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秘书为何那样

  • 主演:朴叙俊,朴敏英,李泰焕,姜其永,黄灿盛,表艺珍,金秉玉,金惠玉,黄宝罗,姜宏硕,李宥俊,李贞敏,金政云,金艺媛,洪志胤,赵
  • 导演:朴俊和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国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18
该剧改编自郑庆允的2013年同名人气网漫,讲述拥有完美外貌和过人实力的财团副会长李英俊,他的个人秘书金美苏是唯一帮他解决麻烦的人。工作9年,一直在李英俊身边如影随影,能力满分的她, 有一天突然决定要辞职,让李英俊下定决心要用尽方法留住她…

金秘书为何那样第一集

笑莫肖扬把话说成这样了。贺晶晶便瘫坐在那里哭泣。

后来的时候就是坐在地上不起来。

莫肖扬能让她一个人坐在这里哭泣吗?不得不背着她去宿舍,可是就是在背着她去宿舍的路上,顾小谷趴在她的身上,忽而道,“肖扬哥哥,今天晚上我们要去吃饭。就算是最后的告别仪式。”

莫肖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似是很清醒。他歪着脑袋,看着身后的她,疑惑道,“你说的是真的吗?吃完饭以后,你就不黏着我了。就答应好好的生活是吗?”

“是的。”贺晶晶使劲地点点头道,“是的,只要是今天的分手饭吃了,我们就算是分手了。”

莫肖扬无奈的摇摇头道,“我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何来分手之说啊?”

贺晶晶使劲地笑笑道,“我们没有开始过吗?你去校园里打听打听,所有的人都知道我贺晶晶是你的女朋友。”

莫肖扬听到这里,只是点点头的一笑,道,“真是无聊啊。不过我说一句啊,我真的有女朋友的。”

贺晶晶才不去管这些呢。这么多年,都死缠烂打的靠近了他了。她还在乎再多一点吗?

当时就靠在他的背上了。

他结实而有力的背部,靠在他的背上的时候,很是舒服。她渴望一辈子都靠在他的背上。只是需要一点小小的伎俩。只是靠在他的背上哭是不成的啊?

后来两人去了他们经常去的一个特别优雅的馆子,那是一个可以24小时营业的地方。去的时候,两人还特意的要了一个包间。

这里的包间很是特殊。除非刚刚进去的时候,会有服务员过来帮忙。等到一切上完菜之后。服务员就不上来了。

除非你去叫他们。

贺晶晶和莫肖扬坐定以后,先是服务员上来,而后端上来所需的饮料和菜肴之类。后来就离开了。

反正包间里的贺晶晶,头脑清晰的很呢。

她就是渴望和莫肖扬单独在一起,和莫肖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即使是什么不做。只是这样坐着,她都感觉是幸福的。

两人今天晚上的时候,是又吃又喝。反正这是最后一次了。吃完就一切都了了。莫肖扬当时还真的没有在意。便和贺晶晶真的喝了起来。

难道有这么恰到好处的机会给她说谢谢。

贺晶晶这么多年一直对莫家的照顾,对他的迁就和帮助,难道他就不应该说谢谢吗?

所以就借着她的酒,很真诚的对她说了声谢谢。

而且两人不停地喝酒,不知道喝了多久。反正后来的时候,莫肖扬就不省人事了。

贺晶晶今天晚上要的是米酒啊?

米酒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度数的,其实只是在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度数。莫肖扬喝的时候,以后是米汤一样的东西。他只是觉着好喝,喝在嘴里还甜丝丝的。

所以他一杯接一杯的喝,等到他感觉自己喝醉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昏昏沉沉的就躺在一边的长沙发上去了。

金秘书为何那样

金秘书为何那样第二集

厉景琛垂眸看向池颜,幽深的眸子掠过一抹复杂之色。

冷峻的面容微微柔和了几分,淡声道:“嗯,走吧。”

“我要吃大餐哦!”池颜唇角弯弯,欣喜的挽着男人的长臂。

见状,厉景琛眉峰微挑,眸底流溢着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宠溺,“听你的。”

“亲爱的你真好!”少女惨不忍睹的面上展颜一笑,经过池沐晴时,她幽幽道,“姐姐,小心你这张脸,变得跟你的心一样丑。”

话落,她挽着尊贵不凡的男人,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出办公室。

池沐晴双手紧紧的捏成拳,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阴鸷,一双眼犹如淬了毒般,森冷怨恨的盯着池颜站过的位置。

池颜你个死贱人,凭什么!?

她发誓,一定要毁了这个贱人!

……

出了校长室,池颜立刻松开男人的手。

她摸了摸脑袋,笑道,“那个,刚刚又借你演了一场戏。”

“嗯。”厉景琛深眸凝视着女孩,菲薄的唇微动,“无妨,借了的总有一天要还。”

池颜:“……”

你说句客气的话会怎样啊?

她嘴角无奈的抽了抽,嗓音柔糯的道:“既然这样,那我中午请客,就当还了刚刚借你演戏的人情。”

反正昨晚收入丰裕,请顿饭小意思。

然而,男人似乎不打算给她这个还人情的机会。

“我没时间。”厉景琛抬起手腕扫了眼表上的时间,嗓音低沉磁性,“下午放学我会来接你,不要忘记做饭的事。”

“记得啦,金主大人!”池颜朝他翻了个白眼,心头暗暗庆幸他没时间。

否则,看着他这张秀色可餐的俊颜,自己说不定会胃口大增。

目送男人离开后,池颜摸了摸有些瘪的小肚子,抬脚朝食堂蹦跶。

一路上接收到不少奇异的目光,她满头黑线,努力的降低存在感。

一个个用参观动物园大猩猩的眼神看自己,究竟是要闹哪样!?

与此同时,在校长办公室停留许久的池沐晴平复了情绪,打算离开,却撞见同样想来跟校长求情的姜恒。

看见她,姜恒阴森森的笑了,“池沐晴同学,这么巧啊!”

“姜老师。”池沐晴看见对方邪恶猥琐的眼神,心头一阵厌恶,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走,不料却被对方握住了手腕。

池沐晴脸色陡然一变,压低声音斥道,“姜老师,你干什么,放开我!”

她不敢声张,万一让人撞见误会了,只会令她名誉受损。

姜恒似乎料定她不敢喊,拽着她来到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

他将池沐晴按在墙上,心急的在她白嫩的颈子间啃咬,含含糊糊的道:“你可真香啊,在校长室一直勾我,让我好忍!”

“放开我!”池沐晴眼底满是惊慌和厌恶,伸手推阻着,“我才没有对你放电!”

“晴儿,别否认了,我知道你害羞。”姜恒嘿嘿一笑,开始对她上下其手。

池沐晴心头乱成一团,眼圈通红,哽咽着道:“你别碰我,否则我喊人了!”

“你叫吧,是你勾我在先!”姜恒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动作更加放肆了。

“姜老师,我知道有个人比我美,比我会勾人,还很会取悦男人,你别碰我,我帮你得到她……”

——

【坚持三更,肚子挺疼的,求个票票吧,哎,睡觉去了,晚安!】

金秘书为何那样

金秘书为何那样第三集

楚伯阳见她模样如此娇羞,心里有些不舍,便拿话逗她,“哦?清虚道长可交待了多长时间可以排毒一次?”

邵玉抬起眼帘,凤眼亮晶晶的,很认真地说道,“起码要两三天以上,否则怕你身子调养不过来。”

“原来如此啊!”楚伯阳忍着笑,也认真点头,“那好吧!今天就先放过你,明天再说吧!”

说着,就忍不住,自己噗嗤喷笑出来。邵玉这才发现被耍了,恼羞成怒地捏着粉拳便上前捶打。楚伯阳哈哈大笑着一把搂住她,在红唇上采撷了数次香吻,终归还是挂念着早点恢复武力,这才强忍着作罢。

美美地吃了鸡汤面,加了山葵的蘸料让他吃着很是过瘾,浑身暖热。

美美地伸了个懒腰舒展身体,楚伯阳站起身,说道,“玉儿,我想现在再去那个密道瞧瞧,你若是累了,便在客栈休息。”

邵玉哪里舍得分开,便也起身说道,“我不累,方才靠在塌边睡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吧!”

楚伯阳怜爱地看着她,劝道,“你都忙了一天了,要不先歇息吧?我一会儿就回来了。”

邵玉便噘着嘴,“好容易有个好玩儿的游戏,说不定能找到有一个宫廷宝藏呢,我怎么能错过呢?”

楚伯阳的笑容却微微一滞,上前揽着她的细腰,愧疚地说道,“玉儿觉得闷了吧?这边没有电视,闲暇时打发时间的解闷玩意儿也不多……”

“瞧你,说到哪里去了?”邵玉嗔怪地看他一眼,“我有多忙你不知道吗?除了照料庄稼瘦成,我只想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与你相伴。这都不知道?”

楚伯阳心头一暖,拥住她,两人卿卿我我地磨叽了一会儿,终于出门了。

月上树梢,马车的粼粼声在空寂的街头响亮而清脆。全城戒严,十万农奴和投降的禁卫已经转移出城,外城防是叶冲,宫城还是由邵忠的人把守,城中大户全都有人监视和看守。

掀起马车窗帘,月华如水洒在两人身上,仿佛一对美玉璧人。

老拐接了信儿,在宫城门口迎候,还是他们四人,从勤政殿的王座后方再次进入密道。

这回,密道里面每隔一段距离便点了一盏油灯,里面光线大盛,看得清楚多了。

楚伯阳又想第一次摸索密道一般,仔仔细细走了一遍,不时地停下脚步侧耳倾听。

可是直到从密道那一头进入第一条密道,也没有什么发现。

“老拐,城外镇那边确实没有发现逃出去的人?”楚伯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想不通,又问了一遍。

“主公,我们的人一直守在城外镇外十里远的地方,周围所有道路都被封锁了,只准进不准出。若是有人从里面逃出来,绝不可能一点都没发现。”

楚伯阳疑惑的神色越来越浓重,老拐忍不住问道,“主公,您到底是在怀疑什么?”

邵玉见他将第二条密道侦查得如此严密,便猜测道,“夫君,你不会真的在找宫城的宝藏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