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真经

  • 主演:张智霖,姜大卫,梁佩玲,顾美华,翁杏兰,关宝慧,许秋怡
  • 导演:李仁港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香港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1993
漫天飞雪,瑟瑟寒冬。东邪黄药师(姜大卫 饰)一人独饮,挥酒淋剑,一场腥风血雨似在这刀光剑影中一触即发。天下第一武学奇书《九阴真经》引发江湖纷争,缘起缘灭,掀起连番恶斗。华山论剑后,真经之争似已平息,然而金国萨满教圣女冯蘅(梁佩玲 饰)因教中法器与真经有关,被卷入武林争夺之中。危急中,冯蘅被黄药师所救,两人互生情愫,情根深种。黄药师为救冯蘅身中剧毒,冯蘅只得从周伯通(廖启智 饰)手中骗取真经,却引来西毒欧阳锋(罗乐林 饰)前来抢夺,欲将之据为己有。铁掌帮大弟子陈玄风(张智霖 饰)本与白驼山首席女弟子梅超风(关宝慧 饰)势不两立,却在阴差阳错间结下不解情缘,更双双成为黄药师爱徒。然而欧阳锋仍对真经耿耿于怀,不惜胁持梅超风逼迫陈玄风偷取真经,徘徊在恩师与爱侣之间的陈玄风,矛盾

九阴真经第一集

洛九九瞧着师殊上来就要提着师旷和师远去见郎冰,连忙站出来阻止道:“哎呀,师殊你应该也是在淇水部落中有头有脸的兽人。”

“怎么能直接将师旷和师远抓到灰狼村落去赔罪呢?你也应该仔细的了解了解事情的经过呀!”

之前还表现得很讲道理的师殊,在听到洛九九的劝告之后,怒火顿时就抑制不住了。

“洛九九村长,这是我们金狮村落的事情,还望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情。”

洛九九听闻师殊这样认真的与自己划清界限,不由得轻轻的摇晃着脑袋,投给了师旷和师殊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就离开了自己的草屋。

等到洛九九轻轻关上房门的时候,就瞧见洛景南和洛可可还有常小白都悄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于是洛九九略微有些无奈的朝着他们摊了摊手,“看来咱们九尾狐村落中的狩猎队伍没办法建设起来了,师旷和师远这两个小子好像很怕那个师殊。”

洛景南等人将洛九九拉到了一边去,洛景南小声的给洛九九咬着耳朵,“九九,师旷和师远的事情,咱们就暂时收手不要管了。”

“你这回就听我一句劝,如果师殊不打算放过师旷和师远,你就不要带着九尾狐村落去蹚浑水了。”

“况且按照九尾狐村落的发展速度,超越灰狼村落也是迟早的问题,有没有师旷和师远都一样。”

洛九九总感觉洛景南在对待师旷和师远的态度上有些问题,于是微微眯起了眼眸,“阿景,你是不是有好多事情都瞒着我呢?”

“我怎么觉得你肯定知道那师殊的身份呢?”

洛景南苦笑着将洛九九搂进了怀中,小声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师殊就是淇水部落的部落首领,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孤身一人来这里……”

“咱们这里应该也没有什么能让师殊提起兴趣来的东西,除了师旷和师远这两个和她稍微有些牵扯的兽人,所以这些事情九九你还是不要去管了。”

“若是不小心因为师旷和师远牵连到了九尾狐村落,那可还真是会让我们得不偿失呢……”

洛九九轻轻的皱起了眉头,“如此说来的话,我还真没办法去管师旷和师远这两个小家伙。”

“毕竟按照辈分来说,师殊可是师旷和师远两人的长辈,我根本就没有插话的余地……”

洛景南安慰似的拍了拍洛九九的肩膀,“九九你不插话是完全正确的选择,毕竟这些事情都是人家回金狮村落的家事,你插话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而且我们和师旷、师远那两个兽人的关系还并不算太熟悉,总的有些先来后到,亲近和疏远的分别,不然九尾狐村落的兽人是不会服气的。”

洛九九听着洛景南越说越不靠谱,伸出手轻轻的推开了洛景南,“阿景你是什么意思呀?”

“你不会怀疑我喜欢上师旷和师远了吧?”

“我又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

“我只是觉得师旷和师远有些太可怜了而已!”

九阴真经

九阴真经第二集

南蛮妈妈身上的金蚕蛊母非常厉害,体内丰富的生命精元,用一点,就能够活死人,肉白骨。再重的外伤都能治疗,但却偏偏无法救南蛮妈妈。

因为她从小养蛊,服用一些草药和生命精元抗衡,防止蛊虫的反噬。所以正如萧飞所说,她的身体无法接受生命精元。

听到萧飞没法救自己,南蛮妈妈的心,反而轻松起来。如果再承受一次他的恩惠,她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处理萧飞和芭雅的事情了。

“萧飞……”南蛮妈妈蹬着萧飞说道:“你以后……不准跟我女儿在一起,她是要当下一任……南蛮妈妈的。如果她有了你们的……孩子,也必须,让她打掉!”

“什么?南蛮妈妈的女儿?萧飞的孩子!?”胖子和大板牙闻言,都瞪大了双眼,“萧飞这家伙,什么时候把南蛮妈妈的女儿给上了,我们怎么不知道?”

“记得他那天和芭雅干菜烈火,郎情妾意,似乎只是一下午的事情……认识一下午就把她给上了,而且有了孩子!老大,你真是我们两个的偶像啊!”胖子和大板牙,不由得打心底,对萧飞佩服不已。

“大恩人,居然把南蛮妈妈的女儿给上了?真是厉害,厉害啊!”那些雷山的苗疆人听了,心中也是惊诧不已。都瞪大了双眼,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萧飞。

这货法力的确很强,但为人也很风流!这是雷山苗疆人,心中对萧飞的评价。

“南蛮你这个老女人,根本不会教育女儿。居然让她被男人给上了,而且还被搞大了肚子。你,凭什么和我相比?”瀑布别墅里的大主母听了,暗自偷欢喜,“高贵的南蛮古国公主?还不是和普通人一样?”

大主母幸灾乐祸,乐得看南蛮妈妈的笑话。

“哎呦,不好!他连南蛮妈妈的女儿都敢上!那么我们雷山的女娲后人女孩,也有潜在的危险!女娲后人,可比芭雅还要漂亮百倍!”大主母顿时感到兔死狐悲,唇亡齿寒。

“我得马上把她给藏起来,不能让她被这个,好色的家伙给发现了。”大主母心中害怕的想道:“他现在是雷山的救命恩人了,不让他见女娲后人,又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大主母急忙离开了房间,进入了密道,准备去藏女娲后人。

而此时,下面的广场里。

“你放心吧,我可以自由控制……她绝对不会,怀上我的孩子的。”听到南蛮妈妈,至死都不想自己和芭雅在一起,萧飞无奈的说道。

“还有……这操作!上了女生,自由控制不让她怀孕?”胖子和大板牙惊叹!“是体外,还是……用法力控制?”

萧飞现在已经是大罗金仙修为,什么事情不能控制?如果他凝聚了神体的话,即使他不控制,芭雅怀孕的几率,也只有几亿分之一。

神仙的身体,和凡人的身体,完全是两个概念。简单的说就是,凡人女孩的卵细胞,根本无法和萧飞的遗传细胞子精,互相结合。

“你……你……”南蛮妈妈伸手指着萧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不再理会萧飞,从怀里掏出一个巨大的,肉肉的金色蚕虫来,递给马小玲,道:“这是我的……金蚕蛊母,现在,我就把它…传给你!”

呜呜呜……

马小玲哭着接过金蚕蛊母,然后就看见南蛮妈妈,双眼一闭脑袋一偏,停止了呼吸。

这下,马小玲哭的更加伤心了。而萧飞也很无奈,并不是他不想救南蛮妈妈,实在是因为救不了。说起来南蛮妈妈也不是坏人,只是古板了一点而已。

或许这也是天意,萧飞已经救过她一次了。而她的身体,又偏偏无法承受生命精元。

好像有这样一个规律,和萧飞关系不大的人,萧飞就只能救他一次。

“老大,你的丈母娘死了!”一向喜欢毒舌的大板牙,又说话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敢说风凉话?萧飞转过头去,对他怒目而视。

“就当我放了一个屁!”大板牙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马小玲,把南蛮妈妈安葬了吧,人死不能复生。”这时候胖子走了过去,劝慰道:“她因为救你而死,想必也不愿意看到你太伤心。”

此时的胖子,开始充当暖男角色。

“马小玲,南蛮妈妈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她死了之后,灵魂一定会升入天界,得到祖宗蚩尤嘉奖的。”元忠老头也过来劝说道。

“至于安葬她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叫族人,以你们卡孟山寨,最高的礼仪把她下葬。”元忠老头说完,向几名苗疆汉子挥了挥手。

四名雷山苗疆青年走了过来,马小玲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了南蛮妈妈的遗体。

“你们几个,把五仙教那些人的尸体也处理了,今天我们雷山部落,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元忠老头叹息一声,说道。另外几名苗疆汉子闻言,也跟着走了过来。

在苗疆,讲究死者为大。即使五仙教的人再坏,他们也不会让他们暴尸荒野。

……

“大恩人,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找女娲后人?”处理好一切,元忠老头走到萧飞身边,问道。萧飞在大主母之处问了女娲后人的事情,大主母已经派人通知了他。

大主母的目的,是让元忠加以防范。没想到晚上萧飞救了所有雷山的子民,因此他准备满足萧飞的愿望。雷山苗人人都讲究感恩,这也算是感恩的一种方式吧。

“恩。”萧飞点了点头。他要见女娲后人的目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心思。

他学的是地煞七十二变,女娲是地煞变化之祖。见识到女娲后人,似乎对自己的修为有好处。另外,女娲后人呢,谁又不好奇呢?

所以他的想法,只是单纯的见一见而已。而大主母却是因为害怕,去把女娲后人给藏起来了。

“好吧。”元忠老人说道,“我现在,就带你们去找大主母。”

九阴真经

九阴真经第三集

白若竹悄悄朝后退了两步,她还是躲远一些吧,免得几个人闹腾再撞到她就不好了。反正她该尽的力已经尽了,至少徐晖临可比来顺情况好了,至于来顺,也只能算他倒霉了,谁让他没事又来已经要负责,这不是伤人家詹娜的自尊心吗?

詹娜这一生气打的更狠了,就听来顺嗷嗷的惨叫声中夹杂着咔嚓一声,那支荆条断成了两截子。

她气愤的把荆条扔到了地上,抬脚又朝来顺踹去,来顺叫了一声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脚,说:“姑奶奶,小心你的义肢,千万别踢坏了。”

詹娜气的浑身发抖,大叫到:“这是我的真腿!”

她使劲一抽脚,就见一只绣花鞋被来顺给扯了下去,她腿是收回去了,可绣花鞋竟然还在来顺的手里。

“你这个变|态!”詹娜彻底暴走了,这叫什么事啊,摸了她大腿,还抢了她的绣花鞋,她要是丹梁女子,估计只能投井自尽了。

来顺拿着绣花鞋已经傻掉了,他就好像扔掉烫手山芋一样扔掉了手中的绣花鞋,还急忙解释道:“我这次真不是故意的。”

“那你之前就是故意的!”詹娜咬着牙说道,她飞快的穿上了绣花鞋,干脆一转头跑掉了。

白若竹在后面已经憋笑得肚子疼了,等詹娜跑远她终于能笑了出来,结果看到徐晖临看过来,只要又板下了脸。

“你们想看义肢该跟我说,不能再这样胡来了,否则白家怎么好留你们?”白若竹板着脸说道。

徐晖临讪笑,“以后不会了,我刚刚真是魔障了,这小子也不知道劝劝我,就知道跟着胡来。”

来顺一脸的苦逼,“公子你不带这样的,我到底是为了谁挨的打啊?”

徐晖临白了他一眼,干脆无视他了。

白若竹发现这个来顺还挺贫的,瞧着是个好玩的人,所以徐晖临才带在身边吧。

他如今需要的是欢乐,而不是对着他各种难受和同情。

“好了,好了,你们回去休息吧,以后再见了詹娜好好说话,看把人家姑娘气的,人家没让你们负责已经不错了。”白若竹说道。

来顺嘀咕道:“我也不是不愿意负责啊,是她自己不肯嘛。”

徐晖临抬脚踹了他的屁|股,“闭嘴吧,就你那德性人家姑娘凭什么嫁给你?你不知道那詹娜可是白家书坊里有名的画师,你配的上人家吗?”

“我配不上,难道公子还配不上了?”来顺反问道。

这下子可把徐晖临给呛到了,干脆又踹了他屁|股一脚,“你家公子不想娶妻!”

主仆打打闹闹的离开,白若竹却站在原地细细思量徐晖临的话,他说不想娶妻,看来心底还是在意自己如今的情况,也确实,条件好些的人家怕是不肯将姑娘嫁给他的。

其实詹娜倒是不错,但孟家怕是不会同意,这种感觉不是孟家瞧不起詹娜,而是他们会觉得委屈了徐晖临,尤其是徐晖临没了胳膊,詹娜没了一条腿这种情况。

很快这件事在白家传开了,下人们私下里都在议论,白若竹知道还命忍冬去敲打了那些下人,这风头才给过去了。

倒是林萍儿觉得委屈了詹娜,拉着她好好安慰了一番,又送了她一根金簪才过去。

等风头刚过去,徐晖临又缠起了白若竹,就是催着她赶快把义肢的图纸画出来,要适合他用的。

白若竹只好安心在屋子里作画,结果她是最后一个知道大哥带回了好消息的。

她赶去堂屋,就听到大哥兴高采烈的说道:“听说顺利离开京里的官员和贵族有不少,当时兵力都围着皇城了,睿王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皇上身上,倒给不少贵族制造了离开京城的机会。只可惜那天参加宫宴的不少官员死的死,伤的伤,更有不少被抓了。”

五品以上官员、命妇能参加大年夜的宫宴,可怜这些人了。

“大哥,知道都有什么人吗?有咱家的熟人吗?”白若竹快步走进屋问道。

“具体还不清楚,但我知道二弟的未婚妻在这次抵达的队伍里,就是那个司依寰。”白泽浩高兴的说,“这下子二弟也该放心了。”

林萍儿双手合十的拜菩萨,“多亏了菩萨保佑。”

“那司宰相呢?”白若竹忍不住问道,以司宰相那样的年纪,又是文官,怕是在宫乱之中难以逃脱吧?

“听说宫宴前半段司宰相突然吐了,好像是年纪大了喝了凉酒还是吃了凉菜造成的,皇上当即命人扶他下去休息,让人送去了御医院诊治,所以他躲过了那场宫乱,被金吾卫护送出了皇宫。”白泽浩感叹道,“司宰相是有福之人,否则二弟妹得守孝三年,二弟也得多等三年了。”

白若竹眼皮子跳了跳,不知道是她太多疑,还是最近过于动荡,她竟然觉得司宰相吐的太过巧了吧?会不会他故意躲了出去?

可想到司宰相一直以来的为人,又觉得不会是那样。

“唐枫也在里面,都说他虽然是文状元,但武功还不错,一路上保护大家,甚至还懂得调兵遣将,有人说他要是上了战场,保不齐还个出色的将领呢。”白泽浩一脸崇拜的说着。

白若竹倒没太惊讶,她一直知道唐枫的本事,所以她从来没担心过唐枫的安全,就是再不济唐枫躲进空间之中也能保命了。

不过以唐枫的骄傲,这次怕也十分的愤怒,他竟然也被睿王给瞒了过去。

“跟你交好的顾家小姐也在,不过黎家小姐倒没能逃出京。”白泽浩的声音低了下去,说完他才发现自己娘子瞪了他一眼,他这才懊恼起来,干嘛要说那么细啊,不提黎家小姐不就好了,这不是让小妹难过吗?

不想白若竹脸色变了变,却很快平静了下来,说:“婉华那么聪明,就算逃不出京城,也不会有事的,我相信她!”

她已经说好了不要再沉浸在悲伤之中,不管未来会怎样,她都要朝好的方向去想,默默的为她的朋友们祈祷。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