着你回来,也知道,只要你回国了,就一定会到黑炎瀛的身边,所以我没走,一直都没走,就一直在黑炎瀛的附近,等着你,等了你两个多月,我以为你都已经快要忘记你自己给我的承诺!”

“……小舞……”

虽然明明知道,她的眉头是为了黑炎瀛而皱,虽然明明知道,她的不安,是为了黑炎瀛,虽然明明知道,她在焦虑的等着他,只是因为想要在黑炎瀛的面前,澄清自己!

但是听到她说,一直在等着他,一直在努力的等着他的时候,他的心竟然还是控制不住的震颤起来!

“嘘,别说,长风,别说话,也别让我觉得我自己不堪,是不是觉得我很没出息呢?我是一个杀手,曾经是一个身手了得的杀手呢,现在呢…….呵,我早就已经在黑炎瀛的羽翼之下,脱下了太多的伪装,抛弃了自己那一身的利器,我已经变得跟一个平凡的人差不多,我的手……拿起一把刀,竟然都会颤抖!”

生命不息

生命不息第二集

“明白!明白!我,我们马上滚…”

大金链男人被周游这一耳光抽得满脸是血,门牙都飞出来了,差点就晕死过去,但是他却不迭的连连点头。然后从地上爬起来,拽着洪大光和其他几名手下,互相搀扶着钻上了那辆奥迪车里头。

“慢着!你告诉我,龙天照这家伙住在哪里?”

周游突然叫住了大金链男人。

“龙少他…他一向居无定处…”大金链男人犹豫起来。

“少跟我来这一套!想安全离开的,必须告诉我他住在哪里!”周游才不信他那一套解释。

“他…他一般住在华强路的荣宝华会所里…”大金链男人只好招供了。

“荣宝华会所!我知道了…”

周游记住了这个地方,然后冲大金链男人说了一句:“你们可以滚了!若是下次再敢惹我,那就没那么好的下场了!”

“不敢!不敢了!”

大金链男人忙点点头,忙上车把门拉上,然后他通过后视镜看了看周游,眼睛里闪烁过一抹怨毒的神色,然后他便带着一众手下,驾着车灰溜溜的离开了…

等这一伙人离开以后,周游也搀扶着苏若云,返回了屋子里头。

说真的,周游之所以放过那伙人,并非是胆小怕事,而是想通过他们,知道龙天照的下落,然后再找上门去跟他算帐。

然后就是这周游听楚伊红说过,这“风云会”的风九爷是她父亲的故交,在她被雷破军追杀时,曾经暗中给过她不少帮助,甚至那处栖身的山庄,也是风九爷给提供的。

因此看在楚伊红这层关系上,周游才没对大金链男人那伙人下死手,还放了他们一马。

而且这一次,苏若云也还算安然无事,否则以周游的脾性,非弄死他们不可…

进屋之后,周游扶着苏若云到了卧室的床上。

因为之前逃跑时摔倒过的关系,苏若云的右脚脚踝,已经一片红肿,虽然有周游搀扶着,但是她依然疼得直皱眉头。

“若云姐,你的脚怎么样了?”周游忙关心的问她道。

“我的脚踝好疼啊!好像…都有些动不了了。”苏若云疼得额头上直冒汗!

“让我看看吧…”

周游感到一阵心疼,他忙低下头,果然看到苏若云右脚脚踝位置的一侧,有一处明显的暗黑色淤伤。

于是周游轻轻的伸手在那位置按了一下,结果苏若云便疼得叫了起来:“哎哟,好疼啊…”

周游这才发现,苏若云的脚踝不但扭伤了,而且还影响到了筋骨,伤势还蛮严重的,难怪她那么疼。

“额…若云姐,我再帮你看看,你忍着点。”

周游说着,然后又伸出右手,揉了一下那个受伤的位置,并运起几分力气,往上面按了按,问苏若云道:“疼吗?”

苏若云蹙了蹙秀眉,点点头道:“很疼…不过疼些我还忍得住,我,我就怕留下什么疤痕,那就不好看了。”

原来她最担心的是留下疤痕,这也是每个爱美的女人都有的心理。

这时周游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往伤处中间位置一按,那是一片巴掌大的淤伤,明显比较重,肌肤的颜色都有些发紫了!

“哎呀!好疼啊…”苏若云痛得叫了一声。

“若云姐啊,应该就是这个位置,受损最为严重,已经积住了不少淤血,导致血液流通至此受阻!所以你才会觉得那么疼。”周游下结论道。

“哦…那你能帮我治好吗?”苏若云皱着秀眉问他道。

“这种伤势不难治,用“推宫过血”的方法就可以治好了!”周游对她说道。

“唔?“推宫过血”是什么呢?”苏若云立即好奇问他道。

“哦,这是通过一种穴位推拿技法,可以化掉里面的淤血,然后修复受损的组织!”

周游解释了一下,然后又说道:“若云姐,我现在就帮你治吧,不过会有些疼,你要忍着点,尽量放松些。”

“嗯…那好吧!”苏若云点了点头。

于是周游催起一道暗劲至右手手指上,食指和中指并拢,按在了苏若云那淤伤的位置,顺时针慢慢地按揉着。

“哎呀…疼…”苏若云轻叫一声。

“若云姐你忍着点,很快就没那么疼了!”

周游对她说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并没停下来。

很快,在周游的动作下,苏若云便感觉到自己伤处的疼痛感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热的覆盖。

“噢…轻点…嗯…对,就是这样…”苏若云放松下来。

周游又将一道丹田真气催运至了右掌上,先是在淤伤的部位揉着,慢慢地揉着,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并缓缓将真气透过掌心传至苏若云受伤的位置上。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苏若云便感觉到,有一道十分温暖舒服的热流窜入了伤疼的位置上,并在那里迅速蔓延开来,那原本疼痛酸麻的感觉,竟随着那一道热流的蔓延而迅速消失掉了。

“唔…蛮热的,好舒服哦…”

苏若云忍不住轻吟一声。

听到她的声音,周游忍不住心神一荡,情不自禁般手上一紧,这突如其来的一紧,令苏若云的伤处一阵疼痛。

“啊,疼啊!你轻点嘛…”苏若云又疼得叫了起来。

周游这才发现自己脑子里开了小差,忙停下动作。

“呃…你,你怎么停下来了?”苏若云忙问他道。

“哦,那我没事,继续吧!”

周游稳了稳心神,继续动作起来。

他的手先是在苏若云“肩井”穴位置揉了几分钟,然后移至了“云门”穴和“中府”穴位置上。

这两处穴位,彼此间的距离很近,其中云门穴位于胸前壁外上方,肩胛骨喙突上方,锁骨下窝凹陷处,按摩云门穴有清肺除烦,止咳平喘,通利关节的作用。

而中府穴则位于锁骨外侧端下缘的三角窝中心,中指中焦,府是聚的意思。手太阴肺经之脉起于中焦,此穴为中气所聚,又为肺之募穴,藏气结聚之处。

在这两个穴位下指,便能够取得活血化淤,疏通经络,修复伤口的奇效。

生命不息

生命不息第三集

亮了不久的烛光突然灭掉了,屋子里面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重新又变得静悄悄,只是黑暗中却有几双疑惑的眼睛,不解地盯着那张钟的院子,刚刚眼瞅着进去一个大

活人,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出来呢?难道是在这里住下了?正在几个人胡乱猜测的功夫,院子的门却是无声地被推了开,接着一个苍老的脑袋从院子里面探了出来,看看四下无人,这才把院门重新打开,接着扛着一把锄头向着村

外的田地走去。

事情变得越来越诡异,这深更半夜的这老汉搞的是那一出?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一半继续留下,另一半则悄悄地跟了上去。

那老汉却并没有走远,不过走了几十步之后便停了下来,接着扬起锄头开始在大地里刨了起来。

这动作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呀,白天的时候张九指也是这样刨地来着,虽然不知道他最后刨出去了什么,不过估计应该是类似金银之物。

难道这十里铺村的人都有把金银藏在地里的爱好?只是这老汉的坑挖得也实在太大了吧?

过了好大一会,终于一个深坑被老汉挖了出来,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老汉把锄头一扔然后又再次回到了家中。又是一会的功夫过了去,接着老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门口,而这一次,黑影却平添大了许多,等到老汉走到了月光下的时候,几个人这才看清这老汉的背上居然背着一个

人,而且看老汉如此吃力的动作,身后背的八成还是个死人。几个人立刻联想到刚刚进到屋子里的张九指,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那张九指前几天行刺何家安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怎么却栽在这老汉的手中,难道这老汉也是

武功高手不成?

想到这里,几个人的心里有些不安,连忙把身子再压低了一些,看着老汉把张九指的身体推到了坑里,然后用土给埋了起来。填坑的速度比挖坑要快得多,不多时这个坑就被埋好了,老汉又从周围找了些干土撒在上面,直到伪装得差不多了,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家中

。“怎么办?挖还是不挖?”几个人顿时为难了起来,关键是不知道那土里埋着的到底是不是张九指,若不是张九指的话,那张九指又去了哪里?还有这个老汉又是什么人?

难道就是他指使的张九指去暗杀何家安不成?

一连串的问题让几个人有些反应不过来,商量过后也只能由一个人连夜赶回永城回禀何家安,而剩下这些人继续留在这里监视着老汉的家里。

等到何家安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天色却已经泛白,刚刚洗过脸的何家安还有些迷糊,听完斥候所讲的一切,自己也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那张九指在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就把银子从地里挖了出来,他明显是有想跑路的意思,要不然的话那些银子就没必要挖出来,放在那里岂不是更好,然后他在晚上却又偷偷摸摸到了别人家里,那就证明一件事,他要去完成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而且很有可能是认定自己不会再回到这里,打算把所有的事情了结清楚,若是一般的事当然是白

天就能办,可是他偏偏选择在深夜无人时分,那就是说这件事肯定见不得人。

他最近见不得人的事情只有一桩,那就是暗杀自己。

想到这里,何家安差不多已经捋到了一丝线索,想了想,却吩咐道:“唐林,去把张员外请过来。”唐林应了一声,转身便从院中出了去,不多时,他便转回来,身后却多了一个人,此人却正是那天被带回来的张浩林张员外,看到何家安的时候,脸上早就堆满了恭维的

笑容,连声道:“何公子请在下过来不知有何事要吩咐?”

何家安笑着给张浩林让了个座位,接着问道:“我想跟员外打听一下,你们十里铺村的最西头那一家住的是何人?”

“村西头?”张浩林愣了一下,考虑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道:“何公子问的可是那张钟?”

张钟?

何家安的心里默默地把这个名字记住,然后问道:“那张钟今年多大的年纪,家里又有几口人?”张浩林轻叹道:“算起年纪来,那张钟差不多应该比我大十多岁,今年也差不多该到了花甲之年,他也是一可怜之人,家里的老伴去世得早,只留下一个儿子,大概是七、

八年前,他儿子嫌弃家里太穷也抛下他走了,也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有。”

那这么说这张钟老汉就是自己老哥一个了。

何家安暗暗点了点头,可是如果按张浩林说的判断,那张钟应该跟自己没有什么过节可言,难道张九指找他不是因为自己的事,而是另有它事?越想就越是糊涂,事情已经向着自己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嫌疑人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何家安却不知道该从哪里抓起,也许只能是再这样继续下去,若是那张九指真的被

害的话,说不定这张钟也会有其它的动作的,到时候自己到要看看他那张面孔下面到底隐藏的是一张什么样的脸。案件还没有完全侦破之前,还得麻烦张员外继续住在这里,好在这张浩林也不是什么不知好歹之人,他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这帮人,既然人家让自己留下,那自己就留下

便好,只是却苦了家里的亲人,也不知道她们都急成了什么样子。等到天色大亮的时候,平静的十里铺村又热闹了起来,原因就是张九指的娘子媚娘一大早上起来却发现自己的相公不见了,开始她还以为是张九指拿着银子跑掉了,可是

她发现那银子居然一分都没少的时候,自己心里就开始慌张了起来,可是偏偏这时村子里的里下正又被关在永城县里,自己没了办法,只能是挨家挨户地打听了起来。这样一来,整个村子都已经听说张九指失踪的消息,也有人开始帮着找了起来,只是翻偏了整个十里铺却也没有见到张九指的身影,甚至那张钟也跟在人群之中,一脸的

担忧,像是生怕张九指出了什么事情似的。

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媚娘是哭得跟个泪人似的,找了好几圈也没找到人之后,终于有人给她出主意了,要不就去县衙告状吧,说不定衙役们能把这人给找到呢。反正家里的顶梁柱已经不见了,媚娘银牙一咬,带上一些银子,便独自进了这永城县。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