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待员JOE

接待员JOE
  • 主演:神宫寺勇太,特林德尔·玲奈,西原亚希,田边桃子,美山加恋,桥本润,松井爱莉,田村健太郎
  • 导演:中茎强,保母海里风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本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进入广告代理店3年的聪明的销售员城拓海(神宫寺勇太饰),没有经过深思熟虑就发表了“接待处的数字化”企划,造成了3个月内接待人员要全部被裁员的结果。这受到接待处团队的强烈反对。为了理解该团队的工作,城自己也决心投身到接待业务中去。但是,接待员的工作不是一成不变的,来电的转接,会议室的预约,甚至是打招呼,都需要极致的热情服务。小看她们工作的城的“接待处的数字化” 任务能顺利进行吗?@哦撸马(阿点)

接待员JOE第一集

夜色下楚天羽满脸的苦笑,心里不由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正跟男子争执的不是谭雅茵这脖子一下全是腿的长腿美女又是谁?

楚天羽分开人群走了进去,看到谭雅茵满脸怒色揪着一个相貌猥琐的男子,旁边停着一辆黑色雪弗莱。

男子突然一把推开谭雅茵喊道:“你有病吧?”

谭雅茵措不及防下“噔噔”倒退两步差点摔倒,她没想到眼前这个人渣竟然敢推她,愤怒下立刻跟一只小野猫一般大喊道:“你敢推我?人渣,我跟你拼了。”说完谭雅茵就冲了上去。

谭雅茵家境不好,很早就一个人出来闯荡,还是混迹在污秽不堪的模特圈,要是性格不泼辣一些早就被人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男子看到谭雅茵张牙舞爪的冲过来,想也不想一脚就向她踹去,谭雅茵到底就是个女孩,面对一个壮硕的男子根本就不可能是对手,被这一脚踹实了肯定好受不了。

就在男子的腿要踹到谭雅茵的小腹上时,男子突然身体原地转了一圈直接倒在了地上,楚天羽只是轻轻用脚点了下他踢出去的腿而已,但楚天羽力气实在是太大,结果男子就倒在了地上。

谭雅茵本以为自己肯定要被狠狠踹上一脚,没想到突然跳出来个英雄救美的家伙,她侧头一看立刻是满脸的喜色,几步跑过去一把抱住楚天羽的胳膊惊喜的道:“你怎么在这?”

倒在地上的男子五官扭曲成一团,满脸痛苦之色,楚天羽哪怕轻轻一点也不是他这个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如果楚天羽在用点力气,这家伙的腿非得断掉不可。

男子不停的吸着冷气,满脸怨毒之色的看着突然出手的楚天羽叫骂道:“你特么的给我等着。”说完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上了车,一踩油门黑色的雪弗莱立刻冲入了车流中。

男子不是傻子,刚才那一下他就知道眼前那个小白脸力气大得惊人,跟他硬拼吃亏的肯定是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现走为妙,反正自己知道那小妞要去那,一会找来人在跟那小子算总帐,于是男子才放下狠话立刻溜之大吉。

楚天羽也不想跟这样的人一般见识,所以并没追,只是不着痕迹的把胳膊从谭雅茵的手里抽了出来道:“怎么回事?”

楚天羽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谭雅茵立刻是满脸的怒色,愤愤不平的道:“我晚上要去另外一个场子,就网上叫了个车,谁想刚上车没多久那家伙就问我多少钱一晚,还想对我动手动脚的,真是个人渣。”说到这谭雅茵满脸笑容的道:“幸亏遇到你了,不然我一个弱女子肯定被那个混蛋给欺负了。”

楚天羽则是苦笑连连,现在这个社会是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干网约车这些司机也是素质参差不齐,幸好这是在闹市区,要是在偏僻一点的地方谭雅茵遇到这样的混蛋,指不定要出什么事。

周围的人看那司机跑了,也没什么热闹可看了立刻就散了。

谭雅茵双手背在身后,昂着头身体一晃一晃的道:“你还没说你怎么会来省城!”

楚天羽笑道:“来办点事,办完了后无聊就出来溜达、溜达,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遇到你了。”

谭雅茵突然抓住楚天羽的手楚楚可怜的道:“你看现在坏人这么多,我又这么漂亮,身材还好,肯定有不少人打我的主意,你也不忍心看我出什么事吧?这样,你今天给我当保镖,送我去几个场子,等完事后我请你吃大餐,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说到这谭雅茵根本就不给楚天羽拒绝的机会,直接把自己的包塞到他手里拽着他就走,一边走一边道:“你车那?那地方挺远的,没车可不行啊。”

楚天羽苦笑着把谭雅茵的双肩包背好道:“在前边的酒店,过去开好了。”不管怎么说楚天羽跟谭雅茵也是老相识了,在省城遇到她,她让楚天羽陪着她去跑几个场子,楚天羽也不好拒绝,在有他现在也没什么事,索性就给谭雅茵当一晚上的保镖了。

不多时楚天羽开着车上了路,谭雅茵坐在副驾驶上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一边道:“能在这遇到你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吗现在坏人太多了,不少人打我主意。”

楚天羽笑道:“谁让你漂亮那,你要是个丑八怪没几个男人会打你主意。”

这话楚天羽说得没错,美女走到那都是引人注意的,更何况是谭雅茵这种级别的美女,更是有太多的人眼馋,而当今社会变得很浮躁,一些稍微有点钱有点势的人,便满脑子肮脏的思想,遇到谭雅茵这种腿长到逆天相貌还十分甜美的女孩自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她,甚至有的人会铤而走险,不惜犯法。

谭雅茵撇撇嘴道:“你才是丑八怪,本姑娘天生丽质好不好?”

楚天羽看着前方,只是笑笑但没说话,来了省城后他心情就一直不大好,老是想起消失在茫茫人海的储雨荷,到现在他也搞不懂储雨荷为什么就要这么残忍的离开他,这让楚天羽心里既愤怒又痛苦,走了一个苏允君,又走了一个储雨荷,自己好像运气很糟糕。

谭雅茵看楚天羽不说话,看看他道:“怎么?你有心事?”

自己这些事楚天羽自然是不会跟谭雅茵说的,摇摇头道:“没有,就是有些累,今天开了差不多一天的车。”

这一天楚天羽可是没闲着又是去公司交代眼镜让他去办营业执照的事,然后又跑去找李正峰,最后开车来到省城,他也确实有些累了。

谭雅茵有心心疼的道:“要不你把我放在路口你就回去休息吧,我自己去就行。”

楚天羽摇摇头道:“不用,来都来了,干嘛还回去?我就好人做到底今天给你当保镖,省得你遇到坏人。”

谭雅茵嘻嘻笑道:“还是你好。”说完直接抱住了楚天羽的胳膊。

楚天羽赶紧道:“别闹,开车那。”

谭雅茵喜欢楚天羽,作为当事人楚天羽是知道的,只是他有些怕了,先是苏允君的离开,随即就是储雨荷,两段情对楚天羽的打击不小,他现在更多的把自己的感情放在荀玥跟江思晨身上,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怎么样,她们是不会离开他的。

至于在自己所在的世界要不要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楚天羽一直在回避,或者说是逃避。

谭雅茵有些不高兴的把手放开不满的道:“就是抱一下你的胳膊,你不乐意啊?”

楚天羽很无奈的道:“开车那。”

谭雅茵不是傻子,她看得出来楚天羽一直在躲她,远离她,这让谭雅茵异常的委屈、不理解,自己不漂亮吗?身材不够好吗?楚天羽为什么就不喜欢自己?

想到这谭雅茵突然看向楚天羽大声的质问道:“你是不是认为干我们这行的都不干净?你是不是认为我一个小镇里出来的女孩配不上你这个有钱的大医生?”

谭雅茵偏激的想着这些,心里难过的要死。

面对谭雅茵的质问楚天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到她满脸的凄然之色,两行清泪缓缓流下,楚天羽莫名感到心很疼,呼出一口气道:“不是,只是我现在真的没想好开始一段感情,我……”说到这楚天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了。

谭雅茵看到楚天羽满脸失落之色,她轻声道:“她伤害你了吗?”在感情上女人是比男人敏感的,谭雅茵只是听到了楚天羽简单的一句话,在加上他脸上落寞的表情,就知道眼前这个优秀而出色的男人在感情上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不然他不会这样。

楚天羽苦笑一声道:“算了,不要说这些了,到了。”话音一落楚天羽把车停靠在路边,不远处就是谭雅茵要走穴的地方,是一家新开业的酒吧,老板请谭雅茵这些漂亮的模特过来为的就是吸引男性顾客。

说实话谭雅茵这些女孩并不能真的称之为模特,只能算是野模,明天出没在这种酒吧、夜店、小型的车展中,有自己的青春换取钱财,心里做着一朝成名的美梦,但是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孩中却没几个有那么幸运,可以成为相当有名气的模特,又或者是超模。

身处这个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社会中,有的女孩堕落了,有的女孩失望后离开了这个行业,但也有向谭雅茵这些还在坚持的女孩。

谭雅茵擦擦眼泪看看楚天羽道:“你跟我进去吧。”

楚天羽点点头拿着谭雅茵的包跟她进了酒吧,一进去就有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走过来对谭雅茵笑道:“哎呦,茵茵啊你那找的护花使者啊?”

谭雅茵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道:“你可别打他的主意。”

女孩立刻撇撇嘴道:“我才不喜欢他这种只有一张漂亮脸蛋,但却穷得叮当响的家伙,帅可不能当饭吃。”

接待员JOE

接待员JOE第二集

奈何和彼岸商量决定之后就打算离开,然而就在他们转身要走的时候,奈何却看到一边的柜子上有个极为精致的小盒子,只是一眼他就认出那是不归一直随身携带的,而且整天宝贝的不让任何人触碰。

“那不是不归的东西吗?”奈何疑惑的走过去,刚准备伸手拿那盒子,身后却突然传来彼岸的声音,“别动!”

奈何被吓一跳,手立刻缩了回来,彼岸慢慢走过去,随后拿出一个锦帕才将盒子拿起来:“小心有毒。”

彼岸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拿起来放在旁边的圆桌上,盒子才刚放好,就突然传出一道金光,而那金光在空中慢慢铺展开,同时出现一个虚幻的画面,而画面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不归。此时的不归整个人横着躺在半空中,四肢像是被看不见的东西绑着,面部表情极为痛苦,像是在忍受巨大的折磨,他瞪大的双眼因为充血而赤红一片,眼珠子几乎都要从眼眶中掉出来,分明是在忍受巨大

的痛苦,不过两人暂时还没有看到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兴许是被不归脸上的表情所感染,奈何和彼岸都不由的紧张起来,双手紧紧的握着,同时瞪大眼睛看着画面中的不归,想要看清楚他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他们看到不归突然开口说话了,只是因为画面没有声音,他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不过,却能看到他嘴巴里都是鲜血,而那鲜血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更像是因为痛苦而咬破的嘴唇流出来的。

看着这样的画面,彼岸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快要承受不住了,心里更是着急的想要知道不归究竟说了什么,而画面之外的人又是谁,他究竟经历了什么,现在是生是死。慢慢的,让奈何和彼岸都恐怖的画面出现了,他们根本就没看到究竟发生了什么,然后就看到不归的身体从双脚开始慢慢的化为一滴滴黑色的水滴落在地上,虽然他们只能看到画面,听不到任何声音,但

是却能从不归的表情里看到他的痛苦和绝望,那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够承受的,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种痛苦在缓慢进行。

奈何和彼岸可以从不归的表情里清楚的看到,那个时候的他多希望可以立刻死掉,然而,他却做不到,只能一点点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消失,那种痛苦和绝望根本不是他们能够理解的。

只看到一半,彼岸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挥袖子直接将那小盒子打落在地上,奈何立刻就生气的大喊一声:“你干什么?”

彼岸面色惨白,呼吸都有些不稳:“这有什么好看的?”

奈何气呼呼的看着彼岸:“你个女人懂什么,我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关于杀死不归凶手的线索,你这样做,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彼岸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她知道奈何说的有道理,但是她就是没办法继续看下去,感觉太难受了,整个人压抑的几乎要爆炸。虽然他们没有看到杀死不归的人是谁,却也知道那人的修为必然不低,毕竟一开始不归并没有受到攻击,而之后他们更是没有看到那凶手究竟是什么时候下的手,而这也是让他们恐惧的原因之一,所以奈

何想要知道凶兽的情况,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保护自己,毕竟那人杀了不归,也许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让人不得不防。可无论奈何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再看到刚才的画面,而且这盒子虽然径直,却也不是什么宝贝,只是用来装丹药的,不过,从盒子里残留的气味来看,原本盒子里的丹药也是极为贵重和稀少的,也难怪不

归会当做宝贝,只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都怪你!”这时候,奈何也不由的责怪彼岸鲁莽。

彼岸也觉得委屈,虽然她是四大护法之一,可毕竟也是女人,奈何不怜香惜玉也就罢了,竟然还来责怪她,这让她怎么可能忍受的了。“怎么就怪我了?这么残忍的方式,你看的下去,我可看不下去。”彼岸委屈的别过脸,到现在她的心跳还在加速跳动,几乎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明明只是看看,可却让她有种感同身受的错觉,那种感觉

太难受了。“哼,那人杀了不归,也许下个目标就是你我二人,而我们却对凶手一无所知,你说不怪你,怪谁?”奈何也是生气,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让他极为不舒服,很没有安全感,恐怕以后睡觉都睡不踏实

了。冷静下来的彼岸觉得奈何说的有道理,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能抿着嘴唇站在一边,她可不想死,更不想像不归那样死,可也正如奈何说的那样,他们对敌人一无所知,这就太恐怖了,顿时也觉得自

己刚才的行为太过于冲动,然而事情已经发生,想改变也改变不了,这让她心里也很懊恼。

正如奈何所想的那样,这段画面也确实是北冥幽故意留给他们的,是对他们的一个警告,而画面中也确实留有一些“线索”,至于他们能不能发现,这可就不是他在乎的事情了。

片刻之后,彼岸突然抬起头,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的看着奈何,而奈何看着她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没错!”彼岸冷静下来,她惊喜的就是刚才想到自己是有所发现的,只是被恐惧所掩盖了,而她惊讶的也是自己的发现,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我确实发现了点东西,可是……”

彼岸有些说不出来,因为这个发现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好事。

“你快说啊,发现了什么?”奈何着急的问,毕竟这事关他们的生死,容不得有一点点的马虎,“哼,不归在这珈蓝皇城被杀,多半就是那个夏如歌做的。”

虽然奈何没看出什么,可猜也能猜到,然而,彼岸却摇了摇头:“我想,应该不是夏如歌做的。”“那是谁?”奈何着急的问,他觉得不可能是除了夏如歌以外的其他人,就算不是她本人,也是她身边的那些人。

接待员JOE

接待员JOE第三集

时宸拍拍夏意琳的背,安慰道:“是啊,有哥哥姐姐在,你不用忍,想说什么就说吧。”

只有封非季,神情淡漠,感同身受:“不是不找了,是找不到了……”

他转身,欲走进去:“你们别劝她了,她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找不到的人,再找下去,对身边的人都不好。”

时宸和林瑟瑟都愣住了,不太明白。

夏意琳突然叫住:“姐夫,那你找了七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尽量让自己过得很好,用最巅峰的我,去等待见她的那一天。”

语音落下,封非季便潇洒的进去。

瞬间,夏意琳茅塞顿开。

“我…我明白了……”她安然一笑,“瑟瑟姐,时宸哥,你们以后不用担心我了,想出去约会就去吧,我比较愿意花时间照顾姐姐,真的。”

林瑟瑟和时宸都表示怀疑,担心夏意琳只是假装看开了。

夏意琳却又说:“姐夫能等七年,我也能,我还年轻,我就不信,是封林止主动招惹我的,他敢不对我负责,我死了也要去找他算账。”

语音落下,她便提着气回去了。

时宸好笑道:“看来,非季这些年,也算有经验了,三两句话就开解了意琳。”

林瑟瑟也佩服:“是啊,我原本只是觉得,封少寻找蜜蜜那么多年的心,很难得,现在,又有了新的感受,封少到底是怎么对蜜蜜保持了那么久的感情的?”

“呵,别想了-”时宸悄悄林瑟瑟的小脑袋瓜,抱住她,“我这么跟你说吧,小蜜和非季这两个人啊,都是从小就对彼此有着一种固执的感情的。”

林瑟瑟像是听故事般,期待的仰着头,“嗯?继续说啊,我很好奇!”

“也没什么好说的,总的就是,他们两小时后见过一次,然后就记住对方了,后来长大了,见到了,又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可就这样,他们还是不放弃要在一起,光从小蜜忘记了一切,只记得非季的名字这一点来看,我就非常不满意,非季到底有什么魅力,能把我妹妹迷得走火入魔?”

说着,时宸的眉间郁闷极了。

林瑟瑟却感同身受:“时宸,你也许不会明白吧?这不是固执,每个人一辈子注定要去追寻另一个人的脚步,而我们,只是很早就找到了那个人,想追寻那个人,这不是固执,只是该这么做,只有这么做,才会感到小小的幸福。”

说着,林瑟瑟推开时宸。

她伸了个懒腰:“不知道你听没听懂,进去啦。”

时宸看着她走进去,站在外面,冥思苦想。

他懂,却又不懂。

他追上去,抱住她:“你是说非季和蜜蜜,还是说你?”

她笑了笑:“你猜啊……”

……

两人打打闹闹的样子,在夏意琳的眼里看着,美好,又羡慕。

她端着一杯水,继续走上楼,不禁幻想着,总有一天,她也能和封林止相互看着彼此……

那一天,真的会到来吗?

她摸着自己的眼睛,突然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没错,她要成就最好的模样,让封林止看着她。

到那时,她的眼里,会有一个只属于他的位置……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